<meter id="pdepp"></meter>

    <label id="pdepp"><p id="pdepp"><tbody id="pdepp"></tbody></p></label>
    <meter id="pdepp"></meter>
  1. <label id="pdepp"><tr id="pdepp"></tr></label>
    <meter id="pdepp"></meter>
    1. <cite id="pdepp"><p id="pdepp"></p></cite><cite id="pdepp"><p id="pdepp"></p></cite>

          <cite id="pdepp"></cite>
      1. <cite id="pdepp"></cite>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視頻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電影劇本創作室 | 編劇經紀 | 招聘求職|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acmeducations.com
          重點推薦劇本
          關于大學生村官的小品劇本,大學生
          關于移動公司題材的搞笑小品《公
          公司企業員工上班態度心理劇劇本
          公司年會娛樂爆笑小品《公司評獎
          環保公司演出搞笑感人小品《愛崗
          采購投標部門廉潔廉政題材搞笑小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歌舞小品劇本《健康新生活》
          退伍軍人感人小品劇本,老兵退伍感人
          冬至爆笑小品劇本《相遇在冬至》
          元旦小品搞笑幽默劇本《唐僧師徒賺
          關于足球的劇本,關于國足的小品劇本
          民法典小品劇本,優秀法制劇本小品《
          感人小品《相依母女》
          關愛盲人感人小品劇本(我的夢想)
          預防艾滋超搞笑小品劇本(關愛門診)
          消除對婦女的暴力宣傳小品劇本《都
          大學生找工作搞笑小品劇本(招聘人才
          大學生抗疫感人小品劇本《情系武漢
          關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消防題材搞笑
          雙十一購物小品劇本《購物也瘋狂》
          光棍節搞笑小品劇本(美女必擾)
          記者節小品劇本,訪談類小品(祖國變
          古代穿越現代的情景劇劇本,年會古裝
          建筑公司快板劇本《過去未來》
          實現偉大的中國夢快板臺詞《牢記使
          從古代穿越到現代的爆笑音樂劇劇本
          道路施工安全音樂劇劇本《安全手冊
          醫藥行業正能量小品,藥企年會小品劇
          長途汽車服務小品劇本《祝你平安》
          公司團隊勵志小品劇本《優質管理》
          重陽節喜劇爆笑節目小品劇本《真情
          消除貧困日脫貧小品劇本《項目脫貧
          反應農村婦女素質的小品劇本《好鄰
          油庫音樂劇劇本《我為祖國獻石油》
          政府對疫情影響嚴重的餐飲行業扶持
          世界郵政日宣傳小品劇本(小站大愛)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電影劇本 > 其他電影劇本 > 父親(又名:為了女兒的囑托)
           
          授權級別:獨家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電影劇本-其他電影劇本   會員:lsy128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21/10/26 12:26:22     最新修改:2021/10/27 9:32:35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acmeducations.com 
          電影劇本名:《父親(又名:為了女兒的囑托)》
          (原創劇本網)作者:藍樹燕
          中國國際劇本網電影劇本創作室專業創作各種電影劇本、微電影劇本。 QQ:719251535
          代寫小品

          父親

          (又名:為了女兒的囑托)

          正文

          1  

          景:學校門口,學生放學

          人物:葉丹嬋、付藹、李瑤芷、楊小莉、師生、家長

          氣氛:日 外

          放學,學生走出校門口。

          家長接送區停著一輛車牌號為FQ520的出租車,葉丹嬋手抱著書站在不遠處猶豫著。

          出租車司機付藹搖下車窗。

          付藹(望著葉丹嬋):葉丹嬋同學,你在等什么?快上車吧。

          葉丹嬋(面紅紅的):我……

          李瑤芷和楊小莉推著自行車朝著葉丹嬋走來。

          李瑤芷:丹嬋,那輛不是你爸的車么?你怎么還不回家?

          葉丹嬋(面紅紅的):我,我以為忘記帶語文試卷了,所以在這找一找。

          楊小莉:找到了么?

          葉丹嬋(面紅紅的):找到了,我回去了,拜拜。

          葉丹嬋說完逃也似的跳上了出租車。兩個女生也騎上車走了。

          (打出電影父親或為了女兒的囑托。接著拉出出品單位和演員表等)

           

          2  

          景:出租車內

          人物:葉丹嬋、付藹

          氣氛:日 內

          付藹發動了出租車,正想起動,葉丹嬋卻攔住他。

          葉丹嬋(臉紅紅的):師傅,對不起,我可以下車么?

          付藹(望著車內的倒后鏡疑惑):你下車干什么?是不是忘記了拿東西。

          葉丹嬋望了一眼計價器。

          【鏡頭特寫計價器,上面顯示:起步價5元。

          葉丹嬋(臉漲得通紅):不是,我,我錢不夠。

          付藹:你有多少錢?

          葉丹嬋(低下頭,臉漲得通紅):我只有3元錢。

          付藹(把計價器合上):有3元錢不是夠了么?我上次不是收你3元錢么?

          葉丹嬋(點了點低垂頭,臉漲得更紅):上次我已很感謝你,今次我不可以讓你再吃虧,所以我要下車。

          付藹(笑了一下):誰說我吃虧了?起步價雖然是5元,但這5元錢我要搭客人走3公里路,超出3公里才能再計價收費,我收你3元錢搭你一站路,而這一站路只有1.5公里,所以我還賺了5角錢呢。

          葉丹嬋(不好意思地低下頭):那,那就謝謝師傅搭我一站。

          付藹應了一聲“好的”便開動了汽車。

          付藹(一邊開車一邊):葉丹嬋同學,你看這樣好不好?以后每周周末放學后我就在剛才那里等你,收你3元錢搭你一站路,好么?

          葉丹嬋(低頭沉思了好一會才抬起頭):好的,謝謝您,師傅。

          付藹(停了一下):不用客氣。葉丹嬋同學,剛才在校門口和你說話的那兩個女生是你同學嗎?

          葉丹嬋(點了下頭):嗯,兩個很要好的同學。

          付藹:既然是很要好的同學,為什么我剛才好像看見你有點害怕和她們說話似的?

          葉丹嬋的臉又紅了,說了聲“這……”便陷入了沉思中。

          【鏡頭回放

           

          3  

          景:女生宿舍外

          人物:葉丹嬋、李瑤芷、楊小莉、杜紅、周秀芬、學生

          氣氛:日 外

          中午,葉丹嬋打飯回到宿舍前,宿舍里傳出議論她的聲音:

          周秀芬畫外音】:你們知道嗎?其實葉丹嬋的腿不是她所說的那樣是下樓梯摔斷的,而是她爸開車發生了車禍而造成的。

          李瑤芷畫外音】:秀芬,這消息你怎得來的?沒有真憑實據可不要亂說哦。

          楊小莉畫外音】:對呀,這樣會傷害丹嬋的哦。

          杜紅畫外音】:你們倆那么緊張干嘛,又不是說你們,雖然我們知道你們與葉丹嬋很要好。

          李瑤芷畫外音】:如果沒有真憑實據,說誰也不行!

          周秀芬畫外音】:我當然有證據啦。上學期她摔斷腿的時候她母親來幫她請假時親口和班主任說的,當時恰好我和杜紅從老師的辦公室前經過,所以就聽到了。杜紅,是不是呀?

          杜紅畫外音】:是的,當時我和杜紅一起,雖然當時她們聲音較小聽得不太清楚,但大概的內容就是這樣的。

          楊小莉畫外音】:唉!這樣說丹嬋也太慘了!

          李瑤芷畫外音】:所以,我提議大家以后多讓著她點多幫著她點而不應議論她打擊她,大家說對吧。

          其余舍員畫外音】:嗯,對。

          葉丹嬋再也聽不下去了,兩行眼淚奪眶而出,她拿著飯盒轉身飛奔離去。

           

          4  

          景:學校讀書角

          人物:葉丹嬋

          氣氛:日 外

          學校讀書角的林下長椅上,葉丹嬋捧著飯盒在低頭吃飯,兩行豆大的眼淚滴落在飯上,她卻渾然不覺。

          吃完飯,她又坐了一會,然后伸手飛快地抹干眼淚,毅然地站起身向宿舍走去。

           

          5  

          景:女生宿舍內

          人物:葉丹嬋、李瑤芷、楊小莉、學生

          氣氛:日 內

          葉丹嬋在宿舍前略為站了一下,然后擠出一絲微笑向宿舍走去。

          楊小莉(一邊放下蚊帳一邊):丹嬋,你去打飯怎么去得那么久的?睡眠鈴都快響了。飯堂還有飯打嗎?你吃飯了沒有?

          葉丹嬋(擠出一絲微笑,面微微有點紅地):吃過了,在回來的路上碰見了一個熟人聊了一會,所以到現在才回來。

          李瑤芷:吃過了就好,我們還擔心你沒飯吃呢。

          葉丹嬋(笑了笑):怎會呢,謝謝關心。

          楊小莉:丹嬋,我們都知道你很勤奮,但是你不能每次都那么遲才去打飯呀,去得太遲真的沒飯吃的。

          葉丹嬋:不會的,我會控制時間的。并且如果真的沒飯吃,那我可以去服務部打泡面吃呀。

          李瑤芷:丹嬋,吃泡面沒營養,高三學習強度那么大,你又那么勤奮,身體會吃不消的。另外,聽同學們說今學期以來很少見你打肉吃,這樣不行的。丹嬋,是不是因為治腿傷花去了錢或者家里出了什么事而導致經濟緊張?如果是這樣,那你就和我們說,別說我們是好姐妹好同學,單憑你是我們班的學霸我們班的驕傲,我們就應該幫你,大家說對嗎?

          眾人圍了上來紛紛道:對呀,對呀,丹嬋,有什么困難就直說嘛,我們會幫你的。

          葉丹嬋(想了一會,勉強擠出一絲笑容):謝謝你們,我真的沒事。睡眠鈴響了,大家休息吧,要不被學校抓到就麻煩了。

          睡眠鈴響,眾人只好回去睡覺。

           

          6  

          景:女生宿舍內

          人物:葉丹嬋

          氣氛:日 內

          葉丹嬋躺在床上,眼里的淚水不斷地向外奔涌,她極力控制住自己不讓自己弄出聲來。

          【鏡頭回放結束

           

          7  

          景:出租車內

          人物:葉丹嬋、付藹

          氣氛:日 內

          付藹:既然你不方便說那就算了,我是怕你被她們欺負所以才問你的。嗯,到站了,你小心下車哦。另外,你記住我下周末放學的時候在學校門口接你哦。

          葉丹嬋(下了車,轉過身來,非常感激地):謝謝您,師傅。

          葉丹嬋說完轉身走了。

          付藹望著葉丹嬋遠去的背影,若有所失的開車走了。

           

          8  

          景:學校門口

          人物:葉丹嬋、付藹、學生

          氣氛:日 外

          【字幕打出第二周周末】

          放學,學校門口,偶爾有一兩個學生從學校里走出來,接送區只有車牌號為FQ520的出租車,出租車的車窗搖了下來,付藹看看手表又看看校門,顯得有點焦急又有點擔憂。

          葉丹嬋出現在校門口。

          付藹長長地舒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了笑容。

          葉丹嬋快步走到出租車旁。

          葉丹嬋(邊上車邊):師傅,不好意思,今天作業多,所以出來遲了。

          付藹(笑笑):沒事,坐好了,我要開車了。

          付藹說完啟動出租車飛奔而去。

           

          9  

          景:公車上落站

          人物:葉丹嬋、付藹

          氣氛:日 外

          公車上落站,葉丹嬋下了車。

          葉丹嬋:謝謝您,師傅。

          葉丹嬋說完走了。

          付藹說了聲“拜拜”便也急急的開車走了。

           

          10  

          景:出租車公司車輛交接處

          人物:付藹、前臺經理、張司機

          氣氛:日 內

          出租車公司車輛交接處,一男人靠著前臺兩眼焦灼地盯著大門入口。

          付藹拿著車匙急匆匆地進了來。

          那男人見了,忙拿出手機來打。

          付藹來到前臺前,邊把車匙放到前臺上邊轉頭對那男人

          付藹:對不起,兄弟,我今天有些事,所以交車遲了。

          付藹(又調轉頭對經理):經理,交車。

          前臺經理:你今天怎么啦?一直以來各方面都表現優秀的你今天居然遲了近一個小時交車,按公司的規定,你不但要交100元的罰款給公司,還要賠償張司機的損失。

          付藹:這個必須的,這個必須的。

          付藹(轉過頭對著男人):兄弟,你說我遲交車造成你丟失了多少個單讓你損失了多少錢,我賠你。

          張司機:也沒多少,就一個鄉鎮的單120元,我不出車也就沒耗油,所以就收100元吧。

          付藹拿出一疊錢,拿一百元給了經理,又拿兩百元塞到男人手上。

          付藹:120元是車費,另外80元就當作信用損失費吧。因為我遲交車而導致你失信于客戶。

          張司機(把錢塞回給付藹):不用,兄弟,大家同事兼兄弟一場,就不要計較那么多,而且我有時候也會遲交車,你不也是算了嗎。

          付藹:兄弟,你還是拿吧,兄弟歸兄弟,公司的規矩可不能壞。

          張司機(把一百元塞回給付藹):好吧,兄弟,我就收一百塊吧,這一百塊你拿回去,我的信用沒受到損失。因為約車的是我的一個老客戶,約車時我已和他說得很清楚我沒有車,并且后來我又介紹了一個朋友去搭他,所以我不存在失信的問題。這一百元你必須拿回去,否則另外一百元我也不要了。

          付藹只得拿回那一百元錢,連聲多謝之后走了。

           

          11  

          景:公路

          人物:付藹、司機甲

          氣氛:日 外

          公路上,付藹駕駛著出租車一路狂奔。

          突然,前面的岔路處閃出一輛微型小貨車。

          付藹連忙急剎、轉向,但“砰”一聲,右方車頭仍然撞上了小貸車的左后方。

          (鏡頭拉近)付藹感到胸口一陣陣劇痛,痛到他幾乎喘不過氣來。

          過了好一會,他方緩過氣來。他看見對方司機在他的車前打手勢叫他下車,他忍痛下了車。

          對方司機本來怒氣沖沖的,但看到付藹捂著胸口非常痛苦的樣子,不由得軟了。

          對方司機:你怎樣開車的?我都沒剎車你都會追尾的。

          付藹:對不起,對不起,我因為趕著去接人開得快,加上沒留意你開車從旁邊岔路出來,所以便撞上了,很對不起,撞壞你的車我賠你錢好嗎?你說,要多少錢。

          對方司機(看了一眼兩輛受傷的車):我的車沒多大問題,反而是你的車傷得較嚴重,你的車沒一千幾百元修不好。這樣吧,我也不獅子大開口的,你賠我五百元算了。

          付藹(下意識地):嘩,老板,你不是說你的車沒多大問題么?維修費最多就300元,你要我500元,打劫么?

          對方司機(想了一下):每人讓一步,400元。

          付藹(想了一下):好吧,我趕時間,四百就四百吧。

          付藹拿出四百元給了對方司機,然后急急腳的開車走了。

           

          12  

          景:汽修廠

          人物:付藹、老板娘、工人

          氣氛:日 內

          汽修廠內,工人們在忙碌著。

          付藹(走到收銀臺前):老板娘,我臺車修理費多少錢?

          老板娘:總共830元,收你800元吧。

          付藹給了錢,急匆匆的開車走了。

           

          13  

          景:學校門口,學生放學

          人物:葉丹嬋、付藹、李瑤芷、楊小莉、師生、家長

          氣氛:日 外

          放學,葉丹嬋和李瑤芷、楊小莉有說有笑地走出校門口。

          葉丹嬋和李瑤芷與楊小莉道過別并目送她們走了之后,轉頭向接送區望去,不由得皺起了眉頭。就在這時,“吱”的一聲長響,一輛小車停在葉丹嬋面前,駕駛室的車窗搖下,現出付藹歉意的笑臉。

          付藹:不好意思,來晚了。

          葉丹嬋(回報一笑):不晚,我也剛出來到。

          葉丹嬋說完上了車。

           

          14  

          景:公車上落站

          人物:葉丹嬋、付藹

          氣氛:日 外

          公車上落站,葉丹嬋下了車。

          葉丹嬋:謝謝您,師傅。

          葉丹嬋說完走了。

          付藹望著葉丹嬋的背影,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15  

          景:付藹家

          人物:付藹、葛玲

          氣氛:晚飯后 內

          晚飯后,付藹坐在沙發上玩手機,妻子葛玲拿著一只挎包從臥室出來。

          葛玲:老公,我和閨蜜逛街去了。

          付藹:好的,玩得開心。

          葛玲出了去,付藹忙放下手機,走到電視柜處拿出跌打酒,脫掉上衣,倒了一些跌打酒捂到胸口處輕輕地搓揉起來,痛得他直呲牙。

          搓揉完,付藹把跌打酒放回柜里,直起身想走回沙發,卻被墻上相框里的相片吸引住了。

          【鏡頭特寫】一張付藹、葛玲和女兒合影的相片。

          付藹(眨了眨眼,長嘆了一聲):寶貝女兒呀,我也算對得起你了,為了她,我不但被罰了200元,還撞了別人賠了400元和修車用去了800元,更重要的是你老爸的命都差點沒了,你交給老爸的任務可不容易完成哦。當然,她也非?蓯,和你一樣可愛,從她身上,我仿佛看到了你,所以即使付出再多也值。

          付藹繼續盯著相片看了好一會,方才回到沙發上。

           

          16  

          景:女生宿舍外

          人物:葉丹嬋、李瑤芷、楊小莉、杜紅、周秀芬、學生

          氣氛:日 外

          傍晚,葉丹嬋跑完步回到宿舍前,又聽到里面的同學在議論她:

          李瑤芷畫外音:周秀芬、杜紅,上周末你們也親眼看見FQ520來接丹嬋了吧?你們竟然說什么丹嬋的腿是出車禍撞斷的和丹嬋爸爸出車禍去世了,簡直一派胡言,好在上次我醒目問她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導致經濟困難,如果我直接問她是不是出了車禍那就尷尬了。所以,以后沒有確鑿的證據就不要亂講,否則會出大問題的。

          楊小莉等人畫外音:是啰,是啰,沒確鑿證據不要亂講。

          周秀芬畫外音:我,我真的聽他們說出車禍的呀,或許是我聽錯了,他們說的是別人。

          杜紅畫外音:對,對,我們真的聽到他們說什么車禍的,可能他們是說其他人的。

          李瑤芷畫外音:反正以后大家沒有確鑿證據就不要亂講,否則會對別人造成很大的傷害……

          葉丹嬋不想再聽下去,靠在宿舍前窗旁的墻上,半抬著頭,長吐了一口氣,兩眼望著斜上方發呆。

           

          17  

          景:校道上

          人物:葉丹嬋、李瑤芷、楊小莉等

          氣氛:日 外

          校道上,葉丹嬋和李瑤芷、楊小莉等人拿著飯盒有說有笑的走著。

           

          18  

          景:運動場上

          人物:葉丹嬋、李瑤芷、楊小莉等

          氣氛:日 外

          葉丹嬋和李瑤芷、楊小莉等一班同學在運動場上開心地進行體育鍛煉。

           

          19  

          景:學校文學社

          人物:葉丹嬋和其他社員

          氣氛:日 內

          學校文學社里,葉丹嬋和文學社其他社員進行著熱烈的討論。

           

          20  

          景:教室里

          人物:葉丹嬋、李虹、學生

          氣氛:日 內

          教室里,班主任李虹站在教壇上講話,眾學生坐在下面認真聽著。

          李虹(顯得非常激動地):這次月考,我們班上重點線的同學最多,上本科線的僅比18班少1人,最為難得的是級組第一名和第二名都是我們班,她們就是葉丹嬋同學和林曉同學,大家掌聲鼓勵。

          教室里響起熱烈的掌聲。

          掌聲落下。

          李虹:葉丹嬋同學上高三后除了8月份月考考失手外,其余的月考都穩拿全級第一,非常棒,大家再次掌聲祝賀。

          教室里再次響起熱烈的掌聲。

           

          21  

          景:教師辦公室里

          人物:李虹、潘慧妹、陳有德、黃巧賢等教師

          氣氛:日 內

          教師辦公室里,李虹、黃巧賢、陳有德等教師在低頭辦公。

          潘慧妹走了進來,直接來到李虹桌旁。

          潘慧妹:hi,李老師,聽說今次月考又是你班拿第一,是嗎?

          李虹(笑了笑):不是,上本科線人數最多的是陳老師班。

          潘慧妹:本科上線人數最多的是張老師班,她班比你班多1人;但是,重點上線人數卻是你班最多,而且全級第一名和第二名都在你班,你真厲害!

          李虹(又笑了笑):不是我厲害,是學生厲害。

          潘慧妹:沒有厲害的班主任能有厲害的學生么?嗯,我還聽說全級第一名的葉丹嬋比第二名繼續多四十幾近五十分,是不是呀。

          李虹(又笑了笑):嗯,多了四十八分。

          潘慧妹:你看你看,我早說啦,葉丹嬋這妹仔是不用擔心的,她8月份月考失手只不過是因為剛上高三心理壓力大、考試時精神緊張造成的,你看她之后的幾次月考每次都比第二名多幾十分,所以你不用擔心,更不用睡不著覺。

          李虹(笑了笑):我對她是放心了,但是對杜鵑、王萍等幾個女生又不放心了。本來杜鵑、王萍等幾個女生一直以來成績還算不錯的,高三以來每次月考基本上都能上本科線的,但不知為什么今次卻……

          潘慧妹:咳!這有什么,俗話說“人有失手,馬有失蹄”嘛,考試次數多了,總會有一兩次失手的嘛。

          李虹:話雖然這樣說,但如果是高考失手了就慘了。

          潘慧妹:不會的不會的,你放心好了,到高考時她們就不會失手的了。嗯,你剛才說你班有幾個女生考失手了,如果她們不考失手,那今次你班上本科的不也就是第一了?

          陳有德(突然插嘴冷冷的):難道只有她班學生會考失手而其他班學生就不會考失手呀?我班今次也有考失手的,而且如果我班那個“短命鬼”還在,誰拿全級第一名還說不定呢。

          李虹抬頭看了張大口不敢再說話的潘慧妹一眼,笑了笑,低下頭繼續批改,不再出聲。

          一時間,辦公室里便寂靜起來。

          過了好一會,黃巧賢打破寂靜。

          黃巧賢:李老師,你不是說葉丹嬋的父親出車禍死了的么?但是我經?匆娝忠郧伴_的FQ520出租車在校門口等她,開車的是一個中年男子。

          林虹(笑了一下):這有什么好奇怪的,可能那男子是她的親戚或是她爸的好友,他爸不在了,所以就請他來接丹嬋也是有可能的。

          陳有德(冷冷的):問題是這個司機與葉丹嬋父親根本不熟,因為這個司機就是那個“短命鬼”付美的父親付藹。雖然葉丹嬋父親和付藹是同一出租車公司的,但我聽付美說過兩人并不熟。

          潘慧妹:那付藹他每周周末來接葉丹嬋有何目的?

          陳有德(冷冷的):有何目的,泡妞唄。你沒聽說過么,現在社會上的一些人渣,見到學生妹單純好騙,所以便專去泡學生妹,一些大學門口每晚都有一些車頂上放著一瓶水的豪車停著,那些就是專泡學生妹的。

          潘慧妹:什么?竟有這樣的事?不會吧?再說葉丹嬋那么聰明,不會那么容易被騙吧?

          李虹(皺起了眉頭):難說的,她雖然聰明,但閱歷少見識淺,被人騙也不是不可能的。嗯,你們是什么時候發現她坐那人的車的?

          黃巧賢:我是今學期才發現的,但聽一些老師說他們去年已發現了的。

          陳有德(有點得意地):李老師,不是我不提醒你,我去年10月份已發現這情況了的,但不知他們是什么關系,而且我一直來都不是那種愛搬弄是非講人閑話的人,所以一直以來不和你說。

          李虹(神色凝重地):這樣看來我得盯緊她才行。唉,差生固然讓人操心,尖生更讓人操心!

           

          22  

          景:學校門口,學生放學

          人物:李虹、葉丹嬋、付藹、學生群演

          氣氛:日 外

          放學,學生陸陸續續走出校門口。

          車牌號為FQ520的出租車慣例地停在老地方,車窗半落,付藹坐在駕駛座上,半轉著頭望著校門口,面上顯得十分平靜。

          李虹緊張地站在校警室里,兩眼不停地在出租車和校門之間掃瞄。

          葉丹嬋走出校門,徑直向出租車走去。

          李虹(目光隨著葉丹嬋的身體移動,右手握拳,嘴里低聲念叨):不要,不要……

          葉丹嬋上了出租車走了。

          李虹一下子癱坐在椅子上,額上現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

           

          23  

          景:學校門口,學生放學

          人物:李虹、李瑤芷、楊小莉、學生群演

          氣氛:日 外

          李虹抹去額上的汗,走出校警室,向校門口走去。

          李虹在校門口碰上了推著自行車放學回家的李瑤芷和楊小莉,忙攔著她倆。

          李虹:瑤芷、小莉,你們現在才回家么?

          倆人點了點頭應了一聲“是呀”。

          李虹:你們看見丹嬋么?我有點小事想找她。

          李瑤芷:她回家了呀。本來我們想和她打一會羽毛球才回去的,但她說趕車,所以就先走了。

          李虹:趕車?趕什么車?

          楊小莉:她爸的出租車,她爸每周末放學都會開車來接她。

          李虹:她爸?

          楊小莉:是呀,那輛車牌為FQ520的出租車就是她爸開的,有問題嗎?

          李虹:沒,沒有!我有點小事想找她,既然她回家了那就算了。

          李瑤芷:既然這樣,那我們就走了,老師拜拜。

          李瑤芷和楊小莉說完走了,剩下李虹獨自呆立當地。

           

          24  

          景:學校教學樓三樓樓梯間,學生上晚自習

          人物:李虹、葉丹嬋、眾學生

          氣氛:夜 外

          周日晚,學校教學樓燈火通明,學生在教室里靜靜地學習。三樓樓梯間,李虹和葉丹嬋在聊天。

          李虹:丹嬋,這次月考你又拿了第一并且超第二名48分,你怎么看?

          葉丹嬋:我怎么看?我沒怎么看。月考成績只能代表以前,不能代表以后,更不能代表高考,所以我還需要努力學習,爭取在高考中考上理想的大學。

          李虹:嗯,你能這樣想就好。不過,老師還要提醒你:高考一日不結束你就一日不能驕傲和放松,否則成績就會下來。

          葉丹嬋(皺起眉頭疑惑地望著李虹的臉):老師,我沒有驕傲和放松呀。

          李虹:沒驕傲和放松就好!不過,我聽你媽說,你周末很遲才回到家。雖然你家離學校有4、5公里遠,但乘坐公車回去不用半小時,但你每次都5點多近6點才回到家,這是怎么一回事?

          葉丹嬋(低頭想了一會):因為我是走路回家的。

          李虹(皺起眉頭盯著葉丹嬋):走路回家?

          葉丹嬋(低著頭):嗯。

          李虹(眉頭擰成個“川”字):你為什么不坐公車?

          葉丹嬋(繼續低著頭):因為,因為我沒錢。

          李虹(躊躇了好一會):不是沒錢吧?我聽人說你打車回去的。我原來也不信,但上周末我親眼看見了就相信了。既然是打車回去,為什么那么遲才回到家,中途去了哪里?

          葉丹嬋:我,我……

          葉丹嬋于是把前因后果說了一遍。

          李虹:這么說你為了不讓同學們知道你父親的事,所以你寧可先坐一站出租車再步行幾公里回家?

          葉丹嬋(低著頭):嗯,我不想別人瞧不起我和嘲笑我,所以我寧可步行回家。

          李虹:嗯,這樣吧,以后我每周給你3塊錢,讓你坐完出租車后再坐公交車回家,好嗎?

          葉丹嬋(搖了搖頭):我不要。

          李虹:為什么不要?這樣既不會讓同學們知道你家里的事,也可以讓你及時的回到家。

          葉丹嬋(抬起頭望著李虹堅定地):因為:1、我不想欠別人的;2、我不需要別人的憐憫,我要靠我的努力去改變命運!命運對我越不好我就越要堅強!

          李虹(望著她堅毅的臉):既然這樣,那我尊重你的選擇。

          兩人又聊了一會,李虹便讓葉丹嬋回教室去了,自己也走了。

           

          25  

          景:教師辦公室

          人物:李虹、黃巧賢

          氣氛:夜 內

          李虹回到辦公室坐了一會,忽然想起了什么。

          李虹:對哦,他明知吃虧為什么還要每周周末都來車丹嬋呢?

          黃巧賢(轉頭望著李虹):怎么啦?

          李虹于是便把剛才與葉丹嬋聊天的情況告訴了黃巧賢。

          黃巧賢:這么說葉丹嬋沒問題,有問題的是那個司機。你想,他的出租車起步價都5元,葉丹嬋雖然只坐一站路,但為什么他有錢不賺而要拉沒錢賺的,而且每周都來,這一定有問題!

          李虹:嗯,看來我還得繼續追查這件事。

          級長張繼興進了來。

          張繼興:李老師,追查什么事呀?

          李虹:級長你來就好了,我正想找你。

          李虹于是便把葉丹嬋的事和張繼興說了一遍。

          張繼興(皺了皺眉):李老師,現在離高考只有三個月了,這事如果處理不好,勢必會影響到葉丹嬋的高考成績。因為這事發生在校外,學校不方便介入處理,所以你把這事告知她家長,讓她家長去調查了解她與那司機的情況,如果調查結果是他們之間無問題就最好,如果有問題就叫其家長向公安機關報案讓公安機關處理。另外,麻煩和辛苦你平時多些留意葉丹嬋的思想和行為動向,如果發現她有什么不好的去向,那你就要馬上教育和阻止,必要時向我報告和我再向學校報告,一定不能讓她出事,最好不影響她高考。所以你要切記:這事只能隱蔽進行,千萬不能讓葉丹嬋知道,知道么?

          李虹:知道,那我現在就打電話給她家長。

           

          26  

          景:出租車公司老總辦公室

          人物:付藹、馬偉

          氣氛:日 內

          出租車公司老總辦公室,老總馬偉和付藹面對面的坐著。

          馬偉:小付,我知道你平時一向表現都很不錯,但是呢,今天上午我卻接到現在你所開那輛車的前司機葉松青老婆的投訴,說你騷擾她正在讀高三的女兒葉丹嬋,有這樣的事嗎?

          付藹(非常驚訝地):說我騷擾她女兒?

          馬偉:是呀,說你每周周末都開車去學校等她女兒,以低價讓她女兒坐車的方式引誘她女兒,有沒有這樣的事?你可要注意啊,你這樣做不但會影響公司的形象,而且她女兒還不夠18周歲,如果別人把你告上法庭你可要坐牢的哦。

          付藹(想了一會):馬總,事情不是他們所想象的那樣,這事你聽我詳細說吧……

          付藹于是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詳細地說了一遍。

          馬偉:哦,原來是這樣,那我就可以放心的和青松的老婆說了。

          付藹:謝謝馬總。請馬總不要把這樣說出去,免得被青松的女兒知道,影響她高考。

          馬偉:嗯,你放心吧,我不會把這事說出去的。嗯,你出去吧。

          付藹出去。

           

          27  

          景:教師辦公室

          人物:李虹

          氣氛:日 內

          教師辦公室里,李虹接電話。

          李虹:喂,邊位……哦,原來是丹嬋媽媽呀?那件事調查了解得怎樣……哦,原來是這樣呀?如果真是這樣我就放心了……嗯,你不放心要繼續調查下去?嗯,那也好的,不怕一萬,最怕萬一。不過,你一定要記得不能讓丹嬋知道,免得影響她復習備考和影響她高考哦……嗯,你放心,我也會多些留意丹嬋在學校的情況的,如果我發現有什么不對頭的地方我會立即和你溝通聯系……嗯,不用客氣,就這樣,拜拜。

           

          28  

          景:學校門口,學生放學

          人物:李虹、葉丹嬋、付藹、學生群演

          氣氛:日 外

          放學,學生陸陸續續走出校門口。

          車牌號為FQ520的出租車慣例地停在老地方,車窗半落,付藹坐在駕駛座上,半轉著頭望著校門口,面上顯得十分平靜。

          李虹緊張地站在門衛室里,兩眼不停地在出租車和校門之間掃瞄。

          葉丹嬋走出校門,徑直向出租車走去。

          開門,上車,關門,系安全帶,開動,一溜煙的消失了。

          校警室里,李虹緊張而擔憂的看著這一切,她連忙拿出電話打了起來。

           

          29  

          景:公車上落站

          人物:葉丹嬋、付藹、胡圖芳

          氣氛:日 外

          公車上落站,葉丹嬋下了車。

          葉丹嬋:謝謝您,師傅。

          葉丹嬋說完走了。

          付藹望著葉丹嬋的背影,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葉丹嬋的背影消失了,付藹正想開車離開。忽然,他從倒后鏡看到車的右后方沖出一個婦人用手指著他大罵,他連忙剎住車在原地等候。婦人跑到副駕旁,半彎著腰指著付藹破口大罵。

          婦人:你下來,你這人渣,如果你老婆滿足不了你的,你就去叫雞,你為什么要騷擾我女兒?我女兒現在正讀高三,而你的子女都有她那么大了,你為什么不知廉恥去騷擾她……

          付藹皺了皺眉頭,打斷她的話。

          付藹:這位大姐,你應該是葉丹嬋的媽媽胡圖芳吧?你誤會了,我……

          胡圖芳:誤會?我剛才親眼看見丹嬋從你車上下來的,我看得一清二楚,剛才要不是我怕丹嬋見到我,我早就出來了……

          付藹(再次打斷的話):林大姐,你聽我說,我每周周末去接送她是為了踐行我對我女兒的諾言,并不是對葉丹嬋有什么不良的企圖,我……

          胡圖芳:你沒不良企圖?你騙誰呀?你有錢不賺卻去拉沒錢賺的,而且每周周末她放學你都去等她,你還說沒不良企圖……

          付藹:林大姐,這事一下子說不清楚,你先上車,我和你慢慢聊好嗎?

          胡圖芳:不!我不上你的車,我不會上你的當的,我就要當著眾人的面揭穿你的偽裝,讓人們知道你是一個人渣,是一個……

          付藹看了一下開始圍上來的眾人,皺了一下眉頭。

          付藹(用手指了一下胡圖芳身后):林大姐,你女兒來了。

          胡圖芳聽了,站直身子轉頭去看。付藹趁此機會啟動出租車,“呼”的一聲把車開走了。胡圖芳轉頭不見葉丹嬋,連忙回過頭來,發現付藹已開車走了,一跺腳。

          胡圖芳: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我去公司找你,看你能躲到哪里去。

           

          30  

          景:出租車公司

          人物:胡圖芳、馬偉、門衛

          氣氛:日 外

          出租車公司大門口,胡圖芳在和兩名門衛爭吵。

          門衛甲:都說付藹出車還沒回來,我剛才打電話給車輛交接處經理時你也聽到的呀。

          胡圖芳:那我不找那個人渣了,我進去找你們的總經理馬偉。

          門衛乙:剛才不是告訴你了嗎?我們總經理在開會,沒空。

          胡圖芳:你們既不讓我見你們的總經理,又不許我進去找那個人渣,你們的意思就是保定了那個人渣,是不是?如果是這樣,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胡圖芳說完舉起右拳高聲叫了起來。

          胡圖芳:出租車司機付藹勾引未成年少女,引誘學生妹,而出租車公司則包庇這個人渣,不愿處理這個人渣。

          兩個門衛(連忙阻止胡圖芳):哎哎哎,你別叫,你別叫,我再幫你打個電話問下馬總經理開完會沒有。

          胡圖芳停止了叫喊,門衛甲便拿出電話打給馬偉,把情況向馬偉作了匯報,得到的指令就是讓胡圖芳進去。

           

          31  

          景:出租車公司老總辦公室

          人物:胡圖芳、馬偉

          氣氛:日 內

          出租車公司老總辦公室,老總馬偉和胡圖芳面對面的坐著。

          馬偉:胡大姐,我不是和你說過么?付藹他不是……

          胡圖芳(打斷馬偉的話):馬總經理,你不用說了,這樣爛的理由連三歲的小孩都不會信啦,便何況我們大人。而且,即使他說的是真的,我也不想他去車我的女兒,所以你叫他以后不要再去找我女兒,否則我見一次就來公司鬧一次。

          馬偉(輕嘆了一聲):好吧,那我就叫他以后不再去找你女兒就是了。

          胡圖芳:嗯。只要他以后不再去找我女兒,那我也不追究以前的事了。

          馬偉:嗯,好,我保證,他以后不會再去找你女兒的了。

          兩人又聊了一會,胡圖芳便走了。

           

          32  

          景:出租車公司老總辦公室

          人物:付藹、馬偉

          氣氛:日 內

          出租車公司老總辦公室,老總馬偉和付藹面對面的坐著。

          付藹:馬總,我之所以堅持每周去接葉丹嬋的原因已和你說過了,而現在離高考只有兩個多月,如果我現在突然放手,勢必會影響她的學習和生活,進而影響她的高考,所以,我不能放手呀。

          馬偉:這個我明白,我也相信你。但是,葉松青的老婆就是不理解不相信,她是鐵了心不讓你接她的女兒,因而我也沒辦法,所以那吃力不討好的事你就別干了吧,你還是去拉別的客人多賺一點錢吧,不要再去招惹她了,免得她下次又來公司鬧。

          付藹(堅決地):不行,我除了要履行對女兒的承諾之外,我真的不想看著這樣一個本可以考上很好的大學的學生在高考前受到任何的打擊而導致她只考上一般的大學。

          馬偉(沉吟了一會):好吧,既然你那么堅決,那我就助你一臂之力吧……

          馬偉把他的計劃說了一遍,聽得付藹連連點頭。

           

          33  

          景:出租車公司車輛交接處

          人物:付藹、馬偉、王司機、眾司機

          氣氛:日 內

          付藹和一班同事坐在出租車公司車輛交接處坐等車輛交接。

          王司機:老付,你厲害哦,居然泡到一個學生妹,給大家介紹一下經驗讓我們已學著去泡一個好嗎?

          旁邊的幾個司機也齊聲:對對對,傳授一下經驗,讓我們也去泡一個。

          付藹(想發怒,但又控制住了):老王,東西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我從來都不泡妹,更不泡學生妹。

          另外幾個司機:對,老王,大家都有目共睹的,老付是一個正經人,不會泡妹的。

          王司機:嘿嘿,不泡妹?那我問你們,昨天來公司大鬧的人是誰?她為什么要來公司鬧?

          付藹(有點怒了):齷齪!事情并不是你所想像的那樣的!

          王司機:不是我想像的那樣,那是怎么樣?你說呀。

          付藹(有點怒但又無可奈何):我……

          王司機:怎么啦?無話可說了吧?老付,我們不是取笑你,泡妹不是一件羞恥之事,而是一件長臉之事,尤其是泡到學生妹更是一件無比光榮之事……

          付藹(大怒):你,你再說我就揍你!你污辱我可以,但你污辱別人可不行!

          付藹說完一把揪住老王司機胸前的衣領,揮拳欲打。

          眾人連忙把兩人拉住。馬偉出現。

          馬偉(邊走過來邊大喝):你們干什么?誰在鬧事?誰鬧事我就處分誰!

          眾人連忙分開。

          馬偉(了解了情況后):老王,還有你們,不要捕風捉影,事情不是你們想像的那樣的,其實老付是在做善事的。所以,以后大家不要再說這事,尤其不能向外說。另外,以后周末爐山中學放學期間老付要用到誰的車或叫到誰去接葉松青的女兒葉丹嬋,誰就要無條件的把車換給他或去接她,把車換給他或去接她的公司每次獎勵10元,不換或不去接的扣20元。

          眾人應了一聲“是”便各自交接車輛去了。

           

          34  

          景:爐山中學校門口幾十米處的樹萌下

          人物:付藹

          氣氛:日 外

          車牌號為FQ520的出租車停在爐山中學校拐角的樹萌下。車內,付藹坐在駕駛位上拿著女兒的相片在看。

          付藹:女兒呀女兒,為了完成你的囑托,我真的有點遍體鱗傷的感覺,不但付出了金錢,還令肉體受到了傷害,更重要的是被葉丹嬋母親冤枉并且有苦說不出和現在只能偷偷摸摸的去履行對你許下的諾言,苦哇……好在,現在離高考已不遠,我的任務就要完成了,而且葉丹嬋真的很可愛,看到她我就仿佛看到了你,從而使我覺得再苦再累也值得。

           

          35  

          景:爐山中學校門口

          人物:付藹、葉丹嬋、學校師生

          氣氛:日 外

          放學,學生陸陸續續走出校門口。

          葉丹嬋出了校門,徑直走到以往乘車的地方,卻發現車牌號為FQ520的出租車并沒有像往常一樣在原地等著她。

          葉丹嬋皺了皺眉頭,兩眼向周圍掃來掃去。

          車牌號為FQ520的出租車出現在鏡頭里,并且“吱嘎”一聲在葉丹嬋身前停住了。

          付藹(搖下車窗,探著身子對葉丹嬋):丹嬋,快上車。

          葉丹嬋上了車,車飛快地開走了。

           

          36  

          景:街道、車內

          人物:付藹、葉丹嬋

          氣氛:日 外(內)

          出租車載著付藹和葉丹嬋在街道上奔馳。

          付藹:丹嬋,對不起,今天有點事所以遲了。

          葉丹嬋:沒事,我也剛出來不久。

          付藹:丹嬋,從下周起公司進行車輛調整,所以我以后有可能開其它號碼的車輛去接你,你如果見我平時停車的地方有車,那你就去看看,看到是我你就直接上車就行了。

          葉丹嬋(點了下頭):嗯。

          付藹:還有,今天我有件緊急的事要趕著去辦,所以等一會我把你送到公車上落站前100米的十字路口你就下車,可以么?

          葉丹嬋:沒問題。

          兩人說著車停了下來,葉丹嬋走下車,車駛入十字路口后右拐走了。

          葉丹嬋獨自向前走去。

           

          37  

          景:公車上落站

          人物:葉丹嬋、胡圖芳

          氣氛:日 外

          公車上落站附近一個商鋪前,胡圖芳正緊張地盯著街上來往的車輛。

          葉丹嬋出現在胡圖芳的視線里。

          胡圖芳皺了皺眉頭。拿出手機打了起來。

          胡圖芳:喂,林老師,你不是說葉丹嬋上了那個人渣的車的么?我怎么看到她走路過來的……哦,你也不知是怎么一回事呀,你是親眼看著葉丹嬋上他的車的,丹嬋可能在半路下了車……嗯,不和你說了,丹嬋過了公車上落站準備步行回家了,我得去叫她一同坐公汽回家,就這樣吧,拜拜。

          胡圖芳說完收起手機,快步追上葉丹嬋。

          胡圖芳:嬋兒,你去哪兒?

          葉丹嬋(回頭見是母親,轉身一把撲過去摟住母親脖子):媽,你怎么在這里的?我沒去哪呀,我在回家呀。

          胡圖芳:我出來買點東西,正等車回家。你說你回家?你怎么不坐車呀?

          葉丹嬋(臉一下子紅了):我,我沒錢坐車。

          胡圖芳:沒錢坐車?我不是給了你坐車的錢么?

          葉丹嬋(面紅紅的):我花了。

          胡圖芳(想了一會):那你和媽媽一起坐車回家吧。

          母女倆便走回公車上落站,剛好有一輛公車到站,兩人便上了車。

           

          38  

          景:葉丹嬋的家

          人物:葉丹嬋、胡圖芳

          氣氛:日 內

          城鄉結合部,葉丹嬋的家,一幢兩層的不大的小樓。

          葉丹嬋和胡圖芳出現在小樓前,開門,進了去。

          胡圖芳:嬋兒,我做飯去,你自覺的去學習啦。

          葉丹嬋(乖巧地):嗯。要我幫忙嗎?

          胡圖芳:不用,你學你的習吧。

          胡圖芳看著葉丹嬋回房學習去了,便走進廚房,拿出手機打了起來。

          胡圖芳:喂,林老師么?你說我該怎辦才好呢?剛才我在公車上落站接到丹嬋之后,我問她為什么不坐公車回家,她竟騙我說我給她的錢花光了沒錢坐車回家,她可是從來不說謊的,現在居然學會了說謊,而且對我也說謊,這明顯是付藹那個人渣教她的。林老師,你說我怎辦才好呢?怎樣才能阻止他倆再來往呢……不用擔心?不用擔心是假的,做父母的,看見自己的女兒這樣,誰會不擔心?而且我現在不僅擔心她的學習受影響,我更擔心她被那人渣騙了做了不該做的事……你以后每周親自送她上公車?不讓她有機會坐那人渣的車……嗯,好!好!林老師,非常感謝你……嗯,拜拜,拜拜。

          胡圖芳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然后便去做飯了。

           

          39  

          景:爐山中學校門口

          人物:付藹、李虹、門衛、學生家長

          氣氛:日 外

          學校門口,門衛和值日教師在擺放雪糕筒、鐵馬等。

          付藹把車開到以往停放的地方停下,熄火,兩眼隔著車窗盯著校門口。

          李虹從門衛室出來,徑直向付藹走去。

          付藹連忙把雙手放在方向盤上,并把頭伏在上面。

          李虹走到車旁,用手敲了敲車窗。

          付藹沒有反應。

          李虹再次敲了敲車窗。

          付藹(抬起頭,搖下車窗):美女,坐車嗎?

          李虹:是呀,去大潤發多少錢。

          付藹:不好意思,我在等人。

          李虹:我知道,你在等葉丹嬋對吧?

          付藹沒出聲。

          李虹:大叔,你都可以做她爸了,還那么不知羞恥嗎?如果你再騷擾她,我就報警抓你。

          付藹:老師,別誤會,我不是騷擾她,我是另有原因的,我……

          李虹:你什么也不用說,你馬上把車開走,并且以后不要再騷擾她,否則就別怪我不客氣。

          付藹只好把車開走了。

           

          40  

          景:爐山中學校門口左邊拐角

          人物:付藹

          氣氛:日 外

          付藹把車開到學校拐角的樹萌下停下,熄火,兩眼緊盯著校門口。

           

          41  

          景:爐山中學校門口

          人物:葉丹嬋、師生、家長

          氣氛:日 外

          放學,師生陸陸續續走出校門口。

          葉丹嬋出了校門口,來到以往付藹停車的地方,站住。

           

          42  

          景:爐山中學校門口左邊拐角

          人物:付藹

          氣氛:日 外

          付藹連忙打著車,正想啟動,忽然又停住了,因為他看見林虹正向葉丹嬋走去。

           

          43  

          景:爐山中學校門口

          人物:葉丹嬋、李虹、師生、家長

          氣氛:日 外

          李虹走到葉丹嬋身邊。

          李虹:丹嬋,怎么還不回家?在這兒等什么?

          葉丹嬋:我在等之前和你說過的那輛出租車。

          李虹:出租車司機叫我轉告你不用等了,因為他有事來不了。

          葉丹嬋(有點疑惑地望著李虹):真的?

          李虹:真的,老師怎會騙你呢。走吧,坐公車回家去吧。

          葉丹嬋上了公車,和李虹說了再見便走了。

           

          44  

          景:爐山中學校門口左邊拐角

          人物:付藹

          氣氛:日 外

          付藹一巴掌打到自己的大腿上,重重地“咳”了一聲,開車走了。

           

          45  

          景:爐山中學校門口

          人物:葉丹嬋、李虹、師生、家長

          氣氛:日 外

          第二周,李虹又把葉丹嬋送上公車走了。

           

          46  

          景:葉丹嬋宿舍內外

          人物:葉丹嬋、李虹、李瑤芷、其他學生

          氣氛:夜 內外

          夜,林虹走到葉丹嬋宿舍前,正想敲門進去,忽然聽到里面的說話聲。

          李瑤芷:丹嬋,好像近兩三周都沒看見你爸開車來接你了,怎么一回事?

          葉丹嬋:他,他出差了。

          李瑤芷:哦,難怪,我們還以為……

          林虹(敲了敲門進了去):不要說話了,就快熄燈了,準備睡覺。

          眾人只得上床準備睡覺了。

          林虹巡了一圈宿舍,又叮囑靠門口的學生關門之后便走了。

           

          47  

          景:校道

          人物:李虹

          氣氛:夜 外

          李虹走在寧靜的校道上,腦海中卻波瀾起伏:

          李虹內心畫外音:我這樣做究竟是對還是錯呢……我是否要繼續阻止付藹接送葉丹嬋呢……

           

          48  

          景:教師辦公室

          人物:林虹

          氣氛:日 內

          林虹在打電話。

          嗯,丹嬋媽媽,你說你老板對你每周下午請假很大意見,所以你今周就不來跟蹤丹嬋了……嗯,好的,反正已足足有一個月沒見付藹來接丹嬋了,他應該是知難而退不再來糾纏丹嬋了,所以你放心吧,丹嬋沒事的……嗯,好,拜拜。

           

          49  

          景:爐山中學校門口

          人物:葉丹嬋、付藹、師生、家長

          氣氛:日 外

          放學,學生陸陸續續走出校門口。

          葉丹嬋走出校門口,她先向門衛室看了一眼,然后向以往付藹停車的地方走去。

          葉丹嬋來到以往乘車的地方,站住,向四下張望。

          FQ520出租車出現在鏡頭里,并快速駛向葉丹嬋。

          車停下,從開著的車窗現出付藹的頭臉。

          付藹:丹嬋,快上車。

          葉丹嬋上了車,車快速駛離。

           

          50  

          景:在街上行駛的FQ520出租車內

          人物:葉丹嬋、付藹

          氣氛:日 內

          FQ520出租車有點狼狽地在街道上行駛。

          葉丹嬋:付叔叔,你怎么啦?發覺你今天好像驚慌失措、害怕被某些人看見一樣,究竟發生了什么事?另外,上個月我整整一個月沒見你,你出差了嗎?

          付藹(沉默了好一會):丹嬋,和你直說了吧。我接送你之事被你班主任和你媽媽發現了,她們以為我像社會上的那些不懷好意的人那樣打女學生的主意,所以她們一個在學校門口送你上公車,一個在你慣常下車的公車站附近埋伏著捉我,所以上個月我只能把車停在學校拐角的地方遠遠看著你班主任送你上公車而不敢出來接你。當然,你班主任和你媽媽這樣做都是為你好,所以你一定不要怪她們,因為不是愛你關心你的人是不會這樣做的。而我之所以每周末來接你,我以前已和你講過我是有原因的,具體什么原因等你高考結束之后再和你說,因為我不想影響你高考。你是個很聰明很有希望考上清華、北大等全國知名的大學的人,而現在離高考只剩一個月了,所以你一定不要讓任何事情影響到你,一切的東西你都不要管不要理,你只管學好習考好高考就行了,知道么?

          葉丹嬋:嗯,知道,多謝付叔叔。

           

          50  

          景:教師辦公室

          人物:林虹、陳有德

          氣氛:日 內

          陳有德:林老師,你不是說FQ520出租車沒有來接葉丹嬋了么?我上周末又見它來接葉丹嬋,你要小心啊。

          林虹:什么?又來了?正人渣!這次讓我逮到了一定不會放過你!

           

          51  

          景:教師辦公室

          人物:林虹

          氣氛:日 內

          林虹在打電話。

          林虹:丹嬋媽媽,我同事說上周又見付藹那人渣來接丹嬋,所以,今次得狠狠教訓一下他才行,這樣吧,你明天下午帶幾個人在公車上落站埋伏,他來了便先拍下他的罪證再把他扭送派出所告他騷擾女學生,這樣他以后便不敢再騷擾丹嬋的了。

           

          52  

          景:在街上行駛的FQ520出租車內

          人物:葉丹嬋、付藹、司機甲

          氣氛:日 內

          付藹(通完電話,一邊把耳塞取下一邊對葉丹嬋):丹嬋,我同事打電話來說你媽帶著一幫人在公車上落站埋伏,所以等一會我便下車讓一個同事開我的車送你去公車上落站,到站后你像以往一樣直接回家,不要逗留,更不要理會身后發生的事,反正你我都不在公車站便不會有大事發生的。另外要切記,你媽回家后你要像沒事發生一樣認真復習備考,不要和你媽鬧情緒,不要埋怨你媽,因為你媽的做法雖然欠妥但她的出發點是為你好的。

          葉丹嬋點頭“嗯”了一聲。

           

          53  

          景:公車上落站

          人物:葉丹嬋、司機乙、胡圖芳、群眾

          氣氛:日 外

          公車上落站,葉丹嬋下了車,和司機說了聲“謝謝您,師傅”便走了。

          司機乙把車停在候客區。

          胡圖芳帶著幾個男女沖了上來,把出租車圍起來,胡圖芳一邊拍打車門叫司機下車一邊大罵。

          胡圖芳:下車,下車。你這賤人、人渣,都四五十歲了,還到處去撩妹,你撩雞妹就算了,還要撩學生妹……

          周邊的吃瓜群眾圍了上來。

          司機乙淡定地下了車。

          司機乙:喂,你這瘋女人,我認識你嗎?你在這里發什么瘋?

          胡圖芳嘴巴張得大大的愣住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向車里看看了,連忙道歉。

          胡圖芳:對不起,對不起,認錯人了,對不起……

          司機乙:滾,再胡鬧我就報警。

          胡圖芳連忙帶著那幾個男女灰溜溜地走了。

           

          54  

          景:公車上落站

          人物:胡圖芳、群眾

          氣氛:日 外

          胡圖芳帶著那幾個男女一邊走一邊氣急敗壞地打電話給林虹。

          胡圖芳:林老師,你究竟有沒有看清楚?你不是說丹嬋上了付藹的車么?我剛才逮到的卻不是他……你說付藹可能中途換了司機,你是親眼看著丹嬋上付藹的車的,你拍了照片,有照片為證,好,那你發過來給我看看。

          胡圖芳收了線,打開微信看了起來。

          鏡頭特寫:葉丹嬋上付藹車的畫面。

          胡圖芳(收起手機):真狡猾!各位,走,既然出租車公司包庇那人渣,那我們就直接到那人渣家里找他算賬。

           

          55  

          景:付藹家

          人物:葛玲、胡圖芳、群眾

          氣氛:日 內外

          胡圖芳帶著幾個男女氣勢兇兇地出現在付藹家門口。

          胡圖芳把付藹的家門拍得山響。

          防火門打開,葛玲出現在門后。

          葛玲:你們是誰?你們有什么事?

          胡圖芳:付藹是不是你丈夫?他在不在家,叫他出來。

          葛玲(點了點頭):是呀,他出車去了,不在家。你是誰?找他什么事?

          胡圖芳:什么事?你丈夫這個人渣騷擾我女兒,我女兒是個學生,正在讀高三,下個月就要參加高考了,你丈夫這個人渣,兒女都有我女兒那么大了,卻不知羞恥的去騷擾我女兒。你開門,讓我們進去看看他在不在家。

          葛玲:他騷擾你女兒?不會吧?

          胡圖芳:不會!你的意思是說我們在冤枉他。你叫他出來,我們當面對質,看看是我在冤枉他還是他真的是渣男。

          葛玲:我都說他出車去了不在家。

          胡圖芳:你打電話叫他回來呀。

          葛玲:這……

          胡圖芳:這什么?趕快打電話給他叫他回來。

          葛玲:我,我不打。

          胡圖芳:你不打也可以,你先開門讓我們進去。

          葛玲:我,我不開門。

          胡圖芳:不開門?不開門我們就踢爛它。

          眾人“嘭嘭”的踢起門來。

          葛玲:你們不要踢好嗎?我求你們。

          胡圖芳(叫住眾人):不踢也可以,但你必須叫他回來或者開門讓我們進去。

          葛玲(搖搖頭):不,我不能開門,也不能叫他回來。

          胡圖芳:既然這樣,那我們就繼續踢,直到踢爛它為止。

          葛玲急得哭了起來。

          忽然,葛玲止住哭。

          葛玲:你們再踢我就報警。

          葛玲說著拿出了手機。

          胡圖芳(冷哼了一聲):你恐嚇我呀,你報吧,我才不怕你,到時看看警察會幫誰。各位,幫我踢,狠狠的踢,踢爛它為止。

          一平頭男人(攔住胡圖芳低聲):玲姐,不行呀,付藹騷擾丹嬋是一回事,我們來騷擾他老婆和踢爛他家的門是另一回事,到時我們會受到法律懲罰的哦。

          眾人聽了,連忙停住了。

          胡圖芳(用手指著葛玲):算你狠,我先不和你計較,等付藹這個人渣回來了我們再來找他算賬。各位,走。

          胡圖芳帶著眾人走了。

           

          56  

          景:付藹家

          人物:葛玲、付藹

          氣氛:夜 內

          傍晚,付藹下班回家。

          付藹進了屋,換過鞋向客廳走去。

          葛玲在客廳里看電視。

          付藹(堆出笑臉):老婆,看電視呀。

          葛玲沒理他。

          付藹皺了下眉頭,走進廚房,一會又走了出來。

          付藹:老婆,還未做飯么?

          葛玲仍然一動不動地看電視,沒有搭理他。

          付藹(陪笑著走到葛玲身邊坐下并把手搭在葛玲肩上):老婆,今天怎么不做飯呀?誰惹你生氣啦?

          葛玲雙肩一抖甩掉了付藹的手,繃著臉向沙發另一頭移了移,不作聲。

          付藹(向葛玲身體靠了靠,又把手搭到葛玲肩上陪著笑臉):老婆,是不是我做錯什么惹你生氣啦?

          葛玲用力甩開付藹的手,喝了聲“滾”,然后伏在茶幾上“嚶嚶”地哭了起來。

          付藹(愣了一下):老婆,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你說呀,說出來才能解決問題呀。

          葛玲:你滾,不要臉的東西,四五十歲了,還去騷擾學生妹,你還是不是人?

          付藹愣了好一會方回過神來。

          付藹:老婆,你聽我說,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樣的。

          葛玲:別人家長已鬧到家里來了,你還有什么好說的。你滾,我不想見到你。

          付藹(委屈地):老婆,事情真的不是你所說的那樣,你聽我說,我……

          葛玲:我不聽,你滾,我不想見到你,你不滾我就走。

          葛玲說完站起來欲向外走。

          付藹(連忙攔住葛玲):好好好,我走我走,你冷靜一下,我先出去找點吃,你吃了沒有?要不要我帶些回來給你。

          葛玲(吼):不用你假好心,你滾!

          葛玲說完又伏在茶幾上“嚶嚶”地哭了起來。

          付藹搖了搖頭,嘆了口氣,走了。

           

          57  

          景:付藹家門前

          人物:付藹

          氣氛:夜 外

          付藹提著一只快餐盒出現在家門前,他掏出鑰匙開門卻發覺門被反鎖了。他拍門卻連拍了幾次都沒人理他,他又拿手機打了幾次也沒有回應。他長嘆了一聲,只得在門邊靠墻坐了下來。

          付藹坐了一會,拿出手機,打開女兒的照片和女兒對視起來。

          付藹:女兒呀女兒,要完成你給的任務可不容易呀!現在連你媽也誤會我了,我真不知要不要繼續下去,因為我愛你,我也愛你媽,失去了你我丟了半條命,如果再失去你媽,那我另外半條命也就沒有了。但是不繼續么?現在就快要高考了,如果現在就放棄,不但完成不了你給的任務,對她的高考成績也會造成一定的影響。所以,我現在真不知怎辦才好……

          付藹說著說著竟睡著了。

           

          58  

          景:付藹家門前

          人物:葛玲、付藹

          氣氛:夜 外

          付藹靠著墻坐著熟睡。

          門悄悄的開了,葛玲抱著一張被了出現在門后,她看見丈夫靠墻坐著睡著了,左手拿著手機放在腿上,而手的旁邊放著一盒用薄膜袋裝著的快餐,不由得搖了搖長嘆了一聲,用手搖了搖付藹的肩膀。

          葛玲:起來,回屋睡。

          付藹睜開眼,見是葛玲,一骨碌爬起來,把快餐盒遞給葛玲。

          付藹:老婆,我給你打的炒粉。

          葛玲:我吃過了,回屋睡吧。

          葛玲說完向屋里走去。

          付藹連忙跟了進去。

           

          59  

          景:付藹家

          人物:葛玲、付藹

          氣氛:夜 內

          葛玲進了屋,把被子丟到沙發上,然后向房走去。付藹跟在葛玲身后也向房走去。

          葛玲在房門口轉過身來攔住付藹。

          葛玲:誰讓你進房啦?見你可憐才讓你進屋的,你還想進房睡?想你也別想,睡沙發去吧。

          付藹:老婆,我真的是被冤枉的,我之所以每周都去接葉丹嬋,是女兒臨終前給我的任務?

          葛玲(皺了下眉):你說什么?

          付藹(伸手拉葛玲的手):老婆,過沙發坐著,我慢慢和你說。

          兩人便走到沙發前并坐了下來。

          付藹于是把事情詳細地和葛玲說了一遍。

          葛玲:原來是這樣呀,那現在怎么辦?

          付藹:現在離高考只有兩周了,加上高考后再接送一次,總共要接送三次,所以我想和你及葉丹嬋的班主任一起去接送,這樣葉丹嬋的媽媽就不會誤解了,不知老婆愿不愿意。

          葛玲(想了一會):嗯,既然是這樣,那我就和你一起去接送她,只是不知班主任愿不愿意。

          付藹:她愿不愿意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能一起去,這樣葉丹嬋媽媽就不會誤會。

          葛玲:好,那就這樣。走,回去睡。

          葛玲說完抱起沙發上的被子向房里走去。

          付藹跟在葛玲后面也進了房。

           

          60  

          景:爐山中學校門口

          人物:葉丹嬋、付藹、葛玲、林虹、師生、家長

          氣氛:日 外

          放學,學生走出校門口。

          葉丹嬋出現在校門口。林虹連忙從門衛室出來并迎了上去。

          林虹(和葉丹嬋匯合并打過招呼后):丹嬋,走,和你坐FQ520出租車回家。

          葉丹嬋停住腳驚愕地望著林虹。

          林虹(笑了笑):別怕,老師不會害你的。

          葉丹嬋于是隨著林虹走到出租車邊,她再度呆住了。

          林虹上車后,見葉丹嬋呆立著不上車,她指了一下坐在副駕上的葛玲。

          林虹:丹嬋,上來呀,這位是付叔叔的太太。

          葉丹嬋上了車。

          出租車開動。

           

          61  

          景:葉丹嬋家

          人物:葉丹嬋、付藹、葛玲、林虹、胡圖芳

          氣氛:日 內

          葉丹嬋家客廳,葉丹嬋、付藹、葛玲、林虹、胡圖芳五人圍坐在桌子旁。

          林虹:大家安靜,下邊請付藹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說出來,大家便會明白是怎樣一回事了。

          眾人安靜下來。

          付藹(把眼中的淚水壓了壓):我女兒叫付美,她與丹嬋同級不同班,兩人是很要好的朋友,她去年得知丹嬋爸爸出車禍并且聽到一些同學討論和取笑丹嬋使得丹嬋很不開心后,便想辦法幫丹嬋渡過這難關。而就在這時,她被查出得了癌癥晚期,她每天都被疼痛折磨得死去活來,但她仍然惦記著丹嬋的事,到臨終之前她要我承諾要保護好丹嬋不讓丹嬋被別人取笑和欺負……

           

          畫面回放

          62  

          景:醫院病房內

          人物:付藹、付美

          氣氛:日 內

          醫院病房內,面容憔悴、瘦得剩下皮包骨的付美躺在病床上,一只手緊緊地拉住父親付藹的手,兩張嘴唇艱難地開合著。

          付美:爸,孩兒要去了,孩兒不孝,不能給你養老送終了,對不起。在我去之前,我有一事求爸你幫忙,希望爸你能答應。

          付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淚,他雙手執住女兒的手,把臉伏在上面傷心地哭了起來。

          付藹:美兒,你說,爸什么都應承你。

          付美:爸,你也知道葉丹嬋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學習的榜樣,但自從她爸撞車去世后,她被一些同學取笑和辱罵,為此她整個人都頹廢了。為了讓她重新振作起來,我希望爸你向公司申請開丹嬋爸爸生前所開那輛車牌號為FQ520的出租車并且每周周末去接丹嬋回家,以此來堵住那些多事之人的嘴。爸,你可以答應我么?

          付藹抬起頭望著女兒的臉,使勁地點了點頭。

          付藹:嗯,爸應承你,爸一定保護好丹嬋。

          付美聽了,臉上露出一抹美麗的笑容,接著頭一歪,去了。

          付藹(撕心裂肺的大叫):美兒……

          畫面回放

           

          63  

          景:葉丹嬋家

          人物:葉丹嬋、付藹、葛玲、林虹、胡圖芳

          氣氛:日 內

          付藹說到這,已經泣不成聲了,葛玲也伏在桌上“嚶嚶”地哭了起來。

          胡圖芳尷尬地坐著不知所措。

          林虹(一邊拍著葛玲的背脊一邊):付生、付太,一切都過去,過去了的就讓它過去吧,現在最重要的是保重身體。而且,我相信付美同學也不希望你們現在這樣,她希望你們能幫她完成她的遺愿,讓丹嬋平心靜氣去復習備考和參加高考,在高考中考上理想的大學。

          葉丹嬋(流著淚跑到付藹身前跪了下來):付叔叔,葛阿姨,很多謝你們一直以來對丹嬋的關心和愛護,我和付美情同姐妹,現在她不在了,我愿做你們的女兒,將來給你們養老孝順你們。同時也請你們放心,我會化悲痛為力量,勤奮學習,努力考上清華北大的。

          付藹夫婦連忙抹去淚水,把葉丹嬋扶了起來。

           

          64  

          景:爐山中學校門口

          人物:葉丹嬋、付藹、葛玲、胡圖芳、師生、家長

          氣氛:日 外

          高考結束,爐山中學校門口顯得一片繁忙,考生們都在搬著書籍拉著行李離;丶。

          葉丹嬋搬著一大摞書出現在校門口,付藹、葛玲、胡圖芳三人拿著行李緊跟其后。

          他們把東西裝上了出租車,然后上了車,開動,直向葉丹嬋的家而去。

           

          65  

          景:葉丹嬋家

          人物:葉丹嬋、付藹、葛玲、胡圖芳

          氣氛:日 內

          四人把書箱行李搬進屋里放好,付藹和妻子便向胡圖芳和葉丹嬋告辭。

          葉丹嬋(一手拉住付藹一手拉住葛玲):爸,媽,你們就吃了飯再走嘛。

          付藹(拉住她的手深情地望著她):不了,因為出來之前葛玲的閨蜜已約了她去街的了,而且你剛考完高考,應該很累的了,你好好休息吧。你看你,因為備考高考,你已瘦了很多了,所以,這個假期你哪里也不要去了,在家一邊靜候佳音一邊好好休息,把自己養得白白胖胖的,到時開學了與北京上海深圳等的學生在一起也不至于會失禮。嗯,我有樣東西送給你,差點給忘記了。

          付藹走了出去,很快又捧著個箱子回來了。

          付藹把箱子遞給葉丹嬋。

          付藹:干爹沒什么送給你,就送個箱子給你,里面是這一年多來你給我的車費和我女兒高二時參加奧林匹克數學競賽獲得第一名的獎牌,你一定得收入,因為這是我和我女兒的一片心意,預祝你考上你想要考上的大學。

          葉丹嬋(接過箱子):謝謝你,爸。

          付藹和葛玲便開車走了。

           

          66  

          景:公路,出租車

          人物:付藹、葛玲

          氣氛:日 內

          付藹開著出租車在公路上跑著。

          出租車內,付藹和葛玲都不出聲,在默默地想著什么。

          過了好一會,付藹才打破了沉靜。

          付藹(長嘆了一聲):唉!女兒的囑托好不艱難才完成了,這本來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但是,不知道為什么,我的心里總是高興不起來。

          葛玲(也長嘆了一聲):唉!我現在才明白你為什么付出那么多并受了那么委屈還要堅持接送丹嬋,除了完成美兒的囑托之外,還有就是從她的身上我看到了美兒的身影。

          付藹(又長嘆了一聲):是呀!所以我即使付出再多、所受的委屈再多也要堅持接送她到考完高考……

          兩人就這樣一邊聊天邊開車向著家的方向而去。

           

          67  

          景:醫院病房內

          人物:付藹、葛玲

          氣氛:日 內

          畫面打出十年后

          醫院病房內,面黃肌瘦的付藹躺在床上。

          一會,付藹忽然像瘋了似的一把抓住葛玲的手大叫起來。

          付藹:呀,好痛,好痛,老婆,快叫醫生,快叫醫生,快,快,我就要死了,我就要死了,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葛玲(連忙大叫):醫生,醫生,快來人呀,快來人呀,病人很痛苦……

          醫生和護士進了來,醫生給付藹檢查了一下,叫護士幫付藹打針,然后便叫了葛玲出去。

          一會,葛玲心事重重地進了來。這時付藹已回復了平靜。

          付藹:老婆,醫生怎么說?

          葛玲(擠出一絲笑意):醫生說問題不大。

          付藹(苦笑了一下):老婆,你就不用騙我了,我知我自己的事,你不告訴我我也知道我已到了晚期。

          葛玲:不是的,老公,你別胡思亂想,醫生說只要有骨髓換,那就會好起來的。

          付藹(又苦笑了一下):換骨髓?去哪里找骨髓呀?我的血可是比熊貓血還珍稀的P型血。

          葛玲(長嘆了一聲):所以現在醫院也是束手無策。

          付藹(苦笑了一下):老婆,我們還是回家吧,別在這兒浪費錢了,多留些錢給你養老吧。

          葛玲(凄然地):老公,你別這樣說,你走了,我活在這世上還有什么意思呢?

          付藹(連忙安慰):老婆,你別這樣想,我走了,還有女兒,嬋兒不是說過要給我們養老的么?她雖然不是我們的親生女兒,但我清楚她為人,她是一個說到做到的人。所以,你千萬不要胡思亂想。

          葛玲:我也知她會說到做到,而且她是個很孝順和很懂感恩的人,但她現在是跨國公司的副老總,她哪有時間理我們呀?更何況,別說她是干女兒,即使是親生女兒,她也取代不了你在我心中的地位。嗯,是了,丹嬋是跨國公司副老總,她人脈廣,找她看看能不能找到P型血的骨髓。

          葛玲說完拿出手機來打。

          付藹(按住葛玲的手):還是不要了,你剛才不是說她很忙么?我們就別給她添麻煩了。

          葛玲:添什么麻煩呀?你以前為她付出了那么多、受了那么多的委屈,現在你有病,她就不應該出點力么?就算工作再忙,如果她真的有孝心,她也會放下手中的工作回來看望你和想辦法醫好你,你說對么?

          付藹:咳!她畢竟不是我們親生的,而且就算是親生的,天下的父母,千辛萬苦的把子女生出來養大,只是希望他們生活得好些,哪里會圖他們回報的?

          正在這時,墻上的電視傳來的聲音吸引了他倆。

          電視畫外音本臺記者何瑩現場報道:跨國公司M公司副老總葉丹嬋促成了M公司和我國最大光伏公司K公司的合作,這次合作將促使我國光伏發電行業的極大發展,現在葉總正與K公司代表簽訂合作協議。

          付藹和葛玲聽了,忙轉頭望向墻上的電視機。

          電視畫外音葉總不知因何事,簽完字后急匆匆地離開了現場,好像有很緊急的要事去辦。本臺記者何瑩現場為你報道。

          付藹:看到了吧?女兒忙著呢,她可謂一寸光陰一寸金啊。

          葛玲沉默不語。

           

          68  

          景:醫院病房內

          人物:付藹、葛玲、葉丹嬋、群演

          氣氛:日 內

          畫面打出第二天早上

          葛玲正在一小勺一小勺地喂付藹吃東西。

          “爸,媽!

          隨著一聲叫,葉丹嬋帶著兩個女助手快步走進了病房。

          葛玲聞聲轉過頭,面上露出了笑容。

          付藹(一邊掙扎著欲坐起來一邊):嬋兒,你回來啦?你那么忙,你回來干嘛呀?

          葉丹嬋連忙走過去幫助付藹坐起來。

          葉丹嬋:爸,媽,你們為什么有事都不告訴我呀?好在照顧我媽的保姆昨天去了你們家,得知爸病了之后馬上打電話給我,而偏偏這時我又要和一家跨國公司簽協議,所以只能等簽完協議后馬上連夜乘飛機趕回來。

          付藹(面上露出笑容):嬋兒,我們知道你忙,不想給你添麻煩,所以就不告訴你。

          葉丹嬋:爸,你怎能說這樣見外的話的呢?爸媽有事,做子女的即使再忙也要回去幫忙解決,尤其是爸你現在這種情況,如果我不回來,我相信是很難解決的。

          付藹:你知道我的情況了?

          葉丹嬋:嗯,我一進醫院第一件事就去找醫生了解情況,了解到情況之后第二件事就發朋友圈尋求我的朋友、同事的幫助。爸你放心,你的血型雖然當今世上很稀有,但憑我的人脈,應該可以找得到該類型血的骨髓的。

          葛玲(剜了一眼付藹):喏,聽到沒有?我早說找嬋兒,你就是不許。

          付藹:我是怕麻煩嬋兒嘛。

          葉丹嬋:爸,這有什么麻煩不麻煩的,我是你女兒,當年,你為了我而被罰款賠錢,為了我而被撞傷胸口,為了我而被我媽、班主任以及媽誤會,這些恩情又怎算?所以,你就不要和我計較那么多,你有什么事解決不了的就一定要叫我,知道么?

          付藹“嗯”了一聲答應了。

          就在這時,葉丹嬋的電話響了起來,她連忙接通電話。

          葉丹嬋:什么?P型血骨髓找到了……好!我明天馬上飛過去拿。

          葉丹嬋(掛了機,一把抓住付藹的手像個小孩般地):爸,P型血骨髓找到了,P型血骨髓找到了……

          葛玲(一把抓住葉丹嬋的手):嬋兒,多謝你!嬋兒,多謝你!

          付藹(看著兩個小孩子般的女人,笑了笑):嬋兒,謝謝你。

          葉丹嬋:爸,媽,不用謝,這是女兒我應該做的。

          忽然,葉丹嬋臉上的高興勁一下子沒有了,她皺了一下眉頭,她拿起手機看了看,皺起了眉頭,陷入了沉思之中。

          付藹和葛玲(疑惑地看著葉丹嬋好一會):嬋兒,發生了什么事?是不是買那骨髓要很多錢?如果是的話那就不要買了。

          葉丹嬋(笑了笑):不是,爸,媽,你們別擔心,骨髓的事我朋友會搞掂的,不用我花錢的。

          葛玲(如釋重負地):嗯,那就好。

          付藹:嬋兒,確是不要錢才好,如果要錢,要很多錢的,那就不要買了,別拖累了你。

          葉丹嬋(笑了一下):爸,看你說哪里話。放心,真的不用我出錢的,即使要我出也不用太多的,我堂堂一個副總裁,這點錢還是出得起的。

          付藹:確是真的才好。

          葉丹嬋(看了一眼桌上的粥,拿了起來):爸,真的,我不騙你。嗯,爸,粥都涼了,來,我喂你吃。

          葉丹嬋說完便舀了一勺粥送到付藹嘴邊喂付藹吃。

          葉丹嬋喂付藹吃完粥后便出去了。

           

          69  

          景:醫院病房外走廊盡頭處

          人物:葉丹嬋、大衛畫外音

          氣氛:日 外

          醫院病房外走廊盡頭處,葉丹嬋在打電話。

          葉丹嬋:大衛,很感謝你幫我找到P型血,明天我就飛過去拿。嗯,你買這個血用了多少錢?告訴我,我轉還給你。

          大衛畫外音:漂亮迷人的葉小姐,你和我之間還計較那些庸俗的東西干什么?你不用轉還給我,你只要以后對我好一點就行了。

          葉丹嬋:我對你還夠好嗎?上次你犯錯了,我不是在公司高層會議上硬幫你扛了下來嗎?

          大衛畫外音:我知道你對我好,但是,陳小姐,我要的不是這種好,我要的是你能成為我最親密的人。

          葉丹嬋:大衛,我不是和你說過嗎?我已經有男朋友了,而且他還是你的好朋友,中國有句俗話說“朋友妻不可欺”,難道你想趁火打劫搶你朋友的未婚妻嗎?

          大衛畫外音:呵呵,葉小姐,你言重了,你們不是還未結婚嗎?未結婚就不能算是朋友妻,未結婚就所有的男人都可以追你娶你。

          葉丹嬋:大衛,我們不說這個,你幫我找到P型血,我很感謝你,除了感情之外,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給你,包括你一直垂涎的大中華區副總經理職位。

          大衛畫外音:你真的什么都可以給我?

          葉丹嬋:嗯,除了感情之外,我什么都可以給你。

          大衛畫外音:好,那我要你的身體,你明天飛過來,我們上完床之后我便把骨髓給你。不過你放心,我不是那種不負責任的人,上完床之后我會娶你。

          葉丹嬋:無恥!

          葉丹嬋憤怒地掛了電話,氣恨恨的向診室走去。

           

          70  

          景:診室

          人物:葉丹嬋、醫生

          氣氛:日 內

          診室里,葉丹嬋在向醫生咨詢。

          醫生:葉女士,按照你爸現在的情況看,他必須在三天內進行換骨髓手術,這樣生存的機會才大,超過了三天,即使做了換骨髓的手術,作用也不大了。

          葉丹嬋(長嘆了一聲):嗯,知道了,謝謝你醫生。

          葉丹嬋說完便走了。

           

          71  

          景:醫院病房外走廊盡頭處

          人物:葉丹嬋、梁思聰畫外音

          氣氛:日 外

          醫院病房外走廊盡頭處,葉丹嬋在打電話。

          葉丹嬋(有點沖地):放心?你叫我怎么放心?剛才我去問過醫生了,他說三天之內必須做手術,否則以后即使找到骨髓做手術也沒用了。

          梁思聰畫外音:丹,我知道你很擔心很焦急,我也擔心也焦急呀,我已經發動了我的所有親戚朋友同事去找,其中有一些還是在醫療系統做的,但這種血型的骨髓實在是太稀缺了,一時難以找得到。有一個朋友說他的朋友的醫院有,但他的朋友卻去旅游了,而且全醫院就只有他一人可以拿得到,沒辦法了。

          葉丹嬋(生氣地):我不管,如果你不幫我找到骨髓,你就別怪我,我下午就飛過去找別人要。

          梁思聰畫外音:有人找到了?

          葉丹嬋:你別管,反正你今天早上沒幫我找到,你以后就會后悔。

          梁思聰畫外音:好好好,你別生氣,我再發動親戚朋友去找。另外,你要注意保護好身體,不要傷心和焦急,我把公司事務安排好后馬上飛過去陪你。

          葉丹嬋“嗯”了一聲掛斷了電話,之后又撥通了另一個人的電話。

          葉丹嬋:喂,董事長,我是葉丹嬋,我……你已看過我的朋友圈?并且思聰打過電話找過你,你已經知道了我爸的事并且已發動了親戚朋友去找發動了全公司的高層去找……嗯,好,謝謝你,董事長。

          葉丹嬋掛了電話,又撥通其他人的電話……

          葉丹嬋就這樣不停地撥打著親戚朋友和同事的電話,到最后,她頹然地放下手機,兩手攀扶著欄桿,兩眼定定地望著前方發呆,兩行清淚卻在無聲無息地向下淌。

           

          72  

          景:醫院病房內

          人物:付藹、葛玲、葉丹嬋、梁思聰、群演

          氣氛:日 內

          中午,病房內,葉丹嬋坐在床前不遠的椅子上發呆,兩個女助手分站在她左右。付藹靠著床頭而坐,葛玲則坐在床沿,兩人都默默地看著葉丹嬋。

          梁思聰敲了敲門進了來。

          兩女助理:馬總好。

          梁思聰點了下頭,直接走到葉丹嬋面前,撫摸著她的頭發。

          梁思聰:丹,沒事吧?

          葉丹嬋(站了起來,笑了一下):嗯,你來到啦?

          梁思聰(雙手扶著她雙肩,笑了笑):嗯,你沒事吧?

          葉丹嬋(又笑了一下):沒事,嗯,我介紹我爸媽給你識吧。

          葉丹嬋把梁思聰拉到床前。

          葉丹嬋:這是我爸,這是我媽。爸,媽,這是我上司、M公司大中華區總經理梁思聰。

          梁思聰(皺了一下眉頭,然后露出一臉笑容):爸,媽,你們好!

          付藹和葛玲:好!好!嗯,你是嬋兒的男朋友吧。

          葉丹嬋(有點凄然地):不是。

          梁思聰(暗地里拉了一下葉丹嬋的衣服,低聲地):你傻的么?欺騙他們干什么?

          梁思聰(轉頭堆出一臉笑容):爸,媽,丹嬋她在你兩老面前害羞不好意思承認。嗯,爸,你休息一下吧,我和丹嬋有些事出去聊一聊。

          兩人走了出去。

           

          72  

          景:醫院病房外走廊盡頭處

          人物:葉丹嬋、梁思聰

          氣氛:日 外

          梁思聰把葉丹嬋拉到病房外走廊盡頭處。

          梁思聰:丹,爸的病究竟怎么樣?

          葉丹嬋的淚水一下子上了來。梁思聰連忙安慰。

          過了好一會,葉丹嬋才把淚水控制住,于是便把情況簡單地說了一遍。

          梁思聰:這么說最遲今天之內必須找到P型血的骨髓,明天必須取到,后天動手術。

          葉丹嬋:嗯,你那個朋友今天之內可以拿到P型血的骨髓么?

          梁思聰:我剛下飛機的時候我的朋友給電話我說他的朋友答應馬上回去,但他的朋友在澳洲那么遠,不知什么時候能回到美國,所以我的朋友也不敢肯定什么時候能拿到骨髓。

          葉丹嬋聽了,兩行清淚奔涌而下。梁思聰連忙給予安慰。

          過了好久,葉丹嬋才止住了哭,抬起頭來。

          葉丹嬋:你還沒有訂酒店吧?

          梁思聰:沒有,我一下飛機就直奔醫院而來了。

          葉丹嬋:那我和你先去訂好酒店,之后便去吃飯,吃完飯我就馬上飛美國去拿骨髓。

          梁思聰(有點奇怪地望著葉丹嬋):你找到P型血的骨髓了?

          葉丹嬋點點頭“嗯”了一聲。

          梁思聰(高興地):這就好了,這就好了。丹,不如我和你一起去拿骨髓吧。

          葉丹嬋:不用,你幫我在這里照顧好我父母就行了。嗯,走,我們去和爸媽說一聲便去訂酒店。

          兩人向病房走去。

           

          73  

          景:酒店

          人物:葉丹嬋、梁思聰

          氣氛:日 內

          兩人訂好房,然后便去吃飯。

          飯桌上,葉丹嬋不斷地勸梁思聰喝酒,并且無論梁思聰怎樣勸她都不聽。這一反常行為令到梁思聰大惑不解。

          酒足飯飽后,兩人便回房去。

           

          74  

          景:酒店客房內

          人物:葉丹嬋、梁思聰

          氣氛:日 內

          梁思聰扶著葉丹嬋進了臥室,把她抱到床上,正想起身,卻被葉丹嬋一把摟住脖子,用力一帶,整個人都躺到了床上。葉丹嬋一個翻身騎到了梁思聰身上,然后飛快地去除自己的衣服。

          梁思聰整個人都愣住了,直到葉丹嬋脫他的衣服時方回過神來,他按住葉丹嬋的手。

          梁思聰:丹,你不是說要等到結婚那晚才把最寶貴的東西給我的么?

          葉丹嬋(一把撥開他的手,又繼續脫他的衣服):不,我現在就給你。

          梁思聰:丹,你今天怎么啦?

          葉丹嬋:沒什么,聽話,來,把我最寶貴的東西拿去。

          葉丹嬋說完便狂吻梁思聰。梁思聰略為猶豫之后也狂吻起葉丹嬋。于是兩人便上演了一場激情大戲。

          大戲結束后,葉丹嬋竟躺在床上默默地流淚。梁思聰連忙摟著她。

          梁思聰:丹,對不起,是不是我剛才太粗暴了,弄痛了你,對不起。

          葉丹嬋(一把緊緊地摟住梁思聰):不是,你抱緊我,緊些,再緊些。

          梁思聰(緊緊地摟住葉丹嬋,兩眼露出奇怪之光,他溫柔地):丹,你怎么啦?

          葉丹嬋:別問,也別說話,你摟緊我就行了。

          梁思聰只得把她摟得更緊。

          過了好久一會,葉丹嬋從梁思聰懷里掙扎出來。

          葉丹嬋:你在這兒睡一覺,睡醒后便去醫院幫我照看我父母,我坐出租車去機場乘機。

          梁思聰:我送你去吧。

          葉丹嬋:不行,你喝了酒。

          梁思聰(不情愿地):好吧。

          于是葉丹嬋便起來穿上衣服,吻過梁思聰后頭也不回地走了。

          梁思聰躺在床上望著葉丹嬋即將消失在門外的背影,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想了好久一會,梁思聰拿起電話打了起來。

          梁思聰:喂,小梅,你和小花有沒有知道是誰幫你們的老總找到P型血的骨髓?

          小梅畫外音:沒有,馬總,我們只知道她今早一早接到一個電話說找到了P型血的骨髓,開始時她顯得很高興,但后來不知為什么她又顯得有點不開心。至于是誰打來的電話我們就不清楚了。

          梁思聰:嗯,謝謝你。

          梁思聰掛了電話,想了一會,又拿起電話打了起來。

          梁思聰:喂,董事長,我是梁思聰,請問是不是你幫丹嬋找到了P型血骨髓……不是,那你可以叫人幫我調查了解一下公司的同事和客戶,看看是誰幫她找到骨髓……嗯,很重要,因為,有人幫她找到骨髓她應該很開心的,但她不但不開心,而且行為還很反常,獨自一人飛去拿骨髓,我說陪她去她也不愿,我怕她會出什么事,所以我想請董事長你發動人手去幫我查一查看看究竟是誰幫她找到骨髓……嗯,好,謝謝董事長。

          梁思聰掛了電話后又打電話給M公司大中華區分公司的高管叫他們去調查了解公司成員和客戶有沒有人幫葉丹嬋找到骨髓。

          打完電話后,梁思聰又陷入了沉思之中。

          不久,總公司和分公司兩方都打電話來告訴他說沒有人找到骨髓。

          梁思聰再度陷入了沉思之中。

          忽然,梁思聰渾身打了個冷戰,一下子坐了起來,拿起電話急急的撥打起來,但一連打了幾次都無法接通,于是他只好打電話給董事長。

          梁思聰:喂,董事長,綜合各方面的信息,我猜幫丹嬋找到骨髓的人應該是是大衛,大衛這人風流好色,他對丹嬋垂涎已久,如果今次真的是他幫丹嬋找到骨髓,他一定會以此為籌碼要挾丹嬋就犯,我想打電話給丹嬋,但又無法接通,她現在應該是坐著飛機。所以,我想請您幫我想辦法拖住大衛,千萬不要讓他陰謀得逞,我現在馬上去飛過去找丹嬋……嗯,好!好!好!還是董事長高明,謝謝董事長。

          梁思聰跳下床飛快地穿上衣服,跑步走出了房間。

           

          75  

          景:機場售票大廳

          人物:梁思聰、售票員

          氣氛:日 內

          機場售票大廳內,售票員告訴梁思聰沒有飛紐約的航班。

          梁思聰:什么?沒有飛紐約的航班?

          梁思聰像霜打的茄子一樣一下子蔫了。

          售票員:先生,雖然沒有去紐約的航班,但不久要起飛的有費城的航班,你可以坐費城的航班,然后坐車到紐約,大概只需兩個小時。

          梁思聰(眼睛一亮):好,你馬上給我一張去費城的機票。

          售票員便給梁思聰開了一張去費城的機票。

           

          76  

          景:機場

          人物:梁思聰

          氣氛:日 外

          機場,一航班在起飛。

          不久,該航班沖天而起,直插云霄。

           

          77  

          景:機場出口

          人物:梁思聰、司機丙

          氣氛:日 外

          機場出口,梁思聰坐上了公司總部派來接他的小車,然后直奔紐約公司總部而去。

          車上,梁思聰不斷地打電話給葉丹嬋,但得到的答復卻都是“對方的手機正在通話中”。

          梁思聰撥通了董事長的電話。

          梁思聰:董事長,我是梁思聰,我剛坐上總部派來接我的車,現在正趕去總部。董事長,你派出的人接到丹嬋沒有?我一下飛機就打電話給她,但一連打了好幾次都提示說她“正在通話中”,我很擔心她……嗯,接到了……什么?正在送她去大衛的住宅……哦,那就好,請董事長一定要幫我想辦法拖著大衛不讓他回家……你已在大衛家周圍布滿了眼線,一發現他倆在周圍出現就馬上告訴我,嗯,好,好,謝謝董事長。

           

          78  

          景:M公司總部董事長辦公室

          人物:梁思聰、董事長約翰

          氣氛:日 內

          M公司總部董事長辦公室,也思聰和董事長約翰面對面的坐著。

          梁思聰:董事長,非常感謝你為我所做的一切,非常感謝。

          約翰:不用謝,現在就要下班了,下班之后我就沒辦法留他了,所以剩下的就你自己搞定了,如果你需要動用到哪個人或物的,你就告訴我,我絕對支持你。

          約翰的電話響,約翰接電話。

          一會,約翰掛了電話。

          約翰:他已經向地下車庫走去了,你馬上去地下車庫出口處坐之前去接你那輛車,我的司機兼保鏢會在那里等你,等大衛的車出來后你就叫司機跟在他后面就行了。另外,你得盡快想辦法聯系到葉丹嬋,把她從他家里叫出來,因為我們無權進別人的家的。

          梁思聰:好,謝謝董事長,我走了。

          約翰:好的,祝你一切順利。

          梁思聰快步走出了辦公室。

           

          79  

          景:地下車庫出口

          人物:梁思聰、司機丙

          氣氛:日 外

          地下車庫出口,梁思聰坐上了之前去費城接他那輛車。

          梁思聰:司機,麻煩你跟著前面那輛車,但既注意不要讓他發現我們在跟蹤他,又不能跟丟了。

          司機丙:馬總,你放心吧,不會跟丟的,我們已在他的車上放了跟蹤器。他也不會發現的,即使發現了,我們沿途都有人接應,如果被他發現了你換一輛車就行了。

          梁思聰:好,謝謝你們的精密布置。

          司機丙:不用謝我,那是董事長安排的。

          梁思聰:嗯,謝謝。

          梁思聰說完拿起手機打電話給葉丹嬋,但得到的答復仍然是“對方的手機正在通話中”。

           

          80  

          景:街道上

          人物:大衛、梁思聰、司機丙

          氣氛:日 外

          街道上,兩輛黑色轎車一前一后的向前開著。

          前面的轎車上,大衛一邊開車吹著口哨,根本沒留意后面有車跟蹤。

          后面的轎車上,梁思聰在不停地撥打葉丹嬋的電話,但每次得到的答復仍然是“對方的手機正在通話中”,把梁思聰急得撓頭搔耳的。

          前面的轎車駛到一座花園門前,門開了,轎車進了去,門又關上。

          梁思聰見,急得幾乎要跳起來,但又無計可施,只得干著急。

           

          81  

          景:大衛家

          人物:大衛、葉丹嬋

          氣氛:日 內

          大衛屋里,葉丹嬋像木偶一樣坐在大廳沙發上。

          大衛邁著輕快的步子進了來并直接向葉丹嬋走去。

          大衛:Hello!美人,我回來了,讓你久等了。

          大衛說著一把抱起葉丹嬋就向臥室走去。

          葉丹嬋(掙扎):你干嘛?

          大衛:你不是要急著拿骨髓回去救你爸嗎?我們做完了就馬上把骨髓給你讓你立即回去。

          葉丹嬋聽了,不再反抗,兩行眼淚卻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

          大衛(把葉丹嬋放到床上,一邊去脫自己的衣服一邊):小美人,不用傷心,我知道你愛梁思聰,但我也愛你呀,而且你放心,我不會不負責任的,等你把你父親救回來之后我們就結婚。

          大衛說完就去脫葉丹嬋的衣服,葉丹嬋像木偶一樣動也不動的任他弄去。

           

          82  

          景:大衛家園子外

          人物:梁思聰、司機丙

          氣氛:日 外

          梁思聰再次撥打葉丹嬋的電話無果,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推開車門,下了車后直向園子里闖。

          司機丙連忙下車一把將他抱住。

          司機丙:馬總,不行的,你這樣做是犯法的。

          梁思聰(一邊用力的掙開司機丙的手一邊):犯法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我心愛的人被別人糟蹋。

          司機丙(死死地抱著梁思聰):你可以打電話給陳總勸她不要做傻事呀。

          梁思聰:我打不通,我每次打電話給她都說她正在通話中。

          正在這時,梁思聰的電話響了。

          梁思聰眼里亮光一閃,趕忙拿出電話,一看,亮光又消失了,但他仍然接通了電話。

          梁思聰:喂,是,威廉,我是梁思聰……嗯,你朋友回到紐約了,他叫你過去取骨髓……嗯,謝謝你。

          梁思聰(掛了電話,自言自語):現在找到再多的骨髓也沒用了。

          司機丙:怎會沒用呢,大衛剛進去幾分鐘,應該沒事的。另外,馬總,你不是說你每次打電話給陳總得到的回復都是正在通話中么?她應該是把你拉黑了,所以你趕快用我的手機打給她試試吧。

          梁思聰眼里再次放出了亮光,他趕忙接過司機丙的手機撥打起來。

           

          83  

          景:大衛家臥室內

          人物:大衛、葉丹嬋

          氣氛:日 內

          大衛家臥室內,大衛正在脫葉丹嬋的衣服,葉丹嬋的電話響。

          葉丹嬋想起來接電話,卻被攔住。

          電話再次響起。

          葉丹嬋一把推開大衛,坐了起來去拿手機。

          大衛:你干嘛?這破電話有什么好接的?

          葉丹嬋:不行,這電話打得這么密的,有可能是我爸媽打給我的。

          葉丹嬋拿過電話一看,有點失望,但仍然接聽了起來。

           

          84  

          景:大衛家園子外

          人物:梁思聰、司機丙

          氣氛:日 外

          梁思聰見電話接通了,高興到聲音都有點發抖了。

          梁思聰:喂,丹,我已找到你爸所需要的骨髓了,我現在就在大衛屋外面,你趕快出來,我和你一起去拿骨髓。

           

          85  

          景:大衛家臥室內

          人物:大衛、葉丹嬋

          氣氛:日 內

          葉丹嬋聽了梁思聰的電話,眼睛先是一亮,接著又暗淡下去,最后又回復了正常。

          大衛(一把搶過葉丹嬋的手機丟到床頭上):一個破電話有什么好聽的,來,我們繼續快樂。

          大衛說著撲了過來,誰料葉丹嬋卻一腳狠狠的向他下體踢去,痛到他一下子蹲到了地上。葉丹嬋見了,連忙拿起衣服,連鞋也不穿了就急急腳的邊穿衣服邊向外沖去。大衛想去追,卻痛到無法站起來。

           

          86  

          景:大衛家園子內外

          人物:梁思聰、葉丹嬋、大衛、司機丙及五六個大漢

          氣氛:日 外

          葉丹嬋從屋里狼狽地跑了出來,梁思聰見了,連忙迎了上去,但兩人卻被鐵門隔開了。這時,大衛也從屋里出來,他看到梁思聰,冷哼了一聲。

          大衛:原來是你這個王八蛋在搞破壞。來呀,有本事你進來救她呀,一進來我就報警抓你。

          大衛邊說邊走了過來。

          葉丹嬋(一陣恐慌):聰,快救我。

          司機丙邊走過來邊吹了聲口哨,一下子,從周圍的樹林里走出五六條大漢并向園子門口走來。

          大衛(見了一下子慌了):你,你怎么來了?

          司機丙:是董事長派我來的,你趕快開門讓陳總出來,否則我告訴董事長,讓他馬上把你開除了。

          大衛把鐵門打開,葉丹嬋飛也似的沖了出來,一把撲到梁思聰懷里痛哭起來。

           

          87  

          景:街道上

          人物:梁思聰、葉丹嬋、司機丙

          氣氛:日 外

          街道上,載著梁思聰和葉丹嬋的小車在緩緩行駛。

          梁思聰(摟著葉丹嬋):丹,你為什么這么傻呢?

          葉丹嬋:我沒辦法,我要救我父親正文

          1  

          景:學校門口,學生放學

          人物:葉丹嬋、付藹、李瑤芷、楊小莉、師生、家長

          氣氛:日 外

          放學,學生走出校門口。

          家長接送區停著一輛車牌號為FQ520的出租車,葉丹嬋手抱著書站在不遠處猶豫著。

          出租車司機付藹搖下車窗。

          付藹(望著葉丹嬋):葉丹嬋同學,你在等什么?快上車吧。

          葉丹嬋(面紅紅的):我……

          李瑤芷和楊小莉推著自行車朝著葉丹嬋走來。

          李瑤芷:丹嬋,那輛不是你爸的車么?你怎么還不回家?

          葉丹嬋(面紅紅的):我,我以為忘記帶語文試卷了,所以在這找一找。

          楊小莉:找到了么?

          葉丹嬋(面紅紅的):找到了,我回去了,拜拜。

          葉丹嬋說完逃也似的跳上了出租車。兩個女生也騎上車走了。

          (打出電影父親或為了女兒的囑托。接著拉出出品單位和演員表等)

           

          2  

          景:出租車內

          人物:葉丹嬋、付藹

          氣氛:日 內

          付藹發動了出租車,正想起動,葉丹嬋卻攔住他。

          葉丹嬋(臉紅紅的):師傅,對不起,我可以下車么?

          付藹(望著車內的倒后鏡疑惑):你下車干什么?是不是忘記了拿東西。

          葉丹嬋望了一眼計價器。

          【鏡頭特寫計價器,上面顯示:起步價5元。

          葉丹嬋(臉漲得通紅):不是,我,我錢不夠。

          付藹:你有多少錢?

          葉丹嬋(低下頭,臉漲得通紅):我只有3元錢。

          付藹(把計價器合上):有3元錢不是夠了么?我上次不是收你3元錢么?

          葉丹嬋(點了點低垂頭,臉漲得更紅):上次我已很感謝你,今次我不可以讓你再吃虧,所以我要下車。

          付藹(笑了一下):誰說我吃虧了?起步價雖然是5元,但這5元錢我要搭客人走3公里路,超出3公里才能再計價收費,我收你3元錢搭你一站路,而這一站路只有1.5公里,所以我還賺了5角錢呢。

          葉丹嬋(不好意思地低下頭):那,那就謝謝師傅搭我一站。

          付藹應了一聲“好的”便開動了汽車。

          付藹(一邊開車一邊):葉丹嬋同學,你看這樣好不好?以后每周周末放學后我就在剛才那里等你,收你3元錢搭你一站路,好么?

          葉丹嬋(低頭沉思了好一會才抬起頭):好的,謝謝您,師傅。

          付藹(停了一下):不用客氣。葉丹嬋同學,剛才在校門口和你說話的那兩個女生是你同學嗎?

          葉丹嬋(點了下頭):嗯,兩個很要好的同學。

          付藹:既然是很要好的同學,為什么我剛才好像看見你有點害怕和她們說話似的?

          葉丹嬋的臉又紅了,說了聲“這……”便陷入了沉思中。

          【鏡頭回放

           

          3  

          景:女生宿舍外

          人物:葉丹嬋、李瑤芷、楊小莉、杜紅、周秀芬、學生

          氣氛:日 外

          中午,葉丹嬋打飯回到宿舍前,宿舍里傳出議論她的聲音:

          周秀芬畫外音】:你們知道嗎?其實葉丹嬋的腿不是她所說的那樣是下樓梯摔斷的,而是她爸開車發生了車禍而造成的。

          李瑤芷畫外音】:秀芬,這消息你怎得來的?沒有真憑實據可不要亂說哦。

          楊小莉畫外音】:對呀,這樣會傷害丹嬋的哦。

          杜紅畫外音】:你們倆那么緊張干嘛,又不是說你們,雖然我們知道你們與葉丹嬋很要好。

          李瑤芷畫外音】:如果沒有真憑實據,說誰也不行!

          周秀芬畫外音】:我當然有證據啦。上學期她摔斷腿的時候她母親來幫她請假時親口和班主任說的,當時恰好我和杜紅從老師的辦公室前經過,所以就聽到了。杜紅,是不是呀?

          杜紅畫外音】:是的,當時我和杜紅一起,雖然當時她們聲音較小聽得不太清楚,但大概的內容就是這樣的。

          楊小莉畫外音】:唉!這樣說丹嬋也太慘了!

          李瑤芷畫外音】:所以,我提議大家以后多讓著她點多幫著她點而不應議論她打擊她,大家說對吧。

          其余舍員畫外音】:嗯,對。

          葉丹嬋再也聽不下去了,兩行眼淚奪眶而出,她拿著飯盒轉身飛奔離去。

           

          4  

          景:學校讀書角

          人物:葉丹嬋

          氣氛:日 外

          學校讀書角的林下長椅上,葉丹嬋捧著飯盒在低頭吃飯,兩行豆大的眼淚滴落在飯上,她卻渾然不覺。

          吃完飯,她又坐了一會,然后伸手飛快地抹干眼淚,毅然地站起身向宿舍走去。

           

          5  

          景:女生宿舍內

          人物:葉丹嬋、李瑤芷、楊小莉、學生

          氣氛:日 內

          葉丹嬋在宿舍前略為站了一下,然后擠出一絲微笑向宿舍走去。

          楊小莉(一邊放下蚊帳一邊):丹嬋,你去打飯怎么去得那么久的?睡眠鈴都快響了。飯堂還有飯打嗎?你吃飯了沒有?

          葉丹嬋(擠出一絲微笑,面微微有點紅地):吃過了,在回來的路上碰見了一個熟人聊了一會,所以到現在才回來。

          李瑤芷:吃過了就好,我們還擔心你沒飯吃呢。

          葉丹嬋(笑了笑):怎會呢,謝謝關心。

          楊小莉:丹嬋,我們都知道你很勤奮,但是你不能每次都那么遲才去打飯呀,去得太遲真的沒飯吃的。

          葉丹嬋:不會的,我會控制時間的。并且如果真的沒飯吃,那我可以去服務部打泡面吃呀。

          李瑤芷:丹嬋,吃泡面沒營養,高三學習強度那么大,你又那么勤奮,身體會吃不消的。另外,聽同學們說今學期以來很少見你打肉吃,這樣不行的。丹嬋,是不是因為治腿傷花去了錢或者家里出了什么事而導致經濟緊張?如果是這樣,那你就和我們說,別說我們是好姐妹好同學,單憑你是我們班的學霸我們班的驕傲,我們就應該幫你,大家說對嗎?

          眾人圍了上來紛紛道:對呀,對呀,丹嬋,有什么困難就直說嘛,我們會幫你的。

          葉丹嬋(想了一會,勉強擠出一絲笑容):謝謝你們,我真的沒事。睡眠鈴響了,大家休息吧,要不被學校抓到就麻煩了。

          睡眠鈴響,眾人只好回去睡覺。

           

          6  

          景:女生宿舍內

          人物:葉丹嬋

          氣氛:日 內

          葉丹嬋躺在床上,眼里的淚水不斷地向外奔涌,她極力控制住自己不讓自己弄出聲來。

          【鏡頭回放結束

           

          7  

          景:出租車內

          人物:葉丹嬋、付藹

          氣氛:日 內

          付藹:既然你不方便說那就算了,我是怕你被她們欺負所以才問你的。嗯,到站了,你小心下車哦。另外,你記住我下周末放學的時候在學校門口接你哦。

          葉丹嬋(下了車,轉過身來,非常感激地):謝謝您,師傅。

          葉丹嬋說完轉身走了。

          付藹望著葉丹嬋遠去的背影,若有所失的開車走了。

           

          8  

          景:學校門口

          人物:葉丹嬋、付藹、學生

          氣氛:日 外

          【字幕打出第二周周末】

          放學,學校門口,偶爾有一兩個學生從學校里走出來,接送區只有車牌號為FQ520的出租車,出租車的車窗搖了下來,付藹看看手表又看看校門,顯得有點焦急又有點擔憂。

          葉丹嬋出現在校門口。

          付藹長長地舒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了笑容。

          葉丹嬋快步走到出租車旁。

          葉丹嬋(邊上車邊):師傅,不好意思,今天作業多,所以出來遲了。

          付藹(笑笑):沒事,坐好了,我要開車了。

          付藹說完啟動出租車飛奔而去。

           

          9  

          景:公車上落站

          人物:葉丹嬋、付藹

          氣氛:日 外

          公車上落站,葉丹嬋下了車。

          葉丹嬋:謝謝您,師傅。

          葉丹嬋說完走了。

          付藹說了聲“拜拜”便也急急的開車走了。

           

          10  

          景:出租車公司車輛交接處

          人物:付藹、前臺經理、張司機

          氣氛:日 內

          出租車公司車輛交接處,一男人靠著前臺兩眼焦灼地盯著大門入口。

          付藹拿著車匙急匆匆地進了來。

          那男人見了,忙拿出手機來打。

          付藹來到前臺前,邊把車匙放到前臺上邊轉頭對那男人

          付藹:對不起,兄弟,我今天有些事,所以交車遲了。

          付藹(又調轉頭對經理):經理,交車。

          前臺經理:你今天怎么啦?一直以來各方面都表現優秀的你今天居然遲了近一個小時交車,按公司的規定,你不但要交100元的罰款給公司,還要賠償張司機的損失。

          付藹:這個必須的,這個必須的。

          付藹(轉過頭對著男人):兄弟,你說我遲交車造成你丟失了多少個單讓你損失了多少錢,我賠你。

          張司機:也沒多少,就一個鄉鎮的單120元,我不出車也就沒耗油,所以就收100元吧。

          付藹拿出一疊錢,拿一百元給了經理,又拿兩百元塞到男人手上。

          付藹:120元是車費,另外80元就當作信用損失費吧。因為我遲交車而導致你失信于客戶。

          張司機(把錢塞回給付藹):不用,兄弟,大家同事兼兄弟一場,就不要計較那么多,而且我有時候也會遲交車,你不也是算了嗎。

          付藹:兄弟,你還是拿吧,兄弟歸兄弟,公司的規矩可不能壞。

          張司機(把一百元塞回給付藹):好吧,兄弟,我就收一百塊吧,這一百塊你拿回去,我的信用沒受到損失。因為約車的是我的一個老客戶,約車時我已和他說得很清楚我沒有車,并且后來我又介紹了一個朋友去搭他,所以我不存在失信的問題。這一百元你必須拿回去,否則另外一百元我也不要了。

          付藹只得拿回那一百元錢,連聲多謝之后走了。

           

          11  

          景:公路

          人物:付藹、司機甲

          氣氛:日 外

          公路上,付藹駕駛著出租車一路狂奔。

          突然,前面的岔路處閃出一輛微型小貨車。

          付藹連忙急剎、轉向,但“砰”一聲,右方車頭仍然撞上了小貸車的左后方。

          (鏡頭拉近)付藹感到胸口一陣陣劇痛,痛到他幾乎喘不過氣來。

          過了好一會,他方緩過氣來。他看見對方司機在他的車前打手勢叫他下車,他忍痛下了車。

          對方司機本來怒氣沖沖的,但看到付藹捂著胸口非常痛苦的樣子,不由得軟了。

          對方司機:你怎樣開車的?我都沒剎車你都會追尾的。

          付藹:對不起,對不起,我因為趕著去接人開得快,加上沒留意你開車從旁邊岔路出來,所以便撞上了,很對不起,撞壞你的車我賠你錢好嗎?你說,要多少錢。

          對方司機(看了一眼兩輛受傷的車):我的車沒多大問題,反而是你的車傷得較嚴重,你的車沒一千幾百元修不好。這樣吧,我也不獅子大開口的,你賠我五百元算了。

          付藹(下意識地):嘩,老板,你不是說你的車沒多大問題么?維修費最多就300元,你要我500元,打劫么?

          對方司機(想了一下):每人讓一步,400元。

          付藹(想了一下):好吧,我趕時間,四百就四百吧。

          付藹拿出四百元給了對方司機,然后急急腳的開車走了。

           

          12  

          景:汽修廠

          人物:付藹、老板娘、工人

          氣氛:日 內

          汽修廠內,工人們在忙碌著。

          付藹(走到收銀臺前):老板娘,我臺車修理費多少錢?

          老板娘:總共830元,收你800元吧。

          付藹給了錢,急匆匆的開車走了。

           

          13  

          景:學校門口,學生放學

          人物:葉丹嬋、付藹、李瑤芷、楊小莉、師生、家長

          氣氛:日 外

          放學,葉丹嬋和李瑤芷、楊小莉有說有笑地走出校門口。

          葉丹嬋和李瑤芷與楊小莉道過別并目送她們走了之后,轉頭向接送區望去,不由得皺起了眉頭。就在這時,“吱”的一聲長響,一輛小車停在葉丹嬋面前,駕駛室的車窗搖下,現出付藹歉意的笑臉。

          付藹:不好意思,來晚了。

          葉丹嬋(回報一笑):不晚,我也剛出來到。

          葉丹嬋說完上了車。

           

          14  

          景:公車上落站

          人物:葉丹嬋、付藹

          氣氛:日 外

          公車上落站,葉丹嬋下了車。

          葉丹嬋:謝謝您,師傅。

          葉丹嬋說完走了。

          付藹望著葉丹嬋的背影,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15  

          景:付藹家

          人物:付藹、葛玲

          氣氛:晚飯后 內

          晚飯后,付藹坐在沙發上玩手機,妻子葛玲拿著一只挎包從臥室出來。

          葛玲:老公,我和閨蜜逛街去了。

          付藹:好的,玩得開心。

          葛玲出了去,付藹忙放下手機,走到電視柜處拿出跌打酒,脫掉上衣,倒了一些跌打酒捂到胸口處輕輕地搓揉起來,痛得他直呲牙。

          搓揉完,付藹把跌打酒放回柜里,直起身想走回沙發,卻被墻上相框里的相片吸引住了。

          【鏡頭特寫】一張付藹、葛玲和女兒合影的相片。

          付藹(眨了眨眼,長嘆了一聲):寶貝女兒呀,我也算對得起你了,為了她,我不但被罰了200元,還撞了別人賠了400元和修車用去了800元,更重要的是你老爸的命都差點沒了,你交給老爸的任務可不容易完成哦。當然,她也非?蓯,和你一樣可愛,從她身上,我仿佛看到了你,所以即使付出再多也值。

          付藹繼續盯著相片看了好一會,方才回到沙發上。

           

          16  

          景:女生宿舍外

          人物:葉丹嬋、李瑤芷、楊小莉、杜紅、周秀芬、學生

          氣氛:日 外

          傍晚,葉丹嬋跑完步回到宿舍前,又聽到里面的同學在議論她:

          李瑤芷畫外音:周秀芬、杜紅,上周末你們也親眼看見FQ520來接丹嬋了吧?你們竟然說什么丹嬋的腿是出車禍撞斷的和丹嬋爸爸出車禍去世了,簡直一派胡言,好在上次我醒目問她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導致經濟困難,如果我直接問她是不是出了車禍那就尷尬了。所以,以后沒有確鑿的證據就不要亂講,否則會出大問題的。

          楊小莉等人畫外音:是啰,是啰,沒確鑿證據不要亂講。

          周秀芬畫外音:我,我真的聽他們說出車禍的呀,或許是我聽錯了,他們說的是別人。

          杜紅畫外音:對,對,我們真的聽到他們說什么車禍的,可能他們是說其他人的。

          李瑤芷畫外音:反正以后大家沒有確鑿證據就不要亂講,否則會對別人造成很大的傷害……

          葉丹嬋不想再聽下去,靠在宿舍前窗旁的墻上,半抬著頭,長吐了一口氣,兩眼望著斜上方發呆。

           

          17  

          景:校道上

          人物:葉丹嬋、李瑤芷、楊小莉等

          氣氛:日 外

          校道上,葉丹嬋和李瑤芷、楊小莉等人拿著飯盒有說有笑的走著。

           

          18  

          景:運動場上

          人物:葉丹嬋、李瑤芷、楊小莉等

          氣氛:日 外

          葉丹嬋和李瑤芷、楊小莉等一班同學在運動場上開心地進行體育鍛煉。

           

          19  

          景:學校文學社

          人物:葉丹嬋和其他社員

          氣氛:日 內

          學校文學社里,葉丹嬋和文學社其他社員進行著熱烈的討論。

           

          20  

          景:教室里

          人物:葉丹嬋、李虹、學生

          氣氛:日 內

          教室里,班主任李虹站在教壇上講話,眾學生坐在下面認真聽著。

          李虹(顯得非常激動地):這次月考,我們班上重點線的同學最多,上本科線的僅比18班少1人,最為難得的是級組第一名和第二名都是我們班,她們就是葉丹嬋同學和林曉同學,大家掌聲鼓勵。

          教室里響起熱烈的掌聲。

          掌聲落下。

          李虹:葉丹嬋同學上高三后除了8月份月考考失手外,其余的月考都穩拿全級第一,非常棒,大家再次掌聲祝賀。

          教室里再次響起熱烈的掌聲。

           

          21  

          景:教師辦公室里

          人物:李虹、潘慧妹、陳有德、黃巧賢等教師

          氣氛:日 內

          教師辦公室里,李虹、黃巧賢、陳有德等教師在低頭辦公。

          潘慧妹走了進來,直接來到李虹桌旁。

          潘慧妹:hi,李老師,聽說今次月考又是你班拿第一,是嗎?

          李虹(笑了笑):不是,上本科線人數最多的是陳老師班。

          潘慧妹:本科上線人數最多的是張老師班,她班比你班多1人;但是,重點上線人數卻是你班最多,而且全級第一名和第二名都在你班,你真厲害!

          李虹(又笑了笑):不是我厲害,是學生厲害。

          潘慧妹:沒有厲害的班主任能有厲害的學生么?嗯,我還聽說全級第一名的葉丹嬋比第二名繼續多四十幾近五十分,是不是呀。

          李虹(又笑了笑):嗯,多了四十八分。

          潘慧妹:你看你看,我早說啦,葉丹嬋這妹仔是不用擔心的,她8月份月考失手只不過是因為剛上高三心理壓力大、考試時精神緊張造成的,你看她之后的幾次月考每次都比第二名多幾十分,所以你不用擔心,更不用睡不著覺。

          李虹(笑了笑):我對她是放心了,但是對杜鵑、王萍等幾個女生又不放心了。本來杜鵑、王萍等幾個女生一直以來成績還算不錯的,高三以來每次月考基本上都能上本科線的,但不知為什么今次卻……

          潘慧妹:咳!這有什么,俗話說“人有失手,馬有失蹄”嘛,考試次數多了,總會有一兩次失手的嘛。

          李虹:話雖然這樣說,但如果是高考失手了就慘了。

          潘慧妹:不會的不會的,你放心好了,到高考時她們就不會失手的了。嗯,你剛才說你班有幾個女生考失手了,如果她們不考失手,那今次你班上本科的不也就是第一了?

          陳有德(突然插嘴冷冷的):難道只有她班學生會考失手而其他班學生就不會考失手呀?我班今次也有考失手的,而且如果我班那個“短命鬼”還在,誰拿全級第一名還說不定呢。

          李虹抬頭看了張大口不敢再說話的潘慧妹一眼,笑了笑,低下頭繼續批改,不再出聲。

          一時間,辦公室里便寂靜起來。

          過了好一會,黃巧賢打破寂靜。

          黃巧賢:李老師,你不是說葉丹嬋的父親出車禍死了的么?但是我經?匆娝忠郧伴_的FQ520出租車在校門口等她,開車的是一個中年男子。

          林虹(笑了一下):這有什么好奇怪的,可能那男子是她的親戚或是她爸的好友,他爸不在了,所以就請他來接丹嬋也是有可能的。

          陳有德(冷冷的):問題是這個司機與葉丹嬋父親根本不熟,因為這個司機就是那個“短命鬼”付美的父親付藹。雖然葉丹嬋父親和付藹是同一出租車公司的,但我聽付美說過兩人并不熟。

          潘慧妹:那付藹他每周周末來接葉丹嬋有何目的?

          陳有德(冷冷的):有何目的,泡妞唄。你沒聽說過么,現在社會上的一些人渣,見到學生妹單純好騙,所以便專去泡學生妹,一些大學門口每晚都有一些車頂上放著一瓶水的豪車停著,那些就是專泡學生妹的。

          潘慧妹:什么?竟有這樣的事?不會吧?再說葉丹嬋那么聰明,不會那么容易被騙吧?

          李虹(皺起了眉頭):難說的,她雖然聰明,但閱歷少見識淺,被人騙也不是不可能的。嗯,你們是什么時候發現她坐那人的車的?

          黃巧賢:我是今學期才發現的,但聽一些老師說他們去年已發現了的。

          陳有德(有點得意地):李老師,不是我不提醒你,我去年10月份已發現這情況了的,但不知他們是什么關系,而且我一直來都不是那種愛搬弄是非講人閑話的人,所以一直以來不和你說。

          李虹(神色凝重地):這樣看來我得盯緊她才行。唉,差生固然讓人操心,尖生更讓人操心!

           

          22  

          景:學校門口,學生放學

          人物:李虹、葉丹嬋、付藹、學生群演

          氣氛:日 外

          放學,學生陸陸續續走出校門口。

          車牌號為FQ520的出租車慣例地停在老地方,車窗半落,付藹坐在駕駛座上,半轉著頭望著校門口,面上顯得十分平靜。

          李虹緊張地站在校警室里,兩眼不停地在出租車和校門之間掃瞄。

          葉丹嬋走出校門,徑直向出租車走去。

          李虹(目光隨著葉丹嬋的身體移動,右手握拳,嘴里低聲念叨):不要,不要……

          葉丹嬋上了出租車走了。

          李虹一下子癱坐在椅子上,額上現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

           

          23  

          景:學校門口,學生放學

          人物:李虹、李瑤芷、楊小莉、學生群演

          氣氛:日 外

          李虹抹去額上的汗,走出校警室,向校門口走去。

          李虹在校門口碰上了推著自行車放學回家的李瑤芷和楊小莉,忙攔著她倆。

          李虹:瑤芷、小莉,你們現在才回家么?

          倆人點了點頭應了一聲“是呀”。

          李虹:你們看見丹嬋么?我有點小事想找她。

          李瑤芷:她回家了呀。本來我們想和她打一會羽毛球才回去的,但她說趕車,所以就先走了。

          李虹:趕車?趕什么車?

          楊小莉:她爸的出租車,她爸每周末放學都會開車來接她。

          李虹:她爸?

          楊小莉:是呀,那輛車牌為FQ520的出租車就是她爸開的,有問題嗎?

          李虹:沒,沒有!我有點小事想找她,既然她回家了那就算了。

          李瑤芷:既然這樣,那我們就走了,老師拜拜。

          李瑤芷和楊小莉說完走了,剩下李虹獨自呆立當地。

           

          24  

          景:學校教學樓三樓樓梯間,學生上晚自習

          人物:李虹、葉丹嬋、眾學生

          氣氛:夜 外

          周日晚,學校教學樓燈火通明,學生在教室里靜靜地學習。三樓樓梯間,李虹和葉丹嬋在聊天。

          李虹:丹嬋,這次月考你又拿了第一并且超第二名48分,你怎么看?

          葉丹嬋:我怎么看?我沒怎么看。月考成績只能代表以前,不能代表以后,更不能代表高考,所以我還需要努力學習,爭取在高考中考上理想的大學。

          李虹:嗯,你能這樣想就好。不過,老師還要提醒你:高考一日不結束你就一日不能驕傲和放松,否則成績就會下來。

          葉丹嬋(皺起眉頭疑惑地望著李虹的臉):老師,我沒有驕傲和放松呀。

          李虹:沒驕傲和放松就好!不過,我聽你媽說,你周末很遲才回到家。雖然你家離學校有4、5公里遠,但乘坐公車回去不用半小時,但你每次都5點多近6點才回到家,這是怎么一回事?

          葉丹嬋(低頭想了一會):因為我是走路回家的。

          李虹(皺起眉頭盯著葉丹嬋):走路回家?

          葉丹嬋(低著頭):嗯。

          李虹(眉頭擰成個“川”字):你為什么不坐公車?

          葉丹嬋(繼續低著頭):因為,因為我沒錢。

          李虹(躊躇了好一會):不是沒錢吧?我聽人說你打車回去的。我原來也不信,但上周末我親眼看見了就相信了。既然是打車回去,為什么那么遲才回到家,中途去了哪里?

          葉丹嬋:我,我……

          葉丹嬋于是把前因后果說了一遍。

          李虹:這么說你為了不讓同學們知道你父親的事,所以你寧可先坐一站出租車再步行幾公里回家?

          葉丹嬋(低著頭):嗯,我不想別人瞧不起我和嘲笑我,所以我寧可步行回家。

          李虹:嗯,這樣吧,以后我每周給你3塊錢,讓你坐完出租車后再坐公交車回家,好嗎?

          葉丹嬋(搖了搖頭):我不要。

          李虹:為什么不要?這樣既不會讓同學們知道你家里的事,也可以讓你及時的回到家。

          葉丹嬋(抬起頭望著李虹堅定地):因為:1、我不想欠別人的;2、我不需要別人的憐憫,我要靠我的努力去改變命運!命運對我越不好我就越要堅強!

          李虹(望著她堅毅的臉):既然這樣,那我尊重你的選擇。

          兩人又聊了一會,李虹便讓葉丹嬋回教室去了,自己也走了。

           

          25  

          景:教師辦公室

          人物:李虹、黃巧賢

          氣氛:夜 內

          李虹回到辦公室坐了一會,忽然想起了什么。

          李虹:對哦,他明知吃虧為什么還要每周周末都來車丹嬋呢?

          黃巧賢(轉頭望著李虹):怎么啦?

          李虹于是便把剛才與葉丹嬋聊天的情況告訴了黃巧賢。

          黃巧賢:這么說葉丹嬋沒問題,有問題的是那個司機。你想,他的出租車起步價都5元,葉丹嬋雖然只坐一站路,但為什么他有錢不賺而要拉沒錢賺的,而且每周都來,這一定有問題!

          李虹:嗯,看來我還得繼續追查這件事。

          級長張繼興進了來。

          張繼興:李老師,追查什么事呀?

          李虹:級長你來就好了,我正想找你。

          李虹于是便把葉丹嬋的事和張繼興說了一遍。

          張繼興(皺了皺眉):李老師,現在離高考只有三個月了,這事如果處理不好,勢必會影響到葉丹嬋的高考成績。因為這事發生在校外,學校不方便介入處理,所以你把這事告知她家長,讓她家長去調查了解她與那司機的情況,如果調查結果是他們之間無問題就最好,如果有問題就叫其家長向公安機關報案讓公安機關處理。另外,麻煩和辛苦你平時多些留意葉丹嬋的思想和行為動向,如果發現她有什么不好的去向,那你就要馬上教育和阻止,必要時向我報告和我再向學校報告,一定不能讓她出事,最好不影響她高考。所以你要切記:這事只能隱蔽進行,千萬不能讓葉丹嬋知道,知道么?

          李虹:知道,那我現在就打電話給她家長。

           

          26  

          景:出租車公司老總辦公室

          人物:付藹、馬偉

          氣氛:日 內

          出租車公司老總辦公室,老總馬偉和付藹面對面的坐著。

          馬偉:小付,我知道你平時一向表現都很不錯,但是呢,今天上午我卻接到現在你所開那輛車的前司機葉松青老婆的投訴,說你騷擾她正在讀高三的女兒葉丹嬋,有這樣的事嗎?

          付藹(非常驚訝地):說我騷擾她女兒?

          馬偉:是呀,說你每周周末都開車去學校等她女兒,以低價讓她女兒坐車的方式引誘她女兒,有沒有這樣的事?你可要注意啊,你這樣做不但會影響公司的形象,而且她女兒還不夠18周歲,如果別人把你告上法庭你可要坐牢的哦。

          付藹(想了一會):馬總,事情不是他們所想象的那樣,這事你聽我詳細說吧……

          付藹于是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詳細地說了一遍。

          馬偉:哦,原來是這樣,那我就可以放心的和青松的老婆說了。

          付藹:謝謝馬總。請馬總不要把這樣說出去,免得被青松的女兒知道,影響她高考。

          馬偉:嗯,你放心吧,我不會把這事說出去的。嗯,你出去吧。

          付藹出去。

           

          27  

          景:教師辦公室

          人物:李虹

          氣氛:日 內

          教師辦公室里,李虹接電話。

          李虹:喂,邊位……哦,原來是丹嬋媽媽呀?那件事調查了解得怎樣……哦,原來是這樣呀?如果真是這樣我就放心了……嗯,你不放心要繼續調查下去?嗯,那也好的,不怕一萬,最怕萬一。不過,你一定要記得不能讓丹嬋知道,免得影響她復習備考和影響她高考哦……嗯,你放心,我也會多些留意丹嬋在學校的情況的,如果我發現有什么不對頭的地方我會立即和你溝通聯系……嗯,不用客氣,就這樣,拜拜。

           

          28  

          景:學校門口,學生放學

          人物:李虹、葉丹嬋、付藹、學生群演

          氣氛:日 外

          放學,學生陸陸續續走出校門口。

          車牌號為FQ520的出租車慣例地停在老地方,車窗半落,付藹坐在駕駛座上,半轉著頭望著校門口,面上顯得十分平靜。

          李虹緊張地站在門衛室里,兩眼不停地在出租車和校門之間掃瞄。

          葉丹嬋走出校門,徑直向出租車走去。

          開門,上車,關門,系安全帶,開動,一溜煙的消失了。

          校警室里,李虹緊張而擔憂的看著這一切,她連忙拿出電話打了起來。

           

          29  

          景:公車上落站

          人物:葉丹嬋、付藹、胡圖芳

          氣氛:日 外

          公車上落站,葉丹嬋下了車。

          葉丹嬋:謝謝您,師傅。

          葉丹嬋說完走了。

          付藹望著葉丹嬋的背影,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葉丹嬋的背影消失了,付藹正想開車離開。忽然,他從倒后鏡看到車的右后方沖出一個婦人用手指著他大罵,他連忙剎住車在原地等候。婦人跑到副駕旁,半彎著腰指著付藹破口大罵。

          婦人:你下來,你這人渣,如果你老婆滿足不了你的,你就去叫雞,你為什么要騷擾我女兒?我女兒現在正讀高三,而你的子女都有她那么大了,你為什么不知廉恥去騷擾她……

          付藹皺了皺眉頭,打斷她的話。

          付藹:這位大姐,你應該是葉丹嬋的媽媽胡圖芳吧?你誤會了,我……

          胡圖芳:誤會?我剛才親眼看見丹嬋從你車上下來的,我看得一清二楚,剛才要不是我怕丹嬋見到我,我早就出來了……

          付藹(再次打斷的話):林大姐,你聽我說,我每周周末去接送她是為了踐行我對我女兒的諾言,并不是對葉丹嬋有什么不良的企圖,我……

          胡圖芳:你沒不良企圖?你騙誰呀?你有錢不賺卻去拉沒錢賺的,而且每周周末她放學你都去等她,你還說沒不良企圖……

          付藹:林大姐,這事一下子說不清楚,你先上車,我和你慢慢聊好嗎?

          胡圖芳:不!我不上你的車,我不會上你的當的,我就要當著眾人的面揭穿你的偽裝,讓人們知道你是一個人渣,是一個……

          付藹看了一下開始圍上來的眾人,皺了一下眉頭。

          付藹(用手指了一下胡圖芳身后):林大姐,你女兒來了。

          胡圖芳聽了,站直身子轉頭去看。付藹趁此機會啟動出租車,“呼”的一聲把車開走了。胡圖芳轉頭不見葉丹嬋,連忙回過頭來,發現付藹已開車走了,一跺腳。

          胡圖芳: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我去公司找你,看你能躲到哪里去。

           

          30  

          景:出租車公司

          人物:胡圖芳、馬偉、門衛

          氣氛:日 外

          出租車公司大門口,胡圖芳在和兩名門衛爭吵。

          門衛甲:都說付藹出車還沒回來,我剛才打電話給車輛交接處經理時你也聽到的呀。

          胡圖芳:那我不找那個人渣了,我進去找你們的總經理馬偉。

          門衛乙:剛才不是告訴你了嗎?我們總經理在開會,沒空。

          胡圖芳:你們既不讓我見你們的總經理,又不許我進去找那個人渣,你們的意思就是保定了那個人渣,是不是?如果是這樣,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胡圖芳說完舉起右拳高聲叫了起來。

          胡圖芳:出租車司機付藹勾引未成年少女,引誘學生妹,而出租車公司則包庇這個人渣,不愿處理這個人渣。

          兩個門衛(連忙阻止胡圖芳):哎哎哎,你別叫,你別叫,我再幫你打個電話問下馬總經理開完會沒有。

          胡圖芳停止了叫喊,門衛甲便拿出電話打給馬偉,把情況向馬偉作了匯報,得到的指令就是讓胡圖芳進去。

           

          31  

          景:出租車公司老總辦公室

          人物:胡圖芳、馬偉

          氣氛:日 內

          出租車公司老總辦公室,老總馬偉和胡圖芳面對面的坐著。

          馬偉:胡大姐,我不是和你說過么?付藹他不是……

          胡圖芳(打斷馬偉的話):馬總經理,你不用說了,這樣爛的理由連三歲的小孩都不會信啦,便何況我們大人。而且,即使他說的是真的,我也不想他去車我的女兒,所以你叫他以后不要再去找我女兒,否則我見一次就來公司鬧一次。

          馬偉(輕嘆了一聲):好吧,那我就叫他以后不再去找你女兒就是了。

          胡圖芳:嗯。只要他以后不再去找我女兒,那我也不追究以前的事了。

          馬偉:嗯,好,我保證,他以后不會再去找你女兒的了。

          兩人又聊了一會,胡圖芳便走了。

           

          32  

          景:出租車公司老總辦公室

          人物:付藹、馬偉

          氣氛:日 內

          出租車公司老總辦公室,老總馬偉和付藹面對面的坐著。

          付藹:馬總,我之所以堅持每周去接葉丹嬋的原因已和你說過了,而現在離高考只有兩個多月,如果我現在突然放手,勢必會影響她的學習和生活,進而影響她的高考,所以,我不能放手呀。

          馬偉:這個我明白,我也相信你。但是,葉松青的老婆就是不理解不相信,她是鐵了心不讓你接她的女兒,因而我也沒辦法,所以那吃力不討好的事你就別干了吧,你還是去拉別的客人多賺一點錢吧,不要再去招惹她了,免得她下次又來公司鬧。

          付藹(堅決地):不行,我除了要履行對女兒的承諾之外,我真的不想看著這樣一個本可以考上很好的大學的學生在高考前受到任何的打擊而導致她只考上一般的大學。

          馬偉(沉吟了一會):好吧,既然你那么堅決,那我就助你一臂之力吧……

          馬偉把他的計劃說了一遍,聽得付藹連連點頭。

           

          33  

          景:出租車公司車輛交接處

          人物:付藹、馬偉、王司機、眾司機

          氣氛:日 內

          付藹和一班同事坐在出租車公司車輛交接處坐等車輛交接。

          王司機:老付,你厲害哦,居然泡到一個學生妹,給大家介紹一下經驗讓我們已學著去泡一個好嗎?

          旁邊的幾個司機也齊聲:對對對,傳授一下經驗,讓我們也去泡一個。

          付藹(想發怒,但又控制住了):老王,東西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我從來都不泡妹,更不泡學生妹。

          另外幾個司機:對,老王,大家都有目共睹的,老付是一個正經人,不會泡妹的。

          王司機:嘿嘿,不泡妹?那我問你們,昨天來公司大鬧的人是誰?她為什么要來公司鬧?

          付藹(有點怒了):齷齪!事情并不是你所想像的那樣的!

          王司機:不是我想像的那樣,那是怎么樣?你說呀。

          付藹(有點怒但又無可奈何):我……

          王司機:怎么啦?無話可說了吧?老付,我們不是取笑你,泡妹不是一件羞恥之事,而是一件長臉之事,尤其是泡到學生妹更是一件無比光榮之事……

          付藹(大怒):你,你再說我就揍你!你污辱我可以,但你污辱別人可不行!

          付藹說完一把揪住老王司機胸前的衣領,揮拳欲打。

          眾人連忙把兩人拉住。馬偉出現。

          馬偉(邊走過來邊大喝):你們干什么?誰在鬧事?誰鬧事我就處分誰!

          眾人連忙分開。

          馬偉(了解了情況后):老王,還有你們,不要捕風捉影,事情不是你們想像的那樣的,其實老付是在做善事的。所以,以后大家不要再說這事,尤其不能向外說。另外,以后周末爐山中學放學期間老付要用到誰的車或叫到誰去接葉松青的女兒葉丹嬋,誰就要無條件的把車換給他或去接她,把車換給他或去接她的公司每次獎勵10元,不換或不去接的扣20元。

          眾人應了一聲“是”便各自交接車輛去了。

           

          34  

          景:爐山中學校門口幾十米處的樹萌下

          人物:付藹

          氣氛:日 外

          車牌號為FQ520的出租車停在爐山中學校拐角的樹萌下。車內,付藹坐在駕駛位上拿著女兒的相片在看。

          付藹:女兒呀女兒,為了完成你的囑托,我真的有點遍體鱗傷的感覺,不但付出了金錢,還令肉體受到了傷害,更重要的是被葉丹嬋母親冤枉并且有苦說不出和現在只能偷偷摸摸的去履行對你許下的諾言,苦哇……好在,現在離高考已不遠,我的任務就要完成了,而且葉丹嬋真的很可愛,看到她我就仿佛看到了你,從而使我覺得再苦再累也值得。

           

          35  

          景:爐山中學校門口

          人物:付藹、葉丹嬋、學校師生

          氣氛:日 外

          放學,學生陸陸續續走出校門口。

          葉丹嬋出了校門,徑直走到以往乘車的地方,卻發現車牌號為FQ520的出租車并沒有像往常一樣在原地等著她。

          葉丹嬋皺了皺眉頭,兩眼向周圍掃來掃去。

          車牌號為FQ520的出租車出現在鏡頭里,并且“吱嘎”一聲在葉丹嬋身前停住了。

          付藹(搖下車窗,探著身子對葉丹嬋):丹嬋,快上車。

          葉丹嬋上了車,車飛快地開走了。

           

          36  

          景:街道、車內

          人物:付藹、葉丹嬋

          氣氛:日 外(內)

          出租車載著付藹和葉丹嬋在街道上奔馳。

          付藹:丹嬋,對不起,今天有點事所以遲了。

          葉丹嬋:沒事,我也剛出來不久。

          付藹:丹嬋,從下周起公司進行車輛調整,所以我以后有可能開其它號碼的車輛去接你,你如果見我平時停車的地方有車,那你就去看看,看到是我你就直接上車就行了。

          葉丹嬋(點了下頭):嗯。

          付藹:還有,今天我有件緊急的事要趕著去辦,所以等一會我把你送到公車上落站前100米的十字路口你就下車,可以么?

          葉丹嬋:沒問題。

          兩人說著車停了下來,葉丹嬋走下車,車駛入十字路口后右拐走了。

          葉丹嬋獨自向前走去。

           

          37  

          景:公車上落站

          人物:葉丹嬋、胡圖芳

          氣氛:日 外

          公車上落站附近一個商鋪前,胡圖芳正緊張地盯著街上來往的車輛。

          葉丹嬋出現在胡圖芳的視線里。

          胡圖芳皺了皺眉頭。拿出手機打了起來。

          胡圖芳:喂,林老師,你不是說葉丹嬋上了那個人渣的車的么?我怎么看到她走路過來的……哦,你也不知是怎么一回事呀,你是親眼看著葉丹嬋上他的車的,丹嬋可能在半路下了車……嗯,不和你說了,丹嬋過了公車上落站準備步行回家了,我得去叫她一同坐公汽回家,就這樣吧,拜拜。

          胡圖芳說完收起手機,快步追上葉丹嬋。

          胡圖芳:嬋兒,你去哪兒?

          葉丹嬋(回頭見是母親,轉身一把撲過去摟住母親脖子):媽,你怎么在這里的?我沒去哪呀,我在回家呀。

          胡圖芳:我出來買點東西,正等車回家。你說你回家?你怎么不坐車呀?

          葉丹嬋(臉一下子紅了):我,我沒錢坐車。

          胡圖芳:沒錢坐車?我不是給了你坐車的錢么?

          葉丹嬋(面紅紅的):我花了。

          胡圖芳(想了一會):那你和媽媽一起坐車回家吧。

          母女倆便走回公車上落站,剛好有一輛公車到站,兩人便上了車。

           

          38  

          景:葉丹嬋的家

          人物:葉丹嬋、胡圖芳

          氣氛:日 內

          城鄉結合部,葉丹嬋的家,一幢兩層的不大的小樓。

          葉丹嬋和胡圖芳出現在小樓前,開門,進了去。

          胡圖芳:嬋兒,我做飯去,你自覺的去學習啦。

          葉丹嬋(乖巧地):嗯。要我幫忙嗎?

          胡圖芳:不用,你學你的習吧。

          胡圖芳看著葉丹嬋回房學習去了,便走進廚房,拿出手機打了起來。

          胡圖芳:喂,林老師么?你說我該怎辦才好呢?剛才我在公車上落站接到丹嬋之后,我問她為什么不坐公車回家,她竟騙我說我給她的錢花光了沒錢坐車回家,她可是從來不說謊的,現在居然學會了說謊,而且對我也說謊,這明顯是付藹那個人渣教她的。林老師,你說我怎辦才好呢?怎樣才能阻止他倆再來往呢……不用擔心?不用擔心是假的,做父母的,看見自己的女兒這樣,誰會不擔心?而且我現在不僅擔心她的學習受影響,我更擔心她被那人渣騙了做了不該做的事……你以后每周親自送她上公車?不讓她有機會坐那人渣的車……嗯,好!好!林老師,非常感謝你……嗯,拜拜,拜拜。

          胡圖芳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然后便去做飯了。

           

          39  

          景:爐山中學校門口

          人物:付藹、李虹、門衛、學生家長

          氣氛:日 外

          學校門口,門衛和值日教師在擺放雪糕筒、鐵馬等。

          付藹把車開到以往停放的地方停下,熄火,兩眼隔著車窗盯著校門口。

          李虹從門衛室出來,徑直向付藹走去。

          付藹連忙把雙手放在方向盤上,并把頭伏在上面。

          李虹走到車旁,用手敲了敲車窗。

          付藹沒有反應。

          李虹再次敲了敲車窗。

          付藹(抬起頭,搖下車窗):美女,坐車嗎?

          李虹:是呀,去大潤發多少錢。

          付藹:不好意思,我在等人。

          李虹:我知道,你在等葉丹嬋對吧?

          付藹沒出聲。

          李虹:大叔,你都可以做她爸了,還那么不知羞恥嗎?如果你再騷擾她,我就報警抓你。

          付藹:老師,別誤會,我不是騷擾她,我是另有原因的,我……

          李虹:你什么也不用說,你馬上把車開走,并且以后不要再騷擾她,否則就別怪我不客氣。

          付藹只好把車開走了。

           

          40  

          景:爐山中學校門口左邊拐角

          人物:付藹

          氣氛:日 外

          付藹把車開到學校拐角的樹萌下停下,熄火,兩眼緊盯著校門口。

           

          41  

          景:爐山中學校門口

          人物:葉丹嬋、師生、家長

          氣氛:日 外

          放學,師生陸陸續續走出校門口。

          葉丹嬋出了校門口,來到以往付藹停車的地方,站住。

           

          42  

          景:爐山中學校門口左邊拐角

          人物:付藹

          氣氛:日 外

          付藹連忙打著車,正想啟動,忽然又停住了,因為他看見林虹正向葉丹嬋走去。

           

          43  

          景:爐山中學校門口

          人物:葉丹嬋、李虹、師生、家長

          氣氛:日 外

          李虹走到葉丹嬋身邊。

          李虹:丹嬋,怎么還不回家?在這兒等什么?

          葉丹嬋:我在等之前和你說過的那輛出租車。

          李虹:出租車司機叫我轉告你不用等了,因為他有事來不了。

          葉丹嬋(有點疑惑地望著李虹):真的?

          李虹:真的,老師怎會騙你呢。走吧,坐公車回家去吧。

          葉丹嬋上了公車,和李虹說了再見便走了。

           

          44  

          景:爐山中學校門口左邊拐角

          人物:付藹

          氣氛:日 外

          付藹一巴掌打到自己的大腿上,重重地“咳”了一聲,開車走了。

           

          45  

          景:爐山中學校門口

          人物:葉丹嬋、李虹、師生、家長

          氣氛:日 外

          第二周,李虹又把葉丹嬋送上公車走了。

           

          46  

          景:葉丹嬋宿舍內外

          人物:葉丹嬋、李虹、李瑤芷、其他學生

          氣氛:夜 內外

          夜,林虹走到葉丹嬋宿舍前,正想敲門進去,忽然聽到里面的說話聲。

          李瑤芷:丹嬋,好像近兩三周都沒看見你爸開車來接你了,怎么一回事?

          葉丹嬋:他,他出差了。

          李瑤芷:哦,難怪,我們還以為……

          林虹(敲了敲門進了去):不要說話了,就快熄燈了,準備睡覺。

          眾人只得上床準備睡覺了。

          林虹巡了一圈宿舍,又叮囑靠門口的學生關門之后便走了。

           

          47  

          景:校道

          人物:李虹

          氣氛:夜 外

          李虹走在寧靜的校道上,腦海中卻波瀾起伏:

          李虹內心畫外音:我這樣做究竟是對還是錯呢……我是否要繼續阻止付藹接送葉丹嬋呢……

           

          48  

          景:教師辦公室

          人物:林虹

          氣氛:日 內

          林虹在打電話。

          嗯,丹嬋媽媽,你說你老板對你每周下午請假很大意見,所以你今周就不來跟蹤丹嬋了……嗯,好的,反正已足足有一個月沒見付藹來接丹嬋了,他應該是知難而退不再來糾纏丹嬋了,所以你放心吧,丹嬋沒事的……嗯,好,拜拜。

           

          49  

          景:爐山中學校門口

          人物:葉丹嬋、付藹、師生、家長

          氣氛:日 外

          放學,學生陸陸續續走出校門口。

          葉丹嬋走出校門口,她先向門衛室看了一眼,然后向以往付藹停車的地方走去。

          葉丹嬋來到以往乘車的地方,站住,向四下張望。

          FQ520出租車出現在鏡頭里,并快速駛向葉丹嬋。

          車停下,從開著的車窗現出付藹的頭臉。

          付藹:丹嬋,快上車。

          葉丹嬋上了車,車快速駛離。

           

          50  

          景:在街上行駛的FQ520出租車內

          人物:葉丹嬋、付藹

          氣氛:日 內

          FQ520出租車有點狼狽地在街道上行駛。

          葉丹嬋:付叔叔,你怎么啦?發覺你今天好像驚慌失措、害怕被某些人看見一樣,究竟發生了什么事?另外,上個月我整整一個月沒見你,你出差了嗎?

          付藹(沉默了好一會):丹嬋,和你直說了吧。我接送你之事被你班主任和你媽媽發現了,她們以為我像社會上的那些不懷好意的人那樣打女學生的主意,所以她們一個在學校門口送你上公車,一個在你慣常下車的公車站附近埋伏著捉我,所以上個月我只能把車停在學校拐角的地方遠遠看著你班主任送你上公車而不敢出來接你。當然,你班主任和你媽媽這樣做都是為你好,所以你一定不要怪她們,因為不是愛你關心你的人是不會這樣做的。而我之所以每周末來接你,我以前已和你講過我是有原因的,具體什么原因等你高考結束之后再和你說,因為我不想影響你高考。你是個很聰明很有希望考上清華、北大等全國知名的大學的人,而現在離高考只剩一個月了,所以你一定不要讓任何事情影響到你,一切的東西你都不要管不要理,你只管學好習考好高考就行了,知道么?

          葉丹嬋:嗯,知道,多謝付叔叔。

           

          50  

          景:教師辦公室

          人物:林虹、陳有德

          氣氛:日 內

          陳有德:林老師,你不是說FQ520出租車沒有來接葉丹嬋了么?我上周末又見它來接葉丹嬋,你要小心啊。

          林虹:什么?又來了?正人渣!這次讓我逮到了一定不會放過你!

           

          51  

          景:教師辦公室

          人物:林虹

          氣氛:日 內

          林虹在打電話。

          林虹:丹嬋媽媽,我同事說上周又見付藹那人渣來接丹嬋,所以,今次得狠狠教訓一下他才行,這樣吧,你明天下午帶幾個人在公車上落站埋伏,他來了便先拍下他的罪證再把他扭送派出所告他騷擾女學生,這樣他以后便不敢再騷擾丹嬋的了。

           

          52  

          景:在街上行駛的FQ520出租車內

          人物:葉丹嬋、付藹、司機甲

          氣氛:日 內

          付藹(通完電話,一邊把耳塞取下一邊對葉丹嬋):丹嬋,我同事打電話來說你媽帶著一幫人在公車上落站埋伏,所以等一會我便下車讓一個同事開我的車送你去公車上落站,到站后你像以往一樣直接回家,不要逗留,更不要理會身后發生的事,反正你我都不在公車站便不會有大事發生的。另外要切記,你媽回家后你要像沒事發生一樣認真復習備考,不要和你媽鬧情緒,不要埋怨你媽,因為你媽的做法雖然欠妥但她的出發點是為你好的。

          葉丹嬋點頭“嗯”了一聲。

           

          53  

          景:公車上落站

          人物:葉丹嬋、司機乙、胡圖芳、群眾

          氣氛:日 外

          公車上落站,葉丹嬋下了車,和司機說了聲“謝謝您,師傅”便走了。

          司機乙把車停在候客區。

          胡圖芳帶著幾個男女沖了上來,把出租車圍起來,胡圖芳一邊拍打車門叫司機下車一邊大罵。

          胡圖芳:下車,下車。你這賤人、人渣,都四五十歲了,還到處去撩妹,你撩雞妹就算了,還要撩學生妹……

          周邊的吃瓜群眾圍了上來。

          司機乙淡定地下了車。

          司機乙:喂,你這瘋女人,我認識你嗎?你在這里發什么瘋?

          胡圖芳嘴巴張得大大的愣住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向車里看看了,連忙道歉。

          胡圖芳:對不起,對不起,認錯人了,對不起……

          司機乙:滾,再胡鬧我就報警。

          胡圖芳連忙帶著那幾個男女灰溜溜地走了。

           

          54  

          景:公車上落站

          人物:胡圖芳、群眾

          氣氛:日 外

          胡圖芳帶著那幾個男女一邊走一邊氣急敗壞地打電話給林虹。

          胡圖芳:林老師,你究竟有沒有看清楚?你不是說丹嬋上了付藹的車么?我剛才逮到的卻不是他……你說付藹可能中途換了司機,你是親眼看著丹嬋上付藹的車的,你拍了照片,有照片為證,好,那你發過來給我看看。

          胡圖芳收了線,打開微信看了起來。

          鏡頭特寫:葉丹嬋上付藹車的畫面。

          胡圖芳(收起手機):真狡猾!各位,走,既然出租車公司包庇那人渣,那我們就直接到那人渣家里找他算賬。

           

          55  

          景:付藹家

          人物:葛玲、胡圖芳、群眾

          氣氛:日 內外

          胡圖芳帶著幾個男女氣勢兇兇地出現在付藹家門口。

          胡圖芳把付藹的家門拍得山響。

          防火門打開,葛玲出現在門后。

          葛玲:你們是誰?你們有什么事?

          胡圖芳:付藹是不是你丈夫?他在不在家,叫他出來。

          葛玲(點了點頭):是呀,他出車去了,不在家。你是誰?找他什么事?

          胡圖芳:什么事?你丈夫這個人渣騷擾我女兒,我女兒是個學生,正在讀高三,下個月就要參加高考了,你丈夫這個人渣,兒女都有我女兒那么大了,卻不知羞恥的去騷擾我女兒。你開門,讓我們進去看看他在不在家。

          葛玲:他騷擾你女兒?不會吧?

          胡圖芳:不會!你的意思是說我們在冤枉他。你叫他出來,我們當面對質,看看是我在冤枉他還是他真的是渣男。

          葛玲:我都說他出車去了不在家。

          胡圖芳:你打電話叫他回來呀。

          葛玲:這……

          胡圖芳:這什么?趕快打電話給他叫他回來。

          葛玲:我,我不打。

          胡圖芳:你不打也可以,你先開門讓我們進去。

          葛玲:我,我不開門。

          胡圖芳:不開門?不開門我們就踢爛它。

          眾人“嘭嘭”的踢起門來。

          葛玲:你們不要踢好嗎?我求你們。

          胡圖芳(叫住眾人):不踢也可以,但你必須叫他回來或者開門讓我們進去。

          葛玲(搖搖頭):不,我不能開門,也不能叫他回來。

          胡圖芳:既然這樣,那我們就繼續踢,直到踢爛它為止。

          葛玲急得哭了起來。

          忽然,葛玲止住哭。

          葛玲:你們再踢我就報警。

          葛玲說著拿出了手機。

          胡圖芳(冷哼了一聲):你恐嚇我呀,你報吧,我才不怕你,到時看看警察會幫誰。各位,幫我踢,狠狠的踢,踢爛它為止。

          一平頭男人(攔住胡圖芳低聲):玲姐,不行呀,付藹騷擾丹嬋是一回事,我們來騷擾他老婆和踢爛他家的門是另一回事,到時我們會受到法律懲罰的哦。

          眾人聽了,連忙停住了。

          胡圖芳(用手指著葛玲):算你狠,我先不和你計較,等付藹這個人渣回來了我們再來找他算賬。各位,走。

          胡圖芳帶著眾人走了。

           

          56  

          景:付藹家

          人物:葛玲、付藹

          氣氛:夜 內

          傍晚,付藹下班回家。

          付藹進了屋,換過鞋向客廳走去。

          葛玲在客廳里看電視。

          付藹(堆出笑臉):老婆,看電視呀。

          葛玲沒理他。

          付藹皺了下眉頭,走進廚房,一會又走了出來。

          付藹:老婆,還未做飯么?

          葛玲仍然一動不動地看電視,沒有搭理他。

          付藹(陪笑著走到葛玲身邊坐下并把手搭在葛玲肩上):老婆,今天怎么不做飯呀?誰惹你生氣啦?

          葛玲雙肩一抖甩掉了付藹的手,繃著臉向沙發另一頭移了移,不作聲。

          付藹(向葛玲身體靠了靠,又把手搭到葛玲肩上陪著笑臉):老婆,是不是我做錯什么惹你生氣啦?

          葛玲用力甩開付藹的手,喝了聲“滾”,然后伏在茶幾上“嚶嚶”地哭了起來。

          付藹(愣了一下):老婆,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你說呀,說出來才能解決問題呀。

          葛玲:你滾,不要臉的東西,四五十歲了,還去騷擾學生妹,你還是不是人?

          付藹愣了好一會方回過神來。

          付藹:老婆,你聽我說,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樣的。

          葛玲:別人家長已鬧到家里來了,你還有什么好說的。你滾,我不想見到你。

          付藹(委屈地):老婆,事情真的不是你所說的那樣,你聽我說,我……

          葛玲:我不聽,你滾,我不想見到你,你不滾我就走。

          葛玲說完站起來欲向外走。

          付藹(連忙攔住葛玲):好好好,我走我走,你冷靜一下,我先出去找點吃,你吃了沒有?要不要我帶些回來給你。

          葛玲(吼):不用你假好心,你滾!

          葛玲說完又伏在茶幾上“嚶嚶”地哭了起來。

          付藹搖了搖頭,嘆了口氣,走了。

           

          57  

          景:付藹家門前

          人物:付藹

          氣氛:夜 外

          付藹提著一只快餐盒出現在家門前,他掏出鑰匙開門卻發覺門被反鎖了。他拍門卻連拍了幾次都沒人理他,他又拿手機打了幾次也沒有回應。他長嘆了一聲,只得在門邊靠墻坐了下來。

          付藹坐了一會,拿出手機,打開女兒的照片和女兒對視起來。

          付藹:女兒呀女兒,要完成你給的任務可不容易呀!現在連你媽也誤會我了,我真不知要不要繼續下去,因為我愛你,我也愛你媽,失去了你我丟了半條命,如果再失去你媽,那我另外半條命也就沒有了。但是不繼續么?現在就快要高考了,如果現在就放棄,不但完成不了你給的任務,對她的高考成績也會造成一定的影響。所以,我現在真不知怎辦才好……

          付藹說著說著竟睡著了。

           

          58  

          景:付藹家門前

          人物:葛玲、付藹

          氣氛:夜 外

          付藹靠著墻坐著熟睡。

          門悄悄的開了,葛玲抱著一張被了出現在門后,她看見丈夫靠墻坐著睡著了,左手拿著手機放在腿上,而手的旁邊放著一盒用薄膜袋裝著的快餐,不由得搖了搖長嘆了一聲,用手搖了搖付藹的肩膀。

          葛玲:起來,回屋睡。

          付藹睜開眼,見是葛玲,一骨碌爬起來,把快餐盒遞給葛玲。

          付藹:老婆,我給你打的炒粉。

          葛玲:我吃過了,回屋睡吧。

          葛玲說完向屋里走去。

          付藹連忙跟了進去。

           

          59  

          景:付藹家

          人物:葛玲、付藹

          氣氛:夜 內

          葛玲進了屋,把被子丟到沙發上,然后向房走去。付藹跟在葛玲身后也向房走去。

          葛玲在房門口轉過身來攔住付藹。

          葛玲:誰讓你進房啦?見你可憐才讓你進屋的,你還想進房睡?想你也別想,睡沙發去吧。

          付藹:老婆,我真的是被冤枉的,我之所以每周都去接葉丹嬋,是女兒臨終前給我的任務?

          葛玲(皺了下眉):你說什么?

          付藹(伸手拉葛玲的手):老婆,過沙發坐著,我慢慢和你說。

          兩人便走到沙發前并坐了下來。

          付藹于是把事情詳細地和葛玲說了一遍。

          葛玲:原來是這樣呀,那現在怎么辦?

          付藹:現在離高考只有兩周了,加上高考后再接送一次,總共要接送三次,所以我想和你及葉丹嬋的班主任一起去接送,這樣葉丹嬋的媽媽就不會誤解了,不知老婆愿不愿意。

          葛玲(想了一會):嗯,既然是這樣,那我就和你一起去接送她,只是不知班主任愿不愿意。

          付藹:她愿不愿意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能一起去,這樣葉丹嬋媽媽就不會誤會。

          葛玲:好,那就這樣。走,回去睡。

          葛玲說完抱起沙發上的被子向房里走去。

          付藹跟在葛玲后面也進了房。

           

          60  

          景:爐山中學校門口

          人物:葉丹嬋、付藹、葛玲、林虹、師生、家長

          氣氛:日 外

          放學,學生走出校門口。

          葉丹嬋出現在校門口。林虹連忙從門衛室出來并迎了上去。

          林虹(和葉丹嬋匯合并打過招呼后):丹嬋,走,和你坐FQ520出租車回家。

          葉丹嬋停住腳驚愕地望著林虹。

          林虹(笑了笑):別怕,老師不會害你的。

          葉丹嬋于是隨著林虹走到出租車邊,她再度呆住了。

          林虹上車后,見葉丹嬋呆立著不上車,她指了一下坐在副駕上的葛玲。

          林虹:丹嬋,上來呀,這位是付叔叔的太太。

          葉丹嬋上了車。

          出租車開動。

           

          61  

          景:葉丹嬋家

          人物:葉丹嬋、付藹、葛玲、林虹、胡圖芳

          氣氛:日 內

          葉丹嬋家客廳,葉丹嬋、付藹、葛玲、林虹、胡圖芳五人圍坐在桌子旁。

          林虹:大家安靜,下邊請付藹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說出來,大家便會明白是怎樣一回事了。

          眾人安靜下來。

          付藹(把眼中的淚水壓了壓):我女兒叫付美,她與丹嬋同級不同班,兩人是很要好的朋友,她去年得知丹嬋爸爸出車禍并且聽到一些同學討論和取笑丹嬋使得丹嬋很不開心后,便想辦法幫丹嬋渡過這難關。而就在這時,她被查出得了癌癥晚期,她每天都被疼痛折磨得死去活來,但她仍然惦記著丹嬋的事,到臨終之前她要我承諾要保護好丹嬋不讓丹嬋被別人取笑和欺負……

           

          畫面回放

          62  

          景:醫院病房內

          人物:付藹、付美

          氣氛:日 內

          醫院病房內,面容憔悴、瘦得剩下皮包骨的付美躺在病床上,一只手緊緊地拉住父親付藹的手,兩張嘴唇艱難地開合著。

          付美:爸,孩兒要去了,孩兒不孝,不能給你養老送終了,對不起。在我去之前,我有一事求爸你幫忙,希望爸你能答應。

          付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淚,他雙手執住女兒的手,把臉伏在上面傷心地哭了起來。

          付藹:美兒,你說,爸什么都應承你。

          付美:爸,你也知道葉丹嬋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學習的榜樣,但自從她爸撞車去世后,她被一些同學取笑和辱罵,為此她整個人都頹廢了。為了讓她重新振作起來,我希望爸你向公司申請開丹嬋爸爸生前所開那輛車牌號為FQ520的出租車并且每周周末去接丹嬋回家,以此來堵住那些多事之人的嘴。爸,你可以答應我么?

          付藹抬起頭望著女兒的臉,使勁地點了點頭。

          付藹:嗯,爸應承你,爸一定保護好丹嬋。

          付美聽了,臉上露出一抹美麗的笑容,接著頭一歪,去了。

          付藹(撕心裂肺的大叫):美兒……

          畫面回放

           

          63  

          景:葉丹嬋家

          人物:葉丹嬋、付藹、葛玲、林虹、胡圖芳

          氣氛:日 內

          付藹說到這,已經泣不成聲了,葛玲也伏在桌上“嚶嚶”地哭了起來。

          胡圖芳尷尬地坐著不知所措。

          林虹(一邊拍著葛玲的背脊一邊):付生、付太,一切都過去,過去了的就讓它過去吧,現在最重要的是保重身體。而且,我相信付美同學也不希望你們現在這樣,她希望你們能幫她完成她的遺愿,讓丹嬋平心靜氣去復習備考和參加高考,在高考中考上理想的大學。

          葉丹嬋(流著淚跑到付藹身前跪了下來):付叔叔,葛阿姨,很多謝你們一直以來對丹嬋的關心和愛護,我和付美情同姐妹,現在她不在了,我愿做你們的女兒,將來給你們養老孝順你們。同時也請你們放心,我會化悲痛為力量,勤奮學習,努力考上清華北大的。

          付藹夫婦連忙抹去淚水,把葉丹嬋扶了起來。

           

          64  

          景:爐山中學校門口

          人物:葉丹嬋、付藹、葛玲、胡圖芳、師生、家長

          氣氛:日 外

          高考結束,爐山中學校門口顯得一片繁忙,考生們都在搬著書籍拉著行李離;丶。

          葉丹嬋搬著一大摞書出現在校門口,付藹、葛玲、胡圖芳三人拿著行李緊跟其后。

          他們把東西裝上了出租車,然后上了車,開動,直向葉丹嬋的家而去。

           

          65  

          景:葉丹嬋家

          人物:葉丹嬋、付藹、葛玲、胡圖芳

          氣氛:日 內

          四人把書箱行李搬進屋里放好,付藹和妻子便向胡圖芳和葉丹嬋告辭。

          葉丹嬋(一手拉住付藹一手拉住葛玲):爸,媽,你們就吃了飯再走嘛。

          付藹(拉住她的手深情地望著她):不了,因為出來之前葛玲的閨蜜已約了她去街的了,而且你剛考完高考,應該很累的了,你好好休息吧。你看你,因為備考高考,你已瘦了很多了,所以,這個假期你哪里也不要去了,在家一邊靜候佳音一邊好好休息,把自己養得白白胖胖的,到時開學了與北京上海深圳等的學生在一起也不至于會失禮。嗯,我有樣東西送給你,差點給忘記了。

          付藹走了出去,很快又捧著個箱子回來了。

          付藹把箱子遞給葉丹嬋。

          付藹:干爹沒什么送給你,就送個箱子給你,里面是這一年多來你給我的車費和我女兒高二時參加奧林匹克數學競賽獲得第一名的獎牌,你一定得收入,因為這是我和我女兒的一片心意,預祝你考上你想要考上的大學。

          葉丹嬋(接過箱子):謝謝你,爸。

          付藹和葛玲便開車走了。

           

          66  

          景:公路,出租車

          人物:付藹、葛玲

          氣氛:日 內

          付藹開著出租車在公路上跑著。

          出租車內,付藹和葛玲都不出聲,在默默地想著什么。

          過了好一會,付藹才打破了沉靜。

          付藹(長嘆了一聲):唉!女兒的囑托好不艱難才完成了,這本來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但是,不知道為什么,我的心里總是高興不起來。

          葛玲(也長嘆了一聲):唉!我現在才明白你為什么付出那么多并受了那么委屈還要堅持接送丹嬋,除了完成美兒的囑托之外,還有就是從她的身上我看到了美兒的身影。

          付藹(又長嘆了一聲):是呀!所以我即使付出再多、所受的委屈再多也要堅持接送她到考完高考……

          兩人就這樣一邊聊天邊開車向著家的方向而去。

           

          67  

          景:醫院病房內

          人物:付藹、葛玲

          氣氛:日 內

          畫面打出十年后

          醫院病房內,面黃肌瘦的付藹躺在床上。

          一會,付藹忽然像瘋了似的一把抓住葛玲的手大叫起來。

          付藹:呀,好痛,好痛,老婆,快叫醫生,快叫醫生,快,快,我就要死了,我就要死了,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葛玲(連忙大叫):醫生,醫生,快來人呀,快來人呀,病人很痛苦……

          醫生和護士進了來,醫生給付藹檢查了一下,叫護士幫付藹打針,然后便叫了葛玲出去。

          一會,葛玲心事重重地進了來。這時付藹已回復了平靜。

          付藹:老婆,醫生怎么說?

          葛玲(擠出一絲笑意):醫生說問題不大。

          付藹(苦笑了一下):老婆,你就不用騙我了,我知我自己的事,你不告訴我我也知道我已到了晚期。

          葛玲:不是的,老公,你別胡思亂想,醫生說只要有骨髓換,那就會好起來的。

          付藹(又苦笑了一下):換骨髓?去哪里找骨髓呀?我的血可是比熊貓血還珍稀的P型血。

          葛玲(長嘆了一聲):所以現在醫院也是束手無策。

          付藹(苦笑了一下):老婆,我們還是回家吧,別在這兒浪費錢了,多留些錢給你養老吧。

          葛玲(凄然地):老公,你別這樣說,你走了,我活在這世上還有什么意思呢?

          付藹(連忙安慰):老婆,你別這樣想,我走了,還有女兒,嬋兒不是說過要給我們養老的么?她雖然不是我們的親生女兒,但我清楚她為人,她是一個說到做到的人。所以,你千萬不要胡思亂想。

          葛玲:我也知她會說到做到,而且她是個很孝順和很懂感恩的人,但她現在是跨國公司的副老總,她哪有時間理我們呀?更何況,別說她是干女兒,即使是親生女兒,她也取代不了你在我心中的地位。嗯,是了,丹嬋是跨國公司副老總,她人脈廣,找她看看能不能找到P型血的骨髓。

          葛玲說完拿出手機來打。

          付藹(按住葛玲的手):還是不要了,你剛才不是說她很忙么?我們就別給她添麻煩了。

          葛玲:添什么麻煩呀?你以前為她付出了那么多、受了那么多的委屈,現在你有病,她就不應該出點力么?就算工作再忙,如果她真的有孝心,她也會放下手中的工作回來看望你和想辦法醫好你,你說對么?

          付藹:咳!她畢竟不是我們親生的,而且就算是親生的,天下的父母,千辛萬苦的把子女生出來養大,只是希望他們生活得好些,哪里會圖他們回報的?

          正在這時,墻上的電視傳來的聲音吸引了他倆。

          電視畫外音本臺記者何瑩現場報道:跨國公司M公司副老總葉丹嬋促成了M公司和我國最大光伏公司K公司的合作,這次合作將促使我國光伏發電行業的極大發展,現在葉總正與K公司代表簽訂合作協議。

          付藹和葛玲聽了,忙轉頭望向墻上的電視機。

          電視畫外音葉總不知因何事,簽完字后急匆匆地離開了現場,好像有很緊急的要事去辦。本臺記者何瑩現場為你報道。

          付藹:看到了吧?女兒忙著呢,她可謂一寸光陰一寸金啊。

          葛玲沉默不語。

           

          68  

          景:醫院病房內

          人物:付藹、葛玲、葉丹嬋、群演

          氣氛:日 內

          畫面打出第二天早上

          葛玲正在一小勺一小勺地喂付藹吃東西。

          “爸,媽!

          隨著一聲叫,葉丹嬋帶著兩個女助手快步走進了病房。

          葛玲聞聲轉過頭,面上露出了笑容。

          付藹(一邊掙扎著欲坐起來一邊):嬋兒,你回來啦?你那么忙,你回來干嘛呀?

          葉丹嬋連忙走過去幫助付藹坐起來。

          葉丹嬋:爸,媽,你們為什么有事都不告訴我呀?好在照顧我媽的保姆昨天去了你們家,得知爸病了之后馬上打電話給我,而偏偏這時我又要和一家跨國公司簽協議,所以只能等簽完協議后馬上連夜乘飛機趕回來。

          付藹(面上露出笑容):嬋兒,我們知道你忙,不想給你添麻煩,所以就不告訴你。

          葉丹嬋:爸,你怎能說這樣見外的話的呢?爸媽有事,做子女的即使再忙也要回去幫忙解決,尤其是爸你現在這種情況,如果我不回來,我相信是很難解決的。

          付藹:你知道我的情況了?

          葉丹嬋:嗯,我一進醫院第一件事就去找醫生了解情況,了解到情況之后第二件事就發朋友圈尋求我的朋友、同事的幫助。爸你放心,你的血型雖然當今世上很稀有,但憑我的人脈,應該可以找得到該類型血的骨髓的。

          葛玲(剜了一眼付藹):喏,聽到沒有?我早說找嬋兒,你就是不許。

          付藹:我是怕麻煩嬋兒嘛。

          葉丹嬋:爸,這有什么麻煩不麻煩的,我是你女兒,當年,你為了我而被罰款賠錢,為了我而被撞傷胸口,為了我而被我媽、班主任以及媽誤會,這些恩情又怎算?所以,你就不要和我計較那么多,你有什么事解決不了的就一定要叫我,知道么?

          付藹“嗯”了一聲答應了。

          就在這時,葉丹嬋的電話響了起來,她連忙接通電話。

          葉丹嬋:什么?P型血骨髓找到了……好!我明天馬上飛過去拿。

          葉丹嬋(掛了機,一把抓住付藹的手像個小孩般地):爸,P型血骨髓找到了,P型血骨髓找到了……

          葛玲(一把抓住葉丹嬋的手):嬋兒,多謝你!嬋兒,多謝你!

          付藹(看著兩個小孩子般的女人,笑了笑):嬋兒,謝謝你。

          葉丹嬋:爸,媽,不用謝,這是女兒我應該做的。

          忽然,葉丹嬋臉上的高興勁一下子沒有了,她皺了一下眉頭,她拿起手機看了看,皺起了眉頭,陷入了沉思之中。

          付藹和葛玲(疑惑地看著葉丹嬋好一會):嬋兒,發生了什么事?是不是買那骨髓要很多錢?如果是的話那就不要買了。

          葉丹嬋(笑了笑):不是,爸,媽,你們別擔心,骨髓的事我朋友會搞掂的,不用我花錢的。

          葛玲(如釋重負地):嗯,那就好。

          付藹:嬋兒,確是不要錢才好,如果要錢,要很多錢的,那就不要買了,別拖累了你。

          葉丹嬋(笑了一下):爸,看你說哪里話。放心,真的不用我出錢的,即使要我出也不用太多的,我堂堂一個副總裁,這點錢還是出得起的。

          付藹:確是真的才好。

          葉丹嬋(看了一眼桌上的粥,拿了起來):爸,真的,我不騙你。嗯,爸,粥都涼了,來,我喂你吃。

          葉丹嬋說完便舀了一勺粥送到付藹嘴邊喂付藹吃。

          葉丹嬋喂付藹吃完粥后便出去了。

           

          69  

          景:醫院病房外走廊盡頭處

          人物:葉丹嬋、大衛畫外音

          氣氛:日 外

          醫院病房外走廊盡頭處,葉丹嬋在打電話。

          葉丹嬋:大衛,很感謝你幫我找到P型血,明天我就飛過去拿。嗯,你買這個血用了多少錢?告訴我,我轉還給你。

          大衛畫外音:漂亮迷人的葉小姐,你和我之間還計較那些庸俗的東西干什么?你不用轉還給我,你只要以后對我好一點就行了。

          葉丹嬋:我對你還夠好嗎?上次你犯錯了,我不是在公司高層會議上硬幫你扛了下來嗎?

          大衛畫外音:我知道你對我好,但是,陳小姐,我要的不是這種好,我要的是你能成為我最親密的人。

          葉丹嬋:大衛,我不是和你說過嗎?我已經有男朋友了,而且他還是你的好朋友,中國有句俗話說“朋友妻不可欺”,難道你想趁火打劫搶你朋友的未婚妻嗎?

          大衛畫外音:呵呵,葉小姐,你言重了,你們不是還未結婚嗎?未結婚就不能算是朋友妻,未結婚就所有的男人都可以追你娶你。

          葉丹嬋:大衛,我們不說這個,你幫我找到P型血,我很感謝你,除了感情之外,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給你,包括你一直垂涎的大中華區副總經理職位。

          大衛畫外音:你真的什么都可以給我?

          葉丹嬋:嗯,除了感情之外,我什么都可以給你。

          大衛畫外音:好,那我要你的身體,你明天飛過來,我們上完床之后我便把骨髓給你。不過你放心,我不是那種不負責任的人,上完床之后我會娶你。

          葉丹嬋:無恥!

          葉丹嬋憤怒地掛了電話,氣恨恨的向診室走去。

           

          70  

          景:診室

          人物:葉丹嬋、醫生

          氣氛:日 內

          診室里,葉丹嬋在向醫生咨詢。

          醫生:葉女士,按照你爸現在的情況看,他必須在三天內進行換骨髓手術,這樣生存的機會才大,超過了三天,即使做了換骨髓的手術,作用也不大了。

          葉丹嬋(長嘆了一聲):嗯,知道了,謝謝你醫生。

          葉丹嬋說完便走了。

           

          71  

          景:醫院病房外走廊盡頭處

          人物:葉丹嬋、梁思聰畫外音

          氣氛:日 外

          醫院病房外走廊盡頭處,葉丹嬋在打電話。

          葉丹嬋(有點沖地):放心?你叫我怎么放心?剛才我去問過醫生了,他說三天之內必須做手術,否則以后即使找到骨髓做手術也沒用了。

          梁思聰畫外音:丹,我知道你很擔心很焦急,我也擔心也焦急呀,我已經發動了我的所有親戚朋友同事去找,其中有一些還是在醫療系統做的,但這種血型的骨髓實在是太稀缺了,一時難以找得到。有一個朋友說他的朋友的醫院有,但他的朋友卻去旅游了,而且全醫院就只有他一人可以拿得到,沒辦法了。

          葉丹嬋(生氣地):我不管,如果你不幫我找到骨髓,你就別怪我,我下午就飛過去找別人要。

          梁思聰畫外音:有人找到了?

          葉丹嬋:你別管,反正你今天早上沒幫我找到,你以后就會后悔。

          梁思聰畫外音:好好好,你別生氣,我再發動親戚朋友去找。另外,你要注意保護好身體,不要傷心和焦急,我把公司事務安排好后馬上飛過去陪你。

          葉丹嬋“嗯”了一聲掛斷了電話,之后又撥通了另一個人的電話。

          葉丹嬋:喂,董事長,我是葉丹嬋,我……你已看過我的朋友圈?并且思聰打過電話找過你,你已經知道了我爸的事并且已發動了親戚朋友去找發動了全公司的高層去找……嗯,好,謝謝你,董事長。

          葉丹嬋掛了電話,又撥通其他人的電話……

          葉丹嬋就這樣不停地撥打著親戚朋友和同事的電話,到最后,她頹然地放下手機,兩手攀扶著欄桿,兩眼定定地望著前方發呆,兩行清淚卻在無聲無息地向下淌。

           

          72  

          景:醫院病房內

          人物:付藹、葛玲、葉丹嬋、梁思聰、群演

          氣氛:日 內

          中午,病房內,葉丹嬋坐在床前不遠的椅子上發呆,兩個女助手分站在她左右。付藹靠著床頭而坐,葛玲則坐在床沿,兩人都默默地看著葉丹嬋。

          梁思聰敲了敲門進了來。

          兩女助理:馬總好。

          梁思聰點了下頭,直接走到葉丹嬋面前,撫摸著她的頭發。

          梁思聰:丹,沒事吧?

          葉丹嬋(站了起來,笑了一下):嗯,你來到啦?

          梁思聰(雙手扶著她雙肩,笑了笑):嗯,你沒事吧?

          葉丹嬋(又笑了一下):沒事,嗯,我介紹我爸媽給你識吧。

          葉丹嬋把梁思聰拉到床前。

          葉丹嬋:這是我爸,這是我媽。爸,媽,這是我上司、M公司大中華區總經理梁思聰。

          梁思聰(皺了一下眉頭,然后露出一臉笑容):爸,媽,你們好!

          付藹和葛玲:好!好!嗯,你是嬋兒的男朋友吧。

          葉丹嬋(有點凄然地):不是。

          梁思聰(暗地里拉了一下葉丹嬋的衣服,低聲地):你傻的么?欺騙他們干什么?

          梁思聰(轉頭堆出一臉笑容):爸,媽,丹嬋她在你兩老面前害羞不好意思承認。嗯,爸,你休息一下吧,我和丹嬋有些事出去聊一聊。

          兩人走了出去。

           

          72  

          景:醫院病房外走廊盡頭處

          人物:葉丹嬋、梁思聰

          氣氛:日 外

          梁思聰把葉丹嬋拉到病房外走廊盡頭處。

          梁思聰:丹,爸的病究竟怎么樣?

          葉丹嬋的淚水一下子上了來。梁思聰連忙安慰。

          過了好一會,葉丹嬋才把淚水控制住,于是便把情況簡單地說了一遍。

          梁思聰:這么說最遲今天之內必須找到P型血的骨髓,明天必須取到,后天動手術。

          葉丹嬋:嗯,你那個朋友今天之內可以拿到P型血的骨髓么?

          梁思聰:我剛下飛機的時候我的朋友給電話我說他的朋友答應馬上回去,但他的朋友在澳洲那么遠,不知什么時候能回到美國,所以我的朋友也不敢肯定什么時候能拿到骨髓。

          葉丹嬋聽了,兩行清淚奔涌而下。梁思聰連忙給予安慰。

          過了好久,葉丹嬋才止住了哭,抬起頭來。

          葉丹嬋:你還沒有訂酒店吧?

          梁思聰:沒有,我一下飛機就直奔醫院而來了。

          葉丹嬋:那我和你先去訂好酒店,之后便去吃飯,吃完飯我就馬上飛美國去拿骨髓。

          梁思聰(有點奇怪地望著葉丹嬋):你找到P型血的骨髓了?

          葉丹嬋點點頭“嗯”了一聲。

          梁思聰(高興地):這就好了,這就好了。丹,不如我和你一起去拿骨髓吧。

          葉丹嬋:不用,你幫我在這里照顧好我父母就行了。嗯,走,我們去和爸媽說一聲便去訂酒店。

          兩人向病房走去。

           

          73  

          景:酒店

          人物:葉丹嬋、梁思聰

          氣氛:日 內

          兩人訂好房,然后便去吃飯。

          飯桌上,葉丹嬋不斷地勸梁思聰喝酒,并且無論梁思聰怎樣勸她都不聽。這一反常行為令到梁思聰大惑不解。

          酒足飯飽后,兩人便回房去。

           

          74  

          景:酒店客房內

          人物:葉丹嬋、梁思聰

          氣氛:日 內

          梁思聰扶著葉丹嬋進了臥室,把她抱到床上,正想起身,卻被葉丹嬋一把摟住脖子,用力一帶,整個人都躺到了床上。葉丹嬋一個翻身騎到了梁思聰身上,然后飛快地去除自己的衣服。

          梁思聰整個人都愣住了,直到葉丹嬋脫他的衣服時方回過神來,他按住葉丹嬋的手。

          梁思聰:丹,你不是說要等到結婚那晚才把最寶貴的東西給我的么?

          葉丹嬋(一把撥開他的手,又繼續脫他的衣服):不,我現在就給你。

          梁思聰:丹,你今天怎么啦?

          葉丹嬋:沒什么,聽話,來,把我最寶貴的東西拿去。

          葉丹嬋說完便狂吻梁思聰。梁思聰略為猶豫之后也狂吻起葉丹嬋。于是兩人便上演了一場激情大戲。

          大戲結束后,葉丹嬋竟躺在床上默默地流淚。梁思聰連忙摟著她。

          梁思聰:丹,對不起,是不是我剛才太粗暴了,弄痛了你,對不起。

          葉丹嬋(一把緊緊地摟住梁思聰):不是,你抱緊我,緊些,再緊些。

          梁思聰(緊緊地摟住葉丹嬋,兩眼露出奇怪之光,他溫柔地):丹,你怎么啦?

          葉丹嬋:別問,也別說話,你摟緊我就行了。

          梁思聰只得把她摟得更緊。

          過了好久一會,葉丹嬋從梁思聰懷里掙扎出來。

          葉丹嬋:你在這兒睡一覺,睡醒后便去醫院幫我照看我父母,我坐出租車去機場乘機。

          梁思聰:我送你去吧。

          葉丹嬋:不行,你喝了酒。

          梁思聰(不情愿地):好吧。

          于是葉丹嬋便起來穿上衣服,吻過梁思聰后頭也不回地走了。

          梁思聰躺在床上望著葉丹嬋即將消失在門外的背影,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想了好久一會,梁思聰拿起電話打了起來。

          梁思聰:喂,小梅,你和小花有沒有知道是誰幫你們的老總找到P型血的骨髓?

          小梅畫外音:沒有,馬總,我們只知道她今早一早接到一個電話說找到了P型血的骨髓,開始時她顯得很高興,但后來不知為什么她又顯得有點不開心。至于是誰打來的電話我們就不清楚了。

          梁思聰:嗯,謝謝你。

          梁思聰掛了電話,想了一會,又拿起電話打了起來。

          梁思聰:喂,董事長,我是梁思聰,請問是不是你幫丹嬋找到了P型血骨髓……不是,那你可以叫人幫我調查了解一下公司的同事和客戶,看看是誰幫她找到骨髓……嗯,很重要,因為,有人幫她找到骨髓她應該很開心的,但她不但不開心,而且行為還很反常,獨自一人飛去拿骨髓,我說陪她去她也不愿,我怕她會出什么事,所以我想請董事長你發動人手去幫我查一查看看究竟是誰幫她找到骨髓……嗯,好,謝謝董事長。

          梁思聰掛了電話后又打電話給M公司大中華區分公司的高管叫他們去調查了解公司成員和客戶有沒有人幫葉丹嬋找到骨髓。

          打完電話后,梁思聰又陷入了沉思之中。

          不久,總公司和分公司兩方都打電話來告訴他說沒有人找到骨髓。

          梁思聰再度陷入了沉思之中。

          忽然,梁思聰渾身打了個冷戰,一下子坐了起來,拿起電話急急的撥打起來,但一連打了幾次都無法接通,于是他只好打電話給董事長。

          梁思聰:喂,董事長,綜合各方面的信息,我猜幫丹嬋找到骨髓的人應該是是大衛,大衛這人風流好色,他對丹嬋垂涎已久,如果今次真的是他幫丹嬋找到骨髓,他一定會以此為籌碼要挾丹嬋就犯,我想打電話給丹嬋,但又無法接通,她現在應該是坐著飛機。所以,我想請您幫我想辦法拖住大衛,千萬不要讓他陰謀得逞,我現在馬上去飛過去找丹嬋……嗯,好!好!好!還是董事長高明,謝謝董事長。

          梁思聰跳下床飛快地穿上衣服,跑步走出了房間。

           

          75  

          景:機場售票大廳

          人物:梁思聰、售票員

          氣氛:日 內

          機場售票大廳內,售票員告訴梁思聰沒有飛紐約的航班。

          梁思聰:什么?沒有飛紐約的航班?

          梁思聰像霜打的茄子一樣一下子蔫了。

          售票員:先生,雖然沒有去紐約的航班,但不久要起飛的有費城的航班,你可以坐費城的航班,然后坐車到紐約,大概只需兩個小時。

          梁思聰(眼睛一亮):好,你馬上給我一張去費城的機票。

          售票員便給梁思聰開了一張去費城的機票。

           

          76  

          景:機場

          人物:梁思聰

          氣氛:日 外

          機場,一航班在起飛。

          不久,該航班沖天而起,直插云霄。

           

          77  

          景:機場出口

          人物:梁思聰、司機丙

          氣氛:日 外

          機場出口,梁思聰坐上了公司總部派來接他的小車,然后直奔紐約公司總部而去。

          車上,梁思聰不斷地打電話給葉丹嬋,但得到的答復卻都是“對方的手機正在通話中”。

          梁思聰撥通了董事長的電話。

          梁思聰:董事長,我是梁思聰,我剛坐上總部派來接我的車,現在正趕去總部。董事長,你派出的人接到丹嬋沒有?我一下飛機就打電話給她,但一連打了好幾次都提示說她“正在通話中”,我很擔心她……嗯,接到了……什么?正在送她去大衛的住宅……哦,那就好,請董事長一定要幫我想辦法拖著大衛不讓他回家……你已在大衛家周圍布滿了眼線,一發現他倆在周圍出現就馬上告訴我,嗯,好,好,謝謝董事長。

           

          78  

          景:M公司總部董事長辦公室

          人物:梁思聰、董事長約翰

          氣氛:日 內

          M公司總部董事長辦公室,也思聰和董事長約翰面對面的坐著。

          梁思聰:董事長,非常感謝你為我所做的一切,非常感謝。

          約翰:不用謝,現在就要下班了,下班之后我就沒辦法留他了,所以剩下的就你自己搞定了,如果你需要動用到哪個人或物的,你就告訴我,我絕對支持你。

          約翰的電話響,約翰接電話。

          一會,約翰掛了電話。

          約翰:他已經向地下車庫走去了,你馬上去地下車庫出口處坐之前去接你那輛車,我的司機兼保鏢會在那里等你,等大衛的車出來后你就叫司機跟在他后面就行了。另外,你得盡快想辦法聯系到葉丹嬋,把她從他家里叫出來,因為我們無權進別人的家的。

          梁思聰:好,謝謝董事長,我走了。

          約翰:好的,祝你一切順利。

          梁思聰快步走出了辦公室。

           

          79  

          景:地下車庫出口

          人物:梁思聰、司機丙

          氣氛:日 外

          地下車庫出口,梁思聰坐上了之前去費城接他那輛車。

          梁思聰:司機,麻煩你跟著前面那輛車,但既注意不要讓他發現我們在跟蹤他,又不能跟丟了。

          司機丙:馬總,你放心吧,不會跟丟的,我們已在他的車上放了跟蹤器。他也不會發現的,即使發現了,我們沿途都有人接應,如果被他發現了你換一輛車就行了。

          梁思聰:好,謝謝你們的精密布置。

          司機丙:不用謝我,那是董事長安排的。

          梁思聰:嗯,謝謝。

          梁思聰說完拿起手機打電話給葉丹嬋,但得到的答復仍然是“對方的手機正在通話中”。

           

          80  

          景:街道上

          人物:大衛、梁思聰、司機丙

          氣氛:日 外

          街道上,兩輛黑色轎車一前一后的向前開著。

          前面的轎車上,大衛一邊開車吹著口哨,根本沒留意后面有車跟蹤。

          后面的轎車上,梁思聰在不停地撥打葉丹嬋的電話,但每次得到的答復仍然是“對方的手機正在通話中”,把梁思聰急得撓頭搔耳的。

          前面的轎車駛到一座花園門前,門開了,轎車進了去,門又關上。

          梁思聰見,急得幾乎要跳起來,但又無計可施,只得干著急。

           

          81  

          景:大衛家

          人物:大衛、葉丹嬋

          氣氛:日 內

          大衛屋里,葉丹嬋像木偶一樣坐在大廳沙發上。

          大衛邁著輕快的步子進了來并直接向葉丹嬋走去。

          大衛:Hello!美人,我回來了,讓你久等了。

          大衛說著一把抱起葉丹嬋就向臥室走去。

          葉丹嬋(掙扎):你干嘛?

          大衛:你不是要急著拿骨髓回去救你爸嗎?我們做完了就馬上把骨髓給你讓你立即回去。

          葉丹嬋聽了,不再反抗,兩行眼淚卻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

          大衛(把葉丹嬋放到床上,一邊去脫自己的衣服一邊):小美人,不用傷心,我知道你愛梁思聰,但我也愛你呀,而且你放心,我不會不負責任的,等你把你父親救回來之后我們就結婚。

          大衛說完就去脫葉丹嬋的衣服,葉丹嬋像木偶一樣動也不動的任他弄去。

           

          82  

          景:大衛家園子外

          人物:梁思聰、司機丙

          氣氛:日 外

          梁思聰再次撥打葉丹嬋的電話無果,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推開車門,下了車后直向園子里闖。

          司機丙連忙下車一把將他抱住。

          司機丙:馬總,不行的,你這樣做是犯法的。

          梁思聰(一邊用力的掙開司機丙的手一邊):犯法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我心愛的人被別人糟蹋。

          司機丙(死死地抱著梁思聰):你可以打電話給陳總勸她不要做傻事呀。

          梁思聰:我打不通,我每次打電話給她都說她正在通話中。

          正在這時,梁思聰的電話響了。

          梁思聰眼里亮光一閃,趕忙拿出電話,一看,亮光又消失了,但他仍然接通了電話。

          梁思聰:喂,是,威廉,我是梁思聰……嗯,你朋友回到紐約了,他叫你過去取骨髓……嗯,謝謝你。

          梁思聰(掛了電話,自言自語):現在找到再多的骨髓也沒用了。

          司機丙:怎會沒用呢,大衛剛進去幾分鐘,應該沒事的。另外,馬總,你不是說你每次打電話給陳總得到的回復都是正在通話中么?她應該是把你拉黑了,所以你趕快用我的手機打給她試試吧。

          梁思聰眼里再次放出了亮光,他趕忙接過司機丙的手機撥打起來。

           

          83  

          景:大衛家臥室內

          人物:大衛、葉丹嬋

          氣氛:日 內

          大衛家臥室內,大衛正在脫葉丹嬋的衣服,葉丹嬋的電話響。

          葉丹嬋想起來接電話,卻被攔住。

          電話再次響起。

          葉丹嬋一把推開大衛,坐了起來去拿手機。

          大衛:你干嘛?這破電話有什么好接的?

          葉丹嬋:不行,這電話打得這么密的,有可能是我爸媽打給我的。

          葉丹嬋拿過電話一看,有點失望,但仍然接聽了起來。

           

          84  

          景:大衛家園子外

          人物:梁思聰、司機丙

          氣氛:日 外

          梁思聰見電話接通了,高興到聲音都有點發抖了。

          梁思聰:喂,丹,我已找到你爸所需要的骨髓了,我現在就在大衛屋外面,你趕快出來,我和你一起去拿骨髓。

           

          85  

          景:大衛家臥室內

          人物:大衛、葉丹嬋

          氣氛:日 內

          葉丹嬋聽了梁思聰的電話,眼睛先是一亮,接著又暗淡下去,最后又回復了正常。

          大衛(一把搶過葉丹嬋的手機丟到床頭上):一個破電話有什么好聽的,來,我們繼續快樂。

          大衛說著撲了過來,誰料葉丹嬋卻一腳狠狠的向他下體踢去,痛到他一下子蹲到了地上。葉丹嬋見了,連忙拿起衣服,連鞋也不穿了就急急腳的邊穿衣服邊向外沖去。大衛想去追,卻痛到無法站起來。

           

          86  

          景:大衛家園子內外

          人物:梁思聰、葉丹嬋、大衛、司機丙及五六個大漢

          氣氛:日 外

          葉丹嬋從屋里狼狽地跑了出來,梁思聰見了,連忙迎了上去,但兩人卻被鐵門隔開了。這時,大衛也從屋里出來,他看到梁思聰,冷哼了一聲。

          大衛:原來是你這個王八蛋在搞破壞。來呀,有本事你進來救她呀,一進來我就報警抓你。

          大衛邊說邊走了過來。

          葉丹嬋(一陣恐慌):聰,快救我。

          司機丙邊走過來邊吹了聲口哨,一下子,從周圍的樹林里走出五六條大漢并向園子門口走來。

          大衛(見了一下子慌了):你,你怎么來了?

          司機丙:是董事長派我來的,你趕快開門讓陳總出來,否則我告訴董事長,讓他馬上把你開除了。

          大衛把鐵門打開,葉丹嬋飛也似的沖了出來,一把撲到梁思聰懷里痛哭起來。

           

          87  

          景:街道上

          人物:梁思聰、葉丹嬋、司機丙

          氣氛:日 外

          街道上,載著梁思聰和葉丹嬋的小車在緩緩行駛。

          梁思聰(摟著葉丹嬋):丹,你為什么這么傻呢?

          葉丹嬋:我沒辦法,我要救我父親正文

          1  

          景:學校門口,學生放學

          人物:葉丹嬋、付藹、李瑤芷、楊小莉、師生、家長

          氣氛:日 外

          放學,學生走出校門口。

          家長接送區停著一輛車牌號為FQ520的出租車,葉丹嬋手抱著書站在不遠處猶豫著。

          出租車司機付藹搖下車窗。

          付藹(望著葉丹嬋):葉丹嬋同學,你在等什么?快上車吧。

          葉丹嬋(面紅紅的):我……

          李瑤芷和楊小莉推著自行車朝著葉丹嬋走來。

          李瑤芷:丹嬋,那輛不是你爸的車么?你怎么還不回家?

          葉丹嬋(面紅紅的):我,我以為忘記帶語文試卷了,所以在這找一找。

          楊小莉:找到了么?

          葉丹嬋(面紅紅的):找到了,我回去了,拜拜。

          葉丹嬋說完逃也似的跳上了出租車。兩個女生也騎上車走了。

          (打出電影父親或為了女兒的囑托。接著拉出出品單位和演員表等)

           

          2  

          景:出租車內

          人物:葉丹嬋、付藹

          氣氛:日 內

          付藹發動了出租車,正想起動,葉丹嬋卻攔住他。

          葉丹嬋(臉紅紅的):師傅,對不起,我可以下車么?

          付藹(望著車內的倒后鏡疑惑):你下車干什么?是不是忘記了拿東西。

          葉丹嬋望了一眼計價器。

          【鏡頭特寫計價器,上面顯示:起步價5元。

          葉丹嬋(臉漲得通紅):不是,我,我錢不夠。

          付藹:你有多少錢?

          葉丹嬋(低下頭,臉漲得通紅):我只有3元錢。

          付藹(把計價器合上):有3元錢不是夠了么?我上次不是收你3元錢么?

          葉丹嬋(點了點低垂頭,臉漲得更紅):上次我已很感謝你,今次我不可以讓你再吃虧,所以我要下車。

          付藹(笑了一下):誰說我吃虧了?起步價雖然是5元,但這5元錢我要搭客人走3公里路,超出3公里才能再計價收費,我收你3元錢搭你一站路,而這一站路只有1.5公里,所以我還賺了5角錢呢。

          葉丹嬋(不好意思地低下頭):那,那就謝謝師傅搭我一站。

          付藹應了一聲“好的”便開動了汽車。

          付藹(一邊開車一邊):葉丹嬋同學,你看這樣好不好?以后每周周末放學后我就在剛才那里等你,收你3元錢搭你一站路,好么?

          葉丹嬋(低頭沉思了好一會才抬起頭):好的,謝謝您,師傅。

          付藹(停了一下):不用客氣。葉丹嬋同學,剛才在校門口和你說話的那兩個女生是你同學嗎?

          葉丹嬋(點了下頭):嗯,兩個很要好的同學。

          付藹:既然是很要好的同學,為什么我剛才好像看見你有點害怕和她們說話似的?

          葉丹嬋的臉又紅了,說了聲“這……”便陷入了沉思中。

          【鏡頭回放

           

          3  

          景:女生宿舍外

          人物:葉丹嬋、李瑤芷、楊小莉、杜紅、周秀芬、學生

          氣氛:日 外

          中午,葉丹嬋打飯回到宿舍前,宿舍里傳出議論她的聲音:

          周秀芬畫外音】:你們知道嗎?其實葉丹嬋的腿不是她所說的那樣是下樓梯摔斷的,而是她爸開車發生了車禍而造成的。

          李瑤芷畫外音】:秀芬,這消息你怎得來的?沒有真憑實據可不要亂說哦。

          楊小莉畫外音】:對呀,這樣會傷害丹嬋的哦。

          杜紅畫外音】:你們倆那么緊張干嘛,又不是說你們,雖然我們知道你們與葉丹嬋很要好。

          李瑤芷畫外音】:如果沒有真憑實據,說誰也不行!

          周秀芬畫外音】:我當然有證據啦。上學期她摔斷腿的時候她母親來幫她請假時親口和班主任說的,當時恰好我和杜紅從老師的辦公室前經過,所以就聽到了。杜紅,是不是呀?

          杜紅畫外音】:是的,當時我和杜紅一起,雖然當時她們聲音較小聽得不太清楚,但大概的內容就是這樣的。

          楊小莉畫外音】:唉!這樣說丹嬋也太慘了!

          李瑤芷畫外音】:所以,我提議大家以后多讓著她點多幫著她點而不應議論她打擊她,大家說對吧。

          其余舍員畫外音】:嗯,對。

          葉丹嬋再也聽不下去了,兩行眼淚奪眶而出,她拿著飯盒轉身飛奔離去。

           

          4  

          景:學校讀書角

          人物:葉丹嬋

          氣氛:日 外

          學校讀書角的林下長椅上,葉丹嬋捧著飯盒在低頭吃飯,兩行豆大的眼淚滴落在飯上,她卻渾然不覺。

          吃完飯,她又坐了一會,然后伸手飛快地抹干眼淚,毅然地站起身向宿舍走去。

           

          5  

          景:女生宿舍內

          人物:葉丹嬋、李瑤芷、楊小莉、學生

          氣氛:日 內

          葉丹嬋在宿舍前略為站了一下,然后擠出一絲微笑向宿舍走去。

          楊小莉(一邊放下蚊帳一邊):丹嬋,你去打飯怎么去得那么久的?睡眠鈴都快響了。飯堂還有飯打嗎?你吃飯了沒有?

          葉丹嬋(擠出一絲微笑,面微微有點紅地):吃過了,在回來的路上碰見了一個熟人聊了一會,所以到現在才回來。

          李瑤芷:吃過了就好,我們還擔心你沒飯吃呢。

          葉丹嬋(笑了笑):怎會呢,謝謝關心。

          楊小莉:丹嬋,我們都知道你很勤奮,但是你不能每次都那么遲才去打飯呀,去得太遲真的沒飯吃的。

          葉丹嬋:不會的,我會控制時間的。并且如果真的沒飯吃,那我可以去服務部打泡面吃呀。

          李瑤芷:丹嬋,吃泡面沒營養,高三學習強度那么大,你又那么勤奮,身體會吃不消的。另外,聽同學們說今學期以來很少見你打肉吃,這樣不行的。丹嬋,是不是因為治腿傷花去了錢或者家里出了什么事而導致經濟緊張?如果是這樣,那你就和我們說,別說我們是好姐妹好同學,單憑你是我們班的學霸我們班的驕傲,我們就應該幫你,大家說對嗎?

          眾人圍了上來紛紛道:對呀,對呀,丹嬋,有什么困難就直說嘛,我們會幫你的。

          葉丹嬋(想了一會,勉強擠出一絲笑容):謝謝你們,我真的沒事。睡眠鈴響了,大家休息吧,要不被學校抓到就麻煩了。

          睡眠鈴響,眾人只好回去睡覺。

           

          6  

          景:女生宿舍內

          人物:葉丹嬋

          氣氛:日 內

          葉丹嬋躺在床上,眼里的淚水不斷地向外奔涌,她極力控制住自己不讓自己弄出聲來。

          【鏡頭回放結束

           

          7  

          景:出租車內

          人物:葉丹嬋、付藹

          氣氛:日 內

          付藹:既然你不方便說那就算了,我是怕你被她們欺負所以才問你的。嗯,到站了,你小心下車哦。另外,你記住我下周末放學的時候在學校門口接你哦。

          葉丹嬋(下了車,轉過身來,非常感激地):謝謝您,師傅。

          葉丹嬋說完轉身走了。

          付藹望著葉丹嬋遠去的背影,若有所失的開車走了。

           

          8  

          景:學校門口

          人物:葉丹嬋、付藹、學生

          氣氛:日 外

          【字幕打出第二周周末】

          放學,學校門口,偶爾有一兩個學生從學校里走出來,接送區只有車牌號為FQ520的出租車,出租車的車窗搖了下來,付藹看看手表又看看校門,顯得有點焦急又有點擔憂。

          葉丹嬋出現在校門口。

          付藹長長地舒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了笑容。

          葉丹嬋快步走到出租車旁。

          葉丹嬋(邊上車邊):師傅,不好意思,今天作業多,所以出來遲了。

          付藹(笑笑):沒事,坐好了,我要開車了。

          付藹說完啟動出租車飛奔而去。

           

          9  

          景:公車上落站

          人物:葉丹嬋、付藹

          氣氛:日 外

          公車上落站,葉丹嬋下了車。

          葉丹嬋:謝謝您,師傅。

          葉丹嬋說完走了。

          付藹說了聲“拜拜”便也急急的開車走了。

           

          10  

          景:出租車公司車輛交接處

          人物:付藹、前臺經理、張司機

          氣氛:日 內

          出租車公司車輛交接處,一男人靠著前臺兩眼焦灼地盯著大門入口。

          付藹拿著車匙急匆匆地進了來。

          那男人見了,忙拿出手機來打。

          付藹來到前臺前,邊把車匙放到前臺上邊轉頭對那男人

          付藹:對不起,兄弟,我今天有些事,所以交車遲了。

          付藹(又調轉頭對經理):經理,交車。

          前臺經理:你今天怎么啦?一直以來各方面都表現優秀的你今天居然遲了近一個小時交車,按公司的規定,你不但要交100元的罰款給公司,還要賠償張司機的損失。

          付藹:這個必須的,這個必須的。

          付藹(轉過頭對著男人):兄弟,你說我遲交車造成你丟失了多少個單讓你損失了多少錢,我賠你。

          張司機:也沒多少,就一個鄉鎮的單120元,我不出車也就沒耗油,所以就收100元吧。

          付藹拿出一疊錢,拿一百元給了經理,又拿兩百元塞到男人手上。

          付藹:120元是車費,另外80元就當作信用損失費吧。因為我遲交車而導致你失信于客戶。

          張司機(把錢塞回給付藹):不用,兄弟,大家同事兼兄弟一場,就不要計較那么多,而且我有時候也會遲交車,你不也是算了嗎。

          付藹:兄弟,你還是拿吧,兄弟歸兄弟,公司的規矩可不能壞。

          張司機(把一百元塞回給付藹):好吧,兄弟,我就收一百塊吧,這一百塊你拿回去,我的信用沒受到損失。因為約車的是我的一個老客戶,約車時我已和他說得很清楚我沒有車,并且后來我又介紹了一個朋友去搭他,所以我不存在失信的問題。這一百元你必須拿回去,否則另外一百元我也不要了。

          付藹只得拿回那一百元錢,連聲多謝之后走了。

           

          11  

          景:公路

          人物:付藹、司機甲

          氣氛:日 外

          公路上,付藹駕駛著出租車一路狂奔。

          突然,前面的岔路處閃出一輛微型小貨車。

          付藹連忙急剎、轉向,但“砰”一聲,右方車頭仍然撞上了小貸車的左后方。

          (鏡頭拉近)付藹感到胸口一陣陣劇痛,痛到他幾乎喘不過氣來。

          過了好一會,他方緩過氣來。他看見對方司機在他的車前打手勢叫他下車,他忍痛下了車。

          對方司機本來怒氣沖沖的,但看到付藹捂著胸口非常痛苦的樣子,不由得軟了。

          對方司機:你怎樣開車的?我都沒剎車你都會追尾的。

          付藹:對不起,對不起,我因為趕著去接人開得快,加上沒留意你開車從旁邊岔路出來,所以便撞上了,很對不起,撞壞你的車我賠你錢好嗎?你說,要多少錢。

          對方司機(看了一眼兩輛受傷的車):我的車沒多大問題,反而是你的車傷得較嚴重,你的車沒一千幾百元修不好。這樣吧,我也不獅子大開口的,你賠我五百元算了。

          付藹(下意識地):嘩,老板,你不是說你的車沒多大問題么?維修費最多就300元,你要我500元,打劫么?

          對方司機(想了一下):每人讓一步,400元。

          付藹(想了一下):好吧,我趕時間,四百就四百吧。

          付藹拿出四百元給了對方司機,然后急急腳的開車走了。

           

          12  

          景:汽修廠

          人物:付藹、老板娘、工人

          氣氛:日 內

          汽修廠內,工人們在忙碌著。

          付藹(走到收銀臺前):老板娘,我臺車修理費多少錢?

          老板娘:總共830元,收你800元吧。

          付藹給了錢,急匆匆的開車走了。

           

          13  

          景:學校門口,學生放學

          人物:葉丹嬋、付藹、李瑤芷、楊小莉、師生、家長

          氣氛:日 外

          放學,葉丹嬋和李瑤芷、楊小莉有說有笑地走出校門口。

          葉丹嬋和李瑤芷與楊小莉道過別并目送她們走了之后,轉頭向接送區望去,不由得皺起了眉頭。就在這時,“吱”的一聲長響,一輛小車停在葉丹嬋面前,駕駛室的車窗搖下,現出付藹歉意的笑臉。

          付藹:不好意思,來晚了。

          葉丹嬋(回報一笑):不晚,我也剛出來到。

          葉丹嬋說完上了車。

           

          14  

          景:公車上落站

          人物:葉丹嬋、付藹

          氣氛:日 外

          公車上落站,葉丹嬋下了車。

          葉丹嬋:謝謝您,師傅。

          葉丹嬋說完走了。

          付藹望著葉丹嬋的背影,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15  

          景:付藹家

          人物:付藹、葛玲

          氣氛:晚飯后 內

          晚飯后,付藹坐在沙發上玩手機,妻子葛玲拿著一只挎包從臥室出來。

          葛玲:老公,我和閨蜜逛街去了。

          付藹:好的,玩得開心。

          葛玲出了去,付藹忙放下手機,走到電視柜處拿出跌打酒,脫掉上衣,倒了一些跌打酒捂到胸口處輕輕地搓揉起來,痛得他直呲牙。

          搓揉完,付藹把跌打酒放回柜里,直起身想走回沙發,卻被墻上相框里的相片吸引住了。

          【鏡頭特寫】一張付藹、葛玲和女兒合影的相片。

          付藹(眨了眨眼,長嘆了一聲):寶貝女兒呀,我也算對得起你了,為了她,我不但被罰了200元,還撞了別人賠了400元和修車用去了800元,更重要的是你老爸的命都差點沒了,你交給老爸的任務可不容易完成哦。當然,她也非?蓯,和你一樣可愛,從她身上,我仿佛看到了你,所以即使付出再多也值。

          付藹繼續盯著相片看了好一會,方才回到沙發上。

           

          16  

          景:女生宿舍外

          人物:葉丹嬋、李瑤芷、楊小莉、杜紅、周秀芬、學生

          氣氛:日 外

          傍晚,葉丹嬋跑完步回到宿舍前,又聽到里面的同學在議論她:

          李瑤芷畫外音:周秀芬、杜紅,上周末你們也親眼看見FQ520來接丹嬋了吧?你們竟然說什么丹嬋的腿是出車禍撞斷的和丹嬋爸爸出車禍去世了,簡直一派胡言,好在上次我醒目問她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導致經濟困難,如果我直接問她是不是出了車禍那就尷尬了。所以,以后沒有確鑿的證據就不要亂講,否則會出大問題的。

          楊小莉等人畫外音:是啰,是啰,沒確鑿證據不要亂講。

          周秀芬畫外音:我,我真的聽他們說出車禍的呀,或許是我聽錯了,他們說的是別人。

          杜紅畫外音:對,對,我們真的聽到他們說什么車禍的,可能他們是說其他人的。

          李瑤芷畫外音:反正以后大家沒有確鑿證據就不要亂講,否則會對別人造成很大的傷害……

          葉丹嬋不想再聽下去,靠在宿舍前窗旁的墻上,半抬著頭,長吐了一口氣,兩眼望著斜上方發呆。

           

          17  

          景:校道上

          人物:葉丹嬋、李瑤芷、楊小莉等

          氣氛:日 外

          校道上,葉丹嬋和李瑤芷、楊小莉等人拿著飯盒有說有笑的走著。

           

          18  

          景:運動場上

          人物:葉丹嬋、李瑤芷、楊小莉等

          氣氛:日 外

          葉丹嬋和李瑤芷、楊小莉等一班同學在運動場上開心地進行體育鍛煉。

           

          19  

          景:學校文學社

          人物:葉丹嬋和其他社員

          氣氛:日 內

          學校文學社里,葉丹嬋和文學社其他社員進行著熱烈的討論。

           

          20  

          景:教室里

          人物:葉丹嬋、李虹、學生

          氣氛:日 內

          教室里,班主任李虹站在教壇上講話,眾學生坐在下面認真聽著。

          李虹(顯得非常激動地):這次月考,我們班上重點線的同學最多,上本科線的僅比18班少1人,最為難得的是級組第一名和第二名都是我們班,她們就是葉丹嬋同學和林曉同學,大家掌聲鼓勵。

          教室里響起熱烈的掌聲。

          掌聲落下。

          李虹:葉丹嬋同學上高三后除了8月份月考考失手外,其余的月考都穩拿全級第一,非常棒,大家再次掌聲祝賀。

          教室里再次響起熱烈的掌聲。

           

          21  

          景:教師辦公室里

          人物:李虹、潘慧妹、陳有德、黃巧賢等教師

          氣氛:日 內

          教師辦公室里,李虹、黃巧賢、陳有德等教師在低頭辦公。

          潘慧妹走了進來,直接來到李虹桌旁。

          潘慧妹:hi,李老師,聽說今次月考又是你班拿第一,是嗎?

          李虹(笑了笑):不是,上本科線人數最多的是陳老師班。

          潘慧妹:本科上線人數最多的是張老師班,她班比你班多1人;但是,重點上線人數卻是你班最多,而且全級第一名和第二名都在你班,你真厲害!

          李虹(又笑了笑):不是我厲害,是學生厲害。

          潘慧妹:沒有厲害的班主任能有厲害的學生么?嗯,我還聽說全級第一名的葉丹嬋比第二名繼續多四十幾近五十分,是不是呀。

          李虹(又笑了笑):嗯,多了四十八分。

          潘慧妹:你看你看,我早說啦,葉丹嬋這妹仔是不用擔心的,她8月份月考失手只不過是因為剛上高三心理壓力大、考試時精神緊張造成的,你看她之后的幾次月考每次都比第二名多幾十分,所以你不用擔心,更不用睡不著覺。

          李虹(笑了笑):我對她是放心了,但是對杜鵑、王萍等幾個女生又不放心了。本來杜鵑、王萍等幾個女生一直以來成績還算不錯的,高三以來每次月考基本上都能上本科線的,但不知為什么今次卻……

          潘慧妹:咳!這有什么,俗話說“人有失手,馬有失蹄”嘛,考試次數多了,總會有一兩次失手的嘛。

          李虹:話雖然這樣說,但如果是高考失手了就慘了。

          潘慧妹:不會的不會的,你放心好了,到高考時她們就不會失手的了。嗯,你剛才說你班有幾個女生考失手了,如果她們不考失手,那今次你班上本科的不也就是第一了?

          陳有德(突然插嘴冷冷的):難道只有她班學生會考失手而其他班學生就不會考失手呀?我班今次也有考失手的,而且如果我班那個“短命鬼”還在,誰拿全級第一名還說不定呢。

          李虹抬頭看了張大口不敢再說話的潘慧妹一眼,笑了笑,低下頭繼續批改,不再出聲。

          一時間,辦公室里便寂靜起來。

          過了好一會,黃巧賢打破寂靜。

          黃巧賢:李老師,你不是說葉丹嬋的父親出車禍死了的么?但是我經?匆娝忠郧伴_的FQ520出租車在校門口等她,開車的是一個中年男子。

          林虹(笑了一下):這有什么好奇怪的,可能那男子是她的親戚或是她爸的好友,他爸不在了,所以就請他來接丹嬋也是有可能的。

          陳有德(冷冷的):問題是這個司機與葉丹嬋父親根本不熟,因為這個司機就是那個“短命鬼”付美的父親付藹。雖然葉丹嬋父親和付藹是同一出租車公司的,但我聽付美說過兩人并不熟。

          潘慧妹:那付藹他每周周末來接葉丹嬋有何目的?

          陳有德(冷冷的):有何目的,泡妞唄。你沒聽說過么,現在社會上的一些人渣,見到學生妹單純好騙,所以便專去泡學生妹,一些大學門口每晚都有一些車頂上放著一瓶水的豪車停著,那些就是專泡學生妹的。

          潘慧妹:什么?竟有這樣的事?不會吧?再說葉丹嬋那么聰明,不會那么容易被騙吧?

          李虹(皺起了眉頭):難說的,她雖然聰明,但閱歷少見識淺,被人騙也不是不可能的。嗯,你們是什么時候發現她坐那人的車的?

          黃巧賢:我是今學期才發現的,但聽一些老師說他們去年已發現了的。

          陳有德(有點得意地):李老師,不是我不提醒你,我去年10月份已發現這情況了的,但不知他們是什么關系,而且我一直來都不是那種愛搬弄是非講人閑話的人,所以一直以來不和你說。

          李虹(神色凝重地):這樣看來我得盯緊她才行。唉,差生固然讓人操心,尖生更讓人操心!

           

          22  

          景:學校門口,學生放學

          人物:李虹、葉丹嬋、付藹、學生群演

          氣氛:日 外

          放學,學生陸陸續續走出校門口。

          車牌號為FQ520的出租車慣例地停在老地方,車窗半落,付藹坐在駕駛座上,半轉著頭望著校門口,面上顯得十分平靜。

          李虹緊張地站在校警室里,兩眼不停地在出租車和校門之間掃瞄。

          葉丹嬋走出校門,徑直向出租車走去。

          李虹(目光隨著葉丹嬋的身體移動,右手握拳,嘴里低聲念叨):不要,不要……

          葉丹嬋上了出租車走了。

          李虹一下子癱坐在椅子上,額上現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

           

          23  

          景:學校門口,學生放學

          人物:李虹、李瑤芷、楊小莉、學生群演

          氣氛:日 外

          李虹抹去額上的汗,走出校警室,向校門口走去。

          李虹在校門口碰上了推著自行車放學回家的李瑤芷和楊小莉,忙攔著她倆。

          李虹:瑤芷、小莉,你們現在才回家么?

          倆人點了點頭應了一聲“是呀”。

          李虹:你們看見丹嬋么?我有點小事想找她。

          李瑤芷:她回家了呀。本來我們想和她打一會羽毛球才回去的,但她說趕車,所以就先走了。

          李虹:趕車?趕什么車?

          楊小莉:她爸的出租車,她爸每周末放學都會開車來接她。

          李虹:她爸?

          楊小莉:是呀,那輛車牌為FQ520的出租車就是她爸開的,有問題嗎?

          李虹:沒,沒有!我有點小事想找她,既然她回家了那就算了。

          李瑤芷:既然這樣,那我們就走了,老師拜拜。

          李瑤芷和楊小莉說完走了,剩下李虹獨自呆立當地。

           

          24  

          景:學校教學樓三樓樓梯間,學生上晚自習

          人物:李虹、葉丹嬋、眾學生

          氣氛:夜 外

          周日晚,學校教學樓燈火通明,學生在教室里靜靜地學習。三樓樓梯間,李虹和葉丹嬋在聊天。

          李虹:丹嬋,這次月考你又拿了第一并且超第二名48分,你怎么看?

          葉丹嬋:我怎么看?我沒怎么看。月考成績只能代表以前,不能代表以后,更不能代表高考,所以我還需要努力學習,爭取在高考中考上理想的大學。

          李虹:嗯,你能這樣想就好。不過,老師還要提醒你:高考一日不結束你就一日不能驕傲和放松,否則成績就會下來。

          葉丹嬋(皺起眉頭疑惑地望著李虹的臉):老師,我沒有驕傲和放松呀。

          李虹:沒驕傲和放松就好!不過,我聽你媽說,你周末很遲才回到家。雖然你家離學校有4、5公里遠,但乘坐公車回去不用半小時,但你每次都5點多近6點才回到家,這是怎么一回事?

          葉丹嬋(低頭想了一會):因為我是走路回家的。

          李虹(皺起眉頭盯著葉丹嬋):走路回家?

          葉丹嬋(低著頭):嗯。

          李虹(眉頭擰成個“川”字):你為什么不坐公車?

          葉丹嬋(繼續低著頭):因為,因為我沒錢。

          李虹(躊躇了好一會):不是沒錢吧?我聽人說你打車回去的。我原來也不信,但上周末我親眼看見了就相信了。既然是打車回去,為什么那么遲才回到家,中途去了哪里?

          葉丹嬋:我,我……

          葉丹嬋于是把前因后果說了一遍。

          李虹:這么說你為了不讓同學們知道你父親的事,所以你寧可先坐一站出租車再步行幾公里回家?

          葉丹嬋(低著頭):嗯,我不想別人瞧不起我和嘲笑我,所以我寧可步行回家。

          李虹:嗯,這樣吧,以后我每周給你3塊錢,讓你坐完出租車后再坐公交車回家,好嗎?

          葉丹嬋(搖了搖頭):我不要。

          李虹:為什么不要?這樣既不會讓同學們知道你家里的事,也可以讓你及時的回到家。

          葉丹嬋(抬起頭望著李虹堅定地):因為:1、我不想欠別人的;2、我不需要別人的憐憫,我要靠我的努力去改變命運!命運對我越不好我就越要堅強!

          李虹(望著她堅毅的臉):既然這樣,那我尊重你的選擇。

          兩人又聊了一會,李虹便讓葉丹嬋回教室去了,自己也走了。

           

          25  

          景:教師辦公室

          人物:李虹、黃巧賢

          氣氛:夜 內

          李虹回到辦公室坐了一會,忽然想起了什么。

          李虹:對哦,他明知吃虧為什么還要每周周末都來車丹嬋呢?

          黃巧賢(轉頭望著李虹):怎么啦?

          李虹于是便把剛才與葉丹嬋聊天的情況告訴了黃巧賢。

          黃巧賢:這么說葉丹嬋沒問題,有問題的是那個司機。你想,他的出租車起步價都5元,葉丹嬋雖然只坐一站路,但為什么他有錢不賺而要拉沒錢賺的,而且每周都來,這一定有問題!

          李虹:嗯,看來我還得繼續追查這件事。

          級長張繼興進了來。

          張繼興:李老師,追查什么事呀?

          李虹:級長你來就好了,我正想找你。

          李虹于是便把葉丹嬋的事和張繼興說了一遍。

          張繼興(皺了皺眉):李老師,現在離高考只有三個月了,這事如果處理不好,勢必會影響到葉丹嬋的高考成績。因為這事發生在校外,學校不方便介入處理,所以你把這事告知她家長,讓她家長去調查了解她與那司機的情況,如果調查結果是他們之間無問題就最好,如果有問題就叫其家長向公安機關報案讓公安機關處理。另外,麻煩和辛苦你平時多些留意葉丹嬋的思想和行為動向,如果發現她有什么不好的去向,那你就要馬上教育和阻止,必要時向我報告和我再向學校報告,一定不能讓她出事,最好不影響她高考。所以你要切記:這事只能隱蔽進行,千萬不能讓葉丹嬋知道,知道么?

          李虹:知道,那我現在就打電話給她家長。

           

          26  

          景:出租車公司老總辦公室

          人物:付藹、馬偉

          氣氛:日 內

          出租車公司老總辦公室,老總馬偉和付藹面對面的坐著。

          馬偉:小付,我知道你平時一向表現都很不錯,但是呢,今天上午我卻接到現在你所開那輛車的前司機葉松青老婆的投訴,說你騷擾她正在讀高三的女兒葉丹嬋,有這樣的事嗎?

          付藹(非常驚訝地):說我騷擾她女兒?

          馬偉:是呀,說你每周周末都開車去學校等她女兒,以低價讓她女兒坐車的方式引誘她女兒,有沒有這樣的事?你可要注意啊,你這樣做不但會影響公司的形象,而且她女兒還不夠18周歲,如果別人把你告上法庭你可要坐牢的哦。

          付藹(想了一會):馬總,事情不是他們所想象的那樣,這事你聽我詳細說吧……

          付藹于是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詳細地說了一遍。

          馬偉:哦,原來是這樣,那我就可以放心的和青松的老婆說了。

          付藹:謝謝馬總。請馬總不要把這樣說出去,免得被青松的女兒知道,影響她高考。

          馬偉:嗯,你放心吧,我不會把這事說出去的。嗯,你出去吧。

          付藹出去。

           

          27  

          景:教師辦公室

          人物:李虹

          氣氛:日 內

          教師辦公室里,李虹接電話。

          李虹:喂,邊位……哦,原來是丹嬋媽媽呀?那件事調查了解得怎樣……哦,原來是這樣呀?如果真是這樣我就放心了……嗯,你不放心要繼續調查下去?嗯,那也好的,不怕一萬,最怕萬一。不過,你一定要記得不能讓丹嬋知道,免得影響她復習備考和影響她高考哦……嗯,你放心,我也會多些留意丹嬋在學校的情況的,如果我發現有什么不對頭的地方我會立即和你溝通聯系……嗯,不用客氣,就這樣,拜拜。

           

          28  

          景:學校門口,學生放學

          人物:李虹、葉丹嬋、付藹、學生群演

          氣氛:日 外

          放學,學生陸陸續續走出校門口。

          車牌號為FQ520的出租車慣例地停在老地方,車窗半落,付藹坐在駕駛座上,半轉著頭望著校門口,面上顯得十分平靜。

          李虹緊張地站在門衛室里,兩眼不停地在出租車和校門之間掃瞄。

          葉丹嬋走出校門,徑直向出租車走去。

          開門,上車,關門,系安全帶,開動,一溜煙的消失了。

          校警室里,李虹緊張而擔憂的看著這一切,她連忙拿出電話打了起來。

           

          29  

          景:公車上落站

          人物:葉丹嬋、付藹、胡圖芳

          氣氛:日 外

          公車上落站,葉丹嬋下了車。

          葉丹嬋:謝謝您,師傅。

          葉丹嬋說完走了。

          付藹望著葉丹嬋的背影,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葉丹嬋的背影消失了,付藹正想開車離開。忽然,他從倒后鏡看到車的右后方沖出一個婦人用手指著他大罵,他連忙剎住車在原地等候。婦人跑到副駕旁,半彎著腰指著付藹破口大罵。

          婦人:你下來,你這人渣,如果你老婆滿足不了你的,你就去叫雞,你為什么要騷擾我女兒?我女兒現在正讀高三,而你的子女都有她那么大了,你為什么不知廉恥去騷擾她……

          付藹皺了皺眉頭,打斷她的話。

          付藹:這位大姐,你應該是葉丹嬋的媽媽胡圖芳吧?你誤會了,我……

          胡圖芳:誤會?我剛才親眼看見丹嬋從你車上下來的,我看得一清二楚,剛才要不是我怕丹嬋見到我,我早就出來了……

          付藹(再次打斷的話):林大姐,你聽我說,我每周周末去接送她是為了踐行我對我女兒的諾言,并不是對葉丹嬋有什么不良的企圖,我……

          胡圖芳:你沒不良企圖?你騙誰呀?你有錢不賺卻去拉沒錢賺的,而且每周周末她放學你都去等她,你還說沒不良企圖……

          付藹:林大姐,這事一下子說不清楚,你先上車,我和你慢慢聊好嗎?

          胡圖芳:不!我不上你的車,我不會上你的當的,我就要當著眾人的面揭穿你的偽裝,讓人們知道你是一個人渣,是一個……

          付藹看了一下開始圍上來的眾人,皺了一下眉頭。

          付藹(用手指了一下胡圖芳身后):林大姐,你女兒來了。

          胡圖芳聽了,站直身子轉頭去看。付藹趁此機會啟動出租車,“呼”的一聲把車開走了。胡圖芳轉頭不見葉丹嬋,連忙回過頭來,發現付藹已開車走了,一跺腳。

          胡圖芳: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我去公司找你,看你能躲到哪里去。

           

          30  

          景:出租車公司

          人物:胡圖芳、馬偉、門衛

          氣氛:日 外

          出租車公司大門口,胡圖芳在和兩名門衛爭吵。

          門衛甲:都說付藹出車還沒回來,我剛才打電話給車輛交接處經理時你也聽到的呀。

          胡圖芳:那我不找那個人渣了,我進去找你們的總經理馬偉。

          門衛乙:剛才不是告訴你了嗎?我們總經理在開會,沒空。

          胡圖芳:你們既不讓我見你們的總經理,又不許我進去找那個人渣,你們的意思就是保定了那個人渣,是不是?如果是這樣,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胡圖芳說完舉起右拳高聲叫了起來。

          胡圖芳:出租車司機付藹勾引未成年少女,引誘學生妹,而出租車公司則包庇這個人渣,不愿處理這個人渣。

          兩個門衛(連忙阻止胡圖芳):哎哎哎,你別叫,你別叫,我再幫你打個電話問下馬總經理開完會沒有。

          胡圖芳停止了叫喊,門衛甲便拿出電話打給馬偉,把情況向馬偉作了匯報,得到的指令就是讓胡圖芳進去。

           

          31  

          景:出租車公司老總辦公室

          人物:胡圖芳、馬偉

          氣氛:日 內

          出租車公司老總辦公室,老總馬偉和胡圖芳面對面的坐著。

          馬偉:胡大姐,我不是和你說過么?付藹他不是……

          胡圖芳(打斷馬偉的話):馬總經理,你不用說了,這樣爛的理由連三歲的小孩都不會信啦,便何況我們大人。而且,即使他說的是真的,我也不想他去車我的女兒,所以你叫他以后不要再去找我女兒,否則我見一次就來公司鬧一次。

          馬偉(輕嘆了一聲):好吧,那我就叫他以后不再去找你女兒就是了。

          胡圖芳:嗯。只要他以后不再去找我女兒,那我也不追究以前的事了。

          馬偉:嗯,好,我保證,他以后不會再去找你女兒的了。

          兩人又聊了一會,胡圖芳便走了。

           

          32  

          景:出租車公司老總辦公室

          人物:付藹、馬偉

          氣氛:日 內

          出租車公司老總辦公室,老總馬偉和付藹面對面的坐著。

          付藹:馬總,我之所以堅持每周去接葉丹嬋的原因已和你說過了,而現在離高考只有兩個多月,如果我現在突然放手,勢必會影響她的學習和生活,進而影響她的高考,所以,我不能放手呀。

          馬偉:這個我明白,我也相信你。但是,葉松青的老婆就是不理解不相信,她是鐵了心不讓你接她的女兒,因而我也沒辦法,所以那吃力不討好的事你就別干了吧,你還是去拉別的客人多賺一點錢吧,不要再去招惹她了,免得她下次又來公司鬧。

          付藹(堅決地):不行,我除了要履行對女兒的承諾之外,我真的不想看著這樣一個本可以考上很好的大學的學生在高考前受到任何的打擊而導致她只考上一般的大學。

          馬偉(沉吟了一會):好吧,既然你那么堅決,那我就助你一臂之力吧……

          馬偉把他的計劃說了一遍,聽得付藹連連點頭。

           

          33  

          景:出租車公司車輛交接處

          人物:付藹、馬偉、王司機、眾司機

          氣氛:日 內

          付藹和一班同事坐在出租車公司車輛交接處坐等車輛交接。

          王司機:老付,你厲害哦,居然泡到一個學生妹,給大家介紹一下經驗讓我們已學著去泡一個好嗎?

          旁邊的幾個司機也齊聲:對對對,傳授一下經驗,讓我們也去泡一個。

          付藹(想發怒,但又控制住了):老王,東西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我從來都不泡妹,更不泡學生妹。

          另外幾個司機:對,老王,大家都有目共睹的,老付是一個正經人,不會泡妹的。

          王司機:嘿嘿,不泡妹?那我問你們,昨天來公司大鬧的人是誰?她為什么要來公司鬧?

          付藹(有點怒了):齷齪!事情并不是你所想像的那樣的!

          王司機:不是我想像的那樣,那是怎么樣?你說呀。

          付藹(有點怒但又無可奈何):我……

          王司機:怎么啦?無話可說了吧?老付,我們不是取笑你,泡妹不是一件羞恥之事,而是一件長臉之事,尤其是泡到學生妹更是一件無比光榮之事……

          付藹(大怒):你,你再說我就揍你!你污辱我可以,但你污辱別人可不行!

          付藹說完一把揪住老王司機胸前的衣領,揮拳欲打。

          眾人連忙把兩人拉住。馬偉出現。

          馬偉(邊走過來邊大喝):你們干什么?誰在鬧事?誰鬧事我就處分誰!

          眾人連忙分開。

          馬偉(了解了情況后):老王,還有你們,不要捕風捉影,事情不是你們想像的那樣的,其實老付是在做善事的。所以,以后大家不要再說這事,尤其不能向外說。另外,以后周末爐山中學放學期間老付要用到誰的車或叫到誰去接葉松青的女兒葉丹嬋,誰就要無條件的把車換給他或去接她,把車換給他或去接她的公司每次獎勵10元,不換或不去接的扣20元。

          眾人應了一聲“是”便各自交接車輛去了。

           

          34  

          景:爐山中學校門口幾十米處的樹萌下

          人物:付藹

          氣氛:日 外

          車牌號為FQ520的出租車停在爐山中學校拐角的樹萌下。車內,付藹坐在駕駛位上拿著女兒的相片在看。

          付藹:女兒呀女兒,為了完成你的囑托,我真的有點遍體鱗傷的感覺,不但付出了金錢,還令肉體受到了傷害,更重要的是被葉丹嬋母親冤枉并且有苦說不出和現在只能偷偷摸摸的去履行對你許下的諾言,苦哇……好在,現在離高考已不遠,我的任務就要完成了,而且葉丹嬋真的很可愛,看到她我就仿佛看到了你,從而使我覺得再苦再累也值得。

           

          35  

          景:爐山中學校門口

          人物:付藹、葉丹嬋、學校師生

          氣氛:日 外

          放學,學生陸陸續續走出校門口。

          葉丹嬋出了校門,徑直走到以往乘車的地方,卻發現車牌號為FQ520的出租車并沒有像往常一樣在原地等著她。

          葉丹嬋皺了皺眉頭,兩眼向周圍掃來掃去。

          車牌號為FQ520的出租車出現在鏡頭里,并且“吱嘎”一聲在葉丹嬋身前停住了。

          付藹(搖下車窗,探著身子對葉丹嬋):丹嬋,快上車。

          葉丹嬋上了車,車飛快地開走了。

           

          36  

          景:街道、車內

          人物:付藹、葉丹嬋

          氣氛:日 外(內)

          出租車載著付藹和葉丹嬋在街道上奔馳。

          付藹:丹嬋,對不起,今天有點事所以遲了。

          葉丹嬋:沒事,我也剛出來不久。

          付藹:丹嬋,從下周起公司進行車輛調整,所以我以后有可能開其它號碼的車輛去接你,你如果見我平時停車的地方有車,那你就去看看,看到是我你就直接上車就行了。

          葉丹嬋(點了下頭):嗯。

          付藹:還有,今天我有件緊急的事要趕著去辦,所以等一會我把你送到公車上落站前100米的十字路口你就下車,可以么?

          葉丹嬋:沒問題。

          兩人說著車停了下來,葉丹嬋走下車,車駛入十字路口后右拐走了。

          葉丹嬋獨自向前走去。

           

          37  

          景:公車上落站

          人物:葉丹嬋、胡圖芳

          氣氛:日 外

          公車上落站附近一個商鋪前,胡圖芳正緊張地盯著街上來往的車輛。

          葉丹嬋出現在胡圖芳的視線里。

          胡圖芳皺了皺眉頭。拿出手機打了起來。

          胡圖芳:喂,林老師,你不是說葉丹嬋上了那個人渣的車的么?我怎么看到她走路過來的……哦,你也不知是怎么一回事呀,你是親眼看著葉丹嬋上他的車的,丹嬋可能在半路下了車……嗯,不和你說了,丹嬋過了公車上落站準備步行回家了,我得去叫她一同坐公汽回家,就這樣吧,拜拜。

          胡圖芳說完收起手機,快步追上葉丹嬋。

          胡圖芳:嬋兒,你去哪兒?

          葉丹嬋(回頭見是母親,轉身一把撲過去摟住母親脖子):媽,你怎么在這里的?我沒去哪呀,我在回家呀。

          胡圖芳:我出來買點東西,正等車回家。你說你回家?你怎么不坐車呀?

          葉丹嬋(臉一下子紅了):我,我沒錢坐車。

          胡圖芳:沒錢坐車?我不是給了你坐車的錢么?

          葉丹嬋(面紅紅的):我花了。

          胡圖芳(想了一會):那你和媽媽一起坐車回家吧。

          母女倆便走回公車上落站,剛好有一輛公車到站,兩人便上了車。

           

          38  

          景:葉丹嬋的家

          人物:葉丹嬋、胡圖芳

          氣氛:日 內

          城鄉結合部,葉丹嬋的家,一幢兩層的不大的小樓。

          葉丹嬋和胡圖芳出現在小樓前,開門,進了去。

          胡圖芳:嬋兒,我做飯去,你自覺的去學習啦。

          葉丹嬋(乖巧地):嗯。要我幫忙嗎?

          胡圖芳:不用,你學你的習吧。

          胡圖芳看著葉丹嬋回房學習去了,便走進廚房,拿出手機打了起來。

          胡圖芳:喂,林老師么?你說我該怎辦才好呢?剛才我在公車上落站接到丹嬋之后,我問她為什么不坐公車回家,她竟騙我說我給她的錢花光了沒錢坐車回家,她可是從來不說謊的,現在居然學會了說謊,而且對我也說謊,這明顯是付藹那個人渣教她的。林老師,你說我怎辦才好呢?怎樣才能阻止他倆再來往呢……不用擔心?不用擔心是假的,做父母的,看見自己的女兒這樣,誰會不擔心?而且我現在不僅擔心她的學習受影響,我更擔心她被那人渣騙了做了不該做的事……你以后每周親自送她上公車?不讓她有機會坐那人渣的車……嗯,好!好!林老師,非常感謝你……嗯,拜拜,拜拜。

          胡圖芳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然后便去做飯了。

           

          39  

          景:爐山中學校門口

          人物:付藹、李虹、門衛、學生家長

          氣氛:日 外

          學校門口,門衛和值日教師在擺放雪糕筒、鐵馬等。

          付藹把車開到以往停放的地方停下,熄火,兩眼隔著車窗盯著校門口。

          李虹從門衛室出來,徑直向付藹走去。

          付藹連忙把雙手放在方向盤上,并把頭伏在上面。

          李虹走到車旁,用手敲了敲車窗。

          付藹沒有反應。

          李虹再次敲了敲車窗。

          付藹(抬起頭,搖下車窗):美女,坐車嗎?

          李虹:是呀,去大潤發多少錢。

          付藹:不好意思,我在等人。

          李虹:我知道,你在等葉丹嬋對吧?

          付藹沒出聲。

          李虹:大叔,你都可以做她爸了,還那么不知羞恥嗎?如果你再騷擾她,我就報警抓你。

          付藹:老師,別誤會,我不是騷擾她,我是另有原因的,我……

          李虹:你什么也不用說,你馬上把車開走,并且以后不要再騷擾她,否則就別怪我不客氣。

          付藹只好把車開走了。

           

          40  

          景:爐山中學校門口左邊拐角

          人物:付藹

          氣氛:日 外

          付藹把車開到學校拐角的樹萌下停下,熄火,兩眼緊盯著校門口。

           

          41  

          景:爐山中學校門口

          人物:葉丹嬋、師生、家長

          氣氛:日 外

          放學,師生陸陸續續走出校門口。

          葉丹嬋出了校門口,來到以往付藹停車的地方,站住。

           

          42  

          景:爐山中學校門口左邊拐角

          人物:付藹

          氣氛:日 外

          付藹連忙打著車,正想啟動,忽然又停住了,因為他看見林虹正向葉丹嬋走去。

           

          43  

          景:爐山中學校門口

          人物:葉丹嬋、李虹、師生、家長

          氣氛:日 外

          李虹走到葉丹嬋身邊。

          李虹:丹嬋,怎么還不回家?在這兒等什么?

          葉丹嬋:我在等之前和你說過的那輛出租車。

          李虹:出租車司機叫我轉告你不用等了,因為他有事來不了。

          葉丹嬋(有點疑惑地望著李虹):真的?

          李虹:真的,老師怎會騙你呢。走吧,坐公車回家去吧。

          葉丹嬋上了公車,和李虹說了再見便走了。

           

          44  

          景:爐山中學校門口左邊拐角

          人物:付藹

          氣氛:日 外

          付藹一巴掌打到自己的大腿上,重重地“咳”了一聲,開車走了。

           

          45  

          景:爐山中學校門口

          人物:葉丹嬋、李虹、師生、家長

          氣氛:日 外

          第二周,李虹又把葉丹嬋送上公車走了。

           

          46  

          景:葉丹嬋宿舍內外

          人物:葉丹嬋、李虹、李瑤芷、其他學生

          氣氛:夜 內外

          夜,林虹走到葉丹嬋宿舍前,正想敲門進去,忽然聽到里面的說話聲。

          李瑤芷:丹嬋,好像近兩三周都沒看見你爸開車來接你了,怎么一回事?

          葉丹嬋:他,他出差了。

          李瑤芷:哦,難怪,我們還以為……

          林虹(敲了敲門進了去):不要說話了,就快熄燈了,準備睡覺。

          眾人只得上床準備睡覺了。

          林虹巡了一圈宿舍,又叮囑靠門口的學生關門之后便走了。

           

          47  

          景:校道

          人物:李虹

          氣氛:夜 外

          李虹走在寧靜的校道上,腦海中卻波瀾起伏:

          李虹內心畫外音:我這樣做究竟是對還是錯呢……我是否要繼續阻止付藹接送葉丹嬋呢……

           

          48  

          景:教師辦公室

          人物:林虹

          氣氛:日 內

          林虹在打電話。

          嗯,丹嬋媽媽,你說你老板對你每周下午請假很大意見,所以你今周就不來跟蹤丹嬋了……嗯,好的,反正已足足有一個月沒見付藹來接丹嬋了,他應該是知難而退不再來糾纏丹嬋了,所以你放心吧,丹嬋沒事的……嗯,好,拜拜。

           

          49  

          景:爐山中學校門口

          人物:葉丹嬋、付藹、師生、家長

          氣氛:日 外

          放學,學生陸陸續續走出校門口。

          葉丹嬋走出校門口,她先向門衛室看了一眼,然后向以往付藹停車的地方走去。

          葉丹嬋來到以往乘車的地方,站住,向四下張望。

          FQ520出租車出現在鏡頭里,并快速駛向葉丹嬋。

          車停下,從開著的車窗現出付藹的頭臉。

          付藹:丹嬋,快上車。

          葉丹嬋上了車,車快速駛離。

           

          50  

          景:在街上行駛的FQ520出租車內

          人物:葉丹嬋、付藹

          氣氛:日 內

          FQ520出租車有點狼狽地在街道上行駛。

          葉丹嬋:付叔叔,你怎么啦?發覺你今天好像驚慌失措、害怕被某些人看見一樣,究竟發生了什么事?另外,上個月我整整一個月沒見你,你出差了嗎?

          付藹(沉默了好一會):丹嬋,和你直說了吧。我接送你之事被你班主任和你媽媽發現了,她們以為我像社會上的那些不懷好意的人那樣打女學生的主意,所以她們一個在學校門口送你上公車,一個在你慣常下車的公車站附近埋伏著捉我,所以上個月我只能把車停在學校拐角的地方遠遠看著你班主任送你上公車而不敢出來接你。當然,你班主任和你媽媽這樣做都是為你好,所以你一定不要怪她們,因為不是愛你關心你的人是不會這樣做的。而我之所以每周末來接你,我以前已和你講過我是有原因的,具體什么原因等你高考結束之后再和你說,因為我不想影響你高考。你是個很聰明很有希望考上清華、北大等全國知名的大學的人,而現在離高考只剩一個月了,所以你一定不要讓任何事情影響到你,一切的東西你都不要管不要理,你只管學好習考好高考就行了,知道么?

          葉丹嬋:嗯,知道,多謝付叔叔。

           

          50  

          景:教師辦公室

          人物:林虹、陳有德

          氣氛:日 內

          陳有德:林老師,你不是說FQ520出租車沒有來接葉丹嬋了么?我上周末又見它來接葉丹嬋,你要小心啊。

          林虹:什么?又來了?正人渣!這次讓我逮到了一定不會放過你!

           

          51  

          景:教師辦公室

          人物:林虹

          氣氛:日 內

          林虹在打電話。

          林虹:丹嬋媽媽,我同事說上周又見付藹那人渣來接丹嬋,所以,今次得狠狠教訓一下他才行,這樣吧,你明天下午帶幾個人在公車上落站埋伏,他來了便先拍下他的罪證再把他扭送派出所告他騷擾女學生,這樣他以后便不敢再騷擾丹嬋的了。

           

          52  

          景:在街上行駛的FQ520出租車內

          人物:葉丹嬋、付藹、司機甲

          氣氛:日 內

          付藹(通完電話,一邊把耳塞取下一邊對葉丹嬋):丹嬋,我同事打電話來說你媽帶著一幫人在公車上落站埋伏,所以等一會我便下車讓一個同事開我的車送你去公車上落站,到站后你像以往一樣直接回家,不要逗留,更不要理會身后發生的事,反正你我都不在公車站便不會有大事發生的。另外要切記,你媽回家后你要像沒事發生一樣認真復習備考,不要和你媽鬧情緒,不要埋怨你媽,因為你媽的做法雖然欠妥但她的出發點是為你好的。

          葉丹嬋點頭“嗯”了一聲。

           

          53  

          景:公車上落站

          人物:葉丹嬋、司機乙、胡圖芳、群眾

          氣氛:日 外

          公車上落站,葉丹嬋下了車,和司機說了聲“謝謝您,師傅”便走了。

          司機乙把車停在候客區。

          胡圖芳帶著幾個男女沖了上來,把出租車圍起來,胡圖芳一邊拍打車門叫司機下車一邊大罵。

          胡圖芳:下車,下車。你這賤人、人渣,都四五十歲了,還到處去撩妹,你撩雞妹就算了,還要撩學生妹……

          周邊的吃瓜群眾圍了上來。

          司機乙淡定地下了車。

          司機乙:喂,你這瘋女人,我認識你嗎?你在這里發什么瘋?

          胡圖芳嘴巴張得大大的愣住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向車里看看了,連忙道歉。

          胡圖芳:對不起,對不起,認錯人了,對不起……

          司機乙:滾,再胡鬧我就報警。

          胡圖芳連忙帶著那幾個男女灰溜溜地走了。

           

          54  

          景:公車上落站

          人物:胡圖芳、群眾

          氣氛:日 外

          胡圖芳帶著那幾個男女一邊走一邊氣急敗壞地打電話給林虹。

          胡圖芳:林老師,你究竟有沒有看清楚?你不是說丹嬋上了付藹的車么?我剛才逮到的卻不是他……你說付藹可能中途換了司機,你是親眼看著丹嬋上付藹的車的,你拍了照片,有照片為證,好,那你發過來給我看看。

          胡圖芳收了線,打開微信看了起來。

          鏡頭特寫:葉丹嬋上付藹車的畫面。

          胡圖芳(收起手機):真狡猾!各位,走,既然出租車公司包庇那人渣,那我們就直接到那人渣家里找他算賬。

           

          55  

          景:付藹家

          人物:葛玲、胡圖芳、群眾

          氣氛:日 內外

          胡圖芳帶著幾個男女氣勢兇兇地出現在付藹家門口。

          胡圖芳把付藹的家門拍得山響。

          防火門打開,葛玲出現在門后。

          葛玲:你們是誰?你們有什么事?

          胡圖芳:付藹是不是你丈夫?他在不在家,叫他出來。

          葛玲(點了點頭):是呀,他出車去了,不在家。你是誰?找他什么事?

          胡圖芳:什么事?你丈夫這個人渣騷擾我女兒,我女兒是個學生,正在讀高三,下個月就要參加高考了,你丈夫這個人渣,兒女都有我女兒那么大了,卻不知羞恥的去騷擾我女兒。你開門,讓我們進去看看他在不在家。

          葛玲:他騷擾你女兒?不會吧?

          胡圖芳:不會!你的意思是說我們在冤枉他。你叫他出來,我們當面對質,看看是我在冤枉他還是他真的是渣男。

          葛玲:我都說他出車去了不在家。

          胡圖芳:你打電話叫他回來呀。

          葛玲:這……

          胡圖芳:這什么?趕快打電話給他叫他回來。

          葛玲:我,我不打。

          胡圖芳:你不打也可以,你先開門讓我們進去。

          葛玲:我,我不開門。

          胡圖芳:不開門?不開門我們就踢爛它。

          眾人“嘭嘭”的踢起門來。

          葛玲:你們不要踢好嗎?我求你們。

          胡圖芳(叫住眾人):不踢也可以,但你必須叫他回來或者開門讓我們進去。

          葛玲(搖搖頭):不,我不能開門,也不能叫他回來。

          胡圖芳:既然這樣,那我們就繼續踢,直到踢爛它為止。

          葛玲急得哭了起來。

          忽然,葛玲止住哭。

          葛玲:你們再踢我就報警。

          葛玲說著拿出了手機。

          胡圖芳(冷哼了一聲):你恐嚇我呀,你報吧,我才不怕你,到時看看警察會幫誰。各位,幫我踢,狠狠的踢,踢爛它為止。

          一平頭男人(攔住胡圖芳低聲):玲姐,不行呀,付藹騷擾丹嬋是一回事,我們來騷擾他老婆和踢爛他家的門是另一回事,到時我們會受到法律懲罰的哦。

          眾人聽了,連忙停住了。

          胡圖芳(用手指著葛玲):算你狠,我先不和你計較,等付藹這個人渣回來了我們再來找他算賬。各位,走。

          胡圖芳帶著眾人走了。

           

          56  

          景:付藹家

          人物:葛玲、付藹

          氣氛:夜 內

          傍晚,付藹下班回家。

          付藹進了屋,換過鞋向客廳走去。

          葛玲在客廳里看電視。

          付藹(堆出笑臉):老婆,看電視呀。

          葛玲沒理他。

          付藹皺了下眉頭,走進廚房,一會又走了出來。

          付藹:老婆,還未做飯么?

          葛玲仍然一動不動地看電視,沒有搭理他。

          付藹(陪笑著走到葛玲身邊坐下并把手搭在葛玲肩上):老婆,今天怎么不做飯呀?誰惹你生氣啦?

          葛玲雙肩一抖甩掉了付藹的手,繃著臉向沙發另一頭移了移,不作聲。

          付藹(向葛玲身體靠了靠,又把手搭到葛玲肩上陪著笑臉):老婆,是不是我做錯什么惹你生氣啦?

          葛玲用力甩開付藹的手,喝了聲“滾”,然后伏在茶幾上“嚶嚶”地哭了起來。

          付藹(愣了一下):老婆,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你說呀,說出來才能解決問題呀。

          葛玲:你滾,不要臉的東西,四五十歲了,還去騷擾學生妹,你還是不是人?

          付藹愣了好一會方回過神來。

          付藹:老婆,你聽我說,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樣的。

          葛玲:別人家長已鬧到家里來了,你還有什么好說的。你滾,我不想見到你。

          付藹(委屈地):老婆,事情真的不是你所說的那樣,你聽我說,我……

          葛玲:我不聽,你滾,我不想見到你,你不滾我就走。

          葛玲說完站起來欲向外走。

          付藹(連忙攔住葛玲):好好好,我走我走,你冷靜一下,我先出去找點吃,你吃了沒有?要不要我帶些回來給你。

          葛玲(吼):不用你假好心,你滾!

          葛玲說完又伏在茶幾上“嚶嚶”地哭了起來。

          付藹搖了搖頭,嘆了口氣,走了。

           

          57  

          景:付藹家門前

          人物:付藹

          氣氛:夜 外

          付藹提著一只快餐盒出現在家門前,他掏出鑰匙開門卻發覺門被反鎖了。他拍門卻連拍了幾次都沒人理他,他又拿手機打了幾次也沒有回應。他長嘆了一聲,只得在門邊靠墻坐了下來。

          付藹坐了一會,拿出手機,打開女兒的照片和女兒對視起來。

          付藹:女兒呀女兒,要完成你給的任務可不容易呀!現在連你媽也誤會我了,我真不知要不要繼續下去,因為我愛你,我也愛你媽,失去了你我丟了半條命,如果再失去你媽,那我另外半條命也就沒有了。但是不繼續么?現在就快要高考了,如果現在就放棄,不但完成不了你給的任務,對她的高考成績也會造成一定的影響。所以,我現在真不知怎辦才好……

          付藹說著說著竟睡著了。

           

          58  

          景:付藹家門前

          人物:葛玲、付藹

          氣氛:夜 外

          付藹靠著墻坐著熟睡。

          門悄悄的開了,葛玲抱著一張被了出現在門后,她看見丈夫靠墻坐著睡著了,左手拿著手機放在腿上,而手的旁邊放著一盒用薄膜袋裝著的快餐,不由得搖了搖長嘆了一聲,用手搖了搖付藹的肩膀。

          葛玲:起來,回屋睡。

          付藹睜開眼,見是葛玲,一骨碌爬起來,把快餐盒遞給葛玲。

          付藹:老婆,我給你打的炒粉。

          葛玲:我吃過了,回屋睡吧。

          葛玲說完向屋里走去。

          付藹連忙跟了進去。

           

          59  

          景:付藹家

          人物:葛玲、付藹

          氣氛:夜 內

          葛玲進了屋,把被子丟到沙發上,然后向房走去。付藹跟在葛玲身后也向房走去。

          葛玲在房門口轉過身來攔住付藹。

          葛玲:誰讓你進房啦?見你可憐才讓你進屋的,你還想進房睡?想你也別想,睡沙發去吧。

          付藹:老婆,我真的是被冤枉的,我之所以每周都去接葉丹嬋,是女兒臨終前給我的任務?

          葛玲(皺了下眉):你說什么?

          付藹(伸手拉葛玲的手):老婆,過沙發坐著,我慢慢和你說。

          兩人便走到沙發前并坐了下來。

          付藹于是把事情詳細地和葛玲說了一遍。

          葛玲:原來是這樣呀,那現在怎么辦?

          付藹:現在離高考只有兩周了,加上高考后再接送一次,總共要接送三次,所以我想和你及葉丹嬋的班主任一起去接送,這樣葉丹嬋的媽媽就不會誤解了,不知老婆愿不愿意。

          葛玲(想了一會):嗯,既然是這樣,那我就和你一起去接送她,只是不知班主任愿不愿意。

          付藹:她愿不愿意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能一起去,這樣葉丹嬋媽媽就不會誤會。

          葛玲:好,那就這樣。走,回去睡。

          葛玲說完抱起沙發上的被子向房里走去。

          付藹跟在葛玲后面也進了房。

           

          60  

          景:爐山中學校門口

          人物:葉丹嬋、付藹、葛玲、林虹、師生、家長

          氣氛:日 外

          放學,學生走出校門口。

          葉丹嬋出現在校門口。林虹連忙從門衛室出來并迎了上去。

          林虹(和葉丹嬋匯合并打過招呼后):丹嬋,走,和你坐FQ520出租車回家。

          葉丹嬋停住腳驚愕地望著林虹。

          林虹(笑了笑):別怕,老師不會害你的。

          葉丹嬋于是隨著林虹走到出租車邊,她再度呆住了。

          林虹上車后,見葉丹嬋呆立著不上車,她指了一下坐在副駕上的葛玲。

          林虹:丹嬋,上來呀,這位是付叔叔的太太。

          葉丹嬋上了車。

          出租車開動。

           

          61  

          景:葉丹嬋家

          人物:葉丹嬋、付藹、葛玲、林虹、胡圖芳

          氣氛:日 內

          葉丹嬋家客廳,葉丹嬋、付藹、葛玲、林虹、胡圖芳五人圍坐在桌子旁。

          林虹:大家安靜,下邊請付藹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說出來,大家便會明白是怎樣一回事了。

          眾人安靜下來。

          付藹(把眼中的淚水壓了壓):我女兒叫付美,她與丹嬋同級不同班,兩人是很要好的朋友,她去年得知丹嬋爸爸出車禍并且聽到一些同學討論和取笑丹嬋使得丹嬋很不開心后,便想辦法幫丹嬋渡過這難關。而就在這時,她被查出得了癌癥晚期,她每天都被疼痛折磨得死去活來,但她仍然惦記著丹嬋的事,到臨終之前她要我承諾要保護好丹嬋不讓丹嬋被別人取笑和欺負……

           

          畫面回放

          62  

          景:醫院病房內

          人物:付藹、付美

          氣氛:日 內

          醫院病房內,面容憔悴、瘦得剩下皮包骨的付美躺在病床上,一只手緊緊地拉住父親付藹的手,兩張嘴唇艱難地開合著。

          付美:爸,孩兒要去了,孩兒不孝,不能給你養老送終了,對不起。在我去之前,我有一事求爸你幫忙,希望爸你能答應。

          付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淚,他雙手執住女兒的手,把臉伏在上面傷心地哭了起來。

          付藹:美兒,你說,爸什么都應承你。

          付美:爸,你也知道葉丹嬋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學習的榜樣,但自從她爸撞車去世后,她被一些同學取笑和辱罵,為此她整個人都頹廢了。為了讓她重新振作起來,我希望爸你向公司申請開丹嬋爸爸生前所開那輛車牌號為FQ520的出租車并且每周周末去接丹嬋回家,以此來堵住那些多事之人的嘴。爸,你可以答應我么?

          付藹抬起頭望著女兒的臉,使勁地點了點頭。

          付藹:嗯,爸應承你,爸一定保護好丹嬋。

          付美聽了,臉上露出一抹美麗的笑容,接著頭一歪,去了。

          付藹(撕心裂肺的大叫):美兒……

          畫面回放

           

          63  

          景:葉丹嬋家

          人物:葉丹嬋、付藹、葛玲、林虹、胡圖芳

          氣氛:日 內

          付藹說到這,已經泣不成聲了,葛玲也伏在桌上“嚶嚶”地哭了起來。

          胡圖芳尷尬地坐著不知所措。

          林虹(一邊拍著葛玲的背脊一邊):付生、付太,一切都過去,過去了的就讓它過去吧,現在最重要的是保重身體。而且,我相信付美同學也不希望你們現在這樣,她希望你們能幫她完成她的遺愿,讓丹嬋平心靜氣去復習備考和參加高考,在高考中考上理想的大學。

          葉丹嬋(流著淚跑到付藹身前跪了下來):付叔叔,葛阿姨,很多謝你們一直以來對丹嬋的關心和愛護,我和付美情同姐妹,現在她不在了,我愿做你們的女兒,將來給你們養老孝順你們。同時也請你們放心,我會化悲痛為力量,勤奮學習,努力考上清華北大的。

          付藹夫婦連忙抹去淚水,把葉丹嬋扶了起來。

           

          64  

          景:爐山中學校門口

          人物:葉丹嬋、付藹、葛玲、胡圖芳、師生、家長

          氣氛:日 外

          高考結束,爐山中學校門口顯得一片繁忙,考生們都在搬著書籍拉著行李離;丶。

          葉丹嬋搬著一大摞書出現在校門口,付藹、葛玲、胡圖芳三人拿著行李緊跟其后。

          他們把東西裝上了出租車,然后上了車,開動,直向葉丹嬋的家而去。

           

          65  

          景:葉丹嬋家

          人物:葉丹嬋、付藹、葛玲、胡圖芳

          氣氛:日 內

          四人把書箱行李搬進屋里放好,付藹和妻子便向胡圖芳和葉丹嬋告辭。

          葉丹嬋(一手拉住付藹一手拉住葛玲):爸,媽,你們就吃了飯再走嘛。

          付藹(拉住她的手深情地望著她):不了,因為出來之前葛玲的閨蜜已約了她去街的了,而且你剛考完高考,應該很累的了,你好好休息吧。你看你,因為備考高考,你已瘦了很多了,所以,這個假期你哪里也不要去了,在家一邊靜候佳音一邊好好休息,把自己養得白白胖胖的,到時開學了與北京上海深圳等的學生在一起也不至于會失禮。嗯,我有樣東西送給你,差點給忘記了。

          付藹走了出去,很快又捧著個箱子回來了。

          付藹把箱子遞給葉丹嬋。

          付藹:干爹沒什么送給你,就送個箱子給你,里面是這一年多來你給我的車費和我女兒高二時參加奧林匹克數學競賽獲得第一名的獎牌,你一定得收入,因為這是我和我女兒的一片心意,預祝你考上你想要考上的大學。

          葉丹嬋(接過箱子):謝謝你,爸。

          付藹和葛玲便開車走了。

           

          66  

          景:公路,出租車

          人物:付藹、葛玲

          氣氛:日 內

          付藹開著出租車在公路上跑著。

          出租車內,付藹和葛玲都不出聲,在默默地想著什么。

          過了好一會,付藹才打破了沉靜。

          付藹(長嘆了一聲):唉!女兒的囑托好不艱難才完成了,這本來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但是,不知道為什么,我的心里總是高興不起來。

          葛玲(也長嘆了一聲):唉!我現在才明白你為什么付出那么多并受了那么委屈還要堅持接送丹嬋,除了完成美兒的囑托之外,還有就是從她的身上我看到了美兒的身影。

          付藹(又長嘆了一聲):是呀!所以我即使付出再多、所受的委屈再多也要堅持接送她到考完高考……

          兩人就這樣一邊聊天邊開車向著家的方向而去。

           

          67  

          景:醫院病房內

          人物:付藹、葛玲

          氣氛:日 內

          畫面打出十年后

          醫院病房內,面黃肌瘦的付藹躺在床上。

          一會,付藹忽然像瘋了似的一把抓住葛玲的手大叫起來。

          付藹:呀,好痛,好痛,老婆,快叫醫生,快叫醫生,快,快,我就要死了,我就要死了,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葛玲(連忙大叫):醫生,醫生,快來人呀,快來人呀,病人很痛苦……

          醫生和護士進了來,醫生給付藹檢查了一下,叫護士幫付藹打針,然后便叫了葛玲出去。

          一會,葛玲心事重重地進了來。這時付藹已回復了平靜。

          付藹:老婆,醫生怎么說?

          葛玲(擠出一絲笑意):醫生說問題不大。

          付藹(苦笑了一下):老婆,你就不用騙我了,我知我自己的事,你不告訴我我也知道我已到了晚期。

          葛玲:不是的,老公,你別胡思亂想,醫生說只要有骨髓換,那就會好起來的。

          付藹(又苦笑了一下):換骨髓?去哪里找骨髓呀?我的血可是比熊貓血還珍稀的P型血。

          葛玲(長嘆了一聲):所以現在醫院也是束手無策。

          付藹(苦笑了一下):老婆,我們還是回家吧,別在這兒浪費錢了,多留些錢給你養老吧。

          葛玲(凄然地):老公,你別這樣說,你走了,我活在這世上還有什么意思呢?

          付藹(連忙安慰):老婆,你別這樣想,我走了,還有女兒,嬋兒不是說過要給我們養老的么?她雖然不是我們的親生女兒,但我清楚她為人,她是一個說到做到的人。所以,你千萬不要胡思亂想。

          葛玲:我也知她會說到做到,而且她是個很孝順和很懂感恩的人,但她現在是跨國公司的副老總,她哪有時間理我們呀?更何況,別說她是干女兒,即使是親生女兒,她也取代不了你在我心中的地位。嗯,是了,丹嬋是跨國公司副老總,她人脈廣,找她看看能不能找到P型血的骨髓。

          葛玲說完拿出手機來打。

          付藹(按住葛玲的手):還是不要了,你剛才不是說她很忙么?我們就別給她添麻煩了。

          葛玲:添什么麻煩呀?你以前為她付出了那么多、受了那么多的委屈,現在你有病,她就不應該出點力么?就算工作再忙,如果她真的有孝心,她也會放下手中的工作回來看望你和想辦法醫好你,你說對么?

          付藹:咳!她畢竟不是我們親生的,而且就算是親生的,天下的父母,千辛萬苦的把子女生出來養大,只是希望他們生活得好些,哪里會圖他們回報的?

          正在這時,墻上的電視傳來的聲音吸引了他倆。

          電視畫外音本臺記者何瑩現場報道:跨國公司M公司副老總葉丹嬋促成了M公司和我國最大光伏公司K公司的合作,這次合作將促使我國光伏發電行業的極大發展,現在葉總正與K公司代表簽訂合作協議。

          付藹和葛玲聽了,忙轉頭望向墻上的電視機。

          電視畫外音葉總不知因何事,簽完字后急匆匆地離開了現場,好像有很緊急的要事去辦。本臺記者何瑩現場為你報道。

          付藹:看到了吧?女兒忙著呢,她可謂一寸光陰一寸金啊。

          葛玲沉默不語。

           

          68  

          景:醫院病房內

          人物:付藹、葛玲、葉丹嬋、群演

          氣氛:日 內

          畫面打出第二天早上

          葛玲正在一小勺一小勺地喂付藹吃東西。

          “爸,媽!

          隨著一聲叫,葉丹嬋帶著兩個女助手快步走進了病房。

          葛玲聞聲轉過頭,面上露出了笑容。

          付藹(一邊掙扎著欲坐起來一邊):嬋兒,你回來啦?你那么忙,你回來干嘛呀?

          葉丹嬋連忙走過去幫助付藹坐起來。

          葉丹嬋:爸,媽,你們為什么有事都不告訴我呀?好在照顧我媽的保姆昨天去了你們家,得知爸病了之后馬上打電話給我,而偏偏這時我又要和一家跨國公司簽協議,所以只能等簽完協議后馬上連夜乘飛機趕回來。

          付藹(面上露出笑容):嬋兒,我們知道你忙,不想給你添麻煩,所以就不告訴你。

          葉丹嬋:爸,你怎能說這樣見外的話的呢?爸媽有事,做子女的即使再忙也要回去幫忙解決,尤其是爸你現在這種情況,如果我不回來,我相信是很難解決的。

          付藹:你知道我的情況了?

          葉丹嬋:嗯,我一進醫院第一件事就去找醫生了解情況,了解到情況之后第二件事就發朋友圈尋求我的朋友、同事的幫助。爸你放心,你的血型雖然當今世上很稀有,但憑我的人脈,應該可以找得到該類型血的骨髓的。

          葛玲(剜了一眼付藹):喏,聽到沒有?我早說找嬋兒,你就是不許。

          付藹:我是怕麻煩嬋兒嘛。

          葉丹嬋:爸,這有什么麻煩不麻煩的,我是你女兒,當年,你為了我而被罰款賠錢,為了我而被撞傷胸口,為了我而被我媽、班主任以及媽誤會,這些恩情又怎算?所以,你就不要和我計較那么多,你有什么事解決不了的就一定要叫我,知道么?

          付藹“嗯”了一聲答應了。

          就在這時,葉丹嬋的電話響了起來,她連忙接通電話。

          葉丹嬋:什么?P型血骨髓找到了……好!我明天馬上飛過去拿。

          葉丹嬋(掛了機,一把抓住付藹的手像個小孩般地):爸,P型血骨髓找到了,P型血骨髓找到了……

          葛玲(一把抓住葉丹嬋的手):嬋兒,多謝你!嬋兒,多謝你!

          付藹(看著兩個小孩子般的女人,笑了笑):嬋兒,謝謝你。

          葉丹嬋:爸,媽,不用謝,這是女兒我應該做的。

          忽然,葉丹嬋臉上的高興勁一下子沒有了,她皺了一下眉頭,她拿起手機看了看,皺起了眉頭,陷入了沉思之中。

          付藹和葛玲(疑惑地看著葉丹嬋好一會):嬋兒,發生了什么事?是不是買那骨髓要很多錢?如果是的話那就不要買了。

          葉丹嬋(笑了笑):不是,爸,媽,你們別擔心,骨髓的事我朋友會搞掂的,不用我花錢的。

          葛玲(如釋重負地):嗯,那就好。

          付藹:嬋兒,確是不要錢才好,如果要錢,要很多錢的,那就不要買了,別拖累了你。

          葉丹嬋(笑了一下):爸,看你說哪里話。放心,真的不用我出錢的,即使要我出也不用太多的,我堂堂一個副總裁,這點錢還是出得起的。

          付藹:確是真的才好。

          葉丹嬋(看了一眼桌上的粥,拿了起來):爸,真的,我不騙你。嗯,爸,粥都涼了,來,我喂你吃。

          葉丹嬋說完便舀了一勺粥送到付藹嘴邊喂付藹吃。

          葉丹嬋喂付藹吃完粥后便出去了。

           

          69  

          景:醫院病房外走廊盡頭處

          人物:葉丹嬋、大衛畫外音

          氣氛:日 外

          醫院病房外走廊盡頭處,葉丹嬋在打電話。

          葉丹嬋:大衛,很感謝你幫我找到P型血,明天我就飛過去拿。嗯,你買這個血用了多少錢?告訴我,我轉還給你。

          大衛畫外音:漂亮迷人的葉小姐,你和我之間還計較那些庸俗的東西干什么?你不用轉還給我,你只要以后對我好一點就行了。

          葉丹嬋:我對你還夠好嗎?上次你犯錯了,我不是在公司高層會議上硬幫你扛了下來嗎?

          大衛畫外音:我知道你對我好,但是,陳小姐,我要的不是這種好,我要的是你能成為我最親密的人。

          葉丹嬋:大衛,我不是和你說過嗎?我已經有男朋友了,而且他還是你的好朋友,中國有句俗話說“朋友妻不可欺”,難道你想趁火打劫搶你朋友的未婚妻嗎?

          大衛畫外音:呵呵,葉小姐,你言重了,你們不是還未結婚嗎?未結婚就不能算是朋友妻,未結婚就所有的男人都可以追你娶你。

          葉丹嬋:大衛,我們不說這個,你幫我找到P型血,我很感謝你,除了感情之外,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給你,包括你一直垂涎的大中華區副總經理職位。

          大衛畫外音:你真的什么都可以給我?

          葉丹嬋:嗯,除了感情之外,我什么都可以給你。

          大衛畫外音:好,那我要你的身體,你明天飛過來,我們上完床之后我便把骨髓給你。不過你放心,我不是那種不負責任的人,上完床之后我會娶你。

          葉丹嬋:無恥!

          葉丹嬋憤怒地掛了電話,氣恨恨的向診室走去。

           

          70  

          景:診室

          人物:葉丹嬋、醫生

          氣氛:日 內

          診室里,葉丹嬋在向醫生咨詢。

          醫生:葉女士,按照你爸現在的情況看,他必須在三天內進行換骨髓手術,這樣生存的機會才大,超過了三天,即使做了換骨髓的手術,作用也不大了。

          葉丹嬋(長嘆了一聲):嗯,知道了,謝謝你醫生。

          葉丹嬋說完便走了。

           

          71  

          景:醫院病房外走廊盡頭處

          人物:葉丹嬋、梁思聰畫外音

          氣氛:日 外

          醫院病房外走廊盡頭處,葉丹嬋在打電話。

          葉丹嬋(有點沖地):放心?你叫我怎么放心?剛才我去問過醫生了,他說三天之內必須做手術,否則以后即使找到骨髓做手術也沒用了。

          梁思聰畫外音:丹,我知道你很擔心很焦急,我也擔心也焦急呀,我已經發動了我的所有親戚朋友同事去找,其中有一些還是在醫療系統做的,但這種血型的骨髓實在是太稀缺了,一時難以找得到。有一個朋友說他的朋友的醫院有,但他的朋友卻去旅游了,而且全醫院就只有他一人可以拿得到,沒辦法了。

          葉丹嬋(生氣地):我不管,如果你不幫我找到骨髓,你就別怪我,我下午就飛過去找別人要。

          梁思聰畫外音:有人找到了?

          葉丹嬋:你別管,反正你今天早上沒幫我找到,你以后就會后悔。

          梁思聰畫外音:好好好,你別生氣,我再發動親戚朋友去找。另外,你要注意保護好身體,不要傷心和焦急,我把公司事務安排好后馬上飛過去陪你。

          葉丹嬋“嗯”了一聲掛斷了電話,之后又撥通了另一個人的電話。

          葉丹嬋:喂,董事長,我是葉丹嬋,我……你已看過我的朋友圈?并且思聰打過電話找過你,你已經知道了我爸的事并且已發動了親戚朋友去找發動了全公司的高層去找……嗯,好,謝謝你,董事長。

          葉丹嬋掛了電話,又撥通其他人的電話……

          葉丹嬋就這樣不停地撥打著親戚朋友和同事的電話,到最后,她頹然地放下手機,兩手攀扶著欄桿,兩眼定定地望著前方發呆,兩行清淚卻在無聲無息地向下淌。

           

          72  

          景:醫院病房內

          人物:付藹、葛玲、葉丹嬋、梁思聰、群演

          氣氛:日 內

          中午,病房內,葉丹嬋坐在床前不遠的椅子上發呆,兩個女助手分站在她左右。付藹靠著床頭而坐,葛玲則坐在床沿,兩人都默默地看著葉丹嬋。

          梁思聰敲了敲門進了來。

          兩女助理:馬總好。

          梁思聰點了下頭,直接走到葉丹嬋面前,撫摸著她的頭發。

          梁思聰:丹,沒事吧?

          葉丹嬋(站了起來,笑了一下):嗯,你來到啦?

          梁思聰(雙手扶著她雙肩,笑了笑):嗯,你沒事吧?

          葉丹嬋(又笑了一下):沒事,嗯,我介紹我爸媽給你識吧。

          葉丹嬋把梁思聰拉到床前。

          葉丹嬋:這是我爸,這是我媽。爸,媽,這是我上司、M公司大中華區總經理梁思聰。

          梁思聰(皺了一下眉頭,然后露出一臉笑容):爸,媽,你們好!

          付藹和葛玲:好!好!嗯,你是嬋兒的男朋友吧。

          葉丹嬋(有點凄然地):不是。

          梁思聰(暗地里拉了一下葉丹嬋的衣服,低聲地):你傻的么?欺騙他們干什么?

          梁思聰(轉頭堆出一臉笑容):爸,媽,丹嬋她在你兩老面前害羞不好意思承認。嗯,爸,你休息一下吧,我和丹嬋有些事出去聊一聊。

          兩人走了出去。

           

          72  

          景:醫院病房外走廊盡頭處

          人物:葉丹嬋、梁思聰

          氣氛:日 外

          梁思聰把葉丹嬋拉到病房外走廊盡頭處。

          梁思聰:丹,爸的病究竟怎么樣?

          葉丹嬋的淚水一下子上了來。梁思聰連忙安慰。

          過了好一會,葉丹嬋才把淚水控制住,于是便把情況簡單地說了一遍。

          梁思聰:這么說最遲今天之內必須找到P型血的骨髓,明天必須取到,后天動手術。

          葉丹嬋:嗯,你那個朋友今天之內可以拿到P型血的骨髓么?

          梁思聰:我剛下飛機的時候我的朋友給電話我說他的朋友答應馬上回去,但他的朋友在澳洲那么遠,不知什么時候能回到美國,所以我的朋友也不敢肯定什么時候能拿到骨髓。

          葉丹嬋聽了,兩行清淚奔涌而下。梁思聰連忙給予安慰。

          過了好久,葉丹嬋才止住了哭,抬起頭來。

          葉丹嬋:你還沒有訂酒店吧?

          梁思聰:沒有,我一下飛機就直奔醫院而來了。

          葉丹嬋:那我和你先去訂好酒店,之后便去吃飯,吃完飯我就馬上飛美國去拿骨髓。

          梁思聰(有點奇怪地望著葉丹嬋):你找到P型血的骨髓了?

          葉丹嬋點點頭“嗯”了一聲。

          梁思聰(高興地):這就好了,這就好了。丹,不如我和你一起去拿骨髓吧。

          葉丹嬋:不用,你幫我在這里照顧好我父母就行了。嗯,走,我們去和爸媽說一聲便去訂酒店。

          兩人向病房走去。

           

          73  

          景:酒店

          人物:葉丹嬋、梁思聰

          氣氛:日 內

          兩人訂好房,然后便去吃飯。

          飯桌上,葉丹嬋不斷地勸梁思聰喝酒,并且無論梁思聰怎樣勸她都不聽。這一反常行為令到梁思聰大惑不解。

          酒足飯飽后,兩人便回房去。

           

          74  

          景:酒店客房內

          人物:葉丹嬋、梁思聰

          氣氛:日 內

          梁思聰扶著葉丹嬋進了臥室,把她抱到床上,正想起身,卻被葉丹嬋一把摟住脖子,用力一帶,整個人都躺到了床上。葉丹嬋一個翻身騎到了梁思聰身上,然后飛快地去除自己的衣服。

          梁思聰整個人都愣住了,直到葉丹嬋脫他的衣服時方回過神來,他按住葉丹嬋的手。

          梁思聰:丹,你不是說要等到結婚那晚才把最寶貴的東西給我的么?

          葉丹嬋(一把撥開他的手,又繼續脫他的衣服):不,我現在就給你。

          梁思聰:丹,你今天怎么啦?

          葉丹嬋:沒什么,聽話,來,把我最寶貴的東西拿去。

          葉丹嬋說完便狂吻梁思聰。梁思聰略為猶豫之后也狂吻起葉丹嬋。于是兩人便上演了一場激情大戲。

          大戲結束后,葉丹嬋竟躺在床上默默地流淚。梁思聰連忙摟著她。

          梁思聰:丹,對不起,是不是我剛才太粗暴了,弄痛了你,對不起。

          葉丹嬋(一把緊緊地摟住梁思聰):不是,你抱緊我,緊些,再緊些。

          梁思聰(緊緊地摟住葉丹嬋,兩眼露出奇怪之光,他溫柔地):丹,你怎么啦?

          葉丹嬋:別問,也別說話,你摟緊我就行了。

          梁思聰只得把她摟得更緊。

          過了好久一會,葉丹嬋從梁思聰懷里掙扎出來。

          葉丹嬋:你在這兒睡一覺,睡醒后便去醫院幫我照看我父母,我坐出租車去機場乘機。

          梁思聰:我送你去吧。

          葉丹嬋:不行,你喝了酒。

          梁思聰(不情愿地):好吧。

          于是葉丹嬋便起來穿上衣服,吻過梁思聰后頭也不回地走了。

          梁思聰躺在床上望著葉丹嬋即將消失在門外的背影,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想了好久一會,梁思聰拿起電話打了起來。

          梁思聰:喂,小梅,你和小花有沒有知道是誰幫你們的老總找到P型血的骨髓?

          小梅畫外音:沒有,馬總,我們只知道她今早一早接到一個電話說找到了P型血的骨髓,開始時她顯得很高興,但后來不知為什么她又顯得有點不開心。至于是誰打來的電話我們就不清楚了。

          梁思聰:嗯,謝謝你。

          梁思聰掛了電話,想了一會,又拿起電話打了起來。

          梁思聰:喂,董事長,我是梁思聰,請問是不是你幫丹嬋找到了P型血骨髓……不是,那你可以叫人幫我調查了解一下公司的同事和客戶,看看是誰幫她找到骨髓……嗯,很重要,因為,有人幫她找到骨髓她應該很開心的,但她不但不開心,而且行為還很反常,獨自一人飛去拿骨髓,我說陪她去她也不愿,我怕她會出什么事,所以我想請董事長你發動人手去幫我查一查看看究竟是誰幫她找到骨髓……嗯,好,謝謝董事長。

          梁思聰掛了電話后又打電話給M公司大中華區分公司的高管叫他們去調查了解公司成員和客戶有沒有人幫葉丹嬋找到骨髓。

          打完電話后,梁思聰又陷入了沉思之中。

          不久,總公司和分公司兩方都打電話來告訴他說沒有人找到骨髓。

          梁思聰再度陷入了沉思之中。

          忽然,梁思聰渾身打了個冷戰,一下子坐了起來,拿起電話急急的撥打起來,但一連打了幾次都無法接通,于是他只好打電話給董事長。

          梁思聰:喂,董事長,綜合各方面的信息,我猜幫丹嬋找到骨髓的人應該是是大衛,大衛這人風流好色,他對丹嬋垂涎已久,如果今次真的是他幫丹嬋找到骨髓,他一定會以此為籌碼要挾丹嬋就犯,我想打電話給丹嬋,但又無法接通,她現在應該是坐著飛機。所以,我想請您幫我想辦法拖住大衛,千萬不要讓他陰謀得逞,我現在馬上去飛過去找丹嬋……嗯,好!好!好!還是董事長高明,謝謝董事長。

          梁思聰跳下床飛快地穿上衣服,跑步走出了房間。

           

          75  

          景:機場售票大廳

          人物:梁思聰、售票員

          氣氛:日 內

          機場售票大廳內,售票員告訴梁思聰沒有飛紐約的航班。

          梁思聰:什么?沒有飛紐約的航班?

          梁思聰像霜打的茄子一樣一下子蔫了。

          售票員:先生,雖然沒有去紐約的航班,但不久要起飛的有費城的航班,你可以坐費城的航班,然后坐車到紐約,大概只需兩個小時。

          梁思聰(眼睛一亮):好,你馬上給我一張去費城的機票。

          售票員便給梁思聰開了一張去費城的機票。

           

          76  

          景:機場

          人物:梁思聰

          氣氛:日 外

          機場,一航班在起飛。

          不久,該航班沖天而起,直插云霄。

           

          77  

          景:機場出口

          人物:梁思聰、司機丙

          氣氛:日 外

          機場出口,梁思聰坐上了公司總部派來接他的小車,然后直奔紐約公司總部而去。

          車上,梁思聰不斷地打電話給葉丹嬋,但得到的答復卻都是“對方的手機正在通話中”。

          梁思聰撥通了董事長的電話。

          梁思聰:董事長,我是梁思聰,我剛坐上總部派來接我的車,現在正趕去總部。董事長,你派出的人接到丹嬋沒有?我一下飛機就打電話給她,但一連打了好幾次都提示說她“正在通話中”,我很擔心她……嗯,接到了……什么?正在送她去大衛的住宅……哦,那就好,請董事長一定要幫我想辦法拖著大衛不讓他回家……你已在大衛家周圍布滿了眼線,一發現他倆在周圍出現就馬上告訴我,嗯,好,好,謝謝董事長。

           

          78  

          景:M公司總部董事長辦公室

          人物:梁思聰、董事長約翰

          氣氛:日 內

          M公司總部董事長辦公室,也思聰和董事長約翰面對面的坐著。

          梁思聰:董事長,非常感謝你為我所做的一切,非常感謝。

          約翰:不用謝,現在就要下班了,下班之后我就沒辦法留他了,所以剩下的就你自己搞定了,如果你需要動用到哪個人或物的,你就告訴我,我絕對支持你。

          約翰的電話響,約翰接電話。

          一會,約翰掛了電話。

          約翰:他已經向地下車庫走去了,你馬上去地下車庫出口處坐之前去接你那輛車,我的司機兼保鏢會在那里等你,等大衛的車出來后你就叫司機跟在他后面就行了。另外,你得盡快想辦法聯系到葉丹嬋,把她從他家里叫出來,因為我們無權進別人的家的。

          梁思聰:好,謝謝董事長,我走了。

          約翰:好的,祝你一切順利。

          梁思聰快步走出了辦公室。

           

          79  

          景:地下車庫出口

          人物:梁思聰、司機丙

          氣氛:日 外

          地下車庫出口,梁思聰坐上了之前去費城接他那輛車。

          梁思聰:司機,麻煩你跟著前面那輛車,但既注意不要讓他發現我們在跟蹤他,又不能跟丟了。

          司機丙:馬總,你放心吧,不會跟丟的,我們已在他的車上放了跟蹤器。他也不會發現的,即使發現了,我們沿途都有人接應,如果被他發現了你換一輛車就行了。

          梁思聰:好,謝謝你們的精密布置。

          司機丙:不用謝我,那是董事長安排的。

          梁思聰:嗯,謝謝。

          梁思聰說完拿起手機打電話給葉丹嬋,但得到的答復仍然是“對方的手機正在通話中”。

           

          80  

          景:街道上

          人物:大衛、梁思聰、司機丙

          氣氛:日 外

          街道上,兩輛黑色轎車一前一后的向前開著。

          前面的轎車上,大衛一邊開車吹著口哨,根本沒留意后面有車跟蹤。

          后面的轎車上,梁思聰在不停地撥打葉丹嬋的電話,但每次得到的答復仍然是“對方的手機正在通話中”,把梁思聰急得撓頭搔耳的。

          前面的轎車駛到一座花園門前,門開了,轎車進了去,門又關上。

          梁思聰見,急得幾乎要跳起來,但又無計可施,只得干著急。

           

          81  

          景:大衛家

          人物:大衛、葉丹嬋

          氣氛:日 內

          大衛屋里,葉丹嬋像木偶一樣坐在大廳沙發上。

          大衛邁著輕快的步子進了來并直接向葉丹嬋走去。

          大衛:Hello!美人,我回來了,讓你久等了。

          大衛說著一把抱起葉丹嬋就向臥室走去。

          葉丹嬋(掙扎):你干嘛?

          大衛:你不是要急著拿骨髓回去救你爸嗎?我們做完了就馬上把骨髓給你讓你立即回去。

          葉丹嬋聽了,不再反抗,兩行眼淚卻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

          大衛(把葉丹嬋放到床上,一邊去脫自己的衣服一邊):小美人,不用傷心,我知道你愛梁思聰,但我也愛你呀,而且你放心,我不會不負責任的,等你把你父親救回來之后我們就結婚。

          大衛說完就去脫葉丹嬋的衣服,葉丹嬋像木偶一樣動也不動的任他弄去。

           

          82  

          景:大衛家園子外

          人物:梁思聰、司機丙

          氣氛:日 外

          梁思聰再次撥打葉丹嬋的電話無果,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推開車門,下了車后直向園子里闖。

          司機丙連忙下車一把將他抱住。

          司機丙:馬總,不行的,你這樣做是犯法的。

          梁思聰(一邊用力的掙開司機丙的手一邊):犯法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我心愛的人被別人糟蹋。

          司機丙(死死地抱著梁思聰):你可以打電話給陳總勸她不要做傻事呀。

          梁思聰:我打不通,我每次打電話給她都說她正在通話中。

          正在這時,梁思聰的電話響了。

          梁思聰眼里亮光一閃,趕忙拿出電話,一看,亮光又消失了,但他仍然接通了電話。

          梁思聰:喂,是,威廉,我是梁思聰……嗯,你朋友回到紐約了,他叫你過去取骨髓……嗯,謝謝你。

          梁思聰(掛了電話,自言自語):現在找到再多的骨髓也沒用了。

          司機丙:怎會沒用呢,大衛剛進去幾分鐘,應該沒事的。另外,馬總,你不是說你每次打電話給陳總得到的回復都是正在通話中么?她應該是把你拉黑了,所以你趕快用我的手機打給她試試吧。

          梁思聰眼里再次放出了亮光,他趕忙接過司機丙的手機撥打起來。

           

          83  

          景:大衛家臥室內

          人物:大衛、葉丹嬋

          氣氛:日 內

          大衛家臥室內,大衛正在脫葉丹嬋的衣服,葉丹嬋的電話響。

          葉丹嬋想起來接電話,卻被攔住。

          電話再次響起。

          葉丹嬋一把推開大衛,坐了起來去拿手機。

          大衛:你干嘛?這破電話有什么好接的?

          葉丹嬋:不行,這電話打得這么密的,有可能是我爸媽打給我的。

          葉丹嬋拿過電話一看,有點失望,但仍然接聽了起來。

           

          84  

          景:大衛家園子外

          人物:梁思聰、司機丙

          氣氛:日 外

          梁思聰見電話接通了,高興到聲音都有點發抖了。

          梁思聰:喂,丹,我已找到你爸所需要的骨髓了,我現在就在大衛屋外面,你趕快出來,我和你一起去拿骨髓。

           

          85  

          景:大衛家臥室內

          人物:大衛、葉丹嬋

          氣氛:日 內

          葉丹嬋聽了梁思聰的電話,眼睛先是一亮,接著又暗淡下去,最后又回復了正常。

          大衛(一把搶過葉丹嬋的手機丟到床頭上):一個破電話有什么好聽的,來,我們繼續快樂。

          大衛說著撲了過來,誰料葉丹嬋卻一腳狠狠的向他下體踢去,痛到他一下子蹲到了地上。葉丹嬋見了,連忙拿起衣服,連鞋也不穿了就急急腳的邊穿衣服邊向外沖去。大衛想去追,卻痛到無法站起來。

           

          86  

          景:大衛家園子內外

          人物:梁思聰、葉丹嬋、大衛、司機丙及五六個大漢

          氣氛:日 外

          葉丹嬋從屋里狼狽地跑了出來,梁思聰見了,連忙迎了上去,但兩人卻被鐵門隔開了。這時,大衛也從屋里出來,他看到梁思聰,冷哼了一聲。

          大衛:原來是你這個王八蛋在搞破壞。來呀,有本事你進來救她呀,一進來我就報警抓你。

          大衛邊說邊走了過來。

          葉丹嬋(一陣恐慌):聰,快救我。

          司機丙邊走過來邊吹了聲口哨,一下子,從周圍的樹林里走出五六條大漢并向園子門口走來。

          大衛(見了一下子慌了):你,你怎么來了?

          司機丙:是董事長派我來的,你趕快開門讓陳總出來,否則我告訴董事長,讓他馬上把你開除了。

          大衛把鐵門打開,葉丹嬋飛也似的沖了出來,一把撲到梁思聰懷里痛哭起來。

           

          87  

          景:街道上

          人物:梁思聰、葉丹嬋、司機丙

          氣氛:日 外

          街道上,載著梁思聰和葉丹嬋的小車在緩緩行駛。

          梁思聰(摟著葉丹嬋):丹,你為什么這么傻呢?

          葉丹嬋:我沒辦法,我要救我父親,當年他用生命和聲譽護我幸福,今天我要用我的幸福去護他生命。

           

          (全劇終)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劇本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原創劇本網)www.acmeducations.com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代寫小品
          無標題文檔 <label id="pdepp"><p id="pdepp"><tbody id="pdepp"></tbody></p></label>
          <meter id="pdepp"></meter>
        1. <label id="pdepp"><tr id="pdepp"></tr></label>
          <meter id="pdepp"></meter>
        2. 關于我們 | 代寫小品 | 編劇招聘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劇本創作 |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国模吧

            <meter id="pdepp"></meter>

            1. <cite id="pdepp"><p id="pdepp"></p></cite><cite id="pdepp"><p id="pdepp"></p></cite>

                  <cite id="pdepp"></cite>
              1. <cite id="pdepp"></cite>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