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e6g2"><center id="ye6g2"></center></acronym>
<acronym id="ye6g2"><center id="ye6g2"></center></acronym>
<sup id="ye6g2"><center id="ye6g2"></center></sup>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劇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電視劇本創作室 | 招聘求職 |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acmeducations.com
重點推薦劇本
道路建設工程搞笑音樂小品《安全
銀行以服務為主題的話劇劇本《我
關愛空巢老人相關搞笑小品《夕陽
拐賣兒童小品劇本,拐賣小孩小品《
政府單位娛樂演出三句半《不平凡
高鐵系統節慶演出搞笑相聲《厲害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長途汽車服務小品劇本《祝你平安》
公司團隊勵志小品劇本《優質管理》
重陽節喜劇爆笑節目小品劇本《真情
消除貧困日脫貧小品劇本《項目脫貧
反應農村婦女素質的小品劇本《好鄰
油庫音樂劇劇本《我為祖國獻石油》
政府對疫情影響嚴重的餐飲行業扶持
世界郵政日宣傳小品劇本(小站大愛)
立家規傳家訓樹家風小品劇本《我家
文明城市創建音樂劇劇本《做文明市
中秋節晚會表演超級感人小品劇本《
適合國慶表演的洪災正能量小品劇本
關于旅游題材的搞笑小品劇本《養生
愛護牙齒小品劇本,保護牙齒搞笑小品
防汛小品劇本,洪水劇本《我是黨員》
加油站音樂劇劇本《親情加油站》
部隊退伍小品劇本,部隊歡送老兵退伍
抗疫情景劇劇本,新冠疫情護士情景劇
關于新冠疫情的劇本,疫苗接種情景劇
煤礦環保小品劇本《優質管理》
眼科醫生音樂劇劇本(醫路有你)
八一建軍節節目題材小品劇本《改革
村鎮黨委干部作風音樂劇劇本《杜絕
教師節經典幽默相聲劇本臺詞《最美
電力供電公司情景戲曲小品劇本《名
有關學生家長教師的小品《我要做英
笑到肚子疼的音樂劇本《有啥不一樣
衛生院家庭醫生簽約服務情景劇劇本
農村題材的情景劇,美麗鄉村建設情景
醫務人員音樂劇劇本《好人好夢》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電視劇本 > 古裝電視劇本 > 西域傳奇之《金鑰匙與銀光寶鋤》
 
授權級別:獨家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電視劇本-古裝電視劇本   會員:西域孤狼馮遠敬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21/7/27 11:19:06     最新修改:2021/7/28 7:58:00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acmeducations.com 
電視劇本名:《西域傳奇之《金鑰匙與銀光寶鋤》》
(原創劇本網)作者:佚名
中國國際劇本網電視劇本創作室專業創作各種電視劇本、電視欄目短劇劇本。 QQ:719251535
代寫小品

第一集

1、天宮瑤池

 瑤池是王母娘娘所居住的地方,這里 池水清澈,晶瑩如玉。四周群山環抱,綠草如茵,野花似錦,挺拔、蒼翠的云杉、塔松,漫山遍嶺,遮天蔽日!

抬頭遠眺,三峰并起,突兀插云,狀如筆架。峰頂的冰川積雪,閃爍著皚皚銀光。

山下,祥云紫氣繚繞,瑤池水面上蓮花盛開,花間漢白玉的小橋護欄曲徑通幽,瑤池中心是一處巨大的水榭,雕梁畫棟,飛檐峭壁,勾心斗角,富麗堂皇。

此時,王母娘娘正在舉辦蟠桃會盛會,

王母娘娘著盛妝,飾鳳髻,步搖金釵,春風滿面

他的兩側站著艾麗曼和另外一個貼身侍女,

  鳳案下擺著一片小幾,各位神仙濟濟一堂,

王母娘娘:“各位仙家,正值盛世,國泰民安,繁榮昌盛,年豐人壽,恰逢米蘭蟠桃豐收,哀家在此舉辦蟠桃盛會,祈禱政通人和,江山如磐,各位仙家暢飲 ”

眾 仙 家:“祝娘娘光輝如日月,壽同天地山川”

值 殿 官:“奏樂——”等了一刻卻不見樂起

王母娘娘:“怎么回事?”

一 仙 女:“稟告娘娘,適才正要起樂,領舞的桃花仙子踩著一個桃核,將腳崴了。請娘娘恕罪,”

 

2,水榭大廳

各位神仙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呂洞賓:“桃花仙子貌壓群芳,婀娜多姿,難的一舞,臨場崴腳,實在遺憾!”  

眾神仙:“是呀!是呀!”

鐵拐李:“呂院長對桃花仙子情有獨鐘,由來已久,路人皆知呀!”

呂洞賓:“見笑,見笑,食色性也!”

 

3、瑤池水榭

艾麗曼:(來到臺前):“稟告娘娘,艾麗曼愿替母親領舞!”

王母娘娘:“哦,麗曼還有這才藝,好好好,速速舞來!

 

4、水榭中舞池

   仙樂天籟起,艾麗曼領著一群仙女翩翩起舞

艾麗曼唱    春去殘紅飄零,
            花依舊,不見故人。
            多情浪蝶空多情,
            紅粉多,甜蕊少,小桃青。
            把酒撫瑤琴
            曲高和寡少知音
            而今重詮桃花運
            乾坤轉,時令改,世事新。

5水榭大廳

雨神目不轉睛地盯著艾麗曼看。

艾麗曼的特寫和雨神的猥瑣相反復疊放,

雨神情不自禁地站了起來,擋住了雷公和電母的視線。

雷  公:“哎,雨神,坐下坐下,你擋住我了!

雨神一副筋麻骨酥失魂落魄的樣子,哈喇子順著兩條胡須往下滴答,全然不理會雷公,

電母婆婆:“這個色魔,魂都丟了,看我的!闭f完,手指一點,一道閃電直擊雨神撅著的屁股,

雨  神(被打的一跳,回過頭來生氣地):”干什么!”

雷  公:“坐下坐下,你站著。我們還看不看了?”

雨  神:(自知沒理只得賠著笑臉坐下):“失態失態,抱歉!抱歉!”

6、水榭舞池

桃花舞結束,眾神仙一起鼓掌喝彩。

眾仙女退下,艾麗曼依然站在那向眾神仙還禮、

王母娘娘:“艾麗曼,你的舞技精湛,真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也”

眾神仙:“如此天籟仙舞,美妙絕倫,恭喜娘娘,賀喜娘娘!

王母娘娘:“艾麗曼替我向眾仙家斟酒,大家暢懷痛飲,慶賀盛世華年!”

艾麗曼:“諾!”

7、水榭大廳

艾麗曼端著酒壺款款走進大廳,挨個給眾神仙斟酒,眾神仙點頭致謝,

艾麗曼來到雨神桌前正要給雨神斟酒,雨神一把抓住艾麗曼的手。

艾麗曼:“雨神叔叔,你這是?……”

雨神沒有回答,艾麗曼抬頭看時,見雨神一臉的淫蕩之相,只是淫笑。

艾麗曼:“叔叔請自重!”

急忙向回抽手,連抽兩下,雨神竟然越握越緊。

艾麗曼:“再不松手,莫怪我告訴娘娘!”

王母娘娘的聲音:“艾麗曼,怎么啦?”

艾麗曼:“雨神叔叔……喝高了,逗我玩哩,”

雨  神:(急忙松手。借坡下驢:)“嘻嘻……喝多啦,喝多啦,失禮失禮!”邊說邊坐下,眼睛卻依然色瞇瞇地看著艾麗曼,

艾麗曼狠狠剜了雨神一眼,繼續向前斟酒,斟到最后座位卻是空的。

王母娘娘:“是哪路神仙缺席?”

艾麗曼(看了一眼桌上的牌子):“是通天河河神,”

王母娘娘:“豈有此理!如今的秩序越來越松散了,如此蟠桃盛會也敢缺席,艾麗曼,拿我的金牌去催,如若再不來,罰扣年終獎金!”

艾麗曼:“諾”說完身體飄起,翩翩躚躚地飛離瑤池,向通天河飛去。

8、瑤池水榭大廳

雨神見艾麗曼走了,一晃身,來了個分身法,替身留在廳內,真身卻隨艾麗曼而去。

9、通天河天鵝湖

云霧繚繞,彩霞飛舞,艾麗曼駕云來到通天河源頭。

通天河的源頭在巴音布魯克高山草原。這里,黛山如廓,綠草似茵,泉水淙淙,瀑布如練;藍天與草原相輝,白云與羊群同色;通天河九曲十八灣,蜿蜒如蟒,天鵝湖方園幾十里,清澈如鏡;俊馬在草甸花叢里奔跑追逐,天鵝在湖光云影里飛翔嬉戲。

正是黃昏,落日熔金,暮云合璧。草原深處傳來陣陣馬頭琴聲和悠揚蒼勁的蒙古長調,此情此景,讓艾麗曼頓生一種寬闊坦蕩的情懷 ,他一邊欣賞著人間仙境,一邊向河神居住地地方走去。正行間,就聽見一聲狼嚎,抬頭看去,

10、草原

草原里的一塊大石頭上站著一只碩大的惡狼,惡狼見到艾麗曼,對天呵呵呵呵地大笑不止,笑完,猛地一竄,向艾麗曼撲來,

艾麗曼起先并不在意,使出定身法大喝:“定!”惡狼繼續向她撲來,艾麗曼連連喊了三聲:“定!定!定!”對惡狼毫無作用。艾麗曼這才慌了手腳,急忙喊了一聲:“起!”頓時身體飄起,駕起彩云向前飛去。那惡狼也駕起黑云飛起來,

11、天空

艾麗曼在前飛,惡狼緊追不舍。惡狼追上艾麗曼從高處向下撲來。

艾麗曼被迫降到草地上。剛一著陸,右手向空中一抓,手中便多了一把寶劍,她大喝一聲:“畜生,休得撒野!”揮劍向惡狼殺去。

惡狼一跳躲開。

艾麗曼劈、刺、削、砍、掃、撩、步步進攻,

惡狼騰、挪、躲、閃、滾、跳步步為營。

惡狼的尾巴猛然一掃,正打在艾麗曼的手腕上,寶劍脫手而飛。

艾麗曼轉身欲走,惡狼叼住艾麗曼的褲腳使勁一拽,把艾麗曼拽到,長嚎一聲,撲在艾麗曼身上。咬住艾麗曼的衣襟使勁一扯將衣服撕破,正欲再次下嘴,只聽“嗖“”地一聲飛來一只狼牙箭,深深地插進惡狼的前胛,餓狼嚎叫一聲,滾在一旁。

12、草原上

又一支箭飛來,惡狼就地一滾躲過。狼牙箭插在地上,發出嗡嗡聲。艾麗曼趁機拾起寶劍向惡狼刺去。 惡狼又打了個滾躲過,爬起來拖著尾巴逃之夭夭。

13、草原上

隨著一陣急促的馬蹄聲,一個魁梧的漢子來到艾麗曼身邊

博斯騰::“姑娘可曾受傷?”

艾麗曼:“不曾受傷,大哥救援之恩,小女子感激不盡!

博斯騰:“草原牧人有義務保護遠來的客人,不足言謝,。只是這草原上的狼都被我射殺盡了,從哪來的這只餓狼?”

艾麗曼“不知從何而來,請問大哥姓名?

博斯騰:“在下叫博斯騰,是草原上的牧馬人,敢問姑娘從哪里來,到哪里去?”

艾麗曼:“我從天邊來,到天邊去。大哥相救之恩容我后報,小女子有急事,就此別過!

博斯騰:“慢,姑娘,草原有個規矩,接濟外來客人,義不容辭。姑娘衣衫不整,怎么能去辦事?前面不遠就是我的氈房,請隨我去換件你嫂子的衣服再走如何?”

艾麗曼:“如此甚好,大哥請前面帶路”

博斯騰打了一個響亮的口哨,

14、山坡

    從山坡那邊跑來一群馬,博斯騰把自己的馬讓給艾麗曼騎,自己飛身躍上一匹沒有馬鞍的駿馬,趕著馬群向草原盡頭跑去。

15、草原的一個山坳里上

    山坳里有一間白色的氈房,氈房側邊是一個大馬廐和草垛,馬廄前的柱子上拴著一條兇狠的藏獒。正趴在地上打瞌睡。

   氈房前,博斯騰的妻子辛迪絲正在大木通前搗馬奶。辛迪絲是這片草原最美麗的女人,雖然布衣荊釵卻天生麗質,修長的身材亭亭玉立,嬌媚的面容像草原上的山丹花。

   藏獒突然發現有異常響動,站立起來向遠處嚎叫。

   辛迪絲抬頭遠眺——,

16、草原上

     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廋高個,留著兩條細長胡須,左肩胛上插著一支箭,正踉踉蹌蹌地向氈房走來。

17、氈房前,

   藏獒瘋狂地叫著,把鐵鏈子拖的嘩啦嘩啦響,

辛迪絲:“賽虎,別叫了,臥下!”

藏獒嗚嗚地叫了兩聲臥下,卻警惕地看著這個不速之客

瘦高個:“大嫂,幫幫我這個可憐人吧,”、

辛迪絲:“請問客人你從哪里來,為何這般狼狽模樣?“

瘦高個:“真是倒霉極了!我是來草原收皮子的皮貨商人,昨天遇見一伙強盜將我的駱駝和貨物全部搶走,還射了我一箭,如若不是逃的快,我命休矣。大嫂能否給我一點食物,幫我療傷,我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

辛迪絲:“救助來草原的了人,是我們牧民義不容辭的責任,請隨我進氈房,我為你療傷、備飯!

辛迪絲扶著瘦高個向氈房走去。

18、氈房內

    氈房里鋪著粗毛地毯,氈房中間有一個火爐,是做飯燒茶的地方,正對門處擺著一張長條矮桌,矮桌后面摞著幾床棉被。

   辛迪絲扶著瘦高個坐在矮桌前,取出剪刀等器械和一個牛皮袋放在矮桌上,用剪刀剪開廋高個的衣服,說:”客人且忍耐,待我給你取箭!”

瘦高個:“大嫂下手輕一些,在下最是怕痛!

辛迪絲故意對門外喊道:“誰在那里?!”瘦高個急忙扭頭去看,趁此機會,辛迪絲手疾眼快,迅速將箭鏃拔出來。瘦高個大叫一聲,辛迪絲順手將箭鏃丟在火塘旁,從皮口袋里倒出一些藥面敷在傷口上,再進行包扎。

19、氈房里

瘦高個和辛迪絲相距很近,見辛迪絲貌若天仙,不禁春心蕩漾,淫欲大發,哈喇子順著兩條胡須直流,不停地吸鼻子嗅辛迪絲的體香。    

,辛迪絲(非常氣憤,呵斥道)“休得無禮”急忙站起來欲走。

瘦高個:(一把抓住辛迪絲的手):“大嫂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我不但身上受了傷,,心里的傷更重。茫茫草原,你我相遇就是有緣,大嫂成全我!

辛迪絲:”你這廝毫無道理!我好心救你,你反恩將仇報。速速松手離去,!否則我男人回來,定讓你碎尸萬段!”

瘦高個:“寧在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呀!哈哈哈哈……” 將辛迪絲納入懷中,欲親吻。

辛迪絲:(掙扎了幾下,沒有掙脫,用手擋住瘦高個的嘴說):“你怎么這樣猴急?待我去看看男人回來否,再來寬衣解帶侍奉與你,豈不更有趣?免得讓人撞見,諸多不便!

瘦高個:(想了想)“也好,諒你也逃不脫我的手心!”

辛迪絲(起身向氈房外走去,到門口回頭對廋高個嫣然一笑。)“你且等著!”

20、氈房外

辛迪絲來到氈房外,把藏獒解開,指著氈房門喝道:“賽虎,上!”

藏獒沖進氈房,頓時,氈房里傳來狂吠聲、慘叫聲。過了一會,瘦高個從氈房里連滾帶爬地逃出來,藏獒緊跟著追出來,沒跑多遠,瘦高個便被藏獒撲倒咬住腿,瘦高個慘叫一聲,腿筋被咬斷,瘦高個一揮手把藏獒甩出幾丈遠,藏傲再次撲上去,瘦高個已經升到半空中。

瘦高個:“辛迪絲,你聽著:我發誓把你弄到手,你敢不從,我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說完駕起一陣黑煙,無影無蹤

辛迪絲(嚇壞啦,大喊):“博斯騰——,博斯騰——”

21、天鵝湖

黃昏。夕陽像一個碩大的圓輪,慢慢向天山墜落,萬道金光點燃滿天彩霞。天鵝湖九曲十八彎,每個湖曲里都映出一個太陽,

22、天鵝湖邊

博斯騰和艾麗曼趕著馬群歸牧,此情此景讓博斯騰和艾麗曼展開歌喉高唱

          姑娘你為什么這樣忙?

          忙著去天鵝湖里撈太陽

          太陽在天上怎會水中藏?

          不信你去望一望九個太陽都閃光

           啊哈伊——           

          天鵝湖里有九個太陽

          太陽在湖里閃金光

          金光普照草原天堂

          天堂養育了花兒一樣的姑娘

    遠處傳來辛迪絲的呼喊聲

博斯騰:“是你嫂子辛迪絲在叫我哩,咱們快走,喲呵呵呵!,喲呵呵呵!”

馬群向山坳氈房奔跑起來,

23、、山坳博斯騰住處

馬群來到山坳氈房處進入馬廄,博斯騰和艾麗曼下馬,辛迪絲迎上來。

辛迪絲:“這是誰?”

博斯騰:“一個被惡狼追咬的姑娘,艾麗曼妹妹,這是你嫂子辛迪絲!

艾麗曼:“嫂嫂好!”

辛迪絲:“你好。博斯騰,剛才家里來了惡人!

博斯騰:“哦?!在哪?”

辛迪絲:“他肩膀上被強人射傷 ,我好心給他療傷,他卻要非禮我,我放賽虎把他咬跑了!

博斯騰:“這個惡人,我非宰了他!他向哪跑的?跑了多久?”

辛迪絲:“那惡人會飛,一陣黑煙就不見了!

博斯騰::”會飛?”

艾麗曼:“哦?那人長得什么樣?”

辛迪絲:“瘦高個,尖嘴猴腮,長著兩根長長的胡須。說是來草原收皮子的皮貨商人”

艾麗曼:(頓時明白了幾分)“大嫂,我有急事要辦,能否借我一件衣服遮體!

辛迪絲:“行,請隨我來”

兩人進氈房,博斯騰去關馬廄的門

24、氈房前

艾麗曼換了身衣服拿著那只帶血的箭鏃出來,辛迪絲緊隨其后。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你來看!”

博斯騰:“咦,這不是我射那只惡狼的箭嘛?怎么會在家里?”

辛迪絲:“我是從那個自稱是皮貨商的家伙身上拔下來的!”

博斯騰:“莫非那家伙是惡狼變的?……怎么會?”

艾麗曼:“也許是天上的惡神變得,現在天宮也不干凈,一些神官貪污腐化,仗勢欺人也是常有的事,不管是神是鬼,來者不善,哥哥嫂嫂要堤防才是!

博斯騰:“姑娘言之有理!

艾麗曼:“哥哥嫂嫂,妹妹我有要務在身,不便久留,你們的救援之恩容我后報,這只箭我帶走做個紀念,咱們就此別過,”

博斯騰:“姑娘慢走!

辛迪絲:“妹妹常來!”

艾麗曼:“哥哥嫂嫂再會,”

說完,駕起一朵彩云,轉瞬間不見了蹤影。

辛迪絲:“咦,他也會飛?!”兩人驚得目瞪口呆。

25、草原荒漠

【畫外音】果不其然,這片草原連續一年沒有下雨,天山的積雪融化殆盡。露出了光禿禿的尖頂。河流干涸了,成了風沙肆虐的地方。大地干裂開成了龜背,草木枯死,牛羊倒斃。萬物生靈絕跡。,人們搭建靈臺禱告上蒼,求雨的盆盆罐罐終日被敲得響個不停。

【畫面】光禿禿的山峰……

        干涸的河流……

        枯萎的牧草……

    渴斃的牛羊……

畫著鬼臉的薩滿舉著一只玉鉤在禱告天地,人們跪拜……

 求雨者叮叮咚咚地敲著銅盆瓦罐……

26、天空

     火辣辣的太陽慢慢暗下來,從天邊飄過來一大片烏云。

27、草原荒漠

求雨的人們歡呼起來:“烏云來啦,要下雨了!,烏云來啦,要下雨了!”可是人們高興的太早了,從烏云里丟下一條黑色的絲絹,烏云就飄走了,火辣辣的太陽又把大地曬的冒著煙兒。

一個白胡子長者拾起黑色的絲絹【特寫】“不交辛迪絲,永不施雨”  

酋 長:“莫非是辛迪絲觸犯了雨神?走,去問問辛迪絲!”

28、、山坳博斯騰住處

     人們騎馬一起來到博斯騰的氈房前下馬。藏獒瘋狂地嚎叫起來

辛迪絲:(迎出氈房施禮)“不知酋長和眾鄉親來我家有何事?”

酋  長:“辛迪絲,博斯騰呢”

辛迪絲:“去幾十里外的山泉拉水去了,快回來了吧。!”

酋  長:“辛迪絲,有件事問問你,剛才從天上掉下來一條絲絹,你看看,上面寫的是怎么回事?”

辛迪絲接過來一看:“不交辛迪絲,永不施雨,……”

【鏡頭回放】瘦高個從氈房里連滾帶爬地跑出來,向前逃去,藏獒緊跟著追出來,沒跑多遠,瘦高個便被藏獒撲倒,咬住腿,廋高個慘叫一聲,腿筋被咬斷,瘦高個一揮手把藏獒甩出幾丈遠,藏傲再次撲上去,瘦高個已經升到半空中,大喊道:“辛迪絲,你聽著:我發誓把你弄到手,你敢不從,我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說完駕起一陣黑煙,無影無蹤

辛迪絲:“我想起來了,去年秋季來了一個穿黑衣,留著兩條細長胡須的人,自稱是皮貨商,說他遭到強人打劫受了箭傷,求我救治,我按草原的規矩為他療傷。廝起了歹心,意欲非禮我,是我放狗咬斷了那廝的腿、誰知那廝會飛,臨走時說過:‘我若不從,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的話!

酋  長:“孩子,你闖大禍了,正是因為你,草原才遭到百年不遇的大旱呀! ”

辛迪絲:“怎么能怨我呢,是他恩將仇報,作惡在前,我才自衛的。我是有夫之婦,嚴守婦道保護自己的清白有何過錯?”

酋  長:“孩子,如若論常理,你是沒有錯的,可是,你得罪的是誰?是天呀!天是什么?天是壓在人和萬物頭頂的大山!他掌握著萬物生靈的生死榮辱,人怎么能違抗天意呢?據說那雨神是一只泥鰍得道變的,最是荒淫無恥!連老天爺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我們又怎么能奈何與他?為今之計,只有逆來順受,滿足他的要求,犧牲你了。辛迪絲,你就救救草原和這片土地上的萬物生靈吧,”  

說完帶頭跪在辛迪絲的面前

眾鄉親:“辛迪絲,求你救救草原和萬物生靈吧,……” 一起跪下,

辛迪絲:“這……這……”

博斯騰(大喊):“不!”

 

29、氈房前

眾人看時,博斯騰牽著一輛拉水的嘞嘞車獨自站在人群中,

博斯騰:“酋長,你的話不對,我們牧人講的是黑白分明,是非分明,不畏強權,不喪良心,不受欺辱,不持強凌弱。如果如你這般逆來順受,豈不正助長那廝的囂張氣焰嘛?如果那廝要了辛迪絲再變本加利來要你們的妻女去蹂躪,你們會答應嗎?”

酋  長:“那你說該當如何?”

博斯騰:“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和他抗爭到底!”縱身一竄,躍上勒勒車,指天大罵:“老天,你放任惡神殘害人間萬物生靈枉自為天!雨神,有種你就下來,我和你拼個你死我活!”說完,取下背上的彎弓檔上一支鳴鏑,拉了個滿懷,向太陽射去。

 

30、天空

     鳴鏑直向天空飛去,突然“咔嚓嚓”一聲雷響,緊接著一道耀眼的閃電,只見一片烏云向草原飄下來。

 

31、博斯騰氈房前。

黑云落在地上,雨神瘸著一條腿一拐一拐走來:

雨  神:“博斯騰,你射傷我的肩膀,壞了我的好事,我不懲罰你,讓你的老婆來頂缸賠償有何不公?辛迪絲。你放狗咬斷我的腿,我不與你計較,以德報怨,只讓你陪陪我,有何不平?”

博斯騰:“你作惡在前,惡有惡報,怎能強詞奪理?”

辛迪絲:(解開狗鏈)“你這惡人,人人得而誅之。賽虎,上!”

 

32、氈房前

藏獒狂吠著向雨神撲去,沒等到雨神跟前,雨神甩手一指,一道光劍直射藏獒,藏獒哀鳴一聲頓時斃命。

辛迪絲:“賽虎,賽虎……”

雨神:“哼,老虎不發威,你還當我是病貓!博斯騰,你不是說要和我拼個你死我活嗎,你說,怎么個拼法?”

博斯騰:“你愿怎么拼,咱就怎么拼!”

雨  神:“好,有幾分英雄氣概!這樣吧,我是神,你是人,如果拼武功,你看見了,你連一招半式都抵擋不住,,不但沒有意思還讓別的神仙說我以神欺人.再說,,我們爭奪的是一個漂亮女人,這樣打呀殺的也太煞風景。你看這樣行不行,我們玩場游戲來賭輸贏,怎么樣?”

博斯騰:“怎么賭法?”

雨  神:“聽說你是這片草原上最好的套馬能手,我跑,你來套我,我是個瘸子,這樣你不吃虧吧?”

博斯騰:“套住你這樣?套不住又如何?”

雨  神:“一個時辰為限。套住了我,我從此不來糾纏辛迪絲,年年按時下雨,保證草原風調雨順,水草豐茂!

博斯騰:“套不住又待怎樣?”

雨  神:“我把辛迪絲帶走,照樣年年按時下雨!

博斯騰:“此話當真?”

雨  神:有你們酋長和眾鄉親為證,決不食言!”

博斯騰:“好。我答應套你!,酋長,請你看時間!

 

33、草原荒漠

賭賽開始了,雨神一瘸一拐的在前面跑,博斯騰騎著駿馬,手持套馬桿在后面追。雨神奸猾異常,明明看見他就在前面,等套馬桿伸過去,他卻在后面;有時看見他在右面跑,一套卻是空的,他卻在左邊;有時明明已經套住,人們剛要歡呼,他卻從地下溜走。如此轉來轉去,博斯騰用盡招數,連雨神的一根毛也套不住,

酋  長:“停,時間到,”

 

34、氈房前

雨  神:“博斯騰,你輸了,我贏了!”

說完,一瘸一拐來到辛迪絲跟前,二話不說拉著辛迪絲架起黑煙就走。

辛迪絲:“博斯騰救我……”

 

35、草原荒漠

博斯騰騎在馬上大呼:“天呀,這是什么世道!我堂堂五尺男兒連自己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有何面目活在天地之間!“

說完,拔出匕首大喊一聲插入自己心間,從馬上摔下來,躺在地上。

酋長和眾鄉親一起喊:“博斯騰,博斯騰”

 

36、半天上

雨神拉著辛迪絲飛走,辛迪絲見博斯騰自盡,

辛迪絲:“博斯騰,博斯騰——”

邊喊邊使勁掙被雨神拉著手,見掙不脫,便咬了雨神的手一口,雨神痛的叫了一聲,一松手。辛迪絲從空中墜落下來.

 

                             第二集

 

1、草原

地面上的人們一起驚呼起來

辛迪絲快落到地面時,雨神伸出長長的手臂把不省人事的辛迪絲拉住,回頭打了兩個噴嚏。消失在空中。

 

2、、天空

頓時,烏云像一隊隊戰艦,夾著轟轟隆隆的雷聲從天邊開過來,遮住了太陽,閃電像一把大鋸,把烏云鋸開,又合上,再鋸開,瓢潑大雨嘩啦啦地下下來。

 

3、草原

眾鄉親們歡呼,跳躍,匆匆騎著冒雨走了。

 

4、博斯騰房后的山坡上

酋長抱起博斯騰的尸體來到飯后的山坡上,一邊默默流淚一邊用手挖坑

博斯騰的和酋長受傷的血順著雨水染紅了這片草原

 

                            

5、萬里長空     日  外

雨下了整整兩個時辰停了。天空蔚藍如洗,白云朵朵。

一條彩虹從博斯騰的氈房聯到空中。

 

6、氈房前

艾麗曼(艾麗曼踩著彩虹飄飄裊裊地來到氈房前):“博斯騰哥哥,辛迪絲嫂嫂,我來看你了!。咦,怎么沒有人呢?博斯騰哥哥——,辛迪絲嫂嫂——”

 

7、山坡上

酋  長(氈房后不遠處的山坡上有個老人正在為一個墳丘上添土)“別叫了,姑娘,你的博斯騰哥哥在這里!

,

8、氈房后面山坡上

艾麗曼(急忙跑過去).:“老爺爺,你在埋誰?”

酋  長:“我剛才不是說了嗎,你的博斯騰哥哥在這里!”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博斯騰哥哥怎么啦?我辛迪絲嫂嫂呢?”

酋  長:“天作孽呀,天作孽!你的博斯騰自殺了!”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博斯騰哥哥,都怪我,是我連累了你呀!”

邊說邊痛哭不已。

酋  長:姑娘不要哭了,還是救救可憐的辛迪絲吧。

艾麗曼:我辛迪絲嫂嫂怎么啦?

酋  長:可憐的辛迪絲被天上的雨神搶走了。

艾麗曼:雨神為什么要搶我辛迪絲嫂嫂?

酋  長:哎,都怪辛迪絲太善良,長得太美麗了!

艾麗曼:太善良?太美麗?

酋  長:(看來艾麗曼一眼,頓時明白了緣由):“姑娘,樹老根多,人老話多,莫嫌老漢說話啰嗦。常言說的好呀!‘男俊一身害,女俊一身禍’這人世間的女子那個不想有一張美麗的容貌?可誰又知道,這美麗的容貌恰恰又是惹禍的根源呀!因為,不管是人還是神,是鬼還是畜生,只要是雄性,骨子里裝的就是三件事,金錢、美女、權力,為此貪婪無度。越是美麗的女人,越被人愛,越被人搶,古往今來多少大事小事都是由此而生。女人雖無罪,但懷璧有罪,都說紅顏禍水,女人不是禍水,而是因為男人有禍心呀!”

艾麗曼:“老爺爺說得有理,相貌是爹媽給的,由不得自己,招誰惹誰了?竟然弄出這等禍事?博斯騰哥哥,你安心睡吧,我一定把辛迪絲嫂嫂救出來,讓那惡神身首異處,為你報仇! ”說完架起彩云騰空而去。

 

9、巫山雨神宮  日  外

   ,, 巫山云霧繚繞,淫雨霏霏;奇石嶙峋,怪樹虬曲;松柏挺立于懸崖,瀑布懸掛于山澗,風蕭蕭,霧靄靄,真是仙山仙境。

一座巨大的宮殿建在巫山之巔

 

10、雨神宮外   日  外

雨神拖著昏迷不醒的辛迪絲飄落在宮殿院落中,把辛迪絲丟在地上。

雨  神(大聲喊道:)“來人呀!”

雜  役(幾個雜役和婆子丫鬟急忙跑過來):“主人,有何差遣,請吩咐!”

雨  神:“前廳掌燈,后山點明子,雨神宮披紅掛彩,弄他個喜氣洋洋,老爺要洞房花燭,”

雜  役:“諾!”

雨  神(對幾個丫鬟)“把他架下去,給我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丫  鬟:“諾”

把昏迷的辛迪絲架起來,往宮殿長廊拖去。

 

11、長廊

   雨神宮又正殿,兩面環繞著長廊,分別為東廂房、西廂房和門庭房、有無數個房間。每個房間門口都站著一個妖艷的年輕女子。

   丫鬟架著辛迪絲從走廊經過,每個女子都會探過身來看上一眼,或是露出妒忌的神態,或是嗤之以鼻,不削一顧。

雨神跟在辛迪絲后面,從走廊經過。女子們像是打了嗎啡,個個強打精神繞首弄姿,肉麻地賣弄風騷。

:  “雨神爺爺,今晚來我這,保管讓你醉生夢死……”

“雨神爺,來我這嗎,一年多了,想死我啦……”

“雨神爺,來我這嗎,他有啥好的,一個鄉下黃臉婆……”

姑娘們雖然搔首弄姿但,誰也不敢離開房門半步。

雨神或哈哈哈哈大笑,或點點頭,或不予理睬、或是瞟上一眼。

   

12、長廊   日  外

   “嘰嘰喳喳”的吵鬧聲把辛迪絲驚醒,他站起來左右看了看,猛地把丫鬟們推開,

辛迪絲:(驚恐地)“這……這是什么地方?”

雨  神:“這是我的家呀,”

辛迪絲:“我的家?你想干什么?”

雨  神:“干什么?哈哈哈哈……還能干什么?和你洞房花燭唄!”

辛迪絲:“你這個惡棍!殺夫奪妻,無惡不作!……”

雨  神:“慢點,慢點,辛迪絲,你別瞎說八說壞我的名頭好不好!你可是我從你男人哪里贏回來的,愿賭服輸,天經地義!常言說、‘識時務者為俊杰’既來之則安之,你就好好打扮打扮,今夜我定讓你醉生夢死享盡天下之快樂!

辛迪絲“你休想!我縱然拼上一死,也決不讓你得逞!”

雨  神:“別在這給我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我可不吃那一套。你們人間即便是皇帝也不過三宮六院七十二妃,一個大地主、大官也不過有個小三小五。你看看我這里有多少女人?后面還有個儲秀苑,除了今夜以后,你想再見我一面都難,你可要把握好機會喲!”

 

13、走廊兩側   日 外

走廊兩側,眾女人七嘴八舌:“是呀,雨神爺,他不愿意,我們愿意,”

雨  神:“拉下去換裝,別掃了老爺的雅興!”

 

14、長廊

幾個丫鬟來拉辛迪絲,辛迪絲把他們推開,猛跑幾步,一頭撞在走廊柱子上,頓時頭破血流,昏倒在地。

雨  神:“摸摸,死了嗎?!”

丫  鬟:“沒死,只是昏過去了,”、

雨  神:“真他媽的敗興!拖下去,關在后院柴房里,我就不信天下還有我治不了的犟草驢!”

   幾個丫鬟將辛迪絲拖下

 

15、后援柴房    日  外

【畫外音】從此辛迪絲被關在柴房里無人問津。草原又很久沒又下雨,求雨者盆盆罐罐聲,像針扎在辛迪絲心上,只能終日啼哭。

【畫面】辛迪絲被關在后援柴房里正以淚洗面。

 

16、柴房后窗

艾麗曼悄悄來到柴房后窗。

艾麗曼:“辛迪絲嫂嫂,辛迪絲嫂嫂!”

辛迪絲(來到后窗):“艾麗曼,真的是你,博斯騰他……”

艾麗曼:“別說了,我都知道了,這里有天兵天將把守,沒有時間多說,我是來救你的,附耳過來”

辛迪絲把耳朵湊到窗邊,

艾麗曼:(如此這般地講了幾句,遞給辛迪絲兩個紙包)“收好,按計行事,切記切記!我走啦,”

辛迪絲不住地點頭,艾麗曼搖身一晃,消失的無影無蹤

 

17、雨神宮神殿   日   內

   雨神宮里歌舞升平,雨神靠在坐榻上,身邊有兩個妖冶的女子伺候,左擁右抱,打情罵俏,

大廳里天籟仙樂,絲竹繞梁,鶯歌燕舞,紅袖添香,正是高潮迭起之時;

 

18、雨神宮神殿   日  內

一個內侍走來,附在雨神耳邊說了幾句

雨  神:“什么?王母娘娘身邊的?……都下去!都下去!”

      所有女人都退下

雨  神:“快請,快請!”

內  侍:“有請艾麗曼姑娘——”

                            

19、雨神宮神殿

艾麗曼:(走進神殿):嗬,雨生叔叔,好風流快活!”

雨  神:“人生得意須盡歡,快活一時是一時。艾麗曼姑娘,是那陣風把你吹來啦?”

艾麗曼:“無事不登三寶殿,我有事找你!

雨  神:“哦?莫非王母娘娘有公干與我?”

艾麗曼:“不是娘娘,是我找你有事談!

雨  神:“哦……既然不是公事,我們坐下來邊喝邊談如何?”

艾麗曼:“不敢不敢,你那酒里下有蒙汗藥,怕是喝得下去,吐不出來!”

雨  神:“哈哈哈哈,姑娘怎的如此不放心?既然話說到這份上,姑娘有啥事,但說不妨!

艾麗曼:“我辛迪絲嫂嫂是在你這吧?”

雨  神:“誰?”

艾麗曼:“辛迪絲,我博斯騰哥哥的老婆!

雨  神:“哦哦……有,有, 那娘們犟得很,放著榮華富貴不要,非要為那個男人守靈一百天,現在在后院柴房關著。咦,她怎么成了你的嫂嫂!

艾麗曼:“叔叔有所不知,那一日蟠桃會上,我奉娘娘懿旨下界去請通天河河神,也不知哪個不知死活得家伙變成餓狼,想要非禮我,是博斯騰哥哥救了我,所以我拜博斯騰為兄長,辛迪絲自然是我嫂嫂!

雨  神:“哦,誰如此膽大妄為,敢欺負姑娘你?”

艾麗曼:“可不是嗎,我將此事報告了娘娘,娘娘勃然大怒,派天師調查此事,若是查出來,就剝了那廝的皮,抽了那廝的筋!”

雨  神:(唐塞地)“喔,喔,不知姑娘問辛迪絲有何事?”

艾麗曼:“雨神叔叔,殺夫奪妻,干的好事!……”

雨  神:“哎,哎,哎,姑娘,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喲,她可是被我打賭贏來的!

艾麗曼:“人神賭博,公平安在?”

雨  神:“那么,你待怎樣?”

艾麗曼:“既然人家不愿意,何不就此罷手,放她回去?!

雨  神:“放回去?說得輕巧,點根燈草,我雨神看上的女人。豈有輕易罷手之理?”

艾麗曼:“你放,還是不放?”

雨  神:“不放,你敢把我怎樣?”

艾麗曼:“真的不放?”

雨  神:“不放!”

艾麗曼:“好,你不放是吧?”

雨  神:“不放,不放!”

艾麗曼:“好,我來問你,那只惡狼是不是你變得?”

雨  神:“姑娘別開玩笑,我豈敢動王母娘娘身邊的人!”

艾麗曼:“還敢抵賴!你色膽包天,連娘娘的貼身侍女都敢凌辱,還把娘娘放在眼里嗎?”

雨  神:“別上綱上線,證據,你有證據嗎?”

艾麗曼:“南天門有神光寶鏡,凡經過之人都有記載,”

雨  神:模糊不清,不足為憑,

艾麗曼:“有酋長做人證,”

雨  神:“不在現場,道聽途說,”

艾麗曼:“我還有物證”

雨  神:“什么物證?”

艾麗曼:“箭!”

雨  神:“什么箭?”

艾麗曼:“狼牙箭,就是博斯騰個個射在你身上的狼牙箭!”

雨  神:“這…… 這…… 這……”

艾麗曼:“你身上有傷,我手中有箭,箭上有血,一驗便知,看你如何抵賴!告辭!”

起身向神殿外走去。

 

20、雨神宮神殿、 日 外

     見艾麗曼向到神殿門口走去。

雨  神:“姑娘哪里去?”

艾麗曼:“我去敲天鼓,撞天鐘,讓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為我做主!”

雨  神:(兇相畢露,大聲喊道)“殿前武士,給我攔。!”

   

21、雨神宮門口     日 外

 四個天兵,一起用長矛夾在艾麗曼脖子上

艾麗曼:(鎮靜地)“雨神叔叔,你這是想殺人滅口啰?”

雨  神:“哼!”

艾麗曼:“你也不想想,沒有預防,我怎么敢來見你這個惡狼?我可是向娘娘告假,言明來你這的。那只箭和一封信留在我母親桃花仙子處,你若不怕你的泥鰍家族遭滿門滅絕之禍,你就盡管動手!”

雨  神:(想了一會,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好!不愧是王母娘娘身邊的人,有膽識,有智慧!叔叔和你開個玩笑,不必當真,不必當真,請回來我們細談!币粨]手殿前武士撤下。

艾麗曼:(站在門口沒有動,只是冷冷地)“我請的假期快要到了,娘娘等我有事,無暇和你再談,告辭!”動身繼續校門外走

 

22、神殿門口   

雨  神:(急忙追過來):“慢慢慢,姑娘不必生氣,你不是讓我放了辛迪絲嗎,我依你就是,依你就是,.!來人,把辛迪絲送回人間去!”

艾麗曼:“不,我要讓你親自去送!”

雨  神:“這!……好好好,我親自去……我親自去……”

”艾麗曼二話不說抬腿就走。

艾麗曼:“我在云端看著你,稍有差池,我定與你沒完!”

雨  神:“好好好”

說完先向門外走去

 

23、草原

   雨神帶著辛迪絲從空中飄落在草原上,

雨  神:(仰面對天喊道):“艾麗曼姑娘,我把她平安送到啦—”、

辛迪絲:(突然喊)“雨神,看,博斯騰活過來啦!”

   雨神驚奇地一回頭,辛迪絲把艾麗曼交給他的紙包向雨神的臉上砸去,一股紅、黃、白、綠、蘭的煙霧頓時在雨神臉上炸開來,向四處彌漫,

   雨神憤怒地舉起手:“你!你灑得是什……么?……阿嚏!”

 未等他的手打落下來,便忍不住“阿嚏……阿嚏……”不住地打噴嚏,

   辛迪絲又從懷里取出一個紙包,雨神嚇的向天上逃去,一路飛一路不停地打噴嚏,滿天的噴嚏聲振聾發聵。

 

24、天空

   “咔嚓嚓”一聲響,頓時雷鳴電閃,天空像被戳漏,大雨如注,直向這片草原傾落下來。

 

25、草原

【畫外音】原來,紙包里包的是碎羊毛,辣椒面、胡椒面、生姜面、芥末面,嗆得雨神又流眼淚,又流鼻涕,不停的打噴嚏。等它逃到雨神宮就打了三百八十個噴嚏!一個噴嚏下一個時辰的雨,這三百八十個噴嚏,讓草原平地水高一丈,草原經水一泡,陷了下去,成了一個華夏最大的淡水湖,陷下去的地殼沒有出路,就擠呀擠呀,把湖邊擠的隆起一座山。人們就把湖叫博斯騰湖,把山叫辛迪絲山。

【畫面】大雨如注。平地積水,轟隆一聲巨響,地殼下陷;波濤洶涌,博斯騰湖。碧水藍天,鷹飛鳥旋,蘆蕩蔥綠。白帆點點。

    山崩地裂,地殼凸起, 辛迪絲山,山巒疊嶂,奇峰突兀。怪石嶙峋

 

26、天宮斬仙臺    日   外

【畫外音】雨神和艾麗曼因亂施天雨,早晨人間災禍,因此而犯了天條。被綁在斬仙臺上。

【畫面】展現臺上,云霧繚繞,臺下旌旗飄飄,天兵天將守衛森嚴,。

雨神被綁在捆神柱上,兩側站著兩個兇神惡煞的劊子手

艾麗曼披頭散發,身穿囚服,帶著刑具跪在斬仙臺一側,身后站著兩個獄卒

“嘟——,嘟——,嘟——,”臺上八只長長的喇叭吹起催命號,

 

27、云中

一個通天審判官出現在云端上,展開判決書大聲宣讀:

“判決書,天字NNxW號,在押犯雨神,男,原名:泥鰍精,貪污腐化,收受賄賂,生活糜爛,荒淫無恥,倚仗權勢,強搶民婦。奸淫仙女未遂,玩忽職守,亂施雨露,以致民間災難深重。經天堂法庭審查,判決如下:數罪并罰特判處死刑!——斬立決!”

將一支令箭從云端跑到天宮斬仙臺

 

28、天宮斬仙臺

斬仙臺上,八只長喇叭又一次“嘟——,嘟——,嘟——,”地吹響,。

劊子手提著鬼頭大刀來到雨神面前,突然張嘴向雨神臉上噴了一口水,乘雨神一驚抬頭的瞬間,劊子手飛起一刀。將雨神的腦袋砍下來,

 

29、斬仙臺一側   日 外

   雨神的腦袋“咕嚕!钡貪L到艾麗曼的面前。

【特寫】雨神的頭顱惡狠狠地瞪著艾麗曼。

雨  神:“艾麗曼。這事沒完,你等著,咱們地獄里見!”

    

30、斬仙臺一角   日  外

艾麗曼驚恐地尖叫起來,癱倒在地,兩個獄卒急忙將她托架起來。

 

31、云中

   通天判官:“判決書,天字NNXE號,在押犯艾麗曼。女,與民婦合謀,報復雨神,致使民間暴雨成災,負連帶責任,念其年輕無知。有悔過之表現,故從輕發落,判處杖刑100杖,斬監候!锖髨绦小

 

32、斬仙臺一側

     兩個獄卒把艾麗曼拉起來,拖到杖刑案前趴下。

兩個行刑手舉起板子向艾麗曼打來……

 

33、桃花仙子宮    日  外    ’

【畫外音】艾麗曼被判斬監侯,這可急壞了桃花仙子。從表面看,天庭律法極為森嚴,誰敢犯天條,絕逃不過屠龍刀、打神鞭、斬魔臺,爬刀山、下油鍋的懲罰。但是,暗地里卻也有許多潛規則,人情大于天嗎!常言說“人托人,拱動天地”桃花仙子到處跑關系,最后跑到主管法律的呂洞賓呂院長那里。桃花仙子犯了愁

【畫面】音樂聲中,桃花仙子提著禮品從各個部門。各個領導的門口進去又出來

    最后來到天庭法院門口踟躕不前。

桃花仙子(暗想):這呂院長家富可敵國,金銀財寶人家根本不拿正眼瞧,如何是好?(桃花仙子想來想去,最后一跺腳,咬咬牙說):“為了孩子,我也顧不了那許多,只得由他去了!”

 

34、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這一天,桃花仙子著意打扮了一番,這一打扮好生了得!肌膚若白雪,雙目似清水,桃腮帶笑、氣若幽蘭,仿佛輕云之蔽月,猶如流風之回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近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淥波。上身穿粉紅色束腰緊身衣,下著荷葉百褶裙,外披輕紗大氅。絲帶飄飄,云髻峨峨。丹唇外朗,皓齒內鮮,顧盼之際,自有一番清雅高華的氣質。

打扮完畢,她悄悄來到天庭法院,在一個黃金鑄就的天平塑像下敲響了呂院長辦公室的門。

 

35、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呂院長正坐在辦公桌后面津津有味地翻看著一本裸體美女的畫冊。聽見敲門聲,急忙把畫冊放進辦公桌的抽屜里。這才說了聲:“進來!”

 

36、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門輕輕被推開,桃花仙子故意側著身子先露出一張臉來,微微一笑。見房子里只有呂院長一人,開開門,嬌滴滴的喊了一聲:“呂哥!”這才輕移蓮步走了進來。

呂院長:(這一聲“呂哥”直叫的呂院長骨軟筋麻,他故做驚訝地大叫):“稀客,稀客!桃花妹妹,你怎么有空來我這清水衙門?”

桃花仙子:(矜持地一笑,頓時生出千媚百態,她嗲聲嗲氣地)“呂哥這里哪是什么清水衙門喲,分明是掌管生殺大權的重地,小女子哪敢前來打擾!”

呂院長:“哈哈哈哈……桃花妹妹說笑了,也許對別人來說這里是森嚴之所,對妹妹來說,還不是你家的后花園嗎?想來,哥哥隨時恭迎!

桃花仙子:“只怕我來了呂哥來個公事公辦,不給我面子!

呂院長:(瞟了桃花仙子一眼,裝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嚴肅地)“妹妹此言差矣,給不給妹妹面子得看什么事情。我們做官的不是得講個清正廉明嘛?面子是面子,法律是法律,妹妹的來意哥哥我很清楚。說實在的,艾麗曼是我看著長大的,這姑娘不僅長得襲人,聰明伶俐,而且還多才多藝。我也實實不忍心看著她年紀輕就丟了性命?墒,你想過嗎?由于他的過錯又造成人間多少人畜生靈橫遭涂炭?山川變形且不用說,就因她的過錯,天庭鬧起了水荒。更嚴重的是,造成天庭無雨可施,人間大旱,赤地萬里,顆粒無收。又有多少人流離失所,家破人亡?如若不是王母娘娘求情,我法外施恩,恐怕早和雨神一起斬立決了!還望妹妹體諒哥哥的難處喲!”

桃花仙子:(沉默了一會)“這些道理妹妹我都知道,只是……只是可憐我那……,我那親親的女兒呀!他還那么年輕…………”說到此,嚶嚶地哭了起來。

 

37、呂院長辦公室   日內

【畫外音】都說女人的淚一滴就醉,男人的心一揉就碎!桃花仙子哭得梨花帶雨,讓呂院長的心如貓抓一般難受。其實,世間所有法律的量刑都有一個伸縮度,原本是讓法官根據罪犯所犯罪行的輕重程度來掌握,以示法律的公允。誰想到,卻成了法官的吃口。何為吃口?,就是向犯人索賄的借口和交換條件。否則法官怎么個個都富得流油?

呂院長“妹妹莫哭,妹妹莫哭,雖然法律條文是死的,可這量刑嗎……卻是活的,這就要看——妹妹的態度如何了!”

桃花仙子,:“我知道哥哥你有的是辦法,……只要能保住女兒一條命,哥哥

想咋……都行!”:

呂院長:“妹妹哭的著實可憐,把我的心都哭軟了。好吧,我這就去找找法律解釋,看有沒有辦法救艾麗曼一命!”

說完,起身向辦公室的里間走去。走到門口把手背起來,兩根指頭有意無意地勾了兩下,【特寫】便進去了。

桃花仙子:(非常明白指頭勾兩下的含義,卻假裝不知地)“我來幫哥哥找找”也進了里屋,隨手關上了門。

 

38 、辦公室里間  日 內  

桃花仙子一進門,呂院長再也不說清正廉潔的話了。急猴猴地一個餓虎撲食,抱起桃花仙子就壓在床上。

桃花仙子半推半就,任由他輕薄了一番,

【特寫】兩滴晶瑩的淚珠卻溢出眼角……

 第一集

1、天宮瑤池

 瑤池是王母娘娘所居住的地方,這里 池水清澈,晶瑩如玉。四周群山環抱,綠草如茵,野花似錦,挺拔、蒼翠的云杉、塔松,漫山遍嶺,遮天蔽日!

抬頭遠眺,三峰并起,突兀插云,狀如筆架。峰頂的冰川積雪,閃爍著皚皚銀光。

山下,祥云紫氣繚繞,瑤池水面上蓮花盛開,花間漢白玉的小橋護欄曲徑通幽,瑤池中心是一處巨大的水榭,雕梁畫棟,飛檐峭壁,勾心斗角,富麗堂皇。

此時,王母娘娘正在舉辦蟠桃會盛會,

王母娘娘著盛妝,飾鳳髻,步搖金釵,春風滿面

他的兩側站著艾麗曼和另外一個貼身侍女,

  鳳案下擺著一片小幾,各位神仙濟濟一堂,

王母娘娘:“各位仙家,正值盛世,國泰民安,繁榮昌盛,年豐人壽,恰逢米蘭蟠桃豐收,哀家在此舉辦蟠桃盛會,祈禱政通人和,江山如磐,各位仙家暢飲 ”

眾 仙 家:“祝娘娘光輝如日月,壽同天地山川”

值 殿 官:“奏樂——”等了一刻卻不見樂起

王母娘娘:“怎么回事?”

一 仙 女:“稟告娘娘,適才正要起樂,領舞的桃花仙子踩著一個桃核,將腳崴了。請娘娘恕罪,”

 

2,水榭大廳

各位神仙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呂洞賓:“桃花仙子貌壓群芳,婀娜多姿,難的一舞,臨場崴腳,實在遺憾!”  

眾神仙:“是呀!是呀!”

鐵拐李:“呂院長對桃花仙子情有獨鐘,由來已久,路人皆知呀!”

呂洞賓:“見笑,見笑,食色性也!”

 

3、瑤池水榭

艾麗曼:(來到臺前):“稟告娘娘,艾麗曼愿替母親領舞!”

王母娘娘:“哦,麗曼還有這才藝,好好好,速速舞來!

 

4、水榭中舞池

   仙樂天籟起,艾麗曼領著一群仙女翩翩起舞

艾麗曼唱    春去殘紅飄零,
            花依舊,不見故人。
            多情浪蝶空多情,
            紅粉多,甜蕊少,小桃青。
            把酒撫瑤琴
            曲高和寡少知音
            而今重詮桃花運
            乾坤轉,時令改,世事新。

5水榭大廳

雨神目不轉睛地盯著艾麗曼看。

艾麗曼的特寫和雨神的猥瑣相反復疊放,

雨神情不自禁地站了起來,擋住了雷公和電母的視線。

雷  公:“哎,雨神,坐下坐下,你擋住我了!

雨神一副筋麻骨酥失魂落魄的樣子,哈喇子順著兩條胡須往下滴答,全然不理會雷公,

電母婆婆:“這個色魔,魂都丟了,看我的!闭f完,手指一點,一道閃電直擊雨神撅著的屁股,

雨  神(被打的一跳,回過頭來生氣地):”干什么!”

雷  公:“坐下坐下,你站著。我們還看不看了?”

雨  神:(自知沒理只得賠著笑臉坐下):“失態失態,抱歉!抱歉!”

6、水榭舞池

桃花舞結束,眾神仙一起鼓掌喝彩。

眾仙女退下,艾麗曼依然站在那向眾神仙還禮、

王母娘娘:“艾麗曼,你的舞技精湛,真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也”

眾神仙:“如此天籟仙舞,美妙絕倫,恭喜娘娘,賀喜娘娘!

王母娘娘:“艾麗曼替我向眾仙家斟酒,大家暢懷痛飲,慶賀盛世華年!”

艾麗曼:“諾!”

7、水榭大廳

艾麗曼端著酒壺款款走進大廳,挨個給眾神仙斟酒,眾神仙點頭致謝,

艾麗曼來到雨神桌前正要給雨神斟酒,雨神一把抓住艾麗曼的手。

艾麗曼:“雨神叔叔,你這是?……”

雨神沒有回答,艾麗曼抬頭看時,見雨神一臉的淫蕩之相,只是淫笑。

艾麗曼:“叔叔請自重!”

急忙向回抽手,連抽兩下,雨神竟然越握越緊。

艾麗曼:“再不松手,莫怪我告訴娘娘!”

王母娘娘的聲音:“艾麗曼,怎么啦?”

艾麗曼:“雨神叔叔……喝高了,逗我玩哩,”

雨  神:(急忙松手。借坡下驢:)“嘻嘻……喝多啦,喝多啦,失禮失禮!”邊說邊坐下,眼睛卻依然色瞇瞇地看著艾麗曼,

艾麗曼狠狠剜了雨神一眼,繼續向前斟酒,斟到最后座位卻是空的。

王母娘娘:“是哪路神仙缺席?”

艾麗曼(看了一眼桌上的牌子):“是通天河河神,”

王母娘娘:“豈有此理!如今的秩序越來越松散了,如此蟠桃盛會也敢缺席,艾麗曼,拿我的金牌去催,如若再不來,罰扣年終獎金!”

艾麗曼:“諾”說完身體飄起,翩翩躚躚地飛離瑤池,向通天河飛去。

8、瑤池水榭大廳

雨神見艾麗曼走了,一晃身,來了個分身法,替身留在廳內,真身卻隨艾麗曼而去。

9、通天河天鵝湖

云霧繚繞,彩霞飛舞,艾麗曼駕云來到通天河源頭。

通天河的源頭在巴音布魯克高山草原。這里,黛山如廓,綠草似茵,泉水淙淙,瀑布如練;藍天與草原相輝,白云與羊群同色;通天河九曲十八灣,蜿蜒如蟒,天鵝湖方園幾十里,清澈如鏡;俊馬在草甸花叢里奔跑追逐,天鵝在湖光云影里飛翔嬉戲。

正是黃昏,落日熔金,暮云合璧。草原深處傳來陣陣馬頭琴聲和悠揚蒼勁的蒙古長調,此情此景,讓艾麗曼頓生一種寬闊坦蕩的情懷 ,他一邊欣賞著人間仙境,一邊向河神居住地地方走去。正行間,就聽見一聲狼嚎,抬頭看去,

10、草原

草原里的一塊大石頭上站著一只碩大的惡狼,惡狼見到艾麗曼,對天呵呵呵呵地大笑不止,笑完,猛地一竄,向艾麗曼撲來,

艾麗曼起先并不在意,使出定身法大喝:“定!”惡狼繼續向她撲來,艾麗曼連連喊了三聲:“定!定!定!”對惡狼毫無作用。艾麗曼這才慌了手腳,急忙喊了一聲:“起!”頓時身體飄起,駕起彩云向前飛去。那惡狼也駕起黑云飛起來,

11、天空

艾麗曼在前飛,惡狼緊追不舍。惡狼追上艾麗曼從高處向下撲來。

艾麗曼被迫降到草地上。剛一著陸,右手向空中一抓,手中便多了一把寶劍,她大喝一聲:“畜生,休得撒野!”揮劍向惡狼殺去。

惡狼一跳躲開。

艾麗曼劈、刺、削、砍、掃、撩、步步進攻,

惡狼騰、挪、躲、閃、滾、跳步步為營。

惡狼的尾巴猛然一掃,正打在艾麗曼的手腕上,寶劍脫手而飛。

艾麗曼轉身欲走,惡狼叼住艾麗曼的褲腳使勁一拽,把艾麗曼拽到,長嚎一聲,撲在艾麗曼身上。咬住艾麗曼的衣襟使勁一扯將衣服撕破,正欲再次下嘴,只聽“嗖“”地一聲飛來一只狼牙箭,深深地插進惡狼的前胛,餓狼嚎叫一聲,滾在一旁。

12、草原上

又一支箭飛來,惡狼就地一滾躲過。狼牙箭插在地上,發出嗡嗡聲。艾麗曼趁機拾起寶劍向惡狼刺去。 惡狼又打了個滾躲過,爬起來拖著尾巴逃之夭夭。

13、草原上

隨著一陣急促的馬蹄聲,一個魁梧的漢子來到艾麗曼身邊

博斯騰::“姑娘可曾受傷?”

艾麗曼:“不曾受傷,大哥救援之恩,小女子感激不盡!

博斯騰:“草原牧人有義務保護遠來的客人,不足言謝,。只是這草原上的狼都被我射殺盡了,從哪來的這只餓狼?”

艾麗曼“不知從何而來,請問大哥姓名?

博斯騰:“在下叫博斯騰,是草原上的牧馬人,敢問姑娘從哪里來,到哪里去?”

艾麗曼:“我從天邊來,到天邊去。大哥相救之恩容我后報,小女子有急事,就此別過!

博斯騰:“慢,姑娘,草原有個規矩,接濟外來客人,義不容辭。姑娘衣衫不整,怎么能去辦事?前面不遠就是我的氈房,請隨我去換件你嫂子的衣服再走如何?”

艾麗曼:“如此甚好,大哥請前面帶路”

博斯騰打了一個響亮的口哨,

14、山坡

    從山坡那邊跑來一群馬,博斯騰把自己的馬讓給艾麗曼騎,自己飛身躍上一匹沒有馬鞍的駿馬,趕著馬群向草原盡頭跑去。

15、草原的一個山坳里上

    山坳里有一間白色的氈房,氈房側邊是一個大馬廐和草垛,馬廄前的柱子上拴著一條兇狠的藏獒。正趴在地上打瞌睡。

   氈房前,博斯騰的妻子辛迪絲正在大木通前搗馬奶。辛迪絲是這片草原最美麗的女人,雖然布衣荊釵卻天生麗質,修長的身材亭亭玉立,嬌媚的面容像草原上的山丹花。

   藏獒突然發現有異常響動,站立起來向遠處嚎叫。

   辛迪絲抬頭遠眺——,

16、草原上

     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廋高個,留著兩條細長胡須,左肩胛上插著一支箭,正踉踉蹌蹌地向氈房走來。

17、氈房前,

   藏獒瘋狂地叫著,把鐵鏈子拖的嘩啦嘩啦響,

辛迪絲:“賽虎,別叫了,臥下!”

藏獒嗚嗚地叫了兩聲臥下,卻警惕地看著這個不速之客

瘦高個:“大嫂,幫幫我這個可憐人吧,”、

辛迪絲:“請問客人你從哪里來,為何這般狼狽模樣?“

瘦高個:“真是倒霉極了!我是來草原收皮子的皮貨商人,昨天遇見一伙強盜將我的駱駝和貨物全部搶走,還射了我一箭,如若不是逃的快,我命休矣。大嫂能否給我一點食物,幫我療傷,我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

辛迪絲:“救助來草原的了人,是我們牧民義不容辭的責任,請隨我進氈房,我為你療傷、備飯!

辛迪絲扶著瘦高個向氈房走去。

18、氈房內

    氈房里鋪著粗毛地毯,氈房中間有一個火爐,是做飯燒茶的地方,正對門處擺著一張長條矮桌,矮桌后面摞著幾床棉被。

   辛迪絲扶著瘦高個坐在矮桌前,取出剪刀等器械和一個牛皮袋放在矮桌上,用剪刀剪開廋高個的衣服,說:”客人且忍耐,待我給你取箭!”

瘦高個:“大嫂下手輕一些,在下最是怕痛!

辛迪絲故意對門外喊道:“誰在那里?!”瘦高個急忙扭頭去看,趁此機會,辛迪絲手疾眼快,迅速將箭鏃拔出來。瘦高個大叫一聲,辛迪絲順手將箭鏃丟在火塘旁,從皮口袋里倒出一些藥面敷在傷口上,再進行包扎。

19、氈房里

瘦高個和辛迪絲相距很近,見辛迪絲貌若天仙,不禁春心蕩漾,淫欲大發,哈喇子順著兩條胡須直流,不停地吸鼻子嗅辛迪絲的體香。    

,辛迪絲(非常氣憤,呵斥道)“休得無禮”急忙站起來欲走。

瘦高個:(一把抓住辛迪絲的手):“大嫂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我不但身上受了傷,,心里的傷更重。茫茫草原,你我相遇就是有緣,大嫂成全我!

辛迪絲:”你這廝毫無道理!我好心救你,你反恩將仇報。速速松手離去,!否則我男人回來,定讓你碎尸萬段!”

瘦高個:“寧在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呀!哈哈哈哈……” 將辛迪絲納入懷中,欲親吻。

辛迪絲:(掙扎了幾下,沒有掙脫,用手擋住瘦高個的嘴說):“你怎么這樣猴急?待我去看看男人回來否,再來寬衣解帶侍奉與你,豈不更有趣?免得讓人撞見,諸多不便!

瘦高個:(想了想)“也好,諒你也逃不脫我的手心!”

辛迪絲(起身向氈房外走去,到門口回頭對廋高個嫣然一笑。)“你且等著!”

20、氈房外

辛迪絲來到氈房外,把藏獒解開,指著氈房門喝道:“賽虎,上!”

藏獒沖進氈房,頓時,氈房里傳來狂吠聲、慘叫聲。過了一會,瘦高個從氈房里連滾帶爬地逃出來,藏獒緊跟著追出來,沒跑多遠,瘦高個便被藏獒撲倒咬住腿,瘦高個慘叫一聲,腿筋被咬斷,瘦高個一揮手把藏獒甩出幾丈遠,藏傲再次撲上去,瘦高個已經升到半空中。

瘦高個:“辛迪絲,你聽著:我發誓把你弄到手,你敢不從,我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說完駕起一陣黑煙,無影無蹤

辛迪絲(嚇壞啦,大喊):“博斯騰——,博斯騰——”

21、天鵝湖

黃昏。夕陽像一個碩大的圓輪,慢慢向天山墜落,萬道金光點燃滿天彩霞。天鵝湖九曲十八彎,每個湖曲里都映出一個太陽,

22、天鵝湖邊

博斯騰和艾麗曼趕著馬群歸牧,此情此景讓博斯騰和艾麗曼展開歌喉高唱

          姑娘你為什么這樣忙?

          忙著去天鵝湖里撈太陽

          太陽在天上怎會水中藏?

          不信你去望一望九個太陽都閃光

           啊哈伊——           

          天鵝湖里有九個太陽

          太陽在湖里閃金光

          金光普照草原天堂

          天堂養育了花兒一樣的姑娘

    遠處傳來辛迪絲的呼喊聲

博斯騰:“是你嫂子辛迪絲在叫我哩,咱們快走,喲呵呵呵!,喲呵呵呵!”

馬群向山坳氈房奔跑起來,

23、、山坳博斯騰住處

馬群來到山坳氈房處進入馬廄,博斯騰和艾麗曼下馬,辛迪絲迎上來。

辛迪絲:“這是誰?”

博斯騰:“一個被惡狼追咬的姑娘,艾麗曼妹妹,這是你嫂子辛迪絲!

艾麗曼:“嫂嫂好!”

辛迪絲:“你好。博斯騰,剛才家里來了惡人!

博斯騰:“哦?!在哪?”

辛迪絲:“他肩膀上被強人射傷 ,我好心給他療傷,他卻要非禮我,我放賽虎把他咬跑了!

博斯騰:“這個惡人,我非宰了他!他向哪跑的?跑了多久?”

辛迪絲:“那惡人會飛,一陣黑煙就不見了!

博斯騰::”會飛?”

艾麗曼:“哦?那人長得什么樣?”

辛迪絲:“瘦高個,尖嘴猴腮,長著兩根長長的胡須。說是來草原收皮子的皮貨商人”

艾麗曼:(頓時明白了幾分)“大嫂,我有急事要辦,能否借我一件衣服遮體!

辛迪絲:“行,請隨我來”

兩人進氈房,博斯騰去關馬廄的門

24、氈房前

艾麗曼換了身衣服拿著那只帶血的箭鏃出來,辛迪絲緊隨其后。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你來看!”

博斯騰:“咦,這不是我射那只惡狼的箭嘛?怎么會在家里?”

辛迪絲:“我是從那個自稱是皮貨商的家伙身上拔下來的!”

博斯騰:“莫非那家伙是惡狼變的?……怎么會?”

艾麗曼:“也許是天上的惡神變得,現在天宮也不干凈,一些神官貪污腐化,仗勢欺人也是常有的事,不管是神是鬼,來者不善,哥哥嫂嫂要堤防才是!

博斯騰:“姑娘言之有理!

艾麗曼:“哥哥嫂嫂,妹妹我有要務在身,不便久留,你們的救援之恩容我后報,這只箭我帶走做個紀念,咱們就此別過,”

博斯騰:“姑娘慢走!

辛迪絲:“妹妹常來!”

艾麗曼:“哥哥嫂嫂再會,”

說完,駕起一朵彩云,轉瞬間不見了蹤影。

辛迪絲:“咦,他也會飛?!”兩人驚得目瞪口呆。

25、草原荒漠

【畫外音】果不其然,這片草原連續一年沒有下雨,天山的積雪融化殆盡。露出了光禿禿的尖頂。河流干涸了,成了風沙肆虐的地方。大地干裂開成了龜背,草木枯死,牛羊倒斃。萬物生靈絕跡。,人們搭建靈臺禱告上蒼,求雨的盆盆罐罐終日被敲得響個不停。

【畫面】光禿禿的山峰……

        干涸的河流……

        枯萎的牧草……

    渴斃的牛羊……

畫著鬼臉的薩滿舉著一只玉鉤在禱告天地,人們跪拜……

 求雨者叮叮咚咚地敲著銅盆瓦罐……

26、天空

     火辣辣的太陽慢慢暗下來,從天邊飄過來一大片烏云。

27、草原荒漠

求雨的人們歡呼起來:“烏云來啦,要下雨了!,烏云來啦,要下雨了!”可是人們高興的太早了,從烏云里丟下一條黑色的絲絹,烏云就飄走了,火辣辣的太陽又把大地曬的冒著煙兒。

一個白胡子長者拾起黑色的絲絹【特寫】“不交辛迪絲,永不施雨”  

酋 長:“莫非是辛迪絲觸犯了雨神?走,去問問辛迪絲!”

28、、山坳博斯騰住處

     人們騎馬一起來到博斯騰的氈房前下馬。藏獒瘋狂地嚎叫起來

辛迪絲:(迎出氈房施禮)“不知酋長和眾鄉親來我家有何事?”

酋  長:“辛迪絲,博斯騰呢”

辛迪絲:“去幾十里外的山泉拉水去了,快回來了吧。!”

酋  長:“辛迪絲,有件事問問你,剛才從天上掉下來一條絲絹,你看看,上面寫的是怎么回事?”

辛迪絲接過來一看:“不交辛迪絲,永不施雨,……”

【鏡頭回放】瘦高個從氈房里連滾帶爬地跑出來,向前逃去,藏獒緊跟著追出來,沒跑多遠,瘦高個便被藏獒撲倒,咬住腿,廋高個慘叫一聲,腿筋被咬斷,瘦高個一揮手把藏獒甩出幾丈遠,藏傲再次撲上去,瘦高個已經升到半空中,大喊道:“辛迪絲,你聽著:我發誓把你弄到手,你敢不從,我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說完駕起一陣黑煙,無影無蹤

辛迪絲:“我想起來了,去年秋季來了一個穿黑衣,留著兩條細長胡須的人,自稱是皮貨商,說他遭到強人打劫受了箭傷,求我救治,我按草原的規矩為他療傷。廝起了歹心,意欲非禮我,是我放狗咬斷了那廝的腿、誰知那廝會飛,臨走時說過:‘我若不從,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的話!

酋  長:“孩子,你闖大禍了,正是因為你,草原才遭到百年不遇的大旱呀! ”

辛迪絲:“怎么能怨我呢,是他恩將仇報,作惡在前,我才自衛的。我是有夫之婦,嚴守婦道保護自己的清白有何過錯?”

酋  長:“孩子,如若論常理,你是沒有錯的,可是,你得罪的是誰?是天呀!天是什么?天是壓在人和萬物頭頂的大山!他掌握著萬物生靈的生死榮辱,人怎么能違抗天意呢?據說那雨神是一只泥鰍得道變的,最是荒淫無恥!連老天爺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我們又怎么能奈何與他?為今之計,只有逆來順受,滿足他的要求,犧牲你了。辛迪絲,你就救救草原和這片土地上的萬物生靈吧,”  

說完帶頭跪在辛迪絲的面前

眾鄉親:“辛迪絲,求你救救草原和萬物生靈吧,……” 一起跪下,

辛迪絲:“這……這……”

博斯騰(大喊):“不!”

 

29、氈房前

眾人看時,博斯騰牽著一輛拉水的嘞嘞車獨自站在人群中,

博斯騰:“酋長,你的話不對,我們牧人講的是黑白分明,是非分明,不畏強權,不喪良心,不受欺辱,不持強凌弱。如果如你這般逆來順受,豈不正助長那廝的囂張氣焰嘛?如果那廝要了辛迪絲再變本加利來要你們的妻女去蹂躪,你們會答應嗎?”

酋  長:“那你說該當如何?”

博斯騰:“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和他抗爭到底!”縱身一竄,躍上勒勒車,指天大罵:“老天,你放任惡神殘害人間萬物生靈枉自為天!雨神,有種你就下來,我和你拼個你死我活!”說完,取下背上的彎弓檔上一支鳴鏑,拉了個滿懷,向太陽射去。

 

30、天空

     鳴鏑直向天空飛去,突然“咔嚓嚓”一聲雷響,緊接著一道耀眼的閃電,只見一片烏云向草原飄下來。

 

31、博斯騰氈房前。

黑云落在地上,雨神瘸著一條腿一拐一拐走來:

雨  神:“博斯騰,你射傷我的肩膀,壞了我的好事,我不懲罰你,讓你的老婆來頂缸賠償有何不公?辛迪絲。你放狗咬斷我的腿,我不與你計較,以德報怨,只讓你陪陪我,有何不平?”

博斯騰:“你作惡在前,惡有惡報,怎能強詞奪理?”

辛迪絲:(解開狗鏈)“你這惡人,人人得而誅之。賽虎,上!”

 

32、氈房前

藏獒狂吠著向雨神撲去,沒等到雨神跟前,雨神甩手一指,一道光劍直射藏獒,藏獒哀鳴一聲頓時斃命。

辛迪絲:“賽虎,賽虎……”

雨神:“哼,老虎不發威,你還當我是病貓!博斯騰,你不是說要和我拼個你死我活嗎,你說,怎么個拼法?”

博斯騰:“你愿怎么拼,咱就怎么拼!”

雨  神:“好,有幾分英雄氣概!這樣吧,我是神,你是人,如果拼武功,你看見了,你連一招半式都抵擋不住,,不但沒有意思還讓別的神仙說我以神欺人.再說,,我們爭奪的是一個漂亮女人,這樣打呀殺的也太煞風景。你看這樣行不行,我們玩場游戲來賭輸贏,怎么樣?”

博斯騰:“怎么賭法?”

雨  神:“聽說你是這片草原上最好的套馬能手,我跑,你來套我,我是個瘸子,這樣你不吃虧吧?”

博斯騰:“套住你這樣?套不住又如何?”

雨  神:“一個時辰為限。套住了我,我從此不來糾纏辛迪絲,年年按時下雨,保證草原風調雨順,水草豐茂!

博斯騰:“套不住又待怎樣?”

雨  神:“我把辛迪絲帶走,照樣年年按時下雨!

博斯騰:“此話當真?”

雨  神:有你們酋長和眾鄉親為證,決不食言!”

博斯騰:“好。我答應套你!,酋長,請你看時間!

 

33、草原荒漠

賭賽開始了,雨神一瘸一拐的在前面跑,博斯騰騎著駿馬,手持套馬桿在后面追。雨神奸猾異常,明明看見他就在前面,等套馬桿伸過去,他卻在后面;有時看見他在右面跑,一套卻是空的,他卻在左邊;有時明明已經套住,人們剛要歡呼,他卻從地下溜走。如此轉來轉去,博斯騰用盡招數,連雨神的一根毛也套不住,

酋  長:“停,時間到,”

 

34、氈房前

雨  神:“博斯騰,你輸了,我贏了!”

說完,一瘸一拐來到辛迪絲跟前,二話不說拉著辛迪絲架起黑煙就走。

辛迪絲:“博斯騰救我……”

 

35、草原荒漠

博斯騰騎在馬上大呼:“天呀,這是什么世道!我堂堂五尺男兒連自己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有何面目活在天地之間!“

說完,拔出匕首大喊一聲插入自己心間,從馬上摔下來,躺在地上。

酋長和眾鄉親一起喊:“博斯騰,博斯騰”

 

36、半天上

雨神拉著辛迪絲飛走,辛迪絲見博斯騰自盡,

辛迪絲:“博斯騰,博斯騰——”

邊喊邊使勁掙被雨神拉著手,見掙不脫,便咬了雨神的手一口,雨神痛的叫了一聲,一松手。辛迪絲從空中墜落下來.

 

                             第二集

 

1、草原

地面上的人們一起驚呼起來

辛迪絲快落到地面時,雨神伸出長長的手臂把不省人事的辛迪絲拉住,回頭打了兩個噴嚏。消失在空中。

 

2、、天空

頓時,烏云像一隊隊戰艦,夾著轟轟隆隆的雷聲從天邊開過來,遮住了太陽,閃電像一把大鋸,把烏云鋸開,又合上,再鋸開,瓢潑大雨嘩啦啦地下下來。

 

3、草原

眾鄉親們歡呼,跳躍,匆匆騎著冒雨走了。

 

4、博斯騰房后的山坡上

酋長抱起博斯騰的尸體來到飯后的山坡上,一邊默默流淚一邊用手挖坑

博斯騰的和酋長受傷的血順著雨水染紅了這片草原

 

                            

5、萬里長空     日  外

雨下了整整兩個時辰停了。天空蔚藍如洗,白云朵朵。

一條彩虹從博斯騰的氈房聯到空中。

 

6、氈房前

艾麗曼(艾麗曼踩著彩虹飄飄裊裊地來到氈房前):“博斯騰哥哥,辛迪絲嫂嫂,我來看你了!。咦,怎么沒有人呢?博斯騰哥哥——,辛迪絲嫂嫂——”

 

7、山坡上

酋  長(氈房后不遠處的山坡上有個老人正在為一個墳丘上添土)“別叫了,姑娘,你的博斯騰哥哥在這里!

,

8、氈房后面山坡上

艾麗曼(急忙跑過去).:“老爺爺,你在埋誰?”

酋  長:“我剛才不是說了嗎,你的博斯騰哥哥在這里!”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博斯騰哥哥怎么啦?我辛迪絲嫂嫂呢?”

酋  長:“天作孽呀,天作孽!你的博斯騰自殺了!”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博斯騰哥哥,都怪我,是我連累了你呀!”

邊說邊痛哭不已。

酋  長:姑娘不要哭了,還是救救可憐的辛迪絲吧。

艾麗曼:我辛迪絲嫂嫂怎么啦?

酋  長:可憐的辛迪絲被天上的雨神搶走了。

艾麗曼:雨神為什么要搶我辛迪絲嫂嫂?

酋  長:哎,都怪辛迪絲太善良,長得太美麗了!

艾麗曼:太善良?太美麗?

酋  長:(看來艾麗曼一眼,頓時明白了緣由):“姑娘,樹老根多,人老話多,莫嫌老漢說話啰嗦。常言說的好呀!‘男俊一身害,女俊一身禍’這人世間的女子那個不想有一張美麗的容貌?可誰又知道,這美麗的容貌恰恰又是惹禍的根源呀!因為,不管是人還是神,是鬼還是畜生,只要是雄性,骨子里裝的就是三件事,金錢、美女、權力,為此貪婪無度。越是美麗的女人,越被人愛,越被人搶,古往今來多少大事小事都是由此而生。女人雖無罪,但懷璧有罪,都說紅顏禍水,女人不是禍水,而是因為男人有禍心呀!”

艾麗曼:“老爺爺說得有理,相貌是爹媽給的,由不得自己,招誰惹誰了?竟然弄出這等禍事?博斯騰哥哥,你安心睡吧,我一定把辛迪絲嫂嫂救出來,讓那惡神身首異處,為你報仇! ”說完架起彩云騰空而去。

 

9、巫山雨神宮  日  外

   ,, 巫山云霧繚繞,淫雨霏霏;奇石嶙峋,怪樹虬曲;松柏挺立于懸崖,瀑布懸掛于山澗,風蕭蕭,霧靄靄,真是仙山仙境。

一座巨大的宮殿建在巫山之巔

 

10、雨神宮外   日  外

雨神拖著昏迷不醒的辛迪絲飄落在宮殿院落中,把辛迪絲丟在地上。

雨  神(大聲喊道:)“來人呀!”

雜  役(幾個雜役和婆子丫鬟急忙跑過來):“主人,有何差遣,請吩咐!”

雨  神:“前廳掌燈,后山點明子,雨神宮披紅掛彩,弄他個喜氣洋洋,老爺要洞房花燭,”

雜  役:“諾!”

雨  神(對幾個丫鬟)“把他架下去,給我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丫  鬟:“諾”

把昏迷的辛迪絲架起來,往宮殿長廊拖去。

 

11、長廊

   雨神宮又正殿,兩面環繞著長廊,分別為東廂房、西廂房和門庭房、有無數個房間。每個房間門口都站著一個妖艷的年輕女子。

   丫鬟架著辛迪絲從走廊經過,每個女子都會探過身來看上一眼,或是露出妒忌的神態,或是嗤之以鼻,不削一顧。

雨神跟在辛迪絲后面,從走廊經過。女子們像是打了嗎啡,個個強打精神繞首弄姿,肉麻地賣弄風騷。

:  “雨神爺爺,今晚來我這,保管讓你醉生夢死……”

“雨神爺,來我這嗎,一年多了,想死我啦……”

“雨神爺,來我這嗎,他有啥好的,一個鄉下黃臉婆……”

姑娘們雖然搔首弄姿但,誰也不敢離開房門半步。

雨神或哈哈哈哈大笑,或點點頭,或不予理睬、或是瞟上一眼。

   

12、長廊   日  外

   “嘰嘰喳喳”的吵鬧聲把辛迪絲驚醒,他站起來左右看了看,猛地把丫鬟們推開,

辛迪絲:(驚恐地)“這……這是什么地方?”

雨  神:“這是我的家呀,”

辛迪絲:“我的家?你想干什么?”

雨  神:“干什么?哈哈哈哈……還能干什么?和你洞房花燭唄!”

辛迪絲:“你這個惡棍!殺夫奪妻,無惡不作!……”

雨  神:“慢點,慢點,辛迪絲,你別瞎說八說壞我的名頭好不好!你可是我從你男人哪里贏回來的,愿賭服輸,天經地義!常言說、‘識時務者為俊杰’既來之則安之,你就好好打扮打扮,今夜我定讓你醉生夢死享盡天下之快樂!

辛迪絲“你休想!我縱然拼上一死,也決不讓你得逞!”

雨  神:“別在這給我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我可不吃那一套。你們人間即便是皇帝也不過三宮六院七十二妃,一個大地主、大官也不過有個小三小五。你看看我這里有多少女人?后面還有個儲秀苑,除了今夜以后,你想再見我一面都難,你可要把握好機會喲!”

 

13、走廊兩側   日 外

走廊兩側,眾女人七嘴八舌:“是呀,雨神爺,他不愿意,我們愿意,”

雨  神:“拉下去換裝,別掃了老爺的雅興!”

 

14、長廊

幾個丫鬟來拉辛迪絲,辛迪絲把他們推開,猛跑幾步,一頭撞在走廊柱子上,頓時頭破血流,昏倒在地。

雨  神:“摸摸,死了嗎?!”

丫  鬟:“沒死,只是昏過去了,”、

雨  神:“真他媽的敗興!拖下去,關在后院柴房里,我就不信天下還有我治不了的犟草驢!”

   幾個丫鬟將辛迪絲拖下

 

15、后援柴房    日  外

【畫外音】從此辛迪絲被關在柴房里無人問津。草原又很久沒又下雨,求雨者盆盆罐罐聲,像針扎在辛迪絲心上,只能終日啼哭。

【畫面】辛迪絲被關在后援柴房里正以淚洗面。

 

16、柴房后窗

艾麗曼悄悄來到柴房后窗。

艾麗曼:“辛迪絲嫂嫂,辛迪絲嫂嫂!”

辛迪絲(來到后窗):“艾麗曼,真的是你,博斯騰他……”

艾麗曼:“別說了,我都知道了,這里有天兵天將把守,沒有時間多說,我是來救你的,附耳過來”

辛迪絲把耳朵湊到窗邊,

艾麗曼:(如此這般地講了幾句,遞給辛迪絲兩個紙包)“收好,按計行事,切記切記!我走啦,”

辛迪絲不住地點頭,艾麗曼搖身一晃,消失的無影無蹤

 

17、雨神宮神殿   日   內

   雨神宮里歌舞升平,雨神靠在坐榻上,身邊有兩個妖冶的女子伺候,左擁右抱,打情罵俏,

大廳里天籟仙樂,絲竹繞梁,鶯歌燕舞,紅袖添香,正是高潮迭起之時;

 

18、雨神宮神殿   日  內

一個內侍走來,附在雨神耳邊說了幾句

雨  神:“什么?王母娘娘身邊的?……都下去!都下去!”

      所有女人都退下

雨  神:“快請,快請!”

內  侍:“有請艾麗曼姑娘——”

                            

19、雨神宮神殿

艾麗曼:(走進神殿):嗬,雨生叔叔,好風流快活!”

雨  神:“人生得意須盡歡,快活一時是一時。艾麗曼姑娘,是那陣風把你吹來啦?”

艾麗曼:“無事不登三寶殿,我有事找你!

雨  神:“哦?莫非王母娘娘有公干與我?”

艾麗曼:“不是娘娘,是我找你有事談!

雨  神:“哦……既然不是公事,我們坐下來邊喝邊談如何?”

艾麗曼:“不敢不敢,你那酒里下有蒙汗藥,怕是喝得下去,吐不出來!”

雨  神:“哈哈哈哈,姑娘怎的如此不放心?既然話說到這份上,姑娘有啥事,但說不妨!

艾麗曼:“我辛迪絲嫂嫂是在你這吧?”

雨  神:“誰?”

艾麗曼:“辛迪絲,我博斯騰哥哥的老婆!

雨  神:“哦哦……有,有, 那娘們犟得很,放著榮華富貴不要,非要為那個男人守靈一百天,現在在后院柴房關著。咦,她怎么成了你的嫂嫂!

艾麗曼:“叔叔有所不知,那一日蟠桃會上,我奉娘娘懿旨下界去請通天河河神,也不知哪個不知死活得家伙變成餓狼,想要非禮我,是博斯騰哥哥救了我,所以我拜博斯騰為兄長,辛迪絲自然是我嫂嫂!

雨  神:“哦,誰如此膽大妄為,敢欺負姑娘你?”

艾麗曼:“可不是嗎,我將此事報告了娘娘,娘娘勃然大怒,派天師調查此事,若是查出來,就剝了那廝的皮,抽了那廝的筋!”

雨  神:(唐塞地)“喔,喔,不知姑娘問辛迪絲有何事?”

艾麗曼:“雨神叔叔,殺夫奪妻,干的好事!……”

雨  神:“哎,哎,哎,姑娘,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喲,她可是被我打賭贏來的!

艾麗曼:“人神賭博,公平安在?”

雨  神:“那么,你待怎樣?”

艾麗曼:“既然人家不愿意,何不就此罷手,放她回去?!

雨  神:“放回去?說得輕巧,點根燈草,我雨神看上的女人。豈有輕易罷手之理?”

艾麗曼:“你放,還是不放?”

雨  神:“不放,你敢把我怎樣?”

艾麗曼:“真的不放?”

雨  神:“不放!”

艾麗曼:“好,你不放是吧?”

雨  神:“不放,不放!”

艾麗曼:“好,我來問你,那只惡狼是不是你變得?”

雨  神:“姑娘別開玩笑,我豈敢動王母娘娘身邊的人!”

艾麗曼:“還敢抵賴!你色膽包天,連娘娘的貼身侍女都敢凌辱,還把娘娘放在眼里嗎?”

雨  神:“別上綱上線,證據,你有證據嗎?”

艾麗曼:“南天門有神光寶鏡,凡經過之人都有記載,”

雨  神:模糊不清,不足為憑,

艾麗曼:“有酋長做人證,”

雨  神:“不在現場,道聽途說,”

艾麗曼:“我還有物證”

雨  神:“什么物證?”

艾麗曼:“箭!”

雨  神:“什么箭?”

艾麗曼:“狼牙箭,就是博斯騰個個射在你身上的狼牙箭!”

雨  神:“這…… 這…… 這……”

艾麗曼:“你身上有傷,我手中有箭,箭上有血,一驗便知,看你如何抵賴!告辭!”

起身向神殿外走去。

 

20、雨神宮神殿、 日 外

     見艾麗曼向到神殿門口走去。

雨  神:“姑娘哪里去?”

艾麗曼:“我去敲天鼓,撞天鐘,讓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為我做主!”

雨  神:(兇相畢露,大聲喊道)“殿前武士,給我攔。!”

   

21、雨神宮門口     日 外

 四個天兵,一起用長矛夾在艾麗曼脖子上

艾麗曼:(鎮靜地)“雨神叔叔,你這是想殺人滅口啰?”

雨  神:“哼!”

艾麗曼:“你也不想想,沒有預防,我怎么敢來見你這個惡狼?我可是向娘娘告假,言明來你這的。那只箭和一封信留在我母親桃花仙子處,你若不怕你的泥鰍家族遭滿門滅絕之禍,你就盡管動手!”

雨  神:(想了一會,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好!不愧是王母娘娘身邊的人,有膽識,有智慧!叔叔和你開個玩笑,不必當真,不必當真,請回來我們細談!币粨]手殿前武士撤下。

艾麗曼:(站在門口沒有動,只是冷冷地)“我請的假期快要到了,娘娘等我有事,無暇和你再談,告辭!”動身繼續校門外走

 

22、神殿門口   

雨  神:(急忙追過來):“慢慢慢,姑娘不必生氣,你不是讓我放了辛迪絲嗎,我依你就是,依你就是,.!來人,把辛迪絲送回人間去!”

艾麗曼:“不,我要讓你親自去送!”

雨  神:“這!……好好好,我親自去……我親自去……”

”艾麗曼二話不說抬腿就走。

艾麗曼:“我在云端看著你,稍有差池,我定與你沒完!”

雨  神:“好好好”

說完先向門外走去

 

23、草原

   雨神帶著辛迪絲從空中飄落在草原上,

雨  神:(仰面對天喊道):“艾麗曼姑娘,我把她平安送到啦—”、

辛迪絲:(突然喊)“雨神,看,博斯騰活過來啦!”

   雨神驚奇地一回頭,辛迪絲把艾麗曼交給他的紙包向雨神的臉上砸去,一股紅、黃、白、綠、蘭的煙霧頓時在雨神臉上炸開來,向四處彌漫,

   雨神憤怒地舉起手:“你!你灑得是什……么?……阿嚏!”

 未等他的手打落下來,便忍不住“阿嚏……阿嚏……”不住地打噴嚏,

   辛迪絲又從懷里取出一個紙包,雨神嚇的向天上逃去,一路飛一路不停地打噴嚏,滿天的噴嚏聲振聾發聵。

 

24、天空

   “咔嚓嚓”一聲響,頓時雷鳴電閃,天空像被戳漏,大雨如注,直向這片草原傾落下來。

 

25、草原

【畫外音】原來,紙包里包的是碎羊毛,辣椒面、胡椒面、生姜面、芥末面,嗆得雨神又流眼淚,又流鼻涕,不停的打噴嚏。等它逃到雨神宮就打了三百八十個噴嚏!一個噴嚏下一個時辰的雨,這三百八十個噴嚏,讓草原平地水高一丈,草原經水一泡,陷了下去,成了一個華夏最大的淡水湖,陷下去的地殼沒有出路,就擠呀擠呀,把湖邊擠的隆起一座山。人們就把湖叫博斯騰湖,把山叫辛迪絲山。

【畫面】大雨如注。平地積水,轟隆一聲巨響,地殼下陷;波濤洶涌,博斯騰湖。碧水藍天,鷹飛鳥旋,蘆蕩蔥綠。白帆點點。

    山崩地裂,地殼凸起, 辛迪絲山,山巒疊嶂,奇峰突兀。怪石嶙峋

 

26、天宮斬仙臺    日   外

【畫外音】雨神和艾麗曼因亂施天雨,早晨人間災禍,因此而犯了天條。被綁在斬仙臺上。

【畫面】展現臺上,云霧繚繞,臺下旌旗飄飄,天兵天將守衛森嚴,。

雨神被綁在捆神柱上,兩側站著兩個兇神惡煞的劊子手

艾麗曼披頭散發,身穿囚服,帶著刑具跪在斬仙臺一側,身后站著兩個獄卒

“嘟——,嘟——,嘟——,”臺上八只長長的喇叭吹起催命號,

 

27、云中

一個通天審判官出現在云端上,展開判決書大聲宣讀:

“判決書,天字NNxW號,在押犯雨神,男,原名:泥鰍精,貪污腐化,收受賄賂,生活糜爛,荒淫無恥,倚仗權勢,強搶民婦。奸淫仙女未遂,玩忽職守,亂施雨露,以致民間災難深重。經天堂法庭審查,判決如下:數罪并罰特判處死刑!——斬立決!”

將一支令箭從云端跑到天宮斬仙臺

 

28、天宮斬仙臺

斬仙臺上,八只長喇叭又一次“嘟——,嘟——,嘟——,”地吹響,。

劊子手提著鬼頭大刀來到雨神面前,突然張嘴向雨神臉上噴了一口水,乘雨神一驚抬頭的瞬間,劊子手飛起一刀。將雨神的腦袋砍下來,

 

29、斬仙臺一側   日 外

   雨神的腦袋“咕嚕!钡貪L到艾麗曼的面前。

【特寫】雨神的頭顱惡狠狠地瞪著艾麗曼。

雨  神:“艾麗曼。這事沒完,你等著,咱們地獄里見!”

    

30、斬仙臺一角   日  外

艾麗曼驚恐地尖叫起來,癱倒在地,兩個獄卒急忙將她托架起來。

 

31、云中

   通天判官:“判決書,天字NNXE號,在押犯艾麗曼。女,與民婦合謀,報復雨神,致使民間暴雨成災,負連帶責任,念其年輕無知。有悔過之表現,故從輕發落,判處杖刑100杖,斬監候!锖髨绦小

 

32、斬仙臺一側

     兩個獄卒把艾麗曼拉起來,拖到杖刑案前趴下。

兩個行刑手舉起板子向艾麗曼打來……

 

33、桃花仙子宮    日  外    ’

【畫外音】艾麗曼被判斬監侯,這可急壞了桃花仙子。從表面看,天庭律法極為森嚴,誰敢犯天條,絕逃不過屠龍刀、打神鞭、斬魔臺,爬刀山、下油鍋的懲罰。但是,暗地里卻也有許多潛規則,人情大于天嗎!常言說“人托人,拱動天地”桃花仙子到處跑關系,最后跑到主管法律的呂洞賓呂院長那里。桃花仙子犯了愁

【畫面】音樂聲中,桃花仙子提著禮品從各個部門。各個領導的門口進去又出來

    最后來到天庭法院門口踟躕不前。

桃花仙子(暗想):這呂院長家富可敵國,金銀財寶人家根本不拿正眼瞧,如何是好?(桃花仙子想來想去,最后一跺腳,咬咬牙說):“為了孩子,我也顧不了那許多,只得由他去了!”

 

34、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這一天,桃花仙子著意打扮了一番,這一打扮好生了得!肌膚若白雪,雙目似清水,桃腮帶笑、氣若幽蘭,仿佛輕云之蔽月,猶如流風之回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近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淥波。上身穿粉紅色束腰緊身衣,下著荷葉百褶裙,外披輕紗大氅。絲帶飄飄,云髻峨峨。丹唇外朗,皓齒內鮮,顧盼之際,自有一番清雅高華的氣質。

打扮完畢,她悄悄來到天庭法院,在一個黃金鑄就的天平塑像下敲響了呂院長辦公室的門。

 

35、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呂院長正坐在辦公桌后面津津有味地翻看著一本裸體美女的畫冊。聽見敲門聲,急忙把畫冊放進辦公桌的抽屜里。這才說了聲:“進來!”

 

36、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門輕輕被推開,桃花仙子故意側著身子先露出一張臉來,微微一笑。見房子里只有呂院長一人,開開門,嬌滴滴的喊了一聲:“呂哥!”這才輕移蓮步走了進來。

呂院長:(這一聲“呂哥”直叫的呂院長骨軟筋麻,他故做驚訝地大叫):“稀客,稀客!桃花妹妹,你怎么有空來我這清水衙門?”

桃花仙子:(矜持地一笑,頓時生出千媚百態,她嗲聲嗲氣地)“呂哥這里哪是什么清水衙門喲,分明是掌管生殺大權的重地,小女子哪敢前來打擾!”

呂院長:“哈哈哈哈……桃花妹妹說笑了,也許對別人來說這里是森嚴之所,對妹妹來說,還不是你家的后花園嗎?想來,哥哥隨時恭迎!

桃花仙子:“只怕我來了呂哥來個公事公辦,不給我面子!

呂院長:(瞟了桃花仙子一眼,裝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嚴肅地)“妹妹此言差矣,給不給妹妹面子得看什么事情。我們做官的不是得講個清正廉明嘛?面子是面子,法律是法律,妹妹的來意哥哥我很清楚。說實在的,艾麗曼是我看著長大的,這姑娘不僅長得襲人,聰明伶俐,而且還多才多藝。我也實實不忍心看著她年紀輕就丟了性命?墒,你想過嗎?由于他的過錯又造成人間多少人畜生靈橫遭涂炭?山川變形且不用說,就因她的過錯,天庭鬧起了水荒。更嚴重的是,造成天庭無雨可施,人間大旱,赤地萬里,顆粒無收。又有多少人流離失所,家破人亡?如若不是王母娘娘求情,我法外施恩,恐怕早和雨神一起斬立決了!還望妹妹體諒哥哥的難處喲!”

桃花仙子:(沉默了一會)“這些道理妹妹我都知道,只是……只是可憐我那……,我那親親的女兒呀!他還那么年輕…………”說到此,嚶嚶地哭了起來。

 

37、呂院長辦公室   日內

【畫外音】都說女人的淚一滴就醉,男人的心一揉就碎!桃花仙子哭得梨花帶雨,讓呂院長的心如貓抓一般難受。其實,世間所有法律的量刑都有一個伸縮度,原本是讓法官根據罪犯所犯罪行的輕重程度來掌握,以示法律的公允。誰想到,卻成了法官的吃口。何為吃口?,就是向犯人索賄的借口和交換條件。否則法官怎么個個都富得流油?

呂院長“妹妹莫哭,妹妹莫哭,雖然法律條文是死的,可這量刑嗎……卻是活的,這就要看——妹妹的態度如何了!”

桃花仙子,:“我知道哥哥你有的是辦法,……只要能保住女兒一條命,哥哥

想咋……都行!”:

呂院長:“妹妹哭的著實可憐,把我的心都哭軟了。好吧,我這就去找找法律解釋,看有沒有辦法救艾麗曼一命!”

說完,起身向辦公室的里間走去。走到門口把手背起來,兩根指頭有意無意地勾了兩下,【特寫】便進去了。

桃花仙子:(非常明白指頭勾兩下的含義,卻假裝不知地)“我來幫哥哥找找”也進了里屋,隨手關上了門。

 

38 、辦公室里間  日 內  

桃花仙子一進門,呂院長再也不說清正廉潔的話了。急猴猴地一個餓虎撲食,抱起桃花仙子就壓在床上。

桃花仙子半推半就,任由他輕薄了一番,

【特寫】兩滴晶瑩的淚珠卻溢出眼角……

 第一集

1、天宮瑤池

 瑤池是王母娘娘所居住的地方,這里 池水清澈,晶瑩如玉。四周群山環抱,綠草如茵,野花似錦,挺拔、蒼翠的云杉、塔松,漫山遍嶺,遮天蔽日!

抬頭遠眺,三峰并起,突兀插云,狀如筆架。峰頂的冰川積雪,閃爍著皚皚銀光。

山下,祥云紫氣繚繞,瑤池水面上蓮花盛開,花間漢白玉的小橋護欄曲徑通幽,瑤池中心是一處巨大的水榭,雕梁畫棟,飛檐峭壁,勾心斗角,富麗堂皇。

此時,王母娘娘正在舉辦蟠桃會盛會,

王母娘娘著盛妝,飾鳳髻,步搖金釵,春風滿面

他的兩側站著艾麗曼和另外一個貼身侍女,

  鳳案下擺著一片小幾,各位神仙濟濟一堂,

王母娘娘:“各位仙家,正值盛世,國泰民安,繁榮昌盛,年豐人壽,恰逢米蘭蟠桃豐收,哀家在此舉辦蟠桃盛會,祈禱政通人和,江山如磐,各位仙家暢飲 ”

眾 仙 家:“祝娘娘光輝如日月,壽同天地山川”

值 殿 官:“奏樂——”等了一刻卻不見樂起

王母娘娘:“怎么回事?”

一 仙 女:“稟告娘娘,適才正要起樂,領舞的桃花仙子踩著一個桃核,將腳崴了。請娘娘恕罪,”

 

2,水榭大廳

各位神仙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呂洞賓:“桃花仙子貌壓群芳,婀娜多姿,難的一舞,臨場崴腳,實在遺憾!”  

眾神仙:“是呀!是呀!”

鐵拐李:“呂院長對桃花仙子情有獨鐘,由來已久,路人皆知呀!”

呂洞賓:“見笑,見笑,食色性也!”

 

3、瑤池水榭

艾麗曼:(來到臺前):“稟告娘娘,艾麗曼愿替母親領舞!”

王母娘娘:“哦,麗曼還有這才藝,好好好,速速舞來!

 

4、水榭中舞池

   仙樂天籟起,艾麗曼領著一群仙女翩翩起舞

艾麗曼唱    春去殘紅飄零,
            花依舊,不見故人。
            多情浪蝶空多情,
            紅粉多,甜蕊少,小桃青。
            把酒撫瑤琴
            曲高和寡少知音
            而今重詮桃花運
            乾坤轉,時令改,世事新。

5水榭大廳

雨神目不轉睛地盯著艾麗曼看。

艾麗曼的特寫和雨神的猥瑣相反復疊放,

雨神情不自禁地站了起來,擋住了雷公和電母的視線。

雷  公:“哎,雨神,坐下坐下,你擋住我了!

雨神一副筋麻骨酥失魂落魄的樣子,哈喇子順著兩條胡須往下滴答,全然不理會雷公,

電母婆婆:“這個色魔,魂都丟了,看我的!闭f完,手指一點,一道閃電直擊雨神撅著的屁股,

雨  神(被打的一跳,回過頭來生氣地):”干什么!”

雷  公:“坐下坐下,你站著。我們還看不看了?”

雨  神:(自知沒理只得賠著笑臉坐下):“失態失態,抱歉!抱歉!”

6、水榭舞池

桃花舞結束,眾神仙一起鼓掌喝彩。

眾仙女退下,艾麗曼依然站在那向眾神仙還禮、

王母娘娘:“艾麗曼,你的舞技精湛,真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也”

眾神仙:“如此天籟仙舞,美妙絕倫,恭喜娘娘,賀喜娘娘!

王母娘娘:“艾麗曼替我向眾仙家斟酒,大家暢懷痛飲,慶賀盛世華年!”

艾麗曼:“諾!”

7、水榭大廳

艾麗曼端著酒壺款款走進大廳,挨個給眾神仙斟酒,眾神仙點頭致謝,

艾麗曼來到雨神桌前正要給雨神斟酒,雨神一把抓住艾麗曼的手。

艾麗曼:“雨神叔叔,你這是?……”

雨神沒有回答,艾麗曼抬頭看時,見雨神一臉的淫蕩之相,只是淫笑。

艾麗曼:“叔叔請自重!”

急忙向回抽手,連抽兩下,雨神竟然越握越緊。

艾麗曼:“再不松手,莫怪我告訴娘娘!”

王母娘娘的聲音:“艾麗曼,怎么啦?”

艾麗曼:“雨神叔叔……喝高了,逗我玩哩,”

雨  神:(急忙松手。借坡下驢:)“嘻嘻……喝多啦,喝多啦,失禮失禮!”邊說邊坐下,眼睛卻依然色瞇瞇地看著艾麗曼,

艾麗曼狠狠剜了雨神一眼,繼續向前斟酒,斟到最后座位卻是空的。

王母娘娘:“是哪路神仙缺席?”

艾麗曼(看了一眼桌上的牌子):“是通天河河神,”

王母娘娘:“豈有此理!如今的秩序越來越松散了,如此蟠桃盛會也敢缺席,艾麗曼,拿我的金牌去催,如若再不來,罰扣年終獎金!”

艾麗曼:“諾”說完身體飄起,翩翩躚躚地飛離瑤池,向通天河飛去。

8、瑤池水榭大廳

雨神見艾麗曼走了,一晃身,來了個分身法,替身留在廳內,真身卻隨艾麗曼而去。

9、通天河天鵝湖

云霧繚繞,彩霞飛舞,艾麗曼駕云來到通天河源頭。

通天河的源頭在巴音布魯克高山草原。這里,黛山如廓,綠草似茵,泉水淙淙,瀑布如練;藍天與草原相輝,白云與羊群同色;通天河九曲十八灣,蜿蜒如蟒,天鵝湖方園幾十里,清澈如鏡;俊馬在草甸花叢里奔跑追逐,天鵝在湖光云影里飛翔嬉戲。

正是黃昏,落日熔金,暮云合璧。草原深處傳來陣陣馬頭琴聲和悠揚蒼勁的蒙古長調,此情此景,讓艾麗曼頓生一種寬闊坦蕩的情懷 ,他一邊欣賞著人間仙境,一邊向河神居住地地方走去。正行間,就聽見一聲狼嚎,抬頭看去,

10、草原

草原里的一塊大石頭上站著一只碩大的惡狼,惡狼見到艾麗曼,對天呵呵呵呵地大笑不止,笑完,猛地一竄,向艾麗曼撲來,

艾麗曼起先并不在意,使出定身法大喝:“定!”惡狼繼續向她撲來,艾麗曼連連喊了三聲:“定!定!定!”對惡狼毫無作用。艾麗曼這才慌了手腳,急忙喊了一聲:“起!”頓時身體飄起,駕起彩云向前飛去。那惡狼也駕起黑云飛起來,

11、天空

艾麗曼在前飛,惡狼緊追不舍。惡狼追上艾麗曼從高處向下撲來。

艾麗曼被迫降到草地上。剛一著陸,右手向空中一抓,手中便多了一把寶劍,她大喝一聲:“畜生,休得撒野!”揮劍向惡狼殺去。

惡狼一跳躲開。

艾麗曼劈、刺、削、砍、掃、撩、步步進攻,

惡狼騰、挪、躲、閃、滾、跳步步為營。

惡狼的尾巴猛然一掃,正打在艾麗曼的手腕上,寶劍脫手而飛。

艾麗曼轉身欲走,惡狼叼住艾麗曼的褲腳使勁一拽,把艾麗曼拽到,長嚎一聲,撲在艾麗曼身上。咬住艾麗曼的衣襟使勁一扯將衣服撕破,正欲再次下嘴,只聽“嗖“”地一聲飛來一只狼牙箭,深深地插進惡狼的前胛,餓狼嚎叫一聲,滾在一旁。

12、草原上

又一支箭飛來,惡狼就地一滾躲過。狼牙箭插在地上,發出嗡嗡聲。艾麗曼趁機拾起寶劍向惡狼刺去。 惡狼又打了個滾躲過,爬起來拖著尾巴逃之夭夭。

13、草原上

隨著一陣急促的馬蹄聲,一個魁梧的漢子來到艾麗曼身邊

博斯騰::“姑娘可曾受傷?”

艾麗曼:“不曾受傷,大哥救援之恩,小女子感激不盡!

博斯騰:“草原牧人有義務保護遠來的客人,不足言謝,。只是這草原上的狼都被我射殺盡了,從哪來的這只餓狼?”

艾麗曼“不知從何而來,請問大哥姓名?

博斯騰:“在下叫博斯騰,是草原上的牧馬人,敢問姑娘從哪里來,到哪里去?”

艾麗曼:“我從天邊來,到天邊去。大哥相救之恩容我后報,小女子有急事,就此別過!

博斯騰:“慢,姑娘,草原有個規矩,接濟外來客人,義不容辭。姑娘衣衫不整,怎么能去辦事?前面不遠就是我的氈房,請隨我去換件你嫂子的衣服再走如何?”

艾麗曼:“如此甚好,大哥請前面帶路”

博斯騰打了一個響亮的口哨,

14、山坡

    從山坡那邊跑來一群馬,博斯騰把自己的馬讓給艾麗曼騎,自己飛身躍上一匹沒有馬鞍的駿馬,趕著馬群向草原盡頭跑去。

15、草原的一個山坳里上

    山坳里有一間白色的氈房,氈房側邊是一個大馬廐和草垛,馬廄前的柱子上拴著一條兇狠的藏獒。正趴在地上打瞌睡。

   氈房前,博斯騰的妻子辛迪絲正在大木通前搗馬奶。辛迪絲是這片草原最美麗的女人,雖然布衣荊釵卻天生麗質,修長的身材亭亭玉立,嬌媚的面容像草原上的山丹花。

   藏獒突然發現有異常響動,站立起來向遠處嚎叫。

   辛迪絲抬頭遠眺——,

16、草原上

     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廋高個,留著兩條細長胡須,左肩胛上插著一支箭,正踉踉蹌蹌地向氈房走來。

17、氈房前,

   藏獒瘋狂地叫著,把鐵鏈子拖的嘩啦嘩啦響,

辛迪絲:“賽虎,別叫了,臥下!”

藏獒嗚嗚地叫了兩聲臥下,卻警惕地看著這個不速之客

瘦高個:“大嫂,幫幫我這個可憐人吧,”、

辛迪絲:“請問客人你從哪里來,為何這般狼狽模樣?“

瘦高個:“真是倒霉極了!我是來草原收皮子的皮貨商人,昨天遇見一伙強盜將我的駱駝和貨物全部搶走,還射了我一箭,如若不是逃的快,我命休矣。大嫂能否給我一點食物,幫我療傷,我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

辛迪絲:“救助來草原的了人,是我們牧民義不容辭的責任,請隨我進氈房,我為你療傷、備飯!

辛迪絲扶著瘦高個向氈房走去。

18、氈房內

    氈房里鋪著粗毛地毯,氈房中間有一個火爐,是做飯燒茶的地方,正對門處擺著一張長條矮桌,矮桌后面摞著幾床棉被。

   辛迪絲扶著瘦高個坐在矮桌前,取出剪刀等器械和一個牛皮袋放在矮桌上,用剪刀剪開廋高個的衣服,說:”客人且忍耐,待我給你取箭!”

瘦高個:“大嫂下手輕一些,在下最是怕痛!

辛迪絲故意對門外喊道:“誰在那里?!”瘦高個急忙扭頭去看,趁此機會,辛迪絲手疾眼快,迅速將箭鏃拔出來。瘦高個大叫一聲,辛迪絲順手將箭鏃丟在火塘旁,從皮口袋里倒出一些藥面敷在傷口上,再進行包扎。

19、氈房里

瘦高個和辛迪絲相距很近,見辛迪絲貌若天仙,不禁春心蕩漾,淫欲大發,哈喇子順著兩條胡須直流,不停地吸鼻子嗅辛迪絲的體香。    

,辛迪絲(非常氣憤,呵斥道)“休得無禮”急忙站起來欲走。

瘦高個:(一把抓住辛迪絲的手):“大嫂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我不但身上受了傷,,心里的傷更重。茫茫草原,你我相遇就是有緣,大嫂成全我!

辛迪絲:”你這廝毫無道理!我好心救你,你反恩將仇報。速速松手離去,!否則我男人回來,定讓你碎尸萬段!”

瘦高個:“寧在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呀!哈哈哈哈……” 將辛迪絲納入懷中,欲親吻。

辛迪絲:(掙扎了幾下,沒有掙脫,用手擋住瘦高個的嘴說):“你怎么這樣猴急?待我去看看男人回來否,再來寬衣解帶侍奉與你,豈不更有趣?免得讓人撞見,諸多不便!

瘦高個:(想了想)“也好,諒你也逃不脫我的手心!”

辛迪絲(起身向氈房外走去,到門口回頭對廋高個嫣然一笑。)“你且等著!”

20、氈房外

辛迪絲來到氈房外,把藏獒解開,指著氈房門喝道:“賽虎,上!”

藏獒沖進氈房,頓時,氈房里傳來狂吠聲、慘叫聲。過了一會,瘦高個從氈房里連滾帶爬地逃出來,藏獒緊跟著追出來,沒跑多遠,瘦高個便被藏獒撲倒咬住腿,瘦高個慘叫一聲,腿筋被咬斷,瘦高個一揮手把藏獒甩出幾丈遠,藏傲再次撲上去,瘦高個已經升到半空中。

瘦高個:“辛迪絲,你聽著:我發誓把你弄到手,你敢不從,我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說完駕起一陣黑煙,無影無蹤

辛迪絲(嚇壞啦,大喊):“博斯騰——,博斯騰——”

21、天鵝湖

黃昏。夕陽像一個碩大的圓輪,慢慢向天山墜落,萬道金光點燃滿天彩霞。天鵝湖九曲十八彎,每個湖曲里都映出一個太陽,

22、天鵝湖邊

博斯騰和艾麗曼趕著馬群歸牧,此情此景讓博斯騰和艾麗曼展開歌喉高唱

          姑娘你為什么這樣忙?

          忙著去天鵝湖里撈太陽

          太陽在天上怎會水中藏?

          不信你去望一望九個太陽都閃光

           啊哈伊——           

          天鵝湖里有九個太陽

          太陽在湖里閃金光

          金光普照草原天堂

          天堂養育了花兒一樣的姑娘

    遠處傳來辛迪絲的呼喊聲

博斯騰:“是你嫂子辛迪絲在叫我哩,咱們快走,喲呵呵呵!,喲呵呵呵!”

馬群向山坳氈房奔跑起來,

23、、山坳博斯騰住處

馬群來到山坳氈房處進入馬廄,博斯騰和艾麗曼下馬,辛迪絲迎上來。

辛迪絲:“這是誰?”

博斯騰:“一個被惡狼追咬的姑娘,艾麗曼妹妹,這是你嫂子辛迪絲!

艾麗曼:“嫂嫂好!”

辛迪絲:“你好。博斯騰,剛才家里來了惡人!

博斯騰:“哦?!在哪?”

辛迪絲:“他肩膀上被強人射傷 ,我好心給他療傷,他卻要非禮我,我放賽虎把他咬跑了!

博斯騰:“這個惡人,我非宰了他!他向哪跑的?跑了多久?”

辛迪絲:“那惡人會飛,一陣黑煙就不見了!

博斯騰::”會飛?”

艾麗曼:“哦?那人長得什么樣?”

辛迪絲:“瘦高個,尖嘴猴腮,長著兩根長長的胡須。說是來草原收皮子的皮貨商人”

艾麗曼:(頓時明白了幾分)“大嫂,我有急事要辦,能否借我一件衣服遮體!

辛迪絲:“行,請隨我來”

兩人進氈房,博斯騰去關馬廄的門

24、氈房前

艾麗曼換了身衣服拿著那只帶血的箭鏃出來,辛迪絲緊隨其后。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你來看!”

博斯騰:“咦,這不是我射那只惡狼的箭嘛?怎么會在家里?”

辛迪絲:“我是從那個自稱是皮貨商的家伙身上拔下來的!”

博斯騰:“莫非那家伙是惡狼變的?……怎么會?”

艾麗曼:“也許是天上的惡神變得,現在天宮也不干凈,一些神官貪污腐化,仗勢欺人也是常有的事,不管是神是鬼,來者不善,哥哥嫂嫂要堤防才是!

博斯騰:“姑娘言之有理!

艾麗曼:“哥哥嫂嫂,妹妹我有要務在身,不便久留,你們的救援之恩容我后報,這只箭我帶走做個紀念,咱們就此別過,”

博斯騰:“姑娘慢走!

辛迪絲:“妹妹常來!”

艾麗曼:“哥哥嫂嫂再會,”

說完,駕起一朵彩云,轉瞬間不見了蹤影。

辛迪絲:“咦,他也會飛?!”兩人驚得目瞪口呆。

25、草原荒漠

【畫外音】果不其然,這片草原連續一年沒有下雨,天山的積雪融化殆盡。露出了光禿禿的尖頂。河流干涸了,成了風沙肆虐的地方。大地干裂開成了龜背,草木枯死,牛羊倒斃。萬物生靈絕跡。,人們搭建靈臺禱告上蒼,求雨的盆盆罐罐終日被敲得響個不停。

【畫面】光禿禿的山峰……

        干涸的河流……

        枯萎的牧草……

    渴斃的牛羊……

畫著鬼臉的薩滿舉著一只玉鉤在禱告天地,人們跪拜……

 求雨者叮叮咚咚地敲著銅盆瓦罐……

26、天空

     火辣辣的太陽慢慢暗下來,從天邊飄過來一大片烏云。

27、草原荒漠

求雨的人們歡呼起來:“烏云來啦,要下雨了!,烏云來啦,要下雨了!”可是人們高興的太早了,從烏云里丟下一條黑色的絲絹,烏云就飄走了,火辣辣的太陽又把大地曬的冒著煙兒。

一個白胡子長者拾起黑色的絲絹【特寫】“不交辛迪絲,永不施雨”  

酋 長:“莫非是辛迪絲觸犯了雨神?走,去問問辛迪絲!”

28、、山坳博斯騰住處

     人們騎馬一起來到博斯騰的氈房前下馬。藏獒瘋狂地嚎叫起來

辛迪絲:(迎出氈房施禮)“不知酋長和眾鄉親來我家有何事?”

酋  長:“辛迪絲,博斯騰呢”

辛迪絲:“去幾十里外的山泉拉水去了,快回來了吧。!”

酋  長:“辛迪絲,有件事問問你,剛才從天上掉下來一條絲絹,你看看,上面寫的是怎么回事?”

辛迪絲接過來一看:“不交辛迪絲,永不施雨,……”

【鏡頭回放】瘦高個從氈房里連滾帶爬地跑出來,向前逃去,藏獒緊跟著追出來,沒跑多遠,瘦高個便被藏獒撲倒,咬住腿,廋高個慘叫一聲,腿筋被咬斷,瘦高個一揮手把藏獒甩出幾丈遠,藏傲再次撲上去,瘦高個已經升到半空中,大喊道:“辛迪絲,你聽著:我發誓把你弄到手,你敢不從,我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說完駕起一陣黑煙,無影無蹤

辛迪絲:“我想起來了,去年秋季來了一個穿黑衣,留著兩條細長胡須的人,自稱是皮貨商,說他遭到強人打劫受了箭傷,求我救治,我按草原的規矩為他療傷。廝起了歹心,意欲非禮我,是我放狗咬斷了那廝的腿、誰知那廝會飛,臨走時說過:‘我若不從,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的話!

酋  長:“孩子,你闖大禍了,正是因為你,草原才遭到百年不遇的大旱呀! ”

辛迪絲:“怎么能怨我呢,是他恩將仇報,作惡在前,我才自衛的。我是有夫之婦,嚴守婦道保護自己的清白有何過錯?”

酋  長:“孩子,如若論常理,你是沒有錯的,可是,你得罪的是誰?是天呀!天是什么?天是壓在人和萬物頭頂的大山!他掌握著萬物生靈的生死榮辱,人怎么能違抗天意呢?據說那雨神是一只泥鰍得道變的,最是荒淫無恥!連老天爺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我們又怎么能奈何與他?為今之計,只有逆來順受,滿足他的要求,犧牲你了。辛迪絲,你就救救草原和這片土地上的萬物生靈吧,”  

說完帶頭跪在辛迪絲的面前

眾鄉親:“辛迪絲,求你救救草原和萬物生靈吧,……” 一起跪下,

辛迪絲:“這……這……”

博斯騰(大喊):“不!”

 

29、氈房前

眾人看時,博斯騰牽著一輛拉水的嘞嘞車獨自站在人群中,

博斯騰:“酋長,你的話不對,我們牧人講的是黑白分明,是非分明,不畏強權,不喪良心,不受欺辱,不持強凌弱。如果如你這般逆來順受,豈不正助長那廝的囂張氣焰嘛?如果那廝要了辛迪絲再變本加利來要你們的妻女去蹂躪,你們會答應嗎?”

酋  長:“那你說該當如何?”

博斯騰:“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和他抗爭到底!”縱身一竄,躍上勒勒車,指天大罵:“老天,你放任惡神殘害人間萬物生靈枉自為天!雨神,有種你就下來,我和你拼個你死我活!”說完,取下背上的彎弓檔上一支鳴鏑,拉了個滿懷,向太陽射去。

 

30、天空

     鳴鏑直向天空飛去,突然“咔嚓嚓”一聲雷響,緊接著一道耀眼的閃電,只見一片烏云向草原飄下來。

 

31、博斯騰氈房前。

黑云落在地上,雨神瘸著一條腿一拐一拐走來:

雨  神:“博斯騰,你射傷我的肩膀,壞了我的好事,我不懲罰你,讓你的老婆來頂缸賠償有何不公?辛迪絲。你放狗咬斷我的腿,我不與你計較,以德報怨,只讓你陪陪我,有何不平?”

博斯騰:“你作惡在前,惡有惡報,怎能強詞奪理?”

辛迪絲:(解開狗鏈)“你這惡人,人人得而誅之。賽虎,上!”

 

32、氈房前

藏獒狂吠著向雨神撲去,沒等到雨神跟前,雨神甩手一指,一道光劍直射藏獒,藏獒哀鳴一聲頓時斃命。

辛迪絲:“賽虎,賽虎……”

雨神:“哼,老虎不發威,你還當我是病貓!博斯騰,你不是說要和我拼個你死我活嗎,你說,怎么個拼法?”

博斯騰:“你愿怎么拼,咱就怎么拼!”

雨  神:“好,有幾分英雄氣概!這樣吧,我是神,你是人,如果拼武功,你看見了,你連一招半式都抵擋不住,,不但沒有意思還讓別的神仙說我以神欺人.再說,,我們爭奪的是一個漂亮女人,這樣打呀殺的也太煞風景。你看這樣行不行,我們玩場游戲來賭輸贏,怎么樣?”

博斯騰:“怎么賭法?”

雨  神:“聽說你是這片草原上最好的套馬能手,我跑,你來套我,我是個瘸子,這樣你不吃虧吧?”

博斯騰:“套住你這樣?套不住又如何?”

雨  神:“一個時辰為限。套住了我,我從此不來糾纏辛迪絲,年年按時下雨,保證草原風調雨順,水草豐茂!

博斯騰:“套不住又待怎樣?”

雨  神:“我把辛迪絲帶走,照樣年年按時下雨!

博斯騰:“此話當真?”

雨  神:有你們酋長和眾鄉親為證,決不食言!”

博斯騰:“好。我答應套你!,酋長,請你看時間!

 

33、草原荒漠

賭賽開始了,雨神一瘸一拐的在前面跑,博斯騰騎著駿馬,手持套馬桿在后面追。雨神奸猾異常,明明看見他就在前面,等套馬桿伸過去,他卻在后面;有時看見他在右面跑,一套卻是空的,他卻在左邊;有時明明已經套住,人們剛要歡呼,他卻從地下溜走。如此轉來轉去,博斯騰用盡招數,連雨神的一根毛也套不住,

酋  長:“停,時間到,”

 

34、氈房前

雨  神:“博斯騰,你輸了,我贏了!”

說完,一瘸一拐來到辛迪絲跟前,二話不說拉著辛迪絲架起黑煙就走。

辛迪絲:“博斯騰救我……”

 

35、草原荒漠

博斯騰騎在馬上大呼:“天呀,這是什么世道!我堂堂五尺男兒連自己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有何面目活在天地之間!“

說完,拔出匕首大喊一聲插入自己心間,從馬上摔下來,躺在地上。

酋長和眾鄉親一起喊:“博斯騰,博斯騰”

 

36、半天上

雨神拉著辛迪絲飛走,辛迪絲見博斯騰自盡,

辛迪絲:“博斯騰,博斯騰——”

邊喊邊使勁掙被雨神拉著手,見掙不脫,便咬了雨神的手一口,雨神痛的叫了一聲,一松手。辛迪絲從空中墜落下來.

 

                             第二集

 

1、草原

地面上的人們一起驚呼起來

辛迪絲快落到地面時,雨神伸出長長的手臂把不省人事的辛迪絲拉住,回頭打了兩個噴嚏。消失在空中。

 

2、、天空

頓時,烏云像一隊隊戰艦,夾著轟轟隆隆的雷聲從天邊開過來,遮住了太陽,閃電像一把大鋸,把烏云鋸開,又合上,再鋸開,瓢潑大雨嘩啦啦地下下來。

 

3、草原

眾鄉親們歡呼,跳躍,匆匆騎著冒雨走了。

 

4、博斯騰房后的山坡上

酋長抱起博斯騰的尸體來到飯后的山坡上,一邊默默流淚一邊用手挖坑

博斯騰的和酋長受傷的血順著雨水染紅了這片草原

 

                            

5、萬里長空     日  外

雨下了整整兩個時辰停了。天空蔚藍如洗,白云朵朵。

一條彩虹從博斯騰的氈房聯到空中。

 

6、氈房前

艾麗曼(艾麗曼踩著彩虹飄飄裊裊地來到氈房前):“博斯騰哥哥,辛迪絲嫂嫂,我來看你了!。咦,怎么沒有人呢?博斯騰哥哥——,辛迪絲嫂嫂——”

 

7、山坡上

酋  長(氈房后不遠處的山坡上有個老人正在為一個墳丘上添土)“別叫了,姑娘,你的博斯騰哥哥在這里!

,

8、氈房后面山坡上

艾麗曼(急忙跑過去).:“老爺爺,你在埋誰?”

酋  長:“我剛才不是說了嗎,你的博斯騰哥哥在這里!”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博斯騰哥哥怎么啦?我辛迪絲嫂嫂呢?”

酋  長:“天作孽呀,天作孽!你的博斯騰自殺了!”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博斯騰哥哥,都怪我,是我連累了你呀!”

邊說邊痛哭不已。

酋  長:姑娘不要哭了,還是救救可憐的辛迪絲吧。

艾麗曼:我辛迪絲嫂嫂怎么啦?

酋  長:可憐的辛迪絲被天上的雨神搶走了。

艾麗曼:雨神為什么要搶我辛迪絲嫂嫂?

酋  長:哎,都怪辛迪絲太善良,長得太美麗了!

艾麗曼:太善良?太美麗?

酋  長:(看來艾麗曼一眼,頓時明白了緣由):“姑娘,樹老根多,人老話多,莫嫌老漢說話啰嗦。常言說的好呀!‘男俊一身害,女俊一身禍’這人世間的女子那個不想有一張美麗的容貌?可誰又知道,這美麗的容貌恰恰又是惹禍的根源呀!因為,不管是人還是神,是鬼還是畜生,只要是雄性,骨子里裝的就是三件事,金錢、美女、權力,為此貪婪無度。越是美麗的女人,越被人愛,越被人搶,古往今來多少大事小事都是由此而生。女人雖無罪,但懷璧有罪,都說紅顏禍水,女人不是禍水,而是因為男人有禍心呀!”

艾麗曼:“老爺爺說得有理,相貌是爹媽給的,由不得自己,招誰惹誰了?竟然弄出這等禍事?博斯騰哥哥,你安心睡吧,我一定把辛迪絲嫂嫂救出來,讓那惡神身首異處,為你報仇! ”說完架起彩云騰空而去。

 

9、巫山雨神宮  日  外

   ,, 巫山云霧繚繞,淫雨霏霏;奇石嶙峋,怪樹虬曲;松柏挺立于懸崖,瀑布懸掛于山澗,風蕭蕭,霧靄靄,真是仙山仙境。

一座巨大的宮殿建在巫山之巔

 

10、雨神宮外   日  外

雨神拖著昏迷不醒的辛迪絲飄落在宮殿院落中,把辛迪絲丟在地上。

雨  神(大聲喊道:)“來人呀!”

雜  役(幾個雜役和婆子丫鬟急忙跑過來):“主人,有何差遣,請吩咐!”

雨  神:“前廳掌燈,后山點明子,雨神宮披紅掛彩,弄他個喜氣洋洋,老爺要洞房花燭,”

雜  役:“諾!”

雨  神(對幾個丫鬟)“把他架下去,給我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丫  鬟:“諾”

把昏迷的辛迪絲架起來,往宮殿長廊拖去。

 

11、長廊

   雨神宮又正殿,兩面環繞著長廊,分別為東廂房、西廂房和門庭房、有無數個房間。每個房間門口都站著一個妖艷的年輕女子。

   丫鬟架著辛迪絲從走廊經過,每個女子都會探過身來看上一眼,或是露出妒忌的神態,或是嗤之以鼻,不削一顧。

雨神跟在辛迪絲后面,從走廊經過。女子們像是打了嗎啡,個個強打精神繞首弄姿,肉麻地賣弄風騷。

:  “雨神爺爺,今晚來我這,保管讓你醉生夢死……”

“雨神爺,來我這嗎,一年多了,想死我啦……”

“雨神爺,來我這嗎,他有啥好的,一個鄉下黃臉婆……”

姑娘們雖然搔首弄姿但,誰也不敢離開房門半步。

雨神或哈哈哈哈大笑,或點點頭,或不予理睬、或是瞟上一眼。

   

12、長廊   日  外

   “嘰嘰喳喳”的吵鬧聲把辛迪絲驚醒,他站起來左右看了看,猛地把丫鬟們推開,

辛迪絲:(驚恐地)“這……這是什么地方?”

雨  神:“這是我的家呀,”

辛迪絲:“我的家?你想干什么?”

雨  神:“干什么?哈哈哈哈……還能干什么?和你洞房花燭唄!”

辛迪絲:“你這個惡棍!殺夫奪妻,無惡不作!……”

雨  神:“慢點,慢點,辛迪絲,你別瞎說八說壞我的名頭好不好!你可是我從你男人哪里贏回來的,愿賭服輸,天經地義!常言說、‘識時務者為俊杰’既來之則安之,你就好好打扮打扮,今夜我定讓你醉生夢死享盡天下之快樂!

辛迪絲“你休想!我縱然拼上一死,也決不讓你得逞!”

雨  神:“別在這給我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我可不吃那一套。你們人間即便是皇帝也不過三宮六院七十二妃,一個大地主、大官也不過有個小三小五。你看看我這里有多少女人?后面還有個儲秀苑,除了今夜以后,你想再見我一面都難,你可要把握好機會喲!”

 

13、走廊兩側   日 外

走廊兩側,眾女人七嘴八舌:“是呀,雨神爺,他不愿意,我們愿意,”

雨  神:“拉下去換裝,別掃了老爺的雅興!”

 

14、長廊

幾個丫鬟來拉辛迪絲,辛迪絲把他們推開,猛跑幾步,一頭撞在走廊柱子上,頓時頭破血流,昏倒在地。

雨  神:“摸摸,死了嗎?!”

丫  鬟:“沒死,只是昏過去了,”、

雨  神:“真他媽的敗興!拖下去,關在后院柴房里,我就不信天下還有我治不了的犟草驢!”

   幾個丫鬟將辛迪絲拖下

 

15、后援柴房    日  外

【畫外音】從此辛迪絲被關在柴房里無人問津。草原又很久沒又下雨,求雨者盆盆罐罐聲,像針扎在辛迪絲心上,只能終日啼哭。

【畫面】辛迪絲被關在后援柴房里正以淚洗面。

 

16、柴房后窗

艾麗曼悄悄來到柴房后窗。

艾麗曼:“辛迪絲嫂嫂,辛迪絲嫂嫂!”

辛迪絲(來到后窗):“艾麗曼,真的是你,博斯騰他……”

艾麗曼:“別說了,我都知道了,這里有天兵天將把守,沒有時間多說,我是來救你的,附耳過來”

辛迪絲把耳朵湊到窗邊,

艾麗曼:(如此這般地講了幾句,遞給辛迪絲兩個紙包)“收好,按計行事,切記切記!我走啦,”

辛迪絲不住地點頭,艾麗曼搖身一晃,消失的無影無蹤

 

17、雨神宮神殿   日   內

   雨神宮里歌舞升平,雨神靠在坐榻上,身邊有兩個妖冶的女子伺候,左擁右抱,打情罵俏,

大廳里天籟仙樂,絲竹繞梁,鶯歌燕舞,紅袖添香,正是高潮迭起之時;

 

18、雨神宮神殿   日  內

一個內侍走來,附在雨神耳邊說了幾句

雨  神:“什么?王母娘娘身邊的?……都下去!都下去!”

      所有女人都退下

雨  神:“快請,快請!”

內  侍:“有請艾麗曼姑娘——”

                            

19、雨神宮神殿

艾麗曼:(走進神殿):嗬,雨生叔叔,好風流快活!”

雨  神:“人生得意須盡歡,快活一時是一時。艾麗曼姑娘,是那陣風把你吹來啦?”

艾麗曼:“無事不登三寶殿,我有事找你!

雨  神:“哦?莫非王母娘娘有公干與我?”

艾麗曼:“不是娘娘,是我找你有事談!

雨  神:“哦……既然不是公事,我們坐下來邊喝邊談如何?”

艾麗曼:“不敢不敢,你那酒里下有蒙汗藥,怕是喝得下去,吐不出來!”

雨  神:“哈哈哈哈,姑娘怎的如此不放心?既然話說到這份上,姑娘有啥事,但說不妨!

艾麗曼:“我辛迪絲嫂嫂是在你這吧?”

雨  神:“誰?”

艾麗曼:“辛迪絲,我博斯騰哥哥的老婆!

雨  神:“哦哦……有,有, 那娘們犟得很,放著榮華富貴不要,非要為那個男人守靈一百天,現在在后院柴房關著。咦,她怎么成了你的嫂嫂!

艾麗曼:“叔叔有所不知,那一日蟠桃會上,我奉娘娘懿旨下界去請通天河河神,也不知哪個不知死活得家伙變成餓狼,想要非禮我,是博斯騰哥哥救了我,所以我拜博斯騰為兄長,辛迪絲自然是我嫂嫂!

雨  神:“哦,誰如此膽大妄為,敢欺負姑娘你?”

艾麗曼:“可不是嗎,我將此事報告了娘娘,娘娘勃然大怒,派天師調查此事,若是查出來,就剝了那廝的皮,抽了那廝的筋!”

雨  神:(唐塞地)“喔,喔,不知姑娘問辛迪絲有何事?”

艾麗曼:“雨神叔叔,殺夫奪妻,干的好事!……”

雨  神:“哎,哎,哎,姑娘,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喲,她可是被我打賭贏來的!

艾麗曼:“人神賭博,公平安在?”

雨  神:“那么,你待怎樣?”

艾麗曼:“既然人家不愿意,何不就此罷手,放她回去?!

雨  神:“放回去?說得輕巧,點根燈草,我雨神看上的女人。豈有輕易罷手之理?”

艾麗曼:“你放,還是不放?”

雨  神:“不放,你敢把我怎樣?”

艾麗曼:“真的不放?”

雨  神:“不放!”

艾麗曼:“好,你不放是吧?”

雨  神:“不放,不放!”

艾麗曼:“好,我來問你,那只惡狼是不是你變得?”

雨  神:“姑娘別開玩笑,我豈敢動王母娘娘身邊的人!”

艾麗曼:“還敢抵賴!你色膽包天,連娘娘的貼身侍女都敢凌辱,還把娘娘放在眼里嗎?”

雨  神:“別上綱上線,證據,你有證據嗎?”

艾麗曼:“南天門有神光寶鏡,凡經過之人都有記載,”

雨  神:模糊不清,不足為憑,

艾麗曼:“有酋長做人證,”

雨  神:“不在現場,道聽途說,”

艾麗曼:“我還有物證”

雨  神:“什么物證?”

艾麗曼:“箭!”

雨  神:“什么箭?”

艾麗曼:“狼牙箭,就是博斯騰個個射在你身上的狼牙箭!”

雨  神:“這…… 這…… 這……”

艾麗曼:“你身上有傷,我手中有箭,箭上有血,一驗便知,看你如何抵賴!告辭!”

起身向神殿外走去。

 

20、雨神宮神殿、 日 外

     見艾麗曼向到神殿門口走去。

雨  神:“姑娘哪里去?”

艾麗曼:“我去敲天鼓,撞天鐘,讓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為我做主!”

雨  神:(兇相畢露,大聲喊道)“殿前武士,給我攔。!”

   

21、雨神宮門口     日 外

 四個天兵,一起用長矛夾在艾麗曼脖子上

艾麗曼:(鎮靜地)“雨神叔叔,你這是想殺人滅口啰?”

雨  神:“哼!”

艾麗曼:“你也不想想,沒有預防,我怎么敢來見你這個惡狼?我可是向娘娘告假,言明來你這的。那只箭和一封信留在我母親桃花仙子處,你若不怕你的泥鰍家族遭滿門滅絕之禍,你就盡管動手!”

雨  神:(想了一會,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好!不愧是王母娘娘身邊的人,有膽識,有智慧!叔叔和你開個玩笑,不必當真,不必當真,請回來我們細談!币粨]手殿前武士撤下。

艾麗曼:(站在門口沒有動,只是冷冷地)“我請的假期快要到了,娘娘等我有事,無暇和你再談,告辭!”動身繼續校門外走

 

22、神殿門口   

雨  神:(急忙追過來):“慢慢慢,姑娘不必生氣,你不是讓我放了辛迪絲嗎,我依你就是,依你就是,.!來人,把辛迪絲送回人間去!”

艾麗曼:“不,我要讓你親自去送!”

雨  神:“這!……好好好,我親自去……我親自去……”

”艾麗曼二話不說抬腿就走。

艾麗曼:“我在云端看著你,稍有差池,我定與你沒完!”

雨  神:“好好好”

說完先向門外走去

 

23、草原

   雨神帶著辛迪絲從空中飄落在草原上,

雨  神:(仰面對天喊道):“艾麗曼姑娘,我把她平安送到啦—”、

辛迪絲:(突然喊)“雨神,看,博斯騰活過來啦!”

   雨神驚奇地一回頭,辛迪絲把艾麗曼交給他的紙包向雨神的臉上砸去,一股紅、黃、白、綠、蘭的煙霧頓時在雨神臉上炸開來,向四處彌漫,

   雨神憤怒地舉起手:“你!你灑得是什……么?……阿嚏!”

 未等他的手打落下來,便忍不住“阿嚏……阿嚏……”不住地打噴嚏,

   辛迪絲又從懷里取出一個紙包,雨神嚇的向天上逃去,一路飛一路不停地打噴嚏,滿天的噴嚏聲振聾發聵。

 

24、天空

   “咔嚓嚓”一聲響,頓時雷鳴電閃,天空像被戳漏,大雨如注,直向這片草原傾落下來。

 

25、草原

【畫外音】原來,紙包里包的是碎羊毛,辣椒面、胡椒面、生姜面、芥末面,嗆得雨神又流眼淚,又流鼻涕,不停的打噴嚏。等它逃到雨神宮就打了三百八十個噴嚏!一個噴嚏下一個時辰的雨,這三百八十個噴嚏,讓草原平地水高一丈,草原經水一泡,陷了下去,成了一個華夏最大的淡水湖,陷下去的地殼沒有出路,就擠呀擠呀,把湖邊擠的隆起一座山。人們就把湖叫博斯騰湖,把山叫辛迪絲山。

【畫面】大雨如注。平地積水,轟隆一聲巨響,地殼下陷;波濤洶涌,博斯騰湖。碧水藍天,鷹飛鳥旋,蘆蕩蔥綠。白帆點點。

    山崩地裂,地殼凸起, 辛迪絲山,山巒疊嶂,奇峰突兀。怪石嶙峋

 

26、天宮斬仙臺    日   外

【畫外音】雨神和艾麗曼因亂施天雨,早晨人間災禍,因此而犯了天條。被綁在斬仙臺上。

【畫面】展現臺上,云霧繚繞,臺下旌旗飄飄,天兵天將守衛森嚴,。

雨神被綁在捆神柱上,兩側站著兩個兇神惡煞的劊子手

艾麗曼披頭散發,身穿囚服,帶著刑具跪在斬仙臺一側,身后站著兩個獄卒

“嘟——,嘟——,嘟——,”臺上八只長長的喇叭吹起催命號,

 

27、云中

一個通天審判官出現在云端上,展開判決書大聲宣讀:

“判決書,天字NNxW號,在押犯雨神,男,原名:泥鰍精,貪污腐化,收受賄賂,生活糜爛,荒淫無恥,倚仗權勢,強搶民婦。奸淫仙女未遂,玩忽職守,亂施雨露,以致民間災難深重。經天堂法庭審查,判決如下:數罪并罰特判處死刑!——斬立決!”

將一支令箭從云端跑到天宮斬仙臺

 

28、天宮斬仙臺

斬仙臺上,八只長喇叭又一次“嘟——,嘟——,嘟——,”地吹響,。

劊子手提著鬼頭大刀來到雨神面前,突然張嘴向雨神臉上噴了一口水,乘雨神一驚抬頭的瞬間,劊子手飛起一刀。將雨神的腦袋砍下來,

 

29、斬仙臺一側   日 外

   雨神的腦袋“咕嚕!钡貪L到艾麗曼的面前。

【特寫】雨神的頭顱惡狠狠地瞪著艾麗曼。

雨  神:“艾麗曼。這事沒完,你等著,咱們地獄里見!”

    

30、斬仙臺一角   日  外

艾麗曼驚恐地尖叫起來,癱倒在地,兩個獄卒急忙將她托架起來。

 

31、云中

   通天判官:“判決書,天字NNXE號,在押犯艾麗曼。女,與民婦合謀,報復雨神,致使民間暴雨成災,負連帶責任,念其年輕無知。有悔過之表現,故從輕發落,判處杖刑100杖,斬監候!锖髨绦小

 

32、斬仙臺一側

     兩個獄卒把艾麗曼拉起來,拖到杖刑案前趴下。

兩個行刑手舉起板子向艾麗曼打來……

 

33、桃花仙子宮    日  外    ’

【畫外音】艾麗曼被判斬監侯,這可急壞了桃花仙子。從表面看,天庭律法極為森嚴,誰敢犯天條,絕逃不過屠龍刀、打神鞭、斬魔臺,爬刀山、下油鍋的懲罰。但是,暗地里卻也有許多潛規則,人情大于天嗎!常言說“人托人,拱動天地”桃花仙子到處跑關系,最后跑到主管法律的呂洞賓呂院長那里。桃花仙子犯了愁

【畫面】音樂聲中,桃花仙子提著禮品從各個部門。各個領導的門口進去又出來

    最后來到天庭法院門口踟躕不前。

桃花仙子(暗想):這呂院長家富可敵國,金銀財寶人家根本不拿正眼瞧,如何是好?(桃花仙子想來想去,最后一跺腳,咬咬牙說):“為了孩子,我也顧不了那許多,只得由他去了!”

 

34、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這一天,桃花仙子著意打扮了一番,這一打扮好生了得!肌膚若白雪,雙目似清水,桃腮帶笑、氣若幽蘭,仿佛輕云之蔽月,猶如流風之回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近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淥波。上身穿粉紅色束腰緊身衣,下著荷葉百褶裙,外披輕紗大氅。絲帶飄飄,云髻峨峨。丹唇外朗,皓齒內鮮,顧盼之際,自有一番清雅高華的氣質。

打扮完畢,她悄悄來到天庭法院,在一個黃金鑄就的天平塑像下敲響了呂院長辦公室的門。

 

35、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呂院長正坐在辦公桌后面津津有味地翻看著一本裸體美女的畫冊。聽見敲門聲,急忙把畫冊放進辦公桌的抽屜里。這才說了聲:“進來!”

 

36、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門輕輕被推開,桃花仙子故意側著身子先露出一張臉來,微微一笑。見房子里只有呂院長一人,開開門,嬌滴滴的喊了一聲:“呂哥!”這才輕移蓮步走了進來。

呂院長:(這一聲“呂哥”直叫的呂院長骨軟筋麻,他故做驚訝地大叫):“稀客,稀客!桃花妹妹,你怎么有空來我這清水衙門?”

桃花仙子:(矜持地一笑,頓時生出千媚百態,她嗲聲嗲氣地)“呂哥這里哪是什么清水衙門喲,分明是掌管生殺大權的重地,小女子哪敢前來打擾!”

呂院長:“哈哈哈哈……桃花妹妹說笑了,也許對別人來說這里是森嚴之所,對妹妹來說,還不是你家的后花園嗎?想來,哥哥隨時恭迎!

桃花仙子:“只怕我來了呂哥來個公事公辦,不給我面子!

呂院長:(瞟了桃花仙子一眼,裝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嚴肅地)“妹妹此言差矣,給不給妹妹面子得看什么事情。我們做官的不是得講個清正廉明嘛?面子是面子,法律是法律,妹妹的來意哥哥我很清楚。說實在的,艾麗曼是我看著長大的,這姑娘不僅長得襲人,聰明伶俐,而且還多才多藝。我也實實不忍心看著她年紀輕就丟了性命?墒,你想過嗎?由于他的過錯又造成人間多少人畜生靈橫遭涂炭?山川變形且不用說,就因她的過錯,天庭鬧起了水荒。更嚴重的是,造成天庭無雨可施,人間大旱,赤地萬里,顆粒無收。又有多少人流離失所,家破人亡?如若不是王母娘娘求情,我法外施恩,恐怕早和雨神一起斬立決了!還望妹妹體諒哥哥的難處喲!”

桃花仙子:(沉默了一會)“這些道理妹妹我都知道,只是……只是可憐我那……,我那親親的女兒呀!他還那么年輕…………”說到此,嚶嚶地哭了起來。

 

37、呂院長辦公室   日內

【畫外音】都說女人的淚一滴就醉,男人的心一揉就碎!桃花仙子哭得梨花帶雨,讓呂院長的心如貓抓一般難受。其實,世間所有法律的量刑都有一個伸縮度,原本是讓法官根據罪犯所犯罪行的輕重程度來掌握,以示法律的公允。誰想到,卻成了法官的吃口。何為吃口?,就是向犯人索賄的借口和交換條件。否則法官怎么個個都富得流油?

呂院長“妹妹莫哭,妹妹莫哭,雖然法律條文是死的,可這量刑嗎……卻是活的,這就要看——妹妹的態度如何了!”

桃花仙子,:“我知道哥哥你有的是辦法,……只要能保住女兒一條命,哥哥

想咋……都行!”:

呂院長:“妹妹哭的著實可憐,把我的心都哭軟了。好吧,我這就去找找法律解釋,看有沒有辦法救艾麗曼一命!”

說完,起身向辦公室的里間走去。走到門口把手背起來,兩根指頭有意無意地勾了兩下,【特寫】便進去了。

桃花仙子:(非常明白指頭勾兩下的含義,卻假裝不知地)“我來幫哥哥找找”也進了里屋,隨手關上了門。

 

38 、辦公室里間  日 內  

桃花仙子一進門,呂院長再也不說清正廉潔的話了。急猴猴地一個餓虎撲食,抱起桃花仙子就壓在床上。

桃花仙子半推半就,任由他輕薄了一番,

【特寫】兩滴晶瑩的淚珠卻溢出眼角……

 第一集

1、天宮瑤池

 瑤池是王母娘娘所居住的地方,這里 池水清澈,晶瑩如玉。四周群山環抱,綠草如茵,野花似錦,挺拔、蒼翠的云杉、塔松,漫山遍嶺,遮天蔽日!

抬頭遠眺,三峰并起,突兀插云,狀如筆架。峰頂的冰川積雪,閃爍著皚皚銀光。

山下,祥云紫氣繚繞,瑤池水面上蓮花盛開,花間漢白玉的小橋護欄曲徑通幽,瑤池中心是一處巨大的水榭,雕梁畫棟,飛檐峭壁,勾心斗角,富麗堂皇。

此時,王母娘娘正在舉辦蟠桃會盛會,

王母娘娘著盛妝,飾鳳髻,步搖金釵,春風滿面

他的兩側站著艾麗曼和另外一個貼身侍女,

  鳳案下擺著一片小幾,各位神仙濟濟一堂,

王母娘娘:“各位仙家,正值盛世,國泰民安,繁榮昌盛,年豐人壽,恰逢米蘭蟠桃豐收,哀家在此舉辦蟠桃盛會,祈禱政通人和,江山如磐,各位仙家暢飲 ”

眾 仙 家:“祝娘娘光輝如日月,壽同天地山川”

值 殿 官:“奏樂——”等了一刻卻不見樂起

王母娘娘:“怎么回事?”

一 仙 女:“稟告娘娘,適才正要起樂,領舞的桃花仙子踩著一個桃核,將腳崴了。請娘娘恕罪,”

 

2,水榭大廳

各位神仙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呂洞賓:“桃花仙子貌壓群芳,婀娜多姿,難的一舞,臨場崴腳,實在遺憾!”  

眾神仙:“是呀!是呀!”

鐵拐李:“呂院長對桃花仙子情有獨鐘,由來已久,路人皆知呀!”

呂洞賓:“見笑,見笑,食色性也!”

 

3、瑤池水榭

艾麗曼:(來到臺前):“稟告娘娘,艾麗曼愿替母親領舞!”

王母娘娘:“哦,麗曼還有這才藝,好好好,速速舞來!

 

4、水榭中舞池

   仙樂天籟起,艾麗曼領著一群仙女翩翩起舞

艾麗曼唱    春去殘紅飄零,
            花依舊,不見故人。
            多情浪蝶空多情,
            紅粉多,甜蕊少,小桃青。
            把酒撫瑤琴
            曲高和寡少知音
            而今重詮桃花運
            乾坤轉,時令改,世事新。

5水榭大廳

雨神目不轉睛地盯著艾麗曼看。

艾麗曼的特寫和雨神的猥瑣相反復疊放,

雨神情不自禁地站了起來,擋住了雷公和電母的視線。

雷  公:“哎,雨神,坐下坐下,你擋住我了!

雨神一副筋麻骨酥失魂落魄的樣子,哈喇子順著兩條胡須往下滴答,全然不理會雷公,

電母婆婆:“這個色魔,魂都丟了,看我的!闭f完,手指一點,一道閃電直擊雨神撅著的屁股,

雨  神(被打的一跳,回過頭來生氣地):”干什么!”

雷  公:“坐下坐下,你站著。我們還看不看了?”

雨  神:(自知沒理只得賠著笑臉坐下):“失態失態,抱歉!抱歉!”

6、水榭舞池

桃花舞結束,眾神仙一起鼓掌喝彩。

眾仙女退下,艾麗曼依然站在那向眾神仙還禮、

王母娘娘:“艾麗曼,你的舞技精湛,真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也”

眾神仙:“如此天籟仙舞,美妙絕倫,恭喜娘娘,賀喜娘娘!

王母娘娘:“艾麗曼替我向眾仙家斟酒,大家暢懷痛飲,慶賀盛世華年!”

艾麗曼:“諾!”

7、水榭大廳

艾麗曼端著酒壺款款走進大廳,挨個給眾神仙斟酒,眾神仙點頭致謝,

艾麗曼來到雨神桌前正要給雨神斟酒,雨神一把抓住艾麗曼的手。

艾麗曼:“雨神叔叔,你這是?……”

雨神沒有回答,艾麗曼抬頭看時,見雨神一臉的淫蕩之相,只是淫笑。

艾麗曼:“叔叔請自重!”

急忙向回抽手,連抽兩下,雨神竟然越握越緊。

艾麗曼:“再不松手,莫怪我告訴娘娘!”

王母娘娘的聲音:“艾麗曼,怎么啦?”

艾麗曼:“雨神叔叔……喝高了,逗我玩哩,”

雨  神:(急忙松手。借坡下驢:)“嘻嘻……喝多啦,喝多啦,失禮失禮!”邊說邊坐下,眼睛卻依然色瞇瞇地看著艾麗曼,

艾麗曼狠狠剜了雨神一眼,繼續向前斟酒,斟到最后座位卻是空的。

王母娘娘:“是哪路神仙缺席?”

艾麗曼(看了一眼桌上的牌子):“是通天河河神,”

王母娘娘:“豈有此理!如今的秩序越來越松散了,如此蟠桃盛會也敢缺席,艾麗曼,拿我的金牌去催,如若再不來,罰扣年終獎金!”

艾麗曼:“諾”說完身體飄起,翩翩躚躚地飛離瑤池,向通天河飛去。

8、瑤池水榭大廳

雨神見艾麗曼走了,一晃身,來了個分身法,替身留在廳內,真身卻隨艾麗曼而去。

9、通天河天鵝湖

云霧繚繞,彩霞飛舞,艾麗曼駕云來到通天河源頭。

通天河的源頭在巴音布魯克高山草原。這里,黛山如廓,綠草似茵,泉水淙淙,瀑布如練;藍天與草原相輝,白云與羊群同色;通天河九曲十八灣,蜿蜒如蟒,天鵝湖方園幾十里,清澈如鏡;俊馬在草甸花叢里奔跑追逐,天鵝在湖光云影里飛翔嬉戲。

正是黃昏,落日熔金,暮云合璧。草原深處傳來陣陣馬頭琴聲和悠揚蒼勁的蒙古長調,此情此景,讓艾麗曼頓生一種寬闊坦蕩的情懷 ,他一邊欣賞著人間仙境,一邊向河神居住地地方走去。正行間,就聽見一聲狼嚎,抬頭看去,

10、草原

草原里的一塊大石頭上站著一只碩大的惡狼,惡狼見到艾麗曼,對天呵呵呵呵地大笑不止,笑完,猛地一竄,向艾麗曼撲來,

艾麗曼起先并不在意,使出定身法大喝:“定!”惡狼繼續向她撲來,艾麗曼連連喊了三聲:“定!定!定!”對惡狼毫無作用。艾麗曼這才慌了手腳,急忙喊了一聲:“起!”頓時身體飄起,駕起彩云向前飛去。那惡狼也駕起黑云飛起來,

11、天空

艾麗曼在前飛,惡狼緊追不舍。惡狼追上艾麗曼從高處向下撲來。

艾麗曼被迫降到草地上。剛一著陸,右手向空中一抓,手中便多了一把寶劍,她大喝一聲:“畜生,休得撒野!”揮劍向惡狼殺去。

惡狼一跳躲開。

艾麗曼劈、刺、削、砍、掃、撩、步步進攻,

惡狼騰、挪、躲、閃、滾、跳步步為營。

惡狼的尾巴猛然一掃,正打在艾麗曼的手腕上,寶劍脫手而飛。

艾麗曼轉身欲走,惡狼叼住艾麗曼的褲腳使勁一拽,把艾麗曼拽到,長嚎一聲,撲在艾麗曼身上。咬住艾麗曼的衣襟使勁一扯將衣服撕破,正欲再次下嘴,只聽“嗖“”地一聲飛來一只狼牙箭,深深地插進惡狼的前胛,餓狼嚎叫一聲,滾在一旁。

12、草原上

又一支箭飛來,惡狼就地一滾躲過。狼牙箭插在地上,發出嗡嗡聲。艾麗曼趁機拾起寶劍向惡狼刺去。 惡狼又打了個滾躲過,爬起來拖著尾巴逃之夭夭。

13、草原上

隨著一陣急促的馬蹄聲,一個魁梧的漢子來到艾麗曼身邊

博斯騰::“姑娘可曾受傷?”

艾麗曼:“不曾受傷,大哥救援之恩,小女子感激不盡!

博斯騰:“草原牧人有義務保護遠來的客人,不足言謝,。只是這草原上的狼都被我射殺盡了,從哪來的這只餓狼?”

艾麗曼“不知從何而來,請問大哥姓名?

博斯騰:“在下叫博斯騰,是草原上的牧馬人,敢問姑娘從哪里來,到哪里去?”

艾麗曼:“我從天邊來,到天邊去。大哥相救之恩容我后報,小女子有急事,就此別過!

博斯騰:“慢,姑娘,草原有個規矩,接濟外來客人,義不容辭。姑娘衣衫不整,怎么能去辦事?前面不遠就是我的氈房,請隨我去換件你嫂子的衣服再走如何?”

艾麗曼:“如此甚好,大哥請前面帶路”

博斯騰打了一個響亮的口哨,

14、山坡

    從山坡那邊跑來一群馬,博斯騰把自己的馬讓給艾麗曼騎,自己飛身躍上一匹沒有馬鞍的駿馬,趕著馬群向草原盡頭跑去。

15、草原的一個山坳里上

    山坳里有一間白色的氈房,氈房側邊是一個大馬廐和草垛,馬廄前的柱子上拴著一條兇狠的藏獒。正趴在地上打瞌睡。

   氈房前,博斯騰的妻子辛迪絲正在大木通前搗馬奶。辛迪絲是這片草原最美麗的女人,雖然布衣荊釵卻天生麗質,修長的身材亭亭玉立,嬌媚的面容像草原上的山丹花。

   藏獒突然發現有異常響動,站立起來向遠處嚎叫。

   辛迪絲抬頭遠眺——,

16、草原上

     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廋高個,留著兩條細長胡須,左肩胛上插著一支箭,正踉踉蹌蹌地向氈房走來。

17、氈房前,

   藏獒瘋狂地叫著,把鐵鏈子拖的嘩啦嘩啦響,

辛迪絲:“賽虎,別叫了,臥下!”

藏獒嗚嗚地叫了兩聲臥下,卻警惕地看著這個不速之客

瘦高個:“大嫂,幫幫我這個可憐人吧,”、

辛迪絲:“請問客人你從哪里來,為何這般狼狽模樣?“

瘦高個:“真是倒霉極了!我是來草原收皮子的皮貨商人,昨天遇見一伙強盜將我的駱駝和貨物全部搶走,還射了我一箭,如若不是逃的快,我命休矣。大嫂能否給我一點食物,幫我療傷,我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

辛迪絲:“救助來草原的了人,是我們牧民義不容辭的責任,請隨我進氈房,我為你療傷、備飯!

辛迪絲扶著瘦高個向氈房走去。

18、氈房內

    氈房里鋪著粗毛地毯,氈房中間有一個火爐,是做飯燒茶的地方,正對門處擺著一張長條矮桌,矮桌后面摞著幾床棉被。

   辛迪絲扶著瘦高個坐在矮桌前,取出剪刀等器械和一個牛皮袋放在矮桌上,用剪刀剪開廋高個的衣服,說:”客人且忍耐,待我給你取箭!”

瘦高個:“大嫂下手輕一些,在下最是怕痛!

辛迪絲故意對門外喊道:“誰在那里?!”瘦高個急忙扭頭去看,趁此機會,辛迪絲手疾眼快,迅速將箭鏃拔出來。瘦高個大叫一聲,辛迪絲順手將箭鏃丟在火塘旁,從皮口袋里倒出一些藥面敷在傷口上,再進行包扎。

19、氈房里

瘦高個和辛迪絲相距很近,見辛迪絲貌若天仙,不禁春心蕩漾,淫欲大發,哈喇子順著兩條胡須直流,不停地吸鼻子嗅辛迪絲的體香。    

,辛迪絲(非常氣憤,呵斥道)“休得無禮”急忙站起來欲走。

瘦高個:(一把抓住辛迪絲的手):“大嫂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我不但身上受了傷,,心里的傷更重。茫茫草原,你我相遇就是有緣,大嫂成全我!

辛迪絲:”你這廝毫無道理!我好心救你,你反恩將仇報。速速松手離去,!否則我男人回來,定讓你碎尸萬段!”

瘦高個:“寧在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呀!哈哈哈哈……” 將辛迪絲納入懷中,欲親吻。

辛迪絲:(掙扎了幾下,沒有掙脫,用手擋住瘦高個的嘴說):“你怎么這樣猴急?待我去看看男人回來否,再來寬衣解帶侍奉與你,豈不更有趣?免得讓人撞見,諸多不便!

瘦高個:(想了想)“也好,諒你也逃不脫我的手心!”

辛迪絲(起身向氈房外走去,到門口回頭對廋高個嫣然一笑。)“你且等著!”

20、氈房外

辛迪絲來到氈房外,把藏獒解開,指著氈房門喝道:“賽虎,上!”

藏獒沖進氈房,頓時,氈房里傳來狂吠聲、慘叫聲。過了一會,瘦高個從氈房里連滾帶爬地逃出來,藏獒緊跟著追出來,沒跑多遠,瘦高個便被藏獒撲倒咬住腿,瘦高個慘叫一聲,腿筋被咬斷,瘦高個一揮手把藏獒甩出幾丈遠,藏傲再次撲上去,瘦高個已經升到半空中。

瘦高個:“辛迪絲,你聽著:我發誓把你弄到手,你敢不從,我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說完駕起一陣黑煙,無影無蹤

辛迪絲(嚇壞啦,大喊):“博斯騰——,博斯騰——”

21、天鵝湖

黃昏。夕陽像一個碩大的圓輪,慢慢向天山墜落,萬道金光點燃滿天彩霞。天鵝湖九曲十八彎,每個湖曲里都映出一個太陽,

22、天鵝湖邊

博斯騰和艾麗曼趕著馬群歸牧,此情此景讓博斯騰和艾麗曼展開歌喉高唱

          姑娘你為什么這樣忙?

          忙著去天鵝湖里撈太陽

          太陽在天上怎會水中藏?

          不信你去望一望九個太陽都閃光

           啊哈伊——           

          天鵝湖里有九個太陽

          太陽在湖里閃金光

          金光普照草原天堂

          天堂養育了花兒一樣的姑娘

    遠處傳來辛迪絲的呼喊聲

博斯騰:“是你嫂子辛迪絲在叫我哩,咱們快走,喲呵呵呵!,喲呵呵呵!”

馬群向山坳氈房奔跑起來,

23、、山坳博斯騰住處

馬群來到山坳氈房處進入馬廄,博斯騰和艾麗曼下馬,辛迪絲迎上來。

辛迪絲:“這是誰?”

博斯騰:“一個被惡狼追咬的姑娘,艾麗曼妹妹,這是你嫂子辛迪絲!

艾麗曼:“嫂嫂好!”

辛迪絲:“你好。博斯騰,剛才家里來了惡人!

博斯騰:“哦?!在哪?”

辛迪絲:“他肩膀上被強人射傷 ,我好心給他療傷,他卻要非禮我,我放賽虎把他咬跑了!

博斯騰:“這個惡人,我非宰了他!他向哪跑的?跑了多久?”

辛迪絲:“那惡人會飛,一陣黑煙就不見了!

博斯騰::”會飛?”

艾麗曼:“哦?那人長得什么樣?”

辛迪絲:“瘦高個,尖嘴猴腮,長著兩根長長的胡須。說是來草原收皮子的皮貨商人”

艾麗曼:(頓時明白了幾分)“大嫂,我有急事要辦,能否借我一件衣服遮體!

辛迪絲:“行,請隨我來”

兩人進氈房,博斯騰去關馬廄的門

24、氈房前

艾麗曼換了身衣服拿著那只帶血的箭鏃出來,辛迪絲緊隨其后。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你來看!”

博斯騰:“咦,這不是我射那只惡狼的箭嘛?怎么會在家里?”

辛迪絲:“我是從那個自稱是皮貨商的家伙身上拔下來的!”

博斯騰:“莫非那家伙是惡狼變的?……怎么會?”

艾麗曼:“也許是天上的惡神變得,現在天宮也不干凈,一些神官貪污腐化,仗勢欺人也是常有的事,不管是神是鬼,來者不善,哥哥嫂嫂要堤防才是!

博斯騰:“姑娘言之有理!

艾麗曼:“哥哥嫂嫂,妹妹我有要務在身,不便久留,你們的救援之恩容我后報,這只箭我帶走做個紀念,咱們就此別過,”

博斯騰:“姑娘慢走!

辛迪絲:“妹妹常來!”

艾麗曼:“哥哥嫂嫂再會,”

說完,駕起一朵彩云,轉瞬間不見了蹤影。

辛迪絲:“咦,他也會飛?!”兩人驚得目瞪口呆。

25、草原荒漠

【畫外音】果不其然,這片草原連續一年沒有下雨,天山的積雪融化殆盡。露出了光禿禿的尖頂。河流干涸了,成了風沙肆虐的地方。大地干裂開成了龜背,草木枯死,牛羊倒斃。萬物生靈絕跡。,人們搭建靈臺禱告上蒼,求雨的盆盆罐罐終日被敲得響個不停。

【畫面】光禿禿的山峰……

        干涸的河流……

        枯萎的牧草……

    渴斃的牛羊……

畫著鬼臉的薩滿舉著一只玉鉤在禱告天地,人們跪拜……

 求雨者叮叮咚咚地敲著銅盆瓦罐……

26、天空

     火辣辣的太陽慢慢暗下來,從天邊飄過來一大片烏云。

27、草原荒漠

求雨的人們歡呼起來:“烏云來啦,要下雨了!,烏云來啦,要下雨了!”可是人們高興的太早了,從烏云里丟下一條黑色的絲絹,烏云就飄走了,火辣辣的太陽又把大地曬的冒著煙兒。

一個白胡子長者拾起黑色的絲絹【特寫】“不交辛迪絲,永不施雨”  

酋 長:“莫非是辛迪絲觸犯了雨神?走,去問問辛迪絲!”

28、、山坳博斯騰住處

     人們騎馬一起來到博斯騰的氈房前下馬。藏獒瘋狂地嚎叫起來

辛迪絲:(迎出氈房施禮)“不知酋長和眾鄉親來我家有何事?”

酋  長:“辛迪絲,博斯騰呢”

辛迪絲:“去幾十里外的山泉拉水去了,快回來了吧。!”

酋  長:“辛迪絲,有件事問問你,剛才從天上掉下來一條絲絹,你看看,上面寫的是怎么回事?”

辛迪絲接過來一看:“不交辛迪絲,永不施雨,……”

【鏡頭回放】瘦高個從氈房里連滾帶爬地跑出來,向前逃去,藏獒緊跟著追出來,沒跑多遠,瘦高個便被藏獒撲倒,咬住腿,廋高個慘叫一聲,腿筋被咬斷,瘦高個一揮手把藏獒甩出幾丈遠,藏傲再次撲上去,瘦高個已經升到半空中,大喊道:“辛迪絲,你聽著:我發誓把你弄到手,你敢不從,我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說完駕起一陣黑煙,無影無蹤

辛迪絲:“我想起來了,去年秋季來了一個穿黑衣,留著兩條細長胡須的人,自稱是皮貨商,說他遭到強人打劫受了箭傷,求我救治,我按草原的規矩為他療傷。廝起了歹心,意欲非禮我,是我放狗咬斷了那廝的腿、誰知那廝會飛,臨走時說過:‘我若不從,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的話!

酋  長:“孩子,你闖大禍了,正是因為你,草原才遭到百年不遇的大旱呀! ”

辛迪絲:“怎么能怨我呢,是他恩將仇報,作惡在前,我才自衛的。我是有夫之婦,嚴守婦道保護自己的清白有何過錯?”

酋  長:“孩子,如若論常理,你是沒有錯的,可是,你得罪的是誰?是天呀!天是什么?天是壓在人和萬物頭頂的大山!他掌握著萬物生靈的生死榮辱,人怎么能違抗天意呢?據說那雨神是一只泥鰍得道變的,最是荒淫無恥!連老天爺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我們又怎么能奈何與他?為今之計,只有逆來順受,滿足他的要求,犧牲你了。辛迪絲,你就救救草原和這片土地上的萬物生靈吧,”  

說完帶頭跪在辛迪絲的面前

眾鄉親:“辛迪絲,求你救救草原和萬物生靈吧,……” 一起跪下,

辛迪絲:“這……這……”

博斯騰(大喊):“不!”

 

29、氈房前

眾人看時,博斯騰牽著一輛拉水的嘞嘞車獨自站在人群中,

博斯騰:“酋長,你的話不對,我們牧人講的是黑白分明,是非分明,不畏強權,不喪良心,不受欺辱,不持強凌弱。如果如你這般逆來順受,豈不正助長那廝的囂張氣焰嘛?如果那廝要了辛迪絲再變本加利來要你們的妻女去蹂躪,你們會答應嗎?”

酋  長:“那你說該當如何?”

博斯騰:“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和他抗爭到底!”縱身一竄,躍上勒勒車,指天大罵:“老天,你放任惡神殘害人間萬物生靈枉自為天!雨神,有種你就下來,我和你拼個你死我活!”說完,取下背上的彎弓檔上一支鳴鏑,拉了個滿懷,向太陽射去。

 

30、天空

     鳴鏑直向天空飛去,突然“咔嚓嚓”一聲雷響,緊接著一道耀眼的閃電,只見一片烏云向草原飄下來。

 

31、博斯騰氈房前。

黑云落在地上,雨神瘸著一條腿一拐一拐走來:

雨  神:“博斯騰,你射傷我的肩膀,壞了我的好事,我不懲罰你,讓你的老婆來頂缸賠償有何不公?辛迪絲。你放狗咬斷我的腿,我不與你計較,以德報怨,只讓你陪陪我,有何不平?”

博斯騰:“你作惡在前,惡有惡報,怎能強詞奪理?”

辛迪絲:(解開狗鏈)“你這惡人,人人得而誅之。賽虎,上!”

 

32、氈房前

藏獒狂吠著向雨神撲去,沒等到雨神跟前,雨神甩手一指,一道光劍直射藏獒,藏獒哀鳴一聲頓時斃命。

辛迪絲:“賽虎,賽虎……”

雨神:“哼,老虎不發威,你還當我是病貓!博斯騰,你不是說要和我拼個你死我活嗎,你說,怎么個拼法?”

博斯騰:“你愿怎么拼,咱就怎么拼!”

雨  神:“好,有幾分英雄氣概!這樣吧,我是神,你是人,如果拼武功,你看見了,你連一招半式都抵擋不住,,不但沒有意思還讓別的神仙說我以神欺人.再說,,我們爭奪的是一個漂亮女人,這樣打呀殺的也太煞風景。你看這樣行不行,我們玩場游戲來賭輸贏,怎么樣?”

博斯騰:“怎么賭法?”

雨  神:“聽說你是這片草原上最好的套馬能手,我跑,你來套我,我是個瘸子,這樣你不吃虧吧?”

博斯騰:“套住你這樣?套不住又如何?”

雨  神:“一個時辰為限。套住了我,我從此不來糾纏辛迪絲,年年按時下雨,保證草原風調雨順,水草豐茂!

博斯騰:“套不住又待怎樣?”

雨  神:“我把辛迪絲帶走,照樣年年按時下雨!

博斯騰:“此話當真?”

雨  神:有你們酋長和眾鄉親為證,決不食言!”

博斯騰:“好。我答應套你!,酋長,請你看時間!

 

33、草原荒漠

賭賽開始了,雨神一瘸一拐的在前面跑,博斯騰騎著駿馬,手持套馬桿在后面追。雨神奸猾異常,明明看見他就在前面,等套馬桿伸過去,他卻在后面;有時看見他在右面跑,一套卻是空的,他卻在左邊;有時明明已經套住,人們剛要歡呼,他卻從地下溜走。如此轉來轉去,博斯騰用盡招數,連雨神的一根毛也套不住,

酋  長:“停,時間到,”

 

34、氈房前

雨  神:“博斯騰,你輸了,我贏了!”

說完,一瘸一拐來到辛迪絲跟前,二話不說拉著辛迪絲架起黑煙就走。

辛迪絲:“博斯騰救我……”

 

35、草原荒漠

博斯騰騎在馬上大呼:“天呀,這是什么世道!我堂堂五尺男兒連自己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有何面目活在天地之間!“

說完,拔出匕首大喊一聲插入自己心間,從馬上摔下來,躺在地上。

酋長和眾鄉親一起喊:“博斯騰,博斯騰”

 

36、半天上

雨神拉著辛迪絲飛走,辛迪絲見博斯騰自盡,

辛迪絲:“博斯騰,博斯騰——”

邊喊邊使勁掙被雨神拉著手,見掙不脫,便咬了雨神的手一口,雨神痛的叫了一聲,一松手。辛迪絲從空中墜落下來.

 

                             第二集

 

1、草原

地面上的人們一起驚呼起來

辛迪絲快落到地面時,雨神伸出長長的手臂把不省人事的辛迪絲拉住,回頭打了兩個噴嚏。消失在空中。

 

2、、天空

頓時,烏云像一隊隊戰艦,夾著轟轟隆隆的雷聲從天邊開過來,遮住了太陽,閃電像一把大鋸,把烏云鋸開,又合上,再鋸開,瓢潑大雨嘩啦啦地下下來。

 

3、草原

眾鄉親們歡呼,跳躍,匆匆騎著冒雨走了。

 

4、博斯騰房后的山坡上

酋長抱起博斯騰的尸體來到飯后的山坡上,一邊默默流淚一邊用手挖坑

博斯騰的和酋長受傷的血順著雨水染紅了這片草原

 

                            

5、萬里長空     日  外

雨下了整整兩個時辰停了。天空蔚藍如洗,白云朵朵。

一條彩虹從博斯騰的氈房聯到空中。

 

6、氈房前

艾麗曼(艾麗曼踩著彩虹飄飄裊裊地來到氈房前):“博斯騰哥哥,辛迪絲嫂嫂,我來看你了!。咦,怎么沒有人呢?博斯騰哥哥——,辛迪絲嫂嫂——”

 

7、山坡上

酋  長(氈房后不遠處的山坡上有個老人正在為一個墳丘上添土)“別叫了,姑娘,你的博斯騰哥哥在這里!

,

8、氈房后面山坡上

艾麗曼(急忙跑過去).:“老爺爺,你在埋誰?”

酋  長:“我剛才不是說了嗎,你的博斯騰哥哥在這里!”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博斯騰哥哥怎么啦?我辛迪絲嫂嫂呢?”

酋  長:“天作孽呀,天作孽!你的博斯騰自殺了!”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博斯騰哥哥,都怪我,是我連累了你呀!”

邊說邊痛哭不已。

酋  長:姑娘不要哭了,還是救救可憐的辛迪絲吧。

艾麗曼:我辛迪絲嫂嫂怎么啦?

酋  長:可憐的辛迪絲被天上的雨神搶走了。

艾麗曼:雨神為什么要搶我辛迪絲嫂嫂?

酋  長:哎,都怪辛迪絲太善良,長得太美麗了!

艾麗曼:太善良?太美麗?

酋  長:(看來艾麗曼一眼,頓時明白了緣由):“姑娘,樹老根多,人老話多,莫嫌老漢說話啰嗦。常言說的好呀!‘男俊一身害,女俊一身禍’這人世間的女子那個不想有一張美麗的容貌?可誰又知道,這美麗的容貌恰恰又是惹禍的根源呀!因為,不管是人還是神,是鬼還是畜生,只要是雄性,骨子里裝的就是三件事,金錢、美女、權力,為此貪婪無度。越是美麗的女人,越被人愛,越被人搶,古往今來多少大事小事都是由此而生。女人雖無罪,但懷璧有罪,都說紅顏禍水,女人不是禍水,而是因為男人有禍心呀!”

艾麗曼:“老爺爺說得有理,相貌是爹媽給的,由不得自己,招誰惹誰了?竟然弄出這等禍事?博斯騰哥哥,你安心睡吧,我一定把辛迪絲嫂嫂救出來,讓那惡神身首異處,為你報仇! ”說完架起彩云騰空而去。

 

9、巫山雨神宮  日  外

   ,, 巫山云霧繚繞,淫雨霏霏;奇石嶙峋,怪樹虬曲;松柏挺立于懸崖,瀑布懸掛于山澗,風蕭蕭,霧靄靄,真是仙山仙境。

一座巨大的宮殿建在巫山之巔

 

10、雨神宮外   日  外

雨神拖著昏迷不醒的辛迪絲飄落在宮殿院落中,把辛迪絲丟在地上。

雨  神(大聲喊道:)“來人呀!”

雜  役(幾個雜役和婆子丫鬟急忙跑過來):“主人,有何差遣,請吩咐!”

雨  神:“前廳掌燈,后山點明子,雨神宮披紅掛彩,弄他個喜氣洋洋,老爺要洞房花燭,”

雜  役:“諾!”

雨  神(對幾個丫鬟)“把他架下去,給我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丫  鬟:“諾”

把昏迷的辛迪絲架起來,往宮殿長廊拖去。

 

11、長廊

   雨神宮又正殿,兩面環繞著長廊,分別為東廂房、西廂房和門庭房、有無數個房間。每個房間門口都站著一個妖艷的年輕女子。

   丫鬟架著辛迪絲從走廊經過,每個女子都會探過身來看上一眼,或是露出妒忌的神態,或是嗤之以鼻,不削一顧。

雨神跟在辛迪絲后面,從走廊經過。女子們像是打了嗎啡,個個強打精神繞首弄姿,肉麻地賣弄風騷。

:  “雨神爺爺,今晚來我這,保管讓你醉生夢死……”

“雨神爺,來我這嗎,一年多了,想死我啦……”

“雨神爺,來我這嗎,他有啥好的,一個鄉下黃臉婆……”

姑娘們雖然搔首弄姿但,誰也不敢離開房門半步。

雨神或哈哈哈哈大笑,或點點頭,或不予理睬、或是瞟上一眼。

   

12、長廊   日  外

   “嘰嘰喳喳”的吵鬧聲把辛迪絲驚醒,他站起來左右看了看,猛地把丫鬟們推開,

辛迪絲:(驚恐地)“這……這是什么地方?”

雨  神:“這是我的家呀,”

辛迪絲:“我的家?你想干什么?”

雨  神:“干什么?哈哈哈哈……還能干什么?和你洞房花燭唄!”

辛迪絲:“你這個惡棍!殺夫奪妻,無惡不作!……”

雨  神:“慢點,慢點,辛迪絲,你別瞎說八說壞我的名頭好不好!你可是我從你男人哪里贏回來的,愿賭服輸,天經地義!常言說、‘識時務者為俊杰’既來之則安之,你就好好打扮打扮,今夜我定讓你醉生夢死享盡天下之快樂!

辛迪絲“你休想!我縱然拼上一死,也決不讓你得逞!”

雨  神:“別在這給我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我可不吃那一套。你們人間即便是皇帝也不過三宮六院七十二妃,一個大地主、大官也不過有個小三小五。你看看我這里有多少女人?后面還有個儲秀苑,除了今夜以后,你想再見我一面都難,你可要把握好機會喲!”

 

13、走廊兩側   日 外

走廊兩側,眾女人七嘴八舌:“是呀,雨神爺,他不愿意,我們愿意,”

雨  神:“拉下去換裝,別掃了老爺的雅興!”

 

14、長廊

幾個丫鬟來拉辛迪絲,辛迪絲把他們推開,猛跑幾步,一頭撞在走廊柱子上,頓時頭破血流,昏倒在地。

雨  神:“摸摸,死了嗎?!”

丫  鬟:“沒死,只是昏過去了,”、

雨  神:“真他媽的敗興!拖下去,關在后院柴房里,我就不信天下還有我治不了的犟草驢!”

   幾個丫鬟將辛迪絲拖下

 

15、后援柴房    日  外

【畫外音】從此辛迪絲被關在柴房里無人問津。草原又很久沒又下雨,求雨者盆盆罐罐聲,像針扎在辛迪絲心上,只能終日啼哭。

【畫面】辛迪絲被關在后援柴房里正以淚洗面。

 

16、柴房后窗

艾麗曼悄悄來到柴房后窗。

艾麗曼:“辛迪絲嫂嫂,辛迪絲嫂嫂!”

辛迪絲(來到后窗):“艾麗曼,真的是你,博斯騰他……”

艾麗曼:“別說了,我都知道了,這里有天兵天將把守,沒有時間多說,我是來救你的,附耳過來”

辛迪絲把耳朵湊到窗邊,

艾麗曼:(如此這般地講了幾句,遞給辛迪絲兩個紙包)“收好,按計行事,切記切記!我走啦,”

辛迪絲不住地點頭,艾麗曼搖身一晃,消失的無影無蹤

 

17、雨神宮神殿   日   內

   雨神宮里歌舞升平,雨神靠在坐榻上,身邊有兩個妖冶的女子伺候,左擁右抱,打情罵俏,

大廳里天籟仙樂,絲竹繞梁,鶯歌燕舞,紅袖添香,正是高潮迭起之時;

 

18、雨神宮神殿   日  內

一個內侍走來,附在雨神耳邊說了幾句

雨  神:“什么?王母娘娘身邊的?……都下去!都下去!”

      所有女人都退下

雨  神:“快請,快請!”

內  侍:“有請艾麗曼姑娘——”

                            

19、雨神宮神殿

艾麗曼:(走進神殿):嗬,雨生叔叔,好風流快活!”

雨  神:“人生得意須盡歡,快活一時是一時。艾麗曼姑娘,是那陣風把你吹來啦?”

艾麗曼:“無事不登三寶殿,我有事找你!

雨  神:“哦?莫非王母娘娘有公干與我?”

艾麗曼:“不是娘娘,是我找你有事談!

雨  神:“哦……既然不是公事,我們坐下來邊喝邊談如何?”

艾麗曼:“不敢不敢,你那酒里下有蒙汗藥,怕是喝得下去,吐不出來!”

雨  神:“哈哈哈哈,姑娘怎的如此不放心?既然話說到這份上,姑娘有啥事,但說不妨!

艾麗曼:“我辛迪絲嫂嫂是在你這吧?”

雨  神:“誰?”

艾麗曼:“辛迪絲,我博斯騰哥哥的老婆!

雨  神:“哦哦……有,有, 那娘們犟得很,放著榮華富貴不要,非要為那個男人守靈一百天,現在在后院柴房關著。咦,她怎么成了你的嫂嫂!

艾麗曼:“叔叔有所不知,那一日蟠桃會上,我奉娘娘懿旨下界去請通天河河神,也不知哪個不知死活得家伙變成餓狼,想要非禮我,是博斯騰哥哥救了我,所以我拜博斯騰為兄長,辛迪絲自然是我嫂嫂!

雨  神:“哦,誰如此膽大妄為,敢欺負姑娘你?”

艾麗曼:“可不是嗎,我將此事報告了娘娘,娘娘勃然大怒,派天師調查此事,若是查出來,就剝了那廝的皮,抽了那廝的筋!”

雨  神:(唐塞地)“喔,喔,不知姑娘問辛迪絲有何事?”

艾麗曼:“雨神叔叔,殺夫奪妻,干的好事!……”

雨  神:“哎,哎,哎,姑娘,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喲,她可是被我打賭贏來的!

艾麗曼:“人神賭博,公平安在?”

雨  神:“那么,你待怎樣?”

艾麗曼:“既然人家不愿意,何不就此罷手,放她回去?!

雨  神:“放回去?說得輕巧,點根燈草,我雨神看上的女人。豈有輕易罷手之理?”

艾麗曼:“你放,還是不放?”

雨  神:“不放,你敢把我怎樣?”

艾麗曼:“真的不放?”

雨  神:“不放!”

艾麗曼:“好,你不放是吧?”

雨  神:“不放,不放!”

艾麗曼:“好,我來問你,那只惡狼是不是你變得?”

雨  神:“姑娘別開玩笑,我豈敢動王母娘娘身邊的人!”

艾麗曼:“還敢抵賴!你色膽包天,連娘娘的貼身侍女都敢凌辱,還把娘娘放在眼里嗎?”

雨  神:“別上綱上線,證據,你有證據嗎?”

艾麗曼:“南天門有神光寶鏡,凡經過之人都有記載,”

雨  神:模糊不清,不足為憑,

艾麗曼:“有酋長做人證,”

雨  神:“不在現場,道聽途說,”

艾麗曼:“我還有物證”

雨  神:“什么物證?”

艾麗曼:“箭!”

雨  神:“什么箭?”

艾麗曼:“狼牙箭,就是博斯騰個個射在你身上的狼牙箭!”

雨  神:“這…… 這…… 這……”

艾麗曼:“你身上有傷,我手中有箭,箭上有血,一驗便知,看你如何抵賴!告辭!”

起身向神殿外走去。

 

20、雨神宮神殿、 日 外

     見艾麗曼向到神殿門口走去。

雨  神:“姑娘哪里去?”

艾麗曼:“我去敲天鼓,撞天鐘,讓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為我做主!”

雨  神:(兇相畢露,大聲喊道)“殿前武士,給我攔。!”

   

21、雨神宮門口     日 外

 四個天兵,一起用長矛夾在艾麗曼脖子上

艾麗曼:(鎮靜地)“雨神叔叔,你這是想殺人滅口啰?”

雨  神:“哼!”

艾麗曼:“你也不想想,沒有預防,我怎么敢來見你這個惡狼?我可是向娘娘告假,言明來你這的。那只箭和一封信留在我母親桃花仙子處,你若不怕你的泥鰍家族遭滿門滅絕之禍,你就盡管動手!”

雨  神:(想了一會,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好!不愧是王母娘娘身邊的人,有膽識,有智慧!叔叔和你開個玩笑,不必當真,不必當真,請回來我們細談!币粨]手殿前武士撤下。

艾麗曼:(站在門口沒有動,只是冷冷地)“我請的假期快要到了,娘娘等我有事,無暇和你再談,告辭!”動身繼續校門外走

 

22、神殿門口   

雨  神:(急忙追過來):“慢慢慢,姑娘不必生氣,你不是讓我放了辛迪絲嗎,我依你就是,依你就是,.!來人,把辛迪絲送回人間去!”

艾麗曼:“不,我要讓你親自去送!”

雨  神:“這!……好好好,我親自去……我親自去……”

”艾麗曼二話不說抬腿就走。

艾麗曼:“我在云端看著你,稍有差池,我定與你沒完!”

雨  神:“好好好”

說完先向門外走去

 

23、草原

   雨神帶著辛迪絲從空中飄落在草原上,

雨  神:(仰面對天喊道):“艾麗曼姑娘,我把她平安送到啦—”、

辛迪絲:(突然喊)“雨神,看,博斯騰活過來啦!”

   雨神驚奇地一回頭,辛迪絲把艾麗曼交給他的紙包向雨神的臉上砸去,一股紅、黃、白、綠、蘭的煙霧頓時在雨神臉上炸開來,向四處彌漫,

   雨神憤怒地舉起手:“你!你灑得是什……么?……阿嚏!”

 未等他的手打落下來,便忍不住“阿嚏……阿嚏……”不住地打噴嚏,

   辛迪絲又從懷里取出一個紙包,雨神嚇的向天上逃去,一路飛一路不停地打噴嚏,滿天的噴嚏聲振聾發聵。

 

24、天空

   “咔嚓嚓”一聲響,頓時雷鳴電閃,天空像被戳漏,大雨如注,直向這片草原傾落下來。

 

25、草原

【畫外音】原來,紙包里包的是碎羊毛,辣椒面、胡椒面、生姜面、芥末面,嗆得雨神又流眼淚,又流鼻涕,不停的打噴嚏。等它逃到雨神宮就打了三百八十個噴嚏!一個噴嚏下一個時辰的雨,這三百八十個噴嚏,讓草原平地水高一丈,草原經水一泡,陷了下去,成了一個華夏最大的淡水湖,陷下去的地殼沒有出路,就擠呀擠呀,把湖邊擠的隆起一座山。人們就把湖叫博斯騰湖,把山叫辛迪絲山。

【畫面】大雨如注。平地積水,轟隆一聲巨響,地殼下陷;波濤洶涌,博斯騰湖。碧水藍天,鷹飛鳥旋,蘆蕩蔥綠。白帆點點。

    山崩地裂,地殼凸起, 辛迪絲山,山巒疊嶂,奇峰突兀。怪石嶙峋

 

26、天宮斬仙臺    日   外

【畫外音】雨神和艾麗曼因亂施天雨,早晨人間災禍,因此而犯了天條。被綁在斬仙臺上。

【畫面】展現臺上,云霧繚繞,臺下旌旗飄飄,天兵天將守衛森嚴,。

雨神被綁在捆神柱上,兩側站著兩個兇神惡煞的劊子手

艾麗曼披頭散發,身穿囚服,帶著刑具跪在斬仙臺一側,身后站著兩個獄卒

“嘟——,嘟——,嘟——,”臺上八只長長的喇叭吹起催命號,

 

27、云中

一個通天審判官出現在云端上,展開判決書大聲宣讀:

“判決書,天字NNxW號,在押犯雨神,男,原名:泥鰍精,貪污腐化,收受賄賂,生活糜爛,荒淫無恥,倚仗權勢,強搶民婦。奸淫仙女未遂,玩忽職守,亂施雨露,以致民間災難深重。經天堂法庭審查,判決如下:數罪并罰特判處死刑!——斬立決!”

將一支令箭從云端跑到天宮斬仙臺

 

28、天宮斬仙臺

斬仙臺上,八只長喇叭又一次“嘟——,嘟——,嘟——,”地吹響,。

劊子手提著鬼頭大刀來到雨神面前,突然張嘴向雨神臉上噴了一口水,乘雨神一驚抬頭的瞬間,劊子手飛起一刀。將雨神的腦袋砍下來,

 

29、斬仙臺一側   日 外

   雨神的腦袋“咕嚕!钡貪L到艾麗曼的面前。

【特寫】雨神的頭顱惡狠狠地瞪著艾麗曼。

雨  神:“艾麗曼。這事沒完,你等著,咱們地獄里見!”

    

30、斬仙臺一角   日  外

艾麗曼驚恐地尖叫起來,癱倒在地,兩個獄卒急忙將她托架起來。

 

31、云中

   通天判官:“判決書,天字NNXE號,在押犯艾麗曼。女,與民婦合謀,報復雨神,致使民間暴雨成災,負連帶責任,念其年輕無知。有悔過之表現,故從輕發落,判處杖刑100杖,斬監候!锖髨绦小

 

32、斬仙臺一側

     兩個獄卒把艾麗曼拉起來,拖到杖刑案前趴下。

兩個行刑手舉起板子向艾麗曼打來……

 

33、桃花仙子宮    日  外    ’

【畫外音】艾麗曼被判斬監侯,這可急壞了桃花仙子。從表面看,天庭律法極為森嚴,誰敢犯天條,絕逃不過屠龍刀、打神鞭、斬魔臺,爬刀山、下油鍋的懲罰。但是,暗地里卻也有許多潛規則,人情大于天嗎!常言說“人托人,拱動天地”桃花仙子到處跑關系,最后跑到主管法律的呂洞賓呂院長那里。桃花仙子犯了愁

【畫面】音樂聲中,桃花仙子提著禮品從各個部門。各個領導的門口進去又出來

    最后來到天庭法院門口踟躕不前。

桃花仙子(暗想):這呂院長家富可敵國,金銀財寶人家根本不拿正眼瞧,如何是好?(桃花仙子想來想去,最后一跺腳,咬咬牙說):“為了孩子,我也顧不了那許多,只得由他去了!”

 

34、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這一天,桃花仙子著意打扮了一番,這一打扮好生了得!肌膚若白雪,雙目似清水,桃腮帶笑、氣若幽蘭,仿佛輕云之蔽月,猶如流風之回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近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淥波。上身穿粉紅色束腰緊身衣,下著荷葉百褶裙,外披輕紗大氅。絲帶飄飄,云髻峨峨。丹唇外朗,皓齒內鮮,顧盼之際,自有一番清雅高華的氣質。

打扮完畢,她悄悄來到天庭法院,在一個黃金鑄就的天平塑像下敲響了呂院長辦公室的門。

 

35、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呂院長正坐在辦公桌后面津津有味地翻看著一本裸體美女的畫冊。聽見敲門聲,急忙把畫冊放進辦公桌的抽屜里。這才說了聲:“進來!”

 

36、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門輕輕被推開,桃花仙子故意側著身子先露出一張臉來,微微一笑。見房子里只有呂院長一人,開開門,嬌滴滴的喊了一聲:“呂哥!”這才輕移蓮步走了進來。

呂院長:(這一聲“呂哥”直叫的呂院長骨軟筋麻,他故做驚訝地大叫):“稀客,稀客!桃花妹妹,你怎么有空來我這清水衙門?”

桃花仙子:(矜持地一笑,頓時生出千媚百態,她嗲聲嗲氣地)“呂哥這里哪是什么清水衙門喲,分明是掌管生殺大權的重地,小女子哪敢前來打擾!”

呂院長:“哈哈哈哈……桃花妹妹說笑了,也許對別人來說這里是森嚴之所,對妹妹來說,還不是你家的后花園嗎?想來,哥哥隨時恭迎!

桃花仙子:“只怕我來了呂哥來個公事公辦,不給我面子!

呂院長:(瞟了桃花仙子一眼,裝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嚴肅地)“妹妹此言差矣,給不給妹妹面子得看什么事情。我們做官的不是得講個清正廉明嘛?面子是面子,法律是法律,妹妹的來意哥哥我很清楚。說實在的,艾麗曼是我看著長大的,這姑娘不僅長得襲人,聰明伶俐,而且還多才多藝。我也實實不忍心看著她年紀輕就丟了性命?墒,你想過嗎?由于他的過錯又造成人間多少人畜生靈橫遭涂炭?山川變形且不用說,就因她的過錯,天庭鬧起了水荒。更嚴重的是,造成天庭無雨可施,人間大旱,赤地萬里,顆粒無收。又有多少人流離失所,家破人亡?如若不是王母娘娘求情,我法外施恩,恐怕早和雨神一起斬立決了!還望妹妹體諒哥哥的難處喲!”

桃花仙子:(沉默了一會)“這些道理妹妹我都知道,只是……只是可憐我那……,我那親親的女兒呀!他還那么年輕…………”說到此,嚶嚶地哭了起來。

 

37、呂院長辦公室   日內

【畫外音】都說女人的淚一滴就醉,男人的心一揉就碎!桃花仙子哭得梨花帶雨,讓呂院長的心如貓抓一般難受。其實,世間所有法律的量刑都有一個伸縮度,原本是讓法官根據罪犯所犯罪行的輕重程度來掌握,以示法律的公允。誰想到,卻成了法官的吃口。何為吃口?,就是向犯人索賄的借口和交換條件。否則法官怎么個個都富得流油?

呂院長“妹妹莫哭,妹妹莫哭,雖然法律條文是死的,可這量刑嗎……卻是活的,這就要看——妹妹的態度如何了!”

桃花仙子,:“我知道哥哥你有的是辦法,……只要能保住女兒一條命,哥哥

想咋……都行!”:

呂院長:“妹妹哭的著實可憐,把我的心都哭軟了。好吧,我這就去找找法律解釋,看有沒有辦法救艾麗曼一命!”

說完,起身向辦公室的里間走去。走到門口把手背起來,兩根指頭有意無意地勾了兩下,【特寫】便進去了。

桃花仙子:(非常明白指頭勾兩下的含義,卻假裝不知地)“我來幫哥哥找找”也進了里屋,隨手關上了門。

 

38 、辦公室里間  日 內  

桃花仙子一進門,呂院長再也不說清正廉潔的話了。急猴猴地一個餓虎撲食,抱起桃花仙子就壓在床上。

桃花仙子半推半就,任由他輕薄了一番,

【特寫】兩滴晶瑩的淚珠卻溢出眼角……

 第一集

1、天宮瑤池

 瑤池是王母娘娘所居住的地方,這里 池水清澈,晶瑩如玉。四周群山環抱,綠草如茵,野花似錦,挺拔、蒼翠的云杉、塔松,漫山遍嶺,遮天蔽日!

抬頭遠眺,三峰并起,突兀插云,狀如筆架。峰頂的冰川積雪,閃爍著皚皚銀光。

山下,祥云紫氣繚繞,瑤池水面上蓮花盛開,花間漢白玉的小橋護欄曲徑通幽,瑤池中心是一處巨大的水榭,雕梁畫棟,飛檐峭壁,勾心斗角,富麗堂皇。

此時,王母娘娘正在舉辦蟠桃會盛會,

王母娘娘著盛妝,飾鳳髻,步搖金釵,春風滿面

他的兩側站著艾麗曼和另外一個貼身侍女,

  鳳案下擺著一片小幾,各位神仙濟濟一堂,

王母娘娘:“各位仙家,正值盛世,國泰民安,繁榮昌盛,年豐人壽,恰逢米蘭蟠桃豐收,哀家在此舉辦蟠桃盛會,祈禱政通人和,江山如磐,各位仙家暢飲 ”

眾 仙 家:“祝娘娘光輝如日月,壽同天地山川”

值 殿 官:“奏樂——”等了一刻卻不見樂起

王母娘娘:“怎么回事?”

一 仙 女:“稟告娘娘,適才正要起樂,領舞的桃花仙子踩著一個桃核,將腳崴了。請娘娘恕罪,”

 

2,水榭大廳

各位神仙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呂洞賓:“桃花仙子貌壓群芳,婀娜多姿,難的一舞,臨場崴腳,實在遺憾!”  

眾神仙:“是呀!是呀!”

鐵拐李:“呂院長對桃花仙子情有獨鐘,由來已久,路人皆知呀!”

呂洞賓:“見笑,見笑,食色性也!”

 

3、瑤池水榭

艾麗曼:(來到臺前):“稟告娘娘,艾麗曼愿替母親領舞!”

王母娘娘:“哦,麗曼還有這才藝,好好好,速速舞來!

 

4、水榭中舞池

   仙樂天籟起,艾麗曼領著一群仙女翩翩起舞

艾麗曼唱    春去殘紅飄零,
            花依舊,不見故人。
            多情浪蝶空多情,
            紅粉多,甜蕊少,小桃青。
            把酒撫瑤琴
            曲高和寡少知音
            而今重詮桃花運
            乾坤轉,時令改,世事新。

5水榭大廳

雨神目不轉睛地盯著艾麗曼看。

艾麗曼的特寫和雨神的猥瑣相反復疊放,

雨神情不自禁地站了起來,擋住了雷公和電母的視線。

雷  公:“哎,雨神,坐下坐下,你擋住我了!

雨神一副筋麻骨酥失魂落魄的樣子,哈喇子順著兩條胡須往下滴答,全然不理會雷公,

電母婆婆:“這個色魔,魂都丟了,看我的!闭f完,手指一點,一道閃電直擊雨神撅著的屁股,

雨  神(被打的一跳,回過頭來生氣地):”干什么!”

雷  公:“坐下坐下,你站著。我們還看不看了?”

雨  神:(自知沒理只得賠著笑臉坐下):“失態失態,抱歉!抱歉!”

6、水榭舞池

桃花舞結束,眾神仙一起鼓掌喝彩。

眾仙女退下,艾麗曼依然站在那向眾神仙還禮、

王母娘娘:“艾麗曼,你的舞技精湛,真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也”

眾神仙:“如此天籟仙舞,美妙絕倫,恭喜娘娘,賀喜娘娘!

王母娘娘:“艾麗曼替我向眾仙家斟酒,大家暢懷痛飲,慶賀盛世華年!”

艾麗曼:“諾!”

7、水榭大廳

艾麗曼端著酒壺款款走進大廳,挨個給眾神仙斟酒,眾神仙點頭致謝,

艾麗曼來到雨神桌前正要給雨神斟酒,雨神一把抓住艾麗曼的手。

艾麗曼:“雨神叔叔,你這是?……”

雨神沒有回答,艾麗曼抬頭看時,見雨神一臉的淫蕩之相,只是淫笑。

艾麗曼:“叔叔請自重!”

急忙向回抽手,連抽兩下,雨神竟然越握越緊。

艾麗曼:“再不松手,莫怪我告訴娘娘!”

王母娘娘的聲音:“艾麗曼,怎么啦?”

艾麗曼:“雨神叔叔……喝高了,逗我玩哩,”

雨  神:(急忙松手。借坡下驢:)“嘻嘻……喝多啦,喝多啦,失禮失禮!”邊說邊坐下,眼睛卻依然色瞇瞇地看著艾麗曼,

艾麗曼狠狠剜了雨神一眼,繼續向前斟酒,斟到最后座位卻是空的。

王母娘娘:“是哪路神仙缺席?”

艾麗曼(看了一眼桌上的牌子):“是通天河河神,”

王母娘娘:“豈有此理!如今的秩序越來越松散了,如此蟠桃盛會也敢缺席,艾麗曼,拿我的金牌去催,如若再不來,罰扣年終獎金!”

艾麗曼:“諾”說完身體飄起,翩翩躚躚地飛離瑤池,向通天河飛去。

8、瑤池水榭大廳

雨神見艾麗曼走了,一晃身,來了個分身法,替身留在廳內,真身卻隨艾麗曼而去。

9、通天河天鵝湖

云霧繚繞,彩霞飛舞,艾麗曼駕云來到通天河源頭。

通天河的源頭在巴音布魯克高山草原。這里,黛山如廓,綠草似茵,泉水淙淙,瀑布如練;藍天與草原相輝,白云與羊群同色;通天河九曲十八灣,蜿蜒如蟒,天鵝湖方園幾十里,清澈如鏡;俊馬在草甸花叢里奔跑追逐,天鵝在湖光云影里飛翔嬉戲。

正是黃昏,落日熔金,暮云合璧。草原深處傳來陣陣馬頭琴聲和悠揚蒼勁的蒙古長調,此情此景,讓艾麗曼頓生一種寬闊坦蕩的情懷 ,他一邊欣賞著人間仙境,一邊向河神居住地地方走去。正行間,就聽見一聲狼嚎,抬頭看去,

10、草原

草原里的一塊大石頭上站著一只碩大的惡狼,惡狼見到艾麗曼,對天呵呵呵呵地大笑不止,笑完,猛地一竄,向艾麗曼撲來,

艾麗曼起先并不在意,使出定身法大喝:“定!”惡狼繼續向她撲來,艾麗曼連連喊了三聲:“定!定!定!”對惡狼毫無作用。艾麗曼這才慌了手腳,急忙喊了一聲:“起!”頓時身體飄起,駕起彩云向前飛去。那惡狼也駕起黑云飛起來,

11、天空

艾麗曼在前飛,惡狼緊追不舍。惡狼追上艾麗曼從高處向下撲來。

艾麗曼被迫降到草地上。剛一著陸,右手向空中一抓,手中便多了一把寶劍,她大喝一聲:“畜生,休得撒野!”揮劍向惡狼殺去。

惡狼一跳躲開。

艾麗曼劈、刺、削、砍、掃、撩、步步進攻,

惡狼騰、挪、躲、閃、滾、跳步步為營。

惡狼的尾巴猛然一掃,正打在艾麗曼的手腕上,寶劍脫手而飛。

艾麗曼轉身欲走,惡狼叼住艾麗曼的褲腳使勁一拽,把艾麗曼拽到,長嚎一聲,撲在艾麗曼身上。咬住艾麗曼的衣襟使勁一扯將衣服撕破,正欲再次下嘴,只聽“嗖“”地一聲飛來一只狼牙箭,深深地插進惡狼的前胛,餓狼嚎叫一聲,滾在一旁。

12、草原上

又一支箭飛來,惡狼就地一滾躲過。狼牙箭插在地上,發出嗡嗡聲。艾麗曼趁機拾起寶劍向惡狼刺去。 惡狼又打了個滾躲過,爬起來拖著尾巴逃之夭夭。

13、草原上

隨著一陣急促的馬蹄聲,一個魁梧的漢子來到艾麗曼身邊

博斯騰::“姑娘可曾受傷?”

艾麗曼:“不曾受傷,大哥救援之恩,小女子感激不盡!

博斯騰:“草原牧人有義務保護遠來的客人,不足言謝,。只是這草原上的狼都被我射殺盡了,從哪來的這只餓狼?”

艾麗曼“不知從何而來,請問大哥姓名?

博斯騰:“在下叫博斯騰,是草原上的牧馬人,敢問姑娘從哪里來,到哪里去?”

艾麗曼:“我從天邊來,到天邊去。大哥相救之恩容我后報,小女子有急事,就此別過!

博斯騰:“慢,姑娘,草原有個規矩,接濟外來客人,義不容辭。姑娘衣衫不整,怎么能去辦事?前面不遠就是我的氈房,請隨我去換件你嫂子的衣服再走如何?”

艾麗曼:“如此甚好,大哥請前面帶路”

博斯騰打了一個響亮的口哨,

14、山坡

    從山坡那邊跑來一群馬,博斯騰把自己的馬讓給艾麗曼騎,自己飛身躍上一匹沒有馬鞍的駿馬,趕著馬群向草原盡頭跑去。

15、草原的一個山坳里上

    山坳里有一間白色的氈房,氈房側邊是一個大馬廐和草垛,馬廄前的柱子上拴著一條兇狠的藏獒。正趴在地上打瞌睡。

   氈房前,博斯騰的妻子辛迪絲正在大木通前搗馬奶。辛迪絲是這片草原最美麗的女人,雖然布衣荊釵卻天生麗質,修長的身材亭亭玉立,嬌媚的面容像草原上的山丹花。

   藏獒突然發現有異常響動,站立起來向遠處嚎叫。

   辛迪絲抬頭遠眺——,

16、草原上

     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廋高個,留著兩條細長胡須,左肩胛上插著一支箭,正踉踉蹌蹌地向氈房走來。

17、氈房前,

   藏獒瘋狂地叫著,把鐵鏈子拖的嘩啦嘩啦響,

辛迪絲:“賽虎,別叫了,臥下!”

藏獒嗚嗚地叫了兩聲臥下,卻警惕地看著這個不速之客

瘦高個:“大嫂,幫幫我這個可憐人吧,”、

辛迪絲:“請問客人你從哪里來,為何這般狼狽模樣?“

瘦高個:“真是倒霉極了!我是來草原收皮子的皮貨商人,昨天遇見一伙強盜將我的駱駝和貨物全部搶走,還射了我一箭,如若不是逃的快,我命休矣。大嫂能否給我一點食物,幫我療傷,我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

辛迪絲:“救助來草原的了人,是我們牧民義不容辭的責任,請隨我進氈房,我為你療傷、備飯!

辛迪絲扶著瘦高個向氈房走去。

18、氈房內

    氈房里鋪著粗毛地毯,氈房中間有一個火爐,是做飯燒茶的地方,正對門處擺著一張長條矮桌,矮桌后面摞著幾床棉被。

   辛迪絲扶著瘦高個坐在矮桌前,取出剪刀等器械和一個牛皮袋放在矮桌上,用剪刀剪開廋高個的衣服,說:”客人且忍耐,待我給你取箭!”

瘦高個:“大嫂下手輕一些,在下最是怕痛!

辛迪絲故意對門外喊道:“誰在那里?!”瘦高個急忙扭頭去看,趁此機會,辛迪絲手疾眼快,迅速將箭鏃拔出來。瘦高個大叫一聲,辛迪絲順手將箭鏃丟在火塘旁,從皮口袋里倒出一些藥面敷在傷口上,再進行包扎。

19、氈房里

瘦高個和辛迪絲相距很近,見辛迪絲貌若天仙,不禁春心蕩漾,淫欲大發,哈喇子順著兩條胡須直流,不停地吸鼻子嗅辛迪絲的體香。    

,辛迪絲(非常氣憤,呵斥道)“休得無禮”急忙站起來欲走。

瘦高個:(一把抓住辛迪絲的手):“大嫂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我不但身上受了傷,,心里的傷更重。茫茫草原,你我相遇就是有緣,大嫂成全我!

辛迪絲:”你這廝毫無道理!我好心救你,你反恩將仇報。速速松手離去,!否則我男人回來,定讓你碎尸萬段!”

瘦高個:“寧在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呀!哈哈哈哈……” 將辛迪絲納入懷中,欲親吻。

辛迪絲:(掙扎了幾下,沒有掙脫,用手擋住瘦高個的嘴說):“你怎么這樣猴急?待我去看看男人回來否,再來寬衣解帶侍奉與你,豈不更有趣?免得讓人撞見,諸多不便!

瘦高個:(想了想)“也好,諒你也逃不脫我的手心!”

辛迪絲(起身向氈房外走去,到門口回頭對廋高個嫣然一笑。)“你且等著!”

20、氈房外

辛迪絲來到氈房外,把藏獒解開,指著氈房門喝道:“賽虎,上!”

藏獒沖進氈房,頓時,氈房里傳來狂吠聲、慘叫聲。過了一會,瘦高個從氈房里連滾帶爬地逃出來,藏獒緊跟著追出來,沒跑多遠,瘦高個便被藏獒撲倒咬住腿,瘦高個慘叫一聲,腿筋被咬斷,瘦高個一揮手把藏獒甩出幾丈遠,藏傲再次撲上去,瘦高個已經升到半空中。

瘦高個:“辛迪絲,你聽著:我發誓把你弄到手,你敢不從,我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說完駕起一陣黑煙,無影無蹤

辛迪絲(嚇壞啦,大喊):“博斯騰——,博斯騰——”

21、天鵝湖

黃昏。夕陽像一個碩大的圓輪,慢慢向天山墜落,萬道金光點燃滿天彩霞。天鵝湖九曲十八彎,每個湖曲里都映出一個太陽,

22、天鵝湖邊

博斯騰和艾麗曼趕著馬群歸牧,此情此景讓博斯騰和艾麗曼展開歌喉高唱

          姑娘你為什么這樣忙?

          忙著去天鵝湖里撈太陽

          太陽在天上怎會水中藏?

          不信你去望一望九個太陽都閃光

           啊哈伊——           

          天鵝湖里有九個太陽

          太陽在湖里閃金光

          金光普照草原天堂

          天堂養育了花兒一樣的姑娘

    遠處傳來辛迪絲的呼喊聲

博斯騰:“是你嫂子辛迪絲在叫我哩,咱們快走,喲呵呵呵!,喲呵呵呵!”

馬群向山坳氈房奔跑起來,

23、、山坳博斯騰住處

馬群來到山坳氈房處進入馬廄,博斯騰和艾麗曼下馬,辛迪絲迎上來。

辛迪絲:“這是誰?”

博斯騰:“一個被惡狼追咬的姑娘,艾麗曼妹妹,這是你嫂子辛迪絲!

艾麗曼:“嫂嫂好!”

辛迪絲:“你好。博斯騰,剛才家里來了惡人!

博斯騰:“哦?!在哪?”

辛迪絲:“他肩膀上被強人射傷 ,我好心給他療傷,他卻要非禮我,我放賽虎把他咬跑了!

博斯騰:“這個惡人,我非宰了他!他向哪跑的?跑了多久?”

辛迪絲:“那惡人會飛,一陣黑煙就不見了!

博斯騰::”會飛?”

艾麗曼:“哦?那人長得什么樣?”

辛迪絲:“瘦高個,尖嘴猴腮,長著兩根長長的胡須。說是來草原收皮子的皮貨商人”

艾麗曼:(頓時明白了幾分)“大嫂,我有急事要辦,能否借我一件衣服遮體!

辛迪絲:“行,請隨我來”

兩人進氈房,博斯騰去關馬廄的門

24、氈房前

艾麗曼換了身衣服拿著那只帶血的箭鏃出來,辛迪絲緊隨其后。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你來看!”

博斯騰:“咦,這不是我射那只惡狼的箭嘛?怎么會在家里?”

辛迪絲:“我是從那個自稱是皮貨商的家伙身上拔下來的!”

博斯騰:“莫非那家伙是惡狼變的?……怎么會?”

艾麗曼:“也許是天上的惡神變得,現在天宮也不干凈,一些神官貪污腐化,仗勢欺人也是常有的事,不管是神是鬼,來者不善,哥哥嫂嫂要堤防才是!

博斯騰:“姑娘言之有理!

艾麗曼:“哥哥嫂嫂,妹妹我有要務在身,不便久留,你們的救援之恩容我后報,這只箭我帶走做個紀念,咱們就此別過,”

博斯騰:“姑娘慢走!

辛迪絲:“妹妹常來!”

艾麗曼:“哥哥嫂嫂再會,”

說完,駕起一朵彩云,轉瞬間不見了蹤影。

辛迪絲:“咦,他也會飛?!”兩人驚得目瞪口呆。

25、草原荒漠

【畫外音】果不其然,這片草原連續一年沒有下雨,天山的積雪融化殆盡。露出了光禿禿的尖頂。河流干涸了,成了風沙肆虐的地方。大地干裂開成了龜背,草木枯死,牛羊倒斃。萬物生靈絕跡。,人們搭建靈臺禱告上蒼,求雨的盆盆罐罐終日被敲得響個不停。

【畫面】光禿禿的山峰……

        干涸的河流……

        枯萎的牧草……

    渴斃的牛羊……

畫著鬼臉的薩滿舉著一只玉鉤在禱告天地,人們跪拜……

 求雨者叮叮咚咚地敲著銅盆瓦罐……

26、天空

     火辣辣的太陽慢慢暗下來,從天邊飄過來一大片烏云。

27、草原荒漠

求雨的人們歡呼起來:“烏云來啦,要下雨了!,烏云來啦,要下雨了!”可是人們高興的太早了,從烏云里丟下一條黑色的絲絹,烏云就飄走了,火辣辣的太陽又把大地曬的冒著煙兒。

一個白胡子長者拾起黑色的絲絹【特寫】“不交辛迪絲,永不施雨”  

酋 長:“莫非是辛迪絲觸犯了雨神?走,去問問辛迪絲!”

28、、山坳博斯騰住處

     人們騎馬一起來到博斯騰的氈房前下馬。藏獒瘋狂地嚎叫起來

辛迪絲:(迎出氈房施禮)“不知酋長和眾鄉親來我家有何事?”

酋  長:“辛迪絲,博斯騰呢”

辛迪絲:“去幾十里外的山泉拉水去了,快回來了吧。!”

酋  長:“辛迪絲,有件事問問你,剛才從天上掉下來一條絲絹,你看看,上面寫的是怎么回事?”

辛迪絲接過來一看:“不交辛迪絲,永不施雨,……”

【鏡頭回放】瘦高個從氈房里連滾帶爬地跑出來,向前逃去,藏獒緊跟著追出來,沒跑多遠,瘦高個便被藏獒撲倒,咬住腿,廋高個慘叫一聲,腿筋被咬斷,瘦高個一揮手把藏獒甩出幾丈遠,藏傲再次撲上去,瘦高個已經升到半空中,大喊道:“辛迪絲,你聽著:我發誓把你弄到手,你敢不從,我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說完駕起一陣黑煙,無影無蹤

辛迪絲:“我想起來了,去年秋季來了一個穿黑衣,留著兩條細長胡須的人,自稱是皮貨商,說他遭到強人打劫受了箭傷,求我救治,我按草原的規矩為他療傷。廝起了歹心,意欲非禮我,是我放狗咬斷了那廝的腿、誰知那廝會飛,臨走時說過:‘我若不從,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的話!

酋  長:“孩子,你闖大禍了,正是因為你,草原才遭到百年不遇的大旱呀! ”

辛迪絲:“怎么能怨我呢,是他恩將仇報,作惡在前,我才自衛的。我是有夫之婦,嚴守婦道保護自己的清白有何過錯?”

酋  長:“孩子,如若論常理,你是沒有錯的,可是,你得罪的是誰?是天呀!天是什么?天是壓在人和萬物頭頂的大山!他掌握著萬物生靈的生死榮辱,人怎么能違抗天意呢?據說那雨神是一只泥鰍得道變的,最是荒淫無恥!連老天爺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我們又怎么能奈何與他?為今之計,只有逆來順受,滿足他的要求,犧牲你了。辛迪絲,你就救救草原和這片土地上的萬物生靈吧,”  

說完帶頭跪在辛迪絲的面前

眾鄉親:“辛迪絲,求你救救草原和萬物生靈吧,……” 一起跪下,

辛迪絲:“這……這……”

博斯騰(大喊):“不!”

 

29、氈房前

眾人看時,博斯騰牽著一輛拉水的嘞嘞車獨自站在人群中,

博斯騰:“酋長,你的話不對,我們牧人講的是黑白分明,是非分明,不畏強權,不喪良心,不受欺辱,不持強凌弱。如果如你這般逆來順受,豈不正助長那廝的囂張氣焰嘛?如果那廝要了辛迪絲再變本加利來要你們的妻女去蹂躪,你們會答應嗎?”

酋  長:“那你說該當如何?”

博斯騰:“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和他抗爭到底!”縱身一竄,躍上勒勒車,指天大罵:“老天,你放任惡神殘害人間萬物生靈枉自為天!雨神,有種你就下來,我和你拼個你死我活!”說完,取下背上的彎弓檔上一支鳴鏑,拉了個滿懷,向太陽射去。

 

30、天空

     鳴鏑直向天空飛去,突然“咔嚓嚓”一聲雷響,緊接著一道耀眼的閃電,只見一片烏云向草原飄下來。

 

31、博斯騰氈房前。

黑云落在地上,雨神瘸著一條腿一拐一拐走來:

雨  神:“博斯騰,你射傷我的肩膀,壞了我的好事,我不懲罰你,讓你的老婆來頂缸賠償有何不公?辛迪絲。你放狗咬斷我的腿,我不與你計較,以德報怨,只讓你陪陪我,有何不平?”

博斯騰:“你作惡在前,惡有惡報,怎能強詞奪理?”

辛迪絲:(解開狗鏈)“你這惡人,人人得而誅之。賽虎,上!”

 

32、氈房前

藏獒狂吠著向雨神撲去,沒等到雨神跟前,雨神甩手一指,一道光劍直射藏獒,藏獒哀鳴一聲頓時斃命。

辛迪絲:“賽虎,賽虎……”

雨神:“哼,老虎不發威,你還當我是病貓!博斯騰,你不是說要和我拼個你死我活嗎,你說,怎么個拼法?”

博斯騰:“你愿怎么拼,咱就怎么拼!”

雨  神:“好,有幾分英雄氣概!這樣吧,我是神,你是人,如果拼武功,你看見了,你連一招半式都抵擋不住,,不但沒有意思還讓別的神仙說我以神欺人.再說,,我們爭奪的是一個漂亮女人,這樣打呀殺的也太煞風景。你看這樣行不行,我們玩場游戲來賭輸贏,怎么樣?”

博斯騰:“怎么賭法?”

雨  神:“聽說你是這片草原上最好的套馬能手,我跑,你來套我,我是個瘸子,這樣你不吃虧吧?”

博斯騰:“套住你這樣?套不住又如何?”

雨  神:“一個時辰為限。套住了我,我從此不來糾纏辛迪絲,年年按時下雨,保證草原風調雨順,水草豐茂!

博斯騰:“套不住又待怎樣?”

雨  神:“我把辛迪絲帶走,照樣年年按時下雨!

博斯騰:“此話當真?”

雨  神:有你們酋長和眾鄉親為證,決不食言!”

博斯騰:“好。我答應套你!,酋長,請你看時間!

 

33、草原荒漠

賭賽開始了,雨神一瘸一拐的在前面跑,博斯騰騎著駿馬,手持套馬桿在后面追。雨神奸猾異常,明明看見他就在前面,等套馬桿伸過去,他卻在后面;有時看見他在右面跑,一套卻是空的,他卻在左邊;有時明明已經套住,人們剛要歡呼,他卻從地下溜走。如此轉來轉去,博斯騰用盡招數,連雨神的一根毛也套不住,

酋  長:“停,時間到,”

 

34、氈房前

雨  神:“博斯騰,你輸了,我贏了!”

說完,一瘸一拐來到辛迪絲跟前,二話不說拉著辛迪絲架起黑煙就走。

辛迪絲:“博斯騰救我……”

 

35、草原荒漠

博斯騰騎在馬上大呼:“天呀,這是什么世道!我堂堂五尺男兒連自己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有何面目活在天地之間!“

說完,拔出匕首大喊一聲插入自己心間,從馬上摔下來,躺在地上。

酋長和眾鄉親一起喊:“博斯騰,博斯騰”

 

36、半天上

雨神拉著辛迪絲飛走,辛迪絲見博斯騰自盡,

辛迪絲:“博斯騰,博斯騰——”

邊喊邊使勁掙被雨神拉著手,見掙不脫,便咬了雨神的手一口,雨神痛的叫了一聲,一松手。辛迪絲從空中墜落下來.

 

                             第二集

 

1、草原

地面上的人們一起驚呼起來

辛迪絲快落到地面時,雨神伸出長長的手臂把不省人事的辛迪絲拉住,回頭打了兩個噴嚏。消失在空中。

 

2、、天空

頓時,烏云像一隊隊戰艦,夾著轟轟隆隆的雷聲從天邊開過來,遮住了太陽,閃電像一把大鋸,把烏云鋸開,又合上,再鋸開,瓢潑大雨嘩啦啦地下下來。

 

3、草原

眾鄉親們歡呼,跳躍,匆匆騎著冒雨走了。

 

4、博斯騰房后的山坡上

酋長抱起博斯騰的尸體來到飯后的山坡上,一邊默默流淚一邊用手挖坑

博斯騰的和酋長受傷的血順著雨水染紅了這片草原

 

                            

5、萬里長空     日  外

雨下了整整兩個時辰停了。天空蔚藍如洗,白云朵朵。

一條彩虹從博斯騰的氈房聯到空中。

 

6、氈房前

艾麗曼(艾麗曼踩著彩虹飄飄裊裊地來到氈房前):“博斯騰哥哥,辛迪絲嫂嫂,我來看你了!。咦,怎么沒有人呢?博斯騰哥哥——,辛迪絲嫂嫂——”

 

7、山坡上

酋  長(氈房后不遠處的山坡上有個老人正在為一個墳丘上添土)“別叫了,姑娘,你的博斯騰哥哥在這里!

,

8、氈房后面山坡上

艾麗曼(急忙跑過去).:“老爺爺,你在埋誰?”

酋  長:“我剛才不是說了嗎,你的博斯騰哥哥在這里!”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博斯騰哥哥怎么啦?我辛迪絲嫂嫂呢?”

酋  長:“天作孽呀,天作孽!你的博斯騰自殺了!”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博斯騰哥哥,都怪我,是我連累了你呀!”

邊說邊痛哭不已。

酋  長:姑娘不要哭了,還是救救可憐的辛迪絲吧。

艾麗曼:我辛迪絲嫂嫂怎么啦?

酋  長:可憐的辛迪絲被天上的雨神搶走了。

艾麗曼:雨神為什么要搶我辛迪絲嫂嫂?

酋  長:哎,都怪辛迪絲太善良,長得太美麗了!

艾麗曼:太善良?太美麗?

酋  長:(看來艾麗曼一眼,頓時明白了緣由):“姑娘,樹老根多,人老話多,莫嫌老漢說話啰嗦。常言說的好呀!‘男俊一身害,女俊一身禍’這人世間的女子那個不想有一張美麗的容貌?可誰又知道,這美麗的容貌恰恰又是惹禍的根源呀!因為,不管是人還是神,是鬼還是畜生,只要是雄性,骨子里裝的就是三件事,金錢、美女、權力,為此貪婪無度。越是美麗的女人,越被人愛,越被人搶,古往今來多少大事小事都是由此而生。女人雖無罪,但懷璧有罪,都說紅顏禍水,女人不是禍水,而是因為男人有禍心呀!”

艾麗曼:“老爺爺說得有理,相貌是爹媽給的,由不得自己,招誰惹誰了?竟然弄出這等禍事?博斯騰哥哥,你安心睡吧,我一定把辛迪絲嫂嫂救出來,讓那惡神身首異處,為你報仇! ”說完架起彩云騰空而去。

 

9、巫山雨神宮  日  外

   ,, 巫山云霧繚繞,淫雨霏霏;奇石嶙峋,怪樹虬曲;松柏挺立于懸崖,瀑布懸掛于山澗,風蕭蕭,霧靄靄,真是仙山仙境。

一座巨大的宮殿建在巫山之巔

 

10、雨神宮外   日  外

雨神拖著昏迷不醒的辛迪絲飄落在宮殿院落中,把辛迪絲丟在地上。

雨  神(大聲喊道:)“來人呀!”

雜  役(幾個雜役和婆子丫鬟急忙跑過來):“主人,有何差遣,請吩咐!”

雨  神:“前廳掌燈,后山點明子,雨神宮披紅掛彩,弄他個喜氣洋洋,老爺要洞房花燭,”

雜  役:“諾!”

雨  神(對幾個丫鬟)“把他架下去,給我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丫  鬟:“諾”

把昏迷的辛迪絲架起來,往宮殿長廊拖去。

 

11、長廊

   雨神宮又正殿,兩面環繞著長廊,分別為東廂房、西廂房和門庭房、有無數個房間。每個房間門口都站著一個妖艷的年輕女子。

   丫鬟架著辛迪絲從走廊經過,每個女子都會探過身來看上一眼,或是露出妒忌的神態,或是嗤之以鼻,不削一顧。

雨神跟在辛迪絲后面,從走廊經過。女子們像是打了嗎啡,個個強打精神繞首弄姿,肉麻地賣弄風騷。

:  “雨神爺爺,今晚來我這,保管讓你醉生夢死……”

“雨神爺,來我這嗎,一年多了,想死我啦……”

“雨神爺,來我這嗎,他有啥好的,一個鄉下黃臉婆……”

姑娘們雖然搔首弄姿但,誰也不敢離開房門半步。

雨神或哈哈哈哈大笑,或點點頭,或不予理睬、或是瞟上一眼。

   

12、長廊   日  外

   “嘰嘰喳喳”的吵鬧聲把辛迪絲驚醒,他站起來左右看了看,猛地把丫鬟們推開,

辛迪絲:(驚恐地)“這……這是什么地方?”

雨  神:“這是我的家呀,”

辛迪絲:“我的家?你想干什么?”

雨  神:“干什么?哈哈哈哈……還能干什么?和你洞房花燭唄!”

辛迪絲:“你這個惡棍!殺夫奪妻,無惡不作!……”

雨  神:“慢點,慢點,辛迪絲,你別瞎說八說壞我的名頭好不好!你可是我從你男人哪里贏回來的,愿賭服輸,天經地義!常言說、‘識時務者為俊杰’既來之則安之,你就好好打扮打扮,今夜我定讓你醉生夢死享盡天下之快樂!

辛迪絲“你休想!我縱然拼上一死,也決不讓你得逞!”

雨  神:“別在這給我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我可不吃那一套。你們人間即便是皇帝也不過三宮六院七十二妃,一個大地主、大官也不過有個小三小五。你看看我這里有多少女人?后面還有個儲秀苑,除了今夜以后,你想再見我一面都難,你可要把握好機會喲!”

 

13、走廊兩側   日 外

走廊兩側,眾女人七嘴八舌:“是呀,雨神爺,他不愿意,我們愿意,”

雨  神:“拉下去換裝,別掃了老爺的雅興!”

 

14、長廊

幾個丫鬟來拉辛迪絲,辛迪絲把他們推開,猛跑幾步,一頭撞在走廊柱子上,頓時頭破血流,昏倒在地。

雨  神:“摸摸,死了嗎?!”

丫  鬟:“沒死,只是昏過去了,”、

雨  神:“真他媽的敗興!拖下去,關在后院柴房里,我就不信天下還有我治不了的犟草驢!”

   幾個丫鬟將辛迪絲拖下

 

15、后援柴房    日  外

【畫外音】從此辛迪絲被關在柴房里無人問津。草原又很久沒又下雨,求雨者盆盆罐罐聲,像針扎在辛迪絲心上,只能終日啼哭。

【畫面】辛迪絲被關在后援柴房里正以淚洗面。

 

16、柴房后窗

艾麗曼悄悄來到柴房后窗。

艾麗曼:“辛迪絲嫂嫂,辛迪絲嫂嫂!”

辛迪絲(來到后窗):“艾麗曼,真的是你,博斯騰他……”

艾麗曼:“別說了,我都知道了,這里有天兵天將把守,沒有時間多說,我是來救你的,附耳過來”

辛迪絲把耳朵湊到窗邊,

艾麗曼:(如此這般地講了幾句,遞給辛迪絲兩個紙包)“收好,按計行事,切記切記!我走啦,”

辛迪絲不住地點頭,艾麗曼搖身一晃,消失的無影無蹤

 

17、雨神宮神殿   日   內

   雨神宮里歌舞升平,雨神靠在坐榻上,身邊有兩個妖冶的女子伺候,左擁右抱,打情罵俏,

大廳里天籟仙樂,絲竹繞梁,鶯歌燕舞,紅袖添香,正是高潮迭起之時;

 

18、雨神宮神殿   日  內

一個內侍走來,附在雨神耳邊說了幾句

雨  神:“什么?王母娘娘身邊的?……都下去!都下去!”

      所有女人都退下

雨  神:“快請,快請!”

內  侍:“有請艾麗曼姑娘——”

                            

19、雨神宮神殿

艾麗曼:(走進神殿):嗬,雨生叔叔,好風流快活!”

雨  神:“人生得意須盡歡,快活一時是一時。艾麗曼姑娘,是那陣風把你吹來啦?”

艾麗曼:“無事不登三寶殿,我有事找你!

雨  神:“哦?莫非王母娘娘有公干與我?”

艾麗曼:“不是娘娘,是我找你有事談!

雨  神:“哦……既然不是公事,我們坐下來邊喝邊談如何?”

艾麗曼:“不敢不敢,你那酒里下有蒙汗藥,怕是喝得下去,吐不出來!”

雨  神:“哈哈哈哈,姑娘怎的如此不放心?既然話說到這份上,姑娘有啥事,但說不妨!

艾麗曼:“我辛迪絲嫂嫂是在你這吧?”

雨  神:“誰?”

艾麗曼:“辛迪絲,我博斯騰哥哥的老婆!

雨  神:“哦哦……有,有, 那娘們犟得很,放著榮華富貴不要,非要為那個男人守靈一百天,現在在后院柴房關著。咦,她怎么成了你的嫂嫂!

艾麗曼:“叔叔有所不知,那一日蟠桃會上,我奉娘娘懿旨下界去請通天河河神,也不知哪個不知死活得家伙變成餓狼,想要非禮我,是博斯騰哥哥救了我,所以我拜博斯騰為兄長,辛迪絲自然是我嫂嫂!

雨  神:“哦,誰如此膽大妄為,敢欺負姑娘你?”

艾麗曼:“可不是嗎,我將此事報告了娘娘,娘娘勃然大怒,派天師調查此事,若是查出來,就剝了那廝的皮,抽了那廝的筋!”

雨  神:(唐塞地)“喔,喔,不知姑娘問辛迪絲有何事?”

艾麗曼:“雨神叔叔,殺夫奪妻,干的好事!……”

雨  神:“哎,哎,哎,姑娘,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喲,她可是被我打賭贏來的!

艾麗曼:“人神賭博,公平安在?”

雨  神:“那么,你待怎樣?”

艾麗曼:“既然人家不愿意,何不就此罷手,放她回去?!

雨  神:“放回去?說得輕巧,點根燈草,我雨神看上的女人。豈有輕易罷手之理?”

艾麗曼:“你放,還是不放?”

雨  神:“不放,你敢把我怎樣?”

艾麗曼:“真的不放?”

雨  神:“不放!”

艾麗曼:“好,你不放是吧?”

雨  神:“不放,不放!”

艾麗曼:“好,我來問你,那只惡狼是不是你變得?”

雨  神:“姑娘別開玩笑,我豈敢動王母娘娘身邊的人!”

艾麗曼:“還敢抵賴!你色膽包天,連娘娘的貼身侍女都敢凌辱,還把娘娘放在眼里嗎?”

雨  神:“別上綱上線,證據,你有證據嗎?”

艾麗曼:“南天門有神光寶鏡,凡經過之人都有記載,”

雨  神:模糊不清,不足為憑,

艾麗曼:“有酋長做人證,”

雨  神:“不在現場,道聽途說,”

艾麗曼:“我還有物證”

雨  神:“什么物證?”

艾麗曼:“箭!”

雨  神:“什么箭?”

艾麗曼:“狼牙箭,就是博斯騰個個射在你身上的狼牙箭!”

雨  神:“這…… 這…… 這……”

艾麗曼:“你身上有傷,我手中有箭,箭上有血,一驗便知,看你如何抵賴!告辭!”

起身向神殿外走去。

 

20、雨神宮神殿、 日 外

     見艾麗曼向到神殿門口走去。

雨  神:“姑娘哪里去?”

艾麗曼:“我去敲天鼓,撞天鐘,讓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為我做主!”

雨  神:(兇相畢露,大聲喊道)“殿前武士,給我攔。!”

   

21、雨神宮門口     日 外

 四個天兵,一起用長矛夾在艾麗曼脖子上

艾麗曼:(鎮靜地)“雨神叔叔,你這是想殺人滅口啰?”

雨  神:“哼!”

艾麗曼:“你也不想想,沒有預防,我怎么敢來見你這個惡狼?我可是向娘娘告假,言明來你這的。那只箭和一封信留在我母親桃花仙子處,你若不怕你的泥鰍家族遭滿門滅絕之禍,你就盡管動手!”

雨  神:(想了一會,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好!不愧是王母娘娘身邊的人,有膽識,有智慧!叔叔和你開個玩笑,不必當真,不必當真,請回來我們細談!币粨]手殿前武士撤下。

艾麗曼:(站在門口沒有動,只是冷冷地)“我請的假期快要到了,娘娘等我有事,無暇和你再談,告辭!”動身繼續校門外走

 

22、神殿門口   

雨  神:(急忙追過來):“慢慢慢,姑娘不必生氣,你不是讓我放了辛迪絲嗎,我依你就是,依你就是,.!來人,把辛迪絲送回人間去!”

艾麗曼:“不,我要讓你親自去送!”

雨  神:“這!……好好好,我親自去……我親自去……”

”艾麗曼二話不說抬腿就走。

艾麗曼:“我在云端看著你,稍有差池,我定與你沒完!”

雨  神:“好好好”

說完先向門外走去

 

23、草原

   雨神帶著辛迪絲從空中飄落在草原上,

雨  神:(仰面對天喊道):“艾麗曼姑娘,我把她平安送到啦—”、

辛迪絲:(突然喊)“雨神,看,博斯騰活過來啦!”

   雨神驚奇地一回頭,辛迪絲把艾麗曼交給他的紙包向雨神的臉上砸去,一股紅、黃、白、綠、蘭的煙霧頓時在雨神臉上炸開來,向四處彌漫,

   雨神憤怒地舉起手:“你!你灑得是什……么?……阿嚏!”

 未等他的手打落下來,便忍不住“阿嚏……阿嚏……”不住地打噴嚏,

   辛迪絲又從懷里取出一個紙包,雨神嚇的向天上逃去,一路飛一路不停地打噴嚏,滿天的噴嚏聲振聾發聵。

 

24、天空

   “咔嚓嚓”一聲響,頓時雷鳴電閃,天空像被戳漏,大雨如注,直向這片草原傾落下來。

 

25、草原

【畫外音】原來,紙包里包的是碎羊毛,辣椒面、胡椒面、生姜面、芥末面,嗆得雨神又流眼淚,又流鼻涕,不停的打噴嚏。等它逃到雨神宮就打了三百八十個噴嚏!一個噴嚏下一個時辰的雨,這三百八十個噴嚏,讓草原平地水高一丈,草原經水一泡,陷了下去,成了一個華夏最大的淡水湖,陷下去的地殼沒有出路,就擠呀擠呀,把湖邊擠的隆起一座山。人們就把湖叫博斯騰湖,把山叫辛迪絲山。

【畫面】大雨如注。平地積水,轟隆一聲巨響,地殼下陷;波濤洶涌,博斯騰湖。碧水藍天,鷹飛鳥旋,蘆蕩蔥綠。白帆點點。

    山崩地裂,地殼凸起, 辛迪絲山,山巒疊嶂,奇峰突兀。怪石嶙峋

 

26、天宮斬仙臺    日   外

【畫外音】雨神和艾麗曼因亂施天雨,早晨人間災禍,因此而犯了天條。被綁在斬仙臺上。

【畫面】展現臺上,云霧繚繞,臺下旌旗飄飄,天兵天將守衛森嚴,。

雨神被綁在捆神柱上,兩側站著兩個兇神惡煞的劊子手

艾麗曼披頭散發,身穿囚服,帶著刑具跪在斬仙臺一側,身后站著兩個獄卒

“嘟——,嘟——,嘟——,”臺上八只長長的喇叭吹起催命號,

 

27、云中

一個通天審判官出現在云端上,展開判決書大聲宣讀:

“判決書,天字NNxW號,在押犯雨神,男,原名:泥鰍精,貪污腐化,收受賄賂,生活糜爛,荒淫無恥,倚仗權勢,強搶民婦。奸淫仙女未遂,玩忽職守,亂施雨露,以致民間災難深重。經天堂法庭審查,判決如下:數罪并罰特判處死刑!——斬立決!”

將一支令箭從云端跑到天宮斬仙臺

 

28、天宮斬仙臺

斬仙臺上,八只長喇叭又一次“嘟——,嘟——,嘟——,”地吹響,。

劊子手提著鬼頭大刀來到雨神面前,突然張嘴向雨神臉上噴了一口水,乘雨神一驚抬頭的瞬間,劊子手飛起一刀。將雨神的腦袋砍下來,

 

29、斬仙臺一側   日 外

   雨神的腦袋“咕嚕!钡貪L到艾麗曼的面前。

【特寫】雨神的頭顱惡狠狠地瞪著艾麗曼。

雨  神:“艾麗曼。這事沒完,你等著,咱們地獄里見!”

    

30、斬仙臺一角   日  外

艾麗曼驚恐地尖叫起來,癱倒在地,兩個獄卒急忙將她托架起來。

 

31、云中

   通天判官:“判決書,天字NNXE號,在押犯艾麗曼。女,與民婦合謀,報復雨神,致使民間暴雨成災,負連帶責任,念其年輕無知。有悔過之表現,故從輕發落,判處杖刑100杖,斬監候!锖髨绦小

 

32、斬仙臺一側

     兩個獄卒把艾麗曼拉起來,拖到杖刑案前趴下。

兩個行刑手舉起板子向艾麗曼打來……

 

33、桃花仙子宮    日  外    ’

【畫外音】艾麗曼被判斬監侯,這可急壞了桃花仙子。從表面看,天庭律法極為森嚴,誰敢犯天條,絕逃不過屠龍刀、打神鞭、斬魔臺,爬刀山、下油鍋的懲罰。但是,暗地里卻也有許多潛規則,人情大于天嗎!常言說“人托人,拱動天地”桃花仙子到處跑關系,最后跑到主管法律的呂洞賓呂院長那里。桃花仙子犯了愁

【畫面】音樂聲中,桃花仙子提著禮品從各個部門。各個領導的門口進去又出來

    最后來到天庭法院門口踟躕不前。

桃花仙子(暗想):這呂院長家富可敵國,金銀財寶人家根本不拿正眼瞧,如何是好?(桃花仙子想來想去,最后一跺腳,咬咬牙說):“為了孩子,我也顧不了那許多,只得由他去了!”

 

34、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這一天,桃花仙子著意打扮了一番,這一打扮好生了得!肌膚若白雪,雙目似清水,桃腮帶笑、氣若幽蘭,仿佛輕云之蔽月,猶如流風之回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近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淥波。上身穿粉紅色束腰緊身衣,下著荷葉百褶裙,外披輕紗大氅。絲帶飄飄,云髻峨峨。丹唇外朗,皓齒內鮮,顧盼之際,自有一番清雅高華的氣質。

打扮完畢,她悄悄來到天庭法院,在一個黃金鑄就的天平塑像下敲響了呂院長辦公室的門。

 

35、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呂院長正坐在辦公桌后面津津有味地翻看著一本裸體美女的畫冊。聽見敲門聲,急忙把畫冊放進辦公桌的抽屜里。這才說了聲:“進來!”

 

36、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門輕輕被推開,桃花仙子故意側著身子先露出一張臉來,微微一笑。見房子里只有呂院長一人,開開門,嬌滴滴的喊了一聲:“呂哥!”這才輕移蓮步走了進來。

呂院長:(這一聲“呂哥”直叫的呂院長骨軟筋麻,他故做驚訝地大叫):“稀客,稀客!桃花妹妹,你怎么有空來我這清水衙門?”

桃花仙子:(矜持地一笑,頓時生出千媚百態,她嗲聲嗲氣地)“呂哥這里哪是什么清水衙門喲,分明是掌管生殺大權的重地,小女子哪敢前來打擾!”

呂院長:“哈哈哈哈……桃花妹妹說笑了,也許對別人來說這里是森嚴之所,對妹妹來說,還不是你家的后花園嗎?想來,哥哥隨時恭迎!

桃花仙子:“只怕我來了呂哥來個公事公辦,不給我面子!

呂院長:(瞟了桃花仙子一眼,裝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嚴肅地)“妹妹此言差矣,給不給妹妹面子得看什么事情。我們做官的不是得講個清正廉明嘛?面子是面子,法律是法律,妹妹的來意哥哥我很清楚。說實在的,艾麗曼是我看著長大的,這姑娘不僅長得襲人,聰明伶俐,而且還多才多藝。我也實實不忍心看著她年紀輕就丟了性命?墒,你想過嗎?由于他的過錯又造成人間多少人畜生靈橫遭涂炭?山川變形且不用說,就因她的過錯,天庭鬧起了水荒。更嚴重的是,造成天庭無雨可施,人間大旱,赤地萬里,顆粒無收。又有多少人流離失所,家破人亡?如若不是王母娘娘求情,我法外施恩,恐怕早和雨神一起斬立決了!還望妹妹體諒哥哥的難處喲!”

桃花仙子:(沉默了一會)“這些道理妹妹我都知道,只是……只是可憐我那……,我那親親的女兒呀!他還那么年輕…………”說到此,嚶嚶地哭了起來。

 

37、呂院長辦公室   日內

【畫外音】都說女人的淚一滴就醉,男人的心一揉就碎!桃花仙子哭得梨花帶雨,讓呂院長的心如貓抓一般難受。其實,世間所有法律的量刑都有一個伸縮度,原本是讓法官根據罪犯所犯罪行的輕重程度來掌握,以示法律的公允。誰想到,卻成了法官的吃口。何為吃口?,就是向犯人索賄的借口和交換條件。否則法官怎么個個都富得流油?

呂院長“妹妹莫哭,妹妹莫哭,雖然法律條文是死的,可這量刑嗎……卻是活的,這就要看——妹妹的態度如何了!”

桃花仙子,:“我知道哥哥你有的是辦法,……只要能保住女兒一條命,哥哥

想咋……都行!”:

呂院長:“妹妹哭的著實可憐,把我的心都哭軟了。好吧,我這就去找找法律解釋,看有沒有辦法救艾麗曼一命!”

說完,起身向辦公室的里間走去。走到門口把手背起來,兩根指頭有意無意地勾了兩下,【特寫】便進去了。

桃花仙子:(非常明白指頭勾兩下的含義,卻假裝不知地)“我來幫哥哥找找”也進了里屋,隨手關上了門。

 

38 、辦公室里間  日 內  

桃花仙子一進門,呂院長再也不說清正廉潔的話了。急猴猴地一個餓虎撲食,抱起桃花仙子就壓在床上。

桃花仙子半推半就,任由他輕薄了一番,

【特寫】兩滴晶瑩的淚珠卻溢出眼角……

 第一集

1、天宮瑤池

 瑤池是王母娘娘所居住的地方,這里 池水清澈,晶瑩如玉。四周群山環抱,綠草如茵,野花似錦,挺拔、蒼翠的云杉、塔松,漫山遍嶺,遮天蔽日!

抬頭遠眺,三峰并起,突兀插云,狀如筆架。峰頂的冰川積雪,閃爍著皚皚銀光。

山下,祥云紫氣繚繞,瑤池水面上蓮花盛開,花間漢白玉的小橋護欄曲徑通幽,瑤池中心是一處巨大的水榭,雕梁畫棟,飛檐峭壁,勾心斗角,富麗堂皇。

此時,王母娘娘正在舉辦蟠桃會盛會,

王母娘娘著盛妝,飾鳳髻,步搖金釵,春風滿面

他的兩側站著艾麗曼和另外一個貼身侍女,

  鳳案下擺著一片小幾,各位神仙濟濟一堂,

王母娘娘:“各位仙家,正值盛世,國泰民安,繁榮昌盛,年豐人壽,恰逢米蘭蟠桃豐收,哀家在此舉辦蟠桃盛會,祈禱政通人和,江山如磐,各位仙家暢飲 ”

眾 仙 家:“祝娘娘光輝如日月,壽同天地山川”

值 殿 官:“奏樂——”等了一刻卻不見樂起

王母娘娘:“怎么回事?”

一 仙 女:“稟告娘娘,適才正要起樂,領舞的桃花仙子踩著一個桃核,將腳崴了。請娘娘恕罪,”

 

2,水榭大廳

各位神仙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呂洞賓:“桃花仙子貌壓群芳,婀娜多姿,難的一舞,臨場崴腳,實在遺憾!”  

眾神仙:“是呀!是呀!”

鐵拐李:“呂院長對桃花仙子情有獨鐘,由來已久,路人皆知呀!”

呂洞賓:“見笑,見笑,食色性也!”

 

3、瑤池水榭

艾麗曼:(來到臺前):“稟告娘娘,艾麗曼愿替母親領舞!”

王母娘娘:“哦,麗曼還有這才藝,好好好,速速舞來!

 

4、水榭中舞池

   仙樂天籟起,艾麗曼領著一群仙女翩翩起舞

艾麗曼唱    春去殘紅飄零,
            花依舊,不見故人。
            多情浪蝶空多情,
            紅粉多,甜蕊少,小桃青。
            把酒撫瑤琴
            曲高和寡少知音
            而今重詮桃花運
            乾坤轉,時令改,世事新。

5水榭大廳

雨神目不轉睛地盯著艾麗曼看。

艾麗曼的特寫和雨神的猥瑣相反復疊放,

雨神情不自禁地站了起來,擋住了雷公和電母的視線。

雷  公:“哎,雨神,坐下坐下,你擋住我了!

雨神一副筋麻骨酥失魂落魄的樣子,哈喇子順著兩條胡須往下滴答,全然不理會雷公,

電母婆婆:“這個色魔,魂都丟了,看我的!闭f完,手指一點,一道閃電直擊雨神撅著的屁股,

雨  神(被打的一跳,回過頭來生氣地):”干什么!”

雷  公:“坐下坐下,你站著。我們還看不看了?”

雨  神:(自知沒理只得賠著笑臉坐下):“失態失態,抱歉!抱歉!”

6、水榭舞池

桃花舞結束,眾神仙一起鼓掌喝彩。

眾仙女退下,艾麗曼依然站在那向眾神仙還禮、

王母娘娘:“艾麗曼,你的舞技精湛,真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也”

眾神仙:“如此天籟仙舞,美妙絕倫,恭喜娘娘,賀喜娘娘!

王母娘娘:“艾麗曼替我向眾仙家斟酒,大家暢懷痛飲,慶賀盛世華年!”

艾麗曼:“諾!”

7、水榭大廳

艾麗曼端著酒壺款款走進大廳,挨個給眾神仙斟酒,眾神仙點頭致謝,

艾麗曼來到雨神桌前正要給雨神斟酒,雨神一把抓住艾麗曼的手。

艾麗曼:“雨神叔叔,你這是?……”

雨神沒有回答,艾麗曼抬頭看時,見雨神一臉的淫蕩之相,只是淫笑。

艾麗曼:“叔叔請自重!”

急忙向回抽手,連抽兩下,雨神竟然越握越緊。

艾麗曼:“再不松手,莫怪我告訴娘娘!”

王母娘娘的聲音:“艾麗曼,怎么啦?”

艾麗曼:“雨神叔叔……喝高了,逗我玩哩,”

雨  神:(急忙松手。借坡下驢:)“嘻嘻……喝多啦,喝多啦,失禮失禮!”邊說邊坐下,眼睛卻依然色瞇瞇地看著艾麗曼,

艾麗曼狠狠剜了雨神一眼,繼續向前斟酒,斟到最后座位卻是空的。

王母娘娘:“是哪路神仙缺席?”

艾麗曼(看了一眼桌上的牌子):“是通天河河神,”

王母娘娘:“豈有此理!如今的秩序越來越松散了,如此蟠桃盛會也敢缺席,艾麗曼,拿我的金牌去催,如若再不來,罰扣年終獎金!”

艾麗曼:“諾”說完身體飄起,翩翩躚躚地飛離瑤池,向通天河飛去。

8、瑤池水榭大廳

雨神見艾麗曼走了,一晃身,來了個分身法,替身留在廳內,真身卻隨艾麗曼而去。

9、通天河天鵝湖

云霧繚繞,彩霞飛舞,艾麗曼駕云來到通天河源頭。

通天河的源頭在巴音布魯克高山草原。這里,黛山如廓,綠草似茵,泉水淙淙,瀑布如練;藍天與草原相輝,白云與羊群同色;通天河九曲十八灣,蜿蜒如蟒,天鵝湖方園幾十里,清澈如鏡;俊馬在草甸花叢里奔跑追逐,天鵝在湖光云影里飛翔嬉戲。

正是黃昏,落日熔金,暮云合璧。草原深處傳來陣陣馬頭琴聲和悠揚蒼勁的蒙古長調,此情此景,讓艾麗曼頓生一種寬闊坦蕩的情懷 ,他一邊欣賞著人間仙境,一邊向河神居住地地方走去。正行間,就聽見一聲狼嚎,抬頭看去,

10、草原

草原里的一塊大石頭上站著一只碩大的惡狼,惡狼見到艾麗曼,對天呵呵呵呵地大笑不止,笑完,猛地一竄,向艾麗曼撲來,

艾麗曼起先并不在意,使出定身法大喝:“定!”惡狼繼續向她撲來,艾麗曼連連喊了三聲:“定!定!定!”對惡狼毫無作用。艾麗曼這才慌了手腳,急忙喊了一聲:“起!”頓時身體飄起,駕起彩云向前飛去。那惡狼也駕起黑云飛起來,

11、天空

艾麗曼在前飛,惡狼緊追不舍。惡狼追上艾麗曼從高處向下撲來。

艾麗曼被迫降到草地上。剛一著陸,右手向空中一抓,手中便多了一把寶劍,她大喝一聲:“畜生,休得撒野!”揮劍向惡狼殺去。

惡狼一跳躲開。

艾麗曼劈、刺、削、砍、掃、撩、步步進攻,

惡狼騰、挪、躲、閃、滾、跳步步為營。

惡狼的尾巴猛然一掃,正打在艾麗曼的手腕上,寶劍脫手而飛。

艾麗曼轉身欲走,惡狼叼住艾麗曼的褲腳使勁一拽,把艾麗曼拽到,長嚎一聲,撲在艾麗曼身上。咬住艾麗曼的衣襟使勁一扯將衣服撕破,正欲再次下嘴,只聽“嗖“”地一聲飛來一只狼牙箭,深深地插進惡狼的前胛,餓狼嚎叫一聲,滾在一旁。

12、草原上

又一支箭飛來,惡狼就地一滾躲過。狼牙箭插在地上,發出嗡嗡聲。艾麗曼趁機拾起寶劍向惡狼刺去。 惡狼又打了個滾躲過,爬起來拖著尾巴逃之夭夭。

13、草原上

隨著一陣急促的馬蹄聲,一個魁梧的漢子來到艾麗曼身邊

博斯騰::“姑娘可曾受傷?”

艾麗曼:“不曾受傷,大哥救援之恩,小女子感激不盡!

博斯騰:“草原牧人有義務保護遠來的客人,不足言謝,。只是這草原上的狼都被我射殺盡了,從哪來的這只餓狼?”

艾麗曼“不知從何而來,請問大哥姓名?

博斯騰:“在下叫博斯騰,是草原上的牧馬人,敢問姑娘從哪里來,到哪里去?”

艾麗曼:“我從天邊來,到天邊去。大哥相救之恩容我后報,小女子有急事,就此別過!

博斯騰:“慢,姑娘,草原有個規矩,接濟外來客人,義不容辭。姑娘衣衫不整,怎么能去辦事?前面不遠就是我的氈房,請隨我去換件你嫂子的衣服再走如何?”

艾麗曼:“如此甚好,大哥請前面帶路”

博斯騰打了一個響亮的口哨,

14、山坡

    從山坡那邊跑來一群馬,博斯騰把自己的馬讓給艾麗曼騎,自己飛身躍上一匹沒有馬鞍的駿馬,趕著馬群向草原盡頭跑去。

15、草原的一個山坳里上

    山坳里有一間白色的氈房,氈房側邊是一個大馬廐和草垛,馬廄前的柱子上拴著一條兇狠的藏獒。正趴在地上打瞌睡。

   氈房前,博斯騰的妻子辛迪絲正在大木通前搗馬奶。辛迪絲是這片草原最美麗的女人,雖然布衣荊釵卻天生麗質,修長的身材亭亭玉立,嬌媚的面容像草原上的山丹花。

   藏獒突然發現有異常響動,站立起來向遠處嚎叫。

   辛迪絲抬頭遠眺——,

16、草原上

     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廋高個,留著兩條細長胡須,左肩胛上插著一支箭,正踉踉蹌蹌地向氈房走來。

17、氈房前,

   藏獒瘋狂地叫著,把鐵鏈子拖的嘩啦嘩啦響,

辛迪絲:“賽虎,別叫了,臥下!”

藏獒嗚嗚地叫了兩聲臥下,卻警惕地看著這個不速之客

瘦高個:“大嫂,幫幫我這個可憐人吧,”、

辛迪絲:“請問客人你從哪里來,為何這般狼狽模樣?“

瘦高個:“真是倒霉極了!我是來草原收皮子的皮貨商人,昨天遇見一伙強盜將我的駱駝和貨物全部搶走,還射了我一箭,如若不是逃的快,我命休矣。大嫂能否給我一點食物,幫我療傷,我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

辛迪絲:“救助來草原的了人,是我們牧民義不容辭的責任,請隨我進氈房,我為你療傷、備飯!

辛迪絲扶著瘦高個向氈房走去。

18、氈房內

    氈房里鋪著粗毛地毯,氈房中間有一個火爐,是做飯燒茶的地方,正對門處擺著一張長條矮桌,矮桌后面摞著幾床棉被。

   辛迪絲扶著瘦高個坐在矮桌前,取出剪刀等器械和一個牛皮袋放在矮桌上,用剪刀剪開廋高個的衣服,說:”客人且忍耐,待我給你取箭!”

瘦高個:“大嫂下手輕一些,在下最是怕痛!

辛迪絲故意對門外喊道:“誰在那里?!”瘦高個急忙扭頭去看,趁此機會,辛迪絲手疾眼快,迅速將箭鏃拔出來。瘦高個大叫一聲,辛迪絲順手將箭鏃丟在火塘旁,從皮口袋里倒出一些藥面敷在傷口上,再進行包扎。

19、氈房里

瘦高個和辛迪絲相距很近,見辛迪絲貌若天仙,不禁春心蕩漾,淫欲大發,哈喇子順著兩條胡須直流,不停地吸鼻子嗅辛迪絲的體香。    

,辛迪絲(非常氣憤,呵斥道)“休得無禮”急忙站起來欲走。

瘦高個:(一把抓住辛迪絲的手):“大嫂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我不但身上受了傷,,心里的傷更重。茫茫草原,你我相遇就是有緣,大嫂成全我!

辛迪絲:”你這廝毫無道理!我好心救你,你反恩將仇報。速速松手離去,!否則我男人回來,定讓你碎尸萬段!”

瘦高個:“寧在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呀!哈哈哈哈……” 將辛迪絲納入懷中,欲親吻。

辛迪絲:(掙扎了幾下,沒有掙脫,用手擋住瘦高個的嘴說):“你怎么這樣猴急?待我去看看男人回來否,再來寬衣解帶侍奉與你,豈不更有趣?免得讓人撞見,諸多不便!

瘦高個:(想了想)“也好,諒你也逃不脫我的手心!”

辛迪絲(起身向氈房外走去,到門口回頭對廋高個嫣然一笑。)“你且等著!”

20、氈房外

辛迪絲來到氈房外,把藏獒解開,指著氈房門喝道:“賽虎,上!”

藏獒沖進氈房,頓時,氈房里傳來狂吠聲、慘叫聲。過了一會,瘦高個從氈房里連滾帶爬地逃出來,藏獒緊跟著追出來,沒跑多遠,瘦高個便被藏獒撲倒咬住腿,瘦高個慘叫一聲,腿筋被咬斷,瘦高個一揮手把藏獒甩出幾丈遠,藏傲再次撲上去,瘦高個已經升到半空中。

瘦高個:“辛迪絲,你聽著:我發誓把你弄到手,你敢不從,我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說完駕起一陣黑煙,無影無蹤

辛迪絲(嚇壞啦,大喊):“博斯騰——,博斯騰——”

21、天鵝湖

黃昏。夕陽像一個碩大的圓輪,慢慢向天山墜落,萬道金光點燃滿天彩霞。天鵝湖九曲十八彎,每個湖曲里都映出一個太陽,

22、天鵝湖邊

博斯騰和艾麗曼趕著馬群歸牧,此情此景讓博斯騰和艾麗曼展開歌喉高唱

          姑娘你為什么這樣忙?

          忙著去天鵝湖里撈太陽

          太陽在天上怎會水中藏?

          不信你去望一望九個太陽都閃光

           啊哈伊——           

          天鵝湖里有九個太陽

          太陽在湖里閃金光

          金光普照草原天堂

          天堂養育了花兒一樣的姑娘

    遠處傳來辛迪絲的呼喊聲

博斯騰:“是你嫂子辛迪絲在叫我哩,咱們快走,喲呵呵呵!,喲呵呵呵!”

馬群向山坳氈房奔跑起來,

23、、山坳博斯騰住處

馬群來到山坳氈房處進入馬廄,博斯騰和艾麗曼下馬,辛迪絲迎上來。

辛迪絲:“這是誰?”

博斯騰:“一個被惡狼追咬的姑娘,艾麗曼妹妹,這是你嫂子辛迪絲!

艾麗曼:“嫂嫂好!”

辛迪絲:“你好。博斯騰,剛才家里來了惡人!

博斯騰:“哦?!在哪?”

辛迪絲:“他肩膀上被強人射傷 ,我好心給他療傷,他卻要非禮我,我放賽虎把他咬跑了!

博斯騰:“這個惡人,我非宰了他!他向哪跑的?跑了多久?”

辛迪絲:“那惡人會飛,一陣黑煙就不見了!

博斯騰::”會飛?”

艾麗曼:“哦?那人長得什么樣?”

辛迪絲:“瘦高個,尖嘴猴腮,長著兩根長長的胡須。說是來草原收皮子的皮貨商人”

艾麗曼:(頓時明白了幾分)“大嫂,我有急事要辦,能否借我一件衣服遮體!

辛迪絲:“行,請隨我來”

兩人進氈房,博斯騰去關馬廄的門

24、氈房前

艾麗曼換了身衣服拿著那只帶血的箭鏃出來,辛迪絲緊隨其后。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你來看!”

博斯騰:“咦,這不是我射那只惡狼的箭嘛?怎么會在家里?”

辛迪絲:“我是從那個自稱是皮貨商的家伙身上拔下來的!”

博斯騰:“莫非那家伙是惡狼變的?……怎么會?”

艾麗曼:“也許是天上的惡神變得,現在天宮也不干凈,一些神官貪污腐化,仗勢欺人也是常有的事,不管是神是鬼,來者不善,哥哥嫂嫂要堤防才是!

博斯騰:“姑娘言之有理!

艾麗曼:“哥哥嫂嫂,妹妹我有要務在身,不便久留,你們的救援之恩容我后報,這只箭我帶走做個紀念,咱們就此別過,”

博斯騰:“姑娘慢走!

辛迪絲:“妹妹常來!”

艾麗曼:“哥哥嫂嫂再會,”

說完,駕起一朵彩云,轉瞬間不見了蹤影。

辛迪絲:“咦,他也會飛?!”兩人驚得目瞪口呆。

25、草原荒漠

【畫外音】果不其然,這片草原連續一年沒有下雨,天山的積雪融化殆盡。露出了光禿禿的尖頂。河流干涸了,成了風沙肆虐的地方。大地干裂開成了龜背,草木枯死,牛羊倒斃。萬物生靈絕跡。,人們搭建靈臺禱告上蒼,求雨的盆盆罐罐終日被敲得響個不停。

【畫面】光禿禿的山峰……

        干涸的河流……

        枯萎的牧草……

    渴斃的牛羊……

畫著鬼臉的薩滿舉著一只玉鉤在禱告天地,人們跪拜……

 求雨者叮叮咚咚地敲著銅盆瓦罐……

26、天空

     火辣辣的太陽慢慢暗下來,從天邊飄過來一大片烏云。

27、草原荒漠

求雨的人們歡呼起來:“烏云來啦,要下雨了!,烏云來啦,要下雨了!”可是人們高興的太早了,從烏云里丟下一條黑色的絲絹,烏云就飄走了,火辣辣的太陽又把大地曬的冒著煙兒。

一個白胡子長者拾起黑色的絲絹【特寫】“不交辛迪絲,永不施雨”  

酋 長:“莫非是辛迪絲觸犯了雨神?走,去問問辛迪絲!”

28、、山坳博斯騰住處

     人們騎馬一起來到博斯騰的氈房前下馬。藏獒瘋狂地嚎叫起來

辛迪絲:(迎出氈房施禮)“不知酋長和眾鄉親來我家有何事?”

酋  長:“辛迪絲,博斯騰呢”

辛迪絲:“去幾十里外的山泉拉水去了,快回來了吧。!”

酋  長:“辛迪絲,有件事問問你,剛才從天上掉下來一條絲絹,你看看,上面寫的是怎么回事?”

辛迪絲接過來一看:“不交辛迪絲,永不施雨,……”

【鏡頭回放】瘦高個從氈房里連滾帶爬地跑出來,向前逃去,藏獒緊跟著追出來,沒跑多遠,瘦高個便被藏獒撲倒,咬住腿,廋高個慘叫一聲,腿筋被咬斷,瘦高個一揮手把藏獒甩出幾丈遠,藏傲再次撲上去,瘦高個已經升到半空中,大喊道:“辛迪絲,你聽著:我發誓把你弄到手,你敢不從,我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說完駕起一陣黑煙,無影無蹤

辛迪絲:“我想起來了,去年秋季來了一個穿黑衣,留著兩條細長胡須的人,自稱是皮貨商,說他遭到強人打劫受了箭傷,求我救治,我按草原的規矩為他療傷。廝起了歹心,意欲非禮我,是我放狗咬斷了那廝的腿、誰知那廝會飛,臨走時說過:‘我若不從,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的話!

酋  長:“孩子,你闖大禍了,正是因為你,草原才遭到百年不遇的大旱呀! ”

辛迪絲:“怎么能怨我呢,是他恩將仇報,作惡在前,我才自衛的。我是有夫之婦,嚴守婦道保護自己的清白有何過錯?”

酋  長:“孩子,如若論常理,你是沒有錯的,可是,你得罪的是誰?是天呀!天是什么?天是壓在人和萬物頭頂的大山!他掌握著萬物生靈的生死榮辱,人怎么能違抗天意呢?據說那雨神是一只泥鰍得道變的,最是荒淫無恥!連老天爺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我們又怎么能奈何與他?為今之計,只有逆來順受,滿足他的要求,犧牲你了。辛迪絲,你就救救草原和這片土地上的萬物生靈吧,”  

說完帶頭跪在辛迪絲的面前

眾鄉親:“辛迪絲,求你救救草原和萬物生靈吧,……” 一起跪下,

辛迪絲:“這……這……”

博斯騰(大喊):“不!”

 

29、氈房前

眾人看時,博斯騰牽著一輛拉水的嘞嘞車獨自站在人群中,

博斯騰:“酋長,你的話不對,我們牧人講的是黑白分明,是非分明,不畏強權,不喪良心,不受欺辱,不持強凌弱。如果如你這般逆來順受,豈不正助長那廝的囂張氣焰嘛?如果那廝要了辛迪絲再變本加利來要你們的妻女去蹂躪,你們會答應嗎?”

酋  長:“那你說該當如何?”

博斯騰:“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和他抗爭到底!”縱身一竄,躍上勒勒車,指天大罵:“老天,你放任惡神殘害人間萬物生靈枉自為天!雨神,有種你就下來,我和你拼個你死我活!”說完,取下背上的彎弓檔上一支鳴鏑,拉了個滿懷,向太陽射去。

 

30、天空

     鳴鏑直向天空飛去,突然“咔嚓嚓”一聲雷響,緊接著一道耀眼的閃電,只見一片烏云向草原飄下來。

 

31、博斯騰氈房前。

黑云落在地上,雨神瘸著一條腿一拐一拐走來:

雨  神:“博斯騰,你射傷我的肩膀,壞了我的好事,我不懲罰你,讓你的老婆來頂缸賠償有何不公?辛迪絲。你放狗咬斷我的腿,我不與你計較,以德報怨,只讓你陪陪我,有何不平?”

博斯騰:“你作惡在前,惡有惡報,怎能強詞奪理?”

辛迪絲:(解開狗鏈)“你這惡人,人人得而誅之。賽虎,上!”

 

32、氈房前

藏獒狂吠著向雨神撲去,沒等到雨神跟前,雨神甩手一指,一道光劍直射藏獒,藏獒哀鳴一聲頓時斃命。

辛迪絲:“賽虎,賽虎……”

雨神:“哼,老虎不發威,你還當我是病貓!博斯騰,你不是說要和我拼個你死我活嗎,你說,怎么個拼法?”

博斯騰:“你愿怎么拼,咱就怎么拼!”

雨  神:“好,有幾分英雄氣概!這樣吧,我是神,你是人,如果拼武功,你看見了,你連一招半式都抵擋不住,,不但沒有意思還讓別的神仙說我以神欺人.再說,,我們爭奪的是一個漂亮女人,這樣打呀殺的也太煞風景。你看這樣行不行,我們玩場游戲來賭輸贏,怎么樣?”

博斯騰:“怎么賭法?”

雨  神:“聽說你是這片草原上最好的套馬能手,我跑,你來套我,我是個瘸子,這樣你不吃虧吧?”

博斯騰:“套住你這樣?套不住又如何?”

雨  神:“一個時辰為限。套住了我,我從此不來糾纏辛迪絲,年年按時下雨,保證草原風調雨順,水草豐茂!

博斯騰:“套不住又待怎樣?”

雨  神:“我把辛迪絲帶走,照樣年年按時下雨!

博斯騰:“此話當真?”

雨  神:有你們酋長和眾鄉親為證,決不食言!”

博斯騰:“好。我答應套你!,酋長,請你看時間!

 

33、草原荒漠

賭賽開始了,雨神一瘸一拐的在前面跑,博斯騰騎著駿馬,手持套馬桿在后面追。雨神奸猾異常,明明看見他就在前面,等套馬桿伸過去,他卻在后面;有時看見他在右面跑,一套卻是空的,他卻在左邊;有時明明已經套住,人們剛要歡呼,他卻從地下溜走。如此轉來轉去,博斯騰用盡招數,連雨神的一根毛也套不住,

酋  長:“停,時間到,”

 

34、氈房前

雨  神:“博斯騰,你輸了,我贏了!”

說完,一瘸一拐來到辛迪絲跟前,二話不說拉著辛迪絲架起黑煙就走。

辛迪絲:“博斯騰救我……”

 

35、草原荒漠

博斯騰騎在馬上大呼:“天呀,這是什么世道!我堂堂五尺男兒連自己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有何面目活在天地之間!“

說完,拔出匕首大喊一聲插入自己心間,從馬上摔下來,躺在地上。

酋長和眾鄉親一起喊:“博斯騰,博斯騰”

 

36、半天上

雨神拉著辛迪絲飛走,辛迪絲見博斯騰自盡,

辛迪絲:“博斯騰,博斯騰——”

邊喊邊使勁掙被雨神拉著手,見掙不脫,便咬了雨神的手一口,雨神痛的叫了一聲,一松手。辛迪絲從空中墜落下來.

 

                             第二集

 

1、草原

地面上的人們一起驚呼起來

辛迪絲快落到地面時,雨神伸出長長的手臂把不省人事的辛迪絲拉住,回頭打了兩個噴嚏。消失在空中。

 

2、、天空

頓時,烏云像一隊隊戰艦,夾著轟轟隆隆的雷聲從天邊開過來,遮住了太陽,閃電像一把大鋸,把烏云鋸開,又合上,再鋸開,瓢潑大雨嘩啦啦地下下來。

 

3、草原

眾鄉親們歡呼,跳躍,匆匆騎著冒雨走了。

 

4、博斯騰房后的山坡上

酋長抱起博斯騰的尸體來到飯后的山坡上,一邊默默流淚一邊用手挖坑

博斯騰的和酋長受傷的血順著雨水染紅了這片草原

 

                            

5、萬里長空     日  外

雨下了整整兩個時辰停了。天空蔚藍如洗,白云朵朵。

一條彩虹從博斯騰的氈房聯到空中。

 

6、氈房前

艾麗曼(艾麗曼踩著彩虹飄飄裊裊地來到氈房前):“博斯騰哥哥,辛迪絲嫂嫂,我來看你了!。咦,怎么沒有人呢?博斯騰哥哥——,辛迪絲嫂嫂——”

 

7、山坡上

酋  長(氈房后不遠處的山坡上有個老人正在為一個墳丘上添土)“別叫了,姑娘,你的博斯騰哥哥在這里!

,

8、氈房后面山坡上

艾麗曼(急忙跑過去).:“老爺爺,你在埋誰?”

酋  長:“我剛才不是說了嗎,你的博斯騰哥哥在這里!”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博斯騰哥哥怎么啦?我辛迪絲嫂嫂呢?”

酋  長:“天作孽呀,天作孽!你的博斯騰自殺了!”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博斯騰哥哥,都怪我,是我連累了你呀!”

邊說邊痛哭不已。

酋  長:姑娘不要哭了,還是救救可憐的辛迪絲吧。

艾麗曼:我辛迪絲嫂嫂怎么啦?

酋  長:可憐的辛迪絲被天上的雨神搶走了。

艾麗曼:雨神為什么要搶我辛迪絲嫂嫂?

酋  長:哎,都怪辛迪絲太善良,長得太美麗了!

艾麗曼:太善良?太美麗?

酋  長:(看來艾麗曼一眼,頓時明白了緣由):“姑娘,樹老根多,人老話多,莫嫌老漢說話啰嗦。常言說的好呀!‘男俊一身害,女俊一身禍’這人世間的女子那個不想有一張美麗的容貌?可誰又知道,這美麗的容貌恰恰又是惹禍的根源呀!因為,不管是人還是神,是鬼還是畜生,只要是雄性,骨子里裝的就是三件事,金錢、美女、權力,為此貪婪無度。越是美麗的女人,越被人愛,越被人搶,古往今來多少大事小事都是由此而生。女人雖無罪,但懷璧有罪,都說紅顏禍水,女人不是禍水,而是因為男人有禍心呀!”

艾麗曼:“老爺爺說得有理,相貌是爹媽給的,由不得自己,招誰惹誰了?竟然弄出這等禍事?博斯騰哥哥,你安心睡吧,我一定把辛迪絲嫂嫂救出來,讓那惡神身首異處,為你報仇! ”說完架起彩云騰空而去。

 

9、巫山雨神宮  日  外

   ,, 巫山云霧繚繞,淫雨霏霏;奇石嶙峋,怪樹虬曲;松柏挺立于懸崖,瀑布懸掛于山澗,風蕭蕭,霧靄靄,真是仙山仙境。

一座巨大的宮殿建在巫山之巔

 

10、雨神宮外   日  外

雨神拖著昏迷不醒的辛迪絲飄落在宮殿院落中,把辛迪絲丟在地上。

雨  神(大聲喊道:)“來人呀!”

雜  役(幾個雜役和婆子丫鬟急忙跑過來):“主人,有何差遣,請吩咐!”

雨  神:“前廳掌燈,后山點明子,雨神宮披紅掛彩,弄他個喜氣洋洋,老爺要洞房花燭,”

雜  役:“諾!”

雨  神(對幾個丫鬟)“把他架下去,給我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丫  鬟:“諾”

把昏迷的辛迪絲架起來,往宮殿長廊拖去。

 

11、長廊

   雨神宮又正殿,兩面環繞著長廊,分別為東廂房、西廂房和門庭房、有無數個房間。每個房間門口都站著一個妖艷的年輕女子。

   丫鬟架著辛迪絲從走廊經過,每個女子都會探過身來看上一眼,或是露出妒忌的神態,或是嗤之以鼻,不削一顧。

雨神跟在辛迪絲后面,從走廊經過。女子們像是打了嗎啡,個個強打精神繞首弄姿,肉麻地賣弄風騷。

:  “雨神爺爺,今晚來我這,保管讓你醉生夢死……”

“雨神爺,來我這嗎,一年多了,想死我啦……”

“雨神爺,來我這嗎,他有啥好的,一個鄉下黃臉婆……”

姑娘們雖然搔首弄姿但,誰也不敢離開房門半步。

雨神或哈哈哈哈大笑,或點點頭,或不予理睬、或是瞟上一眼。

   

12、長廊   日  外

   “嘰嘰喳喳”的吵鬧聲把辛迪絲驚醒,他站起來左右看了看,猛地把丫鬟們推開,

辛迪絲:(驚恐地)“這……這是什么地方?”

雨  神:“這是我的家呀,”

辛迪絲:“我的家?你想干什么?”

雨  神:“干什么?哈哈哈哈……還能干什么?和你洞房花燭唄!”

辛迪絲:“你這個惡棍!殺夫奪妻,無惡不作!……”

雨  神:“慢點,慢點,辛迪絲,你別瞎說八說壞我的名頭好不好!你可是我從你男人哪里贏回來的,愿賭服輸,天經地義!常言說、‘識時務者為俊杰’既來之則安之,你就好好打扮打扮,今夜我定讓你醉生夢死享盡天下之快樂!

辛迪絲“你休想!我縱然拼上一死,也決不讓你得逞!”

雨  神:“別在這給我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我可不吃那一套。你們人間即便是皇帝也不過三宮六院七十二妃,一個大地主、大官也不過有個小三小五。你看看我這里有多少女人?后面還有個儲秀苑,除了今夜以后,你想再見我一面都難,你可要把握好機會喲!”

 

13、走廊兩側   日 外

走廊兩側,眾女人七嘴八舌:“是呀,雨神爺,他不愿意,我們愿意,”

雨  神:“拉下去換裝,別掃了老爺的雅興!”

 

14、長廊

幾個丫鬟來拉辛迪絲,辛迪絲把他們推開,猛跑幾步,一頭撞在走廊柱子上,頓時頭破血流,昏倒在地。

雨  神:“摸摸,死了嗎?!”

丫  鬟:“沒死,只是昏過去了,”、

雨  神:“真他媽的敗興!拖下去,關在后院柴房里,我就不信天下還有我治不了的犟草驢!”

   幾個丫鬟將辛迪絲拖下

 

15、后援柴房    日  外

【畫外音】從此辛迪絲被關在柴房里無人問津。草原又很久沒又下雨,求雨者盆盆罐罐聲,像針扎在辛迪絲心上,只能終日啼哭。

【畫面】辛迪絲被關在后援柴房里正以淚洗面。

 

16、柴房后窗

艾麗曼悄悄來到柴房后窗。

艾麗曼:“辛迪絲嫂嫂,辛迪絲嫂嫂!”

辛迪絲(來到后窗):“艾麗曼,真的是你,博斯騰他……”

艾麗曼:“別說了,我都知道了,這里有天兵天將把守,沒有時間多說,我是來救你的,附耳過來”

辛迪絲把耳朵湊到窗邊,

艾麗曼:(如此這般地講了幾句,遞給辛迪絲兩個紙包)“收好,按計行事,切記切記!我走啦,”

辛迪絲不住地點頭,艾麗曼搖身一晃,消失的無影無蹤

 

17、雨神宮神殿   日   內

   雨神宮里歌舞升平,雨神靠在坐榻上,身邊有兩個妖冶的女子伺候,左擁右抱,打情罵俏,

大廳里天籟仙樂,絲竹繞梁,鶯歌燕舞,紅袖添香,正是高潮迭起之時;

 

18、雨神宮神殿   日  內

一個內侍走來,附在雨神耳邊說了幾句

雨  神:“什么?王母娘娘身邊的?……都下去!都下去!”

      所有女人都退下

雨  神:“快請,快請!”

內  侍:“有請艾麗曼姑娘——”

                            

19、雨神宮神殿

艾麗曼:(走進神殿):嗬,雨生叔叔,好風流快活!”

雨  神:“人生得意須盡歡,快活一時是一時。艾麗曼姑娘,是那陣風把你吹來啦?”

艾麗曼:“無事不登三寶殿,我有事找你!

雨  神:“哦?莫非王母娘娘有公干與我?”

艾麗曼:“不是娘娘,是我找你有事談!

雨  神:“哦……既然不是公事,我們坐下來邊喝邊談如何?”

艾麗曼:“不敢不敢,你那酒里下有蒙汗藥,怕是喝得下去,吐不出來!”

雨  神:“哈哈哈哈,姑娘怎的如此不放心?既然話說到這份上,姑娘有啥事,但說不妨!

艾麗曼:“我辛迪絲嫂嫂是在你這吧?”

雨  神:“誰?”

艾麗曼:“辛迪絲,我博斯騰哥哥的老婆!

雨  神:“哦哦……有,有, 那娘們犟得很,放著榮華富貴不要,非要為那個男人守靈一百天,現在在后院柴房關著。咦,她怎么成了你的嫂嫂!

艾麗曼:“叔叔有所不知,那一日蟠桃會上,我奉娘娘懿旨下界去請通天河河神,也不知哪個不知死活得家伙變成餓狼,想要非禮我,是博斯騰哥哥救了我,所以我拜博斯騰為兄長,辛迪絲自然是我嫂嫂!

雨  神:“哦,誰如此膽大妄為,敢欺負姑娘你?”

艾麗曼:“可不是嗎,我將此事報告了娘娘,娘娘勃然大怒,派天師調查此事,若是查出來,就剝了那廝的皮,抽了那廝的筋!”

雨  神:(唐塞地)“喔,喔,不知姑娘問辛迪絲有何事?”

艾麗曼:“雨神叔叔,殺夫奪妻,干的好事!……”

雨  神:“哎,哎,哎,姑娘,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喲,她可是被我打賭贏來的!

艾麗曼:“人神賭博,公平安在?”

雨  神:“那么,你待怎樣?”

艾麗曼:“既然人家不愿意,何不就此罷手,放她回去?!

雨  神:“放回去?說得輕巧,點根燈草,我雨神看上的女人。豈有輕易罷手之理?”

艾麗曼:“你放,還是不放?”

雨  神:“不放,你敢把我怎樣?”

艾麗曼:“真的不放?”

雨  神:“不放!”

艾麗曼:“好,你不放是吧?”

雨  神:“不放,不放!”

艾麗曼:“好,我來問你,那只惡狼是不是你變得?”

雨  神:“姑娘別開玩笑,我豈敢動王母娘娘身邊的人!”

艾麗曼:“還敢抵賴!你色膽包天,連娘娘的貼身侍女都敢凌辱,還把娘娘放在眼里嗎?”

雨  神:“別上綱上線,證據,你有證據嗎?”

艾麗曼:“南天門有神光寶鏡,凡經過之人都有記載,”

雨  神:模糊不清,不足為憑,

艾麗曼:“有酋長做人證,”

雨  神:“不在現場,道聽途說,”

艾麗曼:“我還有物證”

雨  神:“什么物證?”

艾麗曼:“箭!”

雨  神:“什么箭?”

艾麗曼:“狼牙箭,就是博斯騰個個射在你身上的狼牙箭!”

雨  神:“這…… 這…… 這……”

艾麗曼:“你身上有傷,我手中有箭,箭上有血,一驗便知,看你如何抵賴!告辭!”

起身向神殿外走去。

 

20、雨神宮神殿、 日 外

     見艾麗曼向到神殿門口走去。

雨  神:“姑娘哪里去?”

艾麗曼:“我去敲天鼓,撞天鐘,讓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為我做主!”

雨  神:(兇相畢露,大聲喊道)“殿前武士,給我攔。!”

   

21、雨神宮門口     日 外

 四個天兵,一起用長矛夾在艾麗曼脖子上

艾麗曼:(鎮靜地)“雨神叔叔,你這是想殺人滅口啰?”

雨  神:“哼!”

艾麗曼:“你也不想想,沒有預防,我怎么敢來見你這個惡狼?我可是向娘娘告假,言明來你這的。那只箭和一封信留在我母親桃花仙子處,你若不怕你的泥鰍家族遭滿門滅絕之禍,你就盡管動手!”

雨  神:(想了一會,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好!不愧是王母娘娘身邊的人,有膽識,有智慧!叔叔和你開個玩笑,不必當真,不必當真,請回來我們細談!币粨]手殿前武士撤下。

艾麗曼:(站在門口沒有動,只是冷冷地)“我請的假期快要到了,娘娘等我有事,無暇和你再談,告辭!”動身繼續校門外走

 

22、神殿門口   

雨  神:(急忙追過來):“慢慢慢,姑娘不必生氣,你不是讓我放了辛迪絲嗎,我依你就是,依你就是,.!來人,把辛迪絲送回人間去!”

艾麗曼:“不,我要讓你親自去送!”

雨  神:“這!……好好好,我親自去……我親自去……”

”艾麗曼二話不說抬腿就走。

艾麗曼:“我在云端看著你,稍有差池,我定與你沒完!”

雨  神:“好好好”

說完先向門外走去

 

23、草原

   雨神帶著辛迪絲從空中飄落在草原上,

雨  神:(仰面對天喊道):“艾麗曼姑娘,我把她平安送到啦—”、

辛迪絲:(突然喊)“雨神,看,博斯騰活過來啦!”

   雨神驚奇地一回頭,辛迪絲把艾麗曼交給他的紙包向雨神的臉上砸去,一股紅、黃、白、綠、蘭的煙霧頓時在雨神臉上炸開來,向四處彌漫,

   雨神憤怒地舉起手:“你!你灑得是什……么?……阿嚏!”

 未等他的手打落下來,便忍不住“阿嚏……阿嚏……”不住地打噴嚏,

   辛迪絲又從懷里取出一個紙包,雨神嚇的向天上逃去,一路飛一路不停地打噴嚏,滿天的噴嚏聲振聾發聵。

 

24、天空

   “咔嚓嚓”一聲響,頓時雷鳴電閃,天空像被戳漏,大雨如注,直向這片草原傾落下來。

 

25、草原

【畫外音】原來,紙包里包的是碎羊毛,辣椒面、胡椒面、生姜面、芥末面,嗆得雨神又流眼淚,又流鼻涕,不停的打噴嚏。等它逃到雨神宮就打了三百八十個噴嚏!一個噴嚏下一個時辰的雨,這三百八十個噴嚏,讓草原平地水高一丈,草原經水一泡,陷了下去,成了一個華夏最大的淡水湖,陷下去的地殼沒有出路,就擠呀擠呀,把湖邊擠的隆起一座山。人們就把湖叫博斯騰湖,把山叫辛迪絲山。

【畫面】大雨如注。平地積水,轟隆一聲巨響,地殼下陷;波濤洶涌,博斯騰湖。碧水藍天,鷹飛鳥旋,蘆蕩蔥綠。白帆點點。

    山崩地裂,地殼凸起, 辛迪絲山,山巒疊嶂,奇峰突兀。怪石嶙峋

 

26、天宮斬仙臺    日   外

【畫外音】雨神和艾麗曼因亂施天雨,早晨人間災禍,因此而犯了天條。被綁在斬仙臺上。

【畫面】展現臺上,云霧繚繞,臺下旌旗飄飄,天兵天將守衛森嚴,。

雨神被綁在捆神柱上,兩側站著兩個兇神惡煞的劊子手

艾麗曼披頭散發,身穿囚服,帶著刑具跪在斬仙臺一側,身后站著兩個獄卒

“嘟——,嘟——,嘟——,”臺上八只長長的喇叭吹起催命號,

 

27、云中

一個通天審判官出現在云端上,展開判決書大聲宣讀:

“判決書,天字NNxW號,在押犯雨神,男,原名:泥鰍精,貪污腐化,收受賄賂,生活糜爛,荒淫無恥,倚仗權勢,強搶民婦。奸淫仙女未遂,玩忽職守,亂施雨露,以致民間災難深重。經天堂法庭審查,判決如下:數罪并罰特判處死刑!——斬立決!”

將一支令箭從云端跑到天宮斬仙臺

 

28、天宮斬仙臺

斬仙臺上,八只長喇叭又一次“嘟——,嘟——,嘟——,”地吹響,。

劊子手提著鬼頭大刀來到雨神面前,突然張嘴向雨神臉上噴了一口水,乘雨神一驚抬頭的瞬間,劊子手飛起一刀。將雨神的腦袋砍下來,

 

29、斬仙臺一側   日 外

   雨神的腦袋“咕嚕!钡貪L到艾麗曼的面前。

【特寫】雨神的頭顱惡狠狠地瞪著艾麗曼。

雨  神:“艾麗曼。這事沒完,你等著,咱們地獄里見!”

    

30、斬仙臺一角   日  外

艾麗曼驚恐地尖叫起來,癱倒在地,兩個獄卒急忙將她托架起來。

 

31、云中

   通天判官:“判決書,天字NNXE號,在押犯艾麗曼。女,與民婦合謀,報復雨神,致使民間暴雨成災,負連帶責任,念其年輕無知。有悔過之表現,故從輕發落,判處杖刑100杖,斬監候!锖髨绦小

 

32、斬仙臺一側

     兩個獄卒把艾麗曼拉起來,拖到杖刑案前趴下。

兩個行刑手舉起板子向艾麗曼打來……

 

33、桃花仙子宮    日  外    ’

【畫外音】艾麗曼被判斬監侯,這可急壞了桃花仙子。從表面看,天庭律法極為森嚴,誰敢犯天條,絕逃不過屠龍刀、打神鞭、斬魔臺,爬刀山、下油鍋的懲罰。但是,暗地里卻也有許多潛規則,人情大于天嗎!常言說“人托人,拱動天地”桃花仙子到處跑關系,最后跑到主管法律的呂洞賓呂院長那里。桃花仙子犯了愁

【畫面】音樂聲中,桃花仙子提著禮品從各個部門。各個領導的門口進去又出來

    最后來到天庭法院門口踟躕不前。

桃花仙子(暗想):這呂院長家富可敵國,金銀財寶人家根本不拿正眼瞧,如何是好?(桃花仙子想來想去,最后一跺腳,咬咬牙說):“為了孩子,我也顧不了那許多,只得由他去了!”

 

34、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這一天,桃花仙子著意打扮了一番,這一打扮好生了得!肌膚若白雪,雙目似清水,桃腮帶笑、氣若幽蘭,仿佛輕云之蔽月,猶如流風之回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近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淥波。上身穿粉紅色束腰緊身衣,下著荷葉百褶裙,外披輕紗大氅。絲帶飄飄,云髻峨峨。丹唇外朗,皓齒內鮮,顧盼之際,自有一番清雅高華的氣質。

打扮完畢,她悄悄來到天庭法院,在一個黃金鑄就的天平塑像下敲響了呂院長辦公室的門。

 

35、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呂院長正坐在辦公桌后面津津有味地翻看著一本裸體美女的畫冊。聽見敲門聲,急忙把畫冊放進辦公桌的抽屜里。這才說了聲:“進來!”

 

36、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門輕輕被推開,桃花仙子故意側著身子先露出一張臉來,微微一笑。見房子里只有呂院長一人,開開門,嬌滴滴的喊了一聲:“呂哥!”這才輕移蓮步走了進來。

呂院長:(這一聲“呂哥”直叫的呂院長骨軟筋麻,他故做驚訝地大叫):“稀客,稀客!桃花妹妹,你怎么有空來我這清水衙門?”

桃花仙子:(矜持地一笑,頓時生出千媚百態,她嗲聲嗲氣地)“呂哥這里哪是什么清水衙門喲,分明是掌管生殺大權的重地,小女子哪敢前來打擾!”

呂院長:“哈哈哈哈……桃花妹妹說笑了,也許對別人來說這里是森嚴之所,對妹妹來說,還不是你家的后花園嗎?想來,哥哥隨時恭迎!

桃花仙子:“只怕我來了呂哥來個公事公辦,不給我面子!

呂院長:(瞟了桃花仙子一眼,裝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嚴肅地)“妹妹此言差矣,給不給妹妹面子得看什么事情。我們做官的不是得講個清正廉明嘛?面子是面子,法律是法律,妹妹的來意哥哥我很清楚。說實在的,艾麗曼是我看著長大的,這姑娘不僅長得襲人,聰明伶俐,而且還多才多藝。我也實實不忍心看著她年紀輕就丟了性命?墒,你想過嗎?由于他的過錯又造成人間多少人畜生靈橫遭涂炭?山川變形且不用說,就因她的過錯,天庭鬧起了水荒。更嚴重的是,造成天庭無雨可施,人間大旱,赤地萬里,顆粒無收。又有多少人流離失所,家破人亡?如若不是王母娘娘求情,我法外施恩,恐怕早和雨神一起斬立決了!還望妹妹體諒哥哥的難處喲!”

桃花仙子:(沉默了一會)“這些道理妹妹我都知道,只是……只是可憐我那……,我那親親的女兒呀!他還那么年輕…………”說到此,嚶嚶地哭了起來。

 

37、呂院長辦公室   日內

【畫外音】都說女人的淚一滴就醉,男人的心一揉就碎!桃花仙子哭得梨花帶雨,讓呂院長的心如貓抓一般難受。其實,世間所有法律的量刑都有一個伸縮度,原本是讓法官根據罪犯所犯罪行的輕重程度來掌握,以示法律的公允。誰想到,卻成了法官的吃口。何為吃口?,就是向犯人索賄的借口和交換條件。否則法官怎么個個都富得流油?

呂院長“妹妹莫哭,妹妹莫哭,雖然法律條文是死的,可這量刑嗎……卻是活的,這就要看——妹妹的態度如何了!”

桃花仙子,:“我知道哥哥你有的是辦法,……只要能保住女兒一條命,哥哥

想咋……都行!”:

呂院長:“妹妹哭的著實可憐,把我的心都哭軟了。好吧,我這就去找找法律解釋,看有沒有辦法救艾麗曼一命!”

說完,起身向辦公室的里間走去。走到門口把手背起來,兩根指頭有意無意地勾了兩下,【特寫】便進去了。

桃花仙子:(非常明白指頭勾兩下的含義,卻假裝不知地)“我來幫哥哥找找”也進了里屋,隨手關上了門。

 

38 、辦公室里間  日 內  

桃花仙子一進門,呂院長再也不說清正廉潔的話了。急猴猴地一個餓虎撲食,抱起桃花仙子就壓在床上。

桃花仙子半推半就,任由他輕薄了一番,

【特寫】兩滴晶瑩的淚珠卻溢出眼角……

 第一集

1、天宮瑤池

 瑤池是王母娘娘所居住的地方,這里 池水清澈,晶瑩如玉。四周群山環抱,綠草如茵,野花似錦,挺拔、蒼翠的云杉、塔松,漫山遍嶺,遮天蔽日!

抬頭遠眺,三峰并起,突兀插云,狀如筆架。峰頂的冰川積雪,閃爍著皚皚銀光。

山下,祥云紫氣繚繞,瑤池水面上蓮花盛開,花間漢白玉的小橋護欄曲徑通幽,瑤池中心是一處巨大的水榭,雕梁畫棟,飛檐峭壁,勾心斗角,富麗堂皇。

此時,王母娘娘正在舉辦蟠桃會盛會,

王母娘娘著盛妝,飾鳳髻,步搖金釵,春風滿面

他的兩側站著艾麗曼和另外一個貼身侍女,

  鳳案下擺著一片小幾,各位神仙濟濟一堂,

王母娘娘:“各位仙家,正值盛世,國泰民安,繁榮昌盛,年豐人壽,恰逢米蘭蟠桃豐收,哀家在此舉辦蟠桃盛會,祈禱政通人和,江山如磐,各位仙家暢飲 ”

眾 仙 家:“祝娘娘光輝如日月,壽同天地山川”

值 殿 官:“奏樂——”等了一刻卻不見樂起

王母娘娘:“怎么回事?”

一 仙 女:“稟告娘娘,適才正要起樂,領舞的桃花仙子踩著一個桃核,將腳崴了。請娘娘恕罪,”

 

2,水榭大廳

各位神仙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呂洞賓:“桃花仙子貌壓群芳,婀娜多姿,難的一舞,臨場崴腳,實在遺憾!”  

眾神仙:“是呀!是呀!”

鐵拐李:“呂院長對桃花仙子情有獨鐘,由來已久,路人皆知呀!”

呂洞賓:“見笑,見笑,食色性也!”

 

3、瑤池水榭

艾麗曼:(來到臺前):“稟告娘娘,艾麗曼愿替母親領舞!”

王母娘娘:“哦,麗曼還有這才藝,好好好,速速舞來!

 

4、水榭中舞池

   仙樂天籟起,艾麗曼領著一群仙女翩翩起舞

艾麗曼唱    春去殘紅飄零,
            花依舊,不見故人。
            多情浪蝶空多情,
            紅粉多,甜蕊少,小桃青。
            把酒撫瑤琴
            曲高和寡少知音
            而今重詮桃花運
            乾坤轉,時令改,世事新。

5水榭大廳

雨神目不轉睛地盯著艾麗曼看。

艾麗曼的特寫和雨神的猥瑣相反復疊放,

雨神情不自禁地站了起來,擋住了雷公和電母的視線。

雷  公:“哎,雨神,坐下坐下,你擋住我了!

雨神一副筋麻骨酥失魂落魄的樣子,哈喇子順著兩條胡須往下滴答,全然不理會雷公,

電母婆婆:“這個色魔,魂都丟了,看我的!闭f完,手指一點,一道閃電直擊雨神撅著的屁股,

雨  神(被打的一跳,回過頭來生氣地):”干什么!”

雷  公:“坐下坐下,你站著。我們還看不看了?”

雨  神:(自知沒理只得賠著笑臉坐下):“失態失態,抱歉!抱歉!”

6、水榭舞池

桃花舞結束,眾神仙一起鼓掌喝彩。

眾仙女退下,艾麗曼依然站在那向眾神仙還禮、

王母娘娘:“艾麗曼,你的舞技精湛,真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也”

眾神仙:“如此天籟仙舞,美妙絕倫,恭喜娘娘,賀喜娘娘!

王母娘娘:“艾麗曼替我向眾仙家斟酒,大家暢懷痛飲,慶賀盛世華年!”

艾麗曼:“諾!”

7、水榭大廳

艾麗曼端著酒壺款款走進大廳,挨個給眾神仙斟酒,眾神仙點頭致謝,

艾麗曼來到雨神桌前正要給雨神斟酒,雨神一把抓住艾麗曼的手。

艾麗曼:“雨神叔叔,你這是?……”

雨神沒有回答,艾麗曼抬頭看時,見雨神一臉的淫蕩之相,只是淫笑。

艾麗曼:“叔叔請自重!”

急忙向回抽手,連抽兩下,雨神竟然越握越緊。

艾麗曼:“再不松手,莫怪我告訴娘娘!”

王母娘娘的聲音:“艾麗曼,怎么啦?”

艾麗曼:“雨神叔叔……喝高了,逗我玩哩,”

雨  神:(急忙松手。借坡下驢:)“嘻嘻……喝多啦,喝多啦,失禮失禮!”邊說邊坐下,眼睛卻依然色瞇瞇地看著艾麗曼,

艾麗曼狠狠剜了雨神一眼,繼續向前斟酒,斟到最后座位卻是空的。

王母娘娘:“是哪路神仙缺席?”

艾麗曼(看了一眼桌上的牌子):“是通天河河神,”

王母娘娘:“豈有此理!如今的秩序越來越松散了,如此蟠桃盛會也敢缺席,艾麗曼,拿我的金牌去催,如若再不來,罰扣年終獎金!”

艾麗曼:“諾”說完身體飄起,翩翩躚躚地飛離瑤池,向通天河飛去。

8、瑤池水榭大廳

雨神見艾麗曼走了,一晃身,來了個分身法,替身留在廳內,真身卻隨艾麗曼而去。

9、通天河天鵝湖

云霧繚繞,彩霞飛舞,艾麗曼駕云來到通天河源頭。

通天河的源頭在巴音布魯克高山草原。這里,黛山如廓,綠草似茵,泉水淙淙,瀑布如練;藍天與草原相輝,白云與羊群同色;通天河九曲十八灣,蜿蜒如蟒,天鵝湖方園幾十里,清澈如鏡;俊馬在草甸花叢里奔跑追逐,天鵝在湖光云影里飛翔嬉戲。

正是黃昏,落日熔金,暮云合璧。草原深處傳來陣陣馬頭琴聲和悠揚蒼勁的蒙古長調,此情此景,讓艾麗曼頓生一種寬闊坦蕩的情懷 ,他一邊欣賞著人間仙境,一邊向河神居住地地方走去。正行間,就聽見一聲狼嚎,抬頭看去,

10、草原

草原里的一塊大石頭上站著一只碩大的惡狼,惡狼見到艾麗曼,對天呵呵呵呵地大笑不止,笑完,猛地一竄,向艾麗曼撲來,

艾麗曼起先并不在意,使出定身法大喝:“定!”惡狼繼續向她撲來,艾麗曼連連喊了三聲:“定!定!定!”對惡狼毫無作用。艾麗曼這才慌了手腳,急忙喊了一聲:“起!”頓時身體飄起,駕起彩云向前飛去。那惡狼也駕起黑云飛起來,

11、天空

艾麗曼在前飛,惡狼緊追不舍。惡狼追上艾麗曼從高處向下撲來。

艾麗曼被迫降到草地上。剛一著陸,右手向空中一抓,手中便多了一把寶劍,她大喝一聲:“畜生,休得撒野!”揮劍向惡狼殺去。

惡狼一跳躲開。

艾麗曼劈、刺、削、砍、掃、撩、步步進攻,

惡狼騰、挪、躲、閃、滾、跳步步為營。

惡狼的尾巴猛然一掃,正打在艾麗曼的手腕上,寶劍脫手而飛。

艾麗曼轉身欲走,惡狼叼住艾麗曼的褲腳使勁一拽,把艾麗曼拽到,長嚎一聲,撲在艾麗曼身上。咬住艾麗曼的衣襟使勁一扯將衣服撕破,正欲再次下嘴,只聽“嗖“”地一聲飛來一只狼牙箭,深深地插進惡狼的前胛,餓狼嚎叫一聲,滾在一旁。

12、草原上

又一支箭飛來,惡狼就地一滾躲過。狼牙箭插在地上,發出嗡嗡聲。艾麗曼趁機拾起寶劍向惡狼刺去。 惡狼又打了個滾躲過,爬起來拖著尾巴逃之夭夭。

13、草原上

隨著一陣急促的馬蹄聲,一個魁梧的漢子來到艾麗曼身邊

博斯騰::“姑娘可曾受傷?”

艾麗曼:“不曾受傷,大哥救援之恩,小女子感激不盡!

博斯騰:“草原牧人有義務保護遠來的客人,不足言謝,。只是這草原上的狼都被我射殺盡了,從哪來的這只餓狼?”

艾麗曼“不知從何而來,請問大哥姓名?

博斯騰:“在下叫博斯騰,是草原上的牧馬人,敢問姑娘從哪里來,到哪里去?”

艾麗曼:“我從天邊來,到天邊去。大哥相救之恩容我后報,小女子有急事,就此別過!

博斯騰:“慢,姑娘,草原有個規矩,接濟外來客人,義不容辭。姑娘衣衫不整,怎么能去辦事?前面不遠就是我的氈房,請隨我去換件你嫂子的衣服再走如何?”

艾麗曼:“如此甚好,大哥請前面帶路”

博斯騰打了一個響亮的口哨,

14、山坡

    從山坡那邊跑來一群馬,博斯騰把自己的馬讓給艾麗曼騎,自己飛身躍上一匹沒有馬鞍的駿馬,趕著馬群向草原盡頭跑去。

15、草原的一個山坳里上

    山坳里有一間白色的氈房,氈房側邊是一個大馬廐和草垛,馬廄前的柱子上拴著一條兇狠的藏獒。正趴在地上打瞌睡。

   氈房前,博斯騰的妻子辛迪絲正在大木通前搗馬奶。辛迪絲是這片草原最美麗的女人,雖然布衣荊釵卻天生麗質,修長的身材亭亭玉立,嬌媚的面容像草原上的山丹花。

   藏獒突然發現有異常響動,站立起來向遠處嚎叫。

   辛迪絲抬頭遠眺——,

16、草原上

     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廋高個,留著兩條細長胡須,左肩胛上插著一支箭,正踉踉蹌蹌地向氈房走來。

17、氈房前,

   藏獒瘋狂地叫著,把鐵鏈子拖的嘩啦嘩啦響,

辛迪絲:“賽虎,別叫了,臥下!”

藏獒嗚嗚地叫了兩聲臥下,卻警惕地看著這個不速之客

瘦高個:“大嫂,幫幫我這個可憐人吧,”、

辛迪絲:“請問客人你從哪里來,為何這般狼狽模樣?“

瘦高個:“真是倒霉極了!我是來草原收皮子的皮貨商人,昨天遇見一伙強盜將我的駱駝和貨物全部搶走,還射了我一箭,如若不是逃的快,我命休矣。大嫂能否給我一點食物,幫我療傷,我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

辛迪絲:“救助來草原的了人,是我們牧民義不容辭的責任,請隨我進氈房,我為你療傷、備飯!

辛迪絲扶著瘦高個向氈房走去。

18、氈房內

    氈房里鋪著粗毛地毯,氈房中間有一個火爐,是做飯燒茶的地方,正對門處擺著一張長條矮桌,矮桌后面摞著幾床棉被。

   辛迪絲扶著瘦高個坐在矮桌前,取出剪刀等器械和一個牛皮袋放在矮桌上,用剪刀剪開廋高個的衣服,說:”客人且忍耐,待我給你取箭!”

瘦高個:“大嫂下手輕一些,在下最是怕痛!

辛迪絲故意對門外喊道:“誰在那里?!”瘦高個急忙扭頭去看,趁此機會,辛迪絲手疾眼快,迅速將箭鏃拔出來。瘦高個大叫一聲,辛迪絲順手將箭鏃丟在火塘旁,從皮口袋里倒出一些藥面敷在傷口上,再進行包扎。

19、氈房里

瘦高個和辛迪絲相距很近,見辛迪絲貌若天仙,不禁春心蕩漾,淫欲大發,哈喇子順著兩條胡須直流,不停地吸鼻子嗅辛迪絲的體香。    

,辛迪絲(非常氣憤,呵斥道)“休得無禮”急忙站起來欲走。

瘦高個:(一把抓住辛迪絲的手):“大嫂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我不但身上受了傷,,心里的傷更重。茫茫草原,你我相遇就是有緣,大嫂成全我!

辛迪絲:”你這廝毫無道理!我好心救你,你反恩將仇報。速速松手離去,!否則我男人回來,定讓你碎尸萬段!”

瘦高個:“寧在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呀!哈哈哈哈……” 將辛迪絲納入懷中,欲親吻。

辛迪絲:(掙扎了幾下,沒有掙脫,用手擋住瘦高個的嘴說):“你怎么這樣猴急?待我去看看男人回來否,再來寬衣解帶侍奉與你,豈不更有趣?免得讓人撞見,諸多不便!

瘦高個:(想了想)“也好,諒你也逃不脫我的手心!”

辛迪絲(起身向氈房外走去,到門口回頭對廋高個嫣然一笑。)“你且等著!”

20、氈房外

辛迪絲來到氈房外,把藏獒解開,指著氈房門喝道:“賽虎,上!”

藏獒沖進氈房,頓時,氈房里傳來狂吠聲、慘叫聲。過了一會,瘦高個從氈房里連滾帶爬地逃出來,藏獒緊跟著追出來,沒跑多遠,瘦高個便被藏獒撲倒咬住腿,瘦高個慘叫一聲,腿筋被咬斷,瘦高個一揮手把藏獒甩出幾丈遠,藏傲再次撲上去,瘦高個已經升到半空中。

瘦高個:“辛迪絲,你聽著:我發誓把你弄到手,你敢不從,我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說完駕起一陣黑煙,無影無蹤

辛迪絲(嚇壞啦,大喊):“博斯騰——,博斯騰——”

21、天鵝湖

黃昏。夕陽像一個碩大的圓輪,慢慢向天山墜落,萬道金光點燃滿天彩霞。天鵝湖九曲十八彎,每個湖曲里都映出一個太陽,

22、天鵝湖邊

博斯騰和艾麗曼趕著馬群歸牧,此情此景讓博斯騰和艾麗曼展開歌喉高唱

          姑娘你為什么這樣忙?

          忙著去天鵝湖里撈太陽

          太陽在天上怎會水中藏?

          不信你去望一望九個太陽都閃光

           啊哈伊——           

          天鵝湖里有九個太陽

          太陽在湖里閃金光

          金光普照草原天堂

          天堂養育了花兒一樣的姑娘

    遠處傳來辛迪絲的呼喊聲

博斯騰:“是你嫂子辛迪絲在叫我哩,咱們快走,喲呵呵呵!,喲呵呵呵!”

馬群向山坳氈房奔跑起來,

23、、山坳博斯騰住處

馬群來到山坳氈房處進入馬廄,博斯騰和艾麗曼下馬,辛迪絲迎上來。

辛迪絲:“這是誰?”

博斯騰:“一個被惡狼追咬的姑娘,艾麗曼妹妹,這是你嫂子辛迪絲!

艾麗曼:“嫂嫂好!”

辛迪絲:“你好。博斯騰,剛才家里來了惡人!

博斯騰:“哦?!在哪?”

辛迪絲:“他肩膀上被強人射傷 ,我好心給他療傷,他卻要非禮我,我放賽虎把他咬跑了!

博斯騰:“這個惡人,我非宰了他!他向哪跑的?跑了多久?”

辛迪絲:“那惡人會飛,一陣黑煙就不見了!

博斯騰::”會飛?”

艾麗曼:“哦?那人長得什么樣?”

辛迪絲:“瘦高個,尖嘴猴腮,長著兩根長長的胡須。說是來草原收皮子的皮貨商人”

艾麗曼:(頓時明白了幾分)“大嫂,我有急事要辦,能否借我一件衣服遮體!

辛迪絲:“行,請隨我來”

兩人進氈房,博斯騰去關馬廄的門

24、氈房前

艾麗曼換了身衣服拿著那只帶血的箭鏃出來,辛迪絲緊隨其后。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你來看!”

博斯騰:“咦,這不是我射那只惡狼的箭嘛?怎么會在家里?”

辛迪絲:“我是從那個自稱是皮貨商的家伙身上拔下來的!”

博斯騰:“莫非那家伙是惡狼變的?……怎么會?”

艾麗曼:“也許是天上的惡神變得,現在天宮也不干凈,一些神官貪污腐化,仗勢欺人也是常有的事,不管是神是鬼,來者不善,哥哥嫂嫂要堤防才是!

博斯騰:“姑娘言之有理!

艾麗曼:“哥哥嫂嫂,妹妹我有要務在身,不便久留,你們的救援之恩容我后報,這只箭我帶走做個紀念,咱們就此別過,”

博斯騰:“姑娘慢走!

辛迪絲:“妹妹常來!”

艾麗曼:“哥哥嫂嫂再會,”

說完,駕起一朵彩云,轉瞬間不見了蹤影。

辛迪絲:“咦,他也會飛?!”兩人驚得目瞪口呆。

25、草原荒漠

【畫外音】果不其然,這片草原連續一年沒有下雨,天山的積雪融化殆盡。露出了光禿禿的尖頂。河流干涸了,成了風沙肆虐的地方。大地干裂開成了龜背,草木枯死,牛羊倒斃。萬物生靈絕跡。,人們搭建靈臺禱告上蒼,求雨的盆盆罐罐終日被敲得響個不停。

【畫面】光禿禿的山峰……

        干涸的河流……

        枯萎的牧草……

    渴斃的牛羊……

畫著鬼臉的薩滿舉著一只玉鉤在禱告天地,人們跪拜……

 求雨者叮叮咚咚地敲著銅盆瓦罐……

26、天空

     火辣辣的太陽慢慢暗下來,從天邊飄過來一大片烏云。

27、草原荒漠

求雨的人們歡呼起來:“烏云來啦,要下雨了!,烏云來啦,要下雨了!”可是人們高興的太早了,從烏云里丟下一條黑色的絲絹,烏云就飄走了,火辣辣的太陽又把大地曬的冒著煙兒。

一個白胡子長者拾起黑色的絲絹【特寫】“不交辛迪絲,永不施雨”  

酋 長:“莫非是辛迪絲觸犯了雨神?走,去問問辛迪絲!”

28、、山坳博斯騰住處

     人們騎馬一起來到博斯騰的氈房前下馬。藏獒瘋狂地嚎叫起來

辛迪絲:(迎出氈房施禮)“不知酋長和眾鄉親來我家有何事?”

酋  長:“辛迪絲,博斯騰呢”

辛迪絲:“去幾十里外的山泉拉水去了,快回來了吧。!”

酋  長:“辛迪絲,有件事問問你,剛才從天上掉下來一條絲絹,你看看,上面寫的是怎么回事?”

辛迪絲接過來一看:“不交辛迪絲,永不施雨,……”

【鏡頭回放】瘦高個從氈房里連滾帶爬地跑出來,向前逃去,藏獒緊跟著追出來,沒跑多遠,瘦高個便被藏獒撲倒,咬住腿,廋高個慘叫一聲,腿筋被咬斷,瘦高個一揮手把藏獒甩出幾丈遠,藏傲再次撲上去,瘦高個已經升到半空中,大喊道:“辛迪絲,你聽著:我發誓把你弄到手,你敢不從,我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說完駕起一陣黑煙,無影無蹤

辛迪絲:“我想起來了,去年秋季來了一個穿黑衣,留著兩條細長胡須的人,自稱是皮貨商,說他遭到強人打劫受了箭傷,求我救治,我按草原的規矩為他療傷。廝起了歹心,意欲非禮我,是我放狗咬斷了那廝的腿、誰知那廝會飛,臨走時說過:‘我若不從,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的話!

酋  長:“孩子,你闖大禍了,正是因為你,草原才遭到百年不遇的大旱呀! ”

辛迪絲:“怎么能怨我呢,是他恩將仇報,作惡在前,我才自衛的。我是有夫之婦,嚴守婦道保護自己的清白有何過錯?”

酋  長:“孩子,如若論常理,你是沒有錯的,可是,你得罪的是誰?是天呀!天是什么?天是壓在人和萬物頭頂的大山!他掌握著萬物生靈的生死榮辱,人怎么能違抗天意呢?據說那雨神是一只泥鰍得道變的,最是荒淫無恥!連老天爺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我們又怎么能奈何與他?為今之計,只有逆來順受,滿足他的要求,犧牲你了。辛迪絲,你就救救草原和這片土地上的萬物生靈吧,”  

說完帶頭跪在辛迪絲的面前

眾鄉親:“辛迪絲,求你救救草原和萬物生靈吧,……” 一起跪下,

辛迪絲:“這……這……”

博斯騰(大喊):“不!”

 

29、氈房前

眾人看時,博斯騰牽著一輛拉水的嘞嘞車獨自站在人群中,

博斯騰:“酋長,你的話不對,我們牧人講的是黑白分明,是非分明,不畏強權,不喪良心,不受欺辱,不持強凌弱。如果如你這般逆來順受,豈不正助長那廝的囂張氣焰嘛?如果那廝要了辛迪絲再變本加利來要你們的妻女去蹂躪,你們會答應嗎?”

酋  長:“那你說該當如何?”

博斯騰:“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和他抗爭到底!”縱身一竄,躍上勒勒車,指天大罵:“老天,你放任惡神殘害人間萬物生靈枉自為天!雨神,有種你就下來,我和你拼個你死我活!”說完,取下背上的彎弓檔上一支鳴鏑,拉了個滿懷,向太陽射去。

 

30、天空

     鳴鏑直向天空飛去,突然“咔嚓嚓”一聲雷響,緊接著一道耀眼的閃電,只見一片烏云向草原飄下來。

 

31、博斯騰氈房前。

黑云落在地上,雨神瘸著一條腿一拐一拐走來:

雨  神:“博斯騰,你射傷我的肩膀,壞了我的好事,我不懲罰你,讓你的老婆來頂缸賠償有何不公?辛迪絲。你放狗咬斷我的腿,我不與你計較,以德報怨,只讓你陪陪我,有何不平?”

博斯騰:“你作惡在前,惡有惡報,怎能強詞奪理?”

辛迪絲:(解開狗鏈)“你這惡人,人人得而誅之。賽虎,上!”

 

32、氈房前

藏獒狂吠著向雨神撲去,沒等到雨神跟前,雨神甩手一指,一道光劍直射藏獒,藏獒哀鳴一聲頓時斃命。

辛迪絲:“賽虎,賽虎……”

雨神:“哼,老虎不發威,你還當我是病貓!博斯騰,你不是說要和我拼個你死我活嗎,你說,怎么個拼法?”

博斯騰:“你愿怎么拼,咱就怎么拼!”

雨  神:“好,有幾分英雄氣概!這樣吧,我是神,你是人,如果拼武功,你看見了,你連一招半式都抵擋不住,,不但沒有意思還讓別的神仙說我以神欺人.再說,,我們爭奪的是一個漂亮女人,這樣打呀殺的也太煞風景。你看這樣行不行,我們玩場游戲來賭輸贏,怎么樣?”

博斯騰:“怎么賭法?”

雨  神:“聽說你是這片草原上最好的套馬能手,我跑,你來套我,我是個瘸子,這樣你不吃虧吧?”

博斯騰:“套住你這樣?套不住又如何?”

雨  神:“一個時辰為限。套住了我,我從此不來糾纏辛迪絲,年年按時下雨,保證草原風調雨順,水草豐茂!

博斯騰:“套不住又待怎樣?”

雨  神:“我把辛迪絲帶走,照樣年年按時下雨!

博斯騰:“此話當真?”

雨  神:有你們酋長和眾鄉親為證,決不食言!”

博斯騰:“好。我答應套你!,酋長,請你看時間!

 

33、草原荒漠

賭賽開始了,雨神一瘸一拐的在前面跑,博斯騰騎著駿馬,手持套馬桿在后面追。雨神奸猾異常,明明看見他就在前面,等套馬桿伸過去,他卻在后面;有時看見他在右面跑,一套卻是空的,他卻在左邊;有時明明已經套住,人們剛要歡呼,他卻從地下溜走。如此轉來轉去,博斯騰用盡招數,連雨神的一根毛也套不住,

酋  長:“停,時間到,”

 

34、氈房前

雨  神:“博斯騰,你輸了,我贏了!”

說完,一瘸一拐來到辛迪絲跟前,二話不說拉著辛迪絲架起黑煙就走。

辛迪絲:“博斯騰救我……”

 

35、草原荒漠

博斯騰騎在馬上大呼:“天呀,這是什么世道!我堂堂五尺男兒連自己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有何面目活在天地之間!“

說完,拔出匕首大喊一聲插入自己心間,從馬上摔下來,躺在地上。

酋長和眾鄉親一起喊:“博斯騰,博斯騰”

 

36、半天上

雨神拉著辛迪絲飛走,辛迪絲見博斯騰自盡,

辛迪絲:“博斯騰,博斯騰——”

邊喊邊使勁掙被雨神拉著手,見掙不脫,便咬了雨神的手一口,雨神痛的叫了一聲,一松手。辛迪絲從空中墜落下來.

 

                             第二集

 

1、草原

地面上的人們一起驚呼起來

辛迪絲快落到地面時,雨神伸出長長的手臂把不省人事的辛迪絲拉住,回頭打了兩個噴嚏。消失在空中。

 

2、、天空

頓時,烏云像一隊隊戰艦,夾著轟轟隆隆的雷聲從天邊開過來,遮住了太陽,閃電像一把大鋸,把烏云鋸開,又合上,再鋸開,瓢潑大雨嘩啦啦地下下來。

 

3、草原

眾鄉親們歡呼,跳躍,匆匆騎著冒雨走了。

 

4、博斯騰房后的山坡上

酋長抱起博斯騰的尸體來到飯后的山坡上,一邊默默流淚一邊用手挖坑

博斯騰的和酋長受傷的血順著雨水染紅了這片草原

 

                            

5、萬里長空     日  外

雨下了整整兩個時辰停了。天空蔚藍如洗,白云朵朵。

一條彩虹從博斯騰的氈房聯到空中。

 

6、氈房前

艾麗曼(艾麗曼踩著彩虹飄飄裊裊地來到氈房前):“博斯騰哥哥,辛迪絲嫂嫂,我來看你了!。咦,怎么沒有人呢?博斯騰哥哥——,辛迪絲嫂嫂——”

 

7、山坡上

酋  長(氈房后不遠處的山坡上有個老人正在為一個墳丘上添土)“別叫了,姑娘,你的博斯騰哥哥在這里!

,

8、氈房后面山坡上

艾麗曼(急忙跑過去).:“老爺爺,你在埋誰?”

酋  長:“我剛才不是說了嗎,你的博斯騰哥哥在這里!”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博斯騰哥哥怎么啦?我辛迪絲嫂嫂呢?”

酋  長:“天作孽呀,天作孽!你的博斯騰自殺了!”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博斯騰哥哥,都怪我,是我連累了你呀!”

邊說邊痛哭不已。

酋  長:姑娘不要哭了,還是救救可憐的辛迪絲吧。

艾麗曼:我辛迪絲嫂嫂怎么啦?

酋  長:可憐的辛迪絲被天上的雨神搶走了。

艾麗曼:雨神為什么要搶我辛迪絲嫂嫂?

酋  長:哎,都怪辛迪絲太善良,長得太美麗了!

艾麗曼:太善良?太美麗?

酋  長:(看來艾麗曼一眼,頓時明白了緣由):“姑娘,樹老根多,人老話多,莫嫌老漢說話啰嗦。常言說的好呀!‘男俊一身害,女俊一身禍’這人世間的女子那個不想有一張美麗的容貌?可誰又知道,這美麗的容貌恰恰又是惹禍的根源呀!因為,不管是人還是神,是鬼還是畜生,只要是雄性,骨子里裝的就是三件事,金錢、美女、權力,為此貪婪無度。越是美麗的女人,越被人愛,越被人搶,古往今來多少大事小事都是由此而生。女人雖無罪,但懷璧有罪,都說紅顏禍水,女人不是禍水,而是因為男人有禍心呀!”

艾麗曼:“老爺爺說得有理,相貌是爹媽給的,由不得自己,招誰惹誰了?竟然弄出這等禍事?博斯騰哥哥,你安心睡吧,我一定把辛迪絲嫂嫂救出來,讓那惡神身首異處,為你報仇! ”說完架起彩云騰空而去。

 

9、巫山雨神宮  日  外

   ,, 巫山云霧繚繞,淫雨霏霏;奇石嶙峋,怪樹虬曲;松柏挺立于懸崖,瀑布懸掛于山澗,風蕭蕭,霧靄靄,真是仙山仙境。

一座巨大的宮殿建在巫山之巔

 

10、雨神宮外   日  外

雨神拖著昏迷不醒的辛迪絲飄落在宮殿院落中,把辛迪絲丟在地上。

雨  神(大聲喊道:)“來人呀!”

雜  役(幾個雜役和婆子丫鬟急忙跑過來):“主人,有何差遣,請吩咐!”

雨  神:“前廳掌燈,后山點明子,雨神宮披紅掛彩,弄他個喜氣洋洋,老爺要洞房花燭,”

雜  役:“諾!”

雨  神(對幾個丫鬟)“把他架下去,給我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丫  鬟:“諾”

把昏迷的辛迪絲架起來,往宮殿長廊拖去。

 

11、長廊

   雨神宮又正殿,兩面環繞著長廊,分別為東廂房、西廂房和門庭房、有無數個房間。每個房間門口都站著一個妖艷的年輕女子。

   丫鬟架著辛迪絲從走廊經過,每個女子都會探過身來看上一眼,或是露出妒忌的神態,或是嗤之以鼻,不削一顧。

雨神跟在辛迪絲后面,從走廊經過。女子們像是打了嗎啡,個個強打精神繞首弄姿,肉麻地賣弄風騷。

:  “雨神爺爺,今晚來我這,保管讓你醉生夢死……”

“雨神爺,來我這嗎,一年多了,想死我啦……”

“雨神爺,來我這嗎,他有啥好的,一個鄉下黃臉婆……”

姑娘們雖然搔首弄姿但,誰也不敢離開房門半步。

雨神或哈哈哈哈大笑,或點點頭,或不予理睬、或是瞟上一眼。

   

12、長廊   日  外

   “嘰嘰喳喳”的吵鬧聲把辛迪絲驚醒,他站起來左右看了看,猛地把丫鬟們推開,

辛迪絲:(驚恐地)“這……這是什么地方?”

雨  神:“這是我的家呀,”

辛迪絲:“我的家?你想干什么?”

雨  神:“干什么?哈哈哈哈……還能干什么?和你洞房花燭唄!”

辛迪絲:“你這個惡棍!殺夫奪妻,無惡不作!……”

雨  神:“慢點,慢點,辛迪絲,你別瞎說八說壞我的名頭好不好!你可是我從你男人哪里贏回來的,愿賭服輸,天經地義!常言說、‘識時務者為俊杰’既來之則安之,你就好好打扮打扮,今夜我定讓你醉生夢死享盡天下之快樂!

辛迪絲“你休想!我縱然拼上一死,也決不讓你得逞!”

雨  神:“別在這給我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我可不吃那一套。你們人間即便是皇帝也不過三宮六院七十二妃,一個大地主、大官也不過有個小三小五。你看看我這里有多少女人?后面還有個儲秀苑,除了今夜以后,你想再見我一面都難,你可要把握好機會喲!”

 

13、走廊兩側   日 外

走廊兩側,眾女人七嘴八舌:“是呀,雨神爺,他不愿意,我們愿意,”

雨  神:“拉下去換裝,別掃了老爺的雅興!”

 

14、長廊

幾個丫鬟來拉辛迪絲,辛迪絲把他們推開,猛跑幾步,一頭撞在走廊柱子上,頓時頭破血流,昏倒在地。

雨  神:“摸摸,死了嗎?!”

丫  鬟:“沒死,只是昏過去了,”、

雨  神:“真他媽的敗興!拖下去,關在后院柴房里,我就不信天下還有我治不了的犟草驢!”

   幾個丫鬟將辛迪絲拖下

 

15、后援柴房    日  外

【畫外音】從此辛迪絲被關在柴房里無人問津。草原又很久沒又下雨,求雨者盆盆罐罐聲,像針扎在辛迪絲心上,只能終日啼哭。

【畫面】辛迪絲被關在后援柴房里正以淚洗面。

 

16、柴房后窗

艾麗曼悄悄來到柴房后窗。

艾麗曼:“辛迪絲嫂嫂,辛迪絲嫂嫂!”

辛迪絲(來到后窗):“艾麗曼,真的是你,博斯騰他……”

艾麗曼:“別說了,我都知道了,這里有天兵天將把守,沒有時間多說,我是來救你的,附耳過來”

辛迪絲把耳朵湊到窗邊,

艾麗曼:(如此這般地講了幾句,遞給辛迪絲兩個紙包)“收好,按計行事,切記切記!我走啦,”

辛迪絲不住地點頭,艾麗曼搖身一晃,消失的無影無蹤

 

17、雨神宮神殿   日   內

   雨神宮里歌舞升平,雨神靠在坐榻上,身邊有兩個妖冶的女子伺候,左擁右抱,打情罵俏,

大廳里天籟仙樂,絲竹繞梁,鶯歌燕舞,紅袖添香,正是高潮迭起之時;

 

18、雨神宮神殿   日  內

一個內侍走來,附在雨神耳邊說了幾句

雨  神:“什么?王母娘娘身邊的?……都下去!都下去!”

      所有女人都退下

雨  神:“快請,快請!”

內  侍:“有請艾麗曼姑娘——”

                            

19、雨神宮神殿

艾麗曼:(走進神殿):嗬,雨生叔叔,好風流快活!”

雨  神:“人生得意須盡歡,快活一時是一時。艾麗曼姑娘,是那陣風把你吹來啦?”

艾麗曼:“無事不登三寶殿,我有事找你!

雨  神:“哦?莫非王母娘娘有公干與我?”

艾麗曼:“不是娘娘,是我找你有事談!

雨  神:“哦……既然不是公事,我們坐下來邊喝邊談如何?”

艾麗曼:“不敢不敢,你那酒里下有蒙汗藥,怕是喝得下去,吐不出來!”

雨  神:“哈哈哈哈,姑娘怎的如此不放心?既然話說到這份上,姑娘有啥事,但說不妨!

艾麗曼:“我辛迪絲嫂嫂是在你這吧?”

雨  神:“誰?”

艾麗曼:“辛迪絲,我博斯騰哥哥的老婆!

雨  神:“哦哦……有,有, 那娘們犟得很,放著榮華富貴不要,非要為那個男人守靈一百天,現在在后院柴房關著。咦,她怎么成了你的嫂嫂!

艾麗曼:“叔叔有所不知,那一日蟠桃會上,我奉娘娘懿旨下界去請通天河河神,也不知哪個不知死活得家伙變成餓狼,想要非禮我,是博斯騰哥哥救了我,所以我拜博斯騰為兄長,辛迪絲自然是我嫂嫂!

雨  神:“哦,誰如此膽大妄為,敢欺負姑娘你?”

艾麗曼:“可不是嗎,我將此事報告了娘娘,娘娘勃然大怒,派天師調查此事,若是查出來,就剝了那廝的皮,抽了那廝的筋!”

雨  神:(唐塞地)“喔,喔,不知姑娘問辛迪絲有何事?”

艾麗曼:“雨神叔叔,殺夫奪妻,干的好事!……”

雨  神:“哎,哎,哎,姑娘,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喲,她可是被我打賭贏來的!

艾麗曼:“人神賭博,公平安在?”

雨  神:“那么,你待怎樣?”

艾麗曼:“既然人家不愿意,何不就此罷手,放她回去?!

雨  神:“放回去?說得輕巧,點根燈草,我雨神看上的女人。豈有輕易罷手之理?”

艾麗曼:“你放,還是不放?”

雨  神:“不放,你敢把我怎樣?”

艾麗曼:“真的不放?”

雨  神:“不放!”

艾麗曼:“好,你不放是吧?”

雨  神:“不放,不放!”

艾麗曼:“好,我來問你,那只惡狼是不是你變得?”

雨  神:“姑娘別開玩笑,我豈敢動王母娘娘身邊的人!”

艾麗曼:“還敢抵賴!你色膽包天,連娘娘的貼身侍女都敢凌辱,還把娘娘放在眼里嗎?”

雨  神:“別上綱上線,證據,你有證據嗎?”

艾麗曼:“南天門有神光寶鏡,凡經過之人都有記載,”

雨  神:模糊不清,不足為憑,

艾麗曼:“有酋長做人證,”

雨  神:“不在現場,道聽途說,”

艾麗曼:“我還有物證”

雨  神:“什么物證?”

艾麗曼:“箭!”

雨  神:“什么箭?”

艾麗曼:“狼牙箭,就是博斯騰個個射在你身上的狼牙箭!”

雨  神:“這…… 這…… 這……”

艾麗曼:“你身上有傷,我手中有箭,箭上有血,一驗便知,看你如何抵賴!告辭!”

起身向神殿外走去。

 

20、雨神宮神殿、 日 外

     見艾麗曼向到神殿門口走去。

雨  神:“姑娘哪里去?”

艾麗曼:“我去敲天鼓,撞天鐘,讓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為我做主!”

雨  神:(兇相畢露,大聲喊道)“殿前武士,給我攔。!”

   

21、雨神宮門口     日 外

 四個天兵,一起用長矛夾在艾麗曼脖子上

艾麗曼:(鎮靜地)“雨神叔叔,你這是想殺人滅口啰?”

雨  神:“哼!”

艾麗曼:“你也不想想,沒有預防,我怎么敢來見你這個惡狼?我可是向娘娘告假,言明來你這的。那只箭和一封信留在我母親桃花仙子處,你若不怕你的泥鰍家族遭滿門滅絕之禍,你就盡管動手!”

雨  神:(想了一會,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好!不愧是王母娘娘身邊的人,有膽識,有智慧!叔叔和你開個玩笑,不必當真,不必當真,請回來我們細談!币粨]手殿前武士撤下。

艾麗曼:(站在門口沒有動,只是冷冷地)“我請的假期快要到了,娘娘等我有事,無暇和你再談,告辭!”動身繼續校門外走

 

22、神殿門口   

雨  神:(急忙追過來):“慢慢慢,姑娘不必生氣,你不是讓我放了辛迪絲嗎,我依你就是,依你就是,.!來人,把辛迪絲送回人間去!”

艾麗曼:“不,我要讓你親自去送!”

雨  神:“這!……好好好,我親自去……我親自去……”

”艾麗曼二話不說抬腿就走。

艾麗曼:“我在云端看著你,稍有差池,我定與你沒完!”

雨  神:“好好好”

說完先向門外走去

 

23、草原

   雨神帶著辛迪絲從空中飄落在草原上,

雨  神:(仰面對天喊道):“艾麗曼姑娘,我把她平安送到啦—”、

辛迪絲:(突然喊)“雨神,看,博斯騰活過來啦!”

   雨神驚奇地一回頭,辛迪絲把艾麗曼交給他的紙包向雨神的臉上砸去,一股紅、黃、白、綠、蘭的煙霧頓時在雨神臉上炸開來,向四處彌漫,

   雨神憤怒地舉起手:“你!你灑得是什……么?……阿嚏!”

 未等他的手打落下來,便忍不住“阿嚏……阿嚏……”不住地打噴嚏,

   辛迪絲又從懷里取出一個紙包,雨神嚇的向天上逃去,一路飛一路不停地打噴嚏,滿天的噴嚏聲振聾發聵。

 

24、天空

   “咔嚓嚓”一聲響,頓時雷鳴電閃,天空像被戳漏,大雨如注,直向這片草原傾落下來。

 

25、草原

【畫外音】原來,紙包里包的是碎羊毛,辣椒面、胡椒面、生姜面、芥末面,嗆得雨神又流眼淚,又流鼻涕,不停的打噴嚏。等它逃到雨神宮就打了三百八十個噴嚏!一個噴嚏下一個時辰的雨,這三百八十個噴嚏,讓草原平地水高一丈,草原經水一泡,陷了下去,成了一個華夏最大的淡水湖,陷下去的地殼沒有出路,就擠呀擠呀,把湖邊擠的隆起一座山。人們就把湖叫博斯騰湖,把山叫辛迪絲山。

【畫面】大雨如注。平地積水,轟隆一聲巨響,地殼下陷;波濤洶涌,博斯騰湖。碧水藍天,鷹飛鳥旋,蘆蕩蔥綠。白帆點點。

    山崩地裂,地殼凸起, 辛迪絲山,山巒疊嶂,奇峰突兀。怪石嶙峋

 

26、天宮斬仙臺    日   外

【畫外音】雨神和艾麗曼因亂施天雨,早晨人間災禍,因此而犯了天條。被綁在斬仙臺上。

【畫面】展現臺上,云霧繚繞,臺下旌旗飄飄,天兵天將守衛森嚴,。

雨神被綁在捆神柱上,兩側站著兩個兇神惡煞的劊子手

艾麗曼披頭散發,身穿囚服,帶著刑具跪在斬仙臺一側,身后站著兩個獄卒

“嘟——,嘟——,嘟——,”臺上八只長長的喇叭吹起催命號,

 

27、云中

一個通天審判官出現在云端上,展開判決書大聲宣讀:

“判決書,天字NNxW號,在押犯雨神,男,原名:泥鰍精,貪污腐化,收受賄賂,生活糜爛,荒淫無恥,倚仗權勢,強搶民婦。奸淫仙女未遂,玩忽職守,亂施雨露,以致民間災難深重。經天堂法庭審查,判決如下:數罪并罰特判處死刑!——斬立決!”

將一支令箭從云端跑到天宮斬仙臺

 

28、天宮斬仙臺

斬仙臺上,八只長喇叭又一次“嘟——,嘟——,嘟——,”地吹響,。

劊子手提著鬼頭大刀來到雨神面前,突然張嘴向雨神臉上噴了一口水,乘雨神一驚抬頭的瞬間,劊子手飛起一刀。將雨神的腦袋砍下來,

 

29、斬仙臺一側   日 外

   雨神的腦袋“咕嚕!钡貪L到艾麗曼的面前。

【特寫】雨神的頭顱惡狠狠地瞪著艾麗曼。

雨  神:“艾麗曼。這事沒完,你等著,咱們地獄里見!”

    

30、斬仙臺一角   日  外

艾麗曼驚恐地尖叫起來,癱倒在地,兩個獄卒急忙將她托架起來。

 

31、云中

   通天判官:“判決書,天字NNXE號,在押犯艾麗曼。女,與民婦合謀,報復雨神,致使民間暴雨成災,負連帶責任,念其年輕無知。有悔過之表現,故從輕發落,判處杖刑100杖,斬監候!锖髨绦小

 

32、斬仙臺一側

     兩個獄卒把艾麗曼拉起來,拖到杖刑案前趴下。

兩個行刑手舉起板子向艾麗曼打來……

 

33、桃花仙子宮    日  外    ’

【畫外音】艾麗曼被判斬監侯,這可急壞了桃花仙子。從表面看,天庭律法極為森嚴,誰敢犯天條,絕逃不過屠龍刀、打神鞭、斬魔臺,爬刀山、下油鍋的懲罰。但是,暗地里卻也有許多潛規則,人情大于天嗎!常言說“人托人,拱動天地”桃花仙子到處跑關系,最后跑到主管法律的呂洞賓呂院長那里。桃花仙子犯了愁

【畫面】音樂聲中,桃花仙子提著禮品從各個部門。各個領導的門口進去又出來

    最后來到天庭法院門口踟躕不前。

桃花仙子(暗想):這呂院長家富可敵國,金銀財寶人家根本不拿正眼瞧,如何是好?(桃花仙子想來想去,最后一跺腳,咬咬牙說):“為了孩子,我也顧不了那許多,只得由他去了!”

 

34、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這一天,桃花仙子著意打扮了一番,這一打扮好生了得!肌膚若白雪,雙目似清水,桃腮帶笑、氣若幽蘭,仿佛輕云之蔽月,猶如流風之回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近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淥波。上身穿粉紅色束腰緊身衣,下著荷葉百褶裙,外披輕紗大氅。絲帶飄飄,云髻峨峨。丹唇外朗,皓齒內鮮,顧盼之際,自有一番清雅高華的氣質。

打扮完畢,她悄悄來到天庭法院,在一個黃金鑄就的天平塑像下敲響了呂院長辦公室的門。

 

35、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呂院長正坐在辦公桌后面津津有味地翻看著一本裸體美女的畫冊。聽見敲門聲,急忙把畫冊放進辦公桌的抽屜里。這才說了聲:“進來!”

 

36、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門輕輕被推開,桃花仙子故意側著身子先露出一張臉來,微微一笑。見房子里只有呂院長一人,開開門,嬌滴滴的喊了一聲:“呂哥!”這才輕移蓮步走了進來。

呂院長:(這一聲“呂哥”直叫的呂院長骨軟筋麻,他故做驚訝地大叫):“稀客,稀客!桃花妹妹,你怎么有空來我這清水衙門?”

桃花仙子:(矜持地一笑,頓時生出千媚百態,她嗲聲嗲氣地)“呂哥這里哪是什么清水衙門喲,分明是掌管生殺大權的重地,小女子哪敢前來打擾!”

呂院長:“哈哈哈哈……桃花妹妹說笑了,也許對別人來說這里是森嚴之所,對妹妹來說,還不是你家的后花園嗎?想來,哥哥隨時恭迎!

桃花仙子:“只怕我來了呂哥來個公事公辦,不給我面子!

呂院長:(瞟了桃花仙子一眼,裝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嚴肅地)“妹妹此言差矣,給不給妹妹面子得看什么事情。我們做官的不是得講個清正廉明嘛?面子是面子,法律是法律,妹妹的來意哥哥我很清楚。說實在的,艾麗曼是我看著長大的,這姑娘不僅長得襲人,聰明伶俐,而且還多才多藝。我也實實不忍心看著她年紀輕就丟了性命?墒,你想過嗎?由于他的過錯又造成人間多少人畜生靈橫遭涂炭?山川變形且不用說,就因她的過錯,天庭鬧起了水荒。更嚴重的是,造成天庭無雨可施,人間大旱,赤地萬里,顆粒無收。又有多少人流離失所,家破人亡?如若不是王母娘娘求情,我法外施恩,恐怕早和雨神一起斬立決了!還望妹妹體諒哥哥的難處喲!”

桃花仙子:(沉默了一會)“這些道理妹妹我都知道,只是……只是可憐我那……,我那親親的女兒呀!他還那么年輕…………”說到此,嚶嚶地哭了起來。

 

37、呂院長辦公室   日內

【畫外音】都說女人的淚一滴就醉,男人的心一揉就碎!桃花仙子哭得梨花帶雨,讓呂院長的心如貓抓一般難受。其實,世間所有法律的量刑都有一個伸縮度,原本是讓法官根據罪犯所犯罪行的輕重程度來掌握,以示法律的公允。誰想到,卻成了法官的吃口。何為吃口?,就是向犯人索賄的借口和交換條件。否則法官怎么個個都富得流油?

呂院長“妹妹莫哭,妹妹莫哭,雖然法律條文是死的,可這量刑嗎……卻是活的,這就要看——妹妹的態度如何了!”

桃花仙子,:“我知道哥哥你有的是辦法,……只要能保住女兒一條命,哥哥

想咋……都行!”:

呂院長:“妹妹哭的著實可憐,把我的心都哭軟了。好吧,我這就去找找法律解釋,看有沒有辦法救艾麗曼一命!”

說完,起身向辦公室的里間走去。走到門口把手背起來,兩根指頭有意無意地勾了兩下,【特寫】便進去了。

桃花仙子:(非常明白指頭勾兩下的含義,卻假裝不知地)“我來幫哥哥找找”也進了里屋,隨手關上了門。

 

38 、辦公室里間  日 內  

桃花仙子一進門,呂院長再也不說清正廉潔的話了。急猴猴地一個餓虎撲食,抱起桃花仙子就壓在床上。

桃花仙子半推半就,任由他輕薄了一番,

【特寫】兩滴晶瑩的淚珠卻溢出眼角……

 第一集

1、天宮瑤池

 瑤池是王母娘娘所居住的地方,這里 池水清澈,晶瑩如玉。四周群山環抱,綠草如茵,野花似錦,挺拔、蒼翠的云杉、塔松,漫山遍嶺,遮天蔽日!

抬頭遠眺,三峰并起,突兀插云,狀如筆架。峰頂的冰川積雪,閃爍著皚皚銀光。

山下,祥云紫氣繚繞,瑤池水面上蓮花盛開,花間漢白玉的小橋護欄曲徑通幽,瑤池中心是一處巨大的水榭,雕梁畫棟,飛檐峭壁,勾心斗角,富麗堂皇。

此時,王母娘娘正在舉辦蟠桃會盛會,

王母娘娘著盛妝,飾鳳髻,步搖金釵,春風滿面

他的兩側站著艾麗曼和另外一個貼身侍女,

  鳳案下擺著一片小幾,各位神仙濟濟一堂,

王母娘娘:“各位仙家,正值盛世,國泰民安,繁榮昌盛,年豐人壽,恰逢米蘭蟠桃豐收,哀家在此舉辦蟠桃盛會,祈禱政通人和,江山如磐,各位仙家暢飲 ”

眾 仙 家:“祝娘娘光輝如日月,壽同天地山川”

值 殿 官:“奏樂——”等了一刻卻不見樂起

王母娘娘:“怎么回事?”

一 仙 女:“稟告娘娘,適才正要起樂,領舞的桃花仙子踩著一個桃核,將腳崴了。請娘娘恕罪,”

 

2,水榭大廳

各位神仙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呂洞賓:“桃花仙子貌壓群芳,婀娜多姿,難的一舞,臨場崴腳,實在遺憾!”  

眾神仙:“是呀!是呀!”

鐵拐李:“呂院長對桃花仙子情有獨鐘,由來已久,路人皆知呀!”

呂洞賓:“見笑,見笑,食色性也!”

 

3、瑤池水榭

艾麗曼:(來到臺前):“稟告娘娘,艾麗曼愿替母親領舞!”

王母娘娘:“哦,麗曼還有這才藝,好好好,速速舞來!

 

4、水榭中舞池

   仙樂天籟起,艾麗曼領著一群仙女翩翩起舞

艾麗曼唱    春去殘紅飄零,
            花依舊,不見故人。
            多情浪蝶空多情,
            紅粉多,甜蕊少,小桃青。
            把酒撫瑤琴
            曲高和寡少知音
            而今重詮桃花運
            乾坤轉,時令改,世事新。

5水榭大廳

雨神目不轉睛地盯著艾麗曼看。

艾麗曼的特寫和雨神的猥瑣相反復疊放,

雨神情不自禁地站了起來,擋住了雷公和電母的視線。

雷  公:“哎,雨神,坐下坐下,你擋住我了!

雨神一副筋麻骨酥失魂落魄的樣子,哈喇子順著兩條胡須往下滴答,全然不理會雷公,

電母婆婆:“這個色魔,魂都丟了,看我的!闭f完,手指一點,一道閃電直擊雨神撅著的屁股,

雨  神(被打的一跳,回過頭來生氣地):”干什么!”

雷  公:“坐下坐下,你站著。我們還看不看了?”

雨  神:(自知沒理只得賠著笑臉坐下):“失態失態,抱歉!抱歉!”

6、水榭舞池

桃花舞結束,眾神仙一起鼓掌喝彩。

眾仙女退下,艾麗曼依然站在那向眾神仙還禮、

王母娘娘:“艾麗曼,你的舞技精湛,真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也”

眾神仙:“如此天籟仙舞,美妙絕倫,恭喜娘娘,賀喜娘娘!

王母娘娘:“艾麗曼替我向眾仙家斟酒,大家暢懷痛飲,慶賀盛世華年!”

艾麗曼:“諾!”

7、水榭大廳

艾麗曼端著酒壺款款走進大廳,挨個給眾神仙斟酒,眾神仙點頭致謝,

艾麗曼來到雨神桌前正要給雨神斟酒,雨神一把抓住艾麗曼的手。

艾麗曼:“雨神叔叔,你這是?……”

雨神沒有回答,艾麗曼抬頭看時,見雨神一臉的淫蕩之相,只是淫笑。

艾麗曼:“叔叔請自重!”

急忙向回抽手,連抽兩下,雨神竟然越握越緊。

艾麗曼:“再不松手,莫怪我告訴娘娘!”

王母娘娘的聲音:“艾麗曼,怎么啦?”

艾麗曼:“雨神叔叔……喝高了,逗我玩哩,”

雨  神:(急忙松手。借坡下驢:)“嘻嘻……喝多啦,喝多啦,失禮失禮!”邊說邊坐下,眼睛卻依然色瞇瞇地看著艾麗曼,

艾麗曼狠狠剜了雨神一眼,繼續向前斟酒,斟到最后座位卻是空的。

王母娘娘:“是哪路神仙缺席?”

艾麗曼(看了一眼桌上的牌子):“是通天河河神,”

王母娘娘:“豈有此理!如今的秩序越來越松散了,如此蟠桃盛會也敢缺席,艾麗曼,拿我的金牌去催,如若再不來,罰扣年終獎金!”

艾麗曼:“諾”說完身體飄起,翩翩躚躚地飛離瑤池,向通天河飛去。

8、瑤池水榭大廳

雨神見艾麗曼走了,一晃身,來了個分身法,替身留在廳內,真身卻隨艾麗曼而去。

9、通天河天鵝湖

云霧繚繞,彩霞飛舞,艾麗曼駕云來到通天河源頭。

通天河的源頭在巴音布魯克高山草原。這里,黛山如廓,綠草似茵,泉水淙淙,瀑布如練;藍天與草原相輝,白云與羊群同色;通天河九曲十八灣,蜿蜒如蟒,天鵝湖方園幾十里,清澈如鏡;俊馬在草甸花叢里奔跑追逐,天鵝在湖光云影里飛翔嬉戲。

正是黃昏,落日熔金,暮云合璧。草原深處傳來陣陣馬頭琴聲和悠揚蒼勁的蒙古長調,此情此景,讓艾麗曼頓生一種寬闊坦蕩的情懷 ,他一邊欣賞著人間仙境,一邊向河神居住地地方走去。正行間,就聽見一聲狼嚎,抬頭看去,

10、草原

草原里的一塊大石頭上站著一只碩大的惡狼,惡狼見到艾麗曼,對天呵呵呵呵地大笑不止,笑完,猛地一竄,向艾麗曼撲來,

艾麗曼起先并不在意,使出定身法大喝:“定!”惡狼繼續向她撲來,艾麗曼連連喊了三聲:“定!定!定!”對惡狼毫無作用。艾麗曼這才慌了手腳,急忙喊了一聲:“起!”頓時身體飄起,駕起彩云向前飛去。那惡狼也駕起黑云飛起來,

11、天空

艾麗曼在前飛,惡狼緊追不舍。惡狼追上艾麗曼從高處向下撲來。

艾麗曼被迫降到草地上。剛一著陸,右手向空中一抓,手中便多了一把寶劍,她大喝一聲:“畜生,休得撒野!”揮劍向惡狼殺去。

惡狼一跳躲開。

艾麗曼劈、刺、削、砍、掃、撩、步步進攻,

惡狼騰、挪、躲、閃、滾、跳步步為營。

惡狼的尾巴猛然一掃,正打在艾麗曼的手腕上,寶劍脫手而飛。

艾麗曼轉身欲走,惡狼叼住艾麗曼的褲腳使勁一拽,把艾麗曼拽到,長嚎一聲,撲在艾麗曼身上。咬住艾麗曼的衣襟使勁一扯將衣服撕破,正欲再次下嘴,只聽“嗖“”地一聲飛來一只狼牙箭,深深地插進惡狼的前胛,餓狼嚎叫一聲,滾在一旁。

12、草原上

又一支箭飛來,惡狼就地一滾躲過。狼牙箭插在地上,發出嗡嗡聲。艾麗曼趁機拾起寶劍向惡狼刺去。 惡狼又打了個滾躲過,爬起來拖著尾巴逃之夭夭。

13、草原上

隨著一陣急促的馬蹄聲,一個魁梧的漢子來到艾麗曼身邊

博斯騰::“姑娘可曾受傷?”

艾麗曼:“不曾受傷,大哥救援之恩,小女子感激不盡!

博斯騰:“草原牧人有義務保護遠來的客人,不足言謝,。只是這草原上的狼都被我射殺盡了,從哪來的這只餓狼?”

艾麗曼“不知從何而來,請問大哥姓名?

博斯騰:“在下叫博斯騰,是草原上的牧馬人,敢問姑娘從哪里來,到哪里去?”

艾麗曼:“我從天邊來,到天邊去。大哥相救之恩容我后報,小女子有急事,就此別過!

博斯騰:“慢,姑娘,草原有個規矩,接濟外來客人,義不容辭。姑娘衣衫不整,怎么能去辦事?前面不遠就是我的氈房,請隨我去換件你嫂子的衣服再走如何?”

艾麗曼:“如此甚好,大哥請前面帶路”

博斯騰打了一個響亮的口哨,

14、山坡

    從山坡那邊跑來一群馬,博斯騰把自己的馬讓給艾麗曼騎,自己飛身躍上一匹沒有馬鞍的駿馬,趕著馬群向草原盡頭跑去。

15、草原的一個山坳里上

    山坳里有一間白色的氈房,氈房側邊是一個大馬廐和草垛,馬廄前的柱子上拴著一條兇狠的藏獒。正趴在地上打瞌睡。

   氈房前,博斯騰的妻子辛迪絲正在大木通前搗馬奶。辛迪絲是這片草原最美麗的女人,雖然布衣荊釵卻天生麗質,修長的身材亭亭玉立,嬌媚的面容像草原上的山丹花。

   藏獒突然發現有異常響動,站立起來向遠處嚎叫。

   辛迪絲抬頭遠眺——,

16、草原上

     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廋高個,留著兩條細長胡須,左肩胛上插著一支箭,正踉踉蹌蹌地向氈房走來。

17、氈房前,

   藏獒瘋狂地叫著,把鐵鏈子拖的嘩啦嘩啦響,

辛迪絲:“賽虎,別叫了,臥下!”

藏獒嗚嗚地叫了兩聲臥下,卻警惕地看著這個不速之客

瘦高個:“大嫂,幫幫我這個可憐人吧,”、

辛迪絲:“請問客人你從哪里來,為何這般狼狽模樣?“

瘦高個:“真是倒霉極了!我是來草原收皮子的皮貨商人,昨天遇見一伙強盜將我的駱駝和貨物全部搶走,還射了我一箭,如若不是逃的快,我命休矣。大嫂能否給我一點食物,幫我療傷,我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

辛迪絲:“救助來草原的了人,是我們牧民義不容辭的責任,請隨我進氈房,我為你療傷、備飯!

辛迪絲扶著瘦高個向氈房走去。

18、氈房內

    氈房里鋪著粗毛地毯,氈房中間有一個火爐,是做飯燒茶的地方,正對門處擺著一張長條矮桌,矮桌后面摞著幾床棉被。

   辛迪絲扶著瘦高個坐在矮桌前,取出剪刀等器械和一個牛皮袋放在矮桌上,用剪刀剪開廋高個的衣服,說:”客人且忍耐,待我給你取箭!”

瘦高個:“大嫂下手輕一些,在下最是怕痛!

辛迪絲故意對門外喊道:“誰在那里?!”瘦高個急忙扭頭去看,趁此機會,辛迪絲手疾眼快,迅速將箭鏃拔出來。瘦高個大叫一聲,辛迪絲順手將箭鏃丟在火塘旁,從皮口袋里倒出一些藥面敷在傷口上,再進行包扎。

19、氈房里

瘦高個和辛迪絲相距很近,見辛迪絲貌若天仙,不禁春心蕩漾,淫欲大發,哈喇子順著兩條胡須直流,不停地吸鼻子嗅辛迪絲的體香。    

,辛迪絲(非常氣憤,呵斥道)“休得無禮”急忙站起來欲走。

瘦高個:(一把抓住辛迪絲的手):“大嫂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我不但身上受了傷,,心里的傷更重。茫茫草原,你我相遇就是有緣,大嫂成全我!

辛迪絲:”你這廝毫無道理!我好心救你,你反恩將仇報。速速松手離去,!否則我男人回來,定讓你碎尸萬段!”

瘦高個:“寧在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呀!哈哈哈哈……” 將辛迪絲納入懷中,欲親吻。

辛迪絲:(掙扎了幾下,沒有掙脫,用手擋住瘦高個的嘴說):“你怎么這樣猴急?待我去看看男人回來否,再來寬衣解帶侍奉與你,豈不更有趣?免得讓人撞見,諸多不便!

瘦高個:(想了想)“也好,諒你也逃不脫我的手心!”

辛迪絲(起身向氈房外走去,到門口回頭對廋高個嫣然一笑。)“你且等著!”

20、氈房外

辛迪絲來到氈房外,把藏獒解開,指著氈房門喝道:“賽虎,上!”

藏獒沖進氈房,頓時,氈房里傳來狂吠聲、慘叫聲。過了一會,瘦高個從氈房里連滾帶爬地逃出來,藏獒緊跟著追出來,沒跑多遠,瘦高個便被藏獒撲倒咬住腿,瘦高個慘叫一聲,腿筋被咬斷,瘦高個一揮手把藏獒甩出幾丈遠,藏傲再次撲上去,瘦高個已經升到半空中。

瘦高個:“辛迪絲,你聽著:我發誓把你弄到手,你敢不從,我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說完駕起一陣黑煙,無影無蹤

辛迪絲(嚇壞啦,大喊):“博斯騰——,博斯騰——”

21、天鵝湖

黃昏。夕陽像一個碩大的圓輪,慢慢向天山墜落,萬道金光點燃滿天彩霞。天鵝湖九曲十八彎,每個湖曲里都映出一個太陽,

22、天鵝湖邊

博斯騰和艾麗曼趕著馬群歸牧,此情此景讓博斯騰和艾麗曼展開歌喉高唱

          姑娘你為什么這樣忙?

          忙著去天鵝湖里撈太陽

          太陽在天上怎會水中藏?

          不信你去望一望九個太陽都閃光

           啊哈伊——           

          天鵝湖里有九個太陽

          太陽在湖里閃金光

          金光普照草原天堂

          天堂養育了花兒一樣的姑娘

    遠處傳來辛迪絲的呼喊聲

博斯騰:“是你嫂子辛迪絲在叫我哩,咱們快走,喲呵呵呵!,喲呵呵呵!”

馬群向山坳氈房奔跑起來,

23、、山坳博斯騰住處

馬群來到山坳氈房處進入馬廄,博斯騰和艾麗曼下馬,辛迪絲迎上來。

辛迪絲:“這是誰?”

博斯騰:“一個被惡狼追咬的姑娘,艾麗曼妹妹,這是你嫂子辛迪絲!

艾麗曼:“嫂嫂好!”

辛迪絲:“你好。博斯騰,剛才家里來了惡人!

博斯騰:“哦?!在哪?”

辛迪絲:“他肩膀上被強人射傷 ,我好心給他療傷,他卻要非禮我,我放賽虎把他咬跑了!

博斯騰:“這個惡人,我非宰了他!他向哪跑的?跑了多久?”

辛迪絲:“那惡人會飛,一陣黑煙就不見了!

博斯騰::”會飛?”

艾麗曼:“哦?那人長得什么樣?”

辛迪絲:“瘦高個,尖嘴猴腮,長著兩根長長的胡須。說是來草原收皮子的皮貨商人”

艾麗曼:(頓時明白了幾分)“大嫂,我有急事要辦,能否借我一件衣服遮體!

辛迪絲:“行,請隨我來”

兩人進氈房,博斯騰去關馬廄的門

24、氈房前

艾麗曼換了身衣服拿著那只帶血的箭鏃出來,辛迪絲緊隨其后。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你來看!”

博斯騰:“咦,這不是我射那只惡狼的箭嘛?怎么會在家里?”

辛迪絲:“我是從那個自稱是皮貨商的家伙身上拔下來的!”

博斯騰:“莫非那家伙是惡狼變的?……怎么會?”

艾麗曼:“也許是天上的惡神變得,現在天宮也不干凈,一些神官貪污腐化,仗勢欺人也是常有的事,不管是神是鬼,來者不善,哥哥嫂嫂要堤防才是!

博斯騰:“姑娘言之有理!

艾麗曼:“哥哥嫂嫂,妹妹我有要務在身,不便久留,你們的救援之恩容我后報,這只箭我帶走做個紀念,咱們就此別過,”

博斯騰:“姑娘慢走!

辛迪絲:“妹妹常來!”

艾麗曼:“哥哥嫂嫂再會,”

說完,駕起一朵彩云,轉瞬間不見了蹤影。

辛迪絲:“咦,他也會飛?!”兩人驚得目瞪口呆。

25、草原荒漠

【畫外音】果不其然,這片草原連續一年沒有下雨,天山的積雪融化殆盡。露出了光禿禿的尖頂。河流干涸了,成了風沙肆虐的地方。大地干裂開成了龜背,草木枯死,牛羊倒斃。萬物生靈絕跡。,人們搭建靈臺禱告上蒼,求雨的盆盆罐罐終日被敲得響個不停。

【畫面】光禿禿的山峰……

        干涸的河流……

        枯萎的牧草……

    渴斃的牛羊……

畫著鬼臉的薩滿舉著一只玉鉤在禱告天地,人們跪拜……

 求雨者叮叮咚咚地敲著銅盆瓦罐……

26、天空

     火辣辣的太陽慢慢暗下來,從天邊飄過來一大片烏云。

27、草原荒漠

求雨的人們歡呼起來:“烏云來啦,要下雨了!,烏云來啦,要下雨了!”可是人們高興的太早了,從烏云里丟下一條黑色的絲絹,烏云就飄走了,火辣辣的太陽又把大地曬的冒著煙兒。

一個白胡子長者拾起黑色的絲絹【特寫】“不交辛迪絲,永不施雨”  

酋 長:“莫非是辛迪絲觸犯了雨神?走,去問問辛迪絲!”

28、、山坳博斯騰住處

     人們騎馬一起來到博斯騰的氈房前下馬。藏獒瘋狂地嚎叫起來

辛迪絲:(迎出氈房施禮)“不知酋長和眾鄉親來我家有何事?”

酋  長:“辛迪絲,博斯騰呢”

辛迪絲:“去幾十里外的山泉拉水去了,快回來了吧。!”

酋  長:“辛迪絲,有件事問問你,剛才從天上掉下來一條絲絹,你看看,上面寫的是怎么回事?”

辛迪絲接過來一看:“不交辛迪絲,永不施雨,……”

【鏡頭回放】瘦高個從氈房里連滾帶爬地跑出來,向前逃去,藏獒緊跟著追出來,沒跑多遠,瘦高個便被藏獒撲倒,咬住腿,廋高個慘叫一聲,腿筋被咬斷,瘦高個一揮手把藏獒甩出幾丈遠,藏傲再次撲上去,瘦高個已經升到半空中,大喊道:“辛迪絲,你聽著:我發誓把你弄到手,你敢不從,我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說完駕起一陣黑煙,無影無蹤

辛迪絲:“我想起來了,去年秋季來了一個穿黑衣,留著兩條細長胡須的人,自稱是皮貨商,說他遭到強人打劫受了箭傷,求我救治,我按草原的規矩為他療傷。廝起了歹心,意欲非禮我,是我放狗咬斷了那廝的腿、誰知那廝會飛,臨走時說過:‘我若不從,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的話!

酋  長:“孩子,你闖大禍了,正是因為你,草原才遭到百年不遇的大旱呀! ”

辛迪絲:“怎么能怨我呢,是他恩將仇報,作惡在前,我才自衛的。我是有夫之婦,嚴守婦道保護自己的清白有何過錯?”

酋  長:“孩子,如若論常理,你是沒有錯的,可是,你得罪的是誰?是天呀!天是什么?天是壓在人和萬物頭頂的大山!他掌握著萬物生靈的生死榮辱,人怎么能違抗天意呢?據說那雨神是一只泥鰍得道變的,最是荒淫無恥!連老天爺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我們又怎么能奈何與他?為今之計,只有逆來順受,滿足他的要求,犧牲你了。辛迪絲,你就救救草原和這片土地上的萬物生靈吧,”  

說完帶頭跪在辛迪絲的面前

眾鄉親:“辛迪絲,求你救救草原和萬物生靈吧,……” 一起跪下,

辛迪絲:“這……這……”

博斯騰(大喊):“不!”

 

29、氈房前

眾人看時,博斯騰牽著一輛拉水的嘞嘞車獨自站在人群中,

博斯騰:“酋長,你的話不對,我們牧人講的是黑白分明,是非分明,不畏強權,不喪良心,不受欺辱,不持強凌弱。如果如你這般逆來順受,豈不正助長那廝的囂張氣焰嘛?如果那廝要了辛迪絲再變本加利來要你們的妻女去蹂躪,你們會答應嗎?”

酋  長:“那你說該當如何?”

博斯騰:“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和他抗爭到底!”縱身一竄,躍上勒勒車,指天大罵:“老天,你放任惡神殘害人間萬物生靈枉自為天!雨神,有種你就下來,我和你拼個你死我活!”說完,取下背上的彎弓檔上一支鳴鏑,拉了個滿懷,向太陽射去。

 

30、天空

     鳴鏑直向天空飛去,突然“咔嚓嚓”一聲雷響,緊接著一道耀眼的閃電,只見一片烏云向草原飄下來。

 

31、博斯騰氈房前。

黑云落在地上,雨神瘸著一條腿一拐一拐走來:

雨  神:“博斯騰,你射傷我的肩膀,壞了我的好事,我不懲罰你,讓你的老婆來頂缸賠償有何不公?辛迪絲。你放狗咬斷我的腿,我不與你計較,以德報怨,只讓你陪陪我,有何不平?”

博斯騰:“你作惡在前,惡有惡報,怎能強詞奪理?”

辛迪絲:(解開狗鏈)“你這惡人,人人得而誅之。賽虎,上!”

 

32、氈房前

藏獒狂吠著向雨神撲去,沒等到雨神跟前,雨神甩手一指,一道光劍直射藏獒,藏獒哀鳴一聲頓時斃命。

辛迪絲:“賽虎,賽虎……”

雨神:“哼,老虎不發威,你還當我是病貓!博斯騰,你不是說要和我拼個你死我活嗎,你說,怎么個拼法?”

博斯騰:“你愿怎么拼,咱就怎么拼!”

雨  神:“好,有幾分英雄氣概!這樣吧,我是神,你是人,如果拼武功,你看見了,你連一招半式都抵擋不住,,不但沒有意思還讓別的神仙說我以神欺人.再說,,我們爭奪的是一個漂亮女人,這樣打呀殺的也太煞風景。你看這樣行不行,我們玩場游戲來賭輸贏,怎么樣?”

博斯騰:“怎么賭法?”

雨  神:“聽說你是這片草原上最好的套馬能手,我跑,你來套我,我是個瘸子,這樣你不吃虧吧?”

博斯騰:“套住你這樣?套不住又如何?”

雨  神:“一個時辰為限。套住了我,我從此不來糾纏辛迪絲,年年按時下雨,保證草原風調雨順,水草豐茂!

博斯騰:“套不住又待怎樣?”

雨  神:“我把辛迪絲帶走,照樣年年按時下雨!

博斯騰:“此話當真?”

雨  神:有你們酋長和眾鄉親為證,決不食言!”

博斯騰:“好。我答應套你!,酋長,請你看時間!

 

33、草原荒漠

賭賽開始了,雨神一瘸一拐的在前面跑,博斯騰騎著駿馬,手持套馬桿在后面追。雨神奸猾異常,明明看見他就在前面,等套馬桿伸過去,他卻在后面;有時看見他在右面跑,一套卻是空的,他卻在左邊;有時明明已經套住,人們剛要歡呼,他卻從地下溜走。如此轉來轉去,博斯騰用盡招數,連雨神的一根毛也套不住,

酋  長:“停,時間到,”

 

34、氈房前

雨  神:“博斯騰,你輸了,我贏了!”

說完,一瘸一拐來到辛迪絲跟前,二話不說拉著辛迪絲架起黑煙就走。

辛迪絲:“博斯騰救我……”

 

35、草原荒漠

博斯騰騎在馬上大呼:“天呀,這是什么世道!我堂堂五尺男兒連自己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有何面目活在天地之間!“

說完,拔出匕首大喊一聲插入自己心間,從馬上摔下來,躺在地上。

酋長和眾鄉親一起喊:“博斯騰,博斯騰”

 

36、半天上

雨神拉著辛迪絲飛走,辛迪絲見博斯騰自盡,

辛迪絲:“博斯騰,博斯騰——”

邊喊邊使勁掙被雨神拉著手,見掙不脫,便咬了雨神的手一口,雨神痛的叫了一聲,一松手。辛迪絲從空中墜落下來.

 

                             第二集

 

1、草原

地面上的人們一起驚呼起來

辛迪絲快落到地面時,雨神伸出長長的手臂把不省人事的辛迪絲拉住,回頭打了兩個噴嚏。消失在空中。

 

2、、天空

頓時,烏云像一隊隊戰艦,夾著轟轟隆隆的雷聲從天邊開過來,遮住了太陽,閃電像一把大鋸,把烏云鋸開,又合上,再鋸開,瓢潑大雨嘩啦啦地下下來。

 

3、草原

眾鄉親們歡呼,跳躍,匆匆騎著冒雨走了。

 

4、博斯騰房后的山坡上

酋長抱起博斯騰的尸體來到飯后的山坡上,一邊默默流淚一邊用手挖坑

博斯騰的和酋長受傷的血順著雨水染紅了這片草原

 

                            

5、萬里長空     日  外

雨下了整整兩個時辰停了。天空蔚藍如洗,白云朵朵。

一條彩虹從博斯騰的氈房聯到空中。

 

6、氈房前

艾麗曼(艾麗曼踩著彩虹飄飄裊裊地來到氈房前):“博斯騰哥哥,辛迪絲嫂嫂,我來看你了!。咦,怎么沒有人呢?博斯騰哥哥——,辛迪絲嫂嫂——”

 

7、山坡上

酋  長(氈房后不遠處的山坡上有個老人正在為一個墳丘上添土)“別叫了,姑娘,你的博斯騰哥哥在這里!

,

8、氈房后面山坡上

艾麗曼(急忙跑過去).:“老爺爺,你在埋誰?”

酋  長:“我剛才不是說了嗎,你的博斯騰哥哥在這里!”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博斯騰哥哥怎么啦?我辛迪絲嫂嫂呢?”

酋  長:“天作孽呀,天作孽!你的博斯騰自殺了!”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博斯騰哥哥,都怪我,是我連累了你呀!”

邊說邊痛哭不已。

酋  長:姑娘不要哭了,還是救救可憐的辛迪絲吧。

艾麗曼:我辛迪絲嫂嫂怎么啦?

酋  長:可憐的辛迪絲被天上的雨神搶走了。

艾麗曼:雨神為什么要搶我辛迪絲嫂嫂?

酋  長:哎,都怪辛迪絲太善良,長得太美麗了!

艾麗曼:太善良?太美麗?

酋  長:(看來艾麗曼一眼,頓時明白了緣由):“姑娘,樹老根多,人老話多,莫嫌老漢說話啰嗦。常言說的好呀!‘男俊一身害,女俊一身禍’這人世間的女子那個不想有一張美麗的容貌?可誰又知道,這美麗的容貌恰恰又是惹禍的根源呀!因為,不管是人還是神,是鬼還是畜生,只要是雄性,骨子里裝的就是三件事,金錢、美女、權力,為此貪婪無度。越是美麗的女人,越被人愛,越被人搶,古往今來多少大事小事都是由此而生。女人雖無罪,但懷璧有罪,都說紅顏禍水,女人不是禍水,而是因為男人有禍心呀!”

艾麗曼:“老爺爺說得有理,相貌是爹媽給的,由不得自己,招誰惹誰了?竟然弄出這等禍事?博斯騰哥哥,你安心睡吧,我一定把辛迪絲嫂嫂救出來,讓那惡神身首異處,為你報仇! ”說完架起彩云騰空而去。

 

9、巫山雨神宮  日  外

   ,, 巫山云霧繚繞,淫雨霏霏;奇石嶙峋,怪樹虬曲;松柏挺立于懸崖,瀑布懸掛于山澗,風蕭蕭,霧靄靄,真是仙山仙境。

一座巨大的宮殿建在巫山之巔

 

10、雨神宮外   日  外

雨神拖著昏迷不醒的辛迪絲飄落在宮殿院落中,把辛迪絲丟在地上。

雨  神(大聲喊道:)“來人呀!”

雜  役(幾個雜役和婆子丫鬟急忙跑過來):“主人,有何差遣,請吩咐!”

雨  神:“前廳掌燈,后山點明子,雨神宮披紅掛彩,弄他個喜氣洋洋,老爺要洞房花燭,”

雜  役:“諾!”

雨  神(對幾個丫鬟)“把他架下去,給我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丫  鬟:“諾”

把昏迷的辛迪絲架起來,往宮殿長廊拖去。

 

11、長廊

   雨神宮又正殿,兩面環繞著長廊,分別為東廂房、西廂房和門庭房、有無數個房間。每個房間門口都站著一個妖艷的年輕女子。

   丫鬟架著辛迪絲從走廊經過,每個女子都會探過身來看上一眼,或是露出妒忌的神態,或是嗤之以鼻,不削一顧。

雨神跟在辛迪絲后面,從走廊經過。女子們像是打了嗎啡,個個強打精神繞首弄姿,肉麻地賣弄風騷。

:  “雨神爺爺,今晚來我這,保管讓你醉生夢死……”

“雨神爺,來我這嗎,一年多了,想死我啦……”

“雨神爺,來我這嗎,他有啥好的,一個鄉下黃臉婆……”

姑娘們雖然搔首弄姿但,誰也不敢離開房門半步。

雨神或哈哈哈哈大笑,或點點頭,或不予理睬、或是瞟上一眼。

   

12、長廊   日  外

   “嘰嘰喳喳”的吵鬧聲把辛迪絲驚醒,他站起來左右看了看,猛地把丫鬟們推開,

辛迪絲:(驚恐地)“這……這是什么地方?”

雨  神:“這是我的家呀,”

辛迪絲:“我的家?你想干什么?”

雨  神:“干什么?哈哈哈哈……還能干什么?和你洞房花燭唄!”

辛迪絲:“你這個惡棍!殺夫奪妻,無惡不作!……”

雨  神:“慢點,慢點,辛迪絲,你別瞎說八說壞我的名頭好不好!你可是我從你男人哪里贏回來的,愿賭服輸,天經地義!常言說、‘識時務者為俊杰’既來之則安之,你就好好打扮打扮,今夜我定讓你醉生夢死享盡天下之快樂!

辛迪絲“你休想!我縱然拼上一死,也決不讓你得逞!”

雨  神:“別在這給我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我可不吃那一套。你們人間即便是皇帝也不過三宮六院七十二妃,一個大地主、大官也不過有個小三小五。你看看我這里有多少女人?后面還有個儲秀苑,除了今夜以后,你想再見我一面都難,你可要把握好機會喲!”

 

13、走廊兩側   日 外

走廊兩側,眾女人七嘴八舌:“是呀,雨神爺,他不愿意,我們愿意,”

雨  神:“拉下去換裝,別掃了老爺的雅興!”

 

14、長廊

幾個丫鬟來拉辛迪絲,辛迪絲把他們推開,猛跑幾步,一頭撞在走廊柱子上,頓時頭破血流,昏倒在地。

雨  神:“摸摸,死了嗎?!”

丫  鬟:“沒死,只是昏過去了,”、

雨  神:“真他媽的敗興!拖下去,關在后院柴房里,我就不信天下還有我治不了的犟草驢!”

   幾個丫鬟將辛迪絲拖下

 

15、后援柴房    日  外

【畫外音】從此辛迪絲被關在柴房里無人問津。草原又很久沒又下雨,求雨者盆盆罐罐聲,像針扎在辛迪絲心上,只能終日啼哭。

【畫面】辛迪絲被關在后援柴房里正以淚洗面。

 

16、柴房后窗

艾麗曼悄悄來到柴房后窗。

艾麗曼:“辛迪絲嫂嫂,辛迪絲嫂嫂!”

辛迪絲(來到后窗):“艾麗曼,真的是你,博斯騰他……”

艾麗曼:“別說了,我都知道了,這里有天兵天將把守,沒有時間多說,我是來救你的,附耳過來”

辛迪絲把耳朵湊到窗邊,

艾麗曼:(如此這般地講了幾句,遞給辛迪絲兩個紙包)“收好,按計行事,切記切記!我走啦,”

辛迪絲不住地點頭,艾麗曼搖身一晃,消失的無影無蹤

 

17、雨神宮神殿   日   內

   雨神宮里歌舞升平,雨神靠在坐榻上,身邊有兩個妖冶的女子伺候,左擁右抱,打情罵俏,

大廳里天籟仙樂,絲竹繞梁,鶯歌燕舞,紅袖添香,正是高潮迭起之時;

 

18、雨神宮神殿   日  內

一個內侍走來,附在雨神耳邊說了幾句

雨  神:“什么?王母娘娘身邊的?……都下去!都下去!”

      所有女人都退下

雨  神:“快請,快請!”

內  侍:“有請艾麗曼姑娘——”

                            

19、雨神宮神殿

艾麗曼:(走進神殿):嗬,雨生叔叔,好風流快活!”

雨  神:“人生得意須盡歡,快活一時是一時。艾麗曼姑娘,是那陣風把你吹來啦?”

艾麗曼:“無事不登三寶殿,我有事找你!

雨  神:“哦?莫非王母娘娘有公干與我?”

艾麗曼:“不是娘娘,是我找你有事談!

雨  神:“哦……既然不是公事,我們坐下來邊喝邊談如何?”

艾麗曼:“不敢不敢,你那酒里下有蒙汗藥,怕是喝得下去,吐不出來!”

雨  神:“哈哈哈哈,姑娘怎的如此不放心?既然話說到這份上,姑娘有啥事,但說不妨!

艾麗曼:“我辛迪絲嫂嫂是在你這吧?”

雨  神:“誰?”

艾麗曼:“辛迪絲,我博斯騰哥哥的老婆!

雨  神:“哦哦……有,有, 那娘們犟得很,放著榮華富貴不要,非要為那個男人守靈一百天,現在在后院柴房關著。咦,她怎么成了你的嫂嫂!

艾麗曼:“叔叔有所不知,那一日蟠桃會上,我奉娘娘懿旨下界去請通天河河神,也不知哪個不知死活得家伙變成餓狼,想要非禮我,是博斯騰哥哥救了我,所以我拜博斯騰為兄長,辛迪絲自然是我嫂嫂!

雨  神:“哦,誰如此膽大妄為,敢欺負姑娘你?”

艾麗曼:“可不是嗎,我將此事報告了娘娘,娘娘勃然大怒,派天師調查此事,若是查出來,就剝了那廝的皮,抽了那廝的筋!”

雨  神:(唐塞地)“喔,喔,不知姑娘問辛迪絲有何事?”

艾麗曼:“雨神叔叔,殺夫奪妻,干的好事!……”

雨  神:“哎,哎,哎,姑娘,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喲,她可是被我打賭贏來的!

艾麗曼:“人神賭博,公平安在?”

雨  神:“那么,你待怎樣?”

艾麗曼:“既然人家不愿意,何不就此罷手,放她回去?!

雨  神:“放回去?說得輕巧,點根燈草,我雨神看上的女人。豈有輕易罷手之理?”

艾麗曼:“你放,還是不放?”

雨  神:“不放,你敢把我怎樣?”

艾麗曼:“真的不放?”

雨  神:“不放!”

艾麗曼:“好,你不放是吧?”

雨  神:“不放,不放!”

艾麗曼:“好,我來問你,那只惡狼是不是你變得?”

雨  神:“姑娘別開玩笑,我豈敢動王母娘娘身邊的人!”

艾麗曼:“還敢抵賴!你色膽包天,連娘娘的貼身侍女都敢凌辱,還把娘娘放在眼里嗎?”

雨  神:“別上綱上線,證據,你有證據嗎?”

艾麗曼:“南天門有神光寶鏡,凡經過之人都有記載,”

雨  神:模糊不清,不足為憑,

艾麗曼:“有酋長做人證,”

雨  神:“不在現場,道聽途說,”

艾麗曼:“我還有物證”

雨  神:“什么物證?”

艾麗曼:“箭!”

雨  神:“什么箭?”

艾麗曼:“狼牙箭,就是博斯騰個個射在你身上的狼牙箭!”

雨  神:“這…… 這…… 這……”

艾麗曼:“你身上有傷,我手中有箭,箭上有血,一驗便知,看你如何抵賴!告辭!”

起身向神殿外走去。

 

20、雨神宮神殿、 日 外

     見艾麗曼向到神殿門口走去。

雨  神:“姑娘哪里去?”

艾麗曼:“我去敲天鼓,撞天鐘,讓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為我做主!”

雨  神:(兇相畢露,大聲喊道)“殿前武士,給我攔。!”

   

21、雨神宮門口     日 外

 四個天兵,一起用長矛夾在艾麗曼脖子上

艾麗曼:(鎮靜地)“雨神叔叔,你這是想殺人滅口啰?”

雨  神:“哼!”

艾麗曼:“你也不想想,沒有預防,我怎么敢來見你這個惡狼?我可是向娘娘告假,言明來你這的。那只箭和一封信留在我母親桃花仙子處,你若不怕你的泥鰍家族遭滿門滅絕之禍,你就盡管動手!”

雨  神:(想了一會,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好!不愧是王母娘娘身邊的人,有膽識,有智慧!叔叔和你開個玩笑,不必當真,不必當真,請回來我們細談!币粨]手殿前武士撤下。

艾麗曼:(站在門口沒有動,只是冷冷地)“我請的假期快要到了,娘娘等我有事,無暇和你再談,告辭!”動身繼續校門外走

 

22、神殿門口   

雨  神:(急忙追過來):“慢慢慢,姑娘不必生氣,你不是讓我放了辛迪絲嗎,我依你就是,依你就是,.!來人,把辛迪絲送回人間去!”

艾麗曼:“不,我要讓你親自去送!”

雨  神:“這!……好好好,我親自去……我親自去……”

”艾麗曼二話不說抬腿就走。

艾麗曼:“我在云端看著你,稍有差池,我定與你沒完!”

雨  神:“好好好”

說完先向門外走去

 

23、草原

   雨神帶著辛迪絲從空中飄落在草原上,

雨  神:(仰面對天喊道):“艾麗曼姑娘,我把她平安送到啦—”、

辛迪絲:(突然喊)“雨神,看,博斯騰活過來啦!”

   雨神驚奇地一回頭,辛迪絲把艾麗曼交給他的紙包向雨神的臉上砸去,一股紅、黃、白、綠、蘭的煙霧頓時在雨神臉上炸開來,向四處彌漫,

   雨神憤怒地舉起手:“你!你灑得是什……么?……阿嚏!”

 未等他的手打落下來,便忍不住“阿嚏……阿嚏……”不住地打噴嚏,

   辛迪絲又從懷里取出一個紙包,雨神嚇的向天上逃去,一路飛一路不停地打噴嚏,滿天的噴嚏聲振聾發聵。

 

24、天空

   “咔嚓嚓”一聲響,頓時雷鳴電閃,天空像被戳漏,大雨如注,直向這片草原傾落下來。

 

25、草原

【畫外音】原來,紙包里包的是碎羊毛,辣椒面、胡椒面、生姜面、芥末面,嗆得雨神又流眼淚,又流鼻涕,不停的打噴嚏。等它逃到雨神宮就打了三百八十個噴嚏!一個噴嚏下一個時辰的雨,這三百八十個噴嚏,讓草原平地水高一丈,草原經水一泡,陷了下去,成了一個華夏最大的淡水湖,陷下去的地殼沒有出路,就擠呀擠呀,把湖邊擠的隆起一座山。人們就把湖叫博斯騰湖,把山叫辛迪絲山。

【畫面】大雨如注。平地積水,轟隆一聲巨響,地殼下陷;波濤洶涌,博斯騰湖。碧水藍天,鷹飛鳥旋,蘆蕩蔥綠。白帆點點。

    山崩地裂,地殼凸起, 辛迪絲山,山巒疊嶂,奇峰突兀。怪石嶙峋

 

26、天宮斬仙臺    日   外

【畫外音】雨神和艾麗曼因亂施天雨,早晨人間災禍,因此而犯了天條。被綁在斬仙臺上。

【畫面】展現臺上,云霧繚繞,臺下旌旗飄飄,天兵天將守衛森嚴,。

雨神被綁在捆神柱上,兩側站著兩個兇神惡煞的劊子手

艾麗曼披頭散發,身穿囚服,帶著刑具跪在斬仙臺一側,身后站著兩個獄卒

“嘟——,嘟——,嘟——,”臺上八只長長的喇叭吹起催命號,

 

27、云中

一個通天審判官出現在云端上,展開判決書大聲宣讀:

“判決書,天字NNxW號,在押犯雨神,男,原名:泥鰍精,貪污腐化,收受賄賂,生活糜爛,荒淫無恥,倚仗權勢,強搶民婦。奸淫仙女未遂,玩忽職守,亂施雨露,以致民間災難深重。經天堂法庭審查,判決如下:數罪并罰特判處死刑!——斬立決!”

將一支令箭從云端跑到天宮斬仙臺

 

28、天宮斬仙臺

斬仙臺上,八只長喇叭又一次“嘟——,嘟——,嘟——,”地吹響,。

劊子手提著鬼頭大刀來到雨神面前,突然張嘴向雨神臉上噴了一口水,乘雨神一驚抬頭的瞬間,劊子手飛起一刀。將雨神的腦袋砍下來,

 

29、斬仙臺一側   日 外

   雨神的腦袋“咕嚕!钡貪L到艾麗曼的面前。

【特寫】雨神的頭顱惡狠狠地瞪著艾麗曼。

雨  神:“艾麗曼。這事沒完,你等著,咱們地獄里見!”

    

30、斬仙臺一角   日  外

艾麗曼驚恐地尖叫起來,癱倒在地,兩個獄卒急忙將她托架起來。

 

31、云中

   通天判官:“判決書,天字NNXE號,在押犯艾麗曼。女,與民婦合謀,報復雨神,致使民間暴雨成災,負連帶責任,念其年輕無知。有悔過之表現,故從輕發落,判處杖刑100杖,斬監候!锖髨绦小

 

32、斬仙臺一側

     兩個獄卒把艾麗曼拉起來,拖到杖刑案前趴下。

兩個行刑手舉起板子向艾麗曼打來……

 

33、桃花仙子宮    日  外    ’

【畫外音】艾麗曼被判斬監侯,這可急壞了桃花仙子。從表面看,天庭律法極為森嚴,誰敢犯天條,絕逃不過屠龍刀、打神鞭、斬魔臺,爬刀山、下油鍋的懲罰。但是,暗地里卻也有許多潛規則,人情大于天嗎!常言說“人托人,拱動天地”桃花仙子到處跑關系,最后跑到主管法律的呂洞賓呂院長那里。桃花仙子犯了愁

【畫面】音樂聲中,桃花仙子提著禮品從各個部門。各個領導的門口進去又出來

    最后來到天庭法院門口踟躕不前。

桃花仙子(暗想):這呂院長家富可敵國,金銀財寶人家根本不拿正眼瞧,如何是好?(桃花仙子想來想去,最后一跺腳,咬咬牙說):“為了孩子,我也顧不了那許多,只得由他去了!”

 

34、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這一天,桃花仙子著意打扮了一番,這一打扮好生了得!肌膚若白雪,雙目似清水,桃腮帶笑、氣若幽蘭,仿佛輕云之蔽月,猶如流風之回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近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淥波。上身穿粉紅色束腰緊身衣,下著荷葉百褶裙,外披輕紗大氅。絲帶飄飄,云髻峨峨。丹唇外朗,皓齒內鮮,顧盼之際,自有一番清雅高華的氣質。

打扮完畢,她悄悄來到天庭法院,在一個黃金鑄就的天平塑像下敲響了呂院長辦公室的門。

 

35、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呂院長正坐在辦公桌后面津津有味地翻看著一本裸體美女的畫冊。聽見敲門聲,急忙把畫冊放進辦公桌的抽屜里。這才說了聲:“進來!”

 

36、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門輕輕被推開,桃花仙子故意側著身子先露出一張臉來,微微一笑。見房子里只有呂院長一人,開開門,嬌滴滴的喊了一聲:“呂哥!”這才輕移蓮步走了進來。

呂院長:(這一聲“呂哥”直叫的呂院長骨軟筋麻,他故做驚訝地大叫):“稀客,稀客!桃花妹妹,你怎么有空來我這清水衙門?”

桃花仙子:(矜持地一笑,頓時生出千媚百態,她嗲聲嗲氣地)“呂哥這里哪是什么清水衙門喲,分明是掌管生殺大權的重地,小女子哪敢前來打擾!”

呂院長:“哈哈哈哈……桃花妹妹說笑了,也許對別人來說這里是森嚴之所,對妹妹來說,還不是你家的后花園嗎?想來,哥哥隨時恭迎!

桃花仙子:“只怕我來了呂哥來個公事公辦,不給我面子!

呂院長:(瞟了桃花仙子一眼,裝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嚴肅地)“妹妹此言差矣,給不給妹妹面子得看什么事情。我們做官的不是得講個清正廉明嘛?面子是面子,法律是法律,妹妹的來意哥哥我很清楚。說實在的,艾麗曼是我看著長大的,這姑娘不僅長得襲人,聰明伶俐,而且還多才多藝。我也實實不忍心看著她年紀輕就丟了性命?墒,你想過嗎?由于他的過錯又造成人間多少人畜生靈橫遭涂炭?山川變形且不用說,就因她的過錯,天庭鬧起了水荒。更嚴重的是,造成天庭無雨可施,人間大旱,赤地萬里,顆粒無收。又有多少人流離失所,家破人亡?如若不是王母娘娘求情,我法外施恩,恐怕早和雨神一起斬立決了!還望妹妹體諒哥哥的難處喲!”

桃花仙子:(沉默了一會)“這些道理妹妹我都知道,只是……只是可憐我那……,我那親親的女兒呀!他還那么年輕…………”說到此,嚶嚶地哭了起來。

 

37、呂院長辦公室   日內

【畫外音】都說女人的淚一滴就醉,男人的心一揉就碎!桃花仙子哭得梨花帶雨,讓呂院長的心如貓抓一般難受。其實,世間所有法律的量刑都有一個伸縮度,原本是讓法官根據罪犯所犯罪行的輕重程度來掌握,以示法律的公允。誰想到,卻成了法官的吃口。何為吃口?,就是向犯人索賄的借口和交換條件。否則法官怎么個個都富得流油?

呂院長“妹妹莫哭,妹妹莫哭,雖然法律條文是死的,可這量刑嗎……卻是活的,這就要看——妹妹的態度如何了!”

桃花仙子,:“我知道哥哥你有的是辦法,……只要能保住女兒一條命,哥哥

想咋……都行!”:

呂院長:“妹妹哭的著實可憐,把我的心都哭軟了。好吧,我這就去找找法律解釋,看有沒有辦法救艾麗曼一命!”

說完,起身向辦公室的里間走去。走到門口把手背起來,兩根指頭有意無意地勾了兩下,【特寫】便進去了。

桃花仙子:(非常明白指頭勾兩下的含義,卻假裝不知地)“我來幫哥哥找找”也進了里屋,隨手關上了門。

 

38 、辦公室里間  日 內  

桃花仙子一進門,呂院長再也不說清正廉潔的話了。急猴猴地一個餓虎撲食,抱起桃花仙子就壓在床上。

桃花仙子半推半就,任由他輕薄了一番,

【特寫】兩滴晶瑩的淚珠卻溢出眼角……

 第一集

1、天宮瑤池

 瑤池是王母娘娘所居住的地方,這里 池水清澈,晶瑩如玉。四周群山環抱,綠草如茵,野花似錦,挺拔、蒼翠的云杉、塔松,漫山遍嶺,遮天蔽日!

抬頭遠眺,三峰并起,突兀插云,狀如筆架。峰頂的冰川積雪,閃爍著皚皚銀光。

山下,祥云紫氣繚繞,瑤池水面上蓮花盛開,花間漢白玉的小橋護欄曲徑通幽,瑤池中心是一處巨大的水榭,雕梁畫棟,飛檐峭壁,勾心斗角,富麗堂皇。

此時,王母娘娘正在舉辦蟠桃會盛會,

王母娘娘著盛妝,飾鳳髻,步搖金釵,春風滿面

他的兩側站著艾麗曼和另外一個貼身侍女,

  鳳案下擺著一片小幾,各位神仙濟濟一堂,

王母娘娘:“各位仙家,正值盛世,國泰民安,繁榮昌盛,年豐人壽,恰逢米蘭蟠桃豐收,哀家在此舉辦蟠桃盛會,祈禱政通人和,江山如磐,各位仙家暢飲 ”

眾 仙 家:“祝娘娘光輝如日月,壽同天地山川”

值 殿 官:“奏樂——”等了一刻卻不見樂起

王母娘娘:“怎么回事?”

一 仙 女:“稟告娘娘,適才正要起樂,領舞的桃花仙子踩著一個桃核,將腳崴了。請娘娘恕罪,”

 

2,水榭大廳

各位神仙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呂洞賓:“桃花仙子貌壓群芳,婀娜多姿,難的一舞,臨場崴腳,實在遺憾!”  

眾神仙:“是呀!是呀!”

鐵拐李:“呂院長對桃花仙子情有獨鐘,由來已久,路人皆知呀!”

呂洞賓:“見笑,見笑,食色性也!”

 

3、瑤池水榭

艾麗曼:(來到臺前):“稟告娘娘,艾麗曼愿替母親領舞!”

王母娘娘:“哦,麗曼還有這才藝,好好好,速速舞來!

 

4、水榭中舞池

   仙樂天籟起,艾麗曼領著一群仙女翩翩起舞

艾麗曼唱    春去殘紅飄零,
            花依舊,不見故人。
            多情浪蝶空多情,
            紅粉多,甜蕊少,小桃青。
            把酒撫瑤琴
            曲高和寡少知音
            而今重詮桃花運
            乾坤轉,時令改,世事新。

5水榭大廳

雨神目不轉睛地盯著艾麗曼看。

艾麗曼的特寫和雨神的猥瑣相反復疊放,

雨神情不自禁地站了起來,擋住了雷公和電母的視線。

雷  公:“哎,雨神,坐下坐下,你擋住我了!

雨神一副筋麻骨酥失魂落魄的樣子,哈喇子順著兩條胡須往下滴答,全然不理會雷公,

電母婆婆:“這個色魔,魂都丟了,看我的!闭f完,手指一點,一道閃電直擊雨神撅著的屁股,

雨  神(被打的一跳,回過頭來生氣地):”干什么!”

雷  公:“坐下坐下,你站著。我們還看不看了?”

雨  神:(自知沒理只得賠著笑臉坐下):“失態失態,抱歉!抱歉!”

6、水榭舞池

桃花舞結束,眾神仙一起鼓掌喝彩。

眾仙女退下,艾麗曼依然站在那向眾神仙還禮、

王母娘娘:“艾麗曼,你的舞技精湛,真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也”

眾神仙:“如此天籟仙舞,美妙絕倫,恭喜娘娘,賀喜娘娘!

王母娘娘:“艾麗曼替我向眾仙家斟酒,大家暢懷痛飲,慶賀盛世華年!”

艾麗曼:“諾!”

7、水榭大廳

艾麗曼端著酒壺款款走進大廳,挨個給眾神仙斟酒,眾神仙點頭致謝,

艾麗曼來到雨神桌前正要給雨神斟酒,雨神一把抓住艾麗曼的手。

艾麗曼:“雨神叔叔,你這是?……”

雨神沒有回答,艾麗曼抬頭看時,見雨神一臉的淫蕩之相,只是淫笑。

艾麗曼:“叔叔請自重!”

急忙向回抽手,連抽兩下,雨神竟然越握越緊。

艾麗曼:“再不松手,莫怪我告訴娘娘!”

王母娘娘的聲音:“艾麗曼,怎么啦?”

艾麗曼:“雨神叔叔……喝高了,逗我玩哩,”

雨  神:(急忙松手。借坡下驢:)“嘻嘻……喝多啦,喝多啦,失禮失禮!”邊說邊坐下,眼睛卻依然色瞇瞇地看著艾麗曼,

艾麗曼狠狠剜了雨神一眼,繼續向前斟酒,斟到最后座位卻是空的。

王母娘娘:“是哪路神仙缺席?”

艾麗曼(看了一眼桌上的牌子):“是通天河河神,”

王母娘娘:“豈有此理!如今的秩序越來越松散了,如此蟠桃盛會也敢缺席,艾麗曼,拿我的金牌去催,如若再不來,罰扣年終獎金!”

艾麗曼:“諾”說完身體飄起,翩翩躚躚地飛離瑤池,向通天河飛去。

8、瑤池水榭大廳

雨神見艾麗曼走了,一晃身,來了個分身法,替身留在廳內,真身卻隨艾麗曼而去。

9、通天河天鵝湖

云霧繚繞,彩霞飛舞,艾麗曼駕云來到通天河源頭。

通天河的源頭在巴音布魯克高山草原。這里,黛山如廓,綠草似茵,泉水淙淙,瀑布如練;藍天與草原相輝,白云與羊群同色;通天河九曲十八灣,蜿蜒如蟒,天鵝湖方園幾十里,清澈如鏡;俊馬在草甸花叢里奔跑追逐,天鵝在湖光云影里飛翔嬉戲。

正是黃昏,落日熔金,暮云合璧。草原深處傳來陣陣馬頭琴聲和悠揚蒼勁的蒙古長調,此情此景,讓艾麗曼頓生一種寬闊坦蕩的情懷 ,他一邊欣賞著人間仙境,一邊向河神居住地地方走去。正行間,就聽見一聲狼嚎,抬頭看去,

10、草原

草原里的一塊大石頭上站著一只碩大的惡狼,惡狼見到艾麗曼,對天呵呵呵呵地大笑不止,笑完,猛地一竄,向艾麗曼撲來,

艾麗曼起先并不在意,使出定身法大喝:“定!”惡狼繼續向她撲來,艾麗曼連連喊了三聲:“定!定!定!”對惡狼毫無作用。艾麗曼這才慌了手腳,急忙喊了一聲:“起!”頓時身體飄起,駕起彩云向前飛去。那惡狼也駕起黑云飛起來,

11、天空

艾麗曼在前飛,惡狼緊追不舍。惡狼追上艾麗曼從高處向下撲來。

艾麗曼被迫降到草地上。剛一著陸,右手向空中一抓,手中便多了一把寶劍,她大喝一聲:“畜生,休得撒野!”揮劍向惡狼殺去。

惡狼一跳躲開。

艾麗曼劈、刺、削、砍、掃、撩、步步進攻,

惡狼騰、挪、躲、閃、滾、跳步步為營。

惡狼的尾巴猛然一掃,正打在艾麗曼的手腕上,寶劍脫手而飛。

艾麗曼轉身欲走,惡狼叼住艾麗曼的褲腳使勁一拽,把艾麗曼拽到,長嚎一聲,撲在艾麗曼身上。咬住艾麗曼的衣襟使勁一扯將衣服撕破,正欲再次下嘴,只聽“嗖“”地一聲飛來一只狼牙箭,深深地插進惡狼的前胛,餓狼嚎叫一聲,滾在一旁。

12、草原上

又一支箭飛來,惡狼就地一滾躲過。狼牙箭插在地上,發出嗡嗡聲。艾麗曼趁機拾起寶劍向惡狼刺去。 惡狼又打了個滾躲過,爬起來拖著尾巴逃之夭夭。

13、草原上

隨著一陣急促的馬蹄聲,一個魁梧的漢子來到艾麗曼身邊

博斯騰::“姑娘可曾受傷?”

艾麗曼:“不曾受傷,大哥救援之恩,小女子感激不盡!

博斯騰:“草原牧人有義務保護遠來的客人,不足言謝,。只是這草原上的狼都被我射殺盡了,從哪來的這只餓狼?”

艾麗曼“不知從何而來,請問大哥姓名?

博斯騰:“在下叫博斯騰,是草原上的牧馬人,敢問姑娘從哪里來,到哪里去?”

艾麗曼:“我從天邊來,到天邊去。大哥相救之恩容我后報,小女子有急事,就此別過!

博斯騰:“慢,姑娘,草原有個規矩,接濟外來客人,義不容辭。姑娘衣衫不整,怎么能去辦事?前面不遠就是我的氈房,請隨我去換件你嫂子的衣服再走如何?”

艾麗曼:“如此甚好,大哥請前面帶路”

博斯騰打了一個響亮的口哨,

14、山坡

    從山坡那邊跑來一群馬,博斯騰把自己的馬讓給艾麗曼騎,自己飛身躍上一匹沒有馬鞍的駿馬,趕著馬群向草原盡頭跑去。

15、草原的一個山坳里上

    山坳里有一間白色的氈房,氈房側邊是一個大馬廐和草垛,馬廄前的柱子上拴著一條兇狠的藏獒。正趴在地上打瞌睡。

   氈房前,博斯騰的妻子辛迪絲正在大木通前搗馬奶。辛迪絲是這片草原最美麗的女人,雖然布衣荊釵卻天生麗質,修長的身材亭亭玉立,嬌媚的面容像草原上的山丹花。

   藏獒突然發現有異常響動,站立起來向遠處嚎叫。

   辛迪絲抬頭遠眺——,

16、草原上

     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廋高個,留著兩條細長胡須,左肩胛上插著一支箭,正踉踉蹌蹌地向氈房走來。

17、氈房前,

   藏獒瘋狂地叫著,把鐵鏈子拖的嘩啦嘩啦響,

辛迪絲:“賽虎,別叫了,臥下!”

藏獒嗚嗚地叫了兩聲臥下,卻警惕地看著這個不速之客

瘦高個:“大嫂,幫幫我這個可憐人吧,”、

辛迪絲:“請問客人你從哪里來,為何這般狼狽模樣?“

瘦高個:“真是倒霉極了!我是來草原收皮子的皮貨商人,昨天遇見一伙強盜將我的駱駝和貨物全部搶走,還射了我一箭,如若不是逃的快,我命休矣。大嫂能否給我一點食物,幫我療傷,我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

辛迪絲:“救助來草原的了人,是我們牧民義不容辭的責任,請隨我進氈房,我為你療傷、備飯!

辛迪絲扶著瘦高個向氈房走去。

18、氈房內

    氈房里鋪著粗毛地毯,氈房中間有一個火爐,是做飯燒茶的地方,正對門處擺著一張長條矮桌,矮桌后面摞著幾床棉被。

   辛迪絲扶著瘦高個坐在矮桌前,取出剪刀等器械和一個牛皮袋放在矮桌上,用剪刀剪開廋高個的衣服,說:”客人且忍耐,待我給你取箭!”

瘦高個:“大嫂下手輕一些,在下最是怕痛!

辛迪絲故意對門外喊道:“誰在那里?!”瘦高個急忙扭頭去看,趁此機會,辛迪絲手疾眼快,迅速將箭鏃拔出來。瘦高個大叫一聲,辛迪絲順手將箭鏃丟在火塘旁,從皮口袋里倒出一些藥面敷在傷口上,再進行包扎。

19、氈房里

瘦高個和辛迪絲相距很近,見辛迪絲貌若天仙,不禁春心蕩漾,淫欲大發,哈喇子順著兩條胡須直流,不停地吸鼻子嗅辛迪絲的體香。    

,辛迪絲(非常氣憤,呵斥道)“休得無禮”急忙站起來欲走。

瘦高個:(一把抓住辛迪絲的手):“大嫂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我不但身上受了傷,,心里的傷更重。茫茫草原,你我相遇就是有緣,大嫂成全我!

辛迪絲:”你這廝毫無道理!我好心救你,你反恩將仇報。速速松手離去,!否則我男人回來,定讓你碎尸萬段!”

瘦高個:“寧在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呀!哈哈哈哈……” 將辛迪絲納入懷中,欲親吻。

辛迪絲:(掙扎了幾下,沒有掙脫,用手擋住瘦高個的嘴說):“你怎么這樣猴急?待我去看看男人回來否,再來寬衣解帶侍奉與你,豈不更有趣?免得讓人撞見,諸多不便!

瘦高個:(想了想)“也好,諒你也逃不脫我的手心!”

辛迪絲(起身向氈房外走去,到門口回頭對廋高個嫣然一笑。)“你且等著!”

20、氈房外

辛迪絲來到氈房外,把藏獒解開,指著氈房門喝道:“賽虎,上!”

藏獒沖進氈房,頓時,氈房里傳來狂吠聲、慘叫聲。過了一會,瘦高個從氈房里連滾帶爬地逃出來,藏獒緊跟著追出來,沒跑多遠,瘦高個便被藏獒撲倒咬住腿,瘦高個慘叫一聲,腿筋被咬斷,瘦高個一揮手把藏獒甩出幾丈遠,藏傲再次撲上去,瘦高個已經升到半空中。

瘦高個:“辛迪絲,你聽著:我發誓把你弄到手,你敢不從,我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說完駕起一陣黑煙,無影無蹤

辛迪絲(嚇壞啦,大喊):“博斯騰——,博斯騰——”

21、天鵝湖

黃昏。夕陽像一個碩大的圓輪,慢慢向天山墜落,萬道金光點燃滿天彩霞。天鵝湖九曲十八彎,每個湖曲里都映出一個太陽,

22、天鵝湖邊

博斯騰和艾麗曼趕著馬群歸牧,此情此景讓博斯騰和艾麗曼展開歌喉高唱

          姑娘你為什么這樣忙?

          忙著去天鵝湖里撈太陽

          太陽在天上怎會水中藏?

          不信你去望一望九個太陽都閃光

           啊哈伊——           

          天鵝湖里有九個太陽

          太陽在湖里閃金光

          金光普照草原天堂

          天堂養育了花兒一樣的姑娘

    遠處傳來辛迪絲的呼喊聲

博斯騰:“是你嫂子辛迪絲在叫我哩,咱們快走,喲呵呵呵!,喲呵呵呵!”

馬群向山坳氈房奔跑起來,

23、、山坳博斯騰住處

馬群來到山坳氈房處進入馬廄,博斯騰和艾麗曼下馬,辛迪絲迎上來。

辛迪絲:“這是誰?”

博斯騰:“一個被惡狼追咬的姑娘,艾麗曼妹妹,這是你嫂子辛迪絲!

艾麗曼:“嫂嫂好!”

辛迪絲:“你好。博斯騰,剛才家里來了惡人!

博斯騰:“哦?!在哪?”

辛迪絲:“他肩膀上被強人射傷 ,我好心給他療傷,他卻要非禮我,我放賽虎把他咬跑了!

博斯騰:“這個惡人,我非宰了他!他向哪跑的?跑了多久?”

辛迪絲:“那惡人會飛,一陣黑煙就不見了!

博斯騰::”會飛?”

艾麗曼:“哦?那人長得什么樣?”

辛迪絲:“瘦高個,尖嘴猴腮,長著兩根長長的胡須。說是來草原收皮子的皮貨商人”

艾麗曼:(頓時明白了幾分)“大嫂,我有急事要辦,能否借我一件衣服遮體!

辛迪絲:“行,請隨我來”

兩人進氈房,博斯騰去關馬廄的門

24、氈房前

艾麗曼換了身衣服拿著那只帶血的箭鏃出來,辛迪絲緊隨其后。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你來看!”

博斯騰:“咦,這不是我射那只惡狼的箭嘛?怎么會在家里?”

辛迪絲:“我是從那個自稱是皮貨商的家伙身上拔下來的!”

博斯騰:“莫非那家伙是惡狼變的?……怎么會?”

艾麗曼:“也許是天上的惡神變得,現在天宮也不干凈,一些神官貪污腐化,仗勢欺人也是常有的事,不管是神是鬼,來者不善,哥哥嫂嫂要堤防才是!

博斯騰:“姑娘言之有理!

艾麗曼:“哥哥嫂嫂,妹妹我有要務在身,不便久留,你們的救援之恩容我后報,這只箭我帶走做個紀念,咱們就此別過,”

博斯騰:“姑娘慢走!

辛迪絲:“妹妹常來!”

艾麗曼:“哥哥嫂嫂再會,”

說完,駕起一朵彩云,轉瞬間不見了蹤影。

辛迪絲:“咦,他也會飛?!”兩人驚得目瞪口呆。

25、草原荒漠

【畫外音】果不其然,這片草原連續一年沒有下雨,天山的積雪融化殆盡。露出了光禿禿的尖頂。河流干涸了,成了風沙肆虐的地方。大地干裂開成了龜背,草木枯死,牛羊倒斃。萬物生靈絕跡。,人們搭建靈臺禱告上蒼,求雨的盆盆罐罐終日被敲得響個不停。

【畫面】光禿禿的山峰……

        干涸的河流……

        枯萎的牧草……

    渴斃的牛羊……

畫著鬼臉的薩滿舉著一只玉鉤在禱告天地,人們跪拜……

 求雨者叮叮咚咚地敲著銅盆瓦罐……

26、天空

     火辣辣的太陽慢慢暗下來,從天邊飄過來一大片烏云。

27、草原荒漠

求雨的人們歡呼起來:“烏云來啦,要下雨了!,烏云來啦,要下雨了!”可是人們高興的太早了,從烏云里丟下一條黑色的絲絹,烏云就飄走了,火辣辣的太陽又把大地曬的冒著煙兒。

一個白胡子長者拾起黑色的絲絹【特寫】“不交辛迪絲,永不施雨”  

酋 長:“莫非是辛迪絲觸犯了雨神?走,去問問辛迪絲!”

28、、山坳博斯騰住處

     人們騎馬一起來到博斯騰的氈房前下馬。藏獒瘋狂地嚎叫起來

辛迪絲:(迎出氈房施禮)“不知酋長和眾鄉親來我家有何事?”

酋  長:“辛迪絲,博斯騰呢”

辛迪絲:“去幾十里外的山泉拉水去了,快回來了吧。!”

酋  長:“辛迪絲,有件事問問你,剛才從天上掉下來一條絲絹,你看看,上面寫的是怎么回事?”

辛迪絲接過來一看:“不交辛迪絲,永不施雨,……”

【鏡頭回放】瘦高個從氈房里連滾帶爬地跑出來,向前逃去,藏獒緊跟著追出來,沒跑多遠,瘦高個便被藏獒撲倒,咬住腿,廋高個慘叫一聲,腿筋被咬斷,瘦高個一揮手把藏獒甩出幾丈遠,藏傲再次撲上去,瘦高個已經升到半空中,大喊道:“辛迪絲,你聽著:我發誓把你弄到手,你敢不從,我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說完駕起一陣黑煙,無影無蹤

辛迪絲:“我想起來了,去年秋季來了一個穿黑衣,留著兩條細長胡須的人,自稱是皮貨商,說他遭到強人打劫受了箭傷,求我救治,我按草原的規矩為他療傷。廝起了歹心,意欲非禮我,是我放狗咬斷了那廝的腿、誰知那廝會飛,臨走時說過:‘我若不從,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的話!

酋  長:“孩子,你闖大禍了,正是因為你,草原才遭到百年不遇的大旱呀! ”

辛迪絲:“怎么能怨我呢,是他恩將仇報,作惡在前,我才自衛的。我是有夫之婦,嚴守婦道保護自己的清白有何過錯?”

酋  長:“孩子,如若論常理,你是沒有錯的,可是,你得罪的是誰?是天呀!天是什么?天是壓在人和萬物頭頂的大山!他掌握著萬物生靈的生死榮辱,人怎么能違抗天意呢?據說那雨神是一只泥鰍得道變的,最是荒淫無恥!連老天爺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我們又怎么能奈何與他?為今之計,只有逆來順受,滿足他的要求,犧牲你了。辛迪絲,你就救救草原和這片土地上的萬物生靈吧,”  

說完帶頭跪在辛迪絲的面前

眾鄉親:“辛迪絲,求你救救草原和萬物生靈吧,……” 一起跪下,

辛迪絲:“這……這……”

博斯騰(大喊):“不!”

 

29、氈房前

眾人看時,博斯騰牽著一輛拉水的嘞嘞車獨自站在人群中,

博斯騰:“酋長,你的話不對,我們牧人講的是黑白分明,是非分明,不畏強權,不喪良心,不受欺辱,不持強凌弱。如果如你這般逆來順受,豈不正助長那廝的囂張氣焰嘛?如果那廝要了辛迪絲再變本加利來要你們的妻女去蹂躪,你們會答應嗎?”

酋  長:“那你說該當如何?”

博斯騰:“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和他抗爭到底!”縱身一竄,躍上勒勒車,指天大罵:“老天,你放任惡神殘害人間萬物生靈枉自為天!雨神,有種你就下來,我和你拼個你死我活!”說完,取下背上的彎弓檔上一支鳴鏑,拉了個滿懷,向太陽射去。

 

30、天空

     鳴鏑直向天空飛去,突然“咔嚓嚓”一聲雷響,緊接著一道耀眼的閃電,只見一片烏云向草原飄下來。

 

31、博斯騰氈房前。

黑云落在地上,雨神瘸著一條腿一拐一拐走來:

雨  神:“博斯騰,你射傷我的肩膀,壞了我的好事,我不懲罰你,讓你的老婆來頂缸賠償有何不公?辛迪絲。你放狗咬斷我的腿,我不與你計較,以德報怨,只讓你陪陪我,有何不平?”

博斯騰:“你作惡在前,惡有惡報,怎能強詞奪理?”

辛迪絲:(解開狗鏈)“你這惡人,人人得而誅之。賽虎,上!”

 

32、氈房前

藏獒狂吠著向雨神撲去,沒等到雨神跟前,雨神甩手一指,一道光劍直射藏獒,藏獒哀鳴一聲頓時斃命。

辛迪絲:“賽虎,賽虎……”

雨神:“哼,老虎不發威,你還當我是病貓!博斯騰,你不是說要和我拼個你死我活嗎,你說,怎么個拼法?”

博斯騰:“你愿怎么拼,咱就怎么拼!”

雨  神:“好,有幾分英雄氣概!這樣吧,我是神,你是人,如果拼武功,你看見了,你連一招半式都抵擋不住,,不但沒有意思還讓別的神仙說我以神欺人.再說,,我們爭奪的是一個漂亮女人,這樣打呀殺的也太煞風景。你看這樣行不行,我們玩場游戲來賭輸贏,怎么樣?”

博斯騰:“怎么賭法?”

雨  神:“聽說你是這片草原上最好的套馬能手,我跑,你來套我,我是個瘸子,這樣你不吃虧吧?”

博斯騰:“套住你這樣?套不住又如何?”

雨  神:“一個時辰為限。套住了我,我從此不來糾纏辛迪絲,年年按時下雨,保證草原風調雨順,水草豐茂!

博斯騰:“套不住又待怎樣?”

雨  神:“我把辛迪絲帶走,照樣年年按時下雨!

博斯騰:“此話當真?”

雨  神:有你們酋長和眾鄉親為證,決不食言!”

博斯騰:“好。我答應套你!,酋長,請你看時間!

 

33、草原荒漠

賭賽開始了,雨神一瘸一拐的在前面跑,博斯騰騎著駿馬,手持套馬桿在后面追。雨神奸猾異常,明明看見他就在前面,等套馬桿伸過去,他卻在后面;有時看見他在右面跑,一套卻是空的,他卻在左邊;有時明明已經套住,人們剛要歡呼,他卻從地下溜走。如此轉來轉去,博斯騰用盡招數,連雨神的一根毛也套不住,

酋  長:“停,時間到,”

 

34、氈房前

雨  神:“博斯騰,你輸了,我贏了!”

說完,一瘸一拐來到辛迪絲跟前,二話不說拉著辛迪絲架起黑煙就走。

辛迪絲:“博斯騰救我……”

 

35、草原荒漠

博斯騰騎在馬上大呼:“天呀,這是什么世道!我堂堂五尺男兒連自己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有何面目活在天地之間!“

說完,拔出匕首大喊一聲插入自己心間,從馬上摔下來,躺在地上。

酋長和眾鄉親一起喊:“博斯騰,博斯騰”

 

36、半天上

雨神拉著辛迪絲飛走,辛迪絲見博斯騰自盡,

辛迪絲:“博斯騰,博斯騰——”

邊喊邊使勁掙被雨神拉著手,見掙不脫,便咬了雨神的手一口,雨神痛的叫了一聲,一松手。辛迪絲從空中墜落下來.

 

                             第二集

 

1、草原

地面上的人們一起驚呼起來

辛迪絲快落到地面時,雨神伸出長長的手臂把不省人事的辛迪絲拉住,回頭打了兩個噴嚏。消失在空中。

 

2、、天空

頓時,烏云像一隊隊戰艦,夾著轟轟隆隆的雷聲從天邊開過來,遮住了太陽,閃電像一把大鋸,把烏云鋸開,又合上,再鋸開,瓢潑大雨嘩啦啦地下下來。

 

3、草原

眾鄉親們歡呼,跳躍,匆匆騎著冒雨走了。

 

4、博斯騰房后的山坡上

酋長抱起博斯騰的尸體來到飯后的山坡上,一邊默默流淚一邊用手挖坑

博斯騰的和酋長受傷的血順著雨水染紅了這片草原

 

                            

5、萬里長空     日  外

雨下了整整兩個時辰停了。天空蔚藍如洗,白云朵朵。

一條彩虹從博斯騰的氈房聯到空中。

 

6、氈房前

艾麗曼(艾麗曼踩著彩虹飄飄裊裊地來到氈房前):“博斯騰哥哥,辛迪絲嫂嫂,我來看你了!。咦,怎么沒有人呢?博斯騰哥哥——,辛迪絲嫂嫂——”

 

7、山坡上

酋  長(氈房后不遠處的山坡上有個老人正在為一個墳丘上添土)“別叫了,姑娘,你的博斯騰哥哥在這里!

,

8、氈房后面山坡上

艾麗曼(急忙跑過去).:“老爺爺,你在埋誰?”

酋  長:“我剛才不是說了嗎,你的博斯騰哥哥在這里!”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博斯騰哥哥怎么啦?我辛迪絲嫂嫂呢?”

酋  長:“天作孽呀,天作孽!你的博斯騰自殺了!”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博斯騰哥哥,都怪我,是我連累了你呀!”

邊說邊痛哭不已。

酋  長:姑娘不要哭了,還是救救可憐的辛迪絲吧。

艾麗曼:我辛迪絲嫂嫂怎么啦?

酋  長:可憐的辛迪絲被天上的雨神搶走了。

艾麗曼:雨神為什么要搶我辛迪絲嫂嫂?

酋  長:哎,都怪辛迪絲太善良,長得太美麗了!

艾麗曼:太善良?太美麗?

酋  長:(看來艾麗曼一眼,頓時明白了緣由):“姑娘,樹老根多,人老話多,莫嫌老漢說話啰嗦。常言說的好呀!‘男俊一身害,女俊一身禍’這人世間的女子那個不想有一張美麗的容貌?可誰又知道,這美麗的容貌恰恰又是惹禍的根源呀!因為,不管是人還是神,是鬼還是畜生,只要是雄性,骨子里裝的就是三件事,金錢、美女、權力,為此貪婪無度。越是美麗的女人,越被人愛,越被人搶,古往今來多少大事小事都是由此而生。女人雖無罪,但懷璧有罪,都說紅顏禍水,女人不是禍水,而是因為男人有禍心呀!”

艾麗曼:“老爺爺說得有理,相貌是爹媽給的,由不得自己,招誰惹誰了?竟然弄出這等禍事?博斯騰哥哥,你安心睡吧,我一定把辛迪絲嫂嫂救出來,讓那惡神身首異處,為你報仇! ”說完架起彩云騰空而去。

 

9、巫山雨神宮  日  外

   ,, 巫山云霧繚繞,淫雨霏霏;奇石嶙峋,怪樹虬曲;松柏挺立于懸崖,瀑布懸掛于山澗,風蕭蕭,霧靄靄,真是仙山仙境。

一座巨大的宮殿建在巫山之巔

 

10、雨神宮外   日  外

雨神拖著昏迷不醒的辛迪絲飄落在宮殿院落中,把辛迪絲丟在地上。

雨  神(大聲喊道:)“來人呀!”

雜  役(幾個雜役和婆子丫鬟急忙跑過來):“主人,有何差遣,請吩咐!”

雨  神:“前廳掌燈,后山點明子,雨神宮披紅掛彩,弄他個喜氣洋洋,老爺要洞房花燭,”

雜  役:“諾!”

雨  神(對幾個丫鬟)“把他架下去,給我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丫  鬟:“諾”

把昏迷的辛迪絲架起來,往宮殿長廊拖去。

 

11、長廊

   雨神宮又正殿,兩面環繞著長廊,分別為東廂房、西廂房和門庭房、有無數個房間。每個房間門口都站著一個妖艷的年輕女子。

   丫鬟架著辛迪絲從走廊經過,每個女子都會探過身來看上一眼,或是露出妒忌的神態,或是嗤之以鼻,不削一顧。

雨神跟在辛迪絲后面,從走廊經過。女子們像是打了嗎啡,個個強打精神繞首弄姿,肉麻地賣弄風騷。

:  “雨神爺爺,今晚來我這,保管讓你醉生夢死……”

“雨神爺,來我這嗎,一年多了,想死我啦……”

“雨神爺,來我這嗎,他有啥好的,一個鄉下黃臉婆……”

姑娘們雖然搔首弄姿但,誰也不敢離開房門半步。

雨神或哈哈哈哈大笑,或點點頭,或不予理睬、或是瞟上一眼。

   

12、長廊   日  外

   “嘰嘰喳喳”的吵鬧聲把辛迪絲驚醒,他站起來左右看了看,猛地把丫鬟們推開,

辛迪絲:(驚恐地)“這……這是什么地方?”

雨  神:“這是我的家呀,”

辛迪絲:“我的家?你想干什么?”

雨  神:“干什么?哈哈哈哈……還能干什么?和你洞房花燭唄!”

辛迪絲:“你這個惡棍!殺夫奪妻,無惡不作!……”

雨  神:“慢點,慢點,辛迪絲,你別瞎說八說壞我的名頭好不好!你可是我從你男人哪里贏回來的,愿賭服輸,天經地義!常言說、‘識時務者為俊杰’既來之則安之,你就好好打扮打扮,今夜我定讓你醉生夢死享盡天下之快樂!

辛迪絲“你休想!我縱然拼上一死,也決不讓你得逞!”

雨  神:“別在這給我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我可不吃那一套。你們人間即便是皇帝也不過三宮六院七十二妃,一個大地主、大官也不過有個小三小五。你看看我這里有多少女人?后面還有個儲秀苑,除了今夜以后,你想再見我一面都難,你可要把握好機會喲!”

 

13、走廊兩側   日 外

走廊兩側,眾女人七嘴八舌:“是呀,雨神爺,他不愿意,我們愿意,”

雨  神:“拉下去換裝,別掃了老爺的雅興!”

 

14、長廊

幾個丫鬟來拉辛迪絲,辛迪絲把他們推開,猛跑幾步,一頭撞在走廊柱子上,頓時頭破血流,昏倒在地。

雨  神:“摸摸,死了嗎?!”

丫  鬟:“沒死,只是昏過去了,”、

雨  神:“真他媽的敗興!拖下去,關在后院柴房里,我就不信天下還有我治不了的犟草驢!”

   幾個丫鬟將辛迪絲拖下

 

15、后援柴房    日  外

【畫外音】從此辛迪絲被關在柴房里無人問津。草原又很久沒又下雨,求雨者盆盆罐罐聲,像針扎在辛迪絲心上,只能終日啼哭。

【畫面】辛迪絲被關在后援柴房里正以淚洗面。

 

16、柴房后窗

艾麗曼悄悄來到柴房后窗。

艾麗曼:“辛迪絲嫂嫂,辛迪絲嫂嫂!”

辛迪絲(來到后窗):“艾麗曼,真的是你,博斯騰他……”

艾麗曼:“別說了,我都知道了,這里有天兵天將把守,沒有時間多說,我是來救你的,附耳過來”

辛迪絲把耳朵湊到窗邊,

艾麗曼:(如此這般地講了幾句,遞給辛迪絲兩個紙包)“收好,按計行事,切記切記!我走啦,”

辛迪絲不住地點頭,艾麗曼搖身一晃,消失的無影無蹤

 

17、雨神宮神殿   日   內

   雨神宮里歌舞升平,雨神靠在坐榻上,身邊有兩個妖冶的女子伺候,左擁右抱,打情罵俏,

大廳里天籟仙樂,絲竹繞梁,鶯歌燕舞,紅袖添香,正是高潮迭起之時;

 

18、雨神宮神殿   日  內

一個內侍走來,附在雨神耳邊說了幾句

雨  神:“什么?王母娘娘身邊的?……都下去!都下去!”

      所有女人都退下

雨  神:“快請,快請!”

內  侍:“有請艾麗曼姑娘——”

                            

19、雨神宮神殿

艾麗曼:(走進神殿):嗬,雨生叔叔,好風流快活!”

雨  神:“人生得意須盡歡,快活一時是一時。艾麗曼姑娘,是那陣風把你吹來啦?”

艾麗曼:“無事不登三寶殿,我有事找你!

雨  神:“哦?莫非王母娘娘有公干與我?”

艾麗曼:“不是娘娘,是我找你有事談!

雨  神:“哦……既然不是公事,我們坐下來邊喝邊談如何?”

艾麗曼:“不敢不敢,你那酒里下有蒙汗藥,怕是喝得下去,吐不出來!”

雨  神:“哈哈哈哈,姑娘怎的如此不放心?既然話說到這份上,姑娘有啥事,但說不妨!

艾麗曼:“我辛迪絲嫂嫂是在你這吧?”

雨  神:“誰?”

艾麗曼:“辛迪絲,我博斯騰哥哥的老婆!

雨  神:“哦哦……有,有, 那娘們犟得很,放著榮華富貴不要,非要為那個男人守靈一百天,現在在后院柴房關著。咦,她怎么成了你的嫂嫂!

艾麗曼:“叔叔有所不知,那一日蟠桃會上,我奉娘娘懿旨下界去請通天河河神,也不知哪個不知死活得家伙變成餓狼,想要非禮我,是博斯騰哥哥救了我,所以我拜博斯騰為兄長,辛迪絲自然是我嫂嫂!

雨  神:“哦,誰如此膽大妄為,敢欺負姑娘你?”

艾麗曼:“可不是嗎,我將此事報告了娘娘,娘娘勃然大怒,派天師調查此事,若是查出來,就剝了那廝的皮,抽了那廝的筋!”

雨  神:(唐塞地)“喔,喔,不知姑娘問辛迪絲有何事?”

艾麗曼:“雨神叔叔,殺夫奪妻,干的好事!……”

雨  神:“哎,哎,哎,姑娘,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喲,她可是被我打賭贏來的!

艾麗曼:“人神賭博,公平安在?”

雨  神:“那么,你待怎樣?”

艾麗曼:“既然人家不愿意,何不就此罷手,放她回去?!

雨  神:“放回去?說得輕巧,點根燈草,我雨神看上的女人。豈有輕易罷手之理?”

艾麗曼:“你放,還是不放?”

雨  神:“不放,你敢把我怎樣?”

艾麗曼:“真的不放?”

雨  神:“不放!”

艾麗曼:“好,你不放是吧?”

雨  神:“不放,不放!”

艾麗曼:“好,我來問你,那只惡狼是不是你變得?”

雨  神:“姑娘別開玩笑,我豈敢動王母娘娘身邊的人!”

艾麗曼:“還敢抵賴!你色膽包天,連娘娘的貼身侍女都敢凌辱,還把娘娘放在眼里嗎?”

雨  神:“別上綱上線,證據,你有證據嗎?”

艾麗曼:“南天門有神光寶鏡,凡經過之人都有記載,”

雨  神:模糊不清,不足為憑,

艾麗曼:“有酋長做人證,”

雨  神:“不在現場,道聽途說,”

艾麗曼:“我還有物證”

雨  神:“什么物證?”

艾麗曼:“箭!”

雨  神:“什么箭?”

艾麗曼:“狼牙箭,就是博斯騰個個射在你身上的狼牙箭!”

雨  神:“這…… 這…… 這……”

艾麗曼:“你身上有傷,我手中有箭,箭上有血,一驗便知,看你如何抵賴!告辭!”

起身向神殿外走去。

 

20、雨神宮神殿、 日 外

     見艾麗曼向到神殿門口走去。

雨  神:“姑娘哪里去?”

艾麗曼:“我去敲天鼓,撞天鐘,讓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為我做主!”

雨  神:(兇相畢露,大聲喊道)“殿前武士,給我攔。!”

   

21、雨神宮門口     日 外

 四個天兵,一起用長矛夾在艾麗曼脖子上

艾麗曼:(鎮靜地)“雨神叔叔,你這是想殺人滅口啰?”

雨  神:“哼!”

艾麗曼:“你也不想想,沒有預防,我怎么敢來見你這個惡狼?我可是向娘娘告假,言明來你這的。那只箭和一封信留在我母親桃花仙子處,你若不怕你的泥鰍家族遭滿門滅絕之禍,你就盡管動手!”

雨  神:(想了一會,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好!不愧是王母娘娘身邊的人,有膽識,有智慧!叔叔和你開個玩笑,不必當真,不必當真,請回來我們細談!币粨]手殿前武士撤下。

艾麗曼:(站在門口沒有動,只是冷冷地)“我請的假期快要到了,娘娘等我有事,無暇和你再談,告辭!”動身繼續校門外走

 

22、神殿門口   

雨  神:(急忙追過來):“慢慢慢,姑娘不必生氣,你不是讓我放了辛迪絲嗎,我依你就是,依你就是,.!來人,把辛迪絲送回人間去!”

艾麗曼:“不,我要讓你親自去送!”

雨  神:“這!……好好好,我親自去……我親自去……”

”艾麗曼二話不說抬腿就走。

艾麗曼:“我在云端看著你,稍有差池,我定與你沒完!”

雨  神:“好好好”

說完先向門外走去

 

23、草原

   雨神帶著辛迪絲從空中飄落在草原上,

雨  神:(仰面對天喊道):“艾麗曼姑娘,我把她平安送到啦—”、

辛迪絲:(突然喊)“雨神,看,博斯騰活過來啦!”

   雨神驚奇地一回頭,辛迪絲把艾麗曼交給他的紙包向雨神的臉上砸去,一股紅、黃、白、綠、蘭的煙霧頓時在雨神臉上炸開來,向四處彌漫,

   雨神憤怒地舉起手:“你!你灑得是什……么?……阿嚏!”

 未等他的手打落下來,便忍不住“阿嚏……阿嚏……”不住地打噴嚏,

   辛迪絲又從懷里取出一個紙包,雨神嚇的向天上逃去,一路飛一路不停地打噴嚏,滿天的噴嚏聲振聾發聵。

 

24、天空

   “咔嚓嚓”一聲響,頓時雷鳴電閃,天空像被戳漏,大雨如注,直向這片草原傾落下來。

 

25、草原

【畫外音】原來,紙包里包的是碎羊毛,辣椒面、胡椒面、生姜面、芥末面,嗆得雨神又流眼淚,又流鼻涕,不停的打噴嚏。等它逃到雨神宮就打了三百八十個噴嚏!一個噴嚏下一個時辰的雨,這三百八十個噴嚏,讓草原平地水高一丈,草原經水一泡,陷了下去,成了一個華夏最大的淡水湖,陷下去的地殼沒有出路,就擠呀擠呀,把湖邊擠的隆起一座山。人們就把湖叫博斯騰湖,把山叫辛迪絲山。

【畫面】大雨如注。平地積水,轟隆一聲巨響,地殼下陷;波濤洶涌,博斯騰湖。碧水藍天,鷹飛鳥旋,蘆蕩蔥綠。白帆點點。

    山崩地裂,地殼凸起, 辛迪絲山,山巒疊嶂,奇峰突兀。怪石嶙峋

 

26、天宮斬仙臺    日   外

【畫外音】雨神和艾麗曼因亂施天雨,早晨人間災禍,因此而犯了天條。被綁在斬仙臺上。

【畫面】展現臺上,云霧繚繞,臺下旌旗飄飄,天兵天將守衛森嚴,。

雨神被綁在捆神柱上,兩側站著兩個兇神惡煞的劊子手

艾麗曼披頭散發,身穿囚服,帶著刑具跪在斬仙臺一側,身后站著兩個獄卒

“嘟——,嘟——,嘟——,”臺上八只長長的喇叭吹起催命號,

 

27、云中

一個通天審判官出現在云端上,展開判決書大聲宣讀:

“判決書,天字NNxW號,在押犯雨神,男,原名:泥鰍精,貪污腐化,收受賄賂,生活糜爛,荒淫無恥,倚仗權勢,強搶民婦。奸淫仙女未遂,玩忽職守,亂施雨露,以致民間災難深重。經天堂法庭審查,判決如下:數罪并罰特判處死刑!——斬立決!”

將一支令箭從云端跑到天宮斬仙臺

 

28、天宮斬仙臺

斬仙臺上,八只長喇叭又一次“嘟——,嘟——,嘟——,”地吹響,。

劊子手提著鬼頭大刀來到雨神面前,突然張嘴向雨神臉上噴了一口水,乘雨神一驚抬頭的瞬間,劊子手飛起一刀。將雨神的腦袋砍下來,

 

29、斬仙臺一側   日 外

   雨神的腦袋“咕嚕!钡貪L到艾麗曼的面前。

【特寫】雨神的頭顱惡狠狠地瞪著艾麗曼。

雨  神:“艾麗曼。這事沒完,你等著,咱們地獄里見!”

    

30、斬仙臺一角   日  外

艾麗曼驚恐地尖叫起來,癱倒在地,兩個獄卒急忙將她托架起來。

 

31、云中

   通天判官:“判決書,天字NNXE號,在押犯艾麗曼。女,與民婦合謀,報復雨神,致使民間暴雨成災,負連帶責任,念其年輕無知。有悔過之表現,故從輕發落,判處杖刑100杖,斬監候!锖髨绦小

 

32、斬仙臺一側

     兩個獄卒把艾麗曼拉起來,拖到杖刑案前趴下。

兩個行刑手舉起板子向艾麗曼打來……

 

33、桃花仙子宮    日  外    ’

【畫外音】艾麗曼被判斬監侯,這可急壞了桃花仙子。從表面看,天庭律法極為森嚴,誰敢犯天條,絕逃不過屠龍刀、打神鞭、斬魔臺,爬刀山、下油鍋的懲罰。但是,暗地里卻也有許多潛規則,人情大于天嗎!常言說“人托人,拱動天地”桃花仙子到處跑關系,最后跑到主管法律的呂洞賓呂院長那里。桃花仙子犯了愁

【畫面】音樂聲中,桃花仙子提著禮品從各個部門。各個領導的門口進去又出來

    最后來到天庭法院門口踟躕不前。

桃花仙子(暗想):這呂院長家富可敵國,金銀財寶人家根本不拿正眼瞧,如何是好?(桃花仙子想來想去,最后一跺腳,咬咬牙說):“為了孩子,我也顧不了那許多,只得由他去了!”

 

34、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這一天,桃花仙子著意打扮了一番,這一打扮好生了得!肌膚若白雪,雙目似清水,桃腮帶笑、氣若幽蘭,仿佛輕云之蔽月,猶如流風之回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近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淥波。上身穿粉紅色束腰緊身衣,下著荷葉百褶裙,外披輕紗大氅。絲帶飄飄,云髻峨峨。丹唇外朗,皓齒內鮮,顧盼之際,自有一番清雅高華的氣質。

打扮完畢,她悄悄來到天庭法院,在一個黃金鑄就的天平塑像下敲響了呂院長辦公室的門。

 

35、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呂院長正坐在辦公桌后面津津有味地翻看著一本裸體美女的畫冊。聽見敲門聲,急忙把畫冊放進辦公桌的抽屜里。這才說了聲:“進來!”

 

36、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門輕輕被推開,桃花仙子故意側著身子先露出一張臉來,微微一笑。見房子里只有呂院長一人,開開門,嬌滴滴的喊了一聲:“呂哥!”這才輕移蓮步走了進來。

呂院長:(這一聲“呂哥”直叫的呂院長骨軟筋麻,他故做驚訝地大叫):“稀客,稀客!桃花妹妹,你怎么有空來我這清水衙門?”

桃花仙子:(矜持地一笑,頓時生出千媚百態,她嗲聲嗲氣地)“呂哥這里哪是什么清水衙門喲,分明是掌管生殺大權的重地,小女子哪敢前來打擾!”

呂院長:“哈哈哈哈……桃花妹妹說笑了,也許對別人來說這里是森嚴之所,對妹妹來說,還不是你家的后花園嗎?想來,哥哥隨時恭迎!

桃花仙子:“只怕我來了呂哥來個公事公辦,不給我面子!

呂院長:(瞟了桃花仙子一眼,裝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嚴肅地)“妹妹此言差矣,給不給妹妹面子得看什么事情。我們做官的不是得講個清正廉明嘛?面子是面子,法律是法律,妹妹的來意哥哥我很清楚。說實在的,艾麗曼是我看著長大的,這姑娘不僅長得襲人,聰明伶俐,而且還多才多藝。我也實實不忍心看著她年紀輕就丟了性命?墒,你想過嗎?由于他的過錯又造成人間多少人畜生靈橫遭涂炭?山川變形且不用說,就因她的過錯,天庭鬧起了水荒。更嚴重的是,造成天庭無雨可施,人間大旱,赤地萬里,顆粒無收。又有多少人流離失所,家破人亡?如若不是王母娘娘求情,我法外施恩,恐怕早和雨神一起斬立決了!還望妹妹體諒哥哥的難處喲!”

桃花仙子:(沉默了一會)“這些道理妹妹我都知道,只是……只是可憐我那……,我那親親的女兒呀!他還那么年輕…………”說到此,嚶嚶地哭了起來。

 

37、呂院長辦公室   日內

【畫外音】都說女人的淚一滴就醉,男人的心一揉就碎!桃花仙子哭得梨花帶雨,讓呂院長的心如貓抓一般難受。其實,世間所有法律的量刑都有一個伸縮度,原本是讓法官根據罪犯所犯罪行的輕重程度來掌握,以示法律的公允。誰想到,卻成了法官的吃口。何為吃口?,就是向犯人索賄的借口和交換條件。否則法官怎么個個都富得流油?

呂院長“妹妹莫哭,妹妹莫哭,雖然法律條文是死的,可這量刑嗎……卻是活的,這就要看——妹妹的態度如何了!”

桃花仙子,:“我知道哥哥你有的是辦法,……只要能保住女兒一條命,哥哥

想咋……都行!”:

呂院長:“妹妹哭的著實可憐,把我的心都哭軟了。好吧,我這就去找找法律解釋,看有沒有辦法救艾麗曼一命!”

說完,起身向辦公室的里間走去。走到門口把手背起來,兩根指頭有意無意地勾了兩下,【特寫】便進去了。

桃花仙子:(非常明白指頭勾兩下的含義,卻假裝不知地)“我來幫哥哥找找”也進了里屋,隨手關上了門。

 

38 、辦公室里間  日 內  

桃花仙子一進門,呂院長再也不說清正廉潔的話了。急猴猴地一個餓虎撲食,抱起桃花仙子就壓在床上。

桃花仙子半推半就,任由他輕薄了一番,

【特寫】兩滴晶瑩的淚珠卻溢出眼角……

 第一集

1、天宮瑤池

 瑤池是王母娘娘所居住的地方,這里 池水清澈,晶瑩如玉。四周群山環抱,綠草如茵,野花似錦,挺拔、蒼翠的云杉、塔松,漫山遍嶺,遮天蔽日!

抬頭遠眺,三峰并起,突兀插云,狀如筆架。峰頂的冰川積雪,閃爍著皚皚銀光。

山下,祥云紫氣繚繞,瑤池水面上蓮花盛開,花間漢白玉的小橋護欄曲徑通幽,瑤池中心是一處巨大的水榭,雕梁畫棟,飛檐峭壁,勾心斗角,富麗堂皇。

此時,王母娘娘正在舉辦蟠桃會盛會,

王母娘娘著盛妝,飾鳳髻,步搖金釵,春風滿面

他的兩側站著艾麗曼和另外一個貼身侍女,

  鳳案下擺著一片小幾,各位神仙濟濟一堂,

王母娘娘:“各位仙家,正值盛世,國泰民安,繁榮昌盛,年豐人壽,恰逢米蘭蟠桃豐收,哀家在此舉辦蟠桃盛會,祈禱政通人和,江山如磐,各位仙家暢飲 ”

眾 仙 家:“祝娘娘光輝如日月,壽同天地山川”

值 殿 官:“奏樂——”等了一刻卻不見樂起

王母娘娘:“怎么回事?”

一 仙 女:“稟告娘娘,適才正要起樂,領舞的桃花仙子踩著一個桃核,將腳崴了。請娘娘恕罪,”

 

2,水榭大廳

各位神仙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呂洞賓:“桃花仙子貌壓群芳,婀娜多姿,難的一舞,臨場崴腳,實在遺憾!”  

眾神仙:“是呀!是呀!”

鐵拐李:“呂院長對桃花仙子情有獨鐘,由來已久,路人皆知呀!”

呂洞賓:“見笑,見笑,食色性也!”

 

3、瑤池水榭

艾麗曼:(來到臺前):“稟告娘娘,艾麗曼愿替母親領舞!”

王母娘娘:“哦,麗曼還有這才藝,好好好,速速舞來!

 

4、水榭中舞池

   仙樂天籟起,艾麗曼領著一群仙女翩翩起舞

艾麗曼唱    春去殘紅飄零,
            花依舊,不見故人。
            多情浪蝶空多情,
            紅粉多,甜蕊少,小桃青。
            把酒撫瑤琴
            曲高和寡少知音
            而今重詮桃花運
            乾坤轉,時令改,世事新。

5水榭大廳

雨神目不轉睛地盯著艾麗曼看。

艾麗曼的特寫和雨神的猥瑣相反復疊放,

雨神情不自禁地站了起來,擋住了雷公和電母的視線。

雷  公:“哎,雨神,坐下坐下,你擋住我了!

雨神一副筋麻骨酥失魂落魄的樣子,哈喇子順著兩條胡須往下滴答,全然不理會雷公,

電母婆婆:“這個色魔,魂都丟了,看我的!闭f完,手指一點,一道閃電直擊雨神撅著的屁股,

雨  神(被打的一跳,回過頭來生氣地):”干什么!”

雷  公:“坐下坐下,你站著。我們還看不看了?”

雨  神:(自知沒理只得賠著笑臉坐下):“失態失態,抱歉!抱歉!”

6、水榭舞池

桃花舞結束,眾神仙一起鼓掌喝彩。

眾仙女退下,艾麗曼依然站在那向眾神仙還禮、

王母娘娘:“艾麗曼,你的舞技精湛,真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也”

眾神仙:“如此天籟仙舞,美妙絕倫,恭喜娘娘,賀喜娘娘!

王母娘娘:“艾麗曼替我向眾仙家斟酒,大家暢懷痛飲,慶賀盛世華年!”

艾麗曼:“諾!”

7、水榭大廳

艾麗曼端著酒壺款款走進大廳,挨個給眾神仙斟酒,眾神仙點頭致謝,

艾麗曼來到雨神桌前正要給雨神斟酒,雨神一把抓住艾麗曼的手。

艾麗曼:“雨神叔叔,你這是?……”

雨神沒有回答,艾麗曼抬頭看時,見雨神一臉的淫蕩之相,只是淫笑。

艾麗曼:“叔叔請自重!”

急忙向回抽手,連抽兩下,雨神竟然越握越緊。

艾麗曼:“再不松手,莫怪我告訴娘娘!”

王母娘娘的聲音:“艾麗曼,怎么啦?”

艾麗曼:“雨神叔叔……喝高了,逗我玩哩,”

雨  神:(急忙松手。借坡下驢:)“嘻嘻……喝多啦,喝多啦,失禮失禮!”邊說邊坐下,眼睛卻依然色瞇瞇地看著艾麗曼,

艾麗曼狠狠剜了雨神一眼,繼續向前斟酒,斟到最后座位卻是空的。

王母娘娘:“是哪路神仙缺席?”

艾麗曼(看了一眼桌上的牌子):“是通天河河神,”

王母娘娘:“豈有此理!如今的秩序越來越松散了,如此蟠桃盛會也敢缺席,艾麗曼,拿我的金牌去催,如若再不來,罰扣年終獎金!”

艾麗曼:“諾”說完身體飄起,翩翩躚躚地飛離瑤池,向通天河飛去。

8、瑤池水榭大廳

雨神見艾麗曼走了,一晃身,來了個分身法,替身留在廳內,真身卻隨艾麗曼而去。

9、通天河天鵝湖

云霧繚繞,彩霞飛舞,艾麗曼駕云來到通天河源頭。

通天河的源頭在巴音布魯克高山草原。這里,黛山如廓,綠草似茵,泉水淙淙,瀑布如練;藍天與草原相輝,白云與羊群同色;通天河九曲十八灣,蜿蜒如蟒,天鵝湖方園幾十里,清澈如鏡;俊馬在草甸花叢里奔跑追逐,天鵝在湖光云影里飛翔嬉戲。

正是黃昏,落日熔金,暮云合璧。草原深處傳來陣陣馬頭琴聲和悠揚蒼勁的蒙古長調,此情此景,讓艾麗曼頓生一種寬闊坦蕩的情懷 ,他一邊欣賞著人間仙境,一邊向河神居住地地方走去。正行間,就聽見一聲狼嚎,抬頭看去,

10、草原

草原里的一塊大石頭上站著一只碩大的惡狼,惡狼見到艾麗曼,對天呵呵呵呵地大笑不止,笑完,猛地一竄,向艾麗曼撲來,

艾麗曼起先并不在意,使出定身法大喝:“定!”惡狼繼續向她撲來,艾麗曼連連喊了三聲:“定!定!定!”對惡狼毫無作用。艾麗曼這才慌了手腳,急忙喊了一聲:“起!”頓時身體飄起,駕起彩云向前飛去。那惡狼也駕起黑云飛起來,

11、天空

艾麗曼在前飛,惡狼緊追不舍。惡狼追上艾麗曼從高處向下撲來。

艾麗曼被迫降到草地上。剛一著陸,右手向空中一抓,手中便多了一把寶劍,她大喝一聲:“畜生,休得撒野!”揮劍向惡狼殺去。

惡狼一跳躲開。

艾麗曼劈、刺、削、砍、掃、撩、步步進攻,

惡狼騰、挪、躲、閃、滾、跳步步為營。

惡狼的尾巴猛然一掃,正打在艾麗曼的手腕上,寶劍脫手而飛。

艾麗曼轉身欲走,惡狼叼住艾麗曼的褲腳使勁一拽,把艾麗曼拽到,長嚎一聲,撲在艾麗曼身上。咬住艾麗曼的衣襟使勁一扯將衣服撕破,正欲再次下嘴,只聽“嗖“”地一聲飛來一只狼牙箭,深深地插進惡狼的前胛,餓狼嚎叫一聲,滾在一旁。

12、草原上

又一支箭飛來,惡狼就地一滾躲過。狼牙箭插在地上,發出嗡嗡聲。艾麗曼趁機拾起寶劍向惡狼刺去。 惡狼又打了個滾躲過,爬起來拖著尾巴逃之夭夭。

13、草原上

隨著一陣急促的馬蹄聲,一個魁梧的漢子來到艾麗曼身邊

博斯騰::“姑娘可曾受傷?”

艾麗曼:“不曾受傷,大哥救援之恩,小女子感激不盡!

博斯騰:“草原牧人有義務保護遠來的客人,不足言謝,。只是這草原上的狼都被我射殺盡了,從哪來的這只餓狼?”

艾麗曼“不知從何而來,請問大哥姓名?

博斯騰:“在下叫博斯騰,是草原上的牧馬人,敢問姑娘從哪里來,到哪里去?”

艾麗曼:“我從天邊來,到天邊去。大哥相救之恩容我后報,小女子有急事,就此別過!

博斯騰:“慢,姑娘,草原有個規矩,接濟外來客人,義不容辭。姑娘衣衫不整,怎么能去辦事?前面不遠就是我的氈房,請隨我去換件你嫂子的衣服再走如何?”

艾麗曼:“如此甚好,大哥請前面帶路”

博斯騰打了一個響亮的口哨,

14、山坡

    從山坡那邊跑來一群馬,博斯騰把自己的馬讓給艾麗曼騎,自己飛身躍上一匹沒有馬鞍的駿馬,趕著馬群向草原盡頭跑去。

15、草原的一個山坳里上

    山坳里有一間白色的氈房,氈房側邊是一個大馬廐和草垛,馬廄前的柱子上拴著一條兇狠的藏獒。正趴在地上打瞌睡。

   氈房前,博斯騰的妻子辛迪絲正在大木通前搗馬奶。辛迪絲是這片草原最美麗的女人,雖然布衣荊釵卻天生麗質,修長的身材亭亭玉立,嬌媚的面容像草原上的山丹花。

   藏獒突然發現有異常響動,站立起來向遠處嚎叫。

   辛迪絲抬頭遠眺——,

16、草原上

     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廋高個,留著兩條細長胡須,左肩胛上插著一支箭,正踉踉蹌蹌地向氈房走來。

17、氈房前,

   藏獒瘋狂地叫著,把鐵鏈子拖的嘩啦嘩啦響,

辛迪絲:“賽虎,別叫了,臥下!”

藏獒嗚嗚地叫了兩聲臥下,卻警惕地看著這個不速之客

瘦高個:“大嫂,幫幫我這個可憐人吧,”、

辛迪絲:“請問客人你從哪里來,為何這般狼狽模樣?“

瘦高個:“真是倒霉極了!我是來草原收皮子的皮貨商人,昨天遇見一伙強盜將我的駱駝和貨物全部搶走,還射了我一箭,如若不是逃的快,我命休矣。大嫂能否給我一點食物,幫我療傷,我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

辛迪絲:“救助來草原的了人,是我們牧民義不容辭的責任,請隨我進氈房,我為你療傷、備飯!

辛迪絲扶著瘦高個向氈房走去。

18、氈房內

    氈房里鋪著粗毛地毯,氈房中間有一個火爐,是做飯燒茶的地方,正對門處擺著一張長條矮桌,矮桌后面摞著幾床棉被。

   辛迪絲扶著瘦高個坐在矮桌前,取出剪刀等器械和一個牛皮袋放在矮桌上,用剪刀剪開廋高個的衣服,說:”客人且忍耐,待我給你取箭!”

瘦高個:“大嫂下手輕一些,在下最是怕痛!

辛迪絲故意對門外喊道:“誰在那里?!”瘦高個急忙扭頭去看,趁此機會,辛迪絲手疾眼快,迅速將箭鏃拔出來。瘦高個大叫一聲,辛迪絲順手將箭鏃丟在火塘旁,從皮口袋里倒出一些藥面敷在傷口上,再進行包扎。

19、氈房里

瘦高個和辛迪絲相距很近,見辛迪絲貌若天仙,不禁春心蕩漾,淫欲大發,哈喇子順著兩條胡須直流,不停地吸鼻子嗅辛迪絲的體香。    

,辛迪絲(非常氣憤,呵斥道)“休得無禮”急忙站起來欲走。

瘦高個:(一把抓住辛迪絲的手):“大嫂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我不但身上受了傷,,心里的傷更重。茫茫草原,你我相遇就是有緣,大嫂成全我!

辛迪絲:”你這廝毫無道理!我好心救你,你反恩將仇報。速速松手離去,!否則我男人回來,定讓你碎尸萬段!”

瘦高個:“寧在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呀!哈哈哈哈……” 將辛迪絲納入懷中,欲親吻。

辛迪絲:(掙扎了幾下,沒有掙脫,用手擋住瘦高個的嘴說):“你怎么這樣猴急?待我去看看男人回來否,再來寬衣解帶侍奉與你,豈不更有趣?免得讓人撞見,諸多不便!

瘦高個:(想了想)“也好,諒你也逃不脫我的手心!”

辛迪絲(起身向氈房外走去,到門口回頭對廋高個嫣然一笑。)“你且等著!”

20、氈房外

辛迪絲來到氈房外,把藏獒解開,指著氈房門喝道:“賽虎,上!”

藏獒沖進氈房,頓時,氈房里傳來狂吠聲、慘叫聲。過了一會,瘦高個從氈房里連滾帶爬地逃出來,藏獒緊跟著追出來,沒跑多遠,瘦高個便被藏獒撲倒咬住腿,瘦高個慘叫一聲,腿筋被咬斷,瘦高個一揮手把藏獒甩出幾丈遠,藏傲再次撲上去,瘦高個已經升到半空中。

瘦高個:“辛迪絲,你聽著:我發誓把你弄到手,你敢不從,我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說完駕起一陣黑煙,無影無蹤

辛迪絲(嚇壞啦,大喊):“博斯騰——,博斯騰——”

21、天鵝湖

黃昏。夕陽像一個碩大的圓輪,慢慢向天山墜落,萬道金光點燃滿天彩霞。天鵝湖九曲十八彎,每個湖曲里都映出一個太陽,

22、天鵝湖邊

博斯騰和艾麗曼趕著馬群歸牧,此情此景讓博斯騰和艾麗曼展開歌喉高唱

          姑娘你為什么這樣忙?

          忙著去天鵝湖里撈太陽

          太陽在天上怎會水中藏?

          不信你去望一望九個太陽都閃光

           啊哈伊——           

          天鵝湖里有九個太陽

          太陽在湖里閃金光

          金光普照草原天堂

          天堂養育了花兒一樣的姑娘

    遠處傳來辛迪絲的呼喊聲

博斯騰:“是你嫂子辛迪絲在叫我哩,咱們快走,喲呵呵呵!,喲呵呵呵!”

馬群向山坳氈房奔跑起來,

23、、山坳博斯騰住處

馬群來到山坳氈房處進入馬廄,博斯騰和艾麗曼下馬,辛迪絲迎上來。

辛迪絲:“這是誰?”

博斯騰:“一個被惡狼追咬的姑娘,艾麗曼妹妹,這是你嫂子辛迪絲!

艾麗曼:“嫂嫂好!”

辛迪絲:“你好。博斯騰,剛才家里來了惡人!

博斯騰:“哦?!在哪?”

辛迪絲:“他肩膀上被強人射傷 ,我好心給他療傷,他卻要非禮我,我放賽虎把他咬跑了!

博斯騰:“這個惡人,我非宰了他!他向哪跑的?跑了多久?”

辛迪絲:“那惡人會飛,一陣黑煙就不見了!

博斯騰::”會飛?”

艾麗曼:“哦?那人長得什么樣?”

辛迪絲:“瘦高個,尖嘴猴腮,長著兩根長長的胡須。說是來草原收皮子的皮貨商人”

艾麗曼:(頓時明白了幾分)“大嫂,我有急事要辦,能否借我一件衣服遮體!

辛迪絲:“行,請隨我來”

兩人進氈房,博斯騰去關馬廄的門

24、氈房前

艾麗曼換了身衣服拿著那只帶血的箭鏃出來,辛迪絲緊隨其后。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你來看!”

博斯騰:“咦,這不是我射那只惡狼的箭嘛?怎么會在家里?”

辛迪絲:“我是從那個自稱是皮貨商的家伙身上拔下來的!”

博斯騰:“莫非那家伙是惡狼變的?……怎么會?”

艾麗曼:“也許是天上的惡神變得,現在天宮也不干凈,一些神官貪污腐化,仗勢欺人也是常有的事,不管是神是鬼,來者不善,哥哥嫂嫂要堤防才是!

博斯騰:“姑娘言之有理!

艾麗曼:“哥哥嫂嫂,妹妹我有要務在身,不便久留,你們的救援之恩容我后報,這只箭我帶走做個紀念,咱們就此別過,”

博斯騰:“姑娘慢走!

辛迪絲:“妹妹常來!”

艾麗曼:“哥哥嫂嫂再會,”

說完,駕起一朵彩云,轉瞬間不見了蹤影。

辛迪絲:“咦,他也會飛?!”兩人驚得目瞪口呆。

25、草原荒漠

【畫外音】果不其然,這片草原連續一年沒有下雨,天山的積雪融化殆盡。露出了光禿禿的尖頂。河流干涸了,成了風沙肆虐的地方。大地干裂開成了龜背,草木枯死,牛羊倒斃。萬物生靈絕跡。,人們搭建靈臺禱告上蒼,求雨的盆盆罐罐終日被敲得響個不停。

【畫面】光禿禿的山峰……

        干涸的河流……

        枯萎的牧草……

    渴斃的牛羊……

畫著鬼臉的薩滿舉著一只玉鉤在禱告天地,人們跪拜……

 求雨者叮叮咚咚地敲著銅盆瓦罐……

26、天空

     火辣辣的太陽慢慢暗下來,從天邊飄過來一大片烏云。

27、草原荒漠

求雨的人們歡呼起來:“烏云來啦,要下雨了!,烏云來啦,要下雨了!”可是人們高興的太早了,從烏云里丟下一條黑色的絲絹,烏云就飄走了,火辣辣的太陽又把大地曬的冒著煙兒。

一個白胡子長者拾起黑色的絲絹【特寫】“不交辛迪絲,永不施雨”  

酋 長:“莫非是辛迪絲觸犯了雨神?走,去問問辛迪絲!”

28、、山坳博斯騰住處

     人們騎馬一起來到博斯騰的氈房前下馬。藏獒瘋狂地嚎叫起來

辛迪絲:(迎出氈房施禮)“不知酋長和眾鄉親來我家有何事?”

酋  長:“辛迪絲,博斯騰呢”

辛迪絲:“去幾十里外的山泉拉水去了,快回來了吧。!”

酋  長:“辛迪絲,有件事問問你,剛才從天上掉下來一條絲絹,你看看,上面寫的是怎么回事?”

辛迪絲接過來一看:“不交辛迪絲,永不施雨,……”

【鏡頭回放】瘦高個從氈房里連滾帶爬地跑出來,向前逃去,藏獒緊跟著追出來,沒跑多遠,瘦高個便被藏獒撲倒,咬住腿,廋高個慘叫一聲,腿筋被咬斷,瘦高個一揮手把藏獒甩出幾丈遠,藏傲再次撲上去,瘦高個已經升到半空中,大喊道:“辛迪絲,你聽著:我發誓把你弄到手,你敢不從,我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說完駕起一陣黑煙,無影無蹤

辛迪絲:“我想起來了,去年秋季來了一個穿黑衣,留著兩條細長胡須的人,自稱是皮貨商,說他遭到強人打劫受了箭傷,求我救治,我按草原的規矩為他療傷。廝起了歹心,意欲非禮我,是我放狗咬斷了那廝的腿、誰知那廝會飛,臨走時說過:‘我若不從,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的話!

酋  長:“孩子,你闖大禍了,正是因為你,草原才遭到百年不遇的大旱呀! ”

辛迪絲:“怎么能怨我呢,是他恩將仇報,作惡在前,我才自衛的。我是有夫之婦,嚴守婦道保護自己的清白有何過錯?”

酋  長:“孩子,如若論常理,你是沒有錯的,可是,你得罪的是誰?是天呀!天是什么?天是壓在人和萬物頭頂的大山!他掌握著萬物生靈的生死榮辱,人怎么能違抗天意呢?據說那雨神是一只泥鰍得道變的,最是荒淫無恥!連老天爺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我們又怎么能奈何與他?為今之計,只有逆來順受,滿足他的要求,犧牲你了。辛迪絲,你就救救草原和這片土地上的萬物生靈吧,”  

說完帶頭跪在辛迪絲的面前

眾鄉親:“辛迪絲,求你救救草原和萬物生靈吧,……” 一起跪下,

辛迪絲:“這……這……”

博斯騰(大喊):“不!”

 

29、氈房前

眾人看時,博斯騰牽著一輛拉水的嘞嘞車獨自站在人群中,

博斯騰:“酋長,你的話不對,我們牧人講的是黑白分明,是非分明,不畏強權,不喪良心,不受欺辱,不持強凌弱。如果如你這般逆來順受,豈不正助長那廝的囂張氣焰嘛?如果那廝要了辛迪絲再變本加利來要你們的妻女去蹂躪,你們會答應嗎?”

酋  長:“那你說該當如何?”

博斯騰:“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和他抗爭到底!”縱身一竄,躍上勒勒車,指天大罵:“老天,你放任惡神殘害人間萬物生靈枉自為天!雨神,有種你就下來,我和你拼個你死我活!”說完,取下背上的彎弓檔上一支鳴鏑,拉了個滿懷,向太陽射去。

 

30、天空

     鳴鏑直向天空飛去,突然“咔嚓嚓”一聲雷響,緊接著一道耀眼的閃電,只見一片烏云向草原飄下來。

 

31、博斯騰氈房前。

黑云落在地上,雨神瘸著一條腿一拐一拐走來:

雨  神:“博斯騰,你射傷我的肩膀,壞了我的好事,我不懲罰你,讓你的老婆來頂缸賠償有何不公?辛迪絲。你放狗咬斷我的腿,我不與你計較,以德報怨,只讓你陪陪我,有何不平?”

博斯騰:“你作惡在前,惡有惡報,怎能強詞奪理?”

辛迪絲:(解開狗鏈)“你這惡人,人人得而誅之。賽虎,上!”

 

32、氈房前

藏獒狂吠著向雨神撲去,沒等到雨神跟前,雨神甩手一指,一道光劍直射藏獒,藏獒哀鳴一聲頓時斃命。

辛迪絲:“賽虎,賽虎……”

雨神:“哼,老虎不發威,你還當我是病貓!博斯騰,你不是說要和我拼個你死我活嗎,你說,怎么個拼法?”

博斯騰:“你愿怎么拼,咱就怎么拼!”

雨  神:“好,有幾分英雄氣概!這樣吧,我是神,你是人,如果拼武功,你看見了,你連一招半式都抵擋不住,,不但沒有意思還讓別的神仙說我以神欺人.再說,,我們爭奪的是一個漂亮女人,這樣打呀殺的也太煞風景。你看這樣行不行,我們玩場游戲來賭輸贏,怎么樣?”

博斯騰:“怎么賭法?”

雨  神:“聽說你是這片草原上最好的套馬能手,我跑,你來套我,我是個瘸子,這樣你不吃虧吧?”

博斯騰:“套住你這樣?套不住又如何?”

雨  神:“一個時辰為限。套住了我,我從此不來糾纏辛迪絲,年年按時下雨,保證草原風調雨順,水草豐茂!

博斯騰:“套不住又待怎樣?”

雨  神:“我把辛迪絲帶走,照樣年年按時下雨!

博斯騰:“此話當真?”

雨  神:有你們酋長和眾鄉親為證,決不食言!”

博斯騰:“好。我答應套你!,酋長,請你看時間!

 

33、草原荒漠

賭賽開始了,雨神一瘸一拐的在前面跑,博斯騰騎著駿馬,手持套馬桿在后面追。雨神奸猾異常,明明看見他就在前面,等套馬桿伸過去,他卻在后面;有時看見他在右面跑,一套卻是空的,他卻在左邊;有時明明已經套住,人們剛要歡呼,他卻從地下溜走。如此轉來轉去,博斯騰用盡招數,連雨神的一根毛也套不住,

酋  長:“停,時間到,”

 

34、氈房前

雨  神:“博斯騰,你輸了,我贏了!”

說完,一瘸一拐來到辛迪絲跟前,二話不說拉著辛迪絲架起黑煙就走。

辛迪絲:“博斯騰救我……”

 

35、草原荒漠

博斯騰騎在馬上大呼:“天呀,這是什么世道!我堂堂五尺男兒連自己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有何面目活在天地之間!“

說完,拔出匕首大喊一聲插入自己心間,從馬上摔下來,躺在地上。

酋長和眾鄉親一起喊:“博斯騰,博斯騰”

 

36、半天上

雨神拉著辛迪絲飛走,辛迪絲見博斯騰自盡,

辛迪絲:“博斯騰,博斯騰——”

邊喊邊使勁掙被雨神拉著手,見掙不脫,便咬了雨神的手一口,雨神痛的叫了一聲,一松手。辛迪絲從空中墜落下來.

 

                             第二集

 

1、草原

地面上的人們一起驚呼起來

辛迪絲快落到地面時,雨神伸出長長的手臂把不省人事的辛迪絲拉住,回頭打了兩個噴嚏。消失在空中。

 

2、、天空

頓時,烏云像一隊隊戰艦,夾著轟轟隆隆的雷聲從天邊開過來,遮住了太陽,閃電像一把大鋸,把烏云鋸開,又合上,再鋸開,瓢潑大雨嘩啦啦地下下來。

 

3、草原

眾鄉親們歡呼,跳躍,匆匆騎著冒雨走了。

 

4、博斯騰房后的山坡上

酋長抱起博斯騰的尸體來到飯后的山坡上,一邊默默流淚一邊用手挖坑

博斯騰的和酋長受傷的血順著雨水染紅了這片草原

 

                            

5、萬里長空     日  外

雨下了整整兩個時辰停了。天空蔚藍如洗,白云朵朵。

一條彩虹從博斯騰的氈房聯到空中。

 

6、氈房前

艾麗曼(艾麗曼踩著彩虹飄飄裊裊地來到氈房前):“博斯騰哥哥,辛迪絲嫂嫂,我來看你了!。咦,怎么沒有人呢?博斯騰哥哥——,辛迪絲嫂嫂——”

 

7、山坡上

酋  長(氈房后不遠處的山坡上有個老人正在為一個墳丘上添土)“別叫了,姑娘,你的博斯騰哥哥在這里!

,

8、氈房后面山坡上

艾麗曼(急忙跑過去).:“老爺爺,你在埋誰?”

酋  長:“我剛才不是說了嗎,你的博斯騰哥哥在這里!”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博斯騰哥哥怎么啦?我辛迪絲嫂嫂呢?”

酋  長:“天作孽呀,天作孽!你的博斯騰自殺了!”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博斯騰哥哥,都怪我,是我連累了你呀!”

邊說邊痛哭不已。

酋  長:姑娘不要哭了,還是救救可憐的辛迪絲吧。

艾麗曼:我辛迪絲嫂嫂怎么啦?

酋  長:可憐的辛迪絲被天上的雨神搶走了。

艾麗曼:雨神為什么要搶我辛迪絲嫂嫂?

酋  長:哎,都怪辛迪絲太善良,長得太美麗了!

艾麗曼:太善良?太美麗?

酋  長:(看來艾麗曼一眼,頓時明白了緣由):“姑娘,樹老根多,人老話多,莫嫌老漢說話啰嗦。常言說的好呀!‘男俊一身害,女俊一身禍’這人世間的女子那個不想有一張美麗的容貌?可誰又知道,這美麗的容貌恰恰又是惹禍的根源呀!因為,不管是人還是神,是鬼還是畜生,只要是雄性,骨子里裝的就是三件事,金錢、美女、權力,為此貪婪無度。越是美麗的女人,越被人愛,越被人搶,古往今來多少大事小事都是由此而生。女人雖無罪,但懷璧有罪,都說紅顏禍水,女人不是禍水,而是因為男人有禍心呀!”

艾麗曼:“老爺爺說得有理,相貌是爹媽給的,由不得自己,招誰惹誰了?竟然弄出這等禍事?博斯騰哥哥,你安心睡吧,我一定把辛迪絲嫂嫂救出來,讓那惡神身首異處,為你報仇! ”說完架起彩云騰空而去。

 

9、巫山雨神宮  日  外

   ,, 巫山云霧繚繞,淫雨霏霏;奇石嶙峋,怪樹虬曲;松柏挺立于懸崖,瀑布懸掛于山澗,風蕭蕭,霧靄靄,真是仙山仙境。

一座巨大的宮殿建在巫山之巔

 

10、雨神宮外   日  外

雨神拖著昏迷不醒的辛迪絲飄落在宮殿院落中,把辛迪絲丟在地上。

雨  神(大聲喊道:)“來人呀!”

雜  役(幾個雜役和婆子丫鬟急忙跑過來):“主人,有何差遣,請吩咐!”

雨  神:“前廳掌燈,后山點明子,雨神宮披紅掛彩,弄他個喜氣洋洋,老爺要洞房花燭,”

雜  役:“諾!”

雨  神(對幾個丫鬟)“把他架下去,給我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丫  鬟:“諾”

把昏迷的辛迪絲架起來,往宮殿長廊拖去。

 

11、長廊

   雨神宮又正殿,兩面環繞著長廊,分別為東廂房、西廂房和門庭房、有無數個房間。每個房間門口都站著一個妖艷的年輕女子。

   丫鬟架著辛迪絲從走廊經過,每個女子都會探過身來看上一眼,或是露出妒忌的神態,或是嗤之以鼻,不削一顧。

雨神跟在辛迪絲后面,從走廊經過。女子們像是打了嗎啡,個個強打精神繞首弄姿,肉麻地賣弄風騷。

:  “雨神爺爺,今晚來我這,保管讓你醉生夢死……”

“雨神爺,來我這嗎,一年多了,想死我啦……”

“雨神爺,來我這嗎,他有啥好的,一個鄉下黃臉婆……”

姑娘們雖然搔首弄姿但,誰也不敢離開房門半步。

雨神或哈哈哈哈大笑,或點點頭,或不予理睬、或是瞟上一眼。

   

12、長廊   日  外

   “嘰嘰喳喳”的吵鬧聲把辛迪絲驚醒,他站起來左右看了看,猛地把丫鬟們推開,

辛迪絲:(驚恐地)“這……這是什么地方?”

雨  神:“這是我的家呀,”

辛迪絲:“我的家?你想干什么?”

雨  神:“干什么?哈哈哈哈……還能干什么?和你洞房花燭唄!”

辛迪絲:“你這個惡棍!殺夫奪妻,無惡不作!……”

雨  神:“慢點,慢點,辛迪絲,你別瞎說八說壞我的名頭好不好!你可是我從你男人哪里贏回來的,愿賭服輸,天經地義!常言說、‘識時務者為俊杰’既來之則安之,你就好好打扮打扮,今夜我定讓你醉生夢死享盡天下之快樂!

辛迪絲“你休想!我縱然拼上一死,也決不讓你得逞!”

雨  神:“別在這給我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我可不吃那一套。你們人間即便是皇帝也不過三宮六院七十二妃,一個大地主、大官也不過有個小三小五。你看看我這里有多少女人?后面還有個儲秀苑,除了今夜以后,你想再見我一面都難,你可要把握好機會喲!”

 

13、走廊兩側   日 外

走廊兩側,眾女人七嘴八舌:“是呀,雨神爺,他不愿意,我們愿意,”

雨  神:“拉下去換裝,別掃了老爺的雅興!”

 

14、長廊

幾個丫鬟來拉辛迪絲,辛迪絲把他們推開,猛跑幾步,一頭撞在走廊柱子上,頓時頭破血流,昏倒在地。

雨  神:“摸摸,死了嗎?!”

丫  鬟:“沒死,只是昏過去了,”、

雨  神:“真他媽的敗興!拖下去,關在后院柴房里,我就不信天下還有我治不了的犟草驢!”

   幾個丫鬟將辛迪絲拖下

 

15、后援柴房    日  外

【畫外音】從此辛迪絲被關在柴房里無人問津。草原又很久沒又下雨,求雨者盆盆罐罐聲,像針扎在辛迪絲心上,只能終日啼哭。

【畫面】辛迪絲被關在后援柴房里正以淚洗面。

 

16、柴房后窗

艾麗曼悄悄來到柴房后窗。

艾麗曼:“辛迪絲嫂嫂,辛迪絲嫂嫂!”

辛迪絲(來到后窗):“艾麗曼,真的是你,博斯騰他……”

艾麗曼:“別說了,我都知道了,這里有天兵天將把守,沒有時間多說,我是來救你的,附耳過來”

辛迪絲把耳朵湊到窗邊,

艾麗曼:(如此這般地講了幾句,遞給辛迪絲兩個紙包)“收好,按計行事,切記切記!我走啦,”

辛迪絲不住地點頭,艾麗曼搖身一晃,消失的無影無蹤

 

17、雨神宮神殿   日   內

   雨神宮里歌舞升平,雨神靠在坐榻上,身邊有兩個妖冶的女子伺候,左擁右抱,打情罵俏,

大廳里天籟仙樂,絲竹繞梁,鶯歌燕舞,紅袖添香,正是高潮迭起之時;

 

18、雨神宮神殿   日  內

一個內侍走來,附在雨神耳邊說了幾句

雨  神:“什么?王母娘娘身邊的?……都下去!都下去!”

      所有女人都退下

雨  神:“快請,快請!”

內  侍:“有請艾麗曼姑娘——”

                            

19、雨神宮神殿

艾麗曼:(走進神殿):嗬,雨生叔叔,好風流快活!”

雨  神:“人生得意須盡歡,快活一時是一時。艾麗曼姑娘,是那陣風把你吹來啦?”

艾麗曼:“無事不登三寶殿,我有事找你!

雨  神:“哦?莫非王母娘娘有公干與我?”

艾麗曼:“不是娘娘,是我找你有事談!

雨  神:“哦……既然不是公事,我們坐下來邊喝邊談如何?”

艾麗曼:“不敢不敢,你那酒里下有蒙汗藥,怕是喝得下去,吐不出來!”

雨  神:“哈哈哈哈,姑娘怎的如此不放心?既然話說到這份上,姑娘有啥事,但說不妨!

艾麗曼:“我辛迪絲嫂嫂是在你這吧?”

雨  神:“誰?”

艾麗曼:“辛迪絲,我博斯騰哥哥的老婆!

雨  神:“哦哦……有,有, 那娘們犟得很,放著榮華富貴不要,非要為那個男人守靈一百天,現在在后院柴房關著。咦,她怎么成了你的嫂嫂!

艾麗曼:“叔叔有所不知,那一日蟠桃會上,我奉娘娘懿旨下界去請通天河河神,也不知哪個不知死活得家伙變成餓狼,想要非禮我,是博斯騰哥哥救了我,所以我拜博斯騰為兄長,辛迪絲自然是我嫂嫂!

雨  神:“哦,誰如此膽大妄為,敢欺負姑娘你?”

艾麗曼:“可不是嗎,我將此事報告了娘娘,娘娘勃然大怒,派天師調查此事,若是查出來,就剝了那廝的皮,抽了那廝的筋!”

雨  神:(唐塞地)“喔,喔,不知姑娘問辛迪絲有何事?”

艾麗曼:“雨神叔叔,殺夫奪妻,干的好事!……”

雨  神:“哎,哎,哎,姑娘,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喲,她可是被我打賭贏來的!

艾麗曼:“人神賭博,公平安在?”

雨  神:“那么,你待怎樣?”

艾麗曼:“既然人家不愿意,何不就此罷手,放她回去?!

雨  神:“放回去?說得輕巧,點根燈草,我雨神看上的女人。豈有輕易罷手之理?”

艾麗曼:“你放,還是不放?”

雨  神:“不放,你敢把我怎樣?”

艾麗曼:“真的不放?”

雨  神:“不放!”

艾麗曼:“好,你不放是吧?”

雨  神:“不放,不放!”

艾麗曼:“好,我來問你,那只惡狼是不是你變得?”

雨  神:“姑娘別開玩笑,我豈敢動王母娘娘身邊的人!”

艾麗曼:“還敢抵賴!你色膽包天,連娘娘的貼身侍女都敢凌辱,還把娘娘放在眼里嗎?”

雨  神:“別上綱上線,證據,你有證據嗎?”

艾麗曼:“南天門有神光寶鏡,凡經過之人都有記載,”

雨  神:模糊不清,不足為憑,

艾麗曼:“有酋長做人證,”

雨  神:“不在現場,道聽途說,”

艾麗曼:“我還有物證”

雨  神:“什么物證?”

艾麗曼:“箭!”

雨  神:“什么箭?”

艾麗曼:“狼牙箭,就是博斯騰個個射在你身上的狼牙箭!”

雨  神:“這…… 這…… 這……”

艾麗曼:“你身上有傷,我手中有箭,箭上有血,一驗便知,看你如何抵賴!告辭!”

起身向神殿外走去。

 

20、雨神宮神殿、 日 外

     見艾麗曼向到神殿門口走去。

雨  神:“姑娘哪里去?”

艾麗曼:“我去敲天鼓,撞天鐘,讓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為我做主!”

雨  神:(兇相畢露,大聲喊道)“殿前武士,給我攔。!”

   

21、雨神宮門口     日 外

 四個天兵,一起用長矛夾在艾麗曼脖子上

艾麗曼:(鎮靜地)“雨神叔叔,你這是想殺人滅口啰?”

雨  神:“哼!”

艾麗曼:“你也不想想,沒有預防,我怎么敢來見你這個惡狼?我可是向娘娘告假,言明來你這的。那只箭和一封信留在我母親桃花仙子處,你若不怕你的泥鰍家族遭滿門滅絕之禍,你就盡管動手!”

雨  神:(想了一會,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好!不愧是王母娘娘身邊的人,有膽識,有智慧!叔叔和你開個玩笑,不必當真,不必當真,請回來我們細談!币粨]手殿前武士撤下。

艾麗曼:(站在門口沒有動,只是冷冷地)“我請的假期快要到了,娘娘等我有事,無暇和你再談,告辭!”動身繼續校門外走

 

22、神殿門口   

雨  神:(急忙追過來):“慢慢慢,姑娘不必生氣,你不是讓我放了辛迪絲嗎,我依你就是,依你就是,.!來人,把辛迪絲送回人間去!”

艾麗曼:“不,我要讓你親自去送!”

雨  神:“這!……好好好,我親自去……我親自去……”

”艾麗曼二話不說抬腿就走。

艾麗曼:“我在云端看著你,稍有差池,我定與你沒完!”

雨  神:“好好好”

說完先向門外走去

 

23、草原

   雨神帶著辛迪絲從空中飄落在草原上,

雨  神:(仰面對天喊道):“艾麗曼姑娘,我把她平安送到啦—”、

辛迪絲:(突然喊)“雨神,看,博斯騰活過來啦!”

   雨神驚奇地一回頭,辛迪絲把艾麗曼交給他的紙包向雨神的臉上砸去,一股紅、黃、白、綠、蘭的煙霧頓時在雨神臉上炸開來,向四處彌漫,

   雨神憤怒地舉起手:“你!你灑得是什……么?……阿嚏!”

 未等他的手打落下來,便忍不住“阿嚏……阿嚏……”不住地打噴嚏,

   辛迪絲又從懷里取出一個紙包,雨神嚇的向天上逃去,一路飛一路不停地打噴嚏,滿天的噴嚏聲振聾發聵。

 

24、天空

   “咔嚓嚓”一聲響,頓時雷鳴電閃,天空像被戳漏,大雨如注,直向這片草原傾落下來。

 

25、草原

【畫外音】原來,紙包里包的是碎羊毛,辣椒面、胡椒面、生姜面、芥末面,嗆得雨神又流眼淚,又流鼻涕,不停的打噴嚏。等它逃到雨神宮就打了三百八十個噴嚏!一個噴嚏下一個時辰的雨,這三百八十個噴嚏,讓草原平地水高一丈,草原經水一泡,陷了下去,成了一個華夏最大的淡水湖,陷下去的地殼沒有出路,就擠呀擠呀,把湖邊擠的隆起一座山。人們就把湖叫博斯騰湖,把山叫辛迪絲山。

【畫面】大雨如注。平地積水,轟隆一聲巨響,地殼下陷;波濤洶涌,博斯騰湖。碧水藍天,鷹飛鳥旋,蘆蕩蔥綠。白帆點點。

    山崩地裂,地殼凸起, 辛迪絲山,山巒疊嶂,奇峰突兀。怪石嶙峋

 

26、天宮斬仙臺    日   外

【畫外音】雨神和艾麗曼因亂施天雨,早晨人間災禍,因此而犯了天條。被綁在斬仙臺上。

【畫面】展現臺上,云霧繚繞,臺下旌旗飄飄,天兵天將守衛森嚴,。

雨神被綁在捆神柱上,兩側站著兩個兇神惡煞的劊子手

艾麗曼披頭散發,身穿囚服,帶著刑具跪在斬仙臺一側,身后站著兩個獄卒

“嘟——,嘟——,嘟——,”臺上八只長長的喇叭吹起催命號,

 

27、云中

一個通天審判官出現在云端上,展開判決書大聲宣讀:

“判決書,天字NNxW號,在押犯雨神,男,原名:泥鰍精,貪污腐化,收受賄賂,生活糜爛,荒淫無恥,倚仗權勢,強搶民婦。奸淫仙女未遂,玩忽職守,亂施雨露,以致民間災難深重。經天堂法庭審查,判決如下:數罪并罰特判處死刑!——斬立決!”

將一支令箭從云端跑到天宮斬仙臺

 

28、天宮斬仙臺

斬仙臺上,八只長喇叭又一次“嘟——,嘟——,嘟——,”地吹響,。

劊子手提著鬼頭大刀來到雨神面前,突然張嘴向雨神臉上噴了一口水,乘雨神一驚抬頭的瞬間,劊子手飛起一刀。將雨神的腦袋砍下來,

 

29、斬仙臺一側   日 外

   雨神的腦袋“咕嚕!钡貪L到艾麗曼的面前。

【特寫】雨神的頭顱惡狠狠地瞪著艾麗曼。

雨  神:“艾麗曼。這事沒完,你等著,咱們地獄里見!”

    

30、斬仙臺一角   日  外

艾麗曼驚恐地尖叫起來,癱倒在地,兩個獄卒急忙將她托架起來。

 

31、云中

   通天判官:“判決書,天字NNXE號,在押犯艾麗曼。女,與民婦合謀,報復雨神,致使民間暴雨成災,負連帶責任,念其年輕無知。有悔過之表現,故從輕發落,判處杖刑100杖,斬監候!锖髨绦小

 

32、斬仙臺一側

     兩個獄卒把艾麗曼拉起來,拖到杖刑案前趴下。

兩個行刑手舉起板子向艾麗曼打來……

 

33、桃花仙子宮    日  外    ’

【畫外音】艾麗曼被判斬監侯,這可急壞了桃花仙子。從表面看,天庭律法極為森嚴,誰敢犯天條,絕逃不過屠龍刀、打神鞭、斬魔臺,爬刀山、下油鍋的懲罰。但是,暗地里卻也有許多潛規則,人情大于天嗎!常言說“人托人,拱動天地”桃花仙子到處跑關系,最后跑到主管法律的呂洞賓呂院長那里。桃花仙子犯了愁

【畫面】音樂聲中,桃花仙子提著禮品從各個部門。各個領導的門口進去又出來

    最后來到天庭法院門口踟躕不前。

桃花仙子(暗想):這呂院長家富可敵國,金銀財寶人家根本不拿正眼瞧,如何是好?(桃花仙子想來想去,最后一跺腳,咬咬牙說):“為了孩子,我也顧不了那許多,只得由他去了!”

 

34、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這一天,桃花仙子著意打扮了一番,這一打扮好生了得!肌膚若白雪,雙目似清水,桃腮帶笑、氣若幽蘭,仿佛輕云之蔽月,猶如流風之回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近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淥波。上身穿粉紅色束腰緊身衣,下著荷葉百褶裙,外披輕紗大氅。絲帶飄飄,云髻峨峨。丹唇外朗,皓齒內鮮,顧盼之際,自有一番清雅高華的氣質。

打扮完畢,她悄悄來到天庭法院,在一個黃金鑄就的天平塑像下敲響了呂院長辦公室的門。

 

35、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呂院長正坐在辦公桌后面津津有味地翻看著一本裸體美女的畫冊。聽見敲門聲,急忙把畫冊放進辦公桌的抽屜里。這才說了聲:“進來!”

 

36、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門輕輕被推開,桃花仙子故意側著身子先露出一張臉來,微微一笑。見房子里只有呂院長一人,開開門,嬌滴滴的喊了一聲:“呂哥!”這才輕移蓮步走了進來。

呂院長:(這一聲“呂哥”直叫的呂院長骨軟筋麻,他故做驚訝地大叫):“稀客,稀客!桃花妹妹,你怎么有空來我這清水衙門?”

桃花仙子:(矜持地一笑,頓時生出千媚百態,她嗲聲嗲氣地)“呂哥這里哪是什么清水衙門喲,分明是掌管生殺大權的重地,小女子哪敢前來打擾!”

呂院長:“哈哈哈哈……桃花妹妹說笑了,也許對別人來說這里是森嚴之所,對妹妹來說,還不是你家的后花園嗎?想來,哥哥隨時恭迎!

桃花仙子:“只怕我來了呂哥來個公事公辦,不給我面子!

呂院長:(瞟了桃花仙子一眼,裝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嚴肅地)“妹妹此言差矣,給不給妹妹面子得看什么事情。我們做官的不是得講個清正廉明嘛?面子是面子,法律是法律,妹妹的來意哥哥我很清楚。說實在的,艾麗曼是我看著長大的,這姑娘不僅長得襲人,聰明伶俐,而且還多才多藝。我也實實不忍心看著她年紀輕就丟了性命?墒,你想過嗎?由于他的過錯又造成人間多少人畜生靈橫遭涂炭?山川變形且不用說,就因她的過錯,天庭鬧起了水荒。更嚴重的是,造成天庭無雨可施,人間大旱,赤地萬里,顆粒無收。又有多少人流離失所,家破人亡?如若不是王母娘娘求情,我法外施恩,恐怕早和雨神一起斬立決了!還望妹妹體諒哥哥的難處喲!”

桃花仙子:(沉默了一會)“這些道理妹妹我都知道,只是……只是可憐我那……,我那親親的女兒呀!他還那么年輕…………”說到此,嚶嚶地哭了起來。

 

37、呂院長辦公室   日內

【畫外音】都說女人的淚一滴就醉,男人的心一揉就碎!桃花仙子哭得梨花帶雨,讓呂院長的心如貓抓一般難受。其實,世間所有法律的量刑都有一個伸縮度,原本是讓法官根據罪犯所犯罪行的輕重程度來掌握,以示法律的公允。誰想到,卻成了法官的吃口。何為吃口?,就是向犯人索賄的借口和交換條件。否則法官怎么個個都富得流油?

呂院長“妹妹莫哭,妹妹莫哭,雖然法律條文是死的,可這量刑嗎……卻是活的,這就要看——妹妹的態度如何了!”

桃花仙子,:“我知道哥哥你有的是辦法,……只要能保住女兒一條命,哥哥

想咋……都行!”:

呂院長:“妹妹哭的著實可憐,把我的心都哭軟了。好吧,我這就去找找法律解釋,看有沒有辦法救艾麗曼一命!”

說完,起身向辦公室的里間走去。走到門口把手背起來,兩根指頭有意無意地勾了兩下,【特寫】便進去了。

桃花仙子:(非常明白指頭勾兩下的含義,卻假裝不知地)“我來幫哥哥找找”也進了里屋,隨手關上了門。

 

38 、辦公室里間  日 內  

桃花仙子一進門,呂院長再也不說清正廉潔的話了。急猴猴地一個餓虎撲食,抱起桃花仙子就壓在床上。

桃花仙子半推半就,任由他輕薄了一番,

【特寫】兩滴晶瑩的淚珠卻溢出眼角……

 第一集

1、天宮瑤池

 瑤池是王母娘娘所居住的地方,這里 池水清澈,晶瑩如玉。四周群山環抱,綠草如茵,野花似錦,挺拔、蒼翠的云杉、塔松,漫山遍嶺,遮天蔽日!

抬頭遠眺,三峰并起,突兀插云,狀如筆架。峰頂的冰川積雪,閃爍著皚皚銀光。

山下,祥云紫氣繚繞,瑤池水面上蓮花盛開,花間漢白玉的小橋護欄曲徑通幽,瑤池中心是一處巨大的水榭,雕梁畫棟,飛檐峭壁,勾心斗角,富麗堂皇。

此時,王母娘娘正在舉辦蟠桃會盛會,

王母娘娘著盛妝,飾鳳髻,步搖金釵,春風滿面

他的兩側站著艾麗曼和另外一個貼身侍女,

  鳳案下擺著一片小幾,各位神仙濟濟一堂,

王母娘娘:“各位仙家,正值盛世,國泰民安,繁榮昌盛,年豐人壽,恰逢米蘭蟠桃豐收,哀家在此舉辦蟠桃盛會,祈禱政通人和,江山如磐,各位仙家暢飲 ”

眾 仙 家:“祝娘娘光輝如日月,壽同天地山川”

值 殿 官:“奏樂——”等了一刻卻不見樂起

王母娘娘:“怎么回事?”

一 仙 女:“稟告娘娘,適才正要起樂,領舞的桃花仙子踩著一個桃核,將腳崴了。請娘娘恕罪,”

 

2,水榭大廳

各位神仙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呂洞賓:“桃花仙子貌壓群芳,婀娜多姿,難的一舞,臨場崴腳,實在遺憾!”  

眾神仙:“是呀!是呀!”

鐵拐李:“呂院長對桃花仙子情有獨鐘,由來已久,路人皆知呀!”

呂洞賓:“見笑,見笑,食色性也!”

 

3、瑤池水榭

艾麗曼:(來到臺前):“稟告娘娘,艾麗曼愿替母親領舞!”

王母娘娘:“哦,麗曼還有這才藝,好好好,速速舞來!

 

4、水榭中舞池

   仙樂天籟起,艾麗曼領著一群仙女翩翩起舞

艾麗曼唱    春去殘紅飄零,
            花依舊,不見故人。
            多情浪蝶空多情,
            紅粉多,甜蕊少,小桃青。
            把酒撫瑤琴
            曲高和寡少知音
            而今重詮桃花運
            乾坤轉,時令改,世事新。

5水榭大廳

雨神目不轉睛地盯著艾麗曼看。

艾麗曼的特寫和雨神的猥瑣相反復疊放,

雨神情不自禁地站了起來,擋住了雷公和電母的視線。

雷  公:“哎,雨神,坐下坐下,你擋住我了!

雨神一副筋麻骨酥失魂落魄的樣子,哈喇子順著兩條胡須往下滴答,全然不理會雷公,

電母婆婆:“這個色魔,魂都丟了,看我的!闭f完,手指一點,一道閃電直擊雨神撅著的屁股,

雨  神(被打的一跳,回過頭來生氣地):”干什么!”

雷  公:“坐下坐下,你站著。我們還看不看了?”

雨  神:(自知沒理只得賠著笑臉坐下):“失態失態,抱歉!抱歉!”

6、水榭舞池

桃花舞結束,眾神仙一起鼓掌喝彩。

眾仙女退下,艾麗曼依然站在那向眾神仙還禮、

王母娘娘:“艾麗曼,你的舞技精湛,真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也”

眾神仙:“如此天籟仙舞,美妙絕倫,恭喜娘娘,賀喜娘娘!

王母娘娘:“艾麗曼替我向眾仙家斟酒,大家暢懷痛飲,慶賀盛世華年!”

艾麗曼:“諾!”

7、水榭大廳

艾麗曼端著酒壺款款走進大廳,挨個給眾神仙斟酒,眾神仙點頭致謝,

艾麗曼來到雨神桌前正要給雨神斟酒,雨神一把抓住艾麗曼的手。

艾麗曼:“雨神叔叔,你這是?……”

雨神沒有回答,艾麗曼抬頭看時,見雨神一臉的淫蕩之相,只是淫笑。

艾麗曼:“叔叔請自重!”

急忙向回抽手,連抽兩下,雨神竟然越握越緊。

艾麗曼:“再不松手,莫怪我告訴娘娘!”

王母娘娘的聲音:“艾麗曼,怎么啦?”

艾麗曼:“雨神叔叔……喝高了,逗我玩哩,”

雨  神:(急忙松手。借坡下驢:)“嘻嘻……喝多啦,喝多啦,失禮失禮!”邊說邊坐下,眼睛卻依然色瞇瞇地看著艾麗曼,

艾麗曼狠狠剜了雨神一眼,繼續向前斟酒,斟到最后座位卻是空的。

王母娘娘:“是哪路神仙缺席?”

艾麗曼(看了一眼桌上的牌子):“是通天河河神,”

王母娘娘:“豈有此理!如今的秩序越來越松散了,如此蟠桃盛會也敢缺席,艾麗曼,拿我的金牌去催,如若再不來,罰扣年終獎金!”

艾麗曼:“諾”說完身體飄起,翩翩躚躚地飛離瑤池,向通天河飛去。

8、瑤池水榭大廳

雨神見艾麗曼走了,一晃身,來了個分身法,替身留在廳內,真身卻隨艾麗曼而去。

9、通天河天鵝湖

云霧繚繞,彩霞飛舞,艾麗曼駕云來到通天河源頭。

通天河的源頭在巴音布魯克高山草原。這里,黛山如廓,綠草似茵,泉水淙淙,瀑布如練;藍天與草原相輝,白云與羊群同色;通天河九曲十八灣,蜿蜒如蟒,天鵝湖方園幾十里,清澈如鏡;俊馬在草甸花叢里奔跑追逐,天鵝在湖光云影里飛翔嬉戲。

正是黃昏,落日熔金,暮云合璧。草原深處傳來陣陣馬頭琴聲和悠揚蒼勁的蒙古長調,此情此景,讓艾麗曼頓生一種寬闊坦蕩的情懷 ,他一邊欣賞著人間仙境,一邊向河神居住地地方走去。正行間,就聽見一聲狼嚎,抬頭看去,

10、草原

草原里的一塊大石頭上站著一只碩大的惡狼,惡狼見到艾麗曼,對天呵呵呵呵地大笑不止,笑完,猛地一竄,向艾麗曼撲來,

艾麗曼起先并不在意,使出定身法大喝:“定!”惡狼繼續向她撲來,艾麗曼連連喊了三聲:“定!定!定!”對惡狼毫無作用。艾麗曼這才慌了手腳,急忙喊了一聲:“起!”頓時身體飄起,駕起彩云向前飛去。那惡狼也駕起黑云飛起來,

11、天空

艾麗曼在前飛,惡狼緊追不舍。惡狼追上艾麗曼從高處向下撲來。

艾麗曼被迫降到草地上。剛一著陸,右手向空中一抓,手中便多了一把寶劍,她大喝一聲:“畜生,休得撒野!”揮劍向惡狼殺去。

惡狼一跳躲開。

艾麗曼劈、刺、削、砍、掃、撩、步步進攻,

惡狼騰、挪、躲、閃、滾、跳步步為營。

惡狼的尾巴猛然一掃,正打在艾麗曼的手腕上,寶劍脫手而飛。

艾麗曼轉身欲走,惡狼叼住艾麗曼的褲腳使勁一拽,把艾麗曼拽到,長嚎一聲,撲在艾麗曼身上。咬住艾麗曼的衣襟使勁一扯將衣服撕破,正欲再次下嘴,只聽“嗖“”地一聲飛來一只狼牙箭,深深地插進惡狼的前胛,餓狼嚎叫一聲,滾在一旁。

12、草原上

又一支箭飛來,惡狼就地一滾躲過。狼牙箭插在地上,發出嗡嗡聲。艾麗曼趁機拾起寶劍向惡狼刺去。 惡狼又打了個滾躲過,爬起來拖著尾巴逃之夭夭。

13、草原上

隨著一陣急促的馬蹄聲,一個魁梧的漢子來到艾麗曼身邊

博斯騰::“姑娘可曾受傷?”

艾麗曼:“不曾受傷,大哥救援之恩,小女子感激不盡!

博斯騰:“草原牧人有義務保護遠來的客人,不足言謝,。只是這草原上的狼都被我射殺盡了,從哪來的這只餓狼?”

艾麗曼“不知從何而來,請問大哥姓名?

博斯騰:“在下叫博斯騰,是草原上的牧馬人,敢問姑娘從哪里來,到哪里去?”

艾麗曼:“我從天邊來,到天邊去。大哥相救之恩容我后報,小女子有急事,就此別過!

博斯騰:“慢,姑娘,草原有個規矩,接濟外來客人,義不容辭。姑娘衣衫不整,怎么能去辦事?前面不遠就是我的氈房,請隨我去換件你嫂子的衣服再走如何?”

艾麗曼:“如此甚好,大哥請前面帶路”

博斯騰打了一個響亮的口哨,

14、山坡

    從山坡那邊跑來一群馬,博斯騰把自己的馬讓給艾麗曼騎,自己飛身躍上一匹沒有馬鞍的駿馬,趕著馬群向草原盡頭跑去。

15、草原的一個山坳里上

    山坳里有一間白色的氈房,氈房側邊是一個大馬廐和草垛,馬廄前的柱子上拴著一條兇狠的藏獒。正趴在地上打瞌睡。

   氈房前,博斯騰的妻子辛迪絲正在大木通前搗馬奶。辛迪絲是這片草原最美麗的女人,雖然布衣荊釵卻天生麗質,修長的身材亭亭玉立,嬌媚的面容像草原上的山丹花。

   藏獒突然發現有異常響動,站立起來向遠處嚎叫。

   辛迪絲抬頭遠眺——,

16、草原上

     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廋高個,留著兩條細長胡須,左肩胛上插著一支箭,正踉踉蹌蹌地向氈房走來。

17、氈房前,

   藏獒瘋狂地叫著,把鐵鏈子拖的嘩啦嘩啦響,

辛迪絲:“賽虎,別叫了,臥下!”

藏獒嗚嗚地叫了兩聲臥下,卻警惕地看著這個不速之客

瘦高個:“大嫂,幫幫我這個可憐人吧,”、

辛迪絲:“請問客人你從哪里來,為何這般狼狽模樣?“

瘦高個:“真是倒霉極了!我是來草原收皮子的皮貨商人,昨天遇見一伙強盜將我的駱駝和貨物全部搶走,還射了我一箭,如若不是逃的快,我命休矣。大嫂能否給我一點食物,幫我療傷,我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

辛迪絲:“救助來草原的了人,是我們牧民義不容辭的責任,請隨我進氈房,我為你療傷、備飯!

辛迪絲扶著瘦高個向氈房走去。

18、氈房內

    氈房里鋪著粗毛地毯,氈房中間有一個火爐,是做飯燒茶的地方,正對門處擺著一張長條矮桌,矮桌后面摞著幾床棉被。

   辛迪絲扶著瘦高個坐在矮桌前,取出剪刀等器械和一個牛皮袋放在矮桌上,用剪刀剪開廋高個的衣服,說:”客人且忍耐,待我給你取箭!”

瘦高個:“大嫂下手輕一些,在下最是怕痛!

辛迪絲故意對門外喊道:“誰在那里?!”瘦高個急忙扭頭去看,趁此機會,辛迪絲手疾眼快,迅速將箭鏃拔出來。瘦高個大叫一聲,辛迪絲順手將箭鏃丟在火塘旁,從皮口袋里倒出一些藥面敷在傷口上,再進行包扎。

19、氈房里

瘦高個和辛迪絲相距很近,見辛迪絲貌若天仙,不禁春心蕩漾,淫欲大發,哈喇子順著兩條胡須直流,不停地吸鼻子嗅辛迪絲的體香。    

,辛迪絲(非常氣憤,呵斥道)“休得無禮”急忙站起來欲走。

瘦高個:(一把抓住辛迪絲的手):“大嫂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我不但身上受了傷,,心里的傷更重。茫茫草原,你我相遇就是有緣,大嫂成全我!

辛迪絲:”你這廝毫無道理!我好心救你,你反恩將仇報。速速松手離去,!否則我男人回來,定讓你碎尸萬段!”

瘦高個:“寧在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呀!哈哈哈哈……” 將辛迪絲納入懷中,欲親吻。

辛迪絲:(掙扎了幾下,沒有掙脫,用手擋住瘦高個的嘴說):“你怎么這樣猴急?待我去看看男人回來否,再來寬衣解帶侍奉與你,豈不更有趣?免得讓人撞見,諸多不便!

瘦高個:(想了想)“也好,諒你也逃不脫我的手心!”

辛迪絲(起身向氈房外走去,到門口回頭對廋高個嫣然一笑。)“你且等著!”

20、氈房外

辛迪絲來到氈房外,把藏獒解開,指著氈房門喝道:“賽虎,上!”

藏獒沖進氈房,頓時,氈房里傳來狂吠聲、慘叫聲。過了一會,瘦高個從氈房里連滾帶爬地逃出來,藏獒緊跟著追出來,沒跑多遠,瘦高個便被藏獒撲倒咬住腿,瘦高個慘叫一聲,腿筋被咬斷,瘦高個一揮手把藏獒甩出幾丈遠,藏傲再次撲上去,瘦高個已經升到半空中。

瘦高個:“辛迪絲,你聽著:我發誓把你弄到手,你敢不從,我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說完駕起一陣黑煙,無影無蹤

辛迪絲(嚇壞啦,大喊):“博斯騰——,博斯騰——”

21、天鵝湖

黃昏。夕陽像一個碩大的圓輪,慢慢向天山墜落,萬道金光點燃滿天彩霞。天鵝湖九曲十八彎,每個湖曲里都映出一個太陽,

22、天鵝湖邊

博斯騰和艾麗曼趕著馬群歸牧,此情此景讓博斯騰和艾麗曼展開歌喉高唱

          姑娘你為什么這樣忙?

          忙著去天鵝湖里撈太陽

          太陽在天上怎會水中藏?

          不信你去望一望九個太陽都閃光

           啊哈伊——           

          天鵝湖里有九個太陽

          太陽在湖里閃金光

          金光普照草原天堂

          天堂養育了花兒一樣的姑娘

    遠處傳來辛迪絲的呼喊聲

博斯騰:“是你嫂子辛迪絲在叫我哩,咱們快走,喲呵呵呵!,喲呵呵呵!”

馬群向山坳氈房奔跑起來,

23、、山坳博斯騰住處

馬群來到山坳氈房處進入馬廄,博斯騰和艾麗曼下馬,辛迪絲迎上來。

辛迪絲:“這是誰?”

博斯騰:“一個被惡狼追咬的姑娘,艾麗曼妹妹,這是你嫂子辛迪絲!

艾麗曼:“嫂嫂好!”

辛迪絲:“你好。博斯騰,剛才家里來了惡人!

博斯騰:“哦?!在哪?”

辛迪絲:“他肩膀上被強人射傷 ,我好心給他療傷,他卻要非禮我,我放賽虎把他咬跑了!

博斯騰:“這個惡人,我非宰了他!他向哪跑的?跑了多久?”

辛迪絲:“那惡人會飛,一陣黑煙就不見了!

博斯騰::”會飛?”

艾麗曼:“哦?那人長得什么樣?”

辛迪絲:“瘦高個,尖嘴猴腮,長著兩根長長的胡須。說是來草原收皮子的皮貨商人”

艾麗曼:(頓時明白了幾分)“大嫂,我有急事要辦,能否借我一件衣服遮體!

辛迪絲:“行,請隨我來”

兩人進氈房,博斯騰去關馬廄的門

24、氈房前

艾麗曼換了身衣服拿著那只帶血的箭鏃出來,辛迪絲緊隨其后。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你來看!”

博斯騰:“咦,這不是我射那只惡狼的箭嘛?怎么會在家里?”

辛迪絲:“我是從那個自稱是皮貨商的家伙身上拔下來的!”

博斯騰:“莫非那家伙是惡狼變的?……怎么會?”

艾麗曼:“也許是天上的惡神變得,現在天宮也不干凈,一些神官貪污腐化,仗勢欺人也是常有的事,不管是神是鬼,來者不善,哥哥嫂嫂要堤防才是!

博斯騰:“姑娘言之有理!

艾麗曼:“哥哥嫂嫂,妹妹我有要務在身,不便久留,你們的救援之恩容我后報,這只箭我帶走做個紀念,咱們就此別過,”

博斯騰:“姑娘慢走!

辛迪絲:“妹妹常來!”

艾麗曼:“哥哥嫂嫂再會,”

說完,駕起一朵彩云,轉瞬間不見了蹤影。

辛迪絲:“咦,他也會飛?!”兩人驚得目瞪口呆。

25、草原荒漠

【畫外音】果不其然,這片草原連續一年沒有下雨,天山的積雪融化殆盡。露出了光禿禿的尖頂。河流干涸了,成了風沙肆虐的地方。大地干裂開成了龜背,草木枯死,牛羊倒斃。萬物生靈絕跡。,人們搭建靈臺禱告上蒼,求雨的盆盆罐罐終日被敲得響個不停。

【畫面】光禿禿的山峰……

        干涸的河流……

        枯萎的牧草……

    渴斃的牛羊……

畫著鬼臉的薩滿舉著一只玉鉤在禱告天地,人們跪拜……

 求雨者叮叮咚咚地敲著銅盆瓦罐……

26、天空

     火辣辣的太陽慢慢暗下來,從天邊飄過來一大片烏云。

27、草原荒漠

求雨的人們歡呼起來:“烏云來啦,要下雨了!,烏云來啦,要下雨了!”可是人們高興的太早了,從烏云里丟下一條黑色的絲絹,烏云就飄走了,火辣辣的太陽又把大地曬的冒著煙兒。

一個白胡子長者拾起黑色的絲絹【特寫】“不交辛迪絲,永不施雨”  

酋 長:“莫非是辛迪絲觸犯了雨神?走,去問問辛迪絲!”

28、、山坳博斯騰住處

     人們騎馬一起來到博斯騰的氈房前下馬。藏獒瘋狂地嚎叫起來

辛迪絲:(迎出氈房施禮)“不知酋長和眾鄉親來我家有何事?”

酋  長:“辛迪絲,博斯騰呢”

辛迪絲:“去幾十里外的山泉拉水去了,快回來了吧。!”

酋  長:“辛迪絲,有件事問問你,剛才從天上掉下來一條絲絹,你看看,上面寫的是怎么回事?”

辛迪絲接過來一看:“不交辛迪絲,永不施雨,……”

【鏡頭回放】瘦高個從氈房里連滾帶爬地跑出來,向前逃去,藏獒緊跟著追出來,沒跑多遠,瘦高個便被藏獒撲倒,咬住腿,廋高個慘叫一聲,腿筋被咬斷,瘦高個一揮手把藏獒甩出幾丈遠,藏傲再次撲上去,瘦高個已經升到半空中,大喊道:“辛迪絲,你聽著:我發誓把你弄到手,你敢不從,我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說完駕起一陣黑煙,無影無蹤

辛迪絲:“我想起來了,去年秋季來了一個穿黑衣,留著兩條細長胡須的人,自稱是皮貨商,說他遭到強人打劫受了箭傷,求我救治,我按草原的規矩為他療傷。廝起了歹心,意欲非禮我,是我放狗咬斷了那廝的腿、誰知那廝會飛,臨走時說過:‘我若不從,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的話!

酋  長:“孩子,你闖大禍了,正是因為你,草原才遭到百年不遇的大旱呀! ”

辛迪絲:“怎么能怨我呢,是他恩將仇報,作惡在前,我才自衛的。我是有夫之婦,嚴守婦道保護自己的清白有何過錯?”

酋  長:“孩子,如若論常理,你是沒有錯的,可是,你得罪的是誰?是天呀!天是什么?天是壓在人和萬物頭頂的大山!他掌握著萬物生靈的生死榮辱,人怎么能違抗天意呢?據說那雨神是一只泥鰍得道變的,最是荒淫無恥!連老天爺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我們又怎么能奈何與他?為今之計,只有逆來順受,滿足他的要求,犧牲你了。辛迪絲,你就救救草原和這片土地上的萬物生靈吧,”  

說完帶頭跪在辛迪絲的面前

眾鄉親:“辛迪絲,求你救救草原和萬物生靈吧,……” 一起跪下,

辛迪絲:“這……這……”

博斯騰(大喊):“不!”

 

29、氈房前

眾人看時,博斯騰牽著一輛拉水的嘞嘞車獨自站在人群中,

博斯騰:“酋長,你的話不對,我們牧人講的是黑白分明,是非分明,不畏強權,不喪良心,不受欺辱,不持強凌弱。如果如你這般逆來順受,豈不正助長那廝的囂張氣焰嘛?如果那廝要了辛迪絲再變本加利來要你們的妻女去蹂躪,你們會答應嗎?”

酋  長:“那你說該當如何?”

博斯騰:“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和他抗爭到底!”縱身一竄,躍上勒勒車,指天大罵:“老天,你放任惡神殘害人間萬物生靈枉自為天!雨神,有種你就下來,我和你拼個你死我活!”說完,取下背上的彎弓檔上一支鳴鏑,拉了個滿懷,向太陽射去。

 

30、天空

     鳴鏑直向天空飛去,突然“咔嚓嚓”一聲雷響,緊接著一道耀眼的閃電,只見一片烏云向草原飄下來。

 

31、博斯騰氈房前。

黑云落在地上,雨神瘸著一條腿一拐一拐走來:

雨  神:“博斯騰,你射傷我的肩膀,壞了我的好事,我不懲罰你,讓你的老婆來頂缸賠償有何不公?辛迪絲。你放狗咬斷我的腿,我不與你計較,以德報怨,只讓你陪陪我,有何不平?”

博斯騰:“你作惡在前,惡有惡報,怎能強詞奪理?”

辛迪絲:(解開狗鏈)“你這惡人,人人得而誅之。賽虎,上!”

 

32、氈房前

藏獒狂吠著向雨神撲去,沒等到雨神跟前,雨神甩手一指,一道光劍直射藏獒,藏獒哀鳴一聲頓時斃命。

辛迪絲:“賽虎,賽虎……”

雨神:“哼,老虎不發威,你還當我是病貓!博斯騰,你不是說要和我拼個你死我活嗎,你說,怎么個拼法?”

博斯騰:“你愿怎么拼,咱就怎么拼!”

雨  神:“好,有幾分英雄氣概!這樣吧,我是神,你是人,如果拼武功,你看見了,你連一招半式都抵擋不住,,不但沒有意思還讓別的神仙說我以神欺人.再說,,我們爭奪的是一個漂亮女人,這樣打呀殺的也太煞風景。你看這樣行不行,我們玩場游戲來賭輸贏,怎么樣?”

博斯騰:“怎么賭法?”

雨  神:“聽說你是這片草原上最好的套馬能手,我跑,你來套我,我是個瘸子,這樣你不吃虧吧?”

博斯騰:“套住你這樣?套不住又如何?”

雨  神:“一個時辰為限。套住了我,我從此不來糾纏辛迪絲,年年按時下雨,保證草原風調雨順,水草豐茂!

博斯騰:“套不住又待怎樣?”

雨  神:“我把辛迪絲帶走,照樣年年按時下雨!

博斯騰:“此話當真?”

雨  神:有你們酋長和眾鄉親為證,決不食言!”

博斯騰:“好。我答應套你!,酋長,請你看時間!

 

33、草原荒漠

賭賽開始了,雨神一瘸一拐的在前面跑,博斯騰騎著駿馬,手持套馬桿在后面追。雨神奸猾異常,明明看見他就在前面,等套馬桿伸過去,他卻在后面;有時看見他在右面跑,一套卻是空的,他卻在左邊;有時明明已經套住,人們剛要歡呼,他卻從地下溜走。如此轉來轉去,博斯騰用盡招數,連雨神的一根毛也套不住,

酋  長:“停,時間到,”

 

34、氈房前

雨  神:“博斯騰,你輸了,我贏了!”

說完,一瘸一拐來到辛迪絲跟前,二話不說拉著辛迪絲架起黑煙就走。

辛迪絲:“博斯騰救我……”

 

35、草原荒漠

博斯騰騎在馬上大呼:“天呀,這是什么世道!我堂堂五尺男兒連自己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有何面目活在天地之間!“

說完,拔出匕首大喊一聲插入自己心間,從馬上摔下來,躺在地上。

酋長和眾鄉親一起喊:“博斯騰,博斯騰”

 

36、半天上

雨神拉著辛迪絲飛走,辛迪絲見博斯騰自盡,

辛迪絲:“博斯騰,博斯騰——”

邊喊邊使勁掙被雨神拉著手,見掙不脫,便咬了雨神的手一口,雨神痛的叫了一聲,一松手。辛迪絲從空中墜落下來.

 

                             第二集

 

1、草原

地面上的人們一起驚呼起來

辛迪絲快落到地面時,雨神伸出長長的手臂把不省人事的辛迪絲拉住,回頭打了兩個噴嚏。消失在空中。

 

2、、天空

頓時,烏云像一隊隊戰艦,夾著轟轟隆隆的雷聲從天邊開過來,遮住了太陽,閃電像一把大鋸,把烏云鋸開,又合上,再鋸開,瓢潑大雨嘩啦啦地下下來。

 

3、草原

眾鄉親們歡呼,跳躍,匆匆騎著冒雨走了。

 

4、博斯騰房后的山坡上

酋長抱起博斯騰的尸體來到飯后的山坡上,一邊默默流淚一邊用手挖坑

博斯騰的和酋長受傷的血順著雨水染紅了這片草原

 

                            

5、萬里長空     日  外

雨下了整整兩個時辰停了。天空蔚藍如洗,白云朵朵。

一條彩虹從博斯騰的氈房聯到空中。

 

6、氈房前

艾麗曼(艾麗曼踩著彩虹飄飄裊裊地來到氈房前):“博斯騰哥哥,辛迪絲嫂嫂,我來看你了!。咦,怎么沒有人呢?博斯騰哥哥——,辛迪絲嫂嫂——”

 

7、山坡上

酋  長(氈房后不遠處的山坡上有個老人正在為一個墳丘上添土)“別叫了,姑娘,你的博斯騰哥哥在這里!

,

8、氈房后面山坡上

艾麗曼(急忙跑過去).:“老爺爺,你在埋誰?”

酋  長:“我剛才不是說了嗎,你的博斯騰哥哥在這里!”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博斯騰哥哥怎么啦?我辛迪絲嫂嫂呢?”

酋  長:“天作孽呀,天作孽!你的博斯騰自殺了!”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博斯騰哥哥,都怪我,是我連累了你呀!”

邊說邊痛哭不已。

酋  長:姑娘不要哭了,還是救救可憐的辛迪絲吧。

艾麗曼:我辛迪絲嫂嫂怎么啦?

酋  長:可憐的辛迪絲被天上的雨神搶走了。

艾麗曼:雨神為什么要搶我辛迪絲嫂嫂?

酋  長:哎,都怪辛迪絲太善良,長得太美麗了!

艾麗曼:太善良?太美麗?

酋  長:(看來艾麗曼一眼,頓時明白了緣由):“姑娘,樹老根多,人老話多,莫嫌老漢說話啰嗦。常言說的好呀!‘男俊一身害,女俊一身禍’這人世間的女子那個不想有一張美麗的容貌?可誰又知道,這美麗的容貌恰恰又是惹禍的根源呀!因為,不管是人還是神,是鬼還是畜生,只要是雄性,骨子里裝的就是三件事,金錢、美女、權力,為此貪婪無度。越是美麗的女人,越被人愛,越被人搶,古往今來多少大事小事都是由此而生。女人雖無罪,但懷璧有罪,都說紅顏禍水,女人不是禍水,而是因為男人有禍心呀!”

艾麗曼:“老爺爺說得有理,相貌是爹媽給的,由不得自己,招誰惹誰了?竟然弄出這等禍事?博斯騰哥哥,你安心睡吧,我一定把辛迪絲嫂嫂救出來,讓那惡神身首異處,為你報仇! ”說完架起彩云騰空而去。

 

9、巫山雨神宮  日  外

   ,, 巫山云霧繚繞,淫雨霏霏;奇石嶙峋,怪樹虬曲;松柏挺立于懸崖,瀑布懸掛于山澗,風蕭蕭,霧靄靄,真是仙山仙境。

一座巨大的宮殿建在巫山之巔

 

10、雨神宮外   日  外

雨神拖著昏迷不醒的辛迪絲飄落在宮殿院落中,把辛迪絲丟在地上。

雨  神(大聲喊道:)“來人呀!”

雜  役(幾個雜役和婆子丫鬟急忙跑過來):“主人,有何差遣,請吩咐!”

雨  神:“前廳掌燈,后山點明子,雨神宮披紅掛彩,弄他個喜氣洋洋,老爺要洞房花燭,”

雜  役:“諾!”

雨  神(對幾個丫鬟)“把他架下去,給我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丫  鬟:“諾”

把昏迷的辛迪絲架起來,往宮殿長廊拖去。

 

11、長廊

   雨神宮又正殿,兩面環繞著長廊,分別為東廂房、西廂房和門庭房、有無數個房間。每個房間門口都站著一個妖艷的年輕女子。

   丫鬟架著辛迪絲從走廊經過,每個女子都會探過身來看上一眼,或是露出妒忌的神態,或是嗤之以鼻,不削一顧。

雨神跟在辛迪絲后面,從走廊經過。女子們像是打了嗎啡,個個強打精神繞首弄姿,肉麻地賣弄風騷。

:  “雨神爺爺,今晚來我這,保管讓你醉生夢死……”

“雨神爺,來我這嗎,一年多了,想死我啦……”

“雨神爺,來我這嗎,他有啥好的,一個鄉下黃臉婆……”

姑娘們雖然搔首弄姿但,誰也不敢離開房門半步。

雨神或哈哈哈哈大笑,或點點頭,或不予理睬、或是瞟上一眼。

   

12、長廊   日  外

   “嘰嘰喳喳”的吵鬧聲把辛迪絲驚醒,他站起來左右看了看,猛地把丫鬟們推開,

辛迪絲:(驚恐地)“這……這是什么地方?”

雨  神:“這是我的家呀,”

辛迪絲:“我的家?你想干什么?”

雨  神:“干什么?哈哈哈哈……還能干什么?和你洞房花燭唄!”

辛迪絲:“你這個惡棍!殺夫奪妻,無惡不作!……”

雨  神:“慢點,慢點,辛迪絲,你別瞎說八說壞我的名頭好不好!你可是我從你男人哪里贏回來的,愿賭服輸,天經地義!常言說、‘識時務者為俊杰’既來之則安之,你就好好打扮打扮,今夜我定讓你醉生夢死享盡天下之快樂!

辛迪絲“你休想!我縱然拼上一死,也決不讓你得逞!”

雨  神:“別在這給我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我可不吃那一套。你們人間即便是皇帝也不過三宮六院七十二妃,一個大地主、大官也不過有個小三小五。你看看我這里有多少女人?后面還有個儲秀苑,除了今夜以后,你想再見我一面都難,你可要把握好機會喲!”

 

13、走廊兩側   日 外

走廊兩側,眾女人七嘴八舌:“是呀,雨神爺,他不愿意,我們愿意,”

雨  神:“拉下去換裝,別掃了老爺的雅興!”

 

14、長廊

幾個丫鬟來拉辛迪絲,辛迪絲把他們推開,猛跑幾步,一頭撞在走廊柱子上,頓時頭破血流,昏倒在地。

雨  神:“摸摸,死了嗎?!”

丫  鬟:“沒死,只是昏過去了,”、

雨  神:“真他媽的敗興!拖下去,關在后院柴房里,我就不信天下還有我治不了的犟草驢!”

   幾個丫鬟將辛迪絲拖下

 

15、后援柴房    日  外

【畫外音】從此辛迪絲被關在柴房里無人問津。草原又很久沒又下雨,求雨者盆盆罐罐聲,像針扎在辛迪絲心上,只能終日啼哭。

【畫面】辛迪絲被關在后援柴房里正以淚洗面。

 

16、柴房后窗

艾麗曼悄悄來到柴房后窗。

艾麗曼:“辛迪絲嫂嫂,辛迪絲嫂嫂!”

辛迪絲(來到后窗):“艾麗曼,真的是你,博斯騰他……”

艾麗曼:“別說了,我都知道了,這里有天兵天將把守,沒有時間多說,我是來救你的,附耳過來”

辛迪絲把耳朵湊到窗邊,

艾麗曼:(如此這般地講了幾句,遞給辛迪絲兩個紙包)“收好,按計行事,切記切記!我走啦,”

辛迪絲不住地點頭,艾麗曼搖身一晃,消失的無影無蹤

 

17、雨神宮神殿   日   內

   雨神宮里歌舞升平,雨神靠在坐榻上,身邊有兩個妖冶的女子伺候,左擁右抱,打情罵俏,

大廳里天籟仙樂,絲竹繞梁,鶯歌燕舞,紅袖添香,正是高潮迭起之時;

 

18、雨神宮神殿   日  內

一個內侍走來,附在雨神耳邊說了幾句

雨  神:“什么?王母娘娘身邊的?……都下去!都下去!”

      所有女人都退下

雨  神:“快請,快請!”

內  侍:“有請艾麗曼姑娘——”

                            

19、雨神宮神殿

艾麗曼:(走進神殿):嗬,雨生叔叔,好風流快活!”

雨  神:“人生得意須盡歡,快活一時是一時。艾麗曼姑娘,是那陣風把你吹來啦?”

艾麗曼:“無事不登三寶殿,我有事找你!

雨  神:“哦?莫非王母娘娘有公干與我?”

艾麗曼:“不是娘娘,是我找你有事談!

雨  神:“哦……既然不是公事,我們坐下來邊喝邊談如何?”

艾麗曼:“不敢不敢,你那酒里下有蒙汗藥,怕是喝得下去,吐不出來!”

雨  神:“哈哈哈哈,姑娘怎的如此不放心?既然話說到這份上,姑娘有啥事,但說不妨!

艾麗曼:“我辛迪絲嫂嫂是在你這吧?”

雨  神:“誰?”

艾麗曼:“辛迪絲,我博斯騰哥哥的老婆!

雨  神:“哦哦……有,有, 那娘們犟得很,放著榮華富貴不要,非要為那個男人守靈一百天,現在在后院柴房關著。咦,她怎么成了你的嫂嫂!

艾麗曼:“叔叔有所不知,那一日蟠桃會上,我奉娘娘懿旨下界去請通天河河神,也不知哪個不知死活得家伙變成餓狼,想要非禮我,是博斯騰哥哥救了我,所以我拜博斯騰為兄長,辛迪絲自然是我嫂嫂!

雨  神:“哦,誰如此膽大妄為,敢欺負姑娘你?”

艾麗曼:“可不是嗎,我將此事報告了娘娘,娘娘勃然大怒,派天師調查此事,若是查出來,就剝了那廝的皮,抽了那廝的筋!”

雨  神:(唐塞地)“喔,喔,不知姑娘問辛迪絲有何事?”

艾麗曼:“雨神叔叔,殺夫奪妻,干的好事!……”

雨  神:“哎,哎,哎,姑娘,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喲,她可是被我打賭贏來的!

艾麗曼:“人神賭博,公平安在?”

雨  神:“那么,你待怎樣?”

艾麗曼:“既然人家不愿意,何不就此罷手,放她回去?!

雨  神:“放回去?說得輕巧,點根燈草,我雨神看上的女人。豈有輕易罷手之理?”

艾麗曼:“你放,還是不放?”

雨  神:“不放,你敢把我怎樣?”

艾麗曼:“真的不放?”

雨  神:“不放!”

艾麗曼:“好,你不放是吧?”

雨  神:“不放,不放!”

艾麗曼:“好,我來問你,那只惡狼是不是你變得?”

雨  神:“姑娘別開玩笑,我豈敢動王母娘娘身邊的人!”

艾麗曼:“還敢抵賴!你色膽包天,連娘娘的貼身侍女都敢凌辱,還把娘娘放在眼里嗎?”

雨  神:“別上綱上線,證據,你有證據嗎?”

艾麗曼:“南天門有神光寶鏡,凡經過之人都有記載,”

雨  神:模糊不清,不足為憑,

艾麗曼:“有酋長做人證,”

雨  神:“不在現場,道聽途說,”

艾麗曼:“我還有物證”

雨  神:“什么物證?”

艾麗曼:“箭!”

雨  神:“什么箭?”

艾麗曼:“狼牙箭,就是博斯騰個個射在你身上的狼牙箭!”

雨  神:“這…… 這…… 這……”

艾麗曼:“你身上有傷,我手中有箭,箭上有血,一驗便知,看你如何抵賴!告辭!”

起身向神殿外走去。

 

20、雨神宮神殿、 日 外

     見艾麗曼向到神殿門口走去。

雨  神:“姑娘哪里去?”

艾麗曼:“我去敲天鼓,撞天鐘,讓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為我做主!”

雨  神:(兇相畢露,大聲喊道)“殿前武士,給我攔。!”

   

21、雨神宮門口     日 外

 四個天兵,一起用長矛夾在艾麗曼脖子上

艾麗曼:(鎮靜地)“雨神叔叔,你這是想殺人滅口啰?”

雨  神:“哼!”

艾麗曼:“你也不想想,沒有預防,我怎么敢來見你這個惡狼?我可是向娘娘告假,言明來你這的。那只箭和一封信留在我母親桃花仙子處,你若不怕你的泥鰍家族遭滿門滅絕之禍,你就盡管動手!”

雨  神:(想了一會,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好!不愧是王母娘娘身邊的人,有膽識,有智慧!叔叔和你開個玩笑,不必當真,不必當真,請回來我們細談!币粨]手殿前武士撤下。

艾麗曼:(站在門口沒有動,只是冷冷地)“我請的假期快要到了,娘娘等我有事,無暇和你再談,告辭!”動身繼續校門外走

 

22、神殿門口   

雨  神:(急忙追過來):“慢慢慢,姑娘不必生氣,你不是讓我放了辛迪絲嗎,我依你就是,依你就是,.!來人,把辛迪絲送回人間去!”

艾麗曼:“不,我要讓你親自去送!”

雨  神:“這!……好好好,我親自去……我親自去……”

”艾麗曼二話不說抬腿就走。

艾麗曼:“我在云端看著你,稍有差池,我定與你沒完!”

雨  神:“好好好”

說完先向門外走去

 

23、草原

   雨神帶著辛迪絲從空中飄落在草原上,

雨  神:(仰面對天喊道):“艾麗曼姑娘,我把她平安送到啦—”、

辛迪絲:(突然喊)“雨神,看,博斯騰活過來啦!”

   雨神驚奇地一回頭,辛迪絲把艾麗曼交給他的紙包向雨神的臉上砸去,一股紅、黃、白、綠、蘭的煙霧頓時在雨神臉上炸開來,向四處彌漫,

   雨神憤怒地舉起手:“你!你灑得是什……么?……阿嚏!”

 未等他的手打落下來,便忍不住“阿嚏……阿嚏……”不住地打噴嚏,

   辛迪絲又從懷里取出一個紙包,雨神嚇的向天上逃去,一路飛一路不停地打噴嚏,滿天的噴嚏聲振聾發聵。

 

24、天空

   “咔嚓嚓”一聲響,頓時雷鳴電閃,天空像被戳漏,大雨如注,直向這片草原傾落下來。

 

25、草原

【畫外音】原來,紙包里包的是碎羊毛,辣椒面、胡椒面、生姜面、芥末面,嗆得雨神又流眼淚,又流鼻涕,不停的打噴嚏。等它逃到雨神宮就打了三百八十個噴嚏!一個噴嚏下一個時辰的雨,這三百八十個噴嚏,讓草原平地水高一丈,草原經水一泡,陷了下去,成了一個華夏最大的淡水湖,陷下去的地殼沒有出路,就擠呀擠呀,把湖邊擠的隆起一座山。人們就把湖叫博斯騰湖,把山叫辛迪絲山。

【畫面】大雨如注。平地積水,轟隆一聲巨響,地殼下陷;波濤洶涌,博斯騰湖。碧水藍天,鷹飛鳥旋,蘆蕩蔥綠。白帆點點。

    山崩地裂,地殼凸起, 辛迪絲山,山巒疊嶂,奇峰突兀。怪石嶙峋

 

26、天宮斬仙臺    日   外

【畫外音】雨神和艾麗曼因亂施天雨,早晨人間災禍,因此而犯了天條。被綁在斬仙臺上。

【畫面】展現臺上,云霧繚繞,臺下旌旗飄飄,天兵天將守衛森嚴,。

雨神被綁在捆神柱上,兩側站著兩個兇神惡煞的劊子手

艾麗曼披頭散發,身穿囚服,帶著刑具跪在斬仙臺一側,身后站著兩個獄卒

“嘟——,嘟——,嘟——,”臺上八只長長的喇叭吹起催命號,

 

27、云中

一個通天審判官出現在云端上,展開判決書大聲宣讀:

“判決書,天字NNxW號,在押犯雨神,男,原名:泥鰍精,貪污腐化,收受賄賂,生活糜爛,荒淫無恥,倚仗權勢,強搶民婦。奸淫仙女未遂,玩忽職守,亂施雨露,以致民間災難深重。經天堂法庭審查,判決如下:數罪并罰特判處死刑!——斬立決!”

將一支令箭從云端跑到天宮斬仙臺

 

28、天宮斬仙臺

斬仙臺上,八只長喇叭又一次“嘟——,嘟——,嘟——,”地吹響,。

劊子手提著鬼頭大刀來到雨神面前,突然張嘴向雨神臉上噴了一口水,乘雨神一驚抬頭的瞬間,劊子手飛起一刀。將雨神的腦袋砍下來,

 

29、斬仙臺一側   日 外

   雨神的腦袋“咕嚕!钡貪L到艾麗曼的面前。

【特寫】雨神的頭顱惡狠狠地瞪著艾麗曼。

雨  神:“艾麗曼。這事沒完,你等著,咱們地獄里見!”

    

30、斬仙臺一角   日  外

艾麗曼驚恐地尖叫起來,癱倒在地,兩個獄卒急忙將她托架起來。

 

31、云中

   通天判官:“判決書,天字NNXE號,在押犯艾麗曼。女,與民婦合謀,報復雨神,致使民間暴雨成災,負連帶責任,念其年輕無知。有悔過之表現,故從輕發落,判處杖刑100杖,斬監候!锖髨绦小

 

32、斬仙臺一側

     兩個獄卒把艾麗曼拉起來,拖到杖刑案前趴下。

兩個行刑手舉起板子向艾麗曼打來……

 

33、桃花仙子宮    日  外    ’

【畫外音】艾麗曼被判斬監侯,這可急壞了桃花仙子。從表面看,天庭律法極為森嚴,誰敢犯天條,絕逃不過屠龍刀、打神鞭、斬魔臺,爬刀山、下油鍋的懲罰。但是,暗地里卻也有許多潛規則,人情大于天嗎!常言說“人托人,拱動天地”桃花仙子到處跑關系,最后跑到主管法律的呂洞賓呂院長那里。桃花仙子犯了愁

【畫面】音樂聲中,桃花仙子提著禮品從各個部門。各個領導的門口進去又出來

    最后來到天庭法院門口踟躕不前。

桃花仙子(暗想):這呂院長家富可敵國,金銀財寶人家根本不拿正眼瞧,如何是好?(桃花仙子想來想去,最后一跺腳,咬咬牙說):“為了孩子,我也顧不了那許多,只得由他去了!”

 

34、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這一天,桃花仙子著意打扮了一番,這一打扮好生了得!肌膚若白雪,雙目似清水,桃腮帶笑、氣若幽蘭,仿佛輕云之蔽月,猶如流風之回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近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淥波。上身穿粉紅色束腰緊身衣,下著荷葉百褶裙,外披輕紗大氅。絲帶飄飄,云髻峨峨。丹唇外朗,皓齒內鮮,顧盼之際,自有一番清雅高華的氣質。

打扮完畢,她悄悄來到天庭法院,在一個黃金鑄就的天平塑像下敲響了呂院長辦公室的門。

 

35、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呂院長正坐在辦公桌后面津津有味地翻看著一本裸體美女的畫冊。聽見敲門聲,急忙把畫冊放進辦公桌的抽屜里。這才說了聲:“進來!”

 

36、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門輕輕被推開,桃花仙子故意側著身子先露出一張臉來,微微一笑。見房子里只有呂院長一人,開開門,嬌滴滴的喊了一聲:“呂哥!”這才輕移蓮步走了進來。

呂院長:(這一聲“呂哥”直叫的呂院長骨軟筋麻,他故做驚訝地大叫):“稀客,稀客!桃花妹妹,你怎么有空來我這清水衙門?”

桃花仙子:(矜持地一笑,頓時生出千媚百態,她嗲聲嗲氣地)“呂哥這里哪是什么清水衙門喲,分明是掌管生殺大權的重地,小女子哪敢前來打擾!”

呂院長:“哈哈哈哈……桃花妹妹說笑了,也許對別人來說這里是森嚴之所,對妹妹來說,還不是你家的后花園嗎?想來,哥哥隨時恭迎!

桃花仙子:“只怕我來了呂哥來個公事公辦,不給我面子!

呂院長:(瞟了桃花仙子一眼,裝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嚴肅地)“妹妹此言差矣,給不給妹妹面子得看什么事情。我們做官的不是得講個清正廉明嘛?面子是面子,法律是法律,妹妹的來意哥哥我很清楚。說實在的,艾麗曼是我看著長大的,這姑娘不僅長得襲人,聰明伶俐,而且還多才多藝。我也實實不忍心看著她年紀輕就丟了性命?墒,你想過嗎?由于他的過錯又造成人間多少人畜生靈橫遭涂炭?山川變形且不用說,就因她的過錯,天庭鬧起了水荒。更嚴重的是,造成天庭無雨可施,人間大旱,赤地萬里,顆粒無收。又有多少人流離失所,家破人亡?如若不是王母娘娘求情,我法外施恩,恐怕早和雨神一起斬立決了!還望妹妹體諒哥哥的難處喲!”

桃花仙子:(沉默了一會)“這些道理妹妹我都知道,只是……只是可憐我那……,我那親親的女兒呀!他還那么年輕…………”說到此,嚶嚶地哭了起來。

 

37、呂院長辦公室   日內

【畫外音】都說女人的淚一滴就醉,男人的心一揉就碎!桃花仙子哭得梨花帶雨,讓呂院長的心如貓抓一般難受。其實,世間所有法律的量刑都有一個伸縮度,原本是讓法官根據罪犯所犯罪行的輕重程度來掌握,以示法律的公允。誰想到,卻成了法官的吃口。何為吃口?,就是向犯人索賄的借口和交換條件。否則法官怎么個個都富得流油?

呂院長“妹妹莫哭,妹妹莫哭,雖然法律條文是死的,可這量刑嗎……卻是活的,這就要看——妹妹的態度如何了!”

桃花仙子,:“我知道哥哥你有的是辦法,……只要能保住女兒一條命,哥哥

想咋……都行!”:

呂院長:“妹妹哭的著實可憐,把我的心都哭軟了。好吧,我這就去找找法律解釋,看有沒有辦法救艾麗曼一命!”

說完,起身向辦公室的里間走去。走到門口把手背起來,兩根指頭有意無意地勾了兩下,【特寫】便進去了。

桃花仙子:(非常明白指頭勾兩下的含義,卻假裝不知地)“我來幫哥哥找找”也進了里屋,隨手關上了門。

 

38 、辦公室里間  日 內  

桃花仙子一進門,呂院長再也不說清正廉潔的話了。急猴猴地一個餓虎撲食,抱起桃花仙子就壓在床上。

桃花仙子半推半就,任由他輕薄了一番,

【特寫】兩滴晶瑩的淚珠卻溢出眼角……

 第一集

1、天宮瑤池

 瑤池是王母娘娘所居住的地方,這里 池水清澈,晶瑩如玉。四周群山環抱,綠草如茵,野花似錦,挺拔、蒼翠的云杉、塔松,漫山遍嶺,遮天蔽日!

抬頭遠眺,三峰并起,突兀插云,狀如筆架。峰頂的冰川積雪,閃爍著皚皚銀光。

山下,祥云紫氣繚繞,瑤池水面上蓮花盛開,花間漢白玉的小橋護欄曲徑通幽,瑤池中心是一處巨大的水榭,雕梁畫棟,飛檐峭壁,勾心斗角,富麗堂皇。

此時,王母娘娘正在舉辦蟠桃會盛會,

王母娘娘著盛妝,飾鳳髻,步搖金釵,春風滿面

他的兩側站著艾麗曼和另外一個貼身侍女,

  鳳案下擺著一片小幾,各位神仙濟濟一堂,

王母娘娘:“各位仙家,正值盛世,國泰民安,繁榮昌盛,年豐人壽,恰逢米蘭蟠桃豐收,哀家在此舉辦蟠桃盛會,祈禱政通人和,江山如磐,各位仙家暢飲 ”

眾 仙 家:“祝娘娘光輝如日月,壽同天地山川”

值 殿 官:“奏樂——”等了一刻卻不見樂起

王母娘娘:“怎么回事?”

一 仙 女:“稟告娘娘,適才正要起樂,領舞的桃花仙子踩著一個桃核,將腳崴了。請娘娘恕罪,”

 

2,水榭大廳

各位神仙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呂洞賓:“桃花仙子貌壓群芳,婀娜多姿,難的一舞,臨場崴腳,實在遺憾!”  

眾神仙:“是呀!是呀!”

鐵拐李:“呂院長對桃花仙子情有獨鐘,由來已久,路人皆知呀!”

呂洞賓:“見笑,見笑,食色性也!”

 

3、瑤池水榭

艾麗曼:(來到臺前):“稟告娘娘,艾麗曼愿替母親領舞!”

王母娘娘:“哦,麗曼還有這才藝,好好好,速速舞來!

 

4、水榭中舞池

   仙樂天籟起,艾麗曼領著一群仙女翩翩起舞

艾麗曼唱    春去殘紅飄零,
            花依舊,不見故人。
            多情浪蝶空多情,
            紅粉多,甜蕊少,小桃青。
            把酒撫瑤琴
            曲高和寡少知音
            而今重詮桃花運
            乾坤轉,時令改,世事新。

5水榭大廳

雨神目不轉睛地盯著艾麗曼看。

艾麗曼的特寫和雨神的猥瑣相反復疊放,

雨神情不自禁地站了起來,擋住了雷公和電母的視線。

雷  公:“哎,雨神,坐下坐下,你擋住我了!

雨神一副筋麻骨酥失魂落魄的樣子,哈喇子順著兩條胡須往下滴答,全然不理會雷公,

電母婆婆:“這個色魔,魂都丟了,看我的!闭f完,手指一點,一道閃電直擊雨神撅著的屁股,

雨  神(被打的一跳,回過頭來生氣地):”干什么!”

雷  公:“坐下坐下,你站著。我們還看不看了?”

雨  神:(自知沒理只得賠著笑臉坐下):“失態失態,抱歉!抱歉!”

6、水榭舞池

桃花舞結束,眾神仙一起鼓掌喝彩。

眾仙女退下,艾麗曼依然站在那向眾神仙還禮、

王母娘娘:“艾麗曼,你的舞技精湛,真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也”

眾神仙:“如此天籟仙舞,美妙絕倫,恭喜娘娘,賀喜娘娘!

王母娘娘:“艾麗曼替我向眾仙家斟酒,大家暢懷痛飲,慶賀盛世華年!”

艾麗曼:“諾!”

7、水榭大廳

艾麗曼端著酒壺款款走進大廳,挨個給眾神仙斟酒,眾神仙點頭致謝,

艾麗曼來到雨神桌前正要給雨神斟酒,雨神一把抓住艾麗曼的手。

艾麗曼:“雨神叔叔,你這是?……”

雨神沒有回答,艾麗曼抬頭看時,見雨神一臉的淫蕩之相,只是淫笑。

艾麗曼:“叔叔請自重!”

急忙向回抽手,連抽兩下,雨神竟然越握越緊。

艾麗曼:“再不松手,莫怪我告訴娘娘!”

王母娘娘的聲音:“艾麗曼,怎么啦?”

艾麗曼:“雨神叔叔……喝高了,逗我玩哩,”

雨  神:(急忙松手。借坡下驢:)“嘻嘻……喝多啦,喝多啦,失禮失禮!”邊說邊坐下,眼睛卻依然色瞇瞇地看著艾麗曼,

艾麗曼狠狠剜了雨神一眼,繼續向前斟酒,斟到最后座位卻是空的。

王母娘娘:“是哪路神仙缺席?”

艾麗曼(看了一眼桌上的牌子):“是通天河河神,”

王母娘娘:“豈有此理!如今的秩序越來越松散了,如此蟠桃盛會也敢缺席,艾麗曼,拿我的金牌去催,如若再不來,罰扣年終獎金!”

艾麗曼:“諾”說完身體飄起,翩翩躚躚地飛離瑤池,向通天河飛去。

8、瑤池水榭大廳

雨神見艾麗曼走了,一晃身,來了個分身法,替身留在廳內,真身卻隨艾麗曼而去。

9、通天河天鵝湖

云霧繚繞,彩霞飛舞,艾麗曼駕云來到通天河源頭。

通天河的源頭在巴音布魯克高山草原。這里,黛山如廓,綠草似茵,泉水淙淙,瀑布如練;藍天與草原相輝,白云與羊群同色;通天河九曲十八灣,蜿蜒如蟒,天鵝湖方園幾十里,清澈如鏡;俊馬在草甸花叢里奔跑追逐,天鵝在湖光云影里飛翔嬉戲。

正是黃昏,落日熔金,暮云合璧。草原深處傳來陣陣馬頭琴聲和悠揚蒼勁的蒙古長調,此情此景,讓艾麗曼頓生一種寬闊坦蕩的情懷 ,他一邊欣賞著人間仙境,一邊向河神居住地地方走去。正行間,就聽見一聲狼嚎,抬頭看去,

10、草原

草原里的一塊大石頭上站著一只碩大的惡狼,惡狼見到艾麗曼,對天呵呵呵呵地大笑不止,笑完,猛地一竄,向艾麗曼撲來,

艾麗曼起先并不在意,使出定身法大喝:“定!”惡狼繼續向她撲來,艾麗曼連連喊了三聲:“定!定!定!”對惡狼毫無作用。艾麗曼這才慌了手腳,急忙喊了一聲:“起!”頓時身體飄起,駕起彩云向前飛去。那惡狼也駕起黑云飛起來,

11、天空

艾麗曼在前飛,惡狼緊追不舍。惡狼追上艾麗曼從高處向下撲來。

艾麗曼被迫降到草地上。剛一著陸,右手向空中一抓,手中便多了一把寶劍,她大喝一聲:“畜生,休得撒野!”揮劍向惡狼殺去。

惡狼一跳躲開。

艾麗曼劈、刺、削、砍、掃、撩、步步進攻,

惡狼騰、挪、躲、閃、滾、跳步步為營。

惡狼的尾巴猛然一掃,正打在艾麗曼的手腕上,寶劍脫手而飛。

艾麗曼轉身欲走,惡狼叼住艾麗曼的褲腳使勁一拽,把艾麗曼拽到,長嚎一聲,撲在艾麗曼身上。咬住艾麗曼的衣襟使勁一扯將衣服撕破,正欲再次下嘴,只聽“嗖“”地一聲飛來一只狼牙箭,深深地插進惡狼的前胛,餓狼嚎叫一聲,滾在一旁。

12、草原上

又一支箭飛來,惡狼就地一滾躲過。狼牙箭插在地上,發出嗡嗡聲。艾麗曼趁機拾起寶劍向惡狼刺去。 惡狼又打了個滾躲過,爬起來拖著尾巴逃之夭夭。

13、草原上

隨著一陣急促的馬蹄聲,一個魁梧的漢子來到艾麗曼身邊

博斯騰::“姑娘可曾受傷?”

艾麗曼:“不曾受傷,大哥救援之恩,小女子感激不盡!

博斯騰:“草原牧人有義務保護遠來的客人,不足言謝,。只是這草原上的狼都被我射殺盡了,從哪來的這只餓狼?”

艾麗曼“不知從何而來,請問大哥姓名?

博斯騰:“在下叫博斯騰,是草原上的牧馬人,敢問姑娘從哪里來,到哪里去?”

艾麗曼:“我從天邊來,到天邊去。大哥相救之恩容我后報,小女子有急事,就此別過!

博斯騰:“慢,姑娘,草原有個規矩,接濟外來客人,義不容辭。姑娘衣衫不整,怎么能去辦事?前面不遠就是我的氈房,請隨我去換件你嫂子的衣服再走如何?”

艾麗曼:“如此甚好,大哥請前面帶路”

博斯騰打了一個響亮的口哨,

14、山坡

    從山坡那邊跑來一群馬,博斯騰把自己的馬讓給艾麗曼騎,自己飛身躍上一匹沒有馬鞍的駿馬,趕著馬群向草原盡頭跑去。

15、草原的一個山坳里上

    山坳里有一間白色的氈房,氈房側邊是一個大馬廐和草垛,馬廄前的柱子上拴著一條兇狠的藏獒。正趴在地上打瞌睡。

   氈房前,博斯騰的妻子辛迪絲正在大木通前搗馬奶。辛迪絲是這片草原最美麗的女人,雖然布衣荊釵卻天生麗質,修長的身材亭亭玉立,嬌媚的面容像草原上的山丹花。

   藏獒突然發現有異常響動,站立起來向遠處嚎叫。

   辛迪絲抬頭遠眺——,

16、草原上

     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廋高個,留著兩條細長胡須,左肩胛上插著一支箭,正踉踉蹌蹌地向氈房走來。

17、氈房前,

   藏獒瘋狂地叫著,把鐵鏈子拖的嘩啦嘩啦響,

辛迪絲:“賽虎,別叫了,臥下!”

藏獒嗚嗚地叫了兩聲臥下,卻警惕地看著這個不速之客

瘦高個:“大嫂,幫幫我這個可憐人吧,”、

辛迪絲:“請問客人你從哪里來,為何這般狼狽模樣?“

瘦高個:“真是倒霉極了!我是來草原收皮子的皮貨商人,昨天遇見一伙強盜將我的駱駝和貨物全部搶走,還射了我一箭,如若不是逃的快,我命休矣。大嫂能否給我一點食物,幫我療傷,我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

辛迪絲:“救助來草原的了人,是我們牧民義不容辭的責任,請隨我進氈房,我為你療傷、備飯!

辛迪絲扶著瘦高個向氈房走去。

18、氈房內

    氈房里鋪著粗毛地毯,氈房中間有一個火爐,是做飯燒茶的地方,正對門處擺著一張長條矮桌,矮桌后面摞著幾床棉被。

   辛迪絲扶著瘦高個坐在矮桌前,取出剪刀等器械和一個牛皮袋放在矮桌上,用剪刀剪開廋高個的衣服,說:”客人且忍耐,待我給你取箭!”

瘦高個:“大嫂下手輕一些,在下最是怕痛!

辛迪絲故意對門外喊道:“誰在那里?!”瘦高個急忙扭頭去看,趁此機會,辛迪絲手疾眼快,迅速將箭鏃拔出來。瘦高個大叫一聲,辛迪絲順手將箭鏃丟在火塘旁,從皮口袋里倒出一些藥面敷在傷口上,再進行包扎。

19、氈房里

瘦高個和辛迪絲相距很近,見辛迪絲貌若天仙,不禁春心蕩漾,淫欲大發,哈喇子順著兩條胡須直流,不停地吸鼻子嗅辛迪絲的體香。    

,辛迪絲(非常氣憤,呵斥道)“休得無禮”急忙站起來欲走。

瘦高個:(一把抓住辛迪絲的手):“大嫂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我不但身上受了傷,,心里的傷更重。茫茫草原,你我相遇就是有緣,大嫂成全我!

辛迪絲:”你這廝毫無道理!我好心救你,你反恩將仇報。速速松手離去,!否則我男人回來,定讓你碎尸萬段!”

瘦高個:“寧在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呀!哈哈哈哈……” 將辛迪絲納入懷中,欲親吻。

辛迪絲:(掙扎了幾下,沒有掙脫,用手擋住瘦高個的嘴說):“你怎么這樣猴急?待我去看看男人回來否,再來寬衣解帶侍奉與你,豈不更有趣?免得讓人撞見,諸多不便!

瘦高個:(想了想)“也好,諒你也逃不脫我的手心!”

辛迪絲(起身向氈房外走去,到門口回頭對廋高個嫣然一笑。)“你且等著!”

20、氈房外

辛迪絲來到氈房外,把藏獒解開,指著氈房門喝道:“賽虎,上!”

藏獒沖進氈房,頓時,氈房里傳來狂吠聲、慘叫聲。過了一會,瘦高個從氈房里連滾帶爬地逃出來,藏獒緊跟著追出來,沒跑多遠,瘦高個便被藏獒撲倒咬住腿,瘦高個慘叫一聲,腿筋被咬斷,瘦高個一揮手把藏獒甩出幾丈遠,藏傲再次撲上去,瘦高個已經升到半空中。

瘦高個:“辛迪絲,你聽著:我發誓把你弄到手,你敢不從,我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說完駕起一陣黑煙,無影無蹤

辛迪絲(嚇壞啦,大喊):“博斯騰——,博斯騰——”

21、天鵝湖

黃昏。夕陽像一個碩大的圓輪,慢慢向天山墜落,萬道金光點燃滿天彩霞。天鵝湖九曲十八彎,每個湖曲里都映出一個太陽,

22、天鵝湖邊

博斯騰和艾麗曼趕著馬群歸牧,此情此景讓博斯騰和艾麗曼展開歌喉高唱

          姑娘你為什么這樣忙?

          忙著去天鵝湖里撈太陽

          太陽在天上怎會水中藏?

          不信你去望一望九個太陽都閃光

           啊哈伊——           

          天鵝湖里有九個太陽

          太陽在湖里閃金光

          金光普照草原天堂

          天堂養育了花兒一樣的姑娘

    遠處傳來辛迪絲的呼喊聲

博斯騰:“是你嫂子辛迪絲在叫我哩,咱們快走,喲呵呵呵!,喲呵呵呵!”

馬群向山坳氈房奔跑起來,

23、、山坳博斯騰住處

馬群來到山坳氈房處進入馬廄,博斯騰和艾麗曼下馬,辛迪絲迎上來。

辛迪絲:“這是誰?”

博斯騰:“一個被惡狼追咬的姑娘,艾麗曼妹妹,這是你嫂子辛迪絲!

艾麗曼:“嫂嫂好!”

辛迪絲:“你好。博斯騰,剛才家里來了惡人!

博斯騰:“哦?!在哪?”

辛迪絲:“他肩膀上被強人射傷 ,我好心給他療傷,他卻要非禮我,我放賽虎把他咬跑了!

博斯騰:“這個惡人,我非宰了他!他向哪跑的?跑了多久?”

辛迪絲:“那惡人會飛,一陣黑煙就不見了!

博斯騰::”會飛?”

艾麗曼:“哦?那人長得什么樣?”

辛迪絲:“瘦高個,尖嘴猴腮,長著兩根長長的胡須。說是來草原收皮子的皮貨商人”

艾麗曼:(頓時明白了幾分)“大嫂,我有急事要辦,能否借我一件衣服遮體!

辛迪絲:“行,請隨我來”

兩人進氈房,博斯騰去關馬廄的門

24、氈房前

艾麗曼換了身衣服拿著那只帶血的箭鏃出來,辛迪絲緊隨其后。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你來看!”

博斯騰:“咦,這不是我射那只惡狼的箭嘛?怎么會在家里?”

辛迪絲:“我是從那個自稱是皮貨商的家伙身上拔下來的!”

博斯騰:“莫非那家伙是惡狼變的?……怎么會?”

艾麗曼:“也許是天上的惡神變得,現在天宮也不干凈,一些神官貪污腐化,仗勢欺人也是常有的事,不管是神是鬼,來者不善,哥哥嫂嫂要堤防才是!

博斯騰:“姑娘言之有理!

艾麗曼:“哥哥嫂嫂,妹妹我有要務在身,不便久留,你們的救援之恩容我后報,這只箭我帶走做個紀念,咱們就此別過,”

博斯騰:“姑娘慢走!

辛迪絲:“妹妹常來!”

艾麗曼:“哥哥嫂嫂再會,”

說完,駕起一朵彩云,轉瞬間不見了蹤影。

辛迪絲:“咦,他也會飛?!”兩人驚得目瞪口呆。

25、草原荒漠

【畫外音】果不其然,這片草原連續一年沒有下雨,天山的積雪融化殆盡。露出了光禿禿的尖頂。河流干涸了,成了風沙肆虐的地方。大地干裂開成了龜背,草木枯死,牛羊倒斃。萬物生靈絕跡。,人們搭建靈臺禱告上蒼,求雨的盆盆罐罐終日被敲得響個不停。

【畫面】光禿禿的山峰……

        干涸的河流……

        枯萎的牧草……

    渴斃的牛羊……

畫著鬼臉的薩滿舉著一只玉鉤在禱告天地,人們跪拜……

 求雨者叮叮咚咚地敲著銅盆瓦罐……

26、天空

     火辣辣的太陽慢慢暗下來,從天邊飄過來一大片烏云。

27、草原荒漠

求雨的人們歡呼起來:“烏云來啦,要下雨了!,烏云來啦,要下雨了!”可是人們高興的太早了,從烏云里丟下一條黑色的絲絹,烏云就飄走了,火辣辣的太陽又把大地曬的冒著煙兒。

一個白胡子長者拾起黑色的絲絹【特寫】“不交辛迪絲,永不施雨”  

酋 長:“莫非是辛迪絲觸犯了雨神?走,去問問辛迪絲!”

28、、山坳博斯騰住處

     人們騎馬一起來到博斯騰的氈房前下馬。藏獒瘋狂地嚎叫起來

辛迪絲:(迎出氈房施禮)“不知酋長和眾鄉親來我家有何事?”

酋  長:“辛迪絲,博斯騰呢”

辛迪絲:“去幾十里外的山泉拉水去了,快回來了吧。!”

酋  長:“辛迪絲,有件事問問你,剛才從天上掉下來一條絲絹,你看看,上面寫的是怎么回事?”

辛迪絲接過來一看:“不交辛迪絲,永不施雨,……”

【鏡頭回放】瘦高個從氈房里連滾帶爬地跑出來,向前逃去,藏獒緊跟著追出來,沒跑多遠,瘦高個便被藏獒撲倒,咬住腿,廋高個慘叫一聲,腿筋被咬斷,瘦高個一揮手把藏獒甩出幾丈遠,藏傲再次撲上去,瘦高個已經升到半空中,大喊道:“辛迪絲,你聽著:我發誓把你弄到手,你敢不從,我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說完駕起一陣黑煙,無影無蹤

辛迪絲:“我想起來了,去年秋季來了一個穿黑衣,留著兩條細長胡須的人,自稱是皮貨商,說他遭到強人打劫受了箭傷,求我救治,我按草原的規矩為他療傷。廝起了歹心,意欲非禮我,是我放狗咬斷了那廝的腿、誰知那廝會飛,臨走時說過:‘我若不從,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的話!

酋  長:“孩子,你闖大禍了,正是因為你,草原才遭到百年不遇的大旱呀! ”

辛迪絲:“怎么能怨我呢,是他恩將仇報,作惡在前,我才自衛的。我是有夫之婦,嚴守婦道保護自己的清白有何過錯?”

酋  長:“孩子,如若論常理,你是沒有錯的,可是,你得罪的是誰?是天呀!天是什么?天是壓在人和萬物頭頂的大山!他掌握著萬物生靈的生死榮辱,人怎么能違抗天意呢?據說那雨神是一只泥鰍得道變的,最是荒淫無恥!連老天爺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我們又怎么能奈何與他?為今之計,只有逆來順受,滿足他的要求,犧牲你了。辛迪絲,你就救救草原和這片土地上的萬物生靈吧,”  

說完帶頭跪在辛迪絲的面前

眾鄉親:“辛迪絲,求你救救草原和萬物生靈吧,……” 一起跪下,

辛迪絲:“這……這……”

博斯騰(大喊):“不!”

 

29、氈房前

眾人看時,博斯騰牽著一輛拉水的嘞嘞車獨自站在人群中,

博斯騰:“酋長,你的話不對,我們牧人講的是黑白分明,是非分明,不畏強權,不喪良心,不受欺辱,不持強凌弱。如果如你這般逆來順受,豈不正助長那廝的囂張氣焰嘛?如果那廝要了辛迪絲再變本加利來要你們的妻女去蹂躪,你們會答應嗎?”

酋  長:“那你說該當如何?”

博斯騰:“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和他抗爭到底!”縱身一竄,躍上勒勒車,指天大罵:“老天,你放任惡神殘害人間萬物生靈枉自為天!雨神,有種你就下來,我和你拼個你死我活!”說完,取下背上的彎弓檔上一支鳴鏑,拉了個滿懷,向太陽射去。

 

30、天空

     鳴鏑直向天空飛去,突然“咔嚓嚓”一聲雷響,緊接著一道耀眼的閃電,只見一片烏云向草原飄下來。

 

31、博斯騰氈房前。

黑云落在地上,雨神瘸著一條腿一拐一拐走來:

雨  神:“博斯騰,你射傷我的肩膀,壞了我的好事,我不懲罰你,讓你的老婆來頂缸賠償有何不公?辛迪絲。你放狗咬斷我的腿,我不與你計較,以德報怨,只讓你陪陪我,有何不平?”

博斯騰:“你作惡在前,惡有惡報,怎能強詞奪理?”

辛迪絲:(解開狗鏈)“你這惡人,人人得而誅之。賽虎,上!”

 

32、氈房前

藏獒狂吠著向雨神撲去,沒等到雨神跟前,雨神甩手一指,一道光劍直射藏獒,藏獒哀鳴一聲頓時斃命。

辛迪絲:“賽虎,賽虎……”

雨神:“哼,老虎不發威,你還當我是病貓!博斯騰,你不是說要和我拼個你死我活嗎,你說,怎么個拼法?”

博斯騰:“你愿怎么拼,咱就怎么拼!”

雨  神:“好,有幾分英雄氣概!這樣吧,我是神,你是人,如果拼武功,你看見了,你連一招半式都抵擋不住,,不但沒有意思還讓別的神仙說我以神欺人.再說,,我們爭奪的是一個漂亮女人,這樣打呀殺的也太煞風景。你看這樣行不行,我們玩場游戲來賭輸贏,怎么樣?”

博斯騰:“怎么賭法?”

雨  神:“聽說你是這片草原上最好的套馬能手,我跑,你來套我,我是個瘸子,這樣你不吃虧吧?”

博斯騰:“套住你這樣?套不住又如何?”

雨  神:“一個時辰為限。套住了我,我從此不來糾纏辛迪絲,年年按時下雨,保證草原風調雨順,水草豐茂!

博斯騰:“套不住又待怎樣?”

雨  神:“我把辛迪絲帶走,照樣年年按時下雨!

博斯騰:“此話當真?”

雨  神:有你們酋長和眾鄉親為證,決不食言!”

博斯騰:“好。我答應套你!,酋長,請你看時間!

 

33、草原荒漠

賭賽開始了,雨神一瘸一拐的在前面跑,博斯騰騎著駿馬,手持套馬桿在后面追。雨神奸猾異常,明明看見他就在前面,等套馬桿伸過去,他卻在后面;有時看見他在右面跑,一套卻是空的,他卻在左邊;有時明明已經套住,人們剛要歡呼,他卻從地下溜走。如此轉來轉去,博斯騰用盡招數,連雨神的一根毛也套不住,

酋  長:“停,時間到,”

 

34、氈房前

雨  神:“博斯騰,你輸了,我贏了!”

說完,一瘸一拐來到辛迪絲跟前,二話不說拉著辛迪絲架起黑煙就走。

辛迪絲:“博斯騰救我……”

 

35、草原荒漠

博斯騰騎在馬上大呼:“天呀,這是什么世道!我堂堂五尺男兒連自己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有何面目活在天地之間!“

說完,拔出匕首大喊一聲插入自己心間,從馬上摔下來,躺在地上。

酋長和眾鄉親一起喊:“博斯騰,博斯騰”

 

36、半天上

雨神拉著辛迪絲飛走,辛迪絲見博斯騰自盡,

辛迪絲:“博斯騰,博斯騰——”

邊喊邊使勁掙被雨神拉著手,見掙不脫,便咬了雨神的手一口,雨神痛的叫了一聲,一松手。辛迪絲從空中墜落下來.

 

                             第二集

 

1、草原

地面上的人們一起驚呼起來

辛迪絲快落到地面時,雨神伸出長長的手臂把不省人事的辛迪絲拉住,回頭打了兩個噴嚏。消失在空中。

 

2、、天空

頓時,烏云像一隊隊戰艦,夾著轟轟隆隆的雷聲從天邊開過來,遮住了太陽,閃電像一把大鋸,把烏云鋸開,又合上,再鋸開,瓢潑大雨嘩啦啦地下下來。

 

3、草原

眾鄉親們歡呼,跳躍,匆匆騎著冒雨走了。

 

4、博斯騰房后的山坡上

酋長抱起博斯騰的尸體來到飯后的山坡上,一邊默默流淚一邊用手挖坑

博斯騰的和酋長受傷的血順著雨水染紅了這片草原

 

                            

5、萬里長空     日  外

雨下了整整兩個時辰停了。天空蔚藍如洗,白云朵朵。

一條彩虹從博斯騰的氈房聯到空中。

 

6、氈房前

艾麗曼(艾麗曼踩著彩虹飄飄裊裊地來到氈房前):“博斯騰哥哥,辛迪絲嫂嫂,我來看你了!。咦,怎么沒有人呢?博斯騰哥哥——,辛迪絲嫂嫂——”

 

7、山坡上

酋  長(氈房后不遠處的山坡上有個老人正在為一個墳丘上添土)“別叫了,姑娘,你的博斯騰哥哥在這里!

,

8、氈房后面山坡上

艾麗曼(急忙跑過去).:“老爺爺,你在埋誰?”

酋  長:“我剛才不是說了嗎,你的博斯騰哥哥在這里!”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博斯騰哥哥怎么啦?我辛迪絲嫂嫂呢?”

酋  長:“天作孽呀,天作孽!你的博斯騰自殺了!”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博斯騰哥哥,都怪我,是我連累了你呀!”

邊說邊痛哭不已。

酋  長:姑娘不要哭了,還是救救可憐的辛迪絲吧。

艾麗曼:我辛迪絲嫂嫂怎么啦?

酋  長:可憐的辛迪絲被天上的雨神搶走了。

艾麗曼:雨神為什么要搶我辛迪絲嫂嫂?

酋  長:哎,都怪辛迪絲太善良,長得太美麗了!

艾麗曼:太善良?太美麗?

酋  長:(看來艾麗曼一眼,頓時明白了緣由):“姑娘,樹老根多,人老話多,莫嫌老漢說話啰嗦。常言說的好呀!‘男俊一身害,女俊一身禍’這人世間的女子那個不想有一張美麗的容貌?可誰又知道,這美麗的容貌恰恰又是惹禍的根源呀!因為,不管是人還是神,是鬼還是畜生,只要是雄性,骨子里裝的就是三件事,金錢、美女、權力,為此貪婪無度。越是美麗的女人,越被人愛,越被人搶,古往今來多少大事小事都是由此而生。女人雖無罪,但懷璧有罪,都說紅顏禍水,女人不是禍水,而是因為男人有禍心呀!”

艾麗曼:“老爺爺說得有理,相貌是爹媽給的,由不得自己,招誰惹誰了?竟然弄出這等禍事?博斯騰哥哥,你安心睡吧,我一定把辛迪絲嫂嫂救出來,讓那惡神身首異處,為你報仇! ”說完架起彩云騰空而去。

 

9、巫山雨神宮  日  外

   ,, 巫山云霧繚繞,淫雨霏霏;奇石嶙峋,怪樹虬曲;松柏挺立于懸崖,瀑布懸掛于山澗,風蕭蕭,霧靄靄,真是仙山仙境。

一座巨大的宮殿建在巫山之巔

 

10、雨神宮外   日  外

雨神拖著昏迷不醒的辛迪絲飄落在宮殿院落中,把辛迪絲丟在地上。

雨  神(大聲喊道:)“來人呀!”

雜  役(幾個雜役和婆子丫鬟急忙跑過來):“主人,有何差遣,請吩咐!”

雨  神:“前廳掌燈,后山點明子,雨神宮披紅掛彩,弄他個喜氣洋洋,老爺要洞房花燭,”

雜  役:“諾!”

雨  神(對幾個丫鬟)“把他架下去,給我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丫  鬟:“諾”

把昏迷的辛迪絲架起來,往宮殿長廊拖去。

 

11、長廊

   雨神宮又正殿,兩面環繞著長廊,分別為東廂房、西廂房和門庭房、有無數個房間。每個房間門口都站著一個妖艷的年輕女子。

   丫鬟架著辛迪絲從走廊經過,每個女子都會探過身來看上一眼,或是露出妒忌的神態,或是嗤之以鼻,不削一顧。

雨神跟在辛迪絲后面,從走廊經過。女子們像是打了嗎啡,個個強打精神繞首弄姿,肉麻地賣弄風騷。

:  “雨神爺爺,今晚來我這,保管讓你醉生夢死……”

“雨神爺,來我這嗎,一年多了,想死我啦……”

“雨神爺,來我這嗎,他有啥好的,一個鄉下黃臉婆……”

姑娘們雖然搔首弄姿但,誰也不敢離開房門半步。

雨神或哈哈哈哈大笑,或點點頭,或不予理睬、或是瞟上一眼。

   

12、長廊   日  外

   “嘰嘰喳喳”的吵鬧聲把辛迪絲驚醒,他站起來左右看了看,猛地把丫鬟們推開,

辛迪絲:(驚恐地)“這……這是什么地方?”

雨  神:“這是我的家呀,”

辛迪絲:“我的家?你想干什么?”

雨  神:“干什么?哈哈哈哈……還能干什么?和你洞房花燭唄!”

辛迪絲:“你這個惡棍!殺夫奪妻,無惡不作!……”

雨  神:“慢點,慢點,辛迪絲,你別瞎說八說壞我的名頭好不好!你可是我從你男人哪里贏回來的,愿賭服輸,天經地義!常言說、‘識時務者為俊杰’既來之則安之,你就好好打扮打扮,今夜我定讓你醉生夢死享盡天下之快樂!

辛迪絲“你休想!我縱然拼上一死,也決不讓你得逞!”

雨  神:“別在這給我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我可不吃那一套。你們人間即便是皇帝也不過三宮六院七十二妃,一個大地主、大官也不過有個小三小五。你看看我這里有多少女人?后面還有個儲秀苑,除了今夜以后,你想再見我一面都難,你可要把握好機會喲!”

 

13、走廊兩側   日 外

走廊兩側,眾女人七嘴八舌:“是呀,雨神爺,他不愿意,我們愿意,”

雨  神:“拉下去換裝,別掃了老爺的雅興!”

 

14、長廊

幾個丫鬟來拉辛迪絲,辛迪絲把他們推開,猛跑幾步,一頭撞在走廊柱子上,頓時頭破血流,昏倒在地。

雨  神:“摸摸,死了嗎?!”

丫  鬟:“沒死,只是昏過去了,”、

雨  神:“真他媽的敗興!拖下去,關在后院柴房里,我就不信天下還有我治不了的犟草驢!”

   幾個丫鬟將辛迪絲拖下

 

15、后援柴房    日  外

【畫外音】從此辛迪絲被關在柴房里無人問津。草原又很久沒又下雨,求雨者盆盆罐罐聲,像針扎在辛迪絲心上,只能終日啼哭。

【畫面】辛迪絲被關在后援柴房里正以淚洗面。

 

16、柴房后窗

艾麗曼悄悄來到柴房后窗。

艾麗曼:“辛迪絲嫂嫂,辛迪絲嫂嫂!”

辛迪絲(來到后窗):“艾麗曼,真的是你,博斯騰他……”

艾麗曼:“別說了,我都知道了,這里有天兵天將把守,沒有時間多說,我是來救你的,附耳過來”

辛迪絲把耳朵湊到窗邊,

艾麗曼:(如此這般地講了幾句,遞給辛迪絲兩個紙包)“收好,按計行事,切記切記!我走啦,”

辛迪絲不住地點頭,艾麗曼搖身一晃,消失的無影無蹤

 

17、雨神宮神殿   日   內

   雨神宮里歌舞升平,雨神靠在坐榻上,身邊有兩個妖冶的女子伺候,左擁右抱,打情罵俏,

大廳里天籟仙樂,絲竹繞梁,鶯歌燕舞,紅袖添香,正是高潮迭起之時;

 

18、雨神宮神殿   日  內

一個內侍走來,附在雨神耳邊說了幾句

雨  神:“什么?王母娘娘身邊的?……都下去!都下去!”

      所有女人都退下

雨  神:“快請,快請!”

內  侍:“有請艾麗曼姑娘——”

                            

19、雨神宮神殿

艾麗曼:(走進神殿):嗬,雨生叔叔,好風流快活!”

雨  神:“人生得意須盡歡,快活一時是一時。艾麗曼姑娘,是那陣風把你吹來啦?”

艾麗曼:“無事不登三寶殿,我有事找你!

雨  神:“哦?莫非王母娘娘有公干與我?”

艾麗曼:“不是娘娘,是我找你有事談!

雨  神:“哦……既然不是公事,我們坐下來邊喝邊談如何?”

艾麗曼:“不敢不敢,你那酒里下有蒙汗藥,怕是喝得下去,吐不出來!”

雨  神:“哈哈哈哈,姑娘怎的如此不放心?既然話說到這份上,姑娘有啥事,但說不妨!

艾麗曼:“我辛迪絲嫂嫂是在你這吧?”

雨  神:“誰?”

艾麗曼:“辛迪絲,我博斯騰哥哥的老婆!

雨  神:“哦哦……有,有, 那娘們犟得很,放著榮華富貴不要,非要為那個男人守靈一百天,現在在后院柴房關著。咦,她怎么成了你的嫂嫂!

艾麗曼:“叔叔有所不知,那一日蟠桃會上,我奉娘娘懿旨下界去請通天河河神,也不知哪個不知死活得家伙變成餓狼,想要非禮我,是博斯騰哥哥救了我,所以我拜博斯騰為兄長,辛迪絲自然是我嫂嫂!

雨  神:“哦,誰如此膽大妄為,敢欺負姑娘你?”

艾麗曼:“可不是嗎,我將此事報告了娘娘,娘娘勃然大怒,派天師調查此事,若是查出來,就剝了那廝的皮,抽了那廝的筋!”

雨  神:(唐塞地)“喔,喔,不知姑娘問辛迪絲有何事?”

艾麗曼:“雨神叔叔,殺夫奪妻,干的好事!……”

雨  神:“哎,哎,哎,姑娘,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喲,她可是被我打賭贏來的!

艾麗曼:“人神賭博,公平安在?”

雨  神:“那么,你待怎樣?”

艾麗曼:“既然人家不愿意,何不就此罷手,放她回去?!

雨  神:“放回去?說得輕巧,點根燈草,我雨神看上的女人。豈有輕易罷手之理?”

艾麗曼:“你放,還是不放?”

雨  神:“不放,你敢把我怎樣?”

艾麗曼:“真的不放?”

雨  神:“不放!”

艾麗曼:“好,你不放是吧?”

雨  神:“不放,不放!”

艾麗曼:“好,我來問你,那只惡狼是不是你變得?”

雨  神:“姑娘別開玩笑,我豈敢動王母娘娘身邊的人!”

艾麗曼:“還敢抵賴!你色膽包天,連娘娘的貼身侍女都敢凌辱,還把娘娘放在眼里嗎?”

雨  神:“別上綱上線,證據,你有證據嗎?”

艾麗曼:“南天門有神光寶鏡,凡經過之人都有記載,”

雨  神:模糊不清,不足為憑,

艾麗曼:“有酋長做人證,”

雨  神:“不在現場,道聽途說,”

艾麗曼:“我還有物證”

雨  神:“什么物證?”

艾麗曼:“箭!”

雨  神:“什么箭?”

艾麗曼:“狼牙箭,就是博斯騰個個射在你身上的狼牙箭!”

雨  神:“這…… 這…… 這……”

艾麗曼:“你身上有傷,我手中有箭,箭上有血,一驗便知,看你如何抵賴!告辭!”

起身向神殿外走去。

 

20、雨神宮神殿、 日 外

     見艾麗曼向到神殿門口走去。

雨  神:“姑娘哪里去?”

艾麗曼:“我去敲天鼓,撞天鐘,讓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為我做主!”

雨  神:(兇相畢露,大聲喊道)“殿前武士,給我攔。!”

   

21、雨神宮門口     日 外

 四個天兵,一起用長矛夾在艾麗曼脖子上

艾麗曼:(鎮靜地)“雨神叔叔,你這是想殺人滅口啰?”

雨  神:“哼!”

艾麗曼:“你也不想想,沒有預防,我怎么敢來見你這個惡狼?我可是向娘娘告假,言明來你這的。那只箭和一封信留在我母親桃花仙子處,你若不怕你的泥鰍家族遭滿門滅絕之禍,你就盡管動手!”

雨  神:(想了一會,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好!不愧是王母娘娘身邊的人,有膽識,有智慧!叔叔和你開個玩笑,不必當真,不必當真,請回來我們細談!币粨]手殿前武士撤下。

艾麗曼:(站在門口沒有動,只是冷冷地)“我請的假期快要到了,娘娘等我有事,無暇和你再談,告辭!”動身繼續校門外走

 

22、神殿門口   

雨  神:(急忙追過來):“慢慢慢,姑娘不必生氣,你不是讓我放了辛迪絲嗎,我依你就是,依你就是,.!來人,把辛迪絲送回人間去!”

艾麗曼:“不,我要讓你親自去送!”

雨  神:“這!……好好好,我親自去……我親自去……”

”艾麗曼二話不說抬腿就走。

艾麗曼:“我在云端看著你,稍有差池,我定與你沒完!”

雨  神:“好好好”

說完先向門外走去

 

23、草原

   雨神帶著辛迪絲從空中飄落在草原上,

雨  神:(仰面對天喊道):“艾麗曼姑娘,我把她平安送到啦—”、

辛迪絲:(突然喊)“雨神,看,博斯騰活過來啦!”

   雨神驚奇地一回頭,辛迪絲把艾麗曼交給他的紙包向雨神的臉上砸去,一股紅、黃、白、綠、蘭的煙霧頓時在雨神臉上炸開來,向四處彌漫,

   雨神憤怒地舉起手:“你!你灑得是什……么?……阿嚏!”

 未等他的手打落下來,便忍不住“阿嚏……阿嚏……”不住地打噴嚏,

   辛迪絲又從懷里取出一個紙包,雨神嚇的向天上逃去,一路飛一路不停地打噴嚏,滿天的噴嚏聲振聾發聵。

 

24、天空

   “咔嚓嚓”一聲響,頓時雷鳴電閃,天空像被戳漏,大雨如注,直向這片草原傾落下來。

 

25、草原

【畫外音】原來,紙包里包的是碎羊毛,辣椒面、胡椒面、生姜面、芥末面,嗆得雨神又流眼淚,又流鼻涕,不停的打噴嚏。等它逃到雨神宮就打了三百八十個噴嚏!一個噴嚏下一個時辰的雨,這三百八十個噴嚏,讓草原平地水高一丈,草原經水一泡,陷了下去,成了一個華夏最大的淡水湖,陷下去的地殼沒有出路,就擠呀擠呀,把湖邊擠的隆起一座山。人們就把湖叫博斯騰湖,把山叫辛迪絲山。

【畫面】大雨如注。平地積水,轟隆一聲巨響,地殼下陷;波濤洶涌,博斯騰湖。碧水藍天,鷹飛鳥旋,蘆蕩蔥綠。白帆點點。

    山崩地裂,地殼凸起, 辛迪絲山,山巒疊嶂,奇峰突兀。怪石嶙峋

 

26、天宮斬仙臺    日   外

【畫外音】雨神和艾麗曼因亂施天雨,早晨人間災禍,因此而犯了天條。被綁在斬仙臺上。

【畫面】展現臺上,云霧繚繞,臺下旌旗飄飄,天兵天將守衛森嚴,。

雨神被綁在捆神柱上,兩側站著兩個兇神惡煞的劊子手

艾麗曼披頭散發,身穿囚服,帶著刑具跪在斬仙臺一側,身后站著兩個獄卒

“嘟——,嘟——,嘟——,”臺上八只長長的喇叭吹起催命號,

 

27、云中

一個通天審判官出現在云端上,展開判決書大聲宣讀:

“判決書,天字NNxW號,在押犯雨神,男,原名:泥鰍精,貪污腐化,收受賄賂,生活糜爛,荒淫無恥,倚仗權勢,強搶民婦。奸淫仙女未遂,玩忽職守,亂施雨露,以致民間災難深重。經天堂法庭審查,判決如下:數罪并罰特判處死刑!——斬立決!”

將一支令箭從云端跑到天宮斬仙臺

 

28、天宮斬仙臺

斬仙臺上,八只長喇叭又一次“嘟——,嘟——,嘟——,”地吹響,。

劊子手提著鬼頭大刀來到雨神面前,突然張嘴向雨神臉上噴了一口水,乘雨神一驚抬頭的瞬間,劊子手飛起一刀。將雨神的腦袋砍下來,

 

29、斬仙臺一側   日 外

   雨神的腦袋“咕嚕!钡貪L到艾麗曼的面前。

【特寫】雨神的頭顱惡狠狠地瞪著艾麗曼。

雨  神:“艾麗曼。這事沒完,你等著,咱們地獄里見!”

    

30、斬仙臺一角   日  外

艾麗曼驚恐地尖叫起來,癱倒在地,兩個獄卒急忙將她托架起來。

 

31、云中

   通天判官:“判決書,天字NNXE號,在押犯艾麗曼。女,與民婦合謀,報復雨神,致使民間暴雨成災,負連帶責任,念其年輕無知。有悔過之表現,故從輕發落,判處杖刑100杖,斬監候!锖髨绦小

 

32、斬仙臺一側

     兩個獄卒把艾麗曼拉起來,拖到杖刑案前趴下。

兩個行刑手舉起板子向艾麗曼打來……

 

33、桃花仙子宮    日  外    ’

【畫外音】艾麗曼被判斬監侯,這可急壞了桃花仙子。從表面看,天庭律法極為森嚴,誰敢犯天條,絕逃不過屠龍刀、打神鞭、斬魔臺,爬刀山、下油鍋的懲罰。但是,暗地里卻也有許多潛規則,人情大于天嗎!常言說“人托人,拱動天地”桃花仙子到處跑關系,最后跑到主管法律的呂洞賓呂院長那里。桃花仙子犯了愁

【畫面】音樂聲中,桃花仙子提著禮品從各個部門。各個領導的門口進去又出來

    最后來到天庭法院門口踟躕不前。

桃花仙子(暗想):這呂院長家富可敵國,金銀財寶人家根本不拿正眼瞧,如何是好?(桃花仙子想來想去,最后一跺腳,咬咬牙說):“為了孩子,我也顧不了那許多,只得由他去了!”

 

34、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這一天,桃花仙子著意打扮了一番,這一打扮好生了得!肌膚若白雪,雙目似清水,桃腮帶笑、氣若幽蘭,仿佛輕云之蔽月,猶如流風之回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近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淥波。上身穿粉紅色束腰緊身衣,下著荷葉百褶裙,外披輕紗大氅。絲帶飄飄,云髻峨峨。丹唇外朗,皓齒內鮮,顧盼之際,自有一番清雅高華的氣質。

打扮完畢,她悄悄來到天庭法院,在一個黃金鑄就的天平塑像下敲響了呂院長辦公室的門。

 

35、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呂院長正坐在辦公桌后面津津有味地翻看著一本裸體美女的畫冊。聽見敲門聲,急忙把畫冊放進辦公桌的抽屜里。這才說了聲:“進來!”

 

36、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門輕輕被推開,桃花仙子故意側著身子先露出一張臉來,微微一笑。見房子里只有呂院長一人,開開門,嬌滴滴的喊了一聲:“呂哥!”這才輕移蓮步走了進來。

呂院長:(這一聲“呂哥”直叫的呂院長骨軟筋麻,他故做驚訝地大叫):“稀客,稀客!桃花妹妹,你怎么有空來我這清水衙門?”

桃花仙子:(矜持地一笑,頓時生出千媚百態,她嗲聲嗲氣地)“呂哥這里哪是什么清水衙門喲,分明是掌管生殺大權的重地,小女子哪敢前來打擾!”

呂院長:“哈哈哈哈……桃花妹妹說笑了,也許對別人來說這里是森嚴之所,對妹妹來說,還不是你家的后花園嗎?想來,哥哥隨時恭迎!

桃花仙子:“只怕我來了呂哥來個公事公辦,不給我面子!

呂院長:(瞟了桃花仙子一眼,裝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嚴肅地)“妹妹此言差矣,給不給妹妹面子得看什么事情。我們做官的不是得講個清正廉明嘛?面子是面子,法律是法律,妹妹的來意哥哥我很清楚。說實在的,艾麗曼是我看著長大的,這姑娘不僅長得襲人,聰明伶俐,而且還多才多藝。我也實實不忍心看著她年紀輕就丟了性命?墒,你想過嗎?由于他的過錯又造成人間多少人畜生靈橫遭涂炭?山川變形且不用說,就因她的過錯,天庭鬧起了水荒。更嚴重的是,造成天庭無雨可施,人間大旱,赤地萬里,顆粒無收。又有多少人流離失所,家破人亡?如若不是王母娘娘求情,我法外施恩,恐怕早和雨神一起斬立決了!還望妹妹體諒哥哥的難處喲!”

桃花仙子:(沉默了一會)“這些道理妹妹我都知道,只是……只是可憐我那……,我那親親的女兒呀!他還那么年輕…………”說到此,嚶嚶地哭了起來。

 

37、呂院長辦公室   日內

【畫外音】都說女人的淚一滴就醉,男人的心一揉就碎!桃花仙子哭得梨花帶雨,讓呂院長的心如貓抓一般難受。其實,世間所有法律的量刑都有一個伸縮度,原本是讓法官根據罪犯所犯罪行的輕重程度來掌握,以示法律的公允。誰想到,卻成了法官的吃口。何為吃口?,就是向犯人索賄的借口和交換條件。否則法官怎么個個都富得流油?

呂院長“妹妹莫哭,妹妹莫哭,雖然法律條文是死的,可這量刑嗎……卻是活的,這就要看——妹妹的態度如何了!”

桃花仙子,:“我知道哥哥你有的是辦法,……只要能保住女兒一條命,哥哥

想咋……都行!”:

呂院長:“妹妹哭的著實可憐,把我的心都哭軟了。好吧,我這就去找找法律解釋,看有沒有辦法救艾麗曼一命!”

說完,起身向辦公室的里間走去。走到門口把手背起來,兩根指頭有意無意地勾了兩下,【特寫】便進去了。

桃花仙子:(非常明白指頭勾兩下的含義,卻假裝不知地)“我來幫哥哥找找”也進了里屋,隨手關上了門。

 

38 、辦公室里間  日 內  

桃花仙子一進門,呂院長再也不說清正廉潔的話了。急猴猴地一個餓虎撲食,抱起桃花仙子就壓在床上。

桃花仙子半推半就,任由他輕薄了一番,

【特寫】兩滴晶瑩的淚珠卻溢出眼角……

 第一集

1、天宮瑤池

 瑤池是王母娘娘所居住的地方,這里 池水清澈,晶瑩如玉。四周群山環抱,綠草如茵,野花似錦,挺拔、蒼翠的云杉、塔松,漫山遍嶺,遮天蔽日!

抬頭遠眺,三峰并起,突兀插云,狀如筆架。峰頂的冰川積雪,閃爍著皚皚銀光。

山下,祥云紫氣繚繞,瑤池水面上蓮花盛開,花間漢白玉的小橋護欄曲徑通幽,瑤池中心是一處巨大的水榭,雕梁畫棟,飛檐峭壁,勾心斗角,富麗堂皇。

此時,王母娘娘正在舉辦蟠桃會盛會,

王母娘娘著盛妝,飾鳳髻,步搖金釵,春風滿面

他的兩側站著艾麗曼和另外一個貼身侍女,

  鳳案下擺著一片小幾,各位神仙濟濟一堂,

王母娘娘:“各位仙家,正值盛世,國泰民安,繁榮昌盛,年豐人壽,恰逢米蘭蟠桃豐收,哀家在此舉辦蟠桃盛會,祈禱政通人和,江山如磐,各位仙家暢飲 ”

眾 仙 家:“祝娘娘光輝如日月,壽同天地山川”

值 殿 官:“奏樂——”等了一刻卻不見樂起

王母娘娘:“怎么回事?”

一 仙 女:“稟告娘娘,適才正要起樂,領舞的桃花仙子踩著一個桃核,將腳崴了。請娘娘恕罪,”

 

2,水榭大廳

各位神仙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呂洞賓:“桃花仙子貌壓群芳,婀娜多姿,難的一舞,臨場崴腳,實在遺憾!”  

眾神仙:“是呀!是呀!”

鐵拐李:“呂院長對桃花仙子情有獨鐘,由來已久,路人皆知呀!”

呂洞賓:“見笑,見笑,食色性也!”

 

3、瑤池水榭

艾麗曼:(來到臺前):“稟告娘娘,艾麗曼愿替母親領舞!”

王母娘娘:“哦,麗曼還有這才藝,好好好,速速舞來!

 

4、水榭中舞池

   仙樂天籟起,艾麗曼領著一群仙女翩翩起舞

艾麗曼唱    春去殘紅飄零,
            花依舊,不見故人。
            多情浪蝶空多情,
            紅粉多,甜蕊少,小桃青。
            把酒撫瑤琴
            曲高和寡少知音
            而今重詮桃花運
            乾坤轉,時令改,世事新。

5水榭大廳

雨神目不轉睛地盯著艾麗曼看。

艾麗曼的特寫和雨神的猥瑣相反復疊放,

雨神情不自禁地站了起來,擋住了雷公和電母的視線。

雷  公:“哎,雨神,坐下坐下,你擋住我了!

雨神一副筋麻骨酥失魂落魄的樣子,哈喇子順著兩條胡須往下滴答,全然不理會雷公,

電母婆婆:“這個色魔,魂都丟了,看我的!闭f完,手指一點,一道閃電直擊雨神撅著的屁股,

雨  神(被打的一跳,回過頭來生氣地):”干什么!”

雷  公:“坐下坐下,你站著。我們還看不看了?”

雨  神:(自知沒理只得賠著笑臉坐下):“失態失態,抱歉!抱歉!”

6、水榭舞池

桃花舞結束,眾神仙一起鼓掌喝彩。

眾仙女退下,艾麗曼依然站在那向眾神仙還禮、

王母娘娘:“艾麗曼,你的舞技精湛,真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也”

眾神仙:“如此天籟仙舞,美妙絕倫,恭喜娘娘,賀喜娘娘!

王母娘娘:“艾麗曼替我向眾仙家斟酒,大家暢懷痛飲,慶賀盛世華年!”

艾麗曼:“諾!”

7、水榭大廳

艾麗曼端著酒壺款款走進大廳,挨個給眾神仙斟酒,眾神仙點頭致謝,

艾麗曼來到雨神桌前正要給雨神斟酒,雨神一把抓住艾麗曼的手。

艾麗曼:“雨神叔叔,你這是?……”

雨神沒有回答,艾麗曼抬頭看時,見雨神一臉的淫蕩之相,只是淫笑。

艾麗曼:“叔叔請自重!”

急忙向回抽手,連抽兩下,雨神竟然越握越緊。

艾麗曼:“再不松手,莫怪我告訴娘娘!”

王母娘娘的聲音:“艾麗曼,怎么啦?”

艾麗曼:“雨神叔叔……喝高了,逗我玩哩,”

雨  神:(急忙松手。借坡下驢:)“嘻嘻……喝多啦,喝多啦,失禮失禮!”邊說邊坐下,眼睛卻依然色瞇瞇地看著艾麗曼,

艾麗曼狠狠剜了雨神一眼,繼續向前斟酒,斟到最后座位卻是空的。

王母娘娘:“是哪路神仙缺席?”

艾麗曼(看了一眼桌上的牌子):“是通天河河神,”

王母娘娘:“豈有此理!如今的秩序越來越松散了,如此蟠桃盛會也敢缺席,艾麗曼,拿我的金牌去催,如若再不來,罰扣年終獎金!”

艾麗曼:“諾”說完身體飄起,翩翩躚躚地飛離瑤池,向通天河飛去。

8、瑤池水榭大廳

雨神見艾麗曼走了,一晃身,來了個分身法,替身留在廳內,真身卻隨艾麗曼而去。

9、通天河天鵝湖

云霧繚繞,彩霞飛舞,艾麗曼駕云來到通天河源頭。

通天河的源頭在巴音布魯克高山草原。這里,黛山如廓,綠草似茵,泉水淙淙,瀑布如練;藍天與草原相輝,白云與羊群同色;通天河九曲十八灣,蜿蜒如蟒,天鵝湖方園幾十里,清澈如鏡;俊馬在草甸花叢里奔跑追逐,天鵝在湖光云影里飛翔嬉戲。

正是黃昏,落日熔金,暮云合璧。草原深處傳來陣陣馬頭琴聲和悠揚蒼勁的蒙古長調,此情此景,讓艾麗曼頓生一種寬闊坦蕩的情懷 ,他一邊欣賞著人間仙境,一邊向河神居住地地方走去。正行間,就聽見一聲狼嚎,抬頭看去,

10、草原

草原里的一塊大石頭上站著一只碩大的惡狼,惡狼見到艾麗曼,對天呵呵呵呵地大笑不止,笑完,猛地一竄,向艾麗曼撲來,

艾麗曼起先并不在意,使出定身法大喝:“定!”惡狼繼續向她撲來,艾麗曼連連喊了三聲:“定!定!定!”對惡狼毫無作用。艾麗曼這才慌了手腳,急忙喊了一聲:“起!”頓時身體飄起,駕起彩云向前飛去。那惡狼也駕起黑云飛起來,

11、天空

艾麗曼在前飛,惡狼緊追不舍。惡狼追上艾麗曼從高處向下撲來。

艾麗曼被迫降到草地上。剛一著陸,右手向空中一抓,手中便多了一把寶劍,她大喝一聲:“畜生,休得撒野!”揮劍向惡狼殺去。

惡狼一跳躲開。

艾麗曼劈、刺、削、砍、掃、撩、步步進攻,

惡狼騰、挪、躲、閃、滾、跳步步為營。

惡狼的尾巴猛然一掃,正打在艾麗曼的手腕上,寶劍脫手而飛。

艾麗曼轉身欲走,惡狼叼住艾麗曼的褲腳使勁一拽,把艾麗曼拽到,長嚎一聲,撲在艾麗曼身上。咬住艾麗曼的衣襟使勁一扯將衣服撕破,正欲再次下嘴,只聽“嗖“”地一聲飛來一只狼牙箭,深深地插進惡狼的前胛,餓狼嚎叫一聲,滾在一旁。

12、草原上

又一支箭飛來,惡狼就地一滾躲過。狼牙箭插在地上,發出嗡嗡聲。艾麗曼趁機拾起寶劍向惡狼刺去。 惡狼又打了個滾躲過,爬起來拖著尾巴逃之夭夭。

13、草原上

隨著一陣急促的馬蹄聲,一個魁梧的漢子來到艾麗曼身邊

博斯騰::“姑娘可曾受傷?”

艾麗曼:“不曾受傷,大哥救援之恩,小女子感激不盡!

博斯騰:“草原牧人有義務保護遠來的客人,不足言謝,。只是這草原上的狼都被我射殺盡了,從哪來的這只餓狼?”

艾麗曼“不知從何而來,請問大哥姓名?

博斯騰:“在下叫博斯騰,是草原上的牧馬人,敢問姑娘從哪里來,到哪里去?”

艾麗曼:“我從天邊來,到天邊去。大哥相救之恩容我后報,小女子有急事,就此別過!

博斯騰:“慢,姑娘,草原有個規矩,接濟外來客人,義不容辭。姑娘衣衫不整,怎么能去辦事?前面不遠就是我的氈房,請隨我去換件你嫂子的衣服再走如何?”

艾麗曼:“如此甚好,大哥請前面帶路”

博斯騰打了一個響亮的口哨,

14、山坡

    從山坡那邊跑來一群馬,博斯騰把自己的馬讓給艾麗曼騎,自己飛身躍上一匹沒有馬鞍的駿馬,趕著馬群向草原盡頭跑去。

15、草原的一個山坳里上

    山坳里有一間白色的氈房,氈房側邊是一個大馬廐和草垛,馬廄前的柱子上拴著一條兇狠的藏獒。正趴在地上打瞌睡。

   氈房前,博斯騰的妻子辛迪絲正在大木通前搗馬奶。辛迪絲是這片草原最美麗的女人,雖然布衣荊釵卻天生麗質,修長的身材亭亭玉立,嬌媚的面容像草原上的山丹花。

   藏獒突然發現有異常響動,站立起來向遠處嚎叫。

   辛迪絲抬頭遠眺——,

16、草原上

     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廋高個,留著兩條細長胡須,左肩胛上插著一支箭,正踉踉蹌蹌地向氈房走來。

17、氈房前,

   藏獒瘋狂地叫著,把鐵鏈子拖的嘩啦嘩啦響,

辛迪絲:“賽虎,別叫了,臥下!”

藏獒嗚嗚地叫了兩聲臥下,卻警惕地看著這個不速之客

瘦高個:“大嫂,幫幫我這個可憐人吧,”、

辛迪絲:“請問客人你從哪里來,為何這般狼狽模樣?“

瘦高個:“真是倒霉極了!我是來草原收皮子的皮貨商人,昨天遇見一伙強盜將我的駱駝和貨物全部搶走,還射了我一箭,如若不是逃的快,我命休矣。大嫂能否給我一點食物,幫我療傷,我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

辛迪絲:“救助來草原的了人,是我們牧民義不容辭的責任,請隨我進氈房,我為你療傷、備飯!

辛迪絲扶著瘦高個向氈房走去。

18、氈房內

    氈房里鋪著粗毛地毯,氈房中間有一個火爐,是做飯燒茶的地方,正對門處擺著一張長條矮桌,矮桌后面摞著幾床棉被。

   辛迪絲扶著瘦高個坐在矮桌前,取出剪刀等器械和一個牛皮袋放在矮桌上,用剪刀剪開廋高個的衣服,說:”客人且忍耐,待我給你取箭!”

瘦高個:“大嫂下手輕一些,在下最是怕痛!

辛迪絲故意對門外喊道:“誰在那里?!”瘦高個急忙扭頭去看,趁此機會,辛迪絲手疾眼快,迅速將箭鏃拔出來。瘦高個大叫一聲,辛迪絲順手將箭鏃丟在火塘旁,從皮口袋里倒出一些藥面敷在傷口上,再進行包扎。

19、氈房里

瘦高個和辛迪絲相距很近,見辛迪絲貌若天仙,不禁春心蕩漾,淫欲大發,哈喇子順著兩條胡須直流,不停地吸鼻子嗅辛迪絲的體香。    

,辛迪絲(非常氣憤,呵斥道)“休得無禮”急忙站起來欲走。

瘦高個:(一把抓住辛迪絲的手):“大嫂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我不但身上受了傷,,心里的傷更重。茫茫草原,你我相遇就是有緣,大嫂成全我!

辛迪絲:”你這廝毫無道理!我好心救你,你反恩將仇報。速速松手離去,!否則我男人回來,定讓你碎尸萬段!”

瘦高個:“寧在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呀!哈哈哈哈……” 將辛迪絲納入懷中,欲親吻。

辛迪絲:(掙扎了幾下,沒有掙脫,用手擋住瘦高個的嘴說):“你怎么這樣猴急?待我去看看男人回來否,再來寬衣解帶侍奉與你,豈不更有趣?免得讓人撞見,諸多不便!

瘦高個:(想了想)“也好,諒你也逃不脫我的手心!”

辛迪絲(起身向氈房外走去,到門口回頭對廋高個嫣然一笑。)“你且等著!”

20、氈房外

辛迪絲來到氈房外,把藏獒解開,指著氈房門喝道:“賽虎,上!”

藏獒沖進氈房,頓時,氈房里傳來狂吠聲、慘叫聲。過了一會,瘦高個從氈房里連滾帶爬地逃出來,藏獒緊跟著追出來,沒跑多遠,瘦高個便被藏獒撲倒咬住腿,瘦高個慘叫一聲,腿筋被咬斷,瘦高個一揮手把藏獒甩出幾丈遠,藏傲再次撲上去,瘦高個已經升到半空中。

瘦高個:“辛迪絲,你聽著:我發誓把你弄到手,你敢不從,我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說完駕起一陣黑煙,無影無蹤

辛迪絲(嚇壞啦,大喊):“博斯騰——,博斯騰——”

21、天鵝湖

黃昏。夕陽像一個碩大的圓輪,慢慢向天山墜落,萬道金光點燃滿天彩霞。天鵝湖九曲十八彎,每個湖曲里都映出一個太陽,

22、天鵝湖邊

博斯騰和艾麗曼趕著馬群歸牧,此情此景讓博斯騰和艾麗曼展開歌喉高唱

          姑娘你為什么這樣忙?

          忙著去天鵝湖里撈太陽

          太陽在天上怎會水中藏?

          不信你去望一望九個太陽都閃光

           啊哈伊——           

          天鵝湖里有九個太陽

          太陽在湖里閃金光

          金光普照草原天堂

          天堂養育了花兒一樣的姑娘

    遠處傳來辛迪絲的呼喊聲

博斯騰:“是你嫂子辛迪絲在叫我哩,咱們快走,喲呵呵呵!,喲呵呵呵!”

馬群向山坳氈房奔跑起來,

23、、山坳博斯騰住處

馬群來到山坳氈房處進入馬廄,博斯騰和艾麗曼下馬,辛迪絲迎上來。

辛迪絲:“這是誰?”

博斯騰:“一個被惡狼追咬的姑娘,艾麗曼妹妹,這是你嫂子辛迪絲!

艾麗曼:“嫂嫂好!”

辛迪絲:“你好。博斯騰,剛才家里來了惡人!

博斯騰:“哦?!在哪?”

辛迪絲:“他肩膀上被強人射傷 ,我好心給他療傷,他卻要非禮我,我放賽虎把他咬跑了!

博斯騰:“這個惡人,我非宰了他!他向哪跑的?跑了多久?”

辛迪絲:“那惡人會飛,一陣黑煙就不見了!

博斯騰::”會飛?”

艾麗曼:“哦?那人長得什么樣?”

辛迪絲:“瘦高個,尖嘴猴腮,長著兩根長長的胡須。說是來草原收皮子的皮貨商人”

艾麗曼:(頓時明白了幾分)“大嫂,我有急事要辦,能否借我一件衣服遮體!

辛迪絲:“行,請隨我來”

兩人進氈房,博斯騰去關馬廄的門

24、氈房前

艾麗曼換了身衣服拿著那只帶血的箭鏃出來,辛迪絲緊隨其后。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你來看!”

博斯騰:“咦,這不是我射那只惡狼的箭嘛?怎么會在家里?”

辛迪絲:“我是從那個自稱是皮貨商的家伙身上拔下來的!”

博斯騰:“莫非那家伙是惡狼變的?……怎么會?”

艾麗曼:“也許是天上的惡神變得,現在天宮也不干凈,一些神官貪污腐化,仗勢欺人也是常有的事,不管是神是鬼,來者不善,哥哥嫂嫂要堤防才是!

博斯騰:“姑娘言之有理!

艾麗曼:“哥哥嫂嫂,妹妹我有要務在身,不便久留,你們的救援之恩容我后報,這只箭我帶走做個紀念,咱們就此別過,”

博斯騰:“姑娘慢走!

辛迪絲:“妹妹常來!”

艾麗曼:“哥哥嫂嫂再會,”

說完,駕起一朵彩云,轉瞬間不見了蹤影。

辛迪絲:“咦,他也會飛?!”兩人驚得目瞪口呆。

25、草原荒漠

【畫外音】果不其然,這片草原連續一年沒有下雨,天山的積雪融化殆盡。露出了光禿禿的尖頂。河流干涸了,成了風沙肆虐的地方。大地干裂開成了龜背,草木枯死,牛羊倒斃。萬物生靈絕跡。,人們搭建靈臺禱告上蒼,求雨的盆盆罐罐終日被敲得響個不停。

【畫面】光禿禿的山峰……

        干涸的河流……

        枯萎的牧草……

    渴斃的牛羊……

畫著鬼臉的薩滿舉著一只玉鉤在禱告天地,人們跪拜……

 求雨者叮叮咚咚地敲著銅盆瓦罐……

26、天空

     火辣辣的太陽慢慢暗下來,從天邊飄過來一大片烏云。

27、草原荒漠

求雨的人們歡呼起來:“烏云來啦,要下雨了!,烏云來啦,要下雨了!”可是人們高興的太早了,從烏云里丟下一條黑色的絲絹,烏云就飄走了,火辣辣的太陽又把大地曬的冒著煙兒。

一個白胡子長者拾起黑色的絲絹【特寫】“不交辛迪絲,永不施雨”  

酋 長:“莫非是辛迪絲觸犯了雨神?走,去問問辛迪絲!”

28、、山坳博斯騰住處

     人們騎馬一起來到博斯騰的氈房前下馬。藏獒瘋狂地嚎叫起來

辛迪絲:(迎出氈房施禮)“不知酋長和眾鄉親來我家有何事?”

酋  長:“辛迪絲,博斯騰呢”

辛迪絲:“去幾十里外的山泉拉水去了,快回來了吧。!”

酋  長:“辛迪絲,有件事問問你,剛才從天上掉下來一條絲絹,你看看,上面寫的是怎么回事?”

辛迪絲接過來一看:“不交辛迪絲,永不施雨,……”

【鏡頭回放】瘦高個從氈房里連滾帶爬地跑出來,向前逃去,藏獒緊跟著追出來,沒跑多遠,瘦高個便被藏獒撲倒,咬住腿,廋高個慘叫一聲,腿筋被咬斷,瘦高個一揮手把藏獒甩出幾丈遠,藏傲再次撲上去,瘦高個已經升到半空中,大喊道:“辛迪絲,你聽著:我發誓把你弄到手,你敢不從,我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說完駕起一陣黑煙,無影無蹤

辛迪絲:“我想起來了,去年秋季來了一個穿黑衣,留著兩條細長胡須的人,自稱是皮貨商,說他遭到強人打劫受了箭傷,求我救治,我按草原的規矩為他療傷。廝起了歹心,意欲非禮我,是我放狗咬斷了那廝的腿、誰知那廝會飛,臨走時說過:‘我若不從,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的話!

酋  長:“孩子,你闖大禍了,正是因為你,草原才遭到百年不遇的大旱呀! ”

辛迪絲:“怎么能怨我呢,是他恩將仇報,作惡在前,我才自衛的。我是有夫之婦,嚴守婦道保護自己的清白有何過錯?”

酋  長:“孩子,如若論常理,你是沒有錯的,可是,你得罪的是誰?是天呀!天是什么?天是壓在人和萬物頭頂的大山!他掌握著萬物生靈的生死榮辱,人怎么能違抗天意呢?據說那雨神是一只泥鰍得道變的,最是荒淫無恥!連老天爺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我們又怎么能奈何與他?為今之計,只有逆來順受,滿足他的要求,犧牲你了。辛迪絲,你就救救草原和這片土地上的萬物生靈吧,”  

說完帶頭跪在辛迪絲的面前

眾鄉親:“辛迪絲,求你救救草原和萬物生靈吧,……” 一起跪下,

辛迪絲:“這……這……”

博斯騰(大喊):“不!”

 

29、氈房前

眾人看時,博斯騰牽著一輛拉水的嘞嘞車獨自站在人群中,

博斯騰:“酋長,你的話不對,我們牧人講的是黑白分明,是非分明,不畏強權,不喪良心,不受欺辱,不持強凌弱。如果如你這般逆來順受,豈不正助長那廝的囂張氣焰嘛?如果那廝要了辛迪絲再變本加利來要你們的妻女去蹂躪,你們會答應嗎?”

酋  長:“那你說該當如何?”

博斯騰:“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和他抗爭到底!”縱身一竄,躍上勒勒車,指天大罵:“老天,你放任惡神殘害人間萬物生靈枉自為天!雨神,有種你就下來,我和你拼個你死我活!”說完,取下背上的彎弓檔上一支鳴鏑,拉了個滿懷,向太陽射去。

 

30、天空

     鳴鏑直向天空飛去,突然“咔嚓嚓”一聲雷響,緊接著一道耀眼的閃電,只見一片烏云向草原飄下來。

 

31、博斯騰氈房前。

黑云落在地上,雨神瘸著一條腿一拐一拐走來:

雨  神:“博斯騰,你射傷我的肩膀,壞了我的好事,我不懲罰你,讓你的老婆來頂缸賠償有何不公?辛迪絲。你放狗咬斷我的腿,我不與你計較,以德報怨,只讓你陪陪我,有何不平?”

博斯騰:“你作惡在前,惡有惡報,怎能強詞奪理?”

辛迪絲:(解開狗鏈)“你這惡人,人人得而誅之。賽虎,上!”

 

32、氈房前

藏獒狂吠著向雨神撲去,沒等到雨神跟前,雨神甩手一指,一道光劍直射藏獒,藏獒哀鳴一聲頓時斃命。

辛迪絲:“賽虎,賽虎……”

雨神:“哼,老虎不發威,你還當我是病貓!博斯騰,你不是說要和我拼個你死我活嗎,你說,怎么個拼法?”

博斯騰:“你愿怎么拼,咱就怎么拼!”

雨  神:“好,有幾分英雄氣概!這樣吧,我是神,你是人,如果拼武功,你看見了,你連一招半式都抵擋不住,,不但沒有意思還讓別的神仙說我以神欺人.再說,,我們爭奪的是一個漂亮女人,這樣打呀殺的也太煞風景。你看這樣行不行,我們玩場游戲來賭輸贏,怎么樣?”

博斯騰:“怎么賭法?”

雨  神:“聽說你是這片草原上最好的套馬能手,我跑,你來套我,我是個瘸子,這樣你不吃虧吧?”

博斯騰:“套住你這樣?套不住又如何?”

雨  神:“一個時辰為限。套住了我,我從此不來糾纏辛迪絲,年年按時下雨,保證草原風調雨順,水草豐茂!

博斯騰:“套不住又待怎樣?”

雨  神:“我把辛迪絲帶走,照樣年年按時下雨!

博斯騰:“此話當真?”

雨  神:有你們酋長和眾鄉親為證,決不食言!”

博斯騰:“好。我答應套你!,酋長,請你看時間!

 

33、草原荒漠

賭賽開始了,雨神一瘸一拐的在前面跑,博斯騰騎著駿馬,手持套馬桿在后面追。雨神奸猾異常,明明看見他就在前面,等套馬桿伸過去,他卻在后面;有時看見他在右面跑,一套卻是空的,他卻在左邊;有時明明已經套住,人們剛要歡呼,他卻從地下溜走。如此轉來轉去,博斯騰用盡招數,連雨神的一根毛也套不住,

酋  長:“停,時間到,”

 

34、氈房前

雨  神:“博斯騰,你輸了,我贏了!”

說完,一瘸一拐來到辛迪絲跟前,二話不說拉著辛迪絲架起黑煙就走。

辛迪絲:“博斯騰救我……”

 

35、草原荒漠

博斯騰騎在馬上大呼:“天呀,這是什么世道!我堂堂五尺男兒連自己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有何面目活在天地之間!“

說完,拔出匕首大喊一聲插入自己心間,從馬上摔下來,躺在地上。

酋長和眾鄉親一起喊:“博斯騰,博斯騰”

 

36、半天上

雨神拉著辛迪絲飛走,辛迪絲見博斯騰自盡,

辛迪絲:“博斯騰,博斯騰——”

邊喊邊使勁掙被雨神拉著手,見掙不脫,便咬了雨神的手一口,雨神痛的叫了一聲,一松手。辛迪絲從空中墜落下來.

 

                             第二集

 

1、草原

地面上的人們一起驚呼起來

辛迪絲快落到地面時,雨神伸出長長的手臂把不省人事的辛迪絲拉住,回頭打了兩個噴嚏。消失在空中。

 

2、、天空

頓時,烏云像一隊隊戰艦,夾著轟轟隆隆的雷聲從天邊開過來,遮住了太陽,閃電像一把大鋸,把烏云鋸開,又合上,再鋸開,瓢潑大雨嘩啦啦地下下來。

 

3、草原

眾鄉親們歡呼,跳躍,匆匆騎著冒雨走了。

 

4、博斯騰房后的山坡上

酋長抱起博斯騰的尸體來到飯后的山坡上,一邊默默流淚一邊用手挖坑

博斯騰的和酋長受傷的血順著雨水染紅了這片草原

 

                            

5、萬里長空     日  外

雨下了整整兩個時辰停了。天空蔚藍如洗,白云朵朵。

一條彩虹從博斯騰的氈房聯到空中。

 

6、氈房前

艾麗曼(艾麗曼踩著彩虹飄飄裊裊地來到氈房前):“博斯騰哥哥,辛迪絲嫂嫂,我來看你了!。咦,怎么沒有人呢?博斯騰哥哥——,辛迪絲嫂嫂——”

 

7、山坡上

酋  長(氈房后不遠處的山坡上有個老人正在為一個墳丘上添土)“別叫了,姑娘,你的博斯騰哥哥在這里!

,

8、氈房后面山坡上

艾麗曼(急忙跑過去).:“老爺爺,你在埋誰?”

酋  長:“我剛才不是說了嗎,你的博斯騰哥哥在這里!”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博斯騰哥哥怎么啦?我辛迪絲嫂嫂呢?”

酋  長:“天作孽呀,天作孽!你的博斯騰自殺了!”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博斯騰哥哥,都怪我,是我連累了你呀!”

邊說邊痛哭不已。

酋  長:姑娘不要哭了,還是救救可憐的辛迪絲吧。

艾麗曼:我辛迪絲嫂嫂怎么啦?

酋  長:可憐的辛迪絲被天上的雨神搶走了。

艾麗曼:雨神為什么要搶我辛迪絲嫂嫂?

酋  長:哎,都怪辛迪絲太善良,長得太美麗了!

艾麗曼:太善良?太美麗?

酋  長:(看來艾麗曼一眼,頓時明白了緣由):“姑娘,樹老根多,人老話多,莫嫌老漢說話啰嗦。常言說的好呀!‘男俊一身害,女俊一身禍’這人世間的女子那個不想有一張美麗的容貌?可誰又知道,這美麗的容貌恰恰又是惹禍的根源呀!因為,不管是人還是神,是鬼還是畜生,只要是雄性,骨子里裝的就是三件事,金錢、美女、權力,為此貪婪無度。越是美麗的女人,越被人愛,越被人搶,古往今來多少大事小事都是由此而生。女人雖無罪,但懷璧有罪,都說紅顏禍水,女人不是禍水,而是因為男人有禍心呀!”

艾麗曼:“老爺爺說得有理,相貌是爹媽給的,由不得自己,招誰惹誰了?竟然弄出這等禍事?博斯騰哥哥,你安心睡吧,我一定把辛迪絲嫂嫂救出來,讓那惡神身首異處,為你報仇! ”說完架起彩云騰空而去。

 

9、巫山雨神宮  日  外

   ,, 巫山云霧繚繞,淫雨霏霏;奇石嶙峋,怪樹虬曲;松柏挺立于懸崖,瀑布懸掛于山澗,風蕭蕭,霧靄靄,真是仙山仙境。

一座巨大的宮殿建在巫山之巔

 

10、雨神宮外   日  外

雨神拖著昏迷不醒的辛迪絲飄落在宮殿院落中,把辛迪絲丟在地上。

雨  神(大聲喊道:)“來人呀!”

雜  役(幾個雜役和婆子丫鬟急忙跑過來):“主人,有何差遣,請吩咐!”

雨  神:“前廳掌燈,后山點明子,雨神宮披紅掛彩,弄他個喜氣洋洋,老爺要洞房花燭,”

雜  役:“諾!”

雨  神(對幾個丫鬟)“把他架下去,給我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丫  鬟:“諾”

把昏迷的辛迪絲架起來,往宮殿長廊拖去。

 

11、長廊

   雨神宮又正殿,兩面環繞著長廊,分別為東廂房、西廂房和門庭房、有無數個房間。每個房間門口都站著一個妖艷的年輕女子。

   丫鬟架著辛迪絲從走廊經過,每個女子都會探過身來看上一眼,或是露出妒忌的神態,或是嗤之以鼻,不削一顧。

雨神跟在辛迪絲后面,從走廊經過。女子們像是打了嗎啡,個個強打精神繞首弄姿,肉麻地賣弄風騷。

:  “雨神爺爺,今晚來我這,保管讓你醉生夢死……”

“雨神爺,來我這嗎,一年多了,想死我啦……”

“雨神爺,來我這嗎,他有啥好的,一個鄉下黃臉婆……”

姑娘們雖然搔首弄姿但,誰也不敢離開房門半步。

雨神或哈哈哈哈大笑,或點點頭,或不予理睬、或是瞟上一眼。

   

12、長廊   日  外

   “嘰嘰喳喳”的吵鬧聲把辛迪絲驚醒,他站起來左右看了看,猛地把丫鬟們推開,

辛迪絲:(驚恐地)“這……這是什么地方?”

雨  神:“這是我的家呀,”

辛迪絲:“我的家?你想干什么?”

雨  神:“干什么?哈哈哈哈……還能干什么?和你洞房花燭唄!”

辛迪絲:“你這個惡棍!殺夫奪妻,無惡不作!……”

雨  神:“慢點,慢點,辛迪絲,你別瞎說八說壞我的名頭好不好!你可是我從你男人哪里贏回來的,愿賭服輸,天經地義!常言說、‘識時務者為俊杰’既來之則安之,你就好好打扮打扮,今夜我定讓你醉生夢死享盡天下之快樂!

辛迪絲“你休想!我縱然拼上一死,也決不讓你得逞!”

雨  神:“別在這給我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我可不吃那一套。你們人間即便是皇帝也不過三宮六院七十二妃,一個大地主、大官也不過有個小三小五。你看看我這里有多少女人?后面還有個儲秀苑,除了今夜以后,你想再見我一面都難,你可要把握好機會喲!”

 

13、走廊兩側   日 外

走廊兩側,眾女人七嘴八舌:“是呀,雨神爺,他不愿意,我們愿意,”

雨  神:“拉下去換裝,別掃了老爺的雅興!”

 

14、長廊

幾個丫鬟來拉辛迪絲,辛迪絲把他們推開,猛跑幾步,一頭撞在走廊柱子上,頓時頭破血流,昏倒在地。

雨  神:“摸摸,死了嗎?!”

丫  鬟:“沒死,只是昏過去了,”、

雨  神:“真他媽的敗興!拖下去,關在后院柴房里,我就不信天下還有我治不了的犟草驢!”

   幾個丫鬟將辛迪絲拖下

 

15、后援柴房    日  外

【畫外音】從此辛迪絲被關在柴房里無人問津。草原又很久沒又下雨,求雨者盆盆罐罐聲,像針扎在辛迪絲心上,只能終日啼哭。

【畫面】辛迪絲被關在后援柴房里正以淚洗面。

 

16、柴房后窗

艾麗曼悄悄來到柴房后窗。

艾麗曼:“辛迪絲嫂嫂,辛迪絲嫂嫂!”

辛迪絲(來到后窗):“艾麗曼,真的是你,博斯騰他……”

艾麗曼:“別說了,我都知道了,這里有天兵天將把守,沒有時間多說,我是來救你的,附耳過來”

辛迪絲把耳朵湊到窗邊,

艾麗曼:(如此這般地講了幾句,遞給辛迪絲兩個紙包)“收好,按計行事,切記切記!我走啦,”

辛迪絲不住地點頭,艾麗曼搖身一晃,消失的無影無蹤

 

17、雨神宮神殿   日   內

   雨神宮里歌舞升平,雨神靠在坐榻上,身邊有兩個妖冶的女子伺候,左擁右抱,打情罵俏,

大廳里天籟仙樂,絲竹繞梁,鶯歌燕舞,紅袖添香,正是高潮迭起之時;

 

18、雨神宮神殿   日  內

一個內侍走來,附在雨神耳邊說了幾句

雨  神:“什么?王母娘娘身邊的?……都下去!都下去!”

      所有女人都退下

雨  神:“快請,快請!”

內  侍:“有請艾麗曼姑娘——”

                            

19、雨神宮神殿

艾麗曼:(走進神殿):嗬,雨生叔叔,好風流快活!”

雨  神:“人生得意須盡歡,快活一時是一時。艾麗曼姑娘,是那陣風把你吹來啦?”

艾麗曼:“無事不登三寶殿,我有事找你!

雨  神:“哦?莫非王母娘娘有公干與我?”

艾麗曼:“不是娘娘,是我找你有事談!

雨  神:“哦……既然不是公事,我們坐下來邊喝邊談如何?”

艾麗曼:“不敢不敢,你那酒里下有蒙汗藥,怕是喝得下去,吐不出來!”

雨  神:“哈哈哈哈,姑娘怎的如此不放心?既然話說到這份上,姑娘有啥事,但說不妨!

艾麗曼:“我辛迪絲嫂嫂是在你這吧?”

雨  神:“誰?”

艾麗曼:“辛迪絲,我博斯騰哥哥的老婆!

雨  神:“哦哦……有,有, 那娘們犟得很,放著榮華富貴不要,非要為那個男人守靈一百天,現在在后院柴房關著。咦,她怎么成了你的嫂嫂!

艾麗曼:“叔叔有所不知,那一日蟠桃會上,我奉娘娘懿旨下界去請通天河河神,也不知哪個不知死活得家伙變成餓狼,想要非禮我,是博斯騰哥哥救了我,所以我拜博斯騰為兄長,辛迪絲自然是我嫂嫂!

雨  神:“哦,誰如此膽大妄為,敢欺負姑娘你?”

艾麗曼:“可不是嗎,我將此事報告了娘娘,娘娘勃然大怒,派天師調查此事,若是查出來,就剝了那廝的皮,抽了那廝的筋!”

雨  神:(唐塞地)“喔,喔,不知姑娘問辛迪絲有何事?”

艾麗曼:“雨神叔叔,殺夫奪妻,干的好事!……”

雨  神:“哎,哎,哎,姑娘,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喲,她可是被我打賭贏來的!

艾麗曼:“人神賭博,公平安在?”

雨  神:“那么,你待怎樣?”

艾麗曼:“既然人家不愿意,何不就此罷手,放她回去?!

雨  神:“放回去?說得輕巧,點根燈草,我雨神看上的女人。豈有輕易罷手之理?”

艾麗曼:“你放,還是不放?”

雨  神:“不放,你敢把我怎樣?”

艾麗曼:“真的不放?”

雨  神:“不放!”

艾麗曼:“好,你不放是吧?”

雨  神:“不放,不放!”

艾麗曼:“好,我來問你,那只惡狼是不是你變得?”

雨  神:“姑娘別開玩笑,我豈敢動王母娘娘身邊的人!”

艾麗曼:“還敢抵賴!你色膽包天,連娘娘的貼身侍女都敢凌辱,還把娘娘放在眼里嗎?”

雨  神:“別上綱上線,證據,你有證據嗎?”

艾麗曼:“南天門有神光寶鏡,凡經過之人都有記載,”

雨  神:模糊不清,不足為憑,

艾麗曼:“有酋長做人證,”

雨  神:“不在現場,道聽途說,”

艾麗曼:“我還有物證”

雨  神:“什么物證?”

艾麗曼:“箭!”

雨  神:“什么箭?”

艾麗曼:“狼牙箭,就是博斯騰個個射在你身上的狼牙箭!”

雨  神:“這…… 這…… 這……”

艾麗曼:“你身上有傷,我手中有箭,箭上有血,一驗便知,看你如何抵賴!告辭!”

起身向神殿外走去。

 

20、雨神宮神殿、 日 外

     見艾麗曼向到神殿門口走去。

雨  神:“姑娘哪里去?”

艾麗曼:“我去敲天鼓,撞天鐘,讓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為我做主!”

雨  神:(兇相畢露,大聲喊道)“殿前武士,給我攔。!”

   

21、雨神宮門口     日 外

 四個天兵,一起用長矛夾在艾麗曼脖子上

艾麗曼:(鎮靜地)“雨神叔叔,你這是想殺人滅口啰?”

雨  神:“哼!”

艾麗曼:“你也不想想,沒有預防,我怎么敢來見你這個惡狼?我可是向娘娘告假,言明來你這的。那只箭和一封信留在我母親桃花仙子處,你若不怕你的泥鰍家族遭滿門滅絕之禍,你就盡管動手!”

雨  神:(想了一會,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好!不愧是王母娘娘身邊的人,有膽識,有智慧!叔叔和你開個玩笑,不必當真,不必當真,請回來我們細談!币粨]手殿前武士撤下。

艾麗曼:(站在門口沒有動,只是冷冷地)“我請的假期快要到了,娘娘等我有事,無暇和你再談,告辭!”動身繼續校門外走

 

22、神殿門口   

雨  神:(急忙追過來):“慢慢慢,姑娘不必生氣,你不是讓我放了辛迪絲嗎,我依你就是,依你就是,.!來人,把辛迪絲送回人間去!”

艾麗曼:“不,我要讓你親自去送!”

雨  神:“這!……好好好,我親自去……我親自去……”

”艾麗曼二話不說抬腿就走。

艾麗曼:“我在云端看著你,稍有差池,我定與你沒完!”

雨  神:“好好好”

說完先向門外走去

 

23、草原

   雨神帶著辛迪絲從空中飄落在草原上,

雨  神:(仰面對天喊道):“艾麗曼姑娘,我把她平安送到啦—”、

辛迪絲:(突然喊)“雨神,看,博斯騰活過來啦!”

   雨神驚奇地一回頭,辛迪絲把艾麗曼交給他的紙包向雨神的臉上砸去,一股紅、黃、白、綠、蘭的煙霧頓時在雨神臉上炸開來,向四處彌漫,

   雨神憤怒地舉起手:“你!你灑得是什……么?……阿嚏!”

 未等他的手打落下來,便忍不住“阿嚏……阿嚏……”不住地打噴嚏,

   辛迪絲又從懷里取出一個紙包,雨神嚇的向天上逃去,一路飛一路不停地打噴嚏,滿天的噴嚏聲振聾發聵。

 

24、天空

   “咔嚓嚓”一聲響,頓時雷鳴電閃,天空像被戳漏,大雨如注,直向這片草原傾落下來。

 

25、草原

【畫外音】原來,紙包里包的是碎羊毛,辣椒面、胡椒面、生姜面、芥末面,嗆得雨神又流眼淚,又流鼻涕,不停的打噴嚏。等它逃到雨神宮就打了三百八十個噴嚏!一個噴嚏下一個時辰的雨,這三百八十個噴嚏,讓草原平地水高一丈,草原經水一泡,陷了下去,成了一個華夏最大的淡水湖,陷下去的地殼沒有出路,就擠呀擠呀,把湖邊擠的隆起一座山。人們就把湖叫博斯騰湖,把山叫辛迪絲山。

【畫面】大雨如注。平地積水,轟隆一聲巨響,地殼下陷;波濤洶涌,博斯騰湖。碧水藍天,鷹飛鳥旋,蘆蕩蔥綠。白帆點點。

    山崩地裂,地殼凸起, 辛迪絲山,山巒疊嶂,奇峰突兀。怪石嶙峋

 

26、天宮斬仙臺    日   外

【畫外音】雨神和艾麗曼因亂施天雨,早晨人間災禍,因此而犯了天條。被綁在斬仙臺上。

【畫面】展現臺上,云霧繚繞,臺下旌旗飄飄,天兵天將守衛森嚴,。

雨神被綁在捆神柱上,兩側站著兩個兇神惡煞的劊子手

艾麗曼披頭散發,身穿囚服,帶著刑具跪在斬仙臺一側,身后站著兩個獄卒

“嘟——,嘟——,嘟——,”臺上八只長長的喇叭吹起催命號,

 

27、云中

一個通天審判官出現在云端上,展開判決書大聲宣讀:

“判決書,天字NNxW號,在押犯雨神,男,原名:泥鰍精,貪污腐化,收受賄賂,生活糜爛,荒淫無恥,倚仗權勢,強搶民婦。奸淫仙女未遂,玩忽職守,亂施雨露,以致民間災難深重。經天堂法庭審查,判決如下:數罪并罰特判處死刑!——斬立決!”

將一支令箭從云端跑到天宮斬仙臺

 

28、天宮斬仙臺

斬仙臺上,八只長喇叭又一次“嘟——,嘟——,嘟——,”地吹響,。

劊子手提著鬼頭大刀來到雨神面前,突然張嘴向雨神臉上噴了一口水,乘雨神一驚抬頭的瞬間,劊子手飛起一刀。將雨神的腦袋砍下來,

 

29、斬仙臺一側   日 外

   雨神的腦袋“咕嚕!钡貪L到艾麗曼的面前。

【特寫】雨神的頭顱惡狠狠地瞪著艾麗曼。

雨  神:“艾麗曼。這事沒完,你等著,咱們地獄里見!”

    

30、斬仙臺一角   日  外

艾麗曼驚恐地尖叫起來,癱倒在地,兩個獄卒急忙將她托架起來。

 

31、云中

   通天判官:“判決書,天字NNXE號,在押犯艾麗曼。女,與民婦合謀,報復雨神,致使民間暴雨成災,負連帶責任,念其年輕無知。有悔過之表現,故從輕發落,判處杖刑100杖,斬監候!锖髨绦小

 

32、斬仙臺一側

     兩個獄卒把艾麗曼拉起來,拖到杖刑案前趴下。

兩個行刑手舉起板子向艾麗曼打來……

 

33、桃花仙子宮    日  外    ’

【畫外音】艾麗曼被判斬監侯,這可急壞了桃花仙子。從表面看,天庭律法極為森嚴,誰敢犯天條,絕逃不過屠龍刀、打神鞭、斬魔臺,爬刀山、下油鍋的懲罰。但是,暗地里卻也有許多潛規則,人情大于天嗎!常言說“人托人,拱動天地”桃花仙子到處跑關系,最后跑到主管法律的呂洞賓呂院長那里。桃花仙子犯了愁

【畫面】音樂聲中,桃花仙子提著禮品從各個部門。各個領導的門口進去又出來

    最后來到天庭法院門口踟躕不前。

桃花仙子(暗想):這呂院長家富可敵國,金銀財寶人家根本不拿正眼瞧,如何是好?(桃花仙子想來想去,最后一跺腳,咬咬牙說):“為了孩子,我也顧不了那許多,只得由他去了!”

 

34、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這一天,桃花仙子著意打扮了一番,這一打扮好生了得!肌膚若白雪,雙目似清水,桃腮帶笑、氣若幽蘭,仿佛輕云之蔽月,猶如流風之回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近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淥波。上身穿粉紅色束腰緊身衣,下著荷葉百褶裙,外披輕紗大氅。絲帶飄飄,云髻峨峨。丹唇外朗,皓齒內鮮,顧盼之際,自有一番清雅高華的氣質。

打扮完畢,她悄悄來到天庭法院,在一個黃金鑄就的天平塑像下敲響了呂院長辦公室的門。

 

35、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呂院長正坐在辦公桌后面津津有味地翻看著一本裸體美女的畫冊。聽見敲門聲,急忙把畫冊放進辦公桌的抽屜里。這才說了聲:“進來!”

 

36、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門輕輕被推開,桃花仙子故意側著身子先露出一張臉來,微微一笑。見房子里只有呂院長一人,開開門,嬌滴滴的喊了一聲:“呂哥!”這才輕移蓮步走了進來。

呂院長:(這一聲“呂哥”直叫的呂院長骨軟筋麻,他故做驚訝地大叫):“稀客,稀客!桃花妹妹,你怎么有空來我這清水衙門?”

桃花仙子:(矜持地一笑,頓時生出千媚百態,她嗲聲嗲氣地)“呂哥這里哪是什么清水衙門喲,分明是掌管生殺大權的重地,小女子哪敢前來打擾!”

呂院長:“哈哈哈哈……桃花妹妹說笑了,也許對別人來說這里是森嚴之所,對妹妹來說,還不是你家的后花園嗎?想來,哥哥隨時恭迎!

桃花仙子:“只怕我來了呂哥來個公事公辦,不給我面子!

呂院長:(瞟了桃花仙子一眼,裝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嚴肅地)“妹妹此言差矣,給不給妹妹面子得看什么事情。我們做官的不是得講個清正廉明嘛?面子是面子,法律是法律,妹妹的來意哥哥我很清楚。說實在的,艾麗曼是我看著長大的,這姑娘不僅長得襲人,聰明伶俐,而且還多才多藝。我也實實不忍心看著她年紀輕就丟了性命?墒,你想過嗎?由于他的過錯又造成人間多少人畜生靈橫遭涂炭?山川變形且不用說,就因她的過錯,天庭鬧起了水荒。更嚴重的是,造成天庭無雨可施,人間大旱,赤地萬里,顆粒無收。又有多少人流離失所,家破人亡?如若不是王母娘娘求情,我法外施恩,恐怕早和雨神一起斬立決了!還望妹妹體諒哥哥的難處喲!”

桃花仙子:(沉默了一會)“這些道理妹妹我都知道,只是……只是可憐我那……,我那親親的女兒呀!他還那么年輕…………”說到此,嚶嚶地哭了起來。

 

37、呂院長辦公室   日內

【畫外音】都說女人的淚一滴就醉,男人的心一揉就碎!桃花仙子哭得梨花帶雨,讓呂院長的心如貓抓一般難受。其實,世間所有法律的量刑都有一個伸縮度,原本是讓法官根據罪犯所犯罪行的輕重程度來掌握,以示法律的公允。誰想到,卻成了法官的吃口。何為吃口?,就是向犯人索賄的借口和交換條件。否則法官怎么個個都富得流油?

呂院長“妹妹莫哭,妹妹莫哭,雖然法律條文是死的,可這量刑嗎……卻是活的,這就要看——妹妹的態度如何了!”

桃花仙子,:“我知道哥哥你有的是辦法,……只要能保住女兒一條命,哥哥

想咋……都行!”:

呂院長:“妹妹哭的著實可憐,把我的心都哭軟了。好吧,我這就去找找法律解釋,看有沒有辦法救艾麗曼一命!”

說完,起身向辦公室的里間走去。走到門口把手背起來,兩根指頭有意無意地勾了兩下,【特寫】便進去了。

桃花仙子:(非常明白指頭勾兩下的含義,卻假裝不知地)“我來幫哥哥找找”也進了里屋,隨手關上了門。

 

38 、辦公室里間  日 內  

桃花仙子一進門,呂院長再也不說清正廉潔的話了。急猴猴地一個餓虎撲食,抱起桃花仙子就壓在床上。

桃花仙子半推半就,任由他輕薄了一番,

【特寫】兩滴晶瑩的淚珠卻溢出眼角……

 第一集

1、天宮瑤池

 瑤池是王母娘娘所居住的地方,這里 池水清澈,晶瑩如玉。四周群山環抱,綠草如茵,野花似錦,挺拔、蒼翠的云杉、塔松,漫山遍嶺,遮天蔽日!

抬頭遠眺,三峰并起,突兀插云,狀如筆架。峰頂的冰川積雪,閃爍著皚皚銀光。

山下,祥云紫氣繚繞,瑤池水面上蓮花盛開,花間漢白玉的小橋護欄曲徑通幽,瑤池中心是一處巨大的水榭,雕梁畫棟,飛檐峭壁,勾心斗角,富麗堂皇。

此時,王母娘娘正在舉辦蟠桃會盛會,

王母娘娘著盛妝,飾鳳髻,步搖金釵,春風滿面

他的兩側站著艾麗曼和另外一個貼身侍女,

  鳳案下擺著一片小幾,各位神仙濟濟一堂,

王母娘娘:“各位仙家,正值盛世,國泰民安,繁榮昌盛,年豐人壽,恰逢米蘭蟠桃豐收,哀家在此舉辦蟠桃盛會,祈禱政通人和,江山如磐,各位仙家暢飲 ”

眾 仙 家:“祝娘娘光輝如日月,壽同天地山川”

值 殿 官:“奏樂——”等了一刻卻不見樂起

王母娘娘:“怎么回事?”

一 仙 女:“稟告娘娘,適才正要起樂,領舞的桃花仙子踩著一個桃核,將腳崴了。請娘娘恕罪,”

 

2,水榭大廳

各位神仙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呂洞賓:“桃花仙子貌壓群芳,婀娜多姿,難的一舞,臨場崴腳,實在遺憾!”  

眾神仙:“是呀!是呀!”

鐵拐李:“呂院長對桃花仙子情有獨鐘,由來已久,路人皆知呀!”

呂洞賓:“見笑,見笑,食色性也!”

 

3、瑤池水榭

艾麗曼:(來到臺前):“稟告娘娘,艾麗曼愿替母親領舞!”

王母娘娘:“哦,麗曼還有這才藝,好好好,速速舞來!

 

4、水榭中舞池

   仙樂天籟起,艾麗曼領著一群仙女翩翩起舞

艾麗曼唱    春去殘紅飄零,
            花依舊,不見故人。
            多情浪蝶空多情,
            紅粉多,甜蕊少,小桃青。
            把酒撫瑤琴
            曲高和寡少知音
            而今重詮桃花運
            乾坤轉,時令改,世事新。

5水榭大廳

雨神目不轉睛地盯著艾麗曼看。

艾麗曼的特寫和雨神的猥瑣相反復疊放,

雨神情不自禁地站了起來,擋住了雷公和電母的視線。

雷  公:“哎,雨神,坐下坐下,你擋住我了!

雨神一副筋麻骨酥失魂落魄的樣子,哈喇子順著兩條胡須往下滴答,全然不理會雷公,

電母婆婆:“這個色魔,魂都丟了,看我的!闭f完,手指一點,一道閃電直擊雨神撅著的屁股,

雨  神(被打的一跳,回過頭來生氣地):”干什么!”

雷  公:“坐下坐下,你站著。我們還看不看了?”

雨  神:(自知沒理只得賠著笑臉坐下):“失態失態,抱歉!抱歉!”

6、水榭舞池

桃花舞結束,眾神仙一起鼓掌喝彩。

眾仙女退下,艾麗曼依然站在那向眾神仙還禮、

王母娘娘:“艾麗曼,你的舞技精湛,真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也”

眾神仙:“如此天籟仙舞,美妙絕倫,恭喜娘娘,賀喜娘娘!

王母娘娘:“艾麗曼替我向眾仙家斟酒,大家暢懷痛飲,慶賀盛世華年!”

艾麗曼:“諾!”

7、水榭大廳

艾麗曼端著酒壺款款走進大廳,挨個給眾神仙斟酒,眾神仙點頭致謝,

艾麗曼來到雨神桌前正要給雨神斟酒,雨神一把抓住艾麗曼的手。

艾麗曼:“雨神叔叔,你這是?……”

雨神沒有回答,艾麗曼抬頭看時,見雨神一臉的淫蕩之相,只是淫笑。

艾麗曼:“叔叔請自重!”

急忙向回抽手,連抽兩下,雨神竟然越握越緊。

艾麗曼:“再不松手,莫怪我告訴娘娘!”

王母娘娘的聲音:“艾麗曼,怎么啦?”

艾麗曼:“雨神叔叔……喝高了,逗我玩哩,”

雨  神:(急忙松手。借坡下驢:)“嘻嘻……喝多啦,喝多啦,失禮失禮!”邊說邊坐下,眼睛卻依然色瞇瞇地看著艾麗曼,

艾麗曼狠狠剜了雨神一眼,繼續向前斟酒,斟到最后座位卻是空的。

王母娘娘:“是哪路神仙缺席?”

艾麗曼(看了一眼桌上的牌子):“是通天河河神,”

王母娘娘:“豈有此理!如今的秩序越來越松散了,如此蟠桃盛會也敢缺席,艾麗曼,拿我的金牌去催,如若再不來,罰扣年終獎金!”

艾麗曼:“諾”說完身體飄起,翩翩躚躚地飛離瑤池,向通天河飛去。

8、瑤池水榭大廳

雨神見艾麗曼走了,一晃身,來了個分身法,替身留在廳內,真身卻隨艾麗曼而去。

9、通天河天鵝湖

云霧繚繞,彩霞飛舞,艾麗曼駕云來到通天河源頭。

通天河的源頭在巴音布魯克高山草原。這里,黛山如廓,綠草似茵,泉水淙淙,瀑布如練;藍天與草原相輝,白云與羊群同色;通天河九曲十八灣,蜿蜒如蟒,天鵝湖方園幾十里,清澈如鏡;俊馬在草甸花叢里奔跑追逐,天鵝在湖光云影里飛翔嬉戲。

正是黃昏,落日熔金,暮云合璧。草原深處傳來陣陣馬頭琴聲和悠揚蒼勁的蒙古長調,此情此景,讓艾麗曼頓生一種寬闊坦蕩的情懷 ,他一邊欣賞著人間仙境,一邊向河神居住地地方走去。正行間,就聽見一聲狼嚎,抬頭看去,

10、草原

草原里的一塊大石頭上站著一只碩大的惡狼,惡狼見到艾麗曼,對天呵呵呵呵地大笑不止,笑完,猛地一竄,向艾麗曼撲來,

艾麗曼起先并不在意,使出定身法大喝:“定!”惡狼繼續向她撲來,艾麗曼連連喊了三聲:“定!定!定!”對惡狼毫無作用。艾麗曼這才慌了手腳,急忙喊了一聲:“起!”頓時身體飄起,駕起彩云向前飛去。那惡狼也駕起黑云飛起來,

11、天空

艾麗曼在前飛,惡狼緊追不舍。惡狼追上艾麗曼從高處向下撲來。

艾麗曼被迫降到草地上。剛一著陸,右手向空中一抓,手中便多了一把寶劍,她大喝一聲:“畜生,休得撒野!”揮劍向惡狼殺去。

惡狼一跳躲開。

艾麗曼劈、刺、削、砍、掃、撩、步步進攻,

惡狼騰、挪、躲、閃、滾、跳步步為營。

惡狼的尾巴猛然一掃,正打在艾麗曼的手腕上,寶劍脫手而飛。

艾麗曼轉身欲走,惡狼叼住艾麗曼的褲腳使勁一拽,把艾麗曼拽到,長嚎一聲,撲在艾麗曼身上。咬住艾麗曼的衣襟使勁一扯將衣服撕破,正欲再次下嘴,只聽“嗖“”地一聲飛來一只狼牙箭,深深地插進惡狼的前胛,餓狼嚎叫一聲,滾在一旁。

12、草原上

又一支箭飛來,惡狼就地一滾躲過。狼牙箭插在地上,發出嗡嗡聲。艾麗曼趁機拾起寶劍向惡狼刺去。 惡狼又打了個滾躲過,爬起來拖著尾巴逃之夭夭。

13、草原上

隨著一陣急促的馬蹄聲,一個魁梧的漢子來到艾麗曼身邊

博斯騰::“姑娘可曾受傷?”

艾麗曼:“不曾受傷,大哥救援之恩,小女子感激不盡!

博斯騰:“草原牧人有義務保護遠來的客人,不足言謝,。只是這草原上的狼都被我射殺盡了,從哪來的這只餓狼?”

艾麗曼“不知從何而來,請問大哥姓名?

博斯騰:“在下叫博斯騰,是草原上的牧馬人,敢問姑娘從哪里來,到哪里去?”

艾麗曼:“我從天邊來,到天邊去。大哥相救之恩容我后報,小女子有急事,就此別過!

博斯騰:“慢,姑娘,草原有個規矩,接濟外來客人,義不容辭。姑娘衣衫不整,怎么能去辦事?前面不遠就是我的氈房,請隨我去換件你嫂子的衣服再走如何?”

艾麗曼:“如此甚好,大哥請前面帶路”

博斯騰打了一個響亮的口哨,

14、山坡

    從山坡那邊跑來一群馬,博斯騰把自己的馬讓給艾麗曼騎,自己飛身躍上一匹沒有馬鞍的駿馬,趕著馬群向草原盡頭跑去。

15、草原的一個山坳里上

    山坳里有一間白色的氈房,氈房側邊是一個大馬廐和草垛,馬廄前的柱子上拴著一條兇狠的藏獒。正趴在地上打瞌睡。

   氈房前,博斯騰的妻子辛迪絲正在大木通前搗馬奶。辛迪絲是這片草原最美麗的女人,雖然布衣荊釵卻天生麗質,修長的身材亭亭玉立,嬌媚的面容像草原上的山丹花。

   藏獒突然發現有異常響動,站立起來向遠處嚎叫。

   辛迪絲抬頭遠眺——,

16、草原上

     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廋高個,留著兩條細長胡須,左肩胛上插著一支箭,正踉踉蹌蹌地向氈房走來。

17、氈房前,

   藏獒瘋狂地叫著,把鐵鏈子拖的嘩啦嘩啦響,

辛迪絲:“賽虎,別叫了,臥下!”

藏獒嗚嗚地叫了兩聲臥下,卻警惕地看著這個不速之客

瘦高個:“大嫂,幫幫我這個可憐人吧,”、

辛迪絲:“請問客人你從哪里來,為何這般狼狽模樣?“

瘦高個:“真是倒霉極了!我是來草原收皮子的皮貨商人,昨天遇見一伙強盜將我的駱駝和貨物全部搶走,還射了我一箭,如若不是逃的快,我命休矣。大嫂能否給我一點食物,幫我療傷,我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

辛迪絲:“救助來草原的了人,是我們牧民義不容辭的責任,請隨我進氈房,我為你療傷、備飯!

辛迪絲扶著瘦高個向氈房走去。

18、氈房內

    氈房里鋪著粗毛地毯,氈房中間有一個火爐,是做飯燒茶的地方,正對門處擺著一張長條矮桌,矮桌后面摞著幾床棉被。

   辛迪絲扶著瘦高個坐在矮桌前,取出剪刀等器械和一個牛皮袋放在矮桌上,用剪刀剪開廋高個的衣服,說:”客人且忍耐,待我給你取箭!”

瘦高個:“大嫂下手輕一些,在下最是怕痛!

辛迪絲故意對門外喊道:“誰在那里?!”瘦高個急忙扭頭去看,趁此機會,辛迪絲手疾眼快,迅速將箭鏃拔出來。瘦高個大叫一聲,辛迪絲順手將箭鏃丟在火塘旁,從皮口袋里倒出一些藥面敷在傷口上,再進行包扎。

19、氈房里

瘦高個和辛迪絲相距很近,見辛迪絲貌若天仙,不禁春心蕩漾,淫欲大發,哈喇子順著兩條胡須直流,不停地吸鼻子嗅辛迪絲的體香。    

,辛迪絲(非常氣憤,呵斥道)“休得無禮”急忙站起來欲走。

瘦高個:(一把抓住辛迪絲的手):“大嫂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我不但身上受了傷,,心里的傷更重。茫茫草原,你我相遇就是有緣,大嫂成全我!

辛迪絲:”你這廝毫無道理!我好心救你,你反恩將仇報。速速松手離去,!否則我男人回來,定讓你碎尸萬段!”

瘦高個:“寧在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呀!哈哈哈哈……” 將辛迪絲納入懷中,欲親吻。

辛迪絲:(掙扎了幾下,沒有掙脫,用手擋住瘦高個的嘴說):“你怎么這樣猴急?待我去看看男人回來否,再來寬衣解帶侍奉與你,豈不更有趣?免得讓人撞見,諸多不便!

瘦高個:(想了想)“也好,諒你也逃不脫我的手心!”

辛迪絲(起身向氈房外走去,到門口回頭對廋高個嫣然一笑。)“你且等著!”

20、氈房外

辛迪絲來到氈房外,把藏獒解開,指著氈房門喝道:“賽虎,上!”

藏獒沖進氈房,頓時,氈房里傳來狂吠聲、慘叫聲。過了一會,瘦高個從氈房里連滾帶爬地逃出來,藏獒緊跟著追出來,沒跑多遠,瘦高個便被藏獒撲倒咬住腿,瘦高個慘叫一聲,腿筋被咬斷,瘦高個一揮手把藏獒甩出幾丈遠,藏傲再次撲上去,瘦高個已經升到半空中。

瘦高個:“辛迪絲,你聽著:我發誓把你弄到手,你敢不從,我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說完駕起一陣黑煙,無影無蹤

辛迪絲(嚇壞啦,大喊):“博斯騰——,博斯騰——”

21、天鵝湖

黃昏。夕陽像一個碩大的圓輪,慢慢向天山墜落,萬道金光點燃滿天彩霞。天鵝湖九曲十八彎,每個湖曲里都映出一個太陽,

22、天鵝湖邊

博斯騰和艾麗曼趕著馬群歸牧,此情此景讓博斯騰和艾麗曼展開歌喉高唱

          姑娘你為什么這樣忙?

          忙著去天鵝湖里撈太陽

          太陽在天上怎會水中藏?

          不信你去望一望九個太陽都閃光

           啊哈伊——           

          天鵝湖里有九個太陽

          太陽在湖里閃金光

          金光普照草原天堂

          天堂養育了花兒一樣的姑娘

    遠處傳來辛迪絲的呼喊聲

博斯騰:“是你嫂子辛迪絲在叫我哩,咱們快走,喲呵呵呵!,喲呵呵呵!”

馬群向山坳氈房奔跑起來,

23、、山坳博斯騰住處

馬群來到山坳氈房處進入馬廄,博斯騰和艾麗曼下馬,辛迪絲迎上來。

辛迪絲:“這是誰?”

博斯騰:“一個被惡狼追咬的姑娘,艾麗曼妹妹,這是你嫂子辛迪絲!

艾麗曼:“嫂嫂好!”

辛迪絲:“你好。博斯騰,剛才家里來了惡人!

博斯騰:“哦?!在哪?”

辛迪絲:“他肩膀上被強人射傷 ,我好心給他療傷,他卻要非禮我,我放賽虎把他咬跑了!

博斯騰:“這個惡人,我非宰了他!他向哪跑的?跑了多久?”

辛迪絲:“那惡人會飛,一陣黑煙就不見了!

博斯騰::”會飛?”

艾麗曼:“哦?那人長得什么樣?”

辛迪絲:“瘦高個,尖嘴猴腮,長著兩根長長的胡須。說是來草原收皮子的皮貨商人”

艾麗曼:(頓時明白了幾分)“大嫂,我有急事要辦,能否借我一件衣服遮體!

辛迪絲:“行,請隨我來”

兩人進氈房,博斯騰去關馬廄的門

24、氈房前

艾麗曼換了身衣服拿著那只帶血的箭鏃出來,辛迪絲緊隨其后。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你來看!”

博斯騰:“咦,這不是我射那只惡狼的箭嘛?怎么會在家里?”

辛迪絲:“我是從那個自稱是皮貨商的家伙身上拔下來的!”

博斯騰:“莫非那家伙是惡狼變的?……怎么會?”

艾麗曼:“也許是天上的惡神變得,現在天宮也不干凈,一些神官貪污腐化,仗勢欺人也是常有的事,不管是神是鬼,來者不善,哥哥嫂嫂要堤防才是!

博斯騰:“姑娘言之有理!

艾麗曼:“哥哥嫂嫂,妹妹我有要務在身,不便久留,你們的救援之恩容我后報,這只箭我帶走做個紀念,咱們就此別過,”

博斯騰:“姑娘慢走!

辛迪絲:“妹妹常來!”

艾麗曼:“哥哥嫂嫂再會,”

說完,駕起一朵彩云,轉瞬間不見了蹤影。

辛迪絲:“咦,他也會飛?!”兩人驚得目瞪口呆。

25、草原荒漠

【畫外音】果不其然,這片草原連續一年沒有下雨,天山的積雪融化殆盡。露出了光禿禿的尖頂。河流干涸了,成了風沙肆虐的地方。大地干裂開成了龜背,草木枯死,牛羊倒斃。萬物生靈絕跡。,人們搭建靈臺禱告上蒼,求雨的盆盆罐罐終日被敲得響個不停。

【畫面】光禿禿的山峰……

        干涸的河流……

        枯萎的牧草……

    渴斃的牛羊……

畫著鬼臉的薩滿舉著一只玉鉤在禱告天地,人們跪拜……

 求雨者叮叮咚咚地敲著銅盆瓦罐……

26、天空

     火辣辣的太陽慢慢暗下來,從天邊飄過來一大片烏云。

27、草原荒漠

求雨的人們歡呼起來:“烏云來啦,要下雨了!,烏云來啦,要下雨了!”可是人們高興的太早了,從烏云里丟下一條黑色的絲絹,烏云就飄走了,火辣辣的太陽又把大地曬的冒著煙兒。

一個白胡子長者拾起黑色的絲絹【特寫】“不交辛迪絲,永不施雨”  

酋 長:“莫非是辛迪絲觸犯了雨神?走,去問問辛迪絲!”

28、、山坳博斯騰住處

     人們騎馬一起來到博斯騰的氈房前下馬。藏獒瘋狂地嚎叫起來

辛迪絲:(迎出氈房施禮)“不知酋長和眾鄉親來我家有何事?”

酋  長:“辛迪絲,博斯騰呢”

辛迪絲:“去幾十里外的山泉拉水去了,快回來了吧。!”

酋  長:“辛迪絲,有件事問問你,剛才從天上掉下來一條絲絹,你看看,上面寫的是怎么回事?”

辛迪絲接過來一看:“不交辛迪絲,永不施雨,……”

【鏡頭回放】瘦高個從氈房里連滾帶爬地跑出來,向前逃去,藏獒緊跟著追出來,沒跑多遠,瘦高個便被藏獒撲倒,咬住腿,廋高個慘叫一聲,腿筋被咬斷,瘦高個一揮手把藏獒甩出幾丈遠,藏傲再次撲上去,瘦高個已經升到半空中,大喊道:“辛迪絲,你聽著:我發誓把你弄到手,你敢不從,我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說完駕起一陣黑煙,無影無蹤

辛迪絲:“我想起來了,去年秋季來了一個穿黑衣,留著兩條細長胡須的人,自稱是皮貨商,說他遭到強人打劫受了箭傷,求我救治,我按草原的規矩為他療傷。廝起了歹心,意欲非禮我,是我放狗咬斷了那廝的腿、誰知那廝會飛,臨走時說過:‘我若不從,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的話!

酋  長:“孩子,你闖大禍了,正是因為你,草原才遭到百年不遇的大旱呀! ”

辛迪絲:“怎么能怨我呢,是他恩將仇報,作惡在前,我才自衛的。我是有夫之婦,嚴守婦道保護自己的清白有何過錯?”

酋  長:“孩子,如若論常理,你是沒有錯的,可是,你得罪的是誰?是天呀!天是什么?天是壓在人和萬物頭頂的大山!他掌握著萬物生靈的生死榮辱,人怎么能違抗天意呢?據說那雨神是一只泥鰍得道變的,最是荒淫無恥!連老天爺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我們又怎么能奈何與他?為今之計,只有逆來順受,滿足他的要求,犧牲你了。辛迪絲,你就救救草原和這片土地上的萬物生靈吧,”  

說完帶頭跪在辛迪絲的面前

眾鄉親:“辛迪絲,求你救救草原和萬物生靈吧,……” 一起跪下,

辛迪絲:“這……這……”

博斯騰(大喊):“不!”

 

29、氈房前

眾人看時,博斯騰牽著一輛拉水的嘞嘞車獨自站在人群中,

博斯騰:“酋長,你的話不對,我們牧人講的是黑白分明,是非分明,不畏強權,不喪良心,不受欺辱,不持強凌弱。如果如你這般逆來順受,豈不正助長那廝的囂張氣焰嘛?如果那廝要了辛迪絲再變本加利來要你們的妻女去蹂躪,你們會答應嗎?”

酋  長:“那你說該當如何?”

博斯騰:“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和他抗爭到底!”縱身一竄,躍上勒勒車,指天大罵:“老天,你放任惡神殘害人間萬物生靈枉自為天!雨神,有種你就下來,我和你拼個你死我活!”說完,取下背上的彎弓檔上一支鳴鏑,拉了個滿懷,向太陽射去。

 

30、天空

     鳴鏑直向天空飛去,突然“咔嚓嚓”一聲雷響,緊接著一道耀眼的閃電,只見一片烏云向草原飄下來。

 

31、博斯騰氈房前。

黑云落在地上,雨神瘸著一條腿一拐一拐走來:

雨  神:“博斯騰,你射傷我的肩膀,壞了我的好事,我不懲罰你,讓你的老婆來頂缸賠償有何不公?辛迪絲。你放狗咬斷我的腿,我不與你計較,以德報怨,只讓你陪陪我,有何不平?”

博斯騰:“你作惡在前,惡有惡報,怎能強詞奪理?”

辛迪絲:(解開狗鏈)“你這惡人,人人得而誅之。賽虎,上!”

 

32、氈房前

藏獒狂吠著向雨神撲去,沒等到雨神跟前,雨神甩手一指,一道光劍直射藏獒,藏獒哀鳴一聲頓時斃命。

辛迪絲:“賽虎,賽虎……”

雨神:“哼,老虎不發威,你還當我是病貓!博斯騰,你不是說要和我拼個你死我活嗎,你說,怎么個拼法?”

博斯騰:“你愿怎么拼,咱就怎么拼!”

雨  神:“好,有幾分英雄氣概!這樣吧,我是神,你是人,如果拼武功,你看見了,你連一招半式都抵擋不住,,不但沒有意思還讓別的神仙說我以神欺人.再說,,我們爭奪的是一個漂亮女人,這樣打呀殺的也太煞風景。你看這樣行不行,我們玩場游戲來賭輸贏,怎么樣?”

博斯騰:“怎么賭法?”

雨  神:“聽說你是這片草原上最好的套馬能手,我跑,你來套我,我是個瘸子,這樣你不吃虧吧?”

博斯騰:“套住你這樣?套不住又如何?”

雨  神:“一個時辰為限。套住了我,我從此不來糾纏辛迪絲,年年按時下雨,保證草原風調雨順,水草豐茂!

博斯騰:“套不住又待怎樣?”

雨  神:“我把辛迪絲帶走,照樣年年按時下雨!

博斯騰:“此話當真?”

雨  神:有你們酋長和眾鄉親為證,決不食言!”

博斯騰:“好。我答應套你!,酋長,請你看時間!

 

33、草原荒漠

賭賽開始了,雨神一瘸一拐的在前面跑,博斯騰騎著駿馬,手持套馬桿在后面追。雨神奸猾異常,明明看見他就在前面,等套馬桿伸過去,他卻在后面;有時看見他在右面跑,一套卻是空的,他卻在左邊;有時明明已經套住,人們剛要歡呼,他卻從地下溜走。如此轉來轉去,博斯騰用盡招數,連雨神的一根毛也套不住,

酋  長:“停,時間到,”

 

34、氈房前

雨  神:“博斯騰,你輸了,我贏了!”

說完,一瘸一拐來到辛迪絲跟前,二話不說拉著辛迪絲架起黑煙就走。

辛迪絲:“博斯騰救我……”

 

35、草原荒漠

博斯騰騎在馬上大呼:“天呀,這是什么世道!我堂堂五尺男兒連自己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有何面目活在天地之間!“

說完,拔出匕首大喊一聲插入自己心間,從馬上摔下來,躺在地上。

酋長和眾鄉親一起喊:“博斯騰,博斯騰”

 

36、半天上

雨神拉著辛迪絲飛走,辛迪絲見博斯騰自盡,

辛迪絲:“博斯騰,博斯騰——”

邊喊邊使勁掙被雨神拉著手,見掙不脫,便咬了雨神的手一口,雨神痛的叫了一聲,一松手。辛迪絲從空中墜落下來.

 

                             第二集

 

1、草原

地面上的人們一起驚呼起來

辛迪絲快落到地面時,雨神伸出長長的手臂把不省人事的辛迪絲拉住,回頭打了兩個噴嚏。消失在空中。

 

2、、天空

頓時,烏云像一隊隊戰艦,夾著轟轟隆隆的雷聲從天邊開過來,遮住了太陽,閃電像一把大鋸,把烏云鋸開,又合上,再鋸開,瓢潑大雨嘩啦啦地下下來。

 

3、草原

眾鄉親們歡呼,跳躍,匆匆騎著冒雨走了。

 

4、博斯騰房后的山坡上

酋長抱起博斯騰的尸體來到飯后的山坡上,一邊默默流淚一邊用手挖坑

博斯騰的和酋長受傷的血順著雨水染紅了這片草原

 

                            

5、萬里長空     日  外

雨下了整整兩個時辰停了。天空蔚藍如洗,白云朵朵。

一條彩虹從博斯騰的氈房聯到空中。

 

6、氈房前

艾麗曼(艾麗曼踩著彩虹飄飄裊裊地來到氈房前):“博斯騰哥哥,辛迪絲嫂嫂,我來看你了!。咦,怎么沒有人呢?博斯騰哥哥——,辛迪絲嫂嫂——”

 

7、山坡上

酋  長(氈房后不遠處的山坡上有個老人正在為一個墳丘上添土)“別叫了,姑娘,你的博斯騰哥哥在這里!

,

8、氈房后面山坡上

艾麗曼(急忙跑過去).:“老爺爺,你在埋誰?”

酋  長:“我剛才不是說了嗎,你的博斯騰哥哥在這里!”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博斯騰哥哥怎么啦?我辛迪絲嫂嫂呢?”

酋  長:“天作孽呀,天作孽!你的博斯騰自殺了!”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博斯騰哥哥,都怪我,是我連累了你呀!”

邊說邊痛哭不已。

酋  長:姑娘不要哭了,還是救救可憐的辛迪絲吧。

艾麗曼:我辛迪絲嫂嫂怎么啦?

酋  長:可憐的辛迪絲被天上的雨神搶走了。

艾麗曼:雨神為什么要搶我辛迪絲嫂嫂?

酋  長:哎,都怪辛迪絲太善良,長得太美麗了!

艾麗曼:太善良?太美麗?

酋  長:(看來艾麗曼一眼,頓時明白了緣由):“姑娘,樹老根多,人老話多,莫嫌老漢說話啰嗦。常言說的好呀!‘男俊一身害,女俊一身禍’這人世間的女子那個不想有一張美麗的容貌?可誰又知道,這美麗的容貌恰恰又是惹禍的根源呀!因為,不管是人還是神,是鬼還是畜生,只要是雄性,骨子里裝的就是三件事,金錢、美女、權力,為此貪婪無度。越是美麗的女人,越被人愛,越被人搶,古往今來多少大事小事都是由此而生。女人雖無罪,但懷璧有罪,都說紅顏禍水,女人不是禍水,而是因為男人有禍心呀!”

艾麗曼:“老爺爺說得有理,相貌是爹媽給的,由不得自己,招誰惹誰了?竟然弄出這等禍事?博斯騰哥哥,你安心睡吧,我一定把辛迪絲嫂嫂救出來,讓那惡神身首異處,為你報仇! ”說完架起彩云騰空而去。

 

9、巫山雨神宮  日  外

   ,, 巫山云霧繚繞,淫雨霏霏;奇石嶙峋,怪樹虬曲;松柏挺立于懸崖,瀑布懸掛于山澗,風蕭蕭,霧靄靄,真是仙山仙境。

一座巨大的宮殿建在巫山之巔

 

10、雨神宮外   日  外

雨神拖著昏迷不醒的辛迪絲飄落在宮殿院落中,把辛迪絲丟在地上。

雨  神(大聲喊道:)“來人呀!”

雜  役(幾個雜役和婆子丫鬟急忙跑過來):“主人,有何差遣,請吩咐!”

雨  神:“前廳掌燈,后山點明子,雨神宮披紅掛彩,弄他個喜氣洋洋,老爺要洞房花燭,”

雜  役:“諾!”

雨  神(對幾個丫鬟)“把他架下去,給我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丫  鬟:“諾”

把昏迷的辛迪絲架起來,往宮殿長廊拖去。

 

11、長廊

   雨神宮又正殿,兩面環繞著長廊,分別為東廂房、西廂房和門庭房、有無數個房間。每個房間門口都站著一個妖艷的年輕女子。

   丫鬟架著辛迪絲從走廊經過,每個女子都會探過身來看上一眼,或是露出妒忌的神態,或是嗤之以鼻,不削一顧。

雨神跟在辛迪絲后面,從走廊經過。女子們像是打了嗎啡,個個強打精神繞首弄姿,肉麻地賣弄風騷。

:  “雨神爺爺,今晚來我這,保管讓你醉生夢死……”

“雨神爺,來我這嗎,一年多了,想死我啦……”

“雨神爺,來我這嗎,他有啥好的,一個鄉下黃臉婆……”

姑娘們雖然搔首弄姿但,誰也不敢離開房門半步。

雨神或哈哈哈哈大笑,或點點頭,或不予理睬、或是瞟上一眼。

   

12、長廊   日  外

   “嘰嘰喳喳”的吵鬧聲把辛迪絲驚醒,他站起來左右看了看,猛地把丫鬟們推開,

辛迪絲:(驚恐地)“這……這是什么地方?”

雨  神:“這是我的家呀,”

辛迪絲:“我的家?你想干什么?”

雨  神:“干什么?哈哈哈哈……還能干什么?和你洞房花燭唄!”

辛迪絲:“你這個惡棍!殺夫奪妻,無惡不作!……”

雨  神:“慢點,慢點,辛迪絲,你別瞎說八說壞我的名頭好不好!你可是我從你男人哪里贏回來的,愿賭服輸,天經地義!常言說、‘識時務者為俊杰’既來之則安之,你就好好打扮打扮,今夜我定讓你醉生夢死享盡天下之快樂!

辛迪絲“你休想!我縱然拼上一死,也決不讓你得逞!”

雨  神:“別在這給我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我可不吃那一套。你們人間即便是皇帝也不過三宮六院七十二妃,一個大地主、大官也不過有個小三小五。你看看我這里有多少女人?后面還有個儲秀苑,除了今夜以后,你想再見我一面都難,你可要把握好機會喲!”

 

13、走廊兩側   日 外

走廊兩側,眾女人七嘴八舌:“是呀,雨神爺,他不愿意,我們愿意,”

雨  神:“拉下去換裝,別掃了老爺的雅興!”

 

14、長廊

幾個丫鬟來拉辛迪絲,辛迪絲把他們推開,猛跑幾步,一頭撞在走廊柱子上,頓時頭破血流,昏倒在地。

雨  神:“摸摸,死了嗎?!”

丫  鬟:“沒死,只是昏過去了,”、

雨  神:“真他媽的敗興!拖下去,關在后院柴房里,我就不信天下還有我治不了的犟草驢!”

   幾個丫鬟將辛迪絲拖下

 

15、后援柴房    日  外

【畫外音】從此辛迪絲被關在柴房里無人問津。草原又很久沒又下雨,求雨者盆盆罐罐聲,像針扎在辛迪絲心上,只能終日啼哭。

【畫面】辛迪絲被關在后援柴房里正以淚洗面。

 

16、柴房后窗

艾麗曼悄悄來到柴房后窗。

艾麗曼:“辛迪絲嫂嫂,辛迪絲嫂嫂!”

辛迪絲(來到后窗):“艾麗曼,真的是你,博斯騰他……”

艾麗曼:“別說了,我都知道了,這里有天兵天將把守,沒有時間多說,我是來救你的,附耳過來”

辛迪絲把耳朵湊到窗邊,

艾麗曼:(如此這般地講了幾句,遞給辛迪絲兩個紙包)“收好,按計行事,切記切記!我走啦,”

辛迪絲不住地點頭,艾麗曼搖身一晃,消失的無影無蹤

 

17、雨神宮神殿   日   內

   雨神宮里歌舞升平,雨神靠在坐榻上,身邊有兩個妖冶的女子伺候,左擁右抱,打情罵俏,

大廳里天籟仙樂,絲竹繞梁,鶯歌燕舞,紅袖添香,正是高潮迭起之時;

 

18、雨神宮神殿   日  內

一個內侍走來,附在雨神耳邊說了幾句

雨  神:“什么?王母娘娘身邊的?……都下去!都下去!”

      所有女人都退下

雨  神:“快請,快請!”

內  侍:“有請艾麗曼姑娘——”

                            

19、雨神宮神殿

艾麗曼:(走進神殿):嗬,雨生叔叔,好風流快活!”

雨  神:“人生得意須盡歡,快活一時是一時。艾麗曼姑娘,是那陣風把你吹來啦?”

艾麗曼:“無事不登三寶殿,我有事找你!

雨  神:“哦?莫非王母娘娘有公干與我?”

艾麗曼:“不是娘娘,是我找你有事談!

雨  神:“哦……既然不是公事,我們坐下來邊喝邊談如何?”

艾麗曼:“不敢不敢,你那酒里下有蒙汗藥,怕是喝得下去,吐不出來!”

雨  神:“哈哈哈哈,姑娘怎的如此不放心?既然話說到這份上,姑娘有啥事,但說不妨!

艾麗曼:“我辛迪絲嫂嫂是在你這吧?”

雨  神:“誰?”

艾麗曼:“辛迪絲,我博斯騰哥哥的老婆!

雨  神:“哦哦……有,有, 那娘們犟得很,放著榮華富貴不要,非要為那個男人守靈一百天,現在在后院柴房關著。咦,她怎么成了你的嫂嫂!

艾麗曼:“叔叔有所不知,那一日蟠桃會上,我奉娘娘懿旨下界去請通天河河神,也不知哪個不知死活得家伙變成餓狼,想要非禮我,是博斯騰哥哥救了我,所以我拜博斯騰為兄長,辛迪絲自然是我嫂嫂!

雨  神:“哦,誰如此膽大妄為,敢欺負姑娘你?”

艾麗曼:“可不是嗎,我將此事報告了娘娘,娘娘勃然大怒,派天師調查此事,若是查出來,就剝了那廝的皮,抽了那廝的筋!”

雨  神:(唐塞地)“喔,喔,不知姑娘問辛迪絲有何事?”

艾麗曼:“雨神叔叔,殺夫奪妻,干的好事!……”

雨  神:“哎,哎,哎,姑娘,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喲,她可是被我打賭贏來的!

艾麗曼:“人神賭博,公平安在?”

雨  神:“那么,你待怎樣?”

艾麗曼:“既然人家不愿意,何不就此罷手,放她回去?!

雨  神:“放回去?說得輕巧,點根燈草,我雨神看上的女人。豈有輕易罷手之理?”

艾麗曼:“你放,還是不放?”

雨  神:“不放,你敢把我怎樣?”

艾麗曼:“真的不放?”

雨  神:“不放!”

艾麗曼:“好,你不放是吧?”

雨  神:“不放,不放!”

艾麗曼:“好,我來問你,那只惡狼是不是你變得?”

雨  神:“姑娘別開玩笑,我豈敢動王母娘娘身邊的人!”

艾麗曼:“還敢抵賴!你色膽包天,連娘娘的貼身侍女都敢凌辱,還把娘娘放在眼里嗎?”

雨  神:“別上綱上線,證據,你有證據嗎?”

艾麗曼:“南天門有神光寶鏡,凡經過之人都有記載,”

雨  神:模糊不清,不足為憑,

艾麗曼:“有酋長做人證,”

雨  神:“不在現場,道聽途說,”

艾麗曼:“我還有物證”

雨  神:“什么物證?”

艾麗曼:“箭!”

雨  神:“什么箭?”

艾麗曼:“狼牙箭,就是博斯騰個個射在你身上的狼牙箭!”

雨  神:“這…… 這…… 這……”

艾麗曼:“你身上有傷,我手中有箭,箭上有血,一驗便知,看你如何抵賴!告辭!”

起身向神殿外走去。

 

20、雨神宮神殿、 日 外

     見艾麗曼向到神殿門口走去。

雨  神:“姑娘哪里去?”

艾麗曼:“我去敲天鼓,撞天鐘,讓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為我做主!”

雨  神:(兇相畢露,大聲喊道)“殿前武士,給我攔。!”

   

21、雨神宮門口     日 外

 四個天兵,一起用長矛夾在艾麗曼脖子上

艾麗曼:(鎮靜地)“雨神叔叔,你這是想殺人滅口啰?”

雨  神:“哼!”

艾麗曼:“你也不想想,沒有預防,我怎么敢來見你這個惡狼?我可是向娘娘告假,言明來你這的。那只箭和一封信留在我母親桃花仙子處,你若不怕你的泥鰍家族遭滿門滅絕之禍,你就盡管動手!”

雨  神:(想了一會,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好!不愧是王母娘娘身邊的人,有膽識,有智慧!叔叔和你開個玩笑,不必當真,不必當真,請回來我們細談!币粨]手殿前武士撤下。

艾麗曼:(站在門口沒有動,只是冷冷地)“我請的假期快要到了,娘娘等我有事,無暇和你再談,告辭!”動身繼續校門外走

 

22、神殿門口   

雨  神:(急忙追過來):“慢慢慢,姑娘不必生氣,你不是讓我放了辛迪絲嗎,我依你就是,依你就是,.!來人,把辛迪絲送回人間去!”

艾麗曼:“不,我要讓你親自去送!”

雨  神:“這!……好好好,我親自去……我親自去……”

”艾麗曼二話不說抬腿就走。

艾麗曼:“我在云端看著你,稍有差池,我定與你沒完!”

雨  神:“好好好”

說完先向門外走去

 

23、草原

   雨神帶著辛迪絲從空中飄落在草原上,

雨  神:(仰面對天喊道):“艾麗曼姑娘,我把她平安送到啦—”、

辛迪絲:(突然喊)“雨神,看,博斯騰活過來啦!”

   雨神驚奇地一回頭,辛迪絲把艾麗曼交給他的紙包向雨神的臉上砸去,一股紅、黃、白、綠、蘭的煙霧頓時在雨神臉上炸開來,向四處彌漫,

   雨神憤怒地舉起手:“你!你灑得是什……么?……阿嚏!”

 未等他的手打落下來,便忍不住“阿嚏……阿嚏……”不住地打噴嚏,

   辛迪絲又從懷里取出一個紙包,雨神嚇的向天上逃去,一路飛一路不停地打噴嚏,滿天的噴嚏聲振聾發聵。

 

24、天空

   “咔嚓嚓”一聲響,頓時雷鳴電閃,天空像被戳漏,大雨如注,直向這片草原傾落下來。

 

25、草原

【畫外音】原來,紙包里包的是碎羊毛,辣椒面、胡椒面、生姜面、芥末面,嗆得雨神又流眼淚,又流鼻涕,不停的打噴嚏。等它逃到雨神宮就打了三百八十個噴嚏!一個噴嚏下一個時辰的雨,這三百八十個噴嚏,讓草原平地水高一丈,草原經水一泡,陷了下去,成了一個華夏最大的淡水湖,陷下去的地殼沒有出路,就擠呀擠呀,把湖邊擠的隆起一座山。人們就把湖叫博斯騰湖,把山叫辛迪絲山。

【畫面】大雨如注。平地積水,轟隆一聲巨響,地殼下陷;波濤洶涌,博斯騰湖。碧水藍天,鷹飛鳥旋,蘆蕩蔥綠。白帆點點。

    山崩地裂,地殼凸起, 辛迪絲山,山巒疊嶂,奇峰突兀。怪石嶙峋

 

26、天宮斬仙臺    日   外

【畫外音】雨神和艾麗曼因亂施天雨,早晨人間災禍,因此而犯了天條。被綁在斬仙臺上。

【畫面】展現臺上,云霧繚繞,臺下旌旗飄飄,天兵天將守衛森嚴,。

雨神被綁在捆神柱上,兩側站著兩個兇神惡煞的劊子手

艾麗曼披頭散發,身穿囚服,帶著刑具跪在斬仙臺一側,身后站著兩個獄卒

“嘟——,嘟——,嘟——,”臺上八只長長的喇叭吹起催命號,

 

27、云中

一個通天審判官出現在云端上,展開判決書大聲宣讀:

“判決書,天字NNxW號,在押犯雨神,男,原名:泥鰍精,貪污腐化,收受賄賂,生活糜爛,荒淫無恥,倚仗權勢,強搶民婦。奸淫仙女未遂,玩忽職守,亂施雨露,以致民間災難深重。經天堂法庭審查,判決如下:數罪并罰特判處死刑!——斬立決!”

將一支令箭從云端跑到天宮斬仙臺

 

28、天宮斬仙臺

斬仙臺上,八只長喇叭又一次“嘟——,嘟——,嘟——,”地吹響,。

劊子手提著鬼頭大刀來到雨神面前,突然張嘴向雨神臉上噴了一口水,乘雨神一驚抬頭的瞬間,劊子手飛起一刀。將雨神的腦袋砍下來,

 

29、斬仙臺一側   日 外

   雨神的腦袋“咕嚕!钡貪L到艾麗曼的面前。

【特寫】雨神的頭顱惡狠狠地瞪著艾麗曼。

雨  神:“艾麗曼。這事沒完,你等著,咱們地獄里見!”

    

30、斬仙臺一角   日  外

艾麗曼驚恐地尖叫起來,癱倒在地,兩個獄卒急忙將她托架起來。

 

31、云中

   通天判官:“判決書,天字NNXE號,在押犯艾麗曼。女,與民婦合謀,報復雨神,致使民間暴雨成災,負連帶責任,念其年輕無知。有悔過之表現,故從輕發落,判處杖刑100杖,斬監候!锖髨绦小

 

32、斬仙臺一側

     兩個獄卒把艾麗曼拉起來,拖到杖刑案前趴下。

兩個行刑手舉起板子向艾麗曼打來……

 

33、桃花仙子宮    日  外    ’

【畫外音】艾麗曼被判斬監侯,這可急壞了桃花仙子。從表面看,天庭律法極為森嚴,誰敢犯天條,絕逃不過屠龍刀、打神鞭、斬魔臺,爬刀山、下油鍋的懲罰。但是,暗地里卻也有許多潛規則,人情大于天嗎!常言說“人托人,拱動天地”桃花仙子到處跑關系,最后跑到主管法律的呂洞賓呂院長那里。桃花仙子犯了愁

【畫面】音樂聲中,桃花仙子提著禮品從各個部門。各個領導的門口進去又出來

    最后來到天庭法院門口踟躕不前。

桃花仙子(暗想):這呂院長家富可敵國,金銀財寶人家根本不拿正眼瞧,如何是好?(桃花仙子想來想去,最后一跺腳,咬咬牙說):“為了孩子,我也顧不了那許多,只得由他去了!”

 

34、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這一天,桃花仙子著意打扮了一番,這一打扮好生了得!肌膚若白雪,雙目似清水,桃腮帶笑、氣若幽蘭,仿佛輕云之蔽月,猶如流風之回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近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淥波。上身穿粉紅色束腰緊身衣,下著荷葉百褶裙,外披輕紗大氅。絲帶飄飄,云髻峨峨。丹唇外朗,皓齒內鮮,顧盼之際,自有一番清雅高華的氣質。

打扮完畢,她悄悄來到天庭法院,在一個黃金鑄就的天平塑像下敲響了呂院長辦公室的門。

 

35、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呂院長正坐在辦公桌后面津津有味地翻看著一本裸體美女的畫冊。聽見敲門聲,急忙把畫冊放進辦公桌的抽屜里。這才說了聲:“進來!”

 

36、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門輕輕被推開,桃花仙子故意側著身子先露出一張臉來,微微一笑。見房子里只有呂院長一人,開開門,嬌滴滴的喊了一聲:“呂哥!”這才輕移蓮步走了進來。

呂院長:(這一聲“呂哥”直叫的呂院長骨軟筋麻,他故做驚訝地大叫):“稀客,稀客!桃花妹妹,你怎么有空來我這清水衙門?”

桃花仙子:(矜持地一笑,頓時生出千媚百態,她嗲聲嗲氣地)“呂哥這里哪是什么清水衙門喲,分明是掌管生殺大權的重地,小女子哪敢前來打擾!”

呂院長:“哈哈哈哈……桃花妹妹說笑了,也許對別人來說這里是森嚴之所,對妹妹來說,還不是你家的后花園嗎?想來,哥哥隨時恭迎!

桃花仙子:“只怕我來了呂哥來個公事公辦,不給我面子!

呂院長:(瞟了桃花仙子一眼,裝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嚴肅地)“妹妹此言差矣,給不給妹妹面子得看什么事情。我們做官的不是得講個清正廉明嘛?面子是面子,法律是法律,妹妹的來意哥哥我很清楚。說實在的,艾麗曼是我看著長大的,這姑娘不僅長得襲人,聰明伶俐,而且還多才多藝。我也實實不忍心看著她年紀輕就丟了性命?墒,你想過嗎?由于他的過錯又造成人間多少人畜生靈橫遭涂炭?山川變形且不用說,就因她的過錯,天庭鬧起了水荒。更嚴重的是,造成天庭無雨可施,人間大旱,赤地萬里,顆粒無收。又有多少人流離失所,家破人亡?如若不是王母娘娘求情,我法外施恩,恐怕早和雨神一起斬立決了!還望妹妹體諒哥哥的難處喲!”

桃花仙子:(沉默了一會)“這些道理妹妹我都知道,只是……只是可憐我那……,我那親親的女兒呀!他還那么年輕…………”說到此,嚶嚶地哭了起來。

 

37、呂院長辦公室   日內

【畫外音】都說女人的淚一滴就醉,男人的心一揉就碎!桃花仙子哭得梨花帶雨,讓呂院長的心如貓抓一般難受。其實,世間所有法律的量刑都有一個伸縮度,原本是讓法官根據罪犯所犯罪行的輕重程度來掌握,以示法律的公允。誰想到,卻成了法官的吃口。何為吃口?,就是向犯人索賄的借口和交換條件。否則法官怎么個個都富得流油?

呂院長“妹妹莫哭,妹妹莫哭,雖然法律條文是死的,可這量刑嗎……卻是活的,這就要看——妹妹的態度如何了!”

桃花仙子,:“我知道哥哥你有的是辦法,……只要能保住女兒一條命,哥哥

想咋……都行!”:

呂院長:“妹妹哭的著實可憐,把我的心都哭軟了。好吧,我這就去找找法律解釋,看有沒有辦法救艾麗曼一命!”

說完,起身向辦公室的里間走去。走到門口把手背起來,兩根指頭有意無意地勾了兩下,【特寫】便進去了。

桃花仙子:(非常明白指頭勾兩下的含義,卻假裝不知地)“我來幫哥哥找找”也進了里屋,隨手關上了門。

 

38 、辦公室里間  日 內  

桃花仙子一進門,呂院長再也不說清正廉潔的話了。急猴猴地一個餓虎撲食,抱起桃花仙子就壓在床上。

桃花仙子半推半就,任由他輕薄了一番,

【特寫】兩滴晶瑩的淚珠卻溢出眼角……

 第一集

1、天宮瑤池

 瑤池是王母娘娘所居住的地方,這里 池水清澈,晶瑩如玉。四周群山環抱,綠草如茵,野花似錦,挺拔、蒼翠的云杉、塔松,漫山遍嶺,遮天蔽日!

抬頭遠眺,三峰并起,突兀插云,狀如筆架。峰頂的冰川積雪,閃爍著皚皚銀光。

山下,祥云紫氣繚繞,瑤池水面上蓮花盛開,花間漢白玉的小橋護欄曲徑通幽,瑤池中心是一處巨大的水榭,雕梁畫棟,飛檐峭壁,勾心斗角,富麗堂皇。

此時,王母娘娘正在舉辦蟠桃會盛會,

王母娘娘著盛妝,飾鳳髻,步搖金釵,春風滿面

他的兩側站著艾麗曼和另外一個貼身侍女,

  鳳案下擺著一片小幾,各位神仙濟濟一堂,

王母娘娘:“各位仙家,正值盛世,國泰民安,繁榮昌盛,年豐人壽,恰逢米蘭蟠桃豐收,哀家在此舉辦蟠桃盛會,祈禱政通人和,江山如磐,各位仙家暢飲 ”

眾 仙 家:“祝娘娘光輝如日月,壽同天地山川”

值 殿 官:“奏樂——”等了一刻卻不見樂起

王母娘娘:“怎么回事?”

一 仙 女:“稟告娘娘,適才正要起樂,領舞的桃花仙子踩著一個桃核,將腳崴了。請娘娘恕罪,”

 

2,水榭大廳

各位神仙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呂洞賓:“桃花仙子貌壓群芳,婀娜多姿,難的一舞,臨場崴腳,實在遺憾!”  

眾神仙:“是呀!是呀!”

鐵拐李:“呂院長對桃花仙子情有獨鐘,由來已久,路人皆知呀!”

呂洞賓:“見笑,見笑,食色性也!”

 

3、瑤池水榭

艾麗曼:(來到臺前):“稟告娘娘,艾麗曼愿替母親領舞!”

王母娘娘:“哦,麗曼還有這才藝,好好好,速速舞來!

 

4、水榭中舞池

   仙樂天籟起,艾麗曼領著一群仙女翩翩起舞

艾麗曼唱    春去殘紅飄零,
            花依舊,不見故人。
            多情浪蝶空多情,
            紅粉多,甜蕊少,小桃青。
            把酒撫瑤琴
            曲高和寡少知音
            而今重詮桃花運
            乾坤轉,時令改,世事新。

5水榭大廳

雨神目不轉睛地盯著艾麗曼看。

艾麗曼的特寫和雨神的猥瑣相反復疊放,

雨神情不自禁地站了起來,擋住了雷公和電母的視線。

雷  公:“哎,雨神,坐下坐下,你擋住我了!

雨神一副筋麻骨酥失魂落魄的樣子,哈喇子順著兩條胡須往下滴答,全然不理會雷公,

電母婆婆:“這個色魔,魂都丟了,看我的!闭f完,手指一點,一道閃電直擊雨神撅著的屁股,

雨  神(被打的一跳,回過頭來生氣地):”干什么!”

雷  公:“坐下坐下,你站著。我們還看不看了?”

雨  神:(自知沒理只得賠著笑臉坐下):“失態失態,抱歉!抱歉!”

6、水榭舞池

桃花舞結束,眾神仙一起鼓掌喝彩。

眾仙女退下,艾麗曼依然站在那向眾神仙還禮、

王母娘娘:“艾麗曼,你的舞技精湛,真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也”

眾神仙:“如此天籟仙舞,美妙絕倫,恭喜娘娘,賀喜娘娘!

王母娘娘:“艾麗曼替我向眾仙家斟酒,大家暢懷痛飲,慶賀盛世華年!”

艾麗曼:“諾!”

7、水榭大廳

艾麗曼端著酒壺款款走進大廳,挨個給眾神仙斟酒,眾神仙點頭致謝,

艾麗曼來到雨神桌前正要給雨神斟酒,雨神一把抓住艾麗曼的手。

艾麗曼:“雨神叔叔,你這是?……”

雨神沒有回答,艾麗曼抬頭看時,見雨神一臉的淫蕩之相,只是淫笑。

艾麗曼:“叔叔請自重!”

急忙向回抽手,連抽兩下,雨神竟然越握越緊。

艾麗曼:“再不松手,莫怪我告訴娘娘!”

王母娘娘的聲音:“艾麗曼,怎么啦?”

艾麗曼:“雨神叔叔……喝高了,逗我玩哩,”

雨  神:(急忙松手。借坡下驢:)“嘻嘻……喝多啦,喝多啦,失禮失禮!”邊說邊坐下,眼睛卻依然色瞇瞇地看著艾麗曼,

艾麗曼狠狠剜了雨神一眼,繼續向前斟酒,斟到最后座位卻是空的。

王母娘娘:“是哪路神仙缺席?”

艾麗曼(看了一眼桌上的牌子):“是通天河河神,”

王母娘娘:“豈有此理!如今的秩序越來越松散了,如此蟠桃盛會也敢缺席,艾麗曼,拿我的金牌去催,如若再不來,罰扣年終獎金!”

艾麗曼:“諾”說完身體飄起,翩翩躚躚地飛離瑤池,向通天河飛去。

8、瑤池水榭大廳

雨神見艾麗曼走了,一晃身,來了個分身法,替身留在廳內,真身卻隨艾麗曼而去。

9、通天河天鵝湖

云霧繚繞,彩霞飛舞,艾麗曼駕云來到通天河源頭。

通天河的源頭在巴音布魯克高山草原。這里,黛山如廓,綠草似茵,泉水淙淙,瀑布如練;藍天與草原相輝,白云與羊群同色;通天河九曲十八灣,蜿蜒如蟒,天鵝湖方園幾十里,清澈如鏡;俊馬在草甸花叢里奔跑追逐,天鵝在湖光云影里飛翔嬉戲。

正是黃昏,落日熔金,暮云合璧。草原深處傳來陣陣馬頭琴聲和悠揚蒼勁的蒙古長調,此情此景,讓艾麗曼頓生一種寬闊坦蕩的情懷 ,他一邊欣賞著人間仙境,一邊向河神居住地地方走去。正行間,就聽見一聲狼嚎,抬頭看去,

10、草原

草原里的一塊大石頭上站著一只碩大的惡狼,惡狼見到艾麗曼,對天呵呵呵呵地大笑不止,笑完,猛地一竄,向艾麗曼撲來,

艾麗曼起先并不在意,使出定身法大喝:“定!”惡狼繼續向她撲來,艾麗曼連連喊了三聲:“定!定!定!”對惡狼毫無作用。艾麗曼這才慌了手腳,急忙喊了一聲:“起!”頓時身體飄起,駕起彩云向前飛去。那惡狼也駕起黑云飛起來,

11、天空

艾麗曼在前飛,惡狼緊追不舍。惡狼追上艾麗曼從高處向下撲來。

艾麗曼被迫降到草地上。剛一著陸,右手向空中一抓,手中便多了一把寶劍,她大喝一聲:“畜生,休得撒野!”揮劍向惡狼殺去。

惡狼一跳躲開。

艾麗曼劈、刺、削、砍、掃、撩、步步進攻,

惡狼騰、挪、躲、閃、滾、跳步步為營。

惡狼的尾巴猛然一掃,正打在艾麗曼的手腕上,寶劍脫手而飛。

艾麗曼轉身欲走,惡狼叼住艾麗曼的褲腳使勁一拽,把艾麗曼拽到,長嚎一聲,撲在艾麗曼身上。咬住艾麗曼的衣襟使勁一扯將衣服撕破,正欲再次下嘴,只聽“嗖“”地一聲飛來一只狼牙箭,深深地插進惡狼的前胛,餓狼嚎叫一聲,滾在一旁。

12、草原上

又一支箭飛來,惡狼就地一滾躲過。狼牙箭插在地上,發出嗡嗡聲。艾麗曼趁機拾起寶劍向惡狼刺去。 惡狼又打了個滾躲過,爬起來拖著尾巴逃之夭夭。

13、草原上

隨著一陣急促的馬蹄聲,一個魁梧的漢子來到艾麗曼身邊

博斯騰::“姑娘可曾受傷?”

艾麗曼:“不曾受傷,大哥救援之恩,小女子感激不盡!

博斯騰:“草原牧人有義務保護遠來的客人,不足言謝,。只是這草原上的狼都被我射殺盡了,從哪來的這只餓狼?”

艾麗曼“不知從何而來,請問大哥姓名?

博斯騰:“在下叫博斯騰,是草原上的牧馬人,敢問姑娘從哪里來,到哪里去?”

艾麗曼:“我從天邊來,到天邊去。大哥相救之恩容我后報,小女子有急事,就此別過!

博斯騰:“慢,姑娘,草原有個規矩,接濟外來客人,義不容辭。姑娘衣衫不整,怎么能去辦事?前面不遠就是我的氈房,請隨我去換件你嫂子的衣服再走如何?”

艾麗曼:“如此甚好,大哥請前面帶路”

博斯騰打了一個響亮的口哨,

14、山坡

    從山坡那邊跑來一群馬,博斯騰把自己的馬讓給艾麗曼騎,自己飛身躍上一匹沒有馬鞍的駿馬,趕著馬群向草原盡頭跑去。

15、草原的一個山坳里上

    山坳里有一間白色的氈房,氈房側邊是一個大馬廐和草垛,馬廄前的柱子上拴著一條兇狠的藏獒。正趴在地上打瞌睡。

   氈房前,博斯騰的妻子辛迪絲正在大木通前搗馬奶。辛迪絲是這片草原最美麗的女人,雖然布衣荊釵卻天生麗質,修長的身材亭亭玉立,嬌媚的面容像草原上的山丹花。

   藏獒突然發現有異常響動,站立起來向遠處嚎叫。

   辛迪絲抬頭遠眺——,

16、草原上

     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廋高個,留著兩條細長胡須,左肩胛上插著一支箭,正踉踉蹌蹌地向氈房走來。

17、氈房前,

   藏獒瘋狂地叫著,把鐵鏈子拖的嘩啦嘩啦響,

辛迪絲:“賽虎,別叫了,臥下!”

藏獒嗚嗚地叫了兩聲臥下,卻警惕地看著這個不速之客

瘦高個:“大嫂,幫幫我這個可憐人吧,”、

辛迪絲:“請問客人你從哪里來,為何這般狼狽模樣?“

瘦高個:“真是倒霉極了!我是來草原收皮子的皮貨商人,昨天遇見一伙強盜將我的駱駝和貨物全部搶走,還射了我一箭,如若不是逃的快,我命休矣。大嫂能否給我一點食物,幫我療傷,我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

辛迪絲:“救助來草原的了人,是我們牧民義不容辭的責任,請隨我進氈房,我為你療傷、備飯!

辛迪絲扶著瘦高個向氈房走去。

18、氈房內

    氈房里鋪著粗毛地毯,氈房中間有一個火爐,是做飯燒茶的地方,正對門處擺著一張長條矮桌,矮桌后面摞著幾床棉被。

   辛迪絲扶著瘦高個坐在矮桌前,取出剪刀等器械和一個牛皮袋放在矮桌上,用剪刀剪開廋高個的衣服,說:”客人且忍耐,待我給你取箭!”

瘦高個:“大嫂下手輕一些,在下最是怕痛!

辛迪絲故意對門外喊道:“誰在那里?!”瘦高個急忙扭頭去看,趁此機會,辛迪絲手疾眼快,迅速將箭鏃拔出來。瘦高個大叫一聲,辛迪絲順手將箭鏃丟在火塘旁,從皮口袋里倒出一些藥面敷在傷口上,再進行包扎。

19、氈房里

瘦高個和辛迪絲相距很近,見辛迪絲貌若天仙,不禁春心蕩漾,淫欲大發,哈喇子順著兩條胡須直流,不停地吸鼻子嗅辛迪絲的體香。    

,辛迪絲(非常氣憤,呵斥道)“休得無禮”急忙站起來欲走。

瘦高個:(一把抓住辛迪絲的手):“大嫂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我不但身上受了傷,,心里的傷更重。茫茫草原,你我相遇就是有緣,大嫂成全我!

辛迪絲:”你這廝毫無道理!我好心救你,你反恩將仇報。速速松手離去,!否則我男人回來,定讓你碎尸萬段!”

瘦高個:“寧在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呀!哈哈哈哈……” 將辛迪絲納入懷中,欲親吻。

辛迪絲:(掙扎了幾下,沒有掙脫,用手擋住瘦高個的嘴說):“你怎么這樣猴急?待我去看看男人回來否,再來寬衣解帶侍奉與你,豈不更有趣?免得讓人撞見,諸多不便!

瘦高個:(想了想)“也好,諒你也逃不脫我的手心!”

辛迪絲(起身向氈房外走去,到門口回頭對廋高個嫣然一笑。)“你且等著!”

20、氈房外

辛迪絲來到氈房外,把藏獒解開,指著氈房門喝道:“賽虎,上!”

藏獒沖進氈房,頓時,氈房里傳來狂吠聲、慘叫聲。過了一會,瘦高個從氈房里連滾帶爬地逃出來,藏獒緊跟著追出來,沒跑多遠,瘦高個便被藏獒撲倒咬住腿,瘦高個慘叫一聲,腿筋被咬斷,瘦高個一揮手把藏獒甩出幾丈遠,藏傲再次撲上去,瘦高個已經升到半空中。

瘦高個:“辛迪絲,你聽著:我發誓把你弄到手,你敢不從,我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說完駕起一陣黑煙,無影無蹤

辛迪絲(嚇壞啦,大喊):“博斯騰——,博斯騰——”

21、天鵝湖

黃昏。夕陽像一個碩大的圓輪,慢慢向天山墜落,萬道金光點燃滿天彩霞。天鵝湖九曲十八彎,每個湖曲里都映出一個太陽,

22、天鵝湖邊

博斯騰和艾麗曼趕著馬群歸牧,此情此景讓博斯騰和艾麗曼展開歌喉高唱

          姑娘你為什么這樣忙?

          忙著去天鵝湖里撈太陽

          太陽在天上怎會水中藏?

          不信你去望一望九個太陽都閃光

           啊哈伊——           

          天鵝湖里有九個太陽

          太陽在湖里閃金光

          金光普照草原天堂

          天堂養育了花兒一樣的姑娘

    遠處傳來辛迪絲的呼喊聲

博斯騰:“是你嫂子辛迪絲在叫我哩,咱們快走,喲呵呵呵!,喲呵呵呵!”

馬群向山坳氈房奔跑起來,

23、、山坳博斯騰住處

馬群來到山坳氈房處進入馬廄,博斯騰和艾麗曼下馬,辛迪絲迎上來。

辛迪絲:“這是誰?”

博斯騰:“一個被惡狼追咬的姑娘,艾麗曼妹妹,這是你嫂子辛迪絲!

艾麗曼:“嫂嫂好!”

辛迪絲:“你好。博斯騰,剛才家里來了惡人!

博斯騰:“哦?!在哪?”

辛迪絲:“他肩膀上被強人射傷 ,我好心給他療傷,他卻要非禮我,我放賽虎把他咬跑了!

博斯騰:“這個惡人,我非宰了他!他向哪跑的?跑了多久?”

辛迪絲:“那惡人會飛,一陣黑煙就不見了!

博斯騰::”會飛?”

艾麗曼:“哦?那人長得什么樣?”

辛迪絲:“瘦高個,尖嘴猴腮,長著兩根長長的胡須。說是來草原收皮子的皮貨商人”

艾麗曼:(頓時明白了幾分)“大嫂,我有急事要辦,能否借我一件衣服遮體!

辛迪絲:“行,請隨我來”

兩人進氈房,博斯騰去關馬廄的門

24、氈房前

艾麗曼換了身衣服拿著那只帶血的箭鏃出來,辛迪絲緊隨其后。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你來看!”

博斯騰:“咦,這不是我射那只惡狼的箭嘛?怎么會在家里?”

辛迪絲:“我是從那個自稱是皮貨商的家伙身上拔下來的!”

博斯騰:“莫非那家伙是惡狼變的?……怎么會?”

艾麗曼:“也許是天上的惡神變得,現在天宮也不干凈,一些神官貪污腐化,仗勢欺人也是常有的事,不管是神是鬼,來者不善,哥哥嫂嫂要堤防才是!

博斯騰:“姑娘言之有理!

艾麗曼:“哥哥嫂嫂,妹妹我有要務在身,不便久留,你們的救援之恩容我后報,這只箭我帶走做個紀念,咱們就此別過,”

博斯騰:“姑娘慢走!

辛迪絲:“妹妹常來!”

艾麗曼:“哥哥嫂嫂再會,”

說完,駕起一朵彩云,轉瞬間不見了蹤影。

辛迪絲:“咦,他也會飛?!”兩人驚得目瞪口呆。

25、草原荒漠

【畫外音】果不其然,這片草原連續一年沒有下雨,天山的積雪融化殆盡。露出了光禿禿的尖頂。河流干涸了,成了風沙肆虐的地方。大地干裂開成了龜背,草木枯死,牛羊倒斃。萬物生靈絕跡。,人們搭建靈臺禱告上蒼,求雨的盆盆罐罐終日被敲得響個不停。

【畫面】光禿禿的山峰……

        干涸的河流……

        枯萎的牧草……

    渴斃的牛羊……

畫著鬼臉的薩滿舉著一只玉鉤在禱告天地,人們跪拜……

 求雨者叮叮咚咚地敲著銅盆瓦罐……

26、天空

     火辣辣的太陽慢慢暗下來,從天邊飄過來一大片烏云。

27、草原荒漠

求雨的人們歡呼起來:“烏云來啦,要下雨了!,烏云來啦,要下雨了!”可是人們高興的太早了,從烏云里丟下一條黑色的絲絹,烏云就飄走了,火辣辣的太陽又把大地曬的冒著煙兒。

一個白胡子長者拾起黑色的絲絹【特寫】“不交辛迪絲,永不施雨”  

酋 長:“莫非是辛迪絲觸犯了雨神?走,去問問辛迪絲!”

28、、山坳博斯騰住處

     人們騎馬一起來到博斯騰的氈房前下馬。藏獒瘋狂地嚎叫起來

辛迪絲:(迎出氈房施禮)“不知酋長和眾鄉親來我家有何事?”

酋  長:“辛迪絲,博斯騰呢”

辛迪絲:“去幾十里外的山泉拉水去了,快回來了吧。!”

酋  長:“辛迪絲,有件事問問你,剛才從天上掉下來一條絲絹,你看看,上面寫的是怎么回事?”

辛迪絲接過來一看:“不交辛迪絲,永不施雨,……”

【鏡頭回放】瘦高個從氈房里連滾帶爬地跑出來,向前逃去,藏獒緊跟著追出來,沒跑多遠,瘦高個便被藏獒撲倒,咬住腿,廋高個慘叫一聲,腿筋被咬斷,瘦高個一揮手把藏獒甩出幾丈遠,藏傲再次撲上去,瘦高個已經升到半空中,大喊道:“辛迪絲,你聽著:我發誓把你弄到手,你敢不從,我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說完駕起一陣黑煙,無影無蹤

辛迪絲:“我想起來了,去年秋季來了一個穿黑衣,留著兩條細長胡須的人,自稱是皮貨商,說他遭到強人打劫受了箭傷,求我救治,我按草原的規矩為他療傷。廝起了歹心,意欲非禮我,是我放狗咬斷了那廝的腿、誰知那廝會飛,臨走時說過:‘我若不從,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的話!

酋  長:“孩子,你闖大禍了,正是因為你,草原才遭到百年不遇的大旱呀! ”

辛迪絲:“怎么能怨我呢,是他恩將仇報,作惡在前,我才自衛的。我是有夫之婦,嚴守婦道保護自己的清白有何過錯?”

酋  長:“孩子,如若論常理,你是沒有錯的,可是,你得罪的是誰?是天呀!天是什么?天是壓在人和萬物頭頂的大山!他掌握著萬物生靈的生死榮辱,人怎么能違抗天意呢?據說那雨神是一只泥鰍得道變的,最是荒淫無恥!連老天爺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我們又怎么能奈何與他?為今之計,只有逆來順受,滿足他的要求,犧牲你了。辛迪絲,你就救救草原和這片土地上的萬物生靈吧,”  

說完帶頭跪在辛迪絲的面前

眾鄉親:“辛迪絲,求你救救草原和萬物生靈吧,……” 一起跪下,

辛迪絲:“這……這……”

博斯騰(大喊):“不!”

 

29、氈房前

眾人看時,博斯騰牽著一輛拉水的嘞嘞車獨自站在人群中,

博斯騰:“酋長,你的話不對,我們牧人講的是黑白分明,是非分明,不畏強權,不喪良心,不受欺辱,不持強凌弱。如果如你這般逆來順受,豈不正助長那廝的囂張氣焰嘛?如果那廝要了辛迪絲再變本加利來要你們的妻女去蹂躪,你們會答應嗎?”

酋  長:“那你說該當如何?”

博斯騰:“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和他抗爭到底!”縱身一竄,躍上勒勒車,指天大罵:“老天,你放任惡神殘害人間萬物生靈枉自為天!雨神,有種你就下來,我和你拼個你死我活!”說完,取下背上的彎弓檔上一支鳴鏑,拉了個滿懷,向太陽射去。

 

30、天空

     鳴鏑直向天空飛去,突然“咔嚓嚓”一聲雷響,緊接著一道耀眼的閃電,只見一片烏云向草原飄下來。

 

31、博斯騰氈房前。

黑云落在地上,雨神瘸著一條腿一拐一拐走來:

雨  神:“博斯騰,你射傷我的肩膀,壞了我的好事,我不懲罰你,讓你的老婆來頂缸賠償有何不公?辛迪絲。你放狗咬斷我的腿,我不與你計較,以德報怨,只讓你陪陪我,有何不平?”

博斯騰:“你作惡在前,惡有惡報,怎能強詞奪理?”

辛迪絲:(解開狗鏈)“你這惡人,人人得而誅之。賽虎,上!”

 

32、氈房前

藏獒狂吠著向雨神撲去,沒等到雨神跟前,雨神甩手一指,一道光劍直射藏獒,藏獒哀鳴一聲頓時斃命。

辛迪絲:“賽虎,賽虎……”

雨神:“哼,老虎不發威,你還當我是病貓!博斯騰,你不是說要和我拼個你死我活嗎,你說,怎么個拼法?”

博斯騰:“你愿怎么拼,咱就怎么拼!”

雨  神:“好,有幾分英雄氣概!這樣吧,我是神,你是人,如果拼武功,你看見了,你連一招半式都抵擋不住,,不但沒有意思還讓別的神仙說我以神欺人.再說,,我們爭奪的是一個漂亮女人,這樣打呀殺的也太煞風景。你看這樣行不行,我們玩場游戲來賭輸贏,怎么樣?”

博斯騰:“怎么賭法?”

雨  神:“聽說你是這片草原上最好的套馬能手,我跑,你來套我,我是個瘸子,這樣你不吃虧吧?”

博斯騰:“套住你這樣?套不住又如何?”

雨  神:“一個時辰為限。套住了我,我從此不來糾纏辛迪絲,年年按時下雨,保證草原風調雨順,水草豐茂!

博斯騰:“套不住又待怎樣?”

雨  神:“我把辛迪絲帶走,照樣年年按時下雨!

博斯騰:“此話當真?”

雨  神:有你們酋長和眾鄉親為證,決不食言!”

博斯騰:“好。我答應套你!,酋長,請你看時間!

 

33、草原荒漠

賭賽開始了,雨神一瘸一拐的在前面跑,博斯騰騎著駿馬,手持套馬桿在后面追。雨神奸猾異常,明明看見他就在前面,等套馬桿伸過去,他卻在后面;有時看見他在右面跑,一套卻是空的,他卻在左邊;有時明明已經套住,人們剛要歡呼,他卻從地下溜走。如此轉來轉去,博斯騰用盡招數,連雨神的一根毛也套不住,

酋  長:“停,時間到,”

 

34、氈房前

雨  神:“博斯騰,你輸了,我贏了!”

說完,一瘸一拐來到辛迪絲跟前,二話不說拉著辛迪絲架起黑煙就走。

辛迪絲:“博斯騰救我……”

 

35、草原荒漠

博斯騰騎在馬上大呼:“天呀,這是什么世道!我堂堂五尺男兒連自己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有何面目活在天地之間!“

說完,拔出匕首大喊一聲插入自己心間,從馬上摔下來,躺在地上。

酋長和眾鄉親一起喊:“博斯騰,博斯騰”

 

36、半天上

雨神拉著辛迪絲飛走,辛迪絲見博斯騰自盡,

辛迪絲:“博斯騰,博斯騰——”

邊喊邊使勁掙被雨神拉著手,見掙不脫,便咬了雨神的手一口,雨神痛的叫了一聲,一松手。辛迪絲從空中墜落下來.

 

                             第二集

 

1、草原

地面上的人們一起驚呼起來

辛迪絲快落到地面時,雨神伸出長長的手臂把不省人事的辛迪絲拉住,回頭打了兩個噴嚏。消失在空中。

 

2、、天空

頓時,烏云像一隊隊戰艦,夾著轟轟隆隆的雷聲從天邊開過來,遮住了太陽,閃電像一把大鋸,把烏云鋸開,又合上,再鋸開,瓢潑大雨嘩啦啦地下下來。

 

3、草原

眾鄉親們歡呼,跳躍,匆匆騎著冒雨走了。

 

4、博斯騰房后的山坡上

酋長抱起博斯騰的尸體來到飯后的山坡上,一邊默默流淚一邊用手挖坑

博斯騰的和酋長受傷的血順著雨水染紅了這片草原

 

                            

5、萬里長空     日  外

雨下了整整兩個時辰停了。天空蔚藍如洗,白云朵朵。

一條彩虹從博斯騰的氈房聯到空中。

 

6、氈房前

艾麗曼(艾麗曼踩著彩虹飄飄裊裊地來到氈房前):“博斯騰哥哥,辛迪絲嫂嫂,我來看你了!。咦,怎么沒有人呢?博斯騰哥哥——,辛迪絲嫂嫂——”

 

7、山坡上

酋  長(氈房后不遠處的山坡上有個老人正在為一個墳丘上添土)“別叫了,姑娘,你的博斯騰哥哥在這里!

,

8、氈房后面山坡上

艾麗曼(急忙跑過去).:“老爺爺,你在埋誰?”

酋  長:“我剛才不是說了嗎,你的博斯騰哥哥在這里!”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博斯騰哥哥怎么啦?我辛迪絲嫂嫂呢?”

酋  長:“天作孽呀,天作孽!你的博斯騰自殺了!”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博斯騰哥哥,都怪我,是我連累了你呀!”

邊說邊痛哭不已。

酋  長:姑娘不要哭了,還是救救可憐的辛迪絲吧。

艾麗曼:我辛迪絲嫂嫂怎么啦?

酋  長:可憐的辛迪絲被天上的雨神搶走了。

艾麗曼:雨神為什么要搶我辛迪絲嫂嫂?

酋  長:哎,都怪辛迪絲太善良,長得太美麗了!

艾麗曼:太善良?太美麗?

酋  長:(看來艾麗曼一眼,頓時明白了緣由):“姑娘,樹老根多,人老話多,莫嫌老漢說話啰嗦。常言說的好呀!‘男俊一身害,女俊一身禍’這人世間的女子那個不想有一張美麗的容貌?可誰又知道,這美麗的容貌恰恰又是惹禍的根源呀!因為,不管是人還是神,是鬼還是畜生,只要是雄性,骨子里裝的就是三件事,金錢、美女、權力,為此貪婪無度。越是美麗的女人,越被人愛,越被人搶,古往今來多少大事小事都是由此而生。女人雖無罪,但懷璧有罪,都說紅顏禍水,女人不是禍水,而是因為男人有禍心呀!”

艾麗曼:“老爺爺說得有理,相貌是爹媽給的,由不得自己,招誰惹誰了?竟然弄出這等禍事?博斯騰哥哥,你安心睡吧,我一定把辛迪絲嫂嫂救出來,讓那惡神身首異處,為你報仇! ”說完架起彩云騰空而去。

 

9、巫山雨神宮  日  外

   ,, 巫山云霧繚繞,淫雨霏霏;奇石嶙峋,怪樹虬曲;松柏挺立于懸崖,瀑布懸掛于山澗,風蕭蕭,霧靄靄,真是仙山仙境。

一座巨大的宮殿建在巫山之巔

 

10、雨神宮外   日  外

雨神拖著昏迷不醒的辛迪絲飄落在宮殿院落中,把辛迪絲丟在地上。

雨  神(大聲喊道:)“來人呀!”

雜  役(幾個雜役和婆子丫鬟急忙跑過來):“主人,有何差遣,請吩咐!”

雨  神:“前廳掌燈,后山點明子,雨神宮披紅掛彩,弄他個喜氣洋洋,老爺要洞房花燭,”

雜  役:“諾!”

雨  神(對幾個丫鬟)“把他架下去,給我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丫  鬟:“諾”

把昏迷的辛迪絲架起來,往宮殿長廊拖去。

 

11、長廊

   雨神宮又正殿,兩面環繞著長廊,分別為東廂房、西廂房和門庭房、有無數個房間。每個房間門口都站著一個妖艷的年輕女子。

   丫鬟架著辛迪絲從走廊經過,每個女子都會探過身來看上一眼,或是露出妒忌的神態,或是嗤之以鼻,不削一顧。

雨神跟在辛迪絲后面,從走廊經過。女子們像是打了嗎啡,個個強打精神繞首弄姿,肉麻地賣弄風騷。

:  “雨神爺爺,今晚來我這,保管讓你醉生夢死……”

“雨神爺,來我這嗎,一年多了,想死我啦……”

“雨神爺,來我這嗎,他有啥好的,一個鄉下黃臉婆……”

姑娘們雖然搔首弄姿但,誰也不敢離開房門半步。

雨神或哈哈哈哈大笑,或點點頭,或不予理睬、或是瞟上一眼。

   

12、長廊   日  外

   “嘰嘰喳喳”的吵鬧聲把辛迪絲驚醒,他站起來左右看了看,猛地把丫鬟們推開,

辛迪絲:(驚恐地)“這……這是什么地方?”

雨  神:“這是我的家呀,”

辛迪絲:“我的家?你想干什么?”

雨  神:“干什么?哈哈哈哈……還能干什么?和你洞房花燭唄!”

辛迪絲:“你這個惡棍!殺夫奪妻,無惡不作!……”

雨  神:“慢點,慢點,辛迪絲,你別瞎說八說壞我的名頭好不好!你可是我從你男人哪里贏回來的,愿賭服輸,天經地義!常言說、‘識時務者為俊杰’既來之則安之,你就好好打扮打扮,今夜我定讓你醉生夢死享盡天下之快樂!

辛迪絲“你休想!我縱然拼上一死,也決不讓你得逞!”

雨  神:“別在這給我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我可不吃那一套。你們人間即便是皇帝也不過三宮六院七十二妃,一個大地主、大官也不過有個小三小五。你看看我這里有多少女人?后面還有個儲秀苑,除了今夜以后,你想再見我一面都難,你可要把握好機會喲!”

 

13、走廊兩側   日 外

走廊兩側,眾女人七嘴八舌:“是呀,雨神爺,他不愿意,我們愿意,”

雨  神:“拉下去換裝,別掃了老爺的雅興!”

 

14、長廊

幾個丫鬟來拉辛迪絲,辛迪絲把他們推開,猛跑幾步,一頭撞在走廊柱子上,頓時頭破血流,昏倒在地。

雨  神:“摸摸,死了嗎?!”

丫  鬟:“沒死,只是昏過去了,”、

雨  神:“真他媽的敗興!拖下去,關在后院柴房里,我就不信天下還有我治不了的犟草驢!”

   幾個丫鬟將辛迪絲拖下

 

15、后援柴房    日  外

【畫外音】從此辛迪絲被關在柴房里無人問津。草原又很久沒又下雨,求雨者盆盆罐罐聲,像針扎在辛迪絲心上,只能終日啼哭。

【畫面】辛迪絲被關在后援柴房里正以淚洗面。

 

16、柴房后窗

艾麗曼悄悄來到柴房后窗。

艾麗曼:“辛迪絲嫂嫂,辛迪絲嫂嫂!”

辛迪絲(來到后窗):“艾麗曼,真的是你,博斯騰他……”

艾麗曼:“別說了,我都知道了,這里有天兵天將把守,沒有時間多說,我是來救你的,附耳過來”

辛迪絲把耳朵湊到窗邊,

艾麗曼:(如此這般地講了幾句,遞給辛迪絲兩個紙包)“收好,按計行事,切記切記!我走啦,”

辛迪絲不住地點頭,艾麗曼搖身一晃,消失的無影無蹤

 

17、雨神宮神殿   日   內

   雨神宮里歌舞升平,雨神靠在坐榻上,身邊有兩個妖冶的女子伺候,左擁右抱,打情罵俏,

大廳里天籟仙樂,絲竹繞梁,鶯歌燕舞,紅袖添香,正是高潮迭起之時;

 

18、雨神宮神殿   日  內

一個內侍走來,附在雨神耳邊說了幾句

雨  神:“什么?王母娘娘身邊的?……都下去!都下去!”

      所有女人都退下

雨  神:“快請,快請!”

內  侍:“有請艾麗曼姑娘——”

                            

19、雨神宮神殿

艾麗曼:(走進神殿):嗬,雨生叔叔,好風流快活!”

雨  神:“人生得意須盡歡,快活一時是一時。艾麗曼姑娘,是那陣風把你吹來啦?”

艾麗曼:“無事不登三寶殿,我有事找你!

雨  神:“哦?莫非王母娘娘有公干與我?”

艾麗曼:“不是娘娘,是我找你有事談!

雨  神:“哦……既然不是公事,我們坐下來邊喝邊談如何?”

艾麗曼:“不敢不敢,你那酒里下有蒙汗藥,怕是喝得下去,吐不出來!”

雨  神:“哈哈哈哈,姑娘怎的如此不放心?既然話說到這份上,姑娘有啥事,但說不妨!

艾麗曼:“我辛迪絲嫂嫂是在你這吧?”

雨  神:“誰?”

艾麗曼:“辛迪絲,我博斯騰哥哥的老婆!

雨  神:“哦哦……有,有, 那娘們犟得很,放著榮華富貴不要,非要為那個男人守靈一百天,現在在后院柴房關著。咦,她怎么成了你的嫂嫂!

艾麗曼:“叔叔有所不知,那一日蟠桃會上,我奉娘娘懿旨下界去請通天河河神,也不知哪個不知死活得家伙變成餓狼,想要非禮我,是博斯騰哥哥救了我,所以我拜博斯騰為兄長,辛迪絲自然是我嫂嫂!

雨  神:“哦,誰如此膽大妄為,敢欺負姑娘你?”

艾麗曼:“可不是嗎,我將此事報告了娘娘,娘娘勃然大怒,派天師調查此事,若是查出來,就剝了那廝的皮,抽了那廝的筋!”

雨  神:(唐塞地)“喔,喔,不知姑娘問辛迪絲有何事?”

艾麗曼:“雨神叔叔,殺夫奪妻,干的好事!……”

雨  神:“哎,哎,哎,姑娘,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喲,她可是被我打賭贏來的!

艾麗曼:“人神賭博,公平安在?”

雨  神:“那么,你待怎樣?”

艾麗曼:“既然人家不愿意,何不就此罷手,放她回去?!

雨  神:“放回去?說得輕巧,點根燈草,我雨神看上的女人。豈有輕易罷手之理?”

艾麗曼:“你放,還是不放?”

雨  神:“不放,你敢把我怎樣?”

艾麗曼:“真的不放?”

雨  神:“不放!”

艾麗曼:“好,你不放是吧?”

雨  神:“不放,不放!”

艾麗曼:“好,我來問你,那只惡狼是不是你變得?”

雨  神:“姑娘別開玩笑,我豈敢動王母娘娘身邊的人!”

艾麗曼:“還敢抵賴!你色膽包天,連娘娘的貼身侍女都敢凌辱,還把娘娘放在眼里嗎?”

雨  神:“別上綱上線,證據,你有證據嗎?”

艾麗曼:“南天門有神光寶鏡,凡經過之人都有記載,”

雨  神:模糊不清,不足為憑,

艾麗曼:“有酋長做人證,”

雨  神:“不在現場,道聽途說,”

艾麗曼:“我還有物證”

雨  神:“什么物證?”

艾麗曼:“箭!”

雨  神:“什么箭?”

艾麗曼:“狼牙箭,就是博斯騰個個射在你身上的狼牙箭!”

雨  神:“這…… 這…… 這……”

艾麗曼:“你身上有傷,我手中有箭,箭上有血,一驗便知,看你如何抵賴!告辭!”

起身向神殿外走去。

 

20、雨神宮神殿、 日 外

     見艾麗曼向到神殿門口走去。

雨  神:“姑娘哪里去?”

艾麗曼:“我去敲天鼓,撞天鐘,讓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為我做主!”

雨  神:(兇相畢露,大聲喊道)“殿前武士,給我攔。!”

   

21、雨神宮門口     日 外

 四個天兵,一起用長矛夾在艾麗曼脖子上

艾麗曼:(鎮靜地)“雨神叔叔,你這是想殺人滅口啰?”

雨  神:“哼!”

艾麗曼:“你也不想想,沒有預防,我怎么敢來見你這個惡狼?我可是向娘娘告假,言明來你這的。那只箭和一封信留在我母親桃花仙子處,你若不怕你的泥鰍家族遭滿門滅絕之禍,你就盡管動手!”

雨  神:(想了一會,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好!不愧是王母娘娘身邊的人,有膽識,有智慧!叔叔和你開個玩笑,不必當真,不必當真,請回來我們細談!币粨]手殿前武士撤下。

艾麗曼:(站在門口沒有動,只是冷冷地)“我請的假期快要到了,娘娘等我有事,無暇和你再談,告辭!”動身繼續校門外走

 

22、神殿門口   

雨  神:(急忙追過來):“慢慢慢,姑娘不必生氣,你不是讓我放了辛迪絲嗎,我依你就是,依你就是,.!來人,把辛迪絲送回人間去!”

艾麗曼:“不,我要讓你親自去送!”

雨  神:“這!……好好好,我親自去……我親自去……”

”艾麗曼二話不說抬腿就走。

艾麗曼:“我在云端看著你,稍有差池,我定與你沒完!”

雨  神:“好好好”

說完先向門外走去

 

23、草原

   雨神帶著辛迪絲從空中飄落在草原上,

雨  神:(仰面對天喊道):“艾麗曼姑娘,我把她平安送到啦—”、

辛迪絲:(突然喊)“雨神,看,博斯騰活過來啦!”

   雨神驚奇地一回頭,辛迪絲把艾麗曼交給他的紙包向雨神的臉上砸去,一股紅、黃、白、綠、蘭的煙霧頓時在雨神臉上炸開來,向四處彌漫,

   雨神憤怒地舉起手:“你!你灑得是什……么?……阿嚏!”

 未等他的手打落下來,便忍不住“阿嚏……阿嚏……”不住地打噴嚏,

   辛迪絲又從懷里取出一個紙包,雨神嚇的向天上逃去,一路飛一路不停地打噴嚏,滿天的噴嚏聲振聾發聵。

 

24、天空

   “咔嚓嚓”一聲響,頓時雷鳴電閃,天空像被戳漏,大雨如注,直向這片草原傾落下來。

 

25、草原

【畫外音】原來,紙包里包的是碎羊毛,辣椒面、胡椒面、生姜面、芥末面,嗆得雨神又流眼淚,又流鼻涕,不停的打噴嚏。等它逃到雨神宮就打了三百八十個噴嚏!一個噴嚏下一個時辰的雨,這三百八十個噴嚏,讓草原平地水高一丈,草原經水一泡,陷了下去,成了一個華夏最大的淡水湖,陷下去的地殼沒有出路,就擠呀擠呀,把湖邊擠的隆起一座山。人們就把湖叫博斯騰湖,把山叫辛迪絲山。

【畫面】大雨如注。平地積水,轟隆一聲巨響,地殼下陷;波濤洶涌,博斯騰湖。碧水藍天,鷹飛鳥旋,蘆蕩蔥綠。白帆點點。

    山崩地裂,地殼凸起, 辛迪絲山,山巒疊嶂,奇峰突兀。怪石嶙峋

 

26、天宮斬仙臺    日   外

【畫外音】雨神和艾麗曼因亂施天雨,早晨人間災禍,因此而犯了天條。被綁在斬仙臺上。

【畫面】展現臺上,云霧繚繞,臺下旌旗飄飄,天兵天將守衛森嚴,。

雨神被綁在捆神柱上,兩側站著兩個兇神惡煞的劊子手

艾麗曼披頭散發,身穿囚服,帶著刑具跪在斬仙臺一側,身后站著兩個獄卒

“嘟——,嘟——,嘟——,”臺上八只長長的喇叭吹起催命號,

 

27、云中

一個通天審判官出現在云端上,展開判決書大聲宣讀:

“判決書,天字NNxW號,在押犯雨神,男,原名:泥鰍精,貪污腐化,收受賄賂,生活糜爛,荒淫無恥,倚仗權勢,強搶民婦。奸淫仙女未遂,玩忽職守,亂施雨露,以致民間災難深重。經天堂法庭審查,判決如下:數罪并罰特判處死刑!——斬立決!”

將一支令箭從云端跑到天宮斬仙臺

 

28、天宮斬仙臺

斬仙臺上,八只長喇叭又一次“嘟——,嘟——,嘟——,”地吹響,。

劊子手提著鬼頭大刀來到雨神面前,突然張嘴向雨神臉上噴了一口水,乘雨神一驚抬頭的瞬間,劊子手飛起一刀。將雨神的腦袋砍下來,

 

29、斬仙臺一側   日 外

   雨神的腦袋“咕嚕!钡貪L到艾麗曼的面前。

【特寫】雨神的頭顱惡狠狠地瞪著艾麗曼。

雨  神:“艾麗曼。這事沒完,你等著,咱們地獄里見!”

    

30、斬仙臺一角   日  外

艾麗曼驚恐地尖叫起來,癱倒在地,兩個獄卒急忙將她托架起來。

 

31、云中

   通天判官:“判決書,天字NNXE號,在押犯艾麗曼。女,與民婦合謀,報復雨神,致使民間暴雨成災,負連帶責任,念其年輕無知。有悔過之表現,故從輕發落,判處杖刑100杖,斬監候!锖髨绦小

 

32、斬仙臺一側

     兩個獄卒把艾麗曼拉起來,拖到杖刑案前趴下。

兩個行刑手舉起板子向艾麗曼打來……

 

33、桃花仙子宮    日  外    ’

【畫外音】艾麗曼被判斬監侯,這可急壞了桃花仙子。從表面看,天庭律法極為森嚴,誰敢犯天條,絕逃不過屠龍刀、打神鞭、斬魔臺,爬刀山、下油鍋的懲罰。但是,暗地里卻也有許多潛規則,人情大于天嗎!常言說“人托人,拱動天地”桃花仙子到處跑關系,最后跑到主管法律的呂洞賓呂院長那里。桃花仙子犯了愁

【畫面】音樂聲中,桃花仙子提著禮品從各個部門。各個領導的門口進去又出來

    最后來到天庭法院門口踟躕不前。

桃花仙子(暗想):這呂院長家富可敵國,金銀財寶人家根本不拿正眼瞧,如何是好?(桃花仙子想來想去,最后一跺腳,咬咬牙說):“為了孩子,我也顧不了那許多,只得由他去了!”

 

34、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這一天,桃花仙子著意打扮了一番,這一打扮好生了得!肌膚若白雪,雙目似清水,桃腮帶笑、氣若幽蘭,仿佛輕云之蔽月,猶如流風之回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近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淥波。上身穿粉紅色束腰緊身衣,下著荷葉百褶裙,外披輕紗大氅。絲帶飄飄,云髻峨峨。丹唇外朗,皓齒內鮮,顧盼之際,自有一番清雅高華的氣質。

打扮完畢,她悄悄來到天庭法院,在一個黃金鑄就的天平塑像下敲響了呂院長辦公室的門。

 

35、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呂院長正坐在辦公桌后面津津有味地翻看著一本裸體美女的畫冊。聽見敲門聲,急忙把畫冊放進辦公桌的抽屜里。這才說了聲:“進來!”

 

36、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門輕輕被推開,桃花仙子故意側著身子先露出一張臉來,微微一笑。見房子里只有呂院長一人,開開門,嬌滴滴的喊了一聲:“呂哥!”這才輕移蓮步走了進來。

呂院長:(這一聲“呂哥”直叫的呂院長骨軟筋麻,他故做驚訝地大叫):“稀客,稀客!桃花妹妹,你怎么有空來我這清水衙門?”

桃花仙子:(矜持地一笑,頓時生出千媚百態,她嗲聲嗲氣地)“呂哥這里哪是什么清水衙門喲,分明是掌管生殺大權的重地,小女子哪敢前來打擾!”

呂院長:“哈哈哈哈……桃花妹妹說笑了,也許對別人來說這里是森嚴之所,對妹妹來說,還不是你家的后花園嗎?想來,哥哥隨時恭迎!

桃花仙子:“只怕我來了呂哥來個公事公辦,不給我面子!

呂院長:(瞟了桃花仙子一眼,裝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嚴肅地)“妹妹此言差矣,給不給妹妹面子得看什么事情。我們做官的不是得講個清正廉明嘛?面子是面子,法律是法律,妹妹的來意哥哥我很清楚。說實在的,艾麗曼是我看著長大的,這姑娘不僅長得襲人,聰明伶俐,而且還多才多藝。我也實實不忍心看著她年紀輕就丟了性命?墒,你想過嗎?由于他的過錯又造成人間多少人畜生靈橫遭涂炭?山川變形且不用說,就因她的過錯,天庭鬧起了水荒。更嚴重的是,造成天庭無雨可施,人間大旱,赤地萬里,顆粒無收。又有多少人流離失所,家破人亡?如若不是王母娘娘求情,我法外施恩,恐怕早和雨神一起斬立決了!還望妹妹體諒哥哥的難處喲!”

桃花仙子:(沉默了一會)“這些道理妹妹我都知道,只是……只是可憐我那……,我那親親的女兒呀!他還那么年輕…………”說到此,嚶嚶地哭了起來。

 

37、呂院長辦公室   日內

【畫外音】都說女人的淚一滴就醉,男人的心一揉就碎!桃花仙子哭得梨花帶雨,讓呂院長的心如貓抓一般難受。其實,世間所有法律的量刑都有一個伸縮度,原本是讓法官根據罪犯所犯罪行的輕重程度來掌握,以示法律的公允。誰想到,卻成了法官的吃口。何為吃口?,就是向犯人索賄的借口和交換條件。否則法官怎么個個都富得流油?

呂院長“妹妹莫哭,妹妹莫哭,雖然法律條文是死的,可這量刑嗎……卻是活的,這就要看——妹妹的態度如何了!”

桃花仙子,:“我知道哥哥你有的是辦法,……只要能保住女兒一條命,哥哥

想咋……都行!”:

呂院長:“妹妹哭的著實可憐,把我的心都哭軟了。好吧,我這就去找找法律解釋,看有沒有辦法救艾麗曼一命!”

說完,起身向辦公室的里間走去。走到門口把手背起來,兩根指頭有意無意地勾了兩下,【特寫】便進去了。

桃花仙子:(非常明白指頭勾兩下的含義,卻假裝不知地)“我來幫哥哥找找”也進了里屋,隨手關上了門。

 

38 、辦公室里間  日 內  

桃花仙子一進門,呂院長再也不說清正廉潔的話了。急猴猴地一個餓虎撲食,抱起桃花仙子就壓在床上。

桃花仙子半推半就,任由他輕薄了一番,

【特寫】兩滴晶瑩的淚珠卻溢出眼角……

 第一集

1、天宮瑤池

 瑤池是王母娘娘所居住的地方,這里 池水清澈,晶瑩如玉。四周群山環抱,綠草如茵,野花似錦,挺拔、蒼翠的云杉、塔松,漫山遍嶺,遮天蔽日!

抬頭遠眺,三峰并起,突兀插云,狀如筆架。峰頂的冰川積雪,閃爍著皚皚銀光。

山下,祥云紫氣繚繞,瑤池水面上蓮花盛開,花間漢白玉的小橋護欄曲徑通幽,瑤池中心是一處巨大的水榭,雕梁畫棟,飛檐峭壁,勾心斗角,富麗堂皇。

此時,王母娘娘正在舉辦蟠桃會盛會,

王母娘娘著盛妝,飾鳳髻,步搖金釵,春風滿面

他的兩側站著艾麗曼和另外一個貼身侍女,

  鳳案下擺著一片小幾,各位神仙濟濟一堂,

王母娘娘:“各位仙家,正值盛世,國泰民安,繁榮昌盛,年豐人壽,恰逢米蘭蟠桃豐收,哀家在此舉辦蟠桃盛會,祈禱政通人和,江山如磐,各位仙家暢飲 ”

眾 仙 家:“祝娘娘光輝如日月,壽同天地山川”

值 殿 官:“奏樂——”等了一刻卻不見樂起

王母娘娘:“怎么回事?”

一 仙 女:“稟告娘娘,適才正要起樂,領舞的桃花仙子踩著一個桃核,將腳崴了。請娘娘恕罪,”

 

2,水榭大廳

各位神仙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呂洞賓:“桃花仙子貌壓群芳,婀娜多姿,難的一舞,臨場崴腳,實在遺憾!”  

眾神仙:“是呀!是呀!”

鐵拐李:“呂院長對桃花仙子情有獨鐘,由來已久,路人皆知呀!”

呂洞賓:“見笑,見笑,食色性也!”

 

3、瑤池水榭

艾麗曼:(來到臺前):“稟告娘娘,艾麗曼愿替母親領舞!”

王母娘娘:“哦,麗曼還有這才藝,好好好,速速舞來!

 

4、水榭中舞池

   仙樂天籟起,艾麗曼領著一群仙女翩翩起舞

艾麗曼唱    春去殘紅飄零,
            花依舊,不見故人。
            多情浪蝶空多情,
            紅粉多,甜蕊少,小桃青。
            把酒撫瑤琴
            曲高和寡少知音
            而今重詮桃花運
            乾坤轉,時令改,世事新。

5水榭大廳

雨神目不轉睛地盯著艾麗曼看。

艾麗曼的特寫和雨神的猥瑣相反復疊放,

雨神情不自禁地站了起來,擋住了雷公和電母的視線。

雷  公:“哎,雨神,坐下坐下,你擋住我了!

雨神一副筋麻骨酥失魂落魄的樣子,哈喇子順著兩條胡須往下滴答,全然不理會雷公,

電母婆婆:“這個色魔,魂都丟了,看我的!闭f完,手指一點,一道閃電直擊雨神撅著的屁股,

雨  神(被打的一跳,回過頭來生氣地):”干什么!”

雷  公:“坐下坐下,你站著。我們還看不看了?”

雨  神:(自知沒理只得賠著笑臉坐下):“失態失態,抱歉!抱歉!”

6、水榭舞池

桃花舞結束,眾神仙一起鼓掌喝彩。

眾仙女退下,艾麗曼依然站在那向眾神仙還禮、

王母娘娘:“艾麗曼,你的舞技精湛,真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也”

眾神仙:“如此天籟仙舞,美妙絕倫,恭喜娘娘,賀喜娘娘!

王母娘娘:“艾麗曼替我向眾仙家斟酒,大家暢懷痛飲,慶賀盛世華年!”

艾麗曼:“諾!”

7、水榭大廳

艾麗曼端著酒壺款款走進大廳,挨個給眾神仙斟酒,眾神仙點頭致謝,

艾麗曼來到雨神桌前正要給雨神斟酒,雨神一把抓住艾麗曼的手。

艾麗曼:“雨神叔叔,你這是?……”

雨神沒有回答,艾麗曼抬頭看時,見雨神一臉的淫蕩之相,只是淫笑。

艾麗曼:“叔叔請自重!”

急忙向回抽手,連抽兩下,雨神竟然越握越緊。

艾麗曼:“再不松手,莫怪我告訴娘娘!”

王母娘娘的聲音:“艾麗曼,怎么啦?”

艾麗曼:“雨神叔叔……喝高了,逗我玩哩,”

雨  神:(急忙松手。借坡下驢:)“嘻嘻……喝多啦,喝多啦,失禮失禮!”邊說邊坐下,眼睛卻依然色瞇瞇地看著艾麗曼,

艾麗曼狠狠剜了雨神一眼,繼續向前斟酒,斟到最后座位卻是空的。

王母娘娘:“是哪路神仙缺席?”

艾麗曼(看了一眼桌上的牌子):“是通天河河神,”

王母娘娘:“豈有此理!如今的秩序越來越松散了,如此蟠桃盛會也敢缺席,艾麗曼,拿我的金牌去催,如若再不來,罰扣年終獎金!”

艾麗曼:“諾”說完身體飄起,翩翩躚躚地飛離瑤池,向通天河飛去。

8、瑤池水榭大廳

雨神見艾麗曼走了,一晃身,來了個分身法,替身留在廳內,真身卻隨艾麗曼而去。

9、通天河天鵝湖

云霧繚繞,彩霞飛舞,艾麗曼駕云來到通天河源頭。

通天河的源頭在巴音布魯克高山草原。這里,黛山如廓,綠草似茵,泉水淙淙,瀑布如練;藍天與草原相輝,白云與羊群同色;通天河九曲十八灣,蜿蜒如蟒,天鵝湖方園幾十里,清澈如鏡;俊馬在草甸花叢里奔跑追逐,天鵝在湖光云影里飛翔嬉戲。

正是黃昏,落日熔金,暮云合璧。草原深處傳來陣陣馬頭琴聲和悠揚蒼勁的蒙古長調,此情此景,讓艾麗曼頓生一種寬闊坦蕩的情懷 ,他一邊欣賞著人間仙境,一邊向河神居住地地方走去。正行間,就聽見一聲狼嚎,抬頭看去,

10、草原

草原里的一塊大石頭上站著一只碩大的惡狼,惡狼見到艾麗曼,對天呵呵呵呵地大笑不止,笑完,猛地一竄,向艾麗曼撲來,

艾麗曼起先并不在意,使出定身法大喝:“定!”惡狼繼續向她撲來,艾麗曼連連喊了三聲:“定!定!定!”對惡狼毫無作用。艾麗曼這才慌了手腳,急忙喊了一聲:“起!”頓時身體飄起,駕起彩云向前飛去。那惡狼也駕起黑云飛起來,

11、天空

艾麗曼在前飛,惡狼緊追不舍。惡狼追上艾麗曼從高處向下撲來。

艾麗曼被迫降到草地上。剛一著陸,右手向空中一抓,手中便多了一把寶劍,她大喝一聲:“畜生,休得撒野!”揮劍向惡狼殺去。

惡狼一跳躲開。

艾麗曼劈、刺、削、砍、掃、撩、步步進攻,

惡狼騰、挪、躲、閃、滾、跳步步為營。

惡狼的尾巴猛然一掃,正打在艾麗曼的手腕上,寶劍脫手而飛。

艾麗曼轉身欲走,惡狼叼住艾麗曼的褲腳使勁一拽,把艾麗曼拽到,長嚎一聲,撲在艾麗曼身上。咬住艾麗曼的衣襟使勁一扯將衣服撕破,正欲再次下嘴,只聽“嗖“”地一聲飛來一只狼牙箭,深深地插進惡狼的前胛,餓狼嚎叫一聲,滾在一旁。

12、草原上

又一支箭飛來,惡狼就地一滾躲過。狼牙箭插在地上,發出嗡嗡聲。艾麗曼趁機拾起寶劍向惡狼刺去。 惡狼又打了個滾躲過,爬起來拖著尾巴逃之夭夭。

13、草原上

隨著一陣急促的馬蹄聲,一個魁梧的漢子來到艾麗曼身邊

博斯騰::“姑娘可曾受傷?”

艾麗曼:“不曾受傷,大哥救援之恩,小女子感激不盡!

博斯騰:“草原牧人有義務保護遠來的客人,不足言謝,。只是這草原上的狼都被我射殺盡了,從哪來的這只餓狼?”

艾麗曼“不知從何而來,請問大哥姓名?

博斯騰:“在下叫博斯騰,是草原上的牧馬人,敢問姑娘從哪里來,到哪里去?”

艾麗曼:“我從天邊來,到天邊去。大哥相救之恩容我后報,小女子有急事,就此別過!

博斯騰:“慢,姑娘,草原有個規矩,接濟外來客人,義不容辭。姑娘衣衫不整,怎么能去辦事?前面不遠就是我的氈房,請隨我去換件你嫂子的衣服再走如何?”

艾麗曼:“如此甚好,大哥請前面帶路”

博斯騰打了一個響亮的口哨,

14、山坡

    從山坡那邊跑來一群馬,博斯騰把自己的馬讓給艾麗曼騎,自己飛身躍上一匹沒有馬鞍的駿馬,趕著馬群向草原盡頭跑去。

15、草原的一個山坳里上

    山坳里有一間白色的氈房,氈房側邊是一個大馬廐和草垛,馬廄前的柱子上拴著一條兇狠的藏獒。正趴在地上打瞌睡。

   氈房前,博斯騰的妻子辛迪絲正在大木通前搗馬奶。辛迪絲是這片草原最美麗的女人,雖然布衣荊釵卻天生麗質,修長的身材亭亭玉立,嬌媚的面容像草原上的山丹花。

   藏獒突然發現有異常響動,站立起來向遠處嚎叫。

   辛迪絲抬頭遠眺——,

16、草原上

     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廋高個,留著兩條細長胡須,左肩胛上插著一支箭,正踉踉蹌蹌地向氈房走來。

17、氈房前,

   藏獒瘋狂地叫著,把鐵鏈子拖的嘩啦嘩啦響,

辛迪絲:“賽虎,別叫了,臥下!”

藏獒嗚嗚地叫了兩聲臥下,卻警惕地看著這個不速之客

瘦高個:“大嫂,幫幫我這個可憐人吧,”、

辛迪絲:“請問客人你從哪里來,為何這般狼狽模樣?“

瘦高個:“真是倒霉極了!我是來草原收皮子的皮貨商人,昨天遇見一伙強盜將我的駱駝和貨物全部搶走,還射了我一箭,如若不是逃的快,我命休矣。大嫂能否給我一點食物,幫我療傷,我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

辛迪絲:“救助來草原的了人,是我們牧民義不容辭的責任,請隨我進氈房,我為你療傷、備飯!

辛迪絲扶著瘦高個向氈房走去。

18、氈房內

    氈房里鋪著粗毛地毯,氈房中間有一個火爐,是做飯燒茶的地方,正對門處擺著一張長條矮桌,矮桌后面摞著幾床棉被。

   辛迪絲扶著瘦高個坐在矮桌前,取出剪刀等器械和一個牛皮袋放在矮桌上,用剪刀剪開廋高個的衣服,說:”客人且忍耐,待我給你取箭!”

瘦高個:“大嫂下手輕一些,在下最是怕痛!

辛迪絲故意對門外喊道:“誰在那里?!”瘦高個急忙扭頭去看,趁此機會,辛迪絲手疾眼快,迅速將箭鏃拔出來。瘦高個大叫一聲,辛迪絲順手將箭鏃丟在火塘旁,從皮口袋里倒出一些藥面敷在傷口上,再進行包扎。

19、氈房里

瘦高個和辛迪絲相距很近,見辛迪絲貌若天仙,不禁春心蕩漾,淫欲大發,哈喇子順著兩條胡須直流,不停地吸鼻子嗅辛迪絲的體香。    

,辛迪絲(非常氣憤,呵斥道)“休得無禮”急忙站起來欲走。

瘦高個:(一把抓住辛迪絲的手):“大嫂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我不但身上受了傷,,心里的傷更重。茫茫草原,你我相遇就是有緣,大嫂成全我!

辛迪絲:”你這廝毫無道理!我好心救你,你反恩將仇報。速速松手離去,!否則我男人回來,定讓你碎尸萬段!”

瘦高個:“寧在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呀!哈哈哈哈……” 將辛迪絲納入懷中,欲親吻。

辛迪絲:(掙扎了幾下,沒有掙脫,用手擋住瘦高個的嘴說):“你怎么這樣猴急?待我去看看男人回來否,再來寬衣解帶侍奉與你,豈不更有趣?免得讓人撞見,諸多不便!

瘦高個:(想了想)“也好,諒你也逃不脫我的手心!”

辛迪絲(起身向氈房外走去,到門口回頭對廋高個嫣然一笑。)“你且等著!”

20、氈房外

辛迪絲來到氈房外,把藏獒解開,指著氈房門喝道:“賽虎,上!”

藏獒沖進氈房,頓時,氈房里傳來狂吠聲、慘叫聲。過了一會,瘦高個從氈房里連滾帶爬地逃出來,藏獒緊跟著追出來,沒跑多遠,瘦高個便被藏獒撲倒咬住腿,瘦高個慘叫一聲,腿筋被咬斷,瘦高個一揮手把藏獒甩出幾丈遠,藏傲再次撲上去,瘦高個已經升到半空中。

瘦高個:“辛迪絲,你聽著:我發誓把你弄到手,你敢不從,我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說完駕起一陣黑煙,無影無蹤

辛迪絲(嚇壞啦,大喊):“博斯騰——,博斯騰——”

21、天鵝湖

黃昏。夕陽像一個碩大的圓輪,慢慢向天山墜落,萬道金光點燃滿天彩霞。天鵝湖九曲十八彎,每個湖曲里都映出一個太陽,

22、天鵝湖邊

博斯騰和艾麗曼趕著馬群歸牧,此情此景讓博斯騰和艾麗曼展開歌喉高唱

          姑娘你為什么這樣忙?

          忙著去天鵝湖里撈太陽

          太陽在天上怎會水中藏?

          不信你去望一望九個太陽都閃光

           啊哈伊——           

          天鵝湖里有九個太陽

          太陽在湖里閃金光

          金光普照草原天堂

          天堂養育了花兒一樣的姑娘

    遠處傳來辛迪絲的呼喊聲

博斯騰:“是你嫂子辛迪絲在叫我哩,咱們快走,喲呵呵呵!,喲呵呵呵!”

馬群向山坳氈房奔跑起來,

23、、山坳博斯騰住處

馬群來到山坳氈房處進入馬廄,博斯騰和艾麗曼下馬,辛迪絲迎上來。

辛迪絲:“這是誰?”

博斯騰:“一個被惡狼追咬的姑娘,艾麗曼妹妹,這是你嫂子辛迪絲!

艾麗曼:“嫂嫂好!”

辛迪絲:“你好。博斯騰,剛才家里來了惡人!

博斯騰:“哦?!在哪?”

辛迪絲:“他肩膀上被強人射傷 ,我好心給他療傷,他卻要非禮我,我放賽虎把他咬跑了!

博斯騰:“這個惡人,我非宰了他!他向哪跑的?跑了多久?”

辛迪絲:“那惡人會飛,一陣黑煙就不見了!

博斯騰::”會飛?”

艾麗曼:“哦?那人長得什么樣?”

辛迪絲:“瘦高個,尖嘴猴腮,長著兩根長長的胡須。說是來草原收皮子的皮貨商人”

艾麗曼:(頓時明白了幾分)“大嫂,我有急事要辦,能否借我一件衣服遮體!

辛迪絲:“行,請隨我來”

兩人進氈房,博斯騰去關馬廄的門

24、氈房前

艾麗曼換了身衣服拿著那只帶血的箭鏃出來,辛迪絲緊隨其后。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你來看!”

博斯騰:“咦,這不是我射那只惡狼的箭嘛?怎么會在家里?”

辛迪絲:“我是從那個自稱是皮貨商的家伙身上拔下來的!”

博斯騰:“莫非那家伙是惡狼變的?……怎么會?”

艾麗曼:“也許是天上的惡神變得,現在天宮也不干凈,一些神官貪污腐化,仗勢欺人也是常有的事,不管是神是鬼,來者不善,哥哥嫂嫂要堤防才是!

博斯騰:“姑娘言之有理!

艾麗曼:“哥哥嫂嫂,妹妹我有要務在身,不便久留,你們的救援之恩容我后報,這只箭我帶走做個紀念,咱們就此別過,”

博斯騰:“姑娘慢走!

辛迪絲:“妹妹常來!”

艾麗曼:“哥哥嫂嫂再會,”

說完,駕起一朵彩云,轉瞬間不見了蹤影。

辛迪絲:“咦,他也會飛?!”兩人驚得目瞪口呆。

25、草原荒漠

【畫外音】果不其然,這片草原連續一年沒有下雨,天山的積雪融化殆盡。露出了光禿禿的尖頂。河流干涸了,成了風沙肆虐的地方。大地干裂開成了龜背,草木枯死,牛羊倒斃。萬物生靈絕跡。,人們搭建靈臺禱告上蒼,求雨的盆盆罐罐終日被敲得響個不停。

【畫面】光禿禿的山峰……

        干涸的河流……

        枯萎的牧草……

    渴斃的牛羊……

畫著鬼臉的薩滿舉著一只玉鉤在禱告天地,人們跪拜……

 求雨者叮叮咚咚地敲著銅盆瓦罐……

26、天空

     火辣辣的太陽慢慢暗下來,從天邊飄過來一大片烏云。

27、草原荒漠

求雨的人們歡呼起來:“烏云來啦,要下雨了!,烏云來啦,要下雨了!”可是人們高興的太早了,從烏云里丟下一條黑色的絲絹,烏云就飄走了,火辣辣的太陽又把大地曬的冒著煙兒。

一個白胡子長者拾起黑色的絲絹【特寫】“不交辛迪絲,永不施雨”  

酋 長:“莫非是辛迪絲觸犯了雨神?走,去問問辛迪絲!”

28、、山坳博斯騰住處

     人們騎馬一起來到博斯騰的氈房前下馬。藏獒瘋狂地嚎叫起來

辛迪絲:(迎出氈房施禮)“不知酋長和眾鄉親來我家有何事?”

酋  長:“辛迪絲,博斯騰呢”

辛迪絲:“去幾十里外的山泉拉水去了,快回來了吧。!”

酋  長:“辛迪絲,有件事問問你,剛才從天上掉下來一條絲絹,你看看,上面寫的是怎么回事?”

辛迪絲接過來一看:“不交辛迪絲,永不施雨,……”

【鏡頭回放】瘦高個從氈房里連滾帶爬地跑出來,向前逃去,藏獒緊跟著追出來,沒跑多遠,瘦高個便被藏獒撲倒,咬住腿,廋高個慘叫一聲,腿筋被咬斷,瘦高個一揮手把藏獒甩出幾丈遠,藏傲再次撲上去,瘦高個已經升到半空中,大喊道:“辛迪絲,你聽著:我發誓把你弄到手,你敢不從,我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說完駕起一陣黑煙,無影無蹤

辛迪絲:“我想起來了,去年秋季來了一個穿黑衣,留著兩條細長胡須的人,自稱是皮貨商,說他遭到強人打劫受了箭傷,求我救治,我按草原的規矩為他療傷。廝起了歹心,意欲非禮我,是我放狗咬斷了那廝的腿、誰知那廝會飛,臨走時說過:‘我若不從,讓這片草原干死、旱死’的話!

酋  長:“孩子,你闖大禍了,正是因為你,草原才遭到百年不遇的大旱呀! ”

辛迪絲:“怎么能怨我呢,是他恩將仇報,作惡在前,我才自衛的。我是有夫之婦,嚴守婦道保護自己的清白有何過錯?”

酋  長:“孩子,如若論常理,你是沒有錯的,可是,你得罪的是誰?是天呀!天是什么?天是壓在人和萬物頭頂的大山!他掌握著萬物生靈的生死榮辱,人怎么能違抗天意呢?據說那雨神是一只泥鰍得道變的,最是荒淫無恥!連老天爺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我們又怎么能奈何與他?為今之計,只有逆來順受,滿足他的要求,犧牲你了。辛迪絲,你就救救草原和這片土地上的萬物生靈吧,”  

說完帶頭跪在辛迪絲的面前

眾鄉親:“辛迪絲,求你救救草原和萬物生靈吧,……” 一起跪下,

辛迪絲:“這……這……”

博斯騰(大喊):“不!”

 

29、氈房前

眾人看時,博斯騰牽著一輛拉水的嘞嘞車獨自站在人群中,

博斯騰:“酋長,你的話不對,我們牧人講的是黑白分明,是非分明,不畏強權,不喪良心,不受欺辱,不持強凌弱。如果如你這般逆來順受,豈不正助長那廝的囂張氣焰嘛?如果那廝要了辛迪絲再變本加利來要你們的妻女去蹂躪,你們會答應嗎?”

酋  長:“那你說該當如何?”

博斯騰:“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和他抗爭到底!”縱身一竄,躍上勒勒車,指天大罵:“老天,你放任惡神殘害人間萬物生靈枉自為天!雨神,有種你就下來,我和你拼個你死我活!”說完,取下背上的彎弓檔上一支鳴鏑,拉了個滿懷,向太陽射去。

 

30、天空

     鳴鏑直向天空飛去,突然“咔嚓嚓”一聲雷響,緊接著一道耀眼的閃電,只見一片烏云向草原飄下來。

 

31、博斯騰氈房前。

黑云落在地上,雨神瘸著一條腿一拐一拐走來:

雨  神:“博斯騰,你射傷我的肩膀,壞了我的好事,我不懲罰你,讓你的老婆來頂缸賠償有何不公?辛迪絲。你放狗咬斷我的腿,我不與你計較,以德報怨,只讓你陪陪我,有何不平?”

博斯騰:“你作惡在前,惡有惡報,怎能強詞奪理?”

辛迪絲:(解開狗鏈)“你這惡人,人人得而誅之。賽虎,上!”

 

32、氈房前

藏獒狂吠著向雨神撲去,沒等到雨神跟前,雨神甩手一指,一道光劍直射藏獒,藏獒哀鳴一聲頓時斃命。

辛迪絲:“賽虎,賽虎……”

雨神:“哼,老虎不發威,你還當我是病貓!博斯騰,你不是說要和我拼個你死我活嗎,你說,怎么個拼法?”

博斯騰:“你愿怎么拼,咱就怎么拼!”

雨  神:“好,有幾分英雄氣概!這樣吧,我是神,你是人,如果拼武功,你看見了,你連一招半式都抵擋不住,,不但沒有意思還讓別的神仙說我以神欺人.再說,,我們爭奪的是一個漂亮女人,這樣打呀殺的也太煞風景。你看這樣行不行,我們玩場游戲來賭輸贏,怎么樣?”

博斯騰:“怎么賭法?”

雨  神:“聽說你是這片草原上最好的套馬能手,我跑,你來套我,我是個瘸子,這樣你不吃虧吧?”

博斯騰:“套住你這樣?套不住又如何?”

雨  神:“一個時辰為限。套住了我,我從此不來糾纏辛迪絲,年年按時下雨,保證草原風調雨順,水草豐茂!

博斯騰:“套不住又待怎樣?”

雨  神:“我把辛迪絲帶走,照樣年年按時下雨!

博斯騰:“此話當真?”

雨  神:有你們酋長和眾鄉親為證,決不食言!”

博斯騰:“好。我答應套你!,酋長,請你看時間!

 

33、草原荒漠

賭賽開始了,雨神一瘸一拐的在前面跑,博斯騰騎著駿馬,手持套馬桿在后面追。雨神奸猾異常,明明看見他就在前面,等套馬桿伸過去,他卻在后面;有時看見他在右面跑,一套卻是空的,他卻在左邊;有時明明已經套住,人們剛要歡呼,他卻從地下溜走。如此轉來轉去,博斯騰用盡招數,連雨神的一根毛也套不住,

酋  長:“停,時間到,”

 

34、氈房前

雨  神:“博斯騰,你輸了,我贏了!”

說完,一瘸一拐來到辛迪絲跟前,二話不說拉著辛迪絲架起黑煙就走。

辛迪絲:“博斯騰救我……”

 

35、草原荒漠

博斯騰騎在馬上大呼:“天呀,這是什么世道!我堂堂五尺男兒連自己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有何面目活在天地之間!“

說完,拔出匕首大喊一聲插入自己心間,從馬上摔下來,躺在地上。

酋長和眾鄉親一起喊:“博斯騰,博斯騰”

 

36、半天上

雨神拉著辛迪絲飛走,辛迪絲見博斯騰自盡,

辛迪絲:“博斯騰,博斯騰——”

邊喊邊使勁掙被雨神拉著手,見掙不脫,便咬了雨神的手一口,雨神痛的叫了一聲,一松手。辛迪絲從空中墜落下來.

 

                             第二集

 

1、草原

地面上的人們一起驚呼起來

辛迪絲快落到地面時,雨神伸出長長的手臂把不省人事的辛迪絲拉住,回頭打了兩個噴嚏。消失在空中。

 

2、、天空

頓時,烏云像一隊隊戰艦,夾著轟轟隆隆的雷聲從天邊開過來,遮住了太陽,閃電像一把大鋸,把烏云鋸開,又合上,再鋸開,瓢潑大雨嘩啦啦地下下來。

 

3、草原

眾鄉親們歡呼,跳躍,匆匆騎著冒雨走了。

 

4、博斯騰房后的山坡上

酋長抱起博斯騰的尸體來到飯后的山坡上,一邊默默流淚一邊用手挖坑

博斯騰的和酋長受傷的血順著雨水染紅了這片草原

 

                            

5、萬里長空     日  外

雨下了整整兩個時辰停了。天空蔚藍如洗,白云朵朵。

一條彩虹從博斯騰的氈房聯到空中。

 

6、氈房前

艾麗曼(艾麗曼踩著彩虹飄飄裊裊地來到氈房前):“博斯騰哥哥,辛迪絲嫂嫂,我來看你了!。咦,怎么沒有人呢?博斯騰哥哥——,辛迪絲嫂嫂——”

 

7、山坡上

酋  長(氈房后不遠處的山坡上有個老人正在為一個墳丘上添土)“別叫了,姑娘,你的博斯騰哥哥在這里!

,

8、氈房后面山坡上

艾麗曼(急忙跑過去).:“老爺爺,你在埋誰?”

酋  長:“我剛才不是說了嗎,你的博斯騰哥哥在這里!”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博斯騰哥哥怎么啦?我辛迪絲嫂嫂呢?”

酋  長:“天作孽呀,天作孽!你的博斯騰自殺了!”

艾麗曼:“博斯騰哥哥,博斯騰哥哥,都怪我,是我連累了你呀!”

邊說邊痛哭不已。

酋  長:姑娘不要哭了,還是救救可憐的辛迪絲吧。

艾麗曼:我辛迪絲嫂嫂怎么啦?

酋  長:可憐的辛迪絲被天上的雨神搶走了。

艾麗曼:雨神為什么要搶我辛迪絲嫂嫂?

酋  長:哎,都怪辛迪絲太善良,長得太美麗了!

艾麗曼:太善良?太美麗?

酋  長:(看來艾麗曼一眼,頓時明白了緣由):“姑娘,樹老根多,人老話多,莫嫌老漢說話啰嗦。常言說的好呀!‘男俊一身害,女俊一身禍’這人世間的女子那個不想有一張美麗的容貌?可誰又知道,這美麗的容貌恰恰又是惹禍的根源呀!因為,不管是人還是神,是鬼還是畜生,只要是雄性,骨子里裝的就是三件事,金錢、美女、權力,為此貪婪無度。越是美麗的女人,越被人愛,越被人搶,古往今來多少大事小事都是由此而生。女人雖無罪,但懷璧有罪,都說紅顏禍水,女人不是禍水,而是因為男人有禍心呀!”

艾麗曼:“老爺爺說得有理,相貌是爹媽給的,由不得自己,招誰惹誰了?竟然弄出這等禍事?博斯騰哥哥,你安心睡吧,我一定把辛迪絲嫂嫂救出來,讓那惡神身首異處,為你報仇! ”說完架起彩云騰空而去。

 

9、巫山雨神宮  日  外

   ,, 巫山云霧繚繞,淫雨霏霏;奇石嶙峋,怪樹虬曲;松柏挺立于懸崖,瀑布懸掛于山澗,風蕭蕭,霧靄靄,真是仙山仙境。

一座巨大的宮殿建在巫山之巔

 

10、雨神宮外   日  外

雨神拖著昏迷不醒的辛迪絲飄落在宮殿院落中,把辛迪絲丟在地上。

雨  神(大聲喊道:)“來人呀!”

雜  役(幾個雜役和婆子丫鬟急忙跑過來):“主人,有何差遣,請吩咐!”

雨  神:“前廳掌燈,后山點明子,雨神宮披紅掛彩,弄他個喜氣洋洋,老爺要洞房花燭,”

雜  役:“諾!”

雨  神(對幾個丫鬟)“把他架下去,給我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丫  鬟:“諾”

把昏迷的辛迪絲架起來,往宮殿長廊拖去。

 

11、長廊

   雨神宮又正殿,兩面環繞著長廊,分別為東廂房、西廂房和門庭房、有無數個房間。每個房間門口都站著一個妖艷的年輕女子。

   丫鬟架著辛迪絲從走廊經過,每個女子都會探過身來看上一眼,或是露出妒忌的神態,或是嗤之以鼻,不削一顧。

雨神跟在辛迪絲后面,從走廊經過。女子們像是打了嗎啡,個個強打精神繞首弄姿,肉麻地賣弄風騷。

:  “雨神爺爺,今晚來我這,保管讓你醉生夢死……”

“雨神爺,來我這嗎,一年多了,想死我啦……”

“雨神爺,來我這嗎,他有啥好的,一個鄉下黃臉婆……”

姑娘們雖然搔首弄姿但,誰也不敢離開房門半步。

雨神或哈哈哈哈大笑,或點點頭,或不予理睬、或是瞟上一眼。

   

12、長廊   日  外

   “嘰嘰喳喳”的吵鬧聲把辛迪絲驚醒,他站起來左右看了看,猛地把丫鬟們推開,

辛迪絲:(驚恐地)“這……這是什么地方?”

雨  神:“這是我的家呀,”

辛迪絲:“我的家?你想干什么?”

雨  神:“干什么?哈哈哈哈……還能干什么?和你洞房花燭唄!”

辛迪絲:“你這個惡棍!殺夫奪妻,無惡不作!……”

雨  神:“慢點,慢點,辛迪絲,你別瞎說八說壞我的名頭好不好!你可是我從你男人哪里贏回來的,愿賭服輸,天經地義!常言說、‘識時務者為俊杰’既來之則安之,你就好好打扮打扮,今夜我定讓你醉生夢死享盡天下之快樂!

辛迪絲“你休想!我縱然拼上一死,也決不讓你得逞!”

雨  神:“別在這給我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我可不吃那一套。你們人間即便是皇帝也不過三宮六院七十二妃,一個大地主、大官也不過有個小三小五。你看看我這里有多少女人?后面還有個儲秀苑,除了今夜以后,你想再見我一面都難,你可要把握好機會喲!”

 

13、走廊兩側   日 外

走廊兩側,眾女人七嘴八舌:“是呀,雨神爺,他不愿意,我們愿意,”

雨  神:“拉下去換裝,別掃了老爺的雅興!”

 

14、長廊

幾個丫鬟來拉辛迪絲,辛迪絲把他們推開,猛跑幾步,一頭撞在走廊柱子上,頓時頭破血流,昏倒在地。

雨  神:“摸摸,死了嗎?!”

丫  鬟:“沒死,只是昏過去了,”、

雨  神:“真他媽的敗興!拖下去,關在后院柴房里,我就不信天下還有我治不了的犟草驢!”

   幾個丫鬟將辛迪絲拖下

 

15、后援柴房    日  外

【畫外音】從此辛迪絲被關在柴房里無人問津。草原又很久沒又下雨,求雨者盆盆罐罐聲,像針扎在辛迪絲心上,只能終日啼哭。

【畫面】辛迪絲被關在后援柴房里正以淚洗面。

 

16、柴房后窗

艾麗曼悄悄來到柴房后窗。

艾麗曼:“辛迪絲嫂嫂,辛迪絲嫂嫂!”

辛迪絲(來到后窗):“艾麗曼,真的是你,博斯騰他……”

艾麗曼:“別說了,我都知道了,這里有天兵天將把守,沒有時間多說,我是來救你的,附耳過來”

辛迪絲把耳朵湊到窗邊,

艾麗曼:(如此這般地講了幾句,遞給辛迪絲兩個紙包)“收好,按計行事,切記切記!我走啦,”

辛迪絲不住地點頭,艾麗曼搖身一晃,消失的無影無蹤

 

17、雨神宮神殿   日   內

   雨神宮里歌舞升平,雨神靠在坐榻上,身邊有兩個妖冶的女子伺候,左擁右抱,打情罵俏,

大廳里天籟仙樂,絲竹繞梁,鶯歌燕舞,紅袖添香,正是高潮迭起之時;

 

18、雨神宮神殿   日  內

一個內侍走來,附在雨神耳邊說了幾句

雨  神:“什么?王母娘娘身邊的?……都下去!都下去!”

      所有女人都退下

雨  神:“快請,快請!”

內  侍:“有請艾麗曼姑娘——”

                            

19、雨神宮神殿

艾麗曼:(走進神殿):嗬,雨生叔叔,好風流快活!”

雨  神:“人生得意須盡歡,快活一時是一時。艾麗曼姑娘,是那陣風把你吹來啦?”

艾麗曼:“無事不登三寶殿,我有事找你!

雨  神:“哦?莫非王母娘娘有公干與我?”

艾麗曼:“不是娘娘,是我找你有事談!

雨  神:“哦……既然不是公事,我們坐下來邊喝邊談如何?”

艾麗曼:“不敢不敢,你那酒里下有蒙汗藥,怕是喝得下去,吐不出來!”

雨  神:“哈哈哈哈,姑娘怎的如此不放心?既然話說到這份上,姑娘有啥事,但說不妨!

艾麗曼:“我辛迪絲嫂嫂是在你這吧?”

雨  神:“誰?”

艾麗曼:“辛迪絲,我博斯騰哥哥的老婆!

雨  神:“哦哦……有,有, 那娘們犟得很,放著榮華富貴不要,非要為那個男人守靈一百天,現在在后院柴房關著。咦,她怎么成了你的嫂嫂!

艾麗曼:“叔叔有所不知,那一日蟠桃會上,我奉娘娘懿旨下界去請通天河河神,也不知哪個不知死活得家伙變成餓狼,想要非禮我,是博斯騰哥哥救了我,所以我拜博斯騰為兄長,辛迪絲自然是我嫂嫂!

雨  神:“哦,誰如此膽大妄為,敢欺負姑娘你?”

艾麗曼:“可不是嗎,我將此事報告了娘娘,娘娘勃然大怒,派天師調查此事,若是查出來,就剝了那廝的皮,抽了那廝的筋!”

雨  神:(唐塞地)“喔,喔,不知姑娘問辛迪絲有何事?”

艾麗曼:“雨神叔叔,殺夫奪妻,干的好事!……”

雨  神:“哎,哎,哎,姑娘,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喲,她可是被我打賭贏來的!

艾麗曼:“人神賭博,公平安在?”

雨  神:“那么,你待怎樣?”

艾麗曼:“既然人家不愿意,何不就此罷手,放她回去?!

雨  神:“放回去?說得輕巧,點根燈草,我雨神看上的女人。豈有輕易罷手之理?”

艾麗曼:“你放,還是不放?”

雨  神:“不放,你敢把我怎樣?”

艾麗曼:“真的不放?”

雨  神:“不放!”

艾麗曼:“好,你不放是吧?”

雨  神:“不放,不放!”

艾麗曼:“好,我來問你,那只惡狼是不是你變得?”

雨  神:“姑娘別開玩笑,我豈敢動王母娘娘身邊的人!”

艾麗曼:“還敢抵賴!你色膽包天,連娘娘的貼身侍女都敢凌辱,還把娘娘放在眼里嗎?”

雨  神:“別上綱上線,證據,你有證據嗎?”

艾麗曼:“南天門有神光寶鏡,凡經過之人都有記載,”

雨  神:模糊不清,不足為憑,

艾麗曼:“有酋長做人證,”

雨  神:“不在現場,道聽途說,”

艾麗曼:“我還有物證”

雨  神:“什么物證?”

艾麗曼:“箭!”

雨  神:“什么箭?”

艾麗曼:“狼牙箭,就是博斯騰個個射在你身上的狼牙箭!”

雨  神:“這…… 這…… 這……”

艾麗曼:“你身上有傷,我手中有箭,箭上有血,一驗便知,看你如何抵賴!告辭!”

起身向神殿外走去。

 

20、雨神宮神殿、 日 外

     見艾麗曼向到神殿門口走去。

雨  神:“姑娘哪里去?”

艾麗曼:“我去敲天鼓,撞天鐘,讓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為我做主!”

雨  神:(兇相畢露,大聲喊道)“殿前武士,給我攔。!”

   

21、雨神宮門口     日 外

 四個天兵,一起用長矛夾在艾麗曼脖子上

艾麗曼:(鎮靜地)“雨神叔叔,你這是想殺人滅口啰?”

雨  神:“哼!”

艾麗曼:“你也不想想,沒有預防,我怎么敢來見你這個惡狼?我可是向娘娘告假,言明來你這的。那只箭和一封信留在我母親桃花仙子處,你若不怕你的泥鰍家族遭滿門滅絕之禍,你就盡管動手!”

雨  神:(想了一會,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好!不愧是王母娘娘身邊的人,有膽識,有智慧!叔叔和你開個玩笑,不必當真,不必當真,請回來我們細談!币粨]手殿前武士撤下。

艾麗曼:(站在門口沒有動,只是冷冷地)“我請的假期快要到了,娘娘等我有事,無暇和你再談,告辭!”動身繼續校門外走

 

22、神殿門口   

雨  神:(急忙追過來):“慢慢慢,姑娘不必生氣,你不是讓我放了辛迪絲嗎,我依你就是,依你就是,.!來人,把辛迪絲送回人間去!”

艾麗曼:“不,我要讓你親自去送!”

雨  神:“這!……好好好,我親自去……我親自去……”

”艾麗曼二話不說抬腿就走。

艾麗曼:“我在云端看著你,稍有差池,我定與你沒完!”

雨  神:“好好好”

說完先向門外走去

 

23、草原

   雨神帶著辛迪絲從空中飄落在草原上,

雨  神:(仰面對天喊道):“艾麗曼姑娘,我把她平安送到啦—”、

辛迪絲:(突然喊)“雨神,看,博斯騰活過來啦!”

   雨神驚奇地一回頭,辛迪絲把艾麗曼交給他的紙包向雨神的臉上砸去,一股紅、黃、白、綠、蘭的煙霧頓時在雨神臉上炸開來,向四處彌漫,

   雨神憤怒地舉起手:“你!你灑得是什……么?……阿嚏!”

 未等他的手打落下來,便忍不住“阿嚏……阿嚏……”不住地打噴嚏,

   辛迪絲又從懷里取出一個紙包,雨神嚇的向天上逃去,一路飛一路不停地打噴嚏,滿天的噴嚏聲振聾發聵。

 

24、天空

   “咔嚓嚓”一聲響,頓時雷鳴電閃,天空像被戳漏,大雨如注,直向這片草原傾落下來。

 

25、草原

【畫外音】原來,紙包里包的是碎羊毛,辣椒面、胡椒面、生姜面、芥末面,嗆得雨神又流眼淚,又流鼻涕,不停的打噴嚏。等它逃到雨神宮就打了三百八十個噴嚏!一個噴嚏下一個時辰的雨,這三百八十個噴嚏,讓草原平地水高一丈,草原經水一泡,陷了下去,成了一個華夏最大的淡水湖,陷下去的地殼沒有出路,就擠呀擠呀,把湖邊擠的隆起一座山。人們就把湖叫博斯騰湖,把山叫辛迪絲山。

【畫面】大雨如注。平地積水,轟隆一聲巨響,地殼下陷;波濤洶涌,博斯騰湖。碧水藍天,鷹飛鳥旋,蘆蕩蔥綠。白帆點點。

    山崩地裂,地殼凸起, 辛迪絲山,山巒疊嶂,奇峰突兀。怪石嶙峋

 

26、天宮斬仙臺    日   外

【畫外音】雨神和艾麗曼因亂施天雨,早晨人間災禍,因此而犯了天條。被綁在斬仙臺上。

【畫面】展現臺上,云霧繚繞,臺下旌旗飄飄,天兵天將守衛森嚴,。

雨神被綁在捆神柱上,兩側站著兩個兇神惡煞的劊子手

艾麗曼披頭散發,身穿囚服,帶著刑具跪在斬仙臺一側,身后站著兩個獄卒

“嘟——,嘟——,嘟——,”臺上八只長長的喇叭吹起催命號,

 

27、云中

一個通天審判官出現在云端上,展開判決書大聲宣讀:

“判決書,天字NNxW號,在押犯雨神,男,原名:泥鰍精,貪污腐化,收受賄賂,生活糜爛,荒淫無恥,倚仗權勢,強搶民婦。奸淫仙女未遂,玩忽職守,亂施雨露,以致民間災難深重。經天堂法庭審查,判決如下:數罪并罰特判處死刑!——斬立決!”

將一支令箭從云端跑到天宮斬仙臺

 

28、天宮斬仙臺

斬仙臺上,八只長喇叭又一次“嘟——,嘟——,嘟——,”地吹響,。

劊子手提著鬼頭大刀來到雨神面前,突然張嘴向雨神臉上噴了一口水,乘雨神一驚抬頭的瞬間,劊子手飛起一刀。將雨神的腦袋砍下來,

 

29、斬仙臺一側   日 外

   雨神的腦袋“咕嚕!钡貪L到艾麗曼的面前。

【特寫】雨神的頭顱惡狠狠地瞪著艾麗曼。

雨  神:“艾麗曼。這事沒完,你等著,咱們地獄里見!”

    

30、斬仙臺一角   日  外

艾麗曼驚恐地尖叫起來,癱倒在地,兩個獄卒急忙將她托架起來。

 

31、云中

   通天判官:“判決書,天字NNXE號,在押犯艾麗曼。女,與民婦合謀,報復雨神,致使民間暴雨成災,負連帶責任,念其年輕無知。有悔過之表現,故從輕發落,判處杖刑100杖,斬監候!锖髨绦小

 

32、斬仙臺一側

     兩個獄卒把艾麗曼拉起來,拖到杖刑案前趴下。

兩個行刑手舉起板子向艾麗曼打來……

 

33、桃花仙子宮    日  外    ’

【畫外音】艾麗曼被判斬監侯,這可急壞了桃花仙子。從表面看,天庭律法極為森嚴,誰敢犯天條,絕逃不過屠龍刀、打神鞭、斬魔臺,爬刀山、下油鍋的懲罰。但是,暗地里卻也有許多潛規則,人情大于天嗎!常言說“人托人,拱動天地”桃花仙子到處跑關系,最后跑到主管法律的呂洞賓呂院長那里。桃花仙子犯了愁

【畫面】音樂聲中,桃花仙子提著禮品從各個部門。各個領導的門口進去又出來

    最后來到天庭法院門口踟躕不前。

桃花仙子(暗想):這呂院長家富可敵國,金銀財寶人家根本不拿正眼瞧,如何是好?(桃花仙子想來想去,最后一跺腳,咬咬牙說):“為了孩子,我也顧不了那許多,只得由他去了!”

 

34、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這一天,桃花仙子著意打扮了一番,這一打扮好生了得!肌膚若白雪,雙目似清水,桃腮帶笑、氣若幽蘭,仿佛輕云之蔽月,猶如流風之回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近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淥波。上身穿粉紅色束腰緊身衣,下著荷葉百褶裙,外披輕紗大氅。絲帶飄飄,云髻峨峨。丹唇外朗,皓齒內鮮,顧盼之際,自有一番清雅高華的氣質。

打扮完畢,她悄悄來到天庭法院,在一個黃金鑄就的天平塑像下敲響了呂院長辦公室的門。

 

35、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呂院長正坐在辦公桌后面津津有味地翻看著一本裸體美女的畫冊。聽見敲門聲,急忙把畫冊放進辦公桌的抽屜里。這才說了聲:“進來!”

 

36、呂院長辦公室   日  內    

門輕輕被推開,桃花仙子故意側著身子先露出一張臉來,微微一笑。見房子里只有呂院長一人,開開門,嬌滴滴的喊了一聲:“呂哥!”這才輕移蓮步走了進來。

呂院長:(這一聲“呂哥”直叫的呂院長骨軟筋麻,他故做驚訝地大叫):“稀客,稀客!桃花妹妹,你怎么有空來我這清水衙門?”

桃花仙子:(矜持地一笑,頓時生出千媚百態,她嗲聲嗲氣地)“呂哥這里哪是什么清水衙門喲,分明是掌管生殺大權的重地,小女子哪敢前來打擾!”

呂院長:“哈哈哈哈……桃花妹妹說笑了,也許對別人來說這里是森嚴之所,對妹妹來說,還不是你家的后花園嗎?想來,哥哥隨時恭迎!

桃花仙子:“只怕我來了呂哥來個公事公辦,不給我面子!

呂院長:(瞟了桃花仙子一眼,裝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嚴肅地)“妹妹此言差矣,給不給妹妹面子得看什么事情。我們做官的不是得講個清正廉明嘛?面子是面子,法律是法律,妹妹的來意哥哥我很清楚。說實在的,艾麗曼是我看著長大的,這姑娘不僅長得襲人,聰明伶俐,而且還多才多藝。我也實實不忍心看著她年紀輕就丟了性命?墒,你想過嗎?由于他的過錯又造成人間多少人畜生靈橫遭涂炭?山川變形且不用說,就因她的過錯,天庭鬧起了水荒。更嚴重的是,造成天庭無雨可施,人間大旱,赤地萬里,顆粒無收。又有多少人流離失所,家破人亡?如若不是王母娘娘求情,我法外施恩,恐怕早和雨神一起斬立決了!還望妹妹體諒哥哥的難處喲!”

桃花仙子:(沉默了一會)“這些道理妹妹我都知道,只是……只是可憐我那……,我那親親的女兒呀!他還那么年輕…………”說到此,嚶嚶地哭了起來。

 

37、呂院長辦公室   日內

【畫外音】都說女人的淚一滴就醉,男人的心一揉就碎!桃花仙子哭得梨花帶雨,讓呂院長的心如貓抓一般難受。其實,世間所有法律的量刑都有一個伸縮度,原本是讓法官根據罪犯所犯罪行的輕重程度來掌握,以示法律的公允。誰想到,卻成了法官的吃口。何為吃口?,就是向犯人索賄的借口和交換條件。否則法官怎么個個都富得流油?

呂院長“妹妹莫哭,妹妹莫哭,雖然法律條文是死的,可這量刑嗎……卻是活的,這就要看——妹妹的態度如何了!”

桃花仙子,:“我知道哥哥你有的是辦法,……只要能保住女兒一條命,哥哥

想咋……都行!”:

呂院長:“妹妹哭的著實可憐,把我的心都哭軟了。好吧,我這就去找找法律解釋,看有沒有辦法救艾麗曼一命!”

說完,起身向辦公室的里間走去。走到門口把手背起來,兩根指頭有意無意地勾了兩下,【特寫】便進去了。

桃花仙子:(非常明白指頭勾兩下的含義,卻假裝不知地)“我來幫哥哥找找”也進了里屋,隨手關上了門。

 

38 、辦公室里間  日 內  

桃花仙子一進門,呂院長再也不說清正廉潔的話了。急猴猴地一個餓虎撲食,抱起桃花仙子就壓在床上。

桃花仙子半推半就,任由他輕薄了一番,

【特寫】兩滴晶瑩的淚珠卻溢出眼角…

第六集

 

1、散魂犯小牢獄

    不知過了多久,牢獄的門被打開了,兩個鬼獄卒用擔架抬著奄奄一息的老嫗進來,把老嫗倒在地上,拉著擔架走了,

    艾麗曼急忙爬到老嫗身邊:“婆婆,婆婆!”

老嫗沒有絲毫反應。

 

2、散魂犯大牢獄

    這時,柵欄那邊的大牢房里那兩個女子又爬了過來,

兩女子:“姐姐,婆婆她怎么樣了?”

艾麗曼(用手指試了一下老嫗的呼吸):“還活著,,恐怕不會太久了!

兩女子(“嗚嗚”地哭起來,邊哭邊說):“鬼母,鬼母,你的魂如果散了,我們這幾百個姐妹該怎么辦呀!”

這一說不打緊,整個大牢房的黑衣女子都哭起來。

 

3、散魂犯小牢獄

艾麗曼:“妹妹,這婆婆是誰?你們又是什么人?”

女子乙:“我們是羅剎,婆婆就是我們的首領!!

艾麗曼:“羅剎?羅剎是什么?”

    女子乙正要細說,女子甲推了女子乙一把,女子乙急忙住嘴。

   這時,白發婆婆突然渾身顫抖起來,囈語:“冷……冷……”

   艾麗曼急忙把白發婆婆緊緊摟在懷里……

   兩個黑衣女子對望了一眼。

 

4、散魂犯小牢獄

不知過了多久,老嫗在艾麗曼懷里睜開眼,直楞楞地看著艾麗曼,艾麗曼對白發婆婆嫣然一笑,

老 嫗:“你是誰?”

艾麗曼:“婆婆別說話,你剛受了刑!得靜養”

老  嫗:“你是誰?”

艾麗曼:“我,……我叫艾麗曼!

老  嫗:“艾麗曼?……這是散魂獄,你怎么會在這里?!”

艾麗曼:“我,……實在難以啟齒……婆婆,你們怎么被關在這里?什么是羅剎?……”

老  嫗(突然伸手掐著艾麗曼的脖子,兇狠地問):“說!誰派你來的?!”

艾麗曼(艱難地):“你……你松手,沒,沒,沒人派我……”

老  嫗:“不說,我掐死你!”

艾麗曼::“真的……真的……”

這時,牢門開了,幾個鬼獄卒從走廊向小牢房里走來,老嫗急忙松手。

艾麗曼不停地咳嗽著……

進來幾個鬼獄卒,其中一個喊道:“艾麗曼,過堂!”

艾麗曼放下白發婆婆,站起身來,被鬼獄卒押出牢房。

 

5、散魂犯大牢獄走廊

鬼獄卒押著艾麗曼經過走廊,兩側柵欄里的黑衣女子們,都向她招手,集體跺腳,發出有節奏的“咚咚”聲。

 

6、地獄

   一口大鍋里裝滿了滾燙的油,鍋下爐火正旺,兩個獄卒抬起艾麗曼,向油鍋里丟去,艾麗曼慘叫!【切光】

 

7、散魂犯小牢獄

艾麗曼慢慢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老嫗的懷里。老嫗正用舌頭在舔她手臂,奇怪的是,原被炸焦的肌膚經他一舔,竟然完好如初。

艾麗曼:(感激地):“婆婆,謝謝你……”

老  嫗:“哎,孩子,你犯了什么罪,他們竟然這樣折磨你?”

艾麗曼:“我……我……我咬斷了閻羅王孫子的舌頭……”

老  嫗:(仔細打量艾麗曼一會,自言自語)“男俊一身害,女俊一身禍呀! 你生前是何人,為何如此年輕就被下到這陰曹地府來受苦?”

艾麗曼:“我本是桃花仙子的女兒,王母娘娘的貼身侍女,因打抱不平懲治惡神闖了禍,被流放到大漠看守寶庫,又因被奸人所騙,陷入情網,丟失寶庫,以至于此!

老  嫗:“哦,難怪,難怪,常言說‘好人命不長,惡人活千年’孩子,你之所以會落得如此下場,完全是因為你長得太美,而且又太善良的緣故。是啊,女人都愿意自己有美的相貌,美的身材,認為那是上天賜的資本和財富?捎钟姓l知道,那也是禍事的根苗?世人都說善良是一種美德,可誰又知道,善良恰恰又是惡人利用的弱點呢?你看看這散魂獄關押的女子,哪一個不是國色天香?再看看古往今來,哪一個美女又有過好下場?不論天宮、人間、陰曹地府盡皆如此呀!……”

艾麗曼:“婆婆,請恕我的好奇,不知婆婆和這眾多姐妹何以都關在這散魂獄?這可是地獄中懲治罪大惡極的重犯犯人的地方呀!”

老  嫗:“我們是羅剎絲,他們都是我的弟子,也就是你說的是地獄中被懲治的重犯犯人。至于是不是罪大惡極,就得先問問你自己,你罪大惡極嗎?”

艾麗曼:“我何罪之有?罪大惡極更無從說起?”

老  嫗:“是呀?我們羅剎原來是陽間的一個古老的雅利安人部落。男性叫羅剎娑,女性叫羅剎絲。住在古印度東部。由于羅剎娑紅發,綠眼,黑臉黑身又不忌諱吃人肉,被世間稱為惡魔。天宮怕我們禍害人間,就派太白金星下凡將我們招安。集體調到陰曹地府擔任鬼警,職司鎮壓和懲罰罪人。羅剎雖然男性丑惡,女性卻貌美若仙,所以經常遭受陰曹地府上至鬼王、下至各級鬼吏的奸淫、強暴。我們不堪受此大辱,便密謀反出地府,回陽間去過自由自在的生活。誰曾想被閻羅王的密探發現,將我們集體囚禁在散魂獄,企圖讓我們的魂靈永遠消失……!

     正說間,牢門被打開,那老嫗突然住嘴,只是惡狠狠地瞪著鬼獄卒。

兩個鬼獄卒二話不說,進來將老嫗拖走.

 

8、地獄

 【畫外音】就這樣,艾麗曼和那個老婆婆在散魂獄里輪番受到各種殘酷的刑法的折磨,于是,兩人互相幫助,互相安慰,逐漸相互取得了信任,結成了友誼。

【畫面1】兩個鬼獄卒用一把大鋸,把老嫗鋸成一截一截……

【畫面2】牢房里艾麗曼把鋸開的身體一節節地對在一起,老嫗又活了過來

 

9、地獄

【畫面3】蛇窟里萬蛇抬著頭吐著信子,兩個鬼獄卒抬著艾麗曼丟進蛇窟,無數蛇爬滿艾麗曼全身……

【畫面4】牢房里,老嫗蘸著自己的口水為艾麗曼治療蛇傷……

 

10、散魂犯小牢獄

   牢門再次被打開,兩個鬼獄卒把奄奄一息的老嫗丟在地上走了。

   艾麗曼爬到老嫗身邊,將老嫗的頭枕在自己的大腿上,喊著:“婆婆,婆婆!你醒醒,你醒醒……”

 

11、散魂犯大牢獄

大牢房的女子們都趴在鐵柵欄上焦急地地喊:“首領,首領!……”有的女子竟然嗚嗚地痛哭起來。

 

12、散魂犯小牢獄

老  嫗:(慢慢睜開眼睛):“……艾麗曼,我的大限到了,你看我的雙腳已經散去了”,

艾麗曼一看,婆婆的雙腳果真不見了,正要尖叫,被老嫗制止,

老  嫗:“我的時間不多了,你扶我坐起來”

艾麗曼扶老嫗坐起來,老嫗乘艾麗曼沒有防備,抱住她的頭,猛地用前額向艾麗曼的前額磕去,只聽“咚”的一聲,艾麗曼頓時頭破血流。

艾麗曼:“婆婆你?!……”繼而一陣鉆心的痛襲來,痛的艾麗曼抱著腦袋在地上打滾,那老嫗坐在地上不動聲色地看著,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意i.

 

13、散魂犯小牢獄

鐵柵欄邊的女子們卻一起下跪,莊嚴地把頭磕在地上。

 

14、散魂犯小牢獄

過了一會,艾麗曼的疼痛感消失了,

艾麗曼(憤憤地瞪著老嫗):“婆婆,你這是何意?”

老  嫗:(勉強地笑著):“艾麗曼,你先別怨我,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羅剎絲的首領,惡名遠揚的巨瞳鬼母,我不但搶劫殺人,吃人肉,喝人血,而且我還有個特異功能,我額頭上長著一只巨大的眼睛,只要睜開看誰一眼,這個人就會在世界上永遠消失,F在我把這只巨瞳傳給了你,以后你就是他們的首領——精絕鬼母。骸

艾麗曼:“什么,巨瞳傳給了我?!”邊說邊用手去摸自己的額頭,發覺有一條細細的縫,用力睜開

【特寫】艾麗曼的額頭長出一只巨大的眼睛!艾麗曼急忙用手捂住,驚恐地尖叫起來。

老  嫗:”這只巨瞳在暗無天日的陰曹地府是毫無魔力的,但到了有陽光、月光、火光的地方將威力無窮!,我之所以傳給你,是希望你帶著這些女子們反出陰曹地府。去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否者,誰都無法逃脫我今天的命運”說到此眉頭皺了起來

 

15、散魂犯小牢獄

艾麗曼一看,老婆婆的下半身已經散去,只留上半身。

艾麗曼:“婆婆,你都沒有辦法反出地府,我又如何能夠做到?”

老  嫗:“你不是還有王母娘娘送給你的如意乾坤月光銀鋤嗎?那是藏在你的意識里的,永遠是你的!

艾麗曼:“如意乾坤月光銀鋤?”下意識地用左手一招,手中果然多了一把月色融融的銀鋤。

老  嫗:(這時,老婆婆只剩下一個腦袋):“記住,在這個弱肉強食的  

世界里,善良是毫無用處的,只有實力才是生存的唯一條件……”說完,腦袋也慢慢消失了。

艾麗曼:“婆婆!婆婆i……”

 

16、散魂犯大牢獄

    趴在地上的黑衣女子們,一起高喊:“參見精絕鬼母,”

走廊兩側牢房里也一起喊:“參見精絕鬼母!”

喊聲驚動牢獄外面的鬼獄卒,十幾個鬼獄卒沖進大牢房,用水火棍一陣亂打,邊喊:“安靜,安靜,不許喧嘩,都手抱頭蹲下,!”

 

17、散魂犯小牢獄

   幾個鬼獄卒沖進小牢房,向艾麗曼打來,。艾麗曼用銀鋤一揮,轟隆一聲巨響,整個牢房晃動起來。牢房的鐵柵欄全部斷裂,落在地上。

那十幾個鬼獄卒被一陣疾風吹倒在走廊里,被走廊兩側牢房沖出來的黑衣女子打倒。

 

18、散魂犯牢獄

眾女子們擺脫羈絆,群情激昂,一起跪拜:“參見精絕鬼母!”氣勢之雄,震撼地府,

艾麗曼:“姐妹們,巨瞳婆婆說的不錯,如果我們就這樣坐以待斃,誰也逃脫不了被散魂的下場。為今之計,只有眾姐妹齊心協力,反出陰曹地府,回陽間去創造我們自己想過的那種不受壓迫,不受凌辱,自由平等,豐衣足食的生活。不知眾姐妹可否愿意?”

 眾女子:“愿追隨精絕鬼母,謹遵軍令,反出地府,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艾麗曼:“只是我至從下地府以來就受管制,對地府情形知之甚少,不知那位姐妹知曉,還望告知,以便策劃攻略!

 

19、散魂犯牢獄

青  鸞:“稟告姐姐,在下青鸞,原為巨瞳鬼母麾下大將,曾跟隨巨瞳鬼母為鬼警,對地府情形有所了解!

艾麗曼:“哦,甚好!愿聞其詳”

青  鸞:“這陰曹地府分為十層,被十位鬼王統治著,第一位是掌生死的秦廣王,坐守生死殿。第二位是掌管十六個小地獄的楚江王,坐守冰獄殿。第三位也是掌管十六個小地獄的宋帝王,坐守火獄殿。第四位是掌管血池大地獄的五官王,坐守血池殿。第五位是掌管萬物輪回的閻羅王。坐守閻羅殿殿。.第六位是掌管大叫喚地獄的卞城王,坐守怨念殿。第七位是掌管重力地獄的泰山王,坐守泰山殿。第八位是掌管油鍋大地獄的都市王,坐守忠孝殿。第九位是掌管阿鼻地獄的平等王,坐守恐懼殿。第十位是掌管無間地獄的轉輪王。坐守善惡殿。

艾麗曼:“我等現在所處的位置在何處?”

青  鸞:“我等現在的位置處于最底層,屬無間地獄的轉輪王管轄,這

個監區分為三個牢獄,中間是我們散魂獄,左邊是怨婦獄,關押那些生前被男人拋棄而自縊身亡的怨婦們。右邊是怪蛇窟,這怪蛇原屬羅剎的一支隊伍,由巨瞳鬼母麾下的紫風妹妹指揮,我們被關押后這些怪蛇,也被集中關押在蛇窟里!

艾麗曼:“我們若反出陰曹地府,當從何處攻打方能出去?”

青  鸞:“這地府是一個巨大的隧洞,只能從最底層,一層一層打過去,渡過奈何河,從黃泉路回到陽間。

艾麗曼:“看來我們是華山天險——一條路,只有拼死一搏了,眾姐妹怕否?”

眾女子:“不怕,愿隨首領拼死搏殺,反出地府!”

艾麗曼:“好,青鸞妹妹,你帶人速去打開怨婦獄,放出那些怨婦。一起造反,以壯聲威,!”

青  鸞:“諾!”

艾麗曼:“紫風”

紫  風:“在”

艾麗曼:“你去吧怪蛇放出來,指揮它們,配合大家向前,層層進攻!”

紫  風:“諾”

艾麗曼:“其他大部隊原由誰指揮?”

紅  鶯:“我,紅鶯,指揮左隊!

綠  鵲:“我。綠鵲,指揮右隊,

艾麗曼:“好,你二人帶領大隊跟隨我左右,合力向前攻打,不得后退!”

紅鶯,綠鵲:“諾!”

艾麗曼:“行動!”說完一揮銀鋤,只聽“轟隆”一聲散魂獄緊閉的大鐵門倒塌了,黑衣女子吶喊者涌出牢獄。

 

20,散魂獄外

   散魂獄外眾多鬼獄卒大喊:“散魂獄暴動啦!,散魂獄暴動啦!”成群結隊地拿著各種兵器沖過來阻擋。

 

21、散魂犯牢獄    

艾麗曼:“看來我們是華山天險——一條路,只有拼死一搏了,眾姐妹怕否?”

眾女子:“不怕,愿隨首領拼死搏殺,反出地府!”

艾麗曼:“好,青鸞妹妹,你帶人速去打開怨婦獄,放出那些怨婦。一起造反,以壯聲威,!”

青  鸞:“諾!”

艾麗曼:“紫風”

紫  風:“在”

艾麗曼:“你去吧怪蛇放出來,指揮它們,配合大家向前,層層進攻!”

紫  風:“諾”

艾麗曼:“其他大部隊原由誰指揮?”

紅  鶯:“我,紅鶯,指揮左隊!

綠  鵲:“我。綠鵲,指揮右隊,

艾麗曼:“好,你二人帶領大隊跟隨我左右,合力向前攻打,不得后退!”

紅鶯,綠鵲:“諾!”

艾麗曼:“行動!”說完一揮銀鋤,只聽“轟隆”一聲散魂獄緊閉的大鐵門倒塌了,黑衣女子吶喊者涌出牢獄。

 

22、散魂獄外

   散魂獄外眾多鬼獄卒大喊:“散魂獄暴動啦!,散魂獄暴動啦!”成群結隊地拿著各種兵器沖過來阻擋。

 

23、散魂獄哇外

艾麗曼。開始揮動左臂,“嗡嗡”的鳳鳴聲響起,越想越大,振聾發聵,頓時空穴來風,疾猛狂烈,骨山被摧毀,骨架橫飛,血河掀起巨浪,洶涌澎湃,鬼獄卒像紙片一樣被吹走,滿天飄著骷髏,骨架、腸肚、五臟……

 

24、善惡殿

轉輪王歇斯底里地大喊:“快,調集鬼警部隊鎮壓!,再去其他殿搬取救兵,決不能讓他們沖出善惡殿!”

 

25、善惡殿外

一隊紅發綠眼,面黑如漆的羅剎娑在善惡殿通道上用盾牌筑起防御陣地,同時,弓箭手射出一排排銷魂箭,

疾風呼嘯,越刮越猛,那箭鏃沒射多遠紛紛被風吹回來。同時,無數骷髏、骨架。五臟,夾著亂七八糟的物件,劈頭蓋腦地砸過來,鬼警羅剎娑被砸的嚎叫不已。

 

26、善惡殿外通道

紫風“嗚嗚嚶嚶”地吹起一支洞簫,無數雞冠蛇昂著頭,吐著信子向鬼警部隊游走過來。

 

27、善惡殿通道

    鬼警羅剎娑見毒蛇攻過來,驚恐地尖叫著紛紛棄陣而逃,

艾麗曼大喊:“沖出去!”黑衣女子以及眾多怨婦吶喊者沖過第一道防線。

 

28、地獄通道

第二批鬼警羅剎娑沖上來組成第二道防線。這時,坐守冰獄殿的楚江王,、坐守火獄殿的宋帝王,掌管血池大地獄的五官王,一起趕來增援。宋帝王見毒蛇攻來,急忙口吐烈焰,頓時,地獄通道燃起熊熊大火直向艾麗曼和羅剎絲撲來。

那些毒蛇見了,扭頭向后逃跑,

艾麗曼輪動左臂,狂風再起,烈焰被風吹得向鬼警陣地燒過來,宋帝王急忙住嘴將火收回。

艾麗曼策動部眾再次發起沖鋒,吶喊著向第二道防線攻擊過來。

 

29、地獄通道

通道的第二道防線上掌管血池大地獄的五官王和坐守冰獄殿的楚江王對望了一眼,五官王取出一只金缽向下一扣,從金缽涌出一股血水,直向艾麗曼的部眾淹過來。同時,坐守冰獄殿的楚江王鼓起腮幫子吹出一陣極寒的冷風,血水遇寒結成冰,一步步向艾麗曼等壓過來,

 

30、地獄通道

血冰向前緊逼……黑衣女子們向后退卻,……蛇群向后亂竄……

艾麗曼大叫一聲,舉起銀鋤,用力向血冰砸去,“咔嚓嚓”一聲爆響,血冰被砸成碎塊。

艾麗曼揮動左臂,將血塊掀起漫天冰雹,向鬼警羅剎娑和鬼王們砸下來,嚇的鬼警羅剎娑和鬼王們抱頭鼠竄。

艾麗曼的部眾們,發出一陣歡呼,同時追擊過來

 

31、地獄通道

   鬼警羅剎娑和鬼王們正在逃跑,這時,掌管重力地獄的泰山王趕過來,喊了一聲:“看我的!”緊接著長袖一甩,一座鐵山從袖子里飛出,“咚”的一聲落在地獄通道中間,那鐵山越長越大,剎那間將地獄通道堵得嚴嚴實實,把艾麗曼和他的部眾們全部封死在地獄通道里

   紅鶯綠鵲帶領羅剎絲追到山下,停了下來,望著被堵住的鐵山不知所措。

   艾麗曼來到山下,說:“大家退后!”眾人退后,艾麗曼揮起銀鋤向大山砸去,大山響起“鐺鐺”的金屬聲,卻紋絲不動。又連連砸了幾次,,大山巋然不動。艾麗曼長嘆一聲:“苦也苦也,此乃一座鐵山,我們被困于此,如何是好!”

 

32、地獄通道里

頓時一種沮喪之氣在隊里漫然開來,大家垂頭喪氣地坐在地上嘆氣,艾麗曼也不知如何是好。

 

33、地獄通道里

     青鸞和紫風在地獄通道里到處找路,通道兩側都是巖石,無路可循,青鸞拾起一根鐵棍向洞頂戳去,有一處漏下土來,

青  鸞:(驚喜若狂)“姐姐,姐姐,真是天無絕人之路,天無絕人 之路呀!”

艾麗曼:“青鸞,快說,路在何處?”

青  鸞:剛才我和紫鳳都看過了,四周都是巖石,唯有洞頂一處是泥土,我們何不從哪里挖掘通洞,直去陽間“”

艾麗曼:“甚好,走,看看去!”

 

34、地獄通道里

    眾人來到青鸞所說的地方,

青  鸞:(用鐵棍搗搗洞頂):“看,就這里”

艾麗曼:“大家散開!”

等大家散開后,艾麗曼揮動銀鋤向洞頂挖去,只聽“嘩啦”一聲,洞頂落下一大堆土石,

艾麗曼;“哈哈哈哈,上蒼有眼,天不滅皇,果真是峰回路轉,絕處逢生呀!”

眾人歡呼起來:“嗷,我們得救啦!我們得救啦!”

艾麗曼:‘紅鶯,綠鵲,速速帶領大家搬石運土,青鸞紫風,隨我繼續向上挖掘!’(切光)

 

35、精絕國境內荒原   日 外

    精絕國境內的一處荒原,沙丘連綿,野草叢生,狐兔亂竄。突然,大地晃動起來,一處地皮向下塌陷,轟隆一聲,現出一個大洞,繼而,艾麗曼帶著眾鬼兵、怪蛇;一起冒出地面,一起歡呼:“人間,我們來了!

 

36、精絕國     日  外

【畫外音】“……就這樣,他們打通了陰曹地府和人間的通道,艾麗曼帶著一群羅剎絲和怨婦的魂靈來到人間。艾麗曼經歷了天堂、人間、地獄的種種磨難,再也不是那個善良、賦予同情心,有正義感,愛打抱不平的姑娘了,變成一個兇狠毒辣的大魔頭。她在尼雅河畔(民豐縣境內)建立了精絕國。由于他們來自鬼洞,就自稱鬼洞族,對內自稱精絕鬼母,對外稱自己是精絕校尉。仗著武力和魔法四處擴張挑起戰火。剿滅了周邊五六個小國,每每消滅一個小國,便把那里的婦女、兒童、老弱病殘者全部殺死,或生食,或腌制成肉干,以備冬天享用,而把青壯男子霸占為面首。成為當時西域人人談之色變的精絕鬼國,”

 第六集

 

1、散魂犯小牢獄

    不知過了多久,牢獄的門被打開了,兩個鬼獄卒用擔架抬著奄奄一息的老嫗進來,把老嫗倒在地上,拉著擔架走了,

    艾麗曼急忙爬到老嫗身邊:“婆婆,婆婆!”

老嫗沒有絲毫反應。

 

2、散魂犯大牢獄

    這時,柵欄那邊的大牢房里那兩個女子又爬了過來,

兩女子:“姐姐,婆婆她怎么樣了?”

艾麗曼(用手指試了一下老嫗的呼吸):“還活著,,恐怕不會太久了!

兩女子(“嗚嗚”地哭起來,邊哭邊說):“鬼母,鬼母,你的魂如果散了,我們這幾百個姐妹該怎么辦呀!”

這一說不打緊,整個大牢房的黑衣女子都哭起來。

 

3、散魂犯小牢獄

艾麗曼:“妹妹,這婆婆是誰?你們又是什么人?”

女子乙:“我們是羅剎,婆婆就是我們的首領!!

艾麗曼:“羅剎?羅剎是什么?”

    女子乙正要細說,女子甲推了女子乙一把,女子乙急忙住嘴。

   這時,白發婆婆突然渾身顫抖起來,囈語:“冷……冷……”

   艾麗曼急忙把白發婆婆緊緊摟在懷里……

   兩個黑衣女子對望了一眼。

 

4、散魂犯小牢獄

不知過了多久,老嫗在艾麗曼懷里睜開眼,直楞楞地看著艾麗曼,艾麗曼對白發婆婆嫣然一笑,

老 嫗:“你是誰?”

艾麗曼:“婆婆別說話,你剛受了刑!得靜養”

老  嫗:“你是誰?”

艾麗曼:“我,……我叫艾麗曼!

老  嫗:“艾麗曼?……這是散魂獄,你怎么會在這里?!”

艾麗曼:“我,……實在難以啟齒……婆婆,你們怎么被關在這里?什么是羅剎?……”

老  嫗(突然伸手掐著艾麗曼的脖子,兇狠地問):“說!誰派你來的?!”

艾麗曼(艱難地):“你……你松手,沒,沒,沒人派我……”

老  嫗:“不說,我掐死你!”

艾麗曼::“真的……真的……”

這時,牢門開了,幾個鬼獄卒從走廊向小牢房里走來,老嫗急忙松手。

艾麗曼不停地咳嗽著……

進來幾個鬼獄卒,其中一個喊道:“艾麗曼,過堂!”

艾麗曼放下白發婆婆,站起身來,被鬼獄卒押出牢房。

 

5、散魂犯大牢獄走廊

鬼獄卒押著艾麗曼經過走廊,兩側柵欄里的黑衣女子們,都向她招手,集體跺腳,發出有節奏的“咚咚”聲。

 

6、地獄

   一口大鍋里裝滿了滾燙的油,鍋下爐火正旺,兩個獄卒抬起艾麗曼,向油鍋里丟去,艾麗曼慘叫!【切光】

 

7、散魂犯小牢獄

艾麗曼慢慢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老嫗的懷里。老嫗正用舌頭在舔她手臂,奇怪的是,原被炸焦的肌膚經他一舔,竟然完好如初。

艾麗曼:(感激地):“婆婆,謝謝你……”

老  嫗:“哎,孩子,你犯了什么罪,他們竟然這樣折磨你?”

艾麗曼:“我……我……我咬斷了閻羅王孫子的舌頭……”

老  嫗:(仔細打量艾麗曼一會,自言自語)“男俊一身害,女俊一身禍呀! 你生前是何人,為何如此年輕就被下到這陰曹地府來受苦?”

艾麗曼:“我本是桃花仙子的女兒,王母娘娘的貼身侍女,因打抱不平懲治惡神闖了禍,被流放到大漠看守寶庫,又因被奸人所騙,陷入情網,丟失寶庫,以至于此!

老  嫗:“哦,難怪,難怪,常言說‘好人命不長,惡人活千年’孩子,你之所以會落得如此下場,完全是因為你長得太美,而且又太善良的緣故。是啊,女人都愿意自己有美的相貌,美的身材,認為那是上天賜的資本和財富?捎钟姓l知道,那也是禍事的根苗?世人都說善良是一種美德,可誰又知道,善良恰恰又是惡人利用的弱點呢?你看看這散魂獄關押的女子,哪一個不是國色天香?再看看古往今來,哪一個美女又有過好下場?不論天宮、人間、陰曹地府盡皆如此呀!……”

艾麗曼:“婆婆,請恕我的好奇,不知婆婆和這眾多姐妹何以都關在這散魂獄?這可是地獄中懲治罪大惡極的重犯犯人的地方呀!”

老  嫗:“我們是羅剎絲,他們都是我的弟子,也就是你說的是地獄中被懲治的重犯犯人。至于是不是罪大惡極,就得先問問你自己,你罪大惡極嗎?”

艾麗曼:“我何罪之有?罪大惡極更無從說起?”

老  嫗:“是呀?我們羅剎原來是陽間的一個古老的雅利安人部落。男性叫羅剎娑,女性叫羅剎絲。住在古印度東部。由于羅剎娑紅發,綠眼,黑臉黑身又不忌諱吃人肉,被世間稱為惡魔。天宮怕我們禍害人間,就派太白金星下凡將我們招安。集體調到陰曹地府擔任鬼警,職司鎮壓和懲罰罪人。羅剎雖然男性丑惡,女性卻貌美若仙,所以經常遭受陰曹地府上至鬼王、下至各級鬼吏的奸淫、強暴。我們不堪受此大辱,便密謀反出地府,回陽間去過自由自在的生活。誰曾想被閻羅王的密探發現,將我們集體囚禁在散魂獄,企圖讓我們的魂靈永遠消失……!

     正說間,牢門被打開,那老嫗突然住嘴,只是惡狠狠地瞪著鬼獄卒。

兩個鬼獄卒二話不說,進來將老嫗拖走.

 

8、地獄

 【畫外音】就這樣,艾麗曼和那個老婆婆在散魂獄里輪番受到各種殘酷的刑法的折磨,于是,兩人互相幫助,互相安慰,逐漸相互取得了信任,結成了友誼。

【畫面1】兩個鬼獄卒用一把大鋸,把老嫗鋸成一截一截……

【畫面2】牢房里艾麗曼把鋸開的身體一節節地對在一起,老嫗又活了過來

 

9、地獄

【畫面3】蛇窟里萬蛇抬著頭吐著信子,兩個鬼獄卒抬著艾麗曼丟進蛇窟,無數蛇爬滿艾麗曼全身……

【畫面4】牢房里,老嫗蘸著自己的口水為艾麗曼治療蛇傷……

 

10、散魂犯小牢獄

   牢門再次被打開,兩個鬼獄卒把奄奄一息的老嫗丟在地上走了。

   艾麗曼爬到老嫗身邊,將老嫗的頭枕在自己的大腿上,喊著:“婆婆,婆婆!你醒醒,你醒醒……”

 

11、散魂犯大牢獄

大牢房的女子們都趴在鐵柵欄上焦急地地喊:“首領,首領!……”有的女子竟然嗚嗚地痛哭起來。

 

12、散魂犯小牢獄

老  嫗:(慢慢睜開眼睛):“……艾麗曼,我的大限到了,你看我的雙腳已經散去了”,

艾麗曼一看,婆婆的雙腳果真不見了,正要尖叫,被老嫗制止,

老  嫗:“我的時間不多了,你扶我坐起來”

艾麗曼扶老嫗坐起來,老嫗乘艾麗曼沒有防備,抱住她的頭,猛地用前額向艾麗曼的前額磕去,只聽“咚”的一聲,艾麗曼頓時頭破血流。

艾麗曼:“婆婆你?!……”繼而一陣鉆心的痛襲來,痛的艾麗曼抱著腦袋在地上打滾,那老嫗坐在地上不動聲色地看著,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意i.

 

13、散魂犯小牢獄

鐵柵欄邊的女子們卻一起下跪,莊嚴地把頭磕在地上。

 

14、散魂犯小牢獄

過了一會,艾麗曼的疼痛感消失了,

艾麗曼(憤憤地瞪著老嫗):“婆婆,你這是何意?”

老  嫗:(勉強地笑著):“艾麗曼,你先別怨我,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羅剎絲的首領,惡名遠揚的巨瞳鬼母,我不但搶劫殺人,吃人肉,喝人血,而且我還有個特異功能,我額頭上長著一只巨大的眼睛,只要睜開看誰一眼,這個人就會在世界上永遠消失,F在我把這只巨瞳傳給了你,以后你就是他們的首領——精絕鬼母。骸

艾麗曼:“什么,巨瞳傳給了我?!”邊說邊用手去摸自己的額頭,發覺有一條細細的縫,用力睜開

【特寫】艾麗曼的額頭長出一只巨大的眼睛!艾麗曼急忙用手捂住,驚恐地尖叫起來。

老  嫗:”這只巨瞳在暗無天日的陰曹地府是毫無魔力的,但到了有陽光、月光、火光的地方將威力無窮!,我之所以傳給你,是希望你帶著這些女子們反出陰曹地府。去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否者,誰都無法逃脫我今天的命運”說到此眉頭皺了起來

 

15、散魂犯小牢獄

艾麗曼一看,老婆婆的下半身已經散去,只留上半身。

艾麗曼:“婆婆,你都沒有辦法反出地府,我又如何能夠做到?”

老  嫗:“你不是還有王母娘娘送給你的如意乾坤月光銀鋤嗎?那是藏在你的意識里的,永遠是你的!

艾麗曼:“如意乾坤月光銀鋤?”下意識地用左手一招,手中果然多了一把月色融融的銀鋤。

老  嫗:(這時,老婆婆只剩下一個腦袋):“記住,在這個弱肉強食的  

世界里,善良是毫無用處的,只有實力才是生存的唯一條件……”說完,腦袋也慢慢消失了。

艾麗曼:“婆婆!婆婆i……”

 

16、散魂犯大牢獄

    趴在地上的黑衣女子們,一起高喊:“參見精絕鬼母,”

走廊兩側牢房里也一起喊:“參見精絕鬼母!”

喊聲驚動牢獄外面的鬼獄卒,十幾個鬼獄卒沖進大牢房,用水火棍一陣亂打,邊喊:“安靜,安靜,不許喧嘩,都手抱頭蹲下,!”

 

17、散魂犯小牢獄

   幾個鬼獄卒沖進小牢房,向艾麗曼打來,。艾麗曼用銀鋤一揮,轟隆一聲巨響,整個牢房晃動起來。牢房的鐵柵欄全部斷裂,落在地上。

那十幾個鬼獄卒被一陣疾風吹倒在走廊里,被走廊兩側牢房沖出來的黑衣女子打倒。

 

18、散魂犯牢獄

眾女子們擺脫羈絆,群情激昂,一起跪拜:“參見精絕鬼母!”氣勢之雄,震撼地府,

艾麗曼:“姐妹們,巨瞳婆婆說的不錯,如果我們就這樣坐以待斃,誰也逃脫不了被散魂的下場。為今之計,只有眾姐妹齊心協力,反出陰曹地府,回陽間去創造我們自己想過的那種不受壓迫,不受凌辱,自由平等,豐衣足食的生活。不知眾姐妹可否愿意?”

 眾女子:“愿追隨精絕鬼母,謹遵軍令,反出地府,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艾麗曼:“只是我至從下地府以來就受管制,對地府情形知之甚少,不知那位姐妹知曉,還望告知,以便策劃攻略!

 

19、散魂犯牢獄

青  鸞:“稟告姐姐,在下青鸞,原為巨瞳鬼母麾下大將,曾跟隨巨瞳鬼母為鬼警,對地府情形有所了解!

艾麗曼:“哦,甚好!愿聞其詳”

青  鸞:“這陰曹地府分為十層,被十位鬼王統治著,第一位是掌生死的秦廣王,坐守生死殿。第二位是掌管十六個小地獄的楚江王,坐守冰獄殿。第三位也是掌管十六個小地獄的宋帝王,坐守火獄殿。第四位是掌管血池大地獄的五官王,坐守血池殿。第五位是掌管萬物輪回的閻羅王。坐守閻羅殿殿。.第六位是掌管大叫喚地獄的卞城王,坐守怨念殿。第七位是掌管重力地獄的泰山王,坐守泰山殿。第八位是掌管油鍋大地獄的都市王,坐守忠孝殿。第九位是掌管阿鼻地獄的平等王,坐守恐懼殿。第十位是掌管無間地獄的轉輪王。坐守善惡殿。

艾麗曼:“我等現在所處的位置在何處?”

青  鸞:“我等現在的位置處于最底層,屬無間地獄的轉輪王管轄,這

個監區分為三個牢獄,中間是我們散魂獄,左邊是怨婦獄,關押那些生前被男人拋棄而自縊身亡的怨婦們。右邊是怪蛇窟,這怪蛇原屬羅剎的一支隊伍,由巨瞳鬼母麾下的紫風妹妹指揮,我們被關押后這些怪蛇,也被集中關押在蛇窟里!

艾麗曼:“我們若反出陰曹地府,當從何處攻打方能出去?”

青  鸞:“這地府是一個巨大的隧洞,只能從最底層,一層一層打過去,渡過奈何河,從黃泉路回到陽間。

艾麗曼:“看來我們是華山天險——一條路,只有拼死一搏了,眾姐妹怕否?”

眾女子:“不怕,愿隨首領拼死搏殺,反出地府!”

艾麗曼:“好,青鸞妹妹,你帶人速去打開怨婦獄,放出那些怨婦。一起造反,以壯聲威,!”

青  鸞:“諾!”

艾麗曼:“紫風”

紫  風:“在”

艾麗曼:“你去吧怪蛇放出來,指揮它們,配合大家向前,層層進攻!”

紫  風:“諾”

艾麗曼:“其他大部隊原由誰指揮?”

紅  鶯:“我,紅鶯,指揮左隊!

綠  鵲:“我。綠鵲,指揮右隊,

艾麗曼:“好,你二人帶領大隊跟隨我左右,合力向前攻打,不得后退!”

紅鶯,綠鵲:“諾!”

艾麗曼:“行動!”說完一揮銀鋤,只聽“轟隆”一聲散魂獄緊閉的大鐵門倒塌了,黑衣女子吶喊者涌出牢獄。

 

20,散魂獄外

   散魂獄外眾多鬼獄卒大喊:“散魂獄暴動啦!,散魂獄暴動啦!”成群結隊地拿著各種兵器沖過來阻擋。

 

21、散魂犯牢獄    

艾麗曼:“看來我們是華山天險——一條路,只有拼死一搏了,眾姐妹怕否?”

眾女子:“不怕,愿隨首領拼死搏殺,反出地府!”

艾麗曼:“好,青鸞妹妹,你帶人速去打開怨婦獄,放出那些怨婦。一起造反,以壯聲威,!”

青  鸞:“諾!”

艾麗曼:“紫風”

紫  風:“在”

艾麗曼:“你去吧怪蛇放出來,指揮它們,配合大家向前,層層進攻!”

紫  風:“諾”

艾麗曼:“其他大部隊原由誰指揮?”

紅  鶯:“我,紅鶯,指揮左隊!

綠  鵲:“我。綠鵲,指揮右隊,

艾麗曼:“好,你二人帶領大隊跟隨我左右,合力向前攻打,不得后退!”

紅鶯,綠鵲:“諾!”

艾麗曼:“行動!”說完一揮銀鋤,只聽“轟隆”一聲散魂獄緊閉的大鐵門倒塌了,黑衣女子吶喊者涌出牢獄。

 

22、散魂獄外

   散魂獄外眾多鬼獄卒大喊:“散魂獄暴動啦!,散魂獄暴動啦!”成群結隊地拿著各種兵器沖過來阻擋。

 

23、散魂獄哇外

艾麗曼。開始揮動左臂,“嗡嗡”的鳳鳴聲響起,越想越大,振聾發聵,頓時空穴來風,疾猛狂烈,骨山被摧毀,骨架橫飛,血河掀起巨浪,洶涌澎湃,鬼獄卒像紙片一樣被吹走,滿天飄著骷髏,骨架、腸肚、五臟……

 

24、善惡殿

轉輪王歇斯底里地大喊:“快,調集鬼警部隊鎮壓!,再去其他殿搬取救兵,決不能讓他們沖出善惡殿!”

 

25、善惡殿外

一隊紅發綠眼,面黑如漆的羅剎娑在善惡殿通道上用盾牌筑起防御陣地,同時,弓箭手射出一排排銷魂箭,

疾風呼嘯,越刮越猛,那箭鏃沒射多遠紛紛被風吹回來。同時,無數骷髏、骨架。五臟,夾著亂七八糟的物件,劈頭蓋腦地砸過來,鬼警羅剎娑被砸的嚎叫不已。

 

26、善惡殿外通道

紫風“嗚嗚嚶嚶”地吹起一支洞簫,無數雞冠蛇昂著頭,吐著信子向鬼警部隊游走過來。

 

27、善惡殿通道

    鬼警羅剎娑見毒蛇攻過來,驚恐地尖叫著紛紛棄陣而逃,

艾麗曼大喊:“沖出去!”黑衣女子以及眾多怨婦吶喊者沖過第一道防線。

 

28、地獄通道

第二批鬼警羅剎娑沖上來組成第二道防線。這時,坐守冰獄殿的楚江王,、坐守火獄殿的宋帝王,掌管血池大地獄的五官王,一起趕來增援。宋帝王見毒蛇攻來,急忙口吐烈焰,頓時,地獄通道燃起熊熊大火直向艾麗曼和羅剎絲撲來。

那些毒蛇見了,扭頭向后逃跑,

艾麗曼輪動左臂,狂風再起,烈焰被風吹得向鬼警陣地燒過來,宋帝王急忙住嘴將火收回。

艾麗曼策動部眾再次發起沖鋒,吶喊著向第二道防線攻擊過來。

 

29、地獄通道

通道的第二道防線上掌管血池大地獄的五官王和坐守冰獄殿的楚江王對望了一眼,五官王取出一只金缽向下一扣,從金缽涌出一股血水,直向艾麗曼的部眾淹過來。同時,坐守冰獄殿的楚江王鼓起腮幫子吹出一陣極寒的冷風,血水遇寒結成冰,一步步向艾麗曼等壓過來,

 

30、地獄通道

血冰向前緊逼……黑衣女子們向后退卻,……蛇群向后亂竄……

艾麗曼大叫一聲,舉起銀鋤,用力向血冰砸去,“咔嚓嚓”一聲爆響,血冰被砸成碎塊。

艾麗曼揮動左臂,將血塊掀起漫天冰雹,向鬼警羅剎娑和鬼王們砸下來,嚇的鬼警羅剎娑和鬼王們抱頭鼠竄。

艾麗曼的部眾們,發出一陣歡呼,同時追擊過來

 

31、地獄通道

   鬼警羅剎娑和鬼王們正在逃跑,這時,掌管重力地獄的泰山王趕過來,喊了一聲:“看我的!”緊接著長袖一甩,一座鐵山從袖子里飛出,“咚”的一聲落在地獄通道中間,那鐵山越長越大,剎那間將地獄通道堵得嚴嚴實實,把艾麗曼和他的部眾們全部封死在地獄通道里

   紅鶯綠鵲帶領羅剎絲追到山下,停了下來,望著被堵住的鐵山不知所措。

   艾麗曼來到山下,說:“大家退后!”眾人退后,艾麗曼揮起銀鋤向大山砸去,大山響起“鐺鐺”的金屬聲,卻紋絲不動。又連連砸了幾次,,大山巋然不動。艾麗曼長嘆一聲:“苦也苦也,此乃一座鐵山,我們被困于此,如何是好!”

 

32、地獄通道里

頓時一種沮喪之氣在隊里漫然開來,大家垂頭喪氣地坐在地上嘆氣,艾麗曼也不知如何是好。

 

33、地獄通道里

     青鸞和紫風在地獄通道里到處找路,通道兩側都是巖石,無路可循,青鸞拾起一根鐵棍向洞頂戳去,有一處漏下土來,

青  鸞:(驚喜若狂)“姐姐,姐姐,真是天無絕人之路,天無絕人 之路呀!”

艾麗曼:“青鸞,快說,路在何處?”

青  鸞:剛才我和紫鳳都看過了,四周都是巖石,唯有洞頂一處是泥土,我們何不從哪里挖掘通洞,直去陽間“”

艾麗曼:“甚好,走,看看去!”

 

34、地獄通道里

    眾人來到青鸞所說的地方,

青  鸞:(用鐵棍搗搗洞頂):“看,就這里”

艾麗曼:“大家散開!”

等大家散開后,艾麗曼揮動銀鋤向洞頂挖去,只聽“嘩啦”一聲,洞頂落下一大堆土石,

艾麗曼;“哈哈哈哈,上蒼有眼,天不滅皇,果真是峰回路轉,絕處逢生呀!”

眾人歡呼起來:“嗷,我們得救啦!我們得救啦!”

艾麗曼:‘紅鶯,綠鵲,速速帶領大家搬石運土,青鸞紫風,隨我繼續向上挖掘!’(切光)

 

35、精絕國境內荒原   日 外

    精絕國境內的一處荒原,沙丘連綿,野草叢生,狐兔亂竄。突然,大地晃動起來,一處地皮向下塌陷,轟隆一聲,現出一個大洞,繼而,艾麗曼帶著眾鬼兵、怪蛇;一起冒出地面,一起歡呼:“人間,我們來了!

 

36、精絕國     日  外

【畫外音】“……就這樣,他們打通了陰曹地府和人間的通道,艾麗曼帶著一群羅剎絲和怨婦的魂靈來到人間。艾麗曼經歷了天堂、人間、地獄的種種磨難,再也不是那個善良、賦予同情心,有正義感,愛打抱不平的姑娘了,變成一個兇狠毒辣的大魔頭。她在尼雅河畔(民豐縣境內)建立了精絕國。由于他們來自鬼洞,就自稱鬼洞族,對內自稱精絕鬼母,對外稱自己是精絕校尉。仗著武力和魔法四處擴張挑起戰火。剿滅了周邊五六個小國,每每消滅一個小國,便把那里的婦女、兒童、老弱病殘者全部殺死,或生食,或腌制成肉干,以備冬天享用,而把青壯男子霸占為面首。成為當時西域人人談之色變的精絕鬼國,”

 第六集

 

1、散魂犯小牢獄

    不知過了多久,牢獄的門被打開了,兩個鬼獄卒用擔架抬著奄奄一息的老嫗進來,把老嫗倒在地上,拉著擔架走了,

    艾麗曼急忙爬到老嫗身邊:“婆婆,婆婆!”

老嫗沒有絲毫反應。

 

2、散魂犯大牢獄

    這時,柵欄那邊的大牢房里那兩個女子又爬了過來,

兩女子:“姐姐,婆婆她怎么樣了?”

艾麗曼(用手指試了一下老嫗的呼吸):“還活著,,恐怕不會太久了!

兩女子(“嗚嗚”地哭起來,邊哭邊說):“鬼母,鬼母,你的魂如果散了,我們這幾百個姐妹該怎么辦呀!”

這一說不打緊,整個大牢房的黑衣女子都哭起來。

 

3、散魂犯小牢獄

艾麗曼:“妹妹,這婆婆是誰?你們又是什么人?”

女子乙:“我們是羅剎,婆婆就是我們的首領!!

艾麗曼:“羅剎?羅剎是什么?”

    女子乙正要細說,女子甲推了女子乙一把,女子乙急忙住嘴。

   這時,白發婆婆突然渾身顫抖起來,囈語:“冷……冷……”

   艾麗曼急忙把白發婆婆緊緊摟在懷里……

   兩個黑衣女子對望了一眼。

 

4、散魂犯小牢獄

不知過了多久,老嫗在艾麗曼懷里睜開眼,直楞楞地看著艾麗曼,艾麗曼對白發婆婆嫣然一笑,

老 嫗:“你是誰?”

艾麗曼:“婆婆別說話,你剛受了刑!得靜養”

老  嫗:“你是誰?”

艾麗曼:“我,……我叫艾麗曼!

老  嫗:“艾麗曼?……這是散魂獄,你怎么會在這里?!”

艾麗曼:“我,……實在難以啟齒……婆婆,你們怎么被關在這里?什么是羅剎?……”

老  嫗(突然伸手掐著艾麗曼的脖子,兇狠地問):“說!誰派你來的?!”

艾麗曼(艱難地):“你……你松手,沒,沒,沒人派我……”

老  嫗:“不說,我掐死你!”

艾麗曼::“真的……真的……”

這時,牢門開了,幾個鬼獄卒從走廊向小牢房里走來,老嫗急忙松手。

艾麗曼不停地咳嗽著……

進來幾個鬼獄卒,其中一個喊道:“艾麗曼,過堂!”

艾麗曼放下白發婆婆,站起身來,被鬼獄卒押出牢房。

 

5、散魂犯大牢獄走廊

鬼獄卒押著艾麗曼經過走廊,兩側柵欄里的黑衣女子們,都向她招手,集體跺腳,發出有節奏的“咚咚”聲。

 

6、地獄

   一口大鍋里裝滿了滾燙的油,鍋下爐火正旺,兩個獄卒抬起艾麗曼,向油鍋里丟去,艾麗曼慘叫!【切光】

 

7、散魂犯小牢獄

艾麗曼慢慢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老嫗的懷里。老嫗正用舌頭在舔她手臂,奇怪的是,原被炸焦的肌膚經他一舔,竟然完好如初。

艾麗曼:(感激地):“婆婆,謝謝你……”

老  嫗:“哎,孩子,你犯了什么罪,他們竟然這樣折磨你?”

艾麗曼:“我……我……我咬斷了閻羅王孫子的舌頭……”

老  嫗:(仔細打量艾麗曼一會,自言自語)“男俊一身害,女俊一身禍呀! 你生前是何人,為何如此年輕就被下到這陰曹地府來受苦?”

艾麗曼:“我本是桃花仙子的女兒,王母娘娘的貼身侍女,因打抱不平懲治惡神闖了禍,被流放到大漠看守寶庫,又因被奸人所騙,陷入情網,丟失寶庫,以至于此!

老  嫗:“哦,難怪,難怪,常言說‘好人命不長,惡人活千年’孩子,你之所以會落得如此下場,完全是因為你長得太美,而且又太善良的緣故。是啊,女人都愿意自己有美的相貌,美的身材,認為那是上天賜的資本和財富?捎钟姓l知道,那也是禍事的根苗?世人都說善良是一種美德,可誰又知道,善良恰恰又是惡人利用的弱點呢?你看看這散魂獄關押的女子,哪一個不是國色天香?再看看古往今來,哪一個美女又有過好下場?不論天宮、人間、陰曹地府盡皆如此呀!……”

艾麗曼:“婆婆,請恕我的好奇,不知婆婆和這眾多姐妹何以都關在這散魂獄?這可是地獄中懲治罪大惡極的重犯犯人的地方呀!”

老  嫗:“我們是羅剎絲,他們都是我的弟子,也就是你說的是地獄中被懲治的重犯犯人。至于是不是罪大惡極,就得先問問你自己,你罪大惡極嗎?”

艾麗曼:“我何罪之有?罪大惡極更無從說起?”

老  嫗:“是呀?我們羅剎原來是陽間的一個古老的雅利安人部落。男性叫羅剎娑,女性叫羅剎絲。住在古印度東部。由于羅剎娑紅發,綠眼,黑臉黑身又不忌諱吃人肉,被世間稱為惡魔。天宮怕我們禍害人間,就派太白金星下凡將我們招安。集體調到陰曹地府擔任鬼警,職司鎮壓和懲罰罪人。羅剎雖然男性丑惡,女性卻貌美若仙,所以經常遭受陰曹地府上至鬼王、下至各級鬼吏的奸淫、強暴。我們不堪受此大辱,便密謀反出地府,回陽間去過自由自在的生活。誰曾想被閻羅王的密探發現,將我們集體囚禁在散魂獄,企圖讓我們的魂靈永遠消失……!

     正說間,牢門被打開,那老嫗突然住嘴,只是惡狠狠地瞪著鬼獄卒。

兩個鬼獄卒二話不說,進來將老嫗拖走.

 

8、地獄

 【畫外音】就這樣,艾麗曼和那個老婆婆在散魂獄里輪番受到各種殘酷的刑法的折磨,于是,兩人互相幫助,互相安慰,逐漸相互取得了信任,結成了友誼。

【畫面1】兩個鬼獄卒用一把大鋸,把老嫗鋸成一截一截……

【畫面2】牢房里艾麗曼把鋸開的身體一節節地對在一起,老嫗又活了過來

 

9、地獄

【畫面3】蛇窟里萬蛇抬著頭吐著信子,兩個鬼獄卒抬著艾麗曼丟進蛇窟,無數蛇爬滿艾麗曼全身……

【畫面4】牢房里,老嫗蘸著自己的口水為艾麗曼治療蛇傷……

 

10、散魂犯小牢獄

   牢門再次被打開,兩個鬼獄卒把奄奄一息的老嫗丟在地上走了。

   艾麗曼爬到老嫗身邊,將老嫗的頭枕在自己的大腿上,喊著:“婆婆,婆婆!你醒醒,你醒醒……”

 

11、散魂犯大牢獄

大牢房的女子們都趴在鐵柵欄上焦急地地喊:“首領,首領!……”有的女子竟然嗚嗚地痛哭起來。

 

12、散魂犯小牢獄

老  嫗:(慢慢睜開眼睛):“……艾麗曼,我的大限到了,你看我的雙腳已經散去了”,

艾麗曼一看,婆婆的雙腳果真不見了,正要尖叫,被老嫗制止,

老  嫗:“我的時間不多了,你扶我坐起來”

艾麗曼扶老嫗坐起來,老嫗乘艾麗曼沒有防備,抱住她的頭,猛地用前額向艾麗曼的前額磕去,只聽“咚”的一聲,艾麗曼頓時頭破血流。

艾麗曼:“婆婆你?!……”繼而一陣鉆心的痛襲來,痛的艾麗曼抱著腦袋在地上打滾,那老嫗坐在地上不動聲色地看著,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意i.

 

13、散魂犯小牢獄

鐵柵欄邊的女子們卻一起下跪,莊嚴地把頭磕在地上。

 

14、散魂犯小牢獄

過了一會,艾麗曼的疼痛感消失了,

艾麗曼(憤憤地瞪著老嫗):“婆婆,你這是何意?”

老  嫗:(勉強地笑著):“艾麗曼,你先別怨我,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羅剎絲的首領,惡名遠揚的巨瞳鬼母,我不但搶劫殺人,吃人肉,喝人血,而且我還有個特異功能,我額頭上長著一只巨大的眼睛,只要睜開看誰一眼,這個人就會在世界上永遠消失,F在我把這只巨瞳傳給了你,以后你就是他們的首領——精絕鬼母。骸

艾麗曼:“什么,巨瞳傳給了我?!”邊說邊用手去摸自己的額頭,發覺有一條細細的縫,用力睜開

【特寫】艾麗曼的額頭長出一只巨大的眼睛!艾麗曼急忙用手捂住,驚恐地尖叫起來。

老  嫗:”這只巨瞳在暗無天日的陰曹地府是毫無魔力的,但到了有陽光、月光、火光的地方將威力無窮!,我之所以傳給你,是希望你帶著這些女子們反出陰曹地府。去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否者,誰都無法逃脫我今天的命運”說到此眉頭皺了起來

 

15、散魂犯小牢獄

艾麗曼一看,老婆婆的下半身已經散去,只留上半身。

艾麗曼:“婆婆,你都沒有辦法反出地府,我又如何能夠做到?”

老  嫗:“你不是還有王母娘娘送給你的如意乾坤月光銀鋤嗎?那是藏在你的意識里的,永遠是你的!

艾麗曼:“如意乾坤月光銀鋤?”下意識地用左手一招,手中果然多了一把月色融融的銀鋤。

老  嫗:(這時,老婆婆只剩下一個腦袋):“記住,在這個弱肉強食的  

世界里,善良是毫無用處的,只有實力才是生存的唯一條件……”說完,腦袋也慢慢消失了。

艾麗曼:“婆婆!婆婆i……”

 

16、散魂犯大牢獄

    趴在地上的黑衣女子們,一起高喊:“參見精絕鬼母,”

走廊兩側牢房里也一起喊:“參見精絕鬼母!”

喊聲驚動牢獄外面的鬼獄卒,十幾個鬼獄卒沖進大牢房,用水火棍一陣亂打,邊喊:“安靜,安靜,不許喧嘩,都手抱頭蹲下,!”

 

17、散魂犯小牢獄

   幾個鬼獄卒沖進小牢房,向艾麗曼打來,。艾麗曼用銀鋤一揮,轟隆一聲巨響,整個牢房晃動起來。牢房的鐵柵欄全部斷裂,落在地上。

那十幾個鬼獄卒被一陣疾風吹倒在走廊里,被走廊兩側牢房沖出來的黑衣女子打倒。

 

18、散魂犯牢獄

眾女子們擺脫羈絆,群情激昂,一起跪拜:“參見精絕鬼母!”氣勢之雄,震撼地府,

艾麗曼:“姐妹們,巨瞳婆婆說的不錯,如果我們就這樣坐以待斃,誰也逃脫不了被散魂的下場。為今之計,只有眾姐妹齊心協力,反出陰曹地府,回陽間去創造我們自己想過的那種不受壓迫,不受凌辱,自由平等,豐衣足食的生活。不知眾姐妹可否愿意?”

 眾女子:“愿追隨精絕鬼母,謹遵軍令,反出地府,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艾麗曼:“只是我至從下地府以來就受管制,對地府情形知之甚少,不知那位姐妹知曉,還望告知,以便策劃攻略!

 

19、散魂犯牢獄

青  鸞:“稟告姐姐,在下青鸞,原為巨瞳鬼母麾下大將,曾跟隨巨瞳鬼母為鬼警,對地府情形有所了解!

艾麗曼:“哦,甚好!愿聞其詳”

青  鸞:“這陰曹地府分為十層,被十位鬼王統治著,第一位是掌生死的秦廣王,坐守生死殿。第二位是掌管十六個小地獄的楚江王,坐守冰獄殿。第三位也是掌管十六個小地獄的宋帝王,坐守火獄殿。第四位是掌管血池大地獄的五官王,坐守血池殿。第五位是掌管萬物輪回的閻羅王。坐守閻羅殿殿。.第六位是掌管大叫喚地獄的卞城王,坐守怨念殿。第七位是掌管重力地獄的泰山王,坐守泰山殿。第八位是掌管油鍋大地獄的都市王,坐守忠孝殿。第九位是掌管阿鼻地獄的平等王,坐守恐懼殿。第十位是掌管無間地獄的轉輪王。坐守善惡殿。

艾麗曼:“我等現在所處的位置在何處?”

青  鸞:“我等現在的位置處于最底層,屬無間地獄的轉輪王管轄,這

個監區分為三個牢獄,中間是我們散魂獄,左邊是怨婦獄,關押那些生前被男人拋棄而自縊身亡的怨婦們。右邊是怪蛇窟,這怪蛇原屬羅剎的一支隊伍,由巨瞳鬼母麾下的紫風妹妹指揮,我們被關押后這些怪蛇,也被集中關押在蛇窟里!

艾麗曼:“我們若反出陰曹地府,當從何處攻打方能出去?”

青  鸞:“這地府是一個巨大的隧洞,只能從最底層,一層一層打過去,渡過奈何河,從黃泉路回到陽間。

艾麗曼:“看來我們是華山天險——一條路,只有拼死一搏了,眾姐妹怕否?”

眾女子:“不怕,愿隨首領拼死搏殺,反出地府!”

艾麗曼:“好,青鸞妹妹,你帶人速去打開怨婦獄,放出那些怨婦。一起造反,以壯聲威,!”

青  鸞:“諾!”

艾麗曼:“紫風”

紫  風:“在”

艾麗曼:“你去吧怪蛇放出來,指揮它們,配合大家向前,層層進攻!”

紫  風:“諾”

艾麗曼:“其他大部隊原由誰指揮?”

紅  鶯:“我,紅鶯,指揮左隊!

綠  鵲:“我。綠鵲,指揮右隊,

艾麗曼:“好,你二人帶領大隊跟隨我左右,合力向前攻打,不得后退!”

紅鶯,綠鵲:“諾!”

艾麗曼:“行動!”說完一揮銀鋤,只聽“轟隆”一聲散魂獄緊閉的大鐵門倒塌了,黑衣女子吶喊者涌出牢獄。

 

20,散魂獄外

   散魂獄外眾多鬼獄卒大喊:“散魂獄暴動啦!,散魂獄暴動啦!”成群結隊地拿著各種兵器沖過來阻擋。

 

21、散魂犯牢獄    

艾麗曼:“看來我們是華山天險——一條路,只有拼死一搏了,眾姐妹怕否?”

眾女子:“不怕,愿隨首領拼死搏殺,反出地府!”

艾麗曼:“好,青鸞妹妹,你帶人速去打開怨婦獄,放出那些怨婦。一起造反,以壯聲威,!”

青  鸞:“諾!”

艾麗曼:“紫風”

紫  風:“在”

艾麗曼:“你去吧怪蛇放出來,指揮它們,配合大家向前,層層進攻!”

紫  風:“諾”

艾麗曼:“其他大部隊原由誰指揮?”

紅  鶯:“我,紅鶯,指揮左隊!

綠  鵲:“我。綠鵲,指揮右隊,

艾麗曼:“好,你二人帶領大隊跟隨我左右,合力向前攻打,不得后退!”

紅鶯,綠鵲:“諾!”

艾麗曼:“行動!”說完一揮銀鋤,只聽“轟隆”一聲散魂獄緊閉的大鐵門倒塌了,黑衣女子吶喊者涌出牢獄。

 

22、散魂獄外

   散魂獄外眾多鬼獄卒大喊:“散魂獄暴動啦!,散魂獄暴動啦!”成群結隊地拿著各種兵器沖過來阻擋。

 

23、散魂獄哇外

艾麗曼。開始揮動左臂,“嗡嗡”的鳳鳴聲響起,越想越大,振聾發聵,頓時空穴來風,疾猛狂烈,骨山被摧毀,骨架橫飛,血河掀起巨浪,洶涌澎湃,鬼獄卒像紙片一樣被吹走,滿天飄著骷髏,骨架、腸肚、五臟……

 

24、善惡殿

轉輪王歇斯底里地大喊:“快,調集鬼警部隊鎮壓!,再去其他殿搬取救兵,決不能讓他們沖出善惡殿!”

 

25、善惡殿外

一隊紅發綠眼,面黑如漆的羅剎娑在善惡殿通道上用盾牌筑起防御陣地,同時,弓箭手射出一排排銷魂箭,

疾風呼嘯,越刮越猛,那箭鏃沒射多遠紛紛被風吹回來。同時,無數骷髏、骨架。五臟,夾著亂七八糟的物件,劈頭蓋腦地砸過來,鬼警羅剎娑被砸的嚎叫不已。

 

26、善惡殿外通道

紫風“嗚嗚嚶嚶”地吹起一支洞簫,無數雞冠蛇昂著頭,吐著信子向鬼警部隊游走過來。

 

27、善惡殿通道

    鬼警羅剎娑見毒蛇攻過來,驚恐地尖叫著紛紛棄陣而逃,

艾麗曼大喊:“沖出去!”黑衣女子以及眾多怨婦吶喊者沖過第一道防線。

 

28、地獄通道

第二批鬼警羅剎娑沖上來組成第二道防線。這時,坐守冰獄殿的楚江王,、坐守火獄殿的宋帝王,掌管血池大地獄的五官王,一起趕來增援。宋帝王見毒蛇攻來,急忙口吐烈焰,頓時,地獄通道燃起熊熊大火直向艾麗曼和羅剎絲撲來。

那些毒蛇見了,扭頭向后逃跑,

艾麗曼輪動左臂,狂風再起,烈焰被風吹得向鬼警陣地燒過來,宋帝王急忙住嘴將火收回。

艾麗曼策動部眾再次發起沖鋒,吶喊著向第二道防線攻擊過來。

 

29、地獄通道

通道的第二道防線上掌管血池大地獄的五官王和坐守冰獄殿的楚江王對望了一眼,五官王取出一只金缽向下一扣,從金缽涌出一股血水,直向艾麗曼的部眾淹過來。同時,坐守冰獄殿的楚江王鼓起腮幫子吹出一陣極寒的冷風,血水遇寒結成冰,一步步向艾麗曼等壓過來,

 

30、地獄通道

血冰向前緊逼……黑衣女子們向后退卻,……蛇群向后亂竄……

艾麗曼大叫一聲,舉起銀鋤,用力向血冰砸去,“咔嚓嚓”一聲爆響,血冰被砸成碎塊。

艾麗曼揮動左臂,將血塊掀起漫天冰雹,向鬼警羅剎娑和鬼王們砸下來,嚇的鬼警羅剎娑和鬼王們抱頭鼠竄。

艾麗曼的部眾們,發出一陣歡呼,同時追擊過來

 

31、地獄通道

   鬼警羅剎娑和鬼王們正在逃跑,這時,掌管重力地獄的泰山王趕過來,喊了一聲:“看我的!”緊接著長袖一甩,一座鐵山從袖子里飛出,“咚”的一聲落在地獄通道中間,那鐵山越長越大,剎那間將地獄通道堵得嚴嚴實實,把艾麗曼和他的部眾們全部封死在地獄通道里

   紅鶯綠鵲帶領羅剎絲追到山下,停了下來,望著被堵住的鐵山不知所措。

   艾麗曼來到山下,說:“大家退后!”眾人退后,艾麗曼揮起銀鋤向大山砸去,大山響起“鐺鐺”的金屬聲,卻紋絲不動。又連連砸了幾次,,大山巋然不動。艾麗曼長嘆一聲:“苦也苦也,此乃一座鐵山,我們被困于此,如何是好!”

 

32、地獄通道里

頓時一種沮喪之氣在隊里漫然開來,大家垂頭喪氣地坐在地上嘆氣,艾麗曼也不知如何是好。

 

33、地獄通道里

     青鸞和紫風在地獄通道里到處找路,通道兩側都是巖石,無路可循,青鸞拾起一根鐵棍向洞頂戳去,有一處漏下土來,

青  鸞:(驚喜若狂)“姐姐,姐姐,真是天無絕人之路,天無絕人 之路呀!”

艾麗曼:“青鸞,快說,路在何處?”

青  鸞:剛才我和紫鳳都看過了,四周都是巖石,唯有洞頂一處是泥土,我們何不從哪里挖掘通洞,直去陽間“”

艾麗曼:“甚好,走,看看去!”

 

34、地獄通道里

    眾人來到青鸞所說的地方,

青  鸞:(用鐵棍搗搗洞頂):“看,就這里”

艾麗曼:“大家散開!”

等大家散開后,艾麗曼揮動銀鋤向洞頂挖去,只聽“嘩啦”一聲,洞頂落下一大堆土石,

艾麗曼;“哈哈哈哈,上蒼有眼,天不滅皇,果真是峰回路轉,絕處逢生呀!”

眾人歡呼起來:“嗷,我們得救啦!我們得救啦!”

艾麗曼:‘紅鶯,綠鵲,速速帶領大家搬石運土,青鸞紫風,隨我繼續向上挖掘!’(切光)

 

35、精絕國境內荒原   日 外

    精絕國境內的一處荒原,沙丘連綿,野草叢生,狐兔亂竄。突然,大地晃動起來,一處地皮向下塌陷,轟隆一聲,現出一個大洞,繼而,艾麗曼帶著眾鬼兵、怪蛇;一起冒出地面,一起歡呼:“人間,我們來了!

 

36、精絕國     日  外

【畫外音】“……就這樣,他們打通了陰曹地府和人間的通道,艾麗曼帶著一群羅剎絲和怨婦的魂靈來到人間。艾麗曼經歷了天堂、人間、地獄的種種磨難,再也不是那個善良、賦予同情心,有正義感,愛打抱不平的姑娘了,變成一個兇狠毒辣的大魔頭。她在尼雅河畔(民豐縣境內)建立了精絕國。由于他們來自鬼洞,就自稱鬼洞族,對內自稱精絕鬼母,對外稱自己是精絕校尉。仗著武力和魔法四處擴張挑起戰火。剿滅了周邊五六個小國,每每消滅一個小國,便把那里的婦女、兒童、老弱病殘者全部殺死,或生食,或腌制成肉干,以備冬天享用,而把青壯男子霸占為面首。成為當時西域人人談之色變的精絕鬼國,”

 第六集

 

1、散魂犯小牢獄

    不知過了多久,牢獄的門被打開了,兩個鬼獄卒用擔架抬著奄奄一息的老嫗進來,把老嫗倒在地上,拉著擔架走了,

    艾麗曼急忙爬到老嫗身邊:“婆婆,婆婆!”

老嫗沒有絲毫反應。

 

2、散魂犯大牢獄

    這時,柵欄那邊的大牢房里那兩個女子又爬了過來,

兩女子:“姐姐,婆婆她怎么樣了?”

艾麗曼(用手指試了一下老嫗的呼吸):“還活著,,恐怕不會太久了!

兩女子(“嗚嗚”地哭起來,邊哭邊說):“鬼母,鬼母,你的魂如果散了,我們這幾百個姐妹該怎么辦呀!”

這一說不打緊,整個大牢房的黑衣女子都哭起來。

 

3、散魂犯小牢獄

艾麗曼:“妹妹,這婆婆是誰?你們又是什么人?”

女子乙:“我們是羅剎,婆婆就是我們的首領!!

艾麗曼:“羅剎?羅剎是什么?”

    女子乙正要細說,女子甲推了女子乙一把,女子乙急忙住嘴。

   這時,白發婆婆突然渾身顫抖起來,囈語:“冷……冷……”

   艾麗曼急忙把白發婆婆緊緊摟在懷里……

   兩個黑衣女子對望了一眼。

 

4、散魂犯小牢獄

不知過了多久,老嫗在艾麗曼懷里睜開眼,直楞楞地看著艾麗曼,艾麗曼對白發婆婆嫣然一笑,

老 嫗:“你是誰?”

艾麗曼:“婆婆別說話,你剛受了刑!得靜養”

老  嫗:“你是誰?”

艾麗曼:“我,……我叫艾麗曼!

老  嫗:“艾麗曼?……這是散魂獄,你怎么會在這里?!”

艾麗曼:“我,……實在難以啟齒……婆婆,你們怎么被關在這里?什么是羅剎?……”

老  嫗(突然伸手掐著艾麗曼的脖子,兇狠地問):“說!誰派你來的?!”

艾麗曼(艱難地):“你……你松手,沒,沒,沒人派我……”

老  嫗:“不說,我掐死你!”

艾麗曼::“真的……真的……”

這時,牢門開了,幾個鬼獄卒從走廊向小牢房里走來,老嫗急忙松手。

艾麗曼不停地咳嗽著……

進來幾個鬼獄卒,其中一個喊道:“艾麗曼,過堂!”

艾麗曼放下白發婆婆,站起身來,被鬼獄卒押出牢房。

 

5、散魂犯大牢獄走廊

鬼獄卒押著艾麗曼經過走廊,兩側柵欄里的黑衣女子們,都向她招手,集體跺腳,發出有節奏的“咚咚”聲。

 

6、地獄

   一口大鍋里裝滿了滾燙的油,鍋下爐火正旺,兩個獄卒抬起艾麗曼,向油鍋里丟去,艾麗曼慘叫!【切光】

 

7、散魂犯小牢獄

艾麗曼慢慢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老嫗的懷里。老嫗正用舌頭在舔她手臂,奇怪的是,原被炸焦的肌膚經他一舔,竟然完好如初。

艾麗曼:(感激地):“婆婆,謝謝你……”

老  嫗:“哎,孩子,你犯了什么罪,他們竟然這樣折磨你?”

艾麗曼:“我……我……我咬斷了閻羅王孫子的舌頭……”

老  嫗:(仔細打量艾麗曼一會,自言自語)“男俊一身害,女俊一身禍呀! 你生前是何人,為何如此年輕就被下到這陰曹地府來受苦?”

艾麗曼:“我本是桃花仙子的女兒,王母娘娘的貼身侍女,因打抱不平懲治惡神闖了禍,被流放到大漠看守寶庫,又因被奸人所騙,陷入情網,丟失寶庫,以至于此!

老  嫗:“哦,難怪,難怪,常言說‘好人命不長,惡人活千年’孩子,你之所以會落得如此下場,完全是因為你長得太美,而且又太善良的緣故。是啊,女人都愿意自己有美的相貌,美的身材,認為那是上天賜的資本和財富?捎钟姓l知道,那也是禍事的根苗?世人都說善良是一種美德,可誰又知道,善良恰恰又是惡人利用的弱點呢?你看看這散魂獄關押的女子,哪一個不是國色天香?再看看古往今來,哪一個美女又有過好下場?不論天宮、人間、陰曹地府盡皆如此呀!……”

艾麗曼:“婆婆,請恕我的好奇,不知婆婆和這眾多姐妹何以都關在這散魂獄?這可是地獄中懲治罪大惡極的重犯犯人的地方呀!”

老  嫗:“我們是羅剎絲,他們都是我的弟子,也就是你說的是地獄中被懲治的重犯犯人。至于是不是罪大惡極,就得先問問你自己,你罪大惡極嗎?”

艾麗曼:“我何罪之有?罪大惡極更無從說起?”

老  嫗:“是呀?我們羅剎原來是陽間的一個古老的雅利安人部落。男性叫羅剎娑,女性叫羅剎絲。住在古印度東部。由于羅剎娑紅發,綠眼,黑臉黑身又不忌諱吃人肉,被世間稱為惡魔。天宮怕我們禍害人間,就派太白金星下凡將我們招安。集體調到陰曹地府擔任鬼警,職司鎮壓和懲罰罪人。羅剎雖然男性丑惡,女性卻貌美若仙,所以經常遭受陰曹地府上至鬼王、下至各級鬼吏的奸淫、強暴。我們不堪受此大辱,便密謀反出地府,回陽間去過自由自在的生活。誰曾想被閻羅王的密探發現,將我們集體囚禁在散魂獄,企圖讓我們的魂靈永遠消失……!

     正說間,牢門被打開,那老嫗突然住嘴,只是惡狠狠地瞪著鬼獄卒。

兩個鬼獄卒二話不說,進來將老嫗拖走.

 

8、地獄

 【畫外音】就這樣,艾麗曼和那個老婆婆在散魂獄里輪番受到各種殘酷的刑法的折磨,于是,兩人互相幫助,互相安慰,逐漸相互取得了信任,結成了友誼。

【畫面1】兩個鬼獄卒用一把大鋸,把老嫗鋸成一截一截……

【畫面2】牢房里艾麗曼把鋸開的身體一節節地對在一起,老嫗又活了過來

 

9、地獄

【畫面3】蛇窟里萬蛇抬著頭吐著信子,兩個鬼獄卒抬著艾麗曼丟進蛇窟,無數蛇爬滿艾麗曼全身……

【畫面4】牢房里,老嫗蘸著自己的口水為艾麗曼治療蛇傷……

 

10、散魂犯小牢獄

   牢門再次被打開,兩個鬼獄卒把奄奄一息的老嫗丟在地上走了。

   艾麗曼爬到老嫗身邊,將老嫗的頭枕在自己的大腿上,喊著:“婆婆,婆婆!你醒醒,你醒醒……”

 

11、散魂犯大牢獄

大牢房的女子們都趴在鐵柵欄上焦急地地喊:“首領,首領!……”有的女子竟然嗚嗚地痛哭起來。

 

12、散魂犯小牢獄

老  嫗:(慢慢睜開眼睛):“……艾麗曼,我的大限到了,你看我的雙腳已經散去了”,

艾麗曼一看,婆婆的雙腳果真不見了,正要尖叫,被老嫗制止,

老  嫗:“我的時間不多了,你扶我坐起來”

艾麗曼扶老嫗坐起來,老嫗乘艾麗曼沒有防備,抱住她的頭,猛地用前額向艾麗曼的前額磕去,只聽“咚”的一聲,艾麗曼頓時頭破血流。

艾麗曼:“婆婆你?!……”繼而一陣鉆心的痛襲來,痛的艾麗曼抱著腦袋在地上打滾,那老嫗坐在地上不動聲色地看著,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意i.

 

13、散魂犯小牢獄

鐵柵欄邊的女子們卻一起下跪,莊嚴地把頭磕在地上。

 

14、散魂犯小牢獄

過了一會,艾麗曼的疼痛感消失了,

艾麗曼(憤憤地瞪著老嫗):“婆婆,你這是何意?”

老  嫗:(勉強地笑著):“艾麗曼,你先別怨我,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羅剎絲的首領,惡名遠揚的巨瞳鬼母,我不但搶劫殺人,吃人肉,喝人血,而且我還有個特異功能,我額頭上長著一只巨大的眼睛,只要睜開看誰一眼,這個人就會在世界上永遠消失,F在我把這只巨瞳傳給了你,以后你就是他們的首領——精絕鬼母。骸

艾麗曼:“什么,巨瞳傳給了我?!”邊說邊用手去摸自己的額頭,發覺有一條細細的縫,用力睜開

【特寫】艾麗曼的額頭長出一只巨大的眼睛!艾麗曼急忙用手捂住,驚恐地尖叫起來。

老  嫗:”這只巨瞳在暗無天日的陰曹地府是毫無魔力的,但到了有陽光、月光、火光的地方將威力無窮!,我之所以傳給你,是希望你帶著這些女子們反出陰曹地府。去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否者,誰都無法逃脫我今天的命運”說到此眉頭皺了起來

 

15、散魂犯小牢獄

艾麗曼一看,老婆婆的下半身已經散去,只留上半身。

艾麗曼:“婆婆,你都沒有辦法反出地府,我又如何能夠做到?”

老  嫗:“你不是還有王母娘娘送給你的如意乾坤月光銀鋤嗎?那是藏在你的意識里的,永遠是你的!

艾麗曼:“如意乾坤月光銀鋤?”下意識地用左手一招,手中果然多了一把月色融融的銀鋤。

老  嫗:(這時,老婆婆只剩下一個腦袋):“記住,在這個弱肉強食的  

世界里,善良是毫無用處的,只有實力才是生存的唯一條件……”說完,腦袋也慢慢消失了。

艾麗曼:“婆婆!婆婆i……”

 

16、散魂犯大牢獄

    趴在地上的黑衣女子們,一起高喊:“參見精絕鬼母,”

走廊兩側牢房里也一起喊:“參見精絕鬼母!”

喊聲驚動牢獄外面的鬼獄卒,十幾個鬼獄卒沖進大牢房,用水火棍一陣亂打,邊喊:“安靜,安靜,不許喧嘩,都手抱頭蹲下,!”

 

17、散魂犯小牢獄

   幾個鬼獄卒沖進小牢房,向艾麗曼打來,。艾麗曼用銀鋤一揮,轟隆一聲巨響,整個牢房晃動起來。牢房的鐵柵欄全部斷裂,落在地上。

那十幾個鬼獄卒被一陣疾風吹倒在走廊里,被走廊兩側牢房沖出來的黑衣女子打倒。

 

18、散魂犯牢獄

眾女子們擺脫羈絆,群情激昂,一起跪拜:“參見精絕鬼母!”氣勢之雄,震撼地府,

艾麗曼:“姐妹們,巨瞳婆婆說的不錯,如果我們就這樣坐以待斃,誰也逃脫不了被散魂的下場。為今之計,只有眾姐妹齊心協力,反出陰曹地府,回陽間去創造我們自己想過的那種不受壓迫,不受凌辱,自由平等,豐衣足食的生活。不知眾姐妹可否愿意?”

 眾女子:“愿追隨精絕鬼母,謹遵軍令,反出地府,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艾麗曼:“只是我至從下地府以來就受管制,對地府情形知之甚少,不知那位姐妹知曉,還望告知,以便策劃攻略!

 

19、散魂犯牢獄

青  鸞:“稟告姐姐,在下青鸞,原為巨瞳鬼母麾下大將,曾跟隨巨瞳鬼母為鬼警,對地府情形有所了解!

艾麗曼:“哦,甚好!愿聞其詳”

青  鸞:“這陰曹地府分為十層,被十位鬼王統治著,第一位是掌生死的秦廣王,坐守生死殿。第二位是掌管十六個小地獄的楚江王,坐守冰獄殿。第三位也是掌管十六個小地獄的宋帝王,坐守火獄殿。第四位是掌管血池大地獄的五官王,坐守血池殿。第五位是掌管萬物輪回的閻羅王。坐守閻羅殿殿。.第六位是掌管大叫喚地獄的卞城王,坐守怨念殿。第七位是掌管重力地獄的泰山王,坐守泰山殿。第八位是掌管油鍋大地獄的都市王,坐守忠孝殿。第九位是掌管阿鼻地獄的平等王,坐守恐懼殿。第十位是掌管無間地獄的轉輪王。坐守善惡殿。

艾麗曼:“我等現在所處的位置在何處?”

青  鸞:“我等現在的位置處于最底層,屬無間地獄的轉輪王管轄,這

個監區分為三個牢獄,中間是我們散魂獄,左邊是怨婦獄,關押那些生前被男人拋棄而自縊身亡的怨婦們。右邊是怪蛇窟,這怪蛇原屬羅剎的一支隊伍,由巨瞳鬼母麾下的紫風妹妹指揮,我們被關押后這些怪蛇,也被集中關押在蛇窟里!

艾麗曼:“我們若反出陰曹地府,當從何處攻打方能出去?”

青  鸞:“這地府是一個巨大的隧洞,只能從最底層,一層一層打過去,渡過奈何河,從黃泉路回到陽間。

艾麗曼:“看來我們是華山天險——一條路,只有拼死一搏了,眾姐妹怕否?”

眾女子:“不怕,愿隨首領拼死搏殺,反出地府!”

艾麗曼:“好,青鸞妹妹,你帶人速去打開怨婦獄,放出那些怨婦。一起造反,以壯聲威,!”

青  鸞:“諾!”

艾麗曼:“紫風”

紫  風:“在”

艾麗曼:“你去吧怪蛇放出來,指揮它們,配合大家向前,層層進攻!”

紫  風:“諾”

艾麗曼:“其他大部隊原由誰指揮?”

紅  鶯:“我,紅鶯,指揮左隊!

綠  鵲:“我。綠鵲,指揮右隊,

艾麗曼:“好,你二人帶領大隊跟隨我左右,合力向前攻打,不得后退!”

紅鶯,綠鵲:“諾!”

艾麗曼:“行動!”說完一揮銀鋤,只聽“轟隆”一聲散魂獄緊閉的大鐵門倒塌了,黑衣女子吶喊者涌出牢獄。

 

20,散魂獄外

   散魂獄外眾多鬼獄卒大喊:“散魂獄暴動啦!,散魂獄暴動啦!”成群結隊地拿著各種兵器沖過來阻擋。

 

21、散魂犯牢獄    

艾麗曼:“看來我們是華山天險——一條路,只有拼死一搏了,眾姐妹怕否?”

眾女子:“不怕,愿隨首領拼死搏殺,反出地府!”

艾麗曼:“好,青鸞妹妹,你帶人速去打開怨婦獄,放出那些怨婦。一起造反,以壯聲威,!”

青  鸞:“諾!”

艾麗曼:“紫風”

紫  風:“在”

艾麗曼:“你去吧怪蛇放出來,指揮它們,配合大家向前,層層進攻!”

紫  風:“諾”

艾麗曼:“其他大部隊原由誰指揮?”

紅  鶯:“我,紅鶯,指揮左隊!

綠  鵲:“我。綠鵲,指揮右隊,

艾麗曼:“好,你二人帶領大隊跟隨我左右,合力向前攻打,不得后退!”

紅鶯,綠鵲:“諾!”

艾麗曼:“行動!”說完一揮銀鋤,只聽“轟隆”一聲散魂獄緊閉的大鐵門倒塌了,黑衣女子吶喊者涌出牢獄。

 

22、散魂獄外

   散魂獄外眾多鬼獄卒大喊:“散魂獄暴動啦!,散魂獄暴動啦!”成群結隊地拿著各種兵器沖過來阻擋。

 

23、散魂獄哇外

艾麗曼。開始揮動左臂,“嗡嗡”的鳳鳴聲響起,越想越大,振聾發聵,頓時空穴來風,疾猛狂烈,骨山被摧毀,骨架橫飛,血河掀起巨浪,洶涌澎湃,鬼獄卒像紙片一樣被吹走,滿天飄著骷髏,骨架、腸肚、五臟……

 

24、善惡殿

轉輪王歇斯底里地大喊:“快,調集鬼警部隊鎮壓!,再去其他殿搬取救兵,決不能讓他們沖出善惡殿!”

 

25、善惡殿外

一隊紅發綠眼,面黑如漆的羅剎娑在善惡殿通道上用盾牌筑起防御陣地,同時,弓箭手射出一排排銷魂箭,

疾風呼嘯,越刮越猛,那箭鏃沒射多遠紛紛被風吹回來。同時,無數骷髏、骨架。五臟,夾著亂七八糟的物件,劈頭蓋腦地砸過來,鬼警羅剎娑被砸的嚎叫不已。

 

26、善惡殿外通道

紫風“嗚嗚嚶嚶”地吹起一支洞簫,無數雞冠蛇昂著頭,吐著信子向鬼警部隊游走過來。

 

27、善惡殿通道

    鬼警羅剎娑見毒蛇攻過來,驚恐地尖叫著紛紛棄陣而逃,

艾麗曼大喊:“沖出去!”黑衣女子以及眾多怨婦吶喊者沖過第一道防線。

 

28、地獄通道

第二批鬼警羅剎娑沖上來組成第二道防線。這時,坐守冰獄殿的楚江王,、坐守火獄殿的宋帝王,掌管血池大地獄的五官王,一起趕來增援。宋帝王見毒蛇攻來,急忙口吐烈焰,頓時,地獄通道燃起熊熊大火直向艾麗曼和羅剎絲撲來。

那些毒蛇見了,扭頭向后逃跑,

艾麗曼輪動左臂,狂風再起,烈焰被風吹得向鬼警陣地燒過來,宋帝王急忙住嘴將火收回。

艾麗曼策動部眾再次發起沖鋒,吶喊著向第二道防線攻擊過來。

 

29、地獄通道

通道的第二道防線上掌管血池大地獄的五官王和坐守冰獄殿的楚江王對望了一眼,五官王取出一只金缽向下一扣,從金缽涌出一股血水,直向艾麗曼的部眾淹過來。同時,坐守冰獄殿的楚江王鼓起腮幫子吹出一陣極寒的冷風,血水遇寒結成冰,一步步向艾麗曼等壓過來,

 

30、地獄通道

血冰向前緊逼……黑衣女子們向后退卻,……蛇群向后亂竄……

艾麗曼大叫一聲,舉起銀鋤,用力向血冰砸去,“咔嚓嚓”一聲爆響,血冰被砸成碎塊。

艾麗曼揮動左臂,將血塊掀起漫天冰雹,向鬼警羅剎娑和鬼王們砸下來,嚇的鬼警羅剎娑和鬼王們抱頭鼠竄。

艾麗曼的部眾們,發出一陣歡呼,同時追擊過來

 

31、地獄通道

   鬼警羅剎娑和鬼王們正在逃跑,這時,掌管重力地獄的泰山王趕過來,喊了一聲:“看我的!”緊接著長袖一甩,一座鐵山從袖子里飛出,“咚”的一聲落在地獄通道中間,那鐵山越長越大,剎那間將地獄通道堵得嚴嚴實實,把艾麗曼和他的部眾們全部封死在地獄通道里

   紅鶯綠鵲帶領羅剎絲追到山下,停了下來,望著被堵住的鐵山不知所措。

   艾麗曼來到山下,說:“大家退后!”眾人退后,艾麗曼揮起銀鋤向大山砸去,大山響起“鐺鐺”的金屬聲,卻紋絲不動。又連連砸了幾次,,大山巋然不動。艾麗曼長嘆一聲:“苦也苦也,此乃一座鐵山,我們被困于此,如何是好!”

 

32、地獄通道里

頓時一種沮喪之氣在隊里漫然開來,大家垂頭喪氣地坐在地上嘆氣,艾麗曼也不知如何是好。

 

33、地獄通道里

     青鸞和紫風在地獄通道里到處找路,通道兩側都是巖石,無路可循,青鸞拾起一根鐵棍向洞頂戳去,有一處漏下土來,

青  鸞:(驚喜若狂)“姐姐,姐姐,真是天無絕人之路,天無絕人 之路呀!”

艾麗曼:“青鸞,快說,路在何處?”

青  鸞:剛才我和紫鳳都看過了,四周都是巖石,唯有洞頂一處是泥土,我們何不從哪里挖掘通洞,直去陽間“”

艾麗曼:“甚好,走,看看去!”

 

34、地獄通道里

    眾人來到青鸞所說的地方,

青  鸞:(用鐵棍搗搗洞頂):“看,就這里”

艾麗曼:“大家散開!”

等大家散開后,艾麗曼揮動銀鋤向洞頂挖去,只聽“嘩啦”一聲,洞頂落下一大堆土石,

艾麗曼;“哈哈哈哈,上蒼有眼,天不滅皇,果真是峰回路轉,絕處逢生呀!”

眾人歡呼起來:“嗷,我們得救啦!我們得救啦!”

艾麗曼:‘紅鶯,綠鵲,速速帶領大家搬石運土,青鸞紫風,隨我繼續向上挖掘!’(切光)

 

35、精絕國境內荒原   日 外

    精絕國境內的一處荒原,沙丘連綿,野草叢生,狐兔亂竄。突然,大地晃動起來,一處地皮向下塌陷,轟隆一聲,現出一個大洞,繼而,艾麗曼帶著眾鬼兵、怪蛇;一起冒出地面,一起歡呼:“人間,我們來了!

 

36、精絕國     日  外

【畫外音】“……就這樣,他們打通了陰曹地府和人間的通道,艾麗曼帶著一群羅剎絲和怨婦的魂靈來到人間。艾麗曼經歷了天堂、人間、地獄的種種磨難,再也不是那個善良、賦予同情心,有正義感,愛打抱不平的姑娘了,變成一個兇狠毒辣的大魔頭。她在尼雅河畔(民豐縣境內)建立了精絕國。由于他們來自鬼洞,就自稱鬼洞族,對內自稱精絕鬼母,對外稱自己是精絕校尉。仗著武力和魔法四處擴張挑起戰火。剿滅了周邊五六個小國,每每消滅一個小國,便把那里的婦女、兒童、老弱病殘者全部殺死,或生食,或腌制成肉干,以備冬天享用,而把青壯男子霸占為面首。成為當時西域人人談之色變的精絕鬼國,”

 第六集

 

1、散魂犯小牢獄

    不知過了多久,牢獄的門被打開了,兩個鬼獄卒用擔架抬著奄奄一息的老嫗進來,把老嫗倒在地上,拉著擔架走了,

    艾麗曼急忙爬到老嫗身邊:“婆婆,婆婆!”

老嫗沒有絲毫反應。

 

2、散魂犯大牢獄

    這時,柵欄那邊的大牢房里那兩個女子又爬了過來,

兩女子:“姐姐,婆婆她怎么樣了?”

艾麗曼(用手指試了一下老嫗的呼吸):“還活著,,恐怕不會太久了!

兩女子(“嗚嗚”地哭起來,邊哭邊說):“鬼母,鬼母,你的魂如果散了,我們這幾百個姐妹該怎么辦呀!”

這一說不打緊,整個大牢房的黑衣女子都哭起來。

 

3、散魂犯小牢獄

艾麗曼:“妹妹,這婆婆是誰?你們又是什么人?”

女子乙:“我們是羅剎,婆婆就是我們的首領!!

艾麗曼:“羅剎?羅剎是什么?”

    女子乙正要細說,女子甲推了女子乙一把,女子乙急忙住嘴。

   這時,白發婆婆突然渾身顫抖起來,囈語:“冷……冷……”

   艾麗曼急忙把白發婆婆緊緊摟在懷里……

   兩個黑衣女子對望了一眼。

 

4、散魂犯小牢獄

不知過了多久,老嫗在艾麗曼懷里睜開眼,直楞楞地看著艾麗曼,艾麗曼對白發婆婆嫣然一笑,

老 嫗:“你是誰?”

艾麗曼:“婆婆別說話,你剛受了刑!得靜養”

老  嫗:“你是誰?”

艾麗曼:“我,……我叫艾麗曼!

老  嫗:“艾麗曼?……這是散魂獄,你怎么會在這里?!”

艾麗曼:“我,……實在難以啟齒……婆婆,你們怎么被關在這里?什么是羅剎?……”

老  嫗(突然伸手掐著艾麗曼的脖子,兇狠地問):“說!誰派你來的?!”

艾麗曼(艱難地):“你……你松手,沒,沒,沒人派我……”

老  嫗:“不說,我掐死你!”

艾麗曼::“真的……真的……”

這時,牢門開了,幾個鬼獄卒從走廊向小牢房里走來,老嫗急忙松手。

艾麗曼不停地咳嗽著……

進來幾個鬼獄卒,其中一個喊道:“艾麗曼,過堂!”

艾麗曼放下白發婆婆,站起身來,被鬼獄卒押出牢房。

 

5、散魂犯大牢獄走廊

鬼獄卒押著艾麗曼經過走廊,兩側柵欄里的黑衣女子們,都向她招手,集體跺腳,發出有節奏的“咚咚”聲。

 

6、地獄

   一口大鍋里裝滿了滾燙的油,鍋下爐火正旺,兩個獄卒抬起艾麗曼,向油鍋里丟去,艾麗曼慘叫!【切光】

 

7、散魂犯小牢獄

艾麗曼慢慢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老嫗的懷里。老嫗正用舌頭在舔她手臂,奇怪的是,原被炸焦的肌膚經他一舔,竟然完好如初。

艾麗曼:(感激地):“婆婆,謝謝你……”

老  嫗:“哎,孩子,你犯了什么罪,他們竟然這樣折磨你?”

艾麗曼:“我……我……我咬斷了閻羅王孫子的舌頭……”

老  嫗:(仔細打量艾麗曼一會,自言自語)“男俊一身害,女俊一身禍呀! 你生前是何人,為何如此年輕就被下到這陰曹地府來受苦?”

艾麗曼:“我本是桃花仙子的女兒,王母娘娘的貼身侍女,因打抱不平懲治惡神闖了禍,被流放到大漠看守寶庫,又因被奸人所騙,陷入情網,丟失寶庫,以至于此!

老  嫗:“哦,難怪,難怪,常言說‘好人命不長,惡人活千年’孩子,你之所以會落得如此下場,完全是因為你長得太美,而且又太善良的緣故。是啊,女人都愿意自己有美的相貌,美的身材,認為那是上天賜的資本和財富?捎钟姓l知道,那也是禍事的根苗?世人都說善良是一種美德,可誰又知道,善良恰恰又是惡人利用的弱點呢?你看看這散魂獄關押的女子,哪一個不是國色天香?再看看古往今來,哪一個美女又有過好下場?不論天宮、人間、陰曹地府盡皆如此呀!……”

艾麗曼:“婆婆,請恕我的好奇,不知婆婆和這眾多姐妹何以都關在這散魂獄?這可是地獄中懲治罪大惡極的重犯犯人的地方呀!”

老  嫗:“我們是羅剎絲,他們都是我的弟子,也就是你說的是地獄中被懲治的重犯犯人。至于是不是罪大惡極,就得先問問你自己,你罪大惡極嗎?”

艾麗曼:“我何罪之有?罪大惡極更無從說起?”

老  嫗:“是呀?我們羅剎原來是陽間的一個古老的雅利安人部落。男性叫羅剎娑,女性叫羅剎絲。住在古印度東部。由于羅剎娑紅發,綠眼,黑臉黑身又不忌諱吃人肉,被世間稱為惡魔。天宮怕我們禍害人間,就派太白金星下凡將我們招安。集體調到陰曹地府擔任鬼警,職司鎮壓和懲罰罪人。羅剎雖然男性丑惡,女性卻貌美若仙,所以經常遭受陰曹地府上至鬼王、下至各級鬼吏的奸淫、強暴。我們不堪受此大辱,便密謀反出地府,回陽間去過自由自在的生活。誰曾想被閻羅王的密探發現,將我們集體囚禁在散魂獄,企圖讓我們的魂靈永遠消失……!

     正說間,牢門被打開,那老嫗突然住嘴,只是惡狠狠地瞪著鬼獄卒。

兩個鬼獄卒二話不說,進來將老嫗拖走.

 

8、地獄

 【畫外音】就這樣,艾麗曼和那個老婆婆在散魂獄里輪番受到各種殘酷的刑法的折磨,于是,兩人互相幫助,互相安慰,逐漸相互取得了信任,結成了友誼。

【畫面1】兩個鬼獄卒用一把大鋸,把老嫗鋸成一截一截……

【畫面2】牢房里艾麗曼把鋸開的身體一節節地對在一起,老嫗又活了過來

 

9、地獄

【畫面3】蛇窟里萬蛇抬著頭吐著信子,兩個鬼獄卒抬著艾麗曼丟進蛇窟,無數蛇爬滿艾麗曼全身……

【畫面4】牢房里,老嫗蘸著自己的口水為艾麗曼治療蛇傷……

 

10、散魂犯小牢獄

   牢門再次被打開,兩個鬼獄卒把奄奄一息的老嫗丟在地上走了。

   艾麗曼爬到老嫗身邊,將老嫗的頭枕在自己的大腿上,喊著:“婆婆,婆婆!你醒醒,你醒醒……”

 

11、散魂犯大牢獄

大牢房的女子們都趴在鐵柵欄上焦急地地喊:“首領,首領!……”有的女子竟然嗚嗚地痛哭起來。

 

12、散魂犯小牢獄

老  嫗:(慢慢睜開眼睛):“……艾麗曼,我的大限到了,你看我的雙腳已經散去了”,

艾麗曼一看,婆婆的雙腳果真不見了,正要尖叫,被老嫗制止,

老  嫗:“我的時間不多了,你扶我坐起來”

艾麗曼扶老嫗坐起來,老嫗乘艾麗曼沒有防備,抱住她的頭,猛地用前額向艾麗曼的前額磕去,只聽“咚”的一聲,艾麗曼頓時頭破血流。

艾麗曼:“婆婆你?!……”繼而一陣鉆心的痛襲來,痛的艾麗曼抱著腦袋在地上打滾,那老嫗坐在地上不動聲色地看著,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意i.

 

13、散魂犯小牢獄

鐵柵欄邊的女子們卻一起下跪,莊嚴地把頭磕在地上。

 

14、散魂犯小牢獄

過了一會,艾麗曼的疼痛感消失了,

艾麗曼(憤憤地瞪著老嫗):“婆婆,你這是何意?”

老  嫗:(勉強地笑著):“艾麗曼,你先別怨我,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羅剎絲的首領,惡名遠揚的巨瞳鬼母,我不但搶劫殺人,吃人肉,喝人血,而且我還有個特異功能,我額頭上長著一只巨大的眼睛,只要睜開看誰一眼,這個人就會在世界上永遠消失,F在我把這只巨瞳傳給了你,以后你就是他們的首領——精絕鬼母。骸

艾麗曼:“什么,巨瞳傳給了我?!”邊說邊用手去摸自己的額頭,發覺有一條細細的縫,用力睜開

【特寫】艾麗曼的額頭長出一只巨大的眼睛!艾麗曼急忙用手捂住,驚恐地尖叫起來。

老  嫗:”這只巨瞳在暗無天日的陰曹地府是毫無魔力的,但到了有陽光、月光、火光的地方將威力無窮!,我之所以傳給你,是希望你帶著這些女子們反出陰曹地府。去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否者,誰都無法逃脫我今天的命運”說到此眉頭皺了起來

 

15、散魂犯小牢獄

艾麗曼一看,老婆婆的下半身已經散去,只留上半身。

艾麗曼:“婆婆,你都沒有辦法反出地府,我又如何能夠做到?”

老  嫗:“你不是還有王母娘娘送給你的如意乾坤月光銀鋤嗎?那是藏在你的意識里的,永遠是你的!

艾麗曼:“如意乾坤月光銀鋤?”下意識地用左手一招,手中果然多了一把月色融融的銀鋤。

老  嫗:(這時,老婆婆只剩下一個腦袋):“記住,在這個弱肉強食的  

世界里,善良是毫無用處的,只有實力才是生存的唯一條件……”說完,腦袋也慢慢消失了。

艾麗曼:“婆婆!婆婆i……”

 

16、散魂犯大牢獄

    趴在地上的黑衣女子們,一起高喊:“參見精絕鬼母,”

走廊兩側牢房里也一起喊:“參見精絕鬼母!”

喊聲驚動牢獄外面的鬼獄卒,十幾個鬼獄卒沖進大牢房,用水火棍一陣亂打,邊喊:“安靜,安靜,不許喧嘩,都手抱頭蹲下,!”

 

17、散魂犯小牢獄

   幾個鬼獄卒沖進小牢房,向艾麗曼打來,。艾麗曼用銀鋤一揮,轟隆一聲巨響,整個牢房晃動起來。牢房的鐵柵欄全部斷裂,落在地上。

那十幾個鬼獄卒被一陣疾風吹倒在走廊里,被走廊兩側牢房沖出來的黑衣女子打倒。

 

18、散魂犯牢獄

眾女子們擺脫羈絆,群情激昂,一起跪拜:“參見精絕鬼母!”氣勢之雄,震撼地府,

艾麗曼:“姐妹們,巨瞳婆婆說的不錯,如果我們就這樣坐以待斃,誰也逃脫不了被散魂的下場。為今之計,只有眾姐妹齊心協力,反出陰曹地府,回陽間去創造我們自己想過的那種不受壓迫,不受凌辱,自由平等,豐衣足食的生活。不知眾姐妹可否愿意?”

 眾女子:“愿追隨精絕鬼母,謹遵軍令,反出地府,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艾麗曼:“只是我至從下地府以來就受管制,對地府情形知之甚少,不知那位姐妹知曉,還望告知,以便策劃攻略!

 

19、散魂犯牢獄

青  鸞:“稟告姐姐,在下青鸞,原為巨瞳鬼母麾下大將,曾跟隨巨瞳鬼母為鬼警,對地府情形有所了解!

艾麗曼:“哦,甚好!愿聞其詳”

青  鸞:“這陰曹地府分為十層,被十位鬼王統治著,第一位是掌生死的秦廣王,坐守生死殿。第二位是掌管十六個小地獄的楚江王,坐守冰獄殿。第三位也是掌管十六個小地獄的宋帝王,坐守火獄殿。第四位是掌管血池大地獄的五官王,坐守血池殿。第五位是掌管萬物輪回的閻羅王。坐守閻羅殿殿。.第六位是掌管大叫喚地獄的卞城王,坐守怨念殿。第七位是掌管重力地獄的泰山王,坐守泰山殿。第八位是掌管油鍋大地獄的都市王,坐守忠孝殿。第九位是掌管阿鼻地獄的平等王,坐守恐懼殿。第十位是掌管無間地獄的轉輪王。坐守善惡殿。

艾麗曼:“我等現在所處的位置在何處?”

青  鸞:“我等現在的位置處于最底層,屬無間地獄的轉輪王管轄,這

個監區分為三個牢獄,中間是我們散魂獄,左邊是怨婦獄,關押那些生前被男人拋棄而自縊身亡的怨婦們。右邊是怪蛇窟,這怪蛇原屬羅剎的一支隊伍,由巨瞳鬼母麾下的紫風妹妹指揮,我們被關押后這些怪蛇,也被集中關押在蛇窟里!

艾麗曼:“我們若反出陰曹地府,當從何處攻打方能出去?”

青  鸞:“這地府是一個巨大的隧洞,只能從最底層,一層一層打過去,渡過奈何河,從黃泉路回到陽間。

艾麗曼:“看來我們是華山天險——一條路,只有拼死一搏了,眾姐妹怕否?”

眾女子:“不怕,愿隨首領拼死搏殺,反出地府!”

艾麗曼:“好,青鸞妹妹,你帶人速去打開怨婦獄,放出那些怨婦。一起造反,以壯聲威,!”

青  鸞:“諾!”

艾麗曼:“紫風”

紫  風:“在”

艾麗曼:“你去吧怪蛇放出來,指揮它們,配合大家向前,層層進攻!”

紫  風:“諾”

艾麗曼:“其他大部隊原由誰指揮?”

紅  鶯:“我,紅鶯,指揮左隊!

綠  鵲:“我。綠鵲,指揮右隊,

艾麗曼:“好,你二人帶領大隊跟隨我左右,合力向前攻打,不得后退!”

紅鶯,綠鵲:“諾!”

艾麗曼:“行動!”說完一揮銀鋤,只聽“轟隆”一聲散魂獄緊閉的大鐵門倒塌了,黑衣女子吶喊者涌出牢獄。

 

20,散魂獄外

   散魂獄外眾多鬼獄卒大喊:“散魂獄暴動啦!,散魂獄暴動啦!”成群結隊地拿著各種兵器沖過來阻擋。

 

21、散魂犯牢獄    

艾麗曼:“看來我們是華山天險——一條路,只有拼死一搏了,眾姐妹怕否?”

眾女子:“不怕,愿隨首領拼死搏殺,反出地府!”

艾麗曼:“好,青鸞妹妹,你帶人速去打開怨婦獄,放出那些怨婦。一起造反,以壯聲威,!”

青  鸞:“諾!”

艾麗曼:“紫風”

紫  風:“在”

艾麗曼:“你去吧怪蛇放出來,指揮它們,配合大家向前,層層進攻!”

紫  風:“諾”

艾麗曼:“其他大部隊原由誰指揮?”

紅  鶯:“我,紅鶯,指揮左隊!

綠  鵲:“我。綠鵲,指揮右隊,

艾麗曼:“好,你二人帶領大隊跟隨我左右,合力向前攻打,不得后退!”

紅鶯,綠鵲:“諾!”

艾麗曼:“行動!”說完一揮銀鋤,只聽“轟隆”一聲散魂獄緊閉的大鐵門倒塌了,黑衣女子吶喊者涌出牢獄。

 

22、散魂獄外

   散魂獄外眾多鬼獄卒大喊:“散魂獄暴動啦!,散魂獄暴動啦!”成群結隊地拿著各種兵器沖過來阻擋。

 

23、散魂獄哇外

艾麗曼。開始揮動左臂,“嗡嗡”的鳳鳴聲響起,越想越大,振聾發聵,頓時空穴來風,疾猛狂烈,骨山被摧毀,骨架橫飛,血河掀起巨浪,洶涌澎湃,鬼獄卒像紙片一樣被吹走,滿天飄著骷髏,骨架、腸肚、五臟……

 

24、善惡殿

轉輪王歇斯底里地大喊:“快,調集鬼警部隊鎮壓!,再去其他殿搬取救兵,決不能讓他們沖出善惡殿!”

 

25、善惡殿外

一隊紅發綠眼,面黑如漆的羅剎娑在善惡殿通道上用盾牌筑起防御陣地,同時,弓箭手射出一排排銷魂箭,

疾風呼嘯,越刮越猛,那箭鏃沒射多遠紛紛被風吹回來。同時,無數骷髏、骨架。五臟,夾著亂七八糟的物件,劈頭蓋腦地砸過來,鬼警羅剎娑被砸的嚎叫不已。

 

26、善惡殿外通道

紫風“嗚嗚嚶嚶”地吹起一支洞簫,無數雞冠蛇昂著頭,吐著信子向鬼警部隊游走過來。

 

27、善惡殿通道

    鬼警羅剎娑見毒蛇攻過來,驚恐地尖叫著紛紛棄陣而逃,

艾麗曼大喊:“沖出去!”黑衣女子以及眾多怨婦吶喊者沖過第一道防線。

 

28、地獄通道

第二批鬼警羅剎娑沖上來組成第二道防線。這時,坐守冰獄殿的楚江王,、坐守火獄殿的宋帝王,掌管血池大地獄的五官王,一起趕來增援。宋帝王見毒蛇攻來,急忙口吐烈焰,頓時,地獄通道燃起熊熊大火直向艾麗曼和羅剎絲撲來。

那些毒蛇見了,扭頭向后逃跑,

艾麗曼輪動左臂,狂風再起,烈焰被風吹得向鬼警陣地燒過來,宋帝王急忙住嘴將火收回。

艾麗曼策動部眾再次發起沖鋒,吶喊著向第二道防線攻擊過來。

 

29、地獄通道

通道的第二道防線上掌管血池大地獄的五官王和坐守冰獄殿的楚江王對望了一眼,五官王取出一只金缽向下一扣,從金缽涌出一股血水,直向艾麗曼的部眾淹過來。同時,坐守冰獄殿的楚江王鼓起腮幫子吹出一陣極寒的冷風,血水遇寒結成冰,一步步向艾麗曼等壓過來,

 

30、地獄通道

血冰向前緊逼……黑衣女子們向后退卻,……蛇群向后亂竄……

艾麗曼大叫一聲,舉起銀鋤,用力向血冰砸去,“咔嚓嚓”一聲爆響,血冰被砸成碎塊。

艾麗曼揮動左臂,將血塊掀起漫天冰雹,向鬼警羅剎娑和鬼王們砸下來,嚇的鬼警羅剎娑和鬼王們抱頭鼠竄。

艾麗曼的部眾們,發出一陣歡呼,同時追擊過來

 

31、地獄通道

   鬼警羅剎娑和鬼王們正在逃跑,這時,掌管重力地獄的泰山王趕過來,喊了一聲:“看我的!”緊接著長袖一甩,一座鐵山從袖子里飛出,“咚”的一聲落在地獄通道中間,那鐵山越長越大,剎那間將地獄通道堵得嚴嚴實實,把艾麗曼和他的部眾們全部封死在地獄通道里

   紅鶯綠鵲帶領羅剎絲追到山下,停了下來,望著被堵住的鐵山不知所措。

   艾麗曼來到山下,說:“大家退后!”眾人退后,艾麗曼揮起銀鋤向大山砸去,大山響起“鐺鐺”的金屬聲,卻紋絲不動。又連連砸了幾次,,大山巋然不動。艾麗曼長嘆一聲:“苦也苦也,此乃一座鐵山,我們被困于此,如何是好!”

 

32、地獄通道里

頓時一種沮喪之氣在隊里漫然開來,大家垂頭喪氣地坐在地上嘆氣,艾麗曼也不知如何是好。

 

33、地獄通道里

     青鸞和紫風在地獄通道里到處找路,通道兩側都是巖石,無路可循,青鸞拾起一根鐵棍向洞頂戳去,有一處漏下土來,

青  鸞:(驚喜若狂)“姐姐,姐姐,真是天無絕人之路,天無絕人 之路呀!”

艾麗曼:“青鸞,快說,路在何處?”

青  鸞:剛才我和紫鳳都看過了,四周都是巖石,唯有洞頂一處是泥土,我們何不從哪里挖掘通洞,直去陽間“”

艾麗曼:“甚好,走,看看去!”

 

34、地獄通道里

    眾人來到青鸞所說的地方,

青  鸞:(用鐵棍搗搗洞頂):“看,就這里”

艾麗曼:“大家散開!”

等大家散開后,艾麗曼揮動銀鋤向洞頂挖去,只聽“嘩啦”一聲,洞頂落下一大堆土石,

艾麗曼;“哈哈哈哈,上蒼有眼,天不滅皇,果真是峰回路轉,絕處逢生呀!”

眾人歡呼起來:“嗷,我們得救啦!我們得救啦!”

艾麗曼:‘紅鶯,綠鵲,速速帶領大家搬石運土,青鸞紫風,隨我繼續向上挖掘!’(切光)

 

35、精絕國境內荒原   日 外

    精絕國境內的一處荒原,沙丘連綿,野草叢生,狐兔亂竄。突然,大地晃動起來,一處地皮向下塌陷,轟隆一聲,現出一個大洞,繼而,艾麗曼帶著眾鬼兵、怪蛇;一起冒出地面,一起歡呼:“人間,我們來了!

 

36、精絕國     日  外

【畫外音】“……就這樣,他們打通了陰曹地府和人間的通道,艾麗曼帶著一群羅剎絲和怨婦的魂靈來到人間。艾麗曼經歷了天堂、人間、地獄的種種磨難,再也不是那個善良、賦予同情心,有正義感,愛打抱不平的姑娘了,變成一個兇狠毒辣的大魔頭。她在尼雅河畔(民豐縣境內)建立了精絕國。由于他們來自鬼洞,就自稱鬼洞族,對內自稱精絕鬼母,對外稱自己是精絕校尉。仗著武力和魔法四處擴張挑起戰火。剿滅了周邊五六個小國,每每消滅一個小國,便把那里的婦女、兒童、老弱病殘者全部殺死,或生食,或腌制成肉干,以備冬天享用,而把青壯男子霸占為面首。成為當時西域人人談之色變的精絕鬼國,”

 第六集

 

1、散魂犯小牢獄

    不知過了多久,牢獄的門被打開了,兩個鬼獄卒用擔架抬著奄奄一息的老嫗進來,把老嫗倒在地上,拉著擔架走了,

    艾麗曼急忙爬到老嫗身邊:“婆婆,婆婆!”

老嫗沒有絲毫反應。

 

2、散魂犯大牢獄

    這時,柵欄那邊的大牢房里那兩個女子又爬了過來,

兩女子:“姐姐,婆婆她怎么樣了?”

艾麗曼(用手指試了一下老嫗的呼吸):“還活著,,恐怕不會太久了!

兩女子(“嗚嗚”地哭起來,邊哭邊說):“鬼母,鬼母,你的魂如果散了,我們這幾百個姐妹該怎么辦呀!”

這一說不打緊,整個大牢房的黑衣女子都哭起來。

 

3、散魂犯小牢獄

艾麗曼:“妹妹,這婆婆是誰?你們又是什么人?”

女子乙:“我們是羅剎,婆婆就是我們的首領!!

艾麗曼:“羅剎?羅剎是什么?”

    女子乙正要細說,女子甲推了女子乙一把,女子乙急忙住嘴。

   這時,白發婆婆突然渾身顫抖起來,囈語:“冷……冷……”

   艾麗曼急忙把白發婆婆緊緊摟在懷里……

   兩個黑衣女子對望了一眼。

 

4、散魂犯小牢獄

不知過了多久,老嫗在艾麗曼懷里睜開眼,直楞楞地看著艾麗曼,艾麗曼對白發婆婆嫣然一笑,

老 嫗:“你是誰?”

艾麗曼:“婆婆別說話,你剛受了刑!得靜養”

老  嫗:“你是誰?”

艾麗曼:“我,……我叫艾麗曼!

老  嫗:“艾麗曼?……這是散魂獄,你怎么會在這里?!”

艾麗曼:“我,……實在難以啟齒……婆婆,你們怎么被關在這里?什么是羅剎?……”

老  嫗(突然伸手掐著艾麗曼的脖子,兇狠地問):“說!誰派你來的?!”

艾麗曼(艱難地):“你……你松手,沒,沒,沒人派我……”

老  嫗:“不說,我掐死你!”

艾麗曼::“真的……真的……”

這時,牢門開了,幾個鬼獄卒從走廊向小牢房里走來,老嫗急忙松手。

艾麗曼不停地咳嗽著……

進來幾個鬼獄卒,其中一個喊道:“艾麗曼,過堂!”

艾麗曼放下白發婆婆,站起身來,被鬼獄卒押出牢房。

 

5、散魂犯大牢獄走廊

鬼獄卒押著艾麗曼經過走廊,兩側柵欄里的黑衣女子們,都向她招手,集體跺腳,發出有節奏的“咚咚”聲。

 

6、地獄

   一口大鍋里裝滿了滾燙的油,鍋下爐火正旺,兩個獄卒抬起艾麗曼,向油鍋里丟去,艾麗曼慘叫!【切光】

 

7、散魂犯小牢獄

艾麗曼慢慢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老嫗的懷里。老嫗正用舌頭在舔她手臂,奇怪的是,原被炸焦的肌膚經他一舔,竟然完好如初。

艾麗曼:(感激地):“婆婆,謝謝你……”

老  嫗:“哎,孩子,你犯了什么罪,他們竟然這樣折磨你?”

艾麗曼:“我……我……我咬斷了閻羅王孫子的舌頭……”

老  嫗:(仔細打量艾麗曼一會,自言自語)“男俊一身害,女俊一身禍呀! 你生前是何人,為何如此年輕就被下到這陰曹地府來受苦?”

艾麗曼:“我本是桃花仙子的女兒,王母娘娘的貼身侍女,因打抱不平懲治惡神闖了禍,被流放到大漠看守寶庫,又因被奸人所騙,陷入情網,丟失寶庫,以至于此!

老  嫗:“哦,難怪,難怪,常言說‘好人命不長,惡人活千年’孩子,你之所以會落得如此下場,完全是因為你長得太美,而且又太善良的緣故。是啊,女人都愿意自己有美的相貌,美的身材,認為那是上天賜的資本和財富?捎钟姓l知道,那也是禍事的根苗?世人都說善良是一種美德,可誰又知道,善良恰恰又是惡人利用的弱點呢?你看看這散魂獄關押的女子,哪一個不是國色天香?再看看古往今來,哪一個美女又有過好下場?不論天宮、人間、陰曹地府盡皆如此呀!……”

艾麗曼:“婆婆,請恕我的好奇,不知婆婆和這眾多姐妹何以都關在這散魂獄?這可是地獄中懲治罪大惡極的重犯犯人的地方呀!”

老  嫗:“我們是羅剎絲,他們都是我的弟子,也就是你說的是地獄中被懲治的重犯犯人。至于是不是罪大惡極,就得先問問你自己,你罪大惡極嗎?”

艾麗曼:“我何罪之有?罪大惡極更無從說起?”

老  嫗:“是呀?我們羅剎原來是陽間的一個古老的雅利安人部落。男性叫羅剎娑,女性叫羅剎絲。住在古印度東部。由于羅剎娑紅發,綠眼,黑臉黑身又不忌諱吃人肉,被世間稱為惡魔。天宮怕我們禍害人間,就派太白金星下凡將我們招安。集體調到陰曹地府擔任鬼警,職司鎮壓和懲罰罪人。羅剎雖然男性丑惡,女性卻貌美若仙,所以經常遭受陰曹地府上至鬼王、下至各級鬼吏的奸淫、強暴。我們不堪受此大辱,便密謀反出地府,回陽間去過自由自在的生活。誰曾想被閻羅王的密探發現,將我們集體囚禁在散魂獄,企圖讓我們的魂靈永遠消失……!

     正說間,牢門被打開,那老嫗突然住嘴,只是惡狠狠地瞪著鬼獄卒。

兩個鬼獄卒二話不說,進來將老嫗拖走.

 

8、地獄

 【畫外音】就這樣,艾麗曼和那個老婆婆在散魂獄里輪番受到各種殘酷的刑法的折磨,于是,兩人互相幫助,互相安慰,逐漸相互取得了信任,結成了友誼。

【畫面1】兩個鬼獄卒用一把大鋸,把老嫗鋸成一截一截……

【畫面2】牢房里艾麗曼把鋸開的身體一節節地對在一起,老嫗又活了過來

 

9、地獄

【畫面3】蛇窟里萬蛇抬著頭吐著信子,兩個鬼獄卒抬著艾麗曼丟進蛇窟,無數蛇爬滿艾麗曼全身……

【畫面4】牢房里,老嫗蘸著自己的口水為艾麗曼治療蛇傷……

 

10、散魂犯小牢獄

   牢門再次被打開,兩個鬼獄卒把奄奄一息的老嫗丟在地上走了。

   艾麗曼爬到老嫗身邊,將老嫗的頭枕在自己的大腿上,喊著:“婆婆,婆婆!你醒醒,你醒醒……”

 

11、散魂犯大牢獄

大牢房的女子們都趴在鐵柵欄上焦急地地喊:“首領,首領!……”有的女子竟然嗚嗚地痛哭起來。

 

12、散魂犯小牢獄

老  嫗:(慢慢睜開眼睛):“……艾麗曼,我的大限到了,你看我的雙腳已經散去了”,

艾麗曼一看,婆婆的雙腳果真不見了,正要尖叫,被老嫗制止,

老  嫗:“我的時間不多了,你扶我坐起來”

艾麗曼扶老嫗坐起來,老嫗乘艾麗曼沒有防備,抱住她的頭,猛地用前額向艾麗曼的前額磕去,只聽“咚”的一聲,艾麗曼頓時頭破血流。

艾麗曼:“婆婆你?!……”繼而一陣鉆心的痛襲來,痛的艾麗曼抱著腦袋在地上打滾,那老嫗坐在地上不動聲色地看著,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意i.

 

13、散魂犯小牢獄

鐵柵欄邊的女子們卻一起下跪,莊嚴地把頭磕在地上。

 

14、散魂犯小牢獄

過了一會,艾麗曼的疼痛感消失了,

艾麗曼(憤憤地瞪著老嫗):“婆婆,你這是何意?”

老  嫗:(勉強地笑著):“艾麗曼,你先別怨我,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羅剎絲的首領,惡名遠揚的巨瞳鬼母,我不但搶劫殺人,吃人肉,喝人血,而且我還有個特異功能,我額頭上長著一只巨大的眼睛,只要睜開看誰一眼,這個人就會在世界上永遠消失,F在我把這只巨瞳傳給了你,以后你就是他們的首領——精絕鬼母。骸

艾麗曼:“什么,巨瞳傳給了我?!”邊說邊用手去摸自己的額頭,發覺有一條細細的縫,用力睜開

【特寫】艾麗曼的額頭長出一只巨大的眼睛!艾麗曼急忙用手捂住,驚恐地尖叫起來。

老  嫗:”這只巨瞳在暗無天日的陰曹地府是毫無魔力的,但到了有陽光、月光、火光的地方將威力無窮!,我之所以傳給你,是希望你帶著這些女子們反出陰曹地府。去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否者,誰都無法逃脫我今天的命運”說到此眉頭皺了起來

 

15、散魂犯小牢獄

艾麗曼一看,老婆婆的下半身已經散去,只留上半身。

艾麗曼:“婆婆,你都沒有辦法反出地府,我又如何能夠做到?”

老  嫗:“你不是還有王母娘娘送給你的如意乾坤月光銀鋤嗎?那是藏在你的意識里的,永遠是你的!

艾麗曼:“如意乾坤月光銀鋤?”下意識地用左手一招,手中果然多了一把月色融融的銀鋤。

老  嫗:(這時,老婆婆只剩下一個腦袋):“記住,在這個弱肉強食的  

世界里,善良是毫無用處的,只有實力才是生存的唯一條件……”說完,腦袋也慢慢消失了。

艾麗曼:“婆婆!婆婆i……”

 

16、散魂犯大牢獄

    趴在地上的黑衣女子們,一起高喊:“參見精絕鬼母,”

走廊兩側牢房里也一起喊:“參見精絕鬼母!”

喊聲驚動牢獄外面的鬼獄卒,十幾個鬼獄卒沖進大牢房,用水火棍一陣亂打,邊喊:“安靜,安靜,不許喧嘩,都手抱頭蹲下,!”

 

17、散魂犯小牢獄

   幾個鬼獄卒沖進小牢房,向艾麗曼打來,。艾麗曼用銀鋤一揮,轟隆一聲巨響,整個牢房晃動起來。牢房的鐵柵欄全部斷裂,落在地上。

那十幾個鬼獄卒被一陣疾風吹倒在走廊里,被走廊兩側牢房沖出來的黑衣女子打倒。

 

18、散魂犯牢獄

眾女子們擺脫羈絆,群情激昂,一起跪拜:“參見精絕鬼母!”氣勢之雄,震撼地府,

艾麗曼:“姐妹們,巨瞳婆婆說的不錯,如果我們就這樣坐以待斃,誰也逃脫不了被散魂的下場。為今之計,只有眾姐妹齊心協力,反出陰曹地府,回陽間去創造我們自己想過的那種不受壓迫,不受凌辱,自由平等,豐衣足食的生活。不知眾姐妹可否愿意?”

 眾女子:“愿追隨精絕鬼母,謹遵軍令,反出地府,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艾麗曼:“只是我至從下地府以來就受管制,對地府情形知之甚少,不知那位姐妹知曉,還望告知,以便策劃攻略!

 

19、散魂犯牢獄

青  鸞:“稟告姐姐,在下青鸞,原為巨瞳鬼母麾下大將,曾跟隨巨瞳鬼母為鬼警,對地府情形有所了解!

艾麗曼:“哦,甚好!愿聞其詳”

青  鸞:“這陰曹地府分為十層,被十位鬼王統治著,第一位是掌生死的秦廣王,坐守生死殿。第二位是掌管十六個小地獄的楚江王,坐守冰獄殿。第三位也是掌管十六個小地獄的宋帝王,坐守火獄殿。第四位是掌管血池大地獄的五官王,坐守血池殿。第五位是掌管萬物輪回的閻羅王。坐守閻羅殿殿。.第六位是掌管大叫喚地獄的卞城王,坐守怨念殿。第七位是掌管重力地獄的泰山王,坐守泰山殿。第八位是掌管油鍋大地獄的都市王,坐守忠孝殿。第九位是掌管阿鼻地獄的平等王,坐守恐懼殿。第十位是掌管無間地獄的轉輪王。坐守善惡殿。

艾麗曼:“我等現在所處的位置在何處?”

青  鸞:“我等現在的位置處于最底層,屬無間地獄的轉輪王管轄,這

個監區分為三個牢獄,中間是我們散魂獄,左邊是怨婦獄,關押那些生前被男人拋棄而自縊身亡的怨婦們。右邊是怪蛇窟,這怪蛇原屬羅剎的一支隊伍,由巨瞳鬼母麾下的紫風妹妹指揮,我們被關押后這些怪蛇,也被集中關押在蛇窟里!

艾麗曼:“我們若反出陰曹地府,當從何處攻打方能出去?”

青  鸞:“這地府是一個巨大的隧洞,只能從最底層,一層一層打過去,渡過奈何河,從黃泉路回到陽間。

艾麗曼:“看來我們是華山天險——一條路,只有拼死一搏了,眾姐妹怕否?”

眾女子:“不怕,愿隨首領拼死搏殺,反出地府!”

艾麗曼:“好,青鸞妹妹,你帶人速去打開怨婦獄,放出那些怨婦。一起造反,以壯聲威,!”

青  鸞:“諾!”

艾麗曼:“紫風”

紫  風:“在”

艾麗曼:“你去吧怪蛇放出來,指揮它們,配合大家向前,層層進攻!”

紫  風:“諾”

艾麗曼:“其他大部隊原由誰指揮?”

紅  鶯:“我,紅鶯,指揮左隊!

綠  鵲:“我。綠鵲,指揮右隊,

艾麗曼:“好,你二人帶領大隊跟隨我左右,合力向前攻打,不得后退!”

紅鶯,綠鵲:“諾!”

艾麗曼:“行動!”說完一揮銀鋤,只聽“轟隆”一聲散魂獄緊閉的大鐵門倒塌了,黑衣女子吶喊者涌出牢獄。

 

20,散魂獄外

   散魂獄外眾多鬼獄卒大喊:“散魂獄暴動啦!,散魂獄暴動啦!”成群結隊地拿著各種兵器沖過來阻擋。

 

21、散魂犯牢獄    

艾麗曼:“看來我們是華山天險——一條路,只有拼死一搏了,眾姐妹怕否?”

眾女子:“不怕,愿隨首領拼死搏殺,反出地府!”

艾麗曼:“好,青鸞妹妹,你帶人速去打開怨婦獄,放出那些怨婦。一起造反,以壯聲威,!”

青  鸞:“諾!”

艾麗曼:“紫風”

紫  風:“在”

艾麗曼:“你去吧怪蛇放出來,指揮它們,配合大家向前,層層進攻!”

紫  風:“諾”

艾麗曼:“其他大部隊原由誰指揮?”

紅  鶯:“我,紅鶯,指揮左隊!

綠  鵲:“我。綠鵲,指揮右隊,

艾麗曼:“好,你二人帶領大隊跟隨我左右,合力向前攻打,不得后退!”

紅鶯,綠鵲:“諾!”

艾麗曼:“行動!”說完一揮銀鋤,只聽“轟隆”一聲散魂獄緊閉的大鐵門倒塌了,黑衣女子吶喊者涌出牢獄。

 

22、散魂獄外

   散魂獄外眾多鬼獄卒大喊:“散魂獄暴動啦!,散魂獄暴動啦!”成群結隊地拿著各種兵器沖過來阻擋。

 

23、散魂獄哇外

艾麗曼。開始揮動左臂,“嗡嗡”的鳳鳴聲響起,越想越大,振聾發聵,頓時空穴來風,疾猛狂烈,骨山被摧毀,骨架橫飛,血河掀起巨浪,洶涌澎湃,鬼獄卒像紙片一樣被吹走,滿天飄著骷髏,骨架、腸肚、五臟……

 

24、善惡殿

轉輪王歇斯底里地大喊:“快,調集鬼警部隊鎮壓!,再去其他殿搬取救兵,決不能讓他們沖出善惡殿!”

 

25、善惡殿外

一隊紅發綠眼,面黑如漆的羅剎娑在善惡殿通道上用盾牌筑起防御陣地,同時,弓箭手射出一排排銷魂箭,

疾風呼嘯,越刮越猛,那箭鏃沒射多遠紛紛被風吹回來。同時,無數骷髏、骨架。五臟,夾著亂七八糟的物件,劈頭蓋腦地砸過來,鬼警羅剎娑被砸的嚎叫不已。

 

26、善惡殿外通道

紫風“嗚嗚嚶嚶”地吹起一支洞簫,無數雞冠蛇昂著頭,吐著信子向鬼警部隊游走過來。

 

27、善惡殿通道

    鬼警羅剎娑見毒蛇攻過來,驚恐地尖叫著紛紛棄陣而逃,

艾麗曼大喊:“沖出去!”黑衣女子以及眾多怨婦吶喊者沖過第一道防線。

 

28、地獄通道

第二批鬼警羅剎娑沖上來組成第二道防線。這時,坐守冰獄殿的楚江王,、坐守火獄殿的宋帝王,掌管血池大地獄的五官王,一起趕來增援。宋帝王見毒蛇攻來,急忙口吐烈焰,頓時,地獄通道燃起熊熊大火直向艾麗曼和羅剎絲撲來。

那些毒蛇見了,扭頭向后逃跑,

艾麗曼輪動左臂,狂風再起,烈焰被風吹得向鬼警陣地燒過來,宋帝王急忙住嘴將火收回。

艾麗曼策動部眾再次發起沖鋒,吶喊著向第二道防線攻擊過來。

 

29、地獄通道

通道的第二道防線上掌管血池大地獄的五官王和坐守冰獄殿的楚江王對望了一眼,五官王取出一只金缽向下一扣,從金缽涌出一股血水,直向艾麗曼的部眾淹過來。同時,坐守冰獄殿的楚江王鼓起腮幫子吹出一陣極寒的冷風,血水遇寒結成冰,一步步向艾麗曼等壓過來,

 

30、地獄通道

血冰向前緊逼……黑衣女子們向后退卻,……蛇群向后亂竄……

艾麗曼大叫一聲,舉起銀鋤,用力向血冰砸去,“咔嚓嚓”一聲爆響,血冰被砸成碎塊。

艾麗曼揮動左臂,將血塊掀起漫天冰雹,向鬼警羅剎娑和鬼王們砸下來,嚇的鬼警羅剎娑和鬼王們抱頭鼠竄。

艾麗曼的部眾們,發出一陣歡呼,同時追擊過來

 

31、地獄通道

   鬼警羅剎娑和鬼王們正在逃跑,這時,掌管重力地獄的泰山王趕過來,喊了一聲:“看我的!”緊接著長袖一甩,一座鐵山從袖子里飛出,“咚”的一聲落在地獄通道中間,那鐵山越長越大,剎那間將地獄通道堵得嚴嚴實實,把艾麗曼和他的部眾們全部封死在地獄通道里

   紅鶯綠鵲帶領羅剎絲追到山下,停了下來,望著被堵住的鐵山不知所措。

   艾麗曼來到山下,說:“大家退后!”眾人退后,艾麗曼揮起銀鋤向大山砸去,大山響起“鐺鐺”的金屬聲,卻紋絲不動。又連連砸了幾次,,大山巋然不動。艾麗曼長嘆一聲:“苦也苦也,此乃一座鐵山,我們被困于此,如何是好!”

 

32、地獄通道里

頓時一種沮喪之氣在隊里漫然開來,大家垂頭喪氣地坐在地上嘆氣,艾麗曼也不知如何是好。

 

33、地獄通道里

     青鸞和紫風在地獄通道里到處找路,通道兩側都是巖石,無路可循,青鸞拾起一根鐵棍向洞頂戳去,有一處漏下土來,

青  鸞:(驚喜若狂)“姐姐,姐姐,真是天無絕人之路,天無絕人 之路呀!”

艾麗曼:“青鸞,快說,路在何處?”

青  鸞:剛才我和紫鳳都看過了,四周都是巖石,唯有洞頂一處是泥土,我們何不從哪里挖掘通洞,直去陽間“”

艾麗曼:“甚好,走,看看去!”

 

34、地獄通道里

    眾人來到青鸞所說的地方,

青  鸞:(用鐵棍搗搗洞頂):“看,就這里”

艾麗曼:“大家散開!”

等大家散開后,艾麗曼揮動銀鋤向洞頂挖去,只聽“嘩啦”一聲,洞頂落下一大堆土石,

艾麗曼;“哈哈哈哈,上蒼有眼,天不滅皇,果真是峰回路轉,絕處逢生呀!”

眾人歡呼起來:“嗷,我們得救啦!我們得救啦!”

艾麗曼:‘紅鶯,綠鵲,速速帶領大家搬石運土,青鸞紫風,隨我繼續向上挖掘!’(切光)

 

35、精絕國境內荒原   日 外

    精絕國境內的一處荒原,沙丘連綿,野草叢生,狐兔亂竄。突然,大地晃動起來,一處地皮向下塌陷,轟隆一聲,現出一個大洞,繼而,艾麗曼帶著眾鬼兵、怪蛇;一起冒出地面,一起歡呼:“人間,我們來了!

 

36、精絕國     日  外

【畫外音】“……就這樣,他們打通了陰曹地府和人間的通道,艾麗曼帶著一群羅剎絲和怨婦的魂靈來到人間。艾麗曼經歷了天堂、人間、地獄的種種磨難,再也不是那個善良、賦予同情心,有正義感,愛打抱不平的姑娘了,變成一個兇狠毒辣的大魔頭。她在尼雅河畔(民豐縣境內)建立了精絕國。由于他們來自鬼洞,就自稱鬼洞族,對內自稱精絕鬼母,對外稱自己是精絕校尉。仗著武力和魔法四處擴張挑起戰火。剿滅了周邊五六個小國,每每消滅一個小國,便把那里的婦女、兒童、老弱病殘者全部殺死,或生食,或腌制成肉干,以備冬天享用,而把青壯男子霸占為面首。成為當時西域人人談之色變的精絕鬼國,”

 第六集

 

1、散魂犯小牢獄

    不知過了多久,牢獄的門被打開了,兩個鬼獄卒用擔架抬著奄奄一息的老嫗進來,把老嫗倒在地上,拉著擔架走了,

    艾麗曼急忙爬到老嫗身邊:“婆婆,婆婆!”

老嫗沒有絲毫反應。

 

2、散魂犯大牢獄

    這時,柵欄那邊的大牢房里那兩個女子又爬了過來,

兩女子:“姐姐,婆婆她怎么樣了?”

艾麗曼(用手指試了一下老嫗的呼吸):“還活著,,恐怕不會太久了!

兩女子(“嗚嗚”地哭起來,邊哭邊說):“鬼母,鬼母,你的魂如果散了,我們這幾百個姐妹該怎么辦呀!”

這一說不打緊,整個大牢房的黑衣女子都哭起來。

 

3、散魂犯小牢獄

艾麗曼:“妹妹,這婆婆是誰?你們又是什么人?”

女子乙:“我們是羅剎,婆婆就是我們的首領!!

艾麗曼:“羅剎?羅剎是什么?”

    女子乙正要細說,女子甲推了女子乙一把,女子乙急忙住嘴。

   這時,白發婆婆突然渾身顫抖起來,囈語:“冷……冷……”

   艾麗曼急忙把白發婆婆緊緊摟在懷里……

   兩個黑衣女子對望了一眼。

 

4、散魂犯小牢獄

不知過了多久,老嫗在艾麗曼懷里睜開眼,直楞楞地看著艾麗曼,艾麗曼對白發婆婆嫣然一笑,

老 嫗:“你是誰?”

艾麗曼:“婆婆別說話,你剛受了刑!得靜養”

老  嫗:“你是誰?”

艾麗曼:“我,……我叫艾麗曼!

老  嫗:“艾麗曼?……這是散魂獄,你怎么會在這里?!”

艾麗曼:“我,……實在難以啟齒……婆婆,你們怎么被關在這里?什么是羅剎?……”

老  嫗(突然伸手掐著艾麗曼的脖子,兇狠地問):“說!誰派你來的?!”

艾麗曼(艱難地):“你……你松手,沒,沒,沒人派我……”

老  嫗:“不說,我掐死你!”

艾麗曼::“真的……真的……”

這時,牢門開了,幾個鬼獄卒從走廊向小牢房里走來,老嫗急忙松手。

艾麗曼不停地咳嗽著……

進來幾個鬼獄卒,其中一個喊道:“艾麗曼,過堂!”

艾麗曼放下白發婆婆,站起身來,被鬼獄卒押出牢房。

 

5、散魂犯大牢獄走廊

鬼獄卒押著艾麗曼經過走廊,兩側柵欄里的黑衣女子們,都向她招手,集體跺腳,發出有節奏的“咚咚”聲。

 

6、地獄

   一口大鍋里裝滿了滾燙的油,鍋下爐火正旺,兩個獄卒抬起艾麗曼,向油鍋里丟去,艾麗曼慘叫!【切光】

 

7、散魂犯小牢獄

艾麗曼慢慢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老嫗的懷里。老嫗正用舌頭在舔她手臂,奇怪的是,原被炸焦的肌膚經他一舔,竟然完好如初。

艾麗曼:(感激地):“婆婆,謝謝你……”

老  嫗:“哎,孩子,你犯了什么罪,他們竟然這樣折磨你?”

艾麗曼:“我……我……我咬斷了閻羅王孫子的舌頭……”

老  嫗:(仔細打量艾麗曼一會,自言自語)“男俊一身害,女俊一身禍呀! 你生前是何人,為何如此年輕就被下到這陰曹地府來受苦?”

艾麗曼:“我本是桃花仙子的女兒,王母娘娘的貼身侍女,因打抱不平懲治惡神闖了禍,被流放到大漠看守寶庫,又因被奸人所騙,陷入情網,丟失寶庫,以至于此!

老  嫗:“哦,難怪,難怪,常言說‘好人命不長,惡人活千年’孩子,你之所以會落得如此下場,完全是因為你長得太美,而且又太善良的緣故。是啊,女人都愿意自己有美的相貌,美的身材,認為那是上天賜的資本和財富?捎钟姓l知道,那也是禍事的根苗?世人都說善良是一種美德,可誰又知道,善良恰恰又是惡人利用的弱點呢?你看看這散魂獄關押的女子,哪一個不是國色天香?再看看古往今來,哪一個美女又有過好下場?不論天宮、人間、陰曹地府盡皆如此呀!……”

艾麗曼:“婆婆,請恕我的好奇,不知婆婆和這眾多姐妹何以都關在這散魂獄?這可是地獄中懲治罪大惡極的重犯犯人的地方呀!”

老  嫗:“我們是羅剎絲,他們都是我的弟子,也就是你說的是地獄中被懲治的重犯犯人。至于是不是罪大惡極,就得先問問你自己,你罪大惡極嗎?”

艾麗曼:“我何罪之有?罪大惡極更無從說起?”

老  嫗:“是呀?我們羅剎原來是陽間的一個古老的雅利安人部落。男性叫羅剎娑,女性叫羅剎絲。住在古印度東部。由于羅剎娑紅發,綠眼,黑臉黑身又不忌諱吃人肉,被世間稱為惡魔。天宮怕我們禍害人間,就派太白金星下凡將我們招安。集體調到陰曹地府擔任鬼警,職司鎮壓和懲罰罪人。羅剎雖然男性丑惡,女性卻貌美若仙,所以經常遭受陰曹地府上至鬼王、下至各級鬼吏的奸淫、強暴。我們不堪受此大辱,便密謀反出地府,回陽間去過自由自在的生活。誰曾想被閻羅王的密探發現,將我們集體囚禁在散魂獄,企圖讓我們的魂靈永遠消失……!

     正說間,牢門被打開,那老嫗突然住嘴,只是惡狠狠地瞪著鬼獄卒。

兩個鬼獄卒二話不說,進來將老嫗拖走.

 

8、地獄

 【畫外音】就這樣,艾麗曼和那個老婆婆在散魂獄里輪番受到各種殘酷的刑法的折磨,于是,兩人互相幫助,互相安慰,逐漸相互取得了信任,結成了友誼。

【畫面1】兩個鬼獄卒用一把大鋸,把老嫗鋸成一截一截……

【畫面2】牢房里艾麗曼把鋸開的身體一節節地對在一起,老嫗又活了過來

 

9、地獄

【畫面3】蛇窟里萬蛇抬著頭吐著信子,兩個鬼獄卒抬著艾麗曼丟進蛇窟,無數蛇爬滿艾麗曼全身……

【畫面4】牢房里,老嫗蘸著自己的口水為艾麗曼治療蛇傷……

 

10、散魂犯小牢獄

   牢門再次被打開,兩個鬼獄卒把奄奄一息的老嫗丟在地上走了。

   艾麗曼爬到老嫗身邊,將老嫗的頭枕在自己的大腿上,喊著:“婆婆,婆婆!你醒醒,你醒醒……”

 

11、散魂犯大牢獄

大牢房的女子們都趴在鐵柵欄上焦急地地喊:“首領,首領!……”有的女子竟然嗚嗚地痛哭起來。

 

12、散魂犯小牢獄

老  嫗:(慢慢睜開眼睛):“……艾麗曼,我的大限到了,你看我的雙腳已經散去了”,

艾麗曼一看,婆婆的雙腳果真不見了,正要尖叫,被老嫗制止,

老  嫗:“我的時間不多了,你扶我坐起來”

艾麗曼扶老嫗坐起來,老嫗乘艾麗曼沒有防備,抱住她的頭,猛地用前額向艾麗曼的前額磕去,只聽“咚”的一聲,艾麗曼頓時頭破血流。

艾麗曼:“婆婆你?!……”繼而一陣鉆心的痛襲來,痛的艾麗曼抱著腦袋在地上打滾,那老嫗坐在地上不動聲色地看著,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意i.

 

13、散魂犯小牢獄

鐵柵欄邊的女子們卻一起下跪,莊嚴地把頭磕在地上。

 

14、散魂犯小牢獄

過了一會,艾麗曼的疼痛感消失了,

艾麗曼(憤憤地瞪著老嫗):“婆婆,你這是何意?”

老  嫗:(勉強地笑著):“艾麗曼,你先別怨我,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羅剎絲的首領,惡名遠揚的巨瞳鬼母,我不但搶劫殺人,吃人肉,喝人血,而且我還有個特異功能,我額頭上長著一只巨大的眼睛,只要睜開看誰一眼,這個人就會在世界上永遠消失,F在我把這只巨瞳傳給了你,以后你就是他們的首領——精絕鬼母。骸

艾麗曼:“什么,巨瞳傳給了我?!”邊說邊用手去摸自己的額頭,發覺有一條細細的縫,用力睜開

【特寫】艾麗曼的額頭長出一只巨大的眼睛!艾麗曼急忙用手捂住,驚恐地尖叫起來。

老  嫗:”這只巨瞳在暗無天日的陰曹地府是毫無魔力的,但到了有陽光、月光、火光的地方將威力無窮!,我之所以傳給你,是希望你帶著這些女子們反出陰曹地府。去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否者,誰都無法逃脫我今天的命運”說到此眉頭皺了起來

 

15、散魂犯小牢獄

艾麗曼一看,老婆婆的下半身已經散去,只留上半身。

艾麗曼:“婆婆,你都沒有辦法反出地府,我又如何能夠做到?”

老  嫗:“你不是還有王母娘娘送給你的如意乾坤月光銀鋤嗎?那是藏在你的意識里的,永遠是你的!

艾麗曼:“如意乾坤月光銀鋤?”下意識地用左手一招,手中果然多了一把月色融融的銀鋤。

老  嫗:(這時,老婆婆只剩下一個腦袋):“記住,在這個弱肉強食的  

世界里,善良是毫無用處的,只有實力才是生存的唯一條件……”說完,腦袋也慢慢消失了。

艾麗曼:“婆婆!婆婆i……”

 

16、散魂犯大牢獄

    趴在地上的黑衣女子們,一起高喊:“參見精絕鬼母,”

走廊兩側牢房里也一起喊:“參見精絕鬼母!”

喊聲驚動牢獄外面的鬼獄卒,十幾個鬼獄卒沖進大牢房,用水火棍一陣亂打,邊喊:“安靜,安靜,不許喧嘩,都手抱頭蹲下,!”

 

17、散魂犯小牢獄

   幾個鬼獄卒沖進小牢房,向艾麗曼打來,。艾麗曼用銀鋤一揮,轟隆一聲巨響,整個牢房晃動起來。牢房的鐵柵欄全部斷裂,落在地上。

那十幾個鬼獄卒被一陣疾風吹倒在走廊里,被走廊兩側牢房沖出來的黑衣女子打倒。

 

18、散魂犯牢獄

眾女子們擺脫羈絆,群情激昂,一起跪拜:“參見精絕鬼母!”氣勢之雄,震撼地府,

艾麗曼:“姐妹們,巨瞳婆婆說的不錯,如果我們就這樣坐以待斃,誰也逃脫不了被散魂的下場。為今之計,只有眾姐妹齊心協力,反出陰曹地府,回陽間去創造我們自己想過的那種不受壓迫,不受凌辱,自由平等,豐衣足食的生活。不知眾姐妹可否愿意?”

 眾女子:“愿追隨精絕鬼母,謹遵軍令,反出地府,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艾麗曼:“只是我至從下地府以來就受管制,對地府情形知之甚少,不知那位姐妹知曉,還望告知,以便策劃攻略!

 

19、散魂犯牢獄

青  鸞:“稟告姐姐,在下青鸞,原為巨瞳鬼母麾下大將,曾跟隨巨瞳鬼母為鬼警,對地府情形有所了解!

艾麗曼:“哦,甚好!愿聞其詳”

青  鸞:“這陰曹地府分為十層,被十位鬼王統治著,第一位是掌生死的秦廣王,坐守生死殿。第二位是掌管十六個小地獄的楚江王,坐守冰獄殿。第三位也是掌管十六個小地獄的宋帝王,坐守火獄殿。第四位是掌管血池大地獄的五官王,坐守血池殿。第五位是掌管萬物輪回的閻羅王。坐守閻羅殿殿。.第六位是掌管大叫喚地獄的卞城王,坐守怨念殿。第七位是掌管重力地獄的泰山王,坐守泰山殿。第八位是掌管油鍋大地獄的都市王,坐守忠孝殿。第九位是掌管阿鼻地獄的平等王,坐守恐懼殿。第十位是掌管無間地獄的轉輪王。坐守善惡殿。

艾麗曼:“我等現在所處的位置在何處?”

青  鸞:“我等現在的位置處于最底層,屬無間地獄的轉輪王管轄,這

個監區分為三個牢獄,中間是我們散魂獄,左邊是怨婦獄,關押那些生前被男人拋棄而自縊身亡的怨婦們。右邊是怪蛇窟,這怪蛇原屬羅剎的一支隊伍,由巨瞳鬼母麾下的紫風妹妹指揮,我們被關押后這些怪蛇,也被集中關押在蛇窟里!

艾麗曼:“我們若反出陰曹地府,當從何處攻打方能出去?”

青  鸞:“這地府是一個巨大的隧洞,只能從最底層,一層一層打過去,渡過奈何河,從黃泉路回到陽間。

艾麗曼:“看來我們是華山天險——一條路,只有拼死一搏了,眾姐妹怕否?”

眾女子:“不怕,愿隨首領拼死搏殺,反出地府!”

艾麗曼:“好,青鸞妹妹,你帶人速去打開怨婦獄,放出那些怨婦。一起造反,以壯聲威,!”

青  鸞:“諾!”

艾麗曼:“紫風”

紫  風:“在”

艾麗曼:“你去吧怪蛇放出來,指揮它們,配合大家向前,層層進攻!”

紫  風:“諾”

艾麗曼:“其他大部隊原由誰指揮?”

紅  鶯:“我,紅鶯,指揮左隊!

綠  鵲:“我。綠鵲,指揮右隊,

艾麗曼:“好,你二人帶領大隊跟隨我左右,合力向前攻打,不得后退!”

紅鶯,綠鵲:“諾!”

艾麗曼:“行動!”說完一揮銀鋤,只聽“轟隆”一聲散魂獄緊閉的大鐵門倒塌了,黑衣女子吶喊者涌出牢獄。

 

20,散魂獄外

   散魂獄外眾多鬼獄卒大喊:“散魂獄暴動啦!,散魂獄暴動啦!”成群結隊地拿著各種兵器沖過來阻擋。

 

21、散魂犯牢獄    

艾麗曼:“看來我們是華山天險——一條路,只有拼死一搏了,眾姐妹怕否?”

眾女子:“不怕,愿隨首領拼死搏殺,反出地府!”

艾麗曼:“好,青鸞妹妹,你帶人速去打開怨婦獄,放出那些怨婦。一起造反,以壯聲威,!”

青  鸞:“諾!”

艾麗曼:“紫風”

紫  風:“在”

艾麗曼:“你去吧怪蛇放出來,指揮它們,配合大家向前,層層進攻!”

紫  風:“諾”

艾麗曼:“其他大部隊原由誰指揮?”

紅  鶯:“我,紅鶯,指揮左隊!

綠  鵲:“我。綠鵲,指揮右隊,

艾麗曼:“好,你二人帶領大隊跟隨我左右,合力向前攻打,不得后退!”

紅鶯,綠鵲:“諾!”

艾麗曼:“行動!”說完一揮銀鋤,只聽“轟隆”一聲散魂獄緊閉的大鐵門倒塌了,黑衣女子吶喊者涌出牢獄。

 

22、散魂獄外

   散魂獄外眾多鬼獄卒大喊:“散魂獄暴動啦!,散魂獄暴動啦!”成群結隊地拿著各種兵器沖過來阻擋。

 

23、散魂獄哇外

艾麗曼。開始揮動左臂,“嗡嗡”的鳳鳴聲響起,越想越大,振聾發聵,頓時空穴來風,疾猛狂烈,骨山被摧毀,骨架橫飛,血河掀起巨浪,洶涌澎湃,鬼獄卒像紙片一樣被吹走,滿天飄著骷髏,骨架、腸肚、五臟……

 

24、善惡殿

轉輪王歇斯底里地大喊:“快,調集鬼警部隊鎮壓!,再去其他殿搬取救兵,決不能讓他們沖出善惡殿!”

 

25、善惡殿外

一隊紅發綠眼,面黑如漆的羅剎娑在善惡殿通道上用盾牌筑起防御陣地,同時,弓箭手射出一排排銷魂箭,

疾風呼嘯,越刮越猛,那箭鏃沒射多遠紛紛被風吹回來。同時,無數骷髏、骨架。五臟,夾著亂七八糟的物件,劈頭蓋腦地砸過來,鬼警羅剎娑被砸的嚎叫不已。

 

26、善惡殿外通道

紫風“嗚嗚嚶嚶”地吹起一支洞簫,無數雞冠蛇昂著頭,吐著信子向鬼警部隊游走過來。

 

27、善惡殿通道

    鬼警羅剎娑見毒蛇攻過來,驚恐地尖叫著紛紛棄陣而逃,

艾麗曼大喊:“沖出去!”黑衣女子以及眾多怨婦吶喊者沖過第一道防線。

 

28、地獄通道

第二批鬼警羅剎娑沖上來組成第二道防線。這時,坐守冰獄殿的楚江王,、坐守火獄殿的宋帝王,掌管血池大地獄的五官王,一起趕來增援。宋帝王見毒蛇攻來,急忙口吐烈焰,頓時,地獄通道燃起熊熊大火直向艾麗曼和羅剎絲撲來。

那些毒蛇見了,扭頭向后逃跑,

艾麗曼輪動左臂,狂風再起,烈焰被風吹得向鬼警陣地燒過來,宋帝王急忙住嘴將火收回。

艾麗曼策動部眾再次發起沖鋒,吶喊著向第二道防線攻擊過來。

 

29、地獄通道

通道的第二道防線上掌管血池大地獄的五官王和坐守冰獄殿的楚江王對望了一眼,五官王取出一只金缽向下一扣,從金缽涌出一股血水,直向艾麗曼的部眾淹過來。同時,坐守冰獄殿的楚江王鼓起腮幫子吹出一陣極寒的冷風,血水遇寒結成冰,一步步向艾麗曼等壓過來,

 

30、地獄通道

血冰向前緊逼……黑衣女子們向后退卻,……蛇群向后亂竄……

艾麗曼大叫一聲,舉起銀鋤,用力向血冰砸去,“咔嚓嚓”一聲爆響,血冰被砸成碎塊。

艾麗曼揮動左臂,將血塊掀起漫天冰雹,向鬼警羅剎娑和鬼王們砸下來,嚇的鬼警羅剎娑和鬼王們抱頭鼠竄。

艾麗曼的部眾們,發出一陣歡呼,同時追擊過來

 

31、地獄通道

   鬼警羅剎娑和鬼王們正在逃跑,這時,掌管重力地獄的泰山王趕過來,喊了一聲:“看我的!”緊接著長袖一甩,一座鐵山從袖子里飛出,“咚”的一聲落在地獄通道中間,那鐵山越長越大,剎那間將地獄通道堵得嚴嚴實實,把艾麗曼和他的部眾們全部封死在地獄通道里

   紅鶯綠鵲帶領羅剎絲追到山下,停了下來,望著被堵住的鐵山不知所措。

   艾麗曼來到山下,說:“大家退后!”眾人退后,艾麗曼揮起銀鋤向大山砸去,大山響起“鐺鐺”的金屬聲,卻紋絲不動。又連連砸了幾次,,大山巋然不動。艾麗曼長嘆一聲:“苦也苦也,此乃一座鐵山,我們被困于此,如何是好!”

 

32、地獄通道里

頓時一種沮喪之氣在隊里漫然開來,大家垂頭喪氣地坐在地上嘆氣,艾麗曼也不知如何是好。

 

33、地獄通道里

     青鸞和紫風在地獄通道里到處找路,通道兩側都是巖石,無路可循,青鸞拾起一根鐵棍向洞頂戳去,有一處漏下土來,

青  鸞:(驚喜若狂)“姐姐,姐姐,真是天無絕人之路,天無絕人 之路呀!”

艾麗曼:“青鸞,快說,路在何處?”

青  鸞:剛才我和紫鳳都看過了,四周都是巖石,唯有洞頂一處是泥土,我們何不從哪里挖掘通洞,直去陽間“”

艾麗曼:“甚好,走,看看去!”

 

34、地獄通道里

    眾人來到青鸞所說的地方,

青  鸞:(用鐵棍搗搗洞頂):“看,就這里”

艾麗曼:“大家散開!”

等大家散開后,艾麗曼揮動銀鋤向洞頂挖去,只聽“嘩啦”一聲,洞頂落下一大堆土石,

艾麗曼;“哈哈哈哈,上蒼有眼,天不滅皇,果真是峰回路轉,絕處逢生呀!”

眾人歡呼起來:“嗷,我們得救啦!我們得救啦!”

艾麗曼:‘紅鶯,綠鵲,速速帶領大家搬石運土,青鸞紫風,隨我繼續向上挖掘!’(切光)

 

35、精絕國境內荒原   日 外

    精絕國境內的一處荒原,沙丘連綿,野草叢生,狐兔亂竄。突然,大地晃動起來,一處地皮向下塌陷,轟隆一聲,現出一個大洞,繼而,艾麗曼帶著眾鬼兵、怪蛇;一起冒出地面,一起歡呼:“人間,我們來了!

 

36、精絕國     日  外

【畫外音】“……就這樣,他們打通了陰曹地府和人間的通道,艾麗曼帶著一群羅剎絲和怨婦的魂靈來到人間。艾麗曼經歷了天堂、人間、地獄的種種磨難,再也不是那個善良、賦予同情心,有正義感,愛打抱不平的姑娘了,變成一個兇狠毒辣的大魔頭。她在尼雅河畔(民豐縣境內)建立了精絕國。由于他們來自鬼洞,就自稱鬼洞族,對內自稱精絕鬼母,對外稱自己是精絕校尉。仗著武力和魔法四處擴張挑起戰火。剿滅了周邊五六個小國,每每消滅一個小國,便把那里的婦女、兒童、老弱病殘者全部殺死,或生食,或腌制成肉干,以備冬天享用,而把青壯男子霸占為面首。成為當時西域人人談之色變的精絕鬼國,”

 第六集

 

1、散魂犯小牢獄

    不知過了多久,牢獄的門被打開了,兩個鬼獄卒用擔架抬著奄奄一息的老嫗進來,把老嫗倒在地上,拉著擔架走了,

    艾麗曼急忙爬到老嫗身邊:“婆婆,婆婆!”

老嫗沒有絲毫反應。

 

2、散魂犯大牢獄

    這時,柵欄那邊的大牢房里那兩個女子又爬了過來,

兩女子:“姐姐,婆婆她怎么樣了?”

艾麗曼(用手指試了一下老嫗的呼吸):“還活著,,恐怕不會太久了!

兩女子(“嗚嗚”地哭起來,邊哭邊說):“鬼母,鬼母,你的魂如果散了,我們這幾百個姐妹該怎么辦呀!”

這一說不打緊,整個大牢房的黑衣女子都哭起來。

 

3、散魂犯小牢獄

艾麗曼:“妹妹,這婆婆是誰?你們又是什么人?”

女子乙:“我們是羅剎,婆婆就是我們的首領!!

艾麗曼:“羅剎?羅剎是什么?”

    女子乙正要細說,女子甲推了女子乙一把,女子乙急忙住嘴。

   這時,白發婆婆突然渾身顫抖起來,囈語:“冷……冷……”

   艾麗曼急忙把白發婆婆緊緊摟在懷里……

   兩個黑衣女子對望了一眼。

 

4、散魂犯小牢獄

不知過了多久,老嫗在艾麗曼懷里睜開眼,直楞楞地看著艾麗曼,艾麗曼對白發婆婆嫣然一笑,

老 嫗:“你是誰?”

艾麗曼:“婆婆別說話,你剛受了刑!得靜養”

老  嫗:“你是誰?”

艾麗曼:“我,……我叫艾麗曼!

老  嫗:“艾麗曼?……這是散魂獄,你怎么會在這里?!”

艾麗曼:“我,……實在難以啟齒……婆婆,你們怎么被關在這里?什么是羅剎?……”

老  嫗(突然伸手掐著艾麗曼的脖子,兇狠地問):“說!誰派你來的?!”

艾麗曼(艱難地):“你……你松手,沒,沒,沒人派我……”

老  嫗:“不說,我掐死你!”

艾麗曼::“真的……真的……”

這時,牢門開了,幾個鬼獄卒從走廊向小牢房里走來,老嫗急忙松手。

艾麗曼不停地咳嗽著……

進來幾個鬼獄卒,其中一個喊道:“艾麗曼,過堂!”

艾麗曼放下白發婆婆,站起身來,被鬼獄卒押出牢房。

 

5、散魂犯大牢獄走廊

鬼獄卒押著艾麗曼經過走廊,兩側柵欄里的黑衣女子們,都向她招手,集體跺腳,發出有節奏的“咚咚”聲。

 

6、地獄

   一口大鍋里裝滿了滾燙的油,鍋下爐火正旺,兩個獄卒抬起艾麗曼,向油鍋里丟去,艾麗曼慘叫!【切光】

 

7、散魂犯小牢獄

艾麗曼慢慢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老嫗的懷里。老嫗正用舌頭在舔她手臂,奇怪的是,原被炸焦的肌膚經他一舔,竟然完好如初。

艾麗曼:(感激地):“婆婆,謝謝你……”

老  嫗:“哎,孩子,你犯了什么罪,他們竟然這樣折磨你?”

艾麗曼:“我……我……我咬斷了閻羅王孫子的舌頭……”

老  嫗:(仔細打量艾麗曼一會,自言自語)“男俊一身害,女俊一身禍呀! 你生前是何人,為何如此年輕就被下到這陰曹地府來受苦?”

艾麗曼:“我本是桃花仙子的女兒,王母娘娘的貼身侍女,因打抱不平懲治惡神闖了禍,被流放到大漠看守寶庫,又因被奸人所騙,陷入情網,丟失寶庫,以至于此!

老  嫗:“哦,難怪,難怪,常言說‘好人命不長,惡人活千年’孩子,你之所以會落得如此下場,完全是因為你長得太美,而且又太善良的緣故。是啊,女人都愿意自己有美的相貌,美的身材,認為那是上天賜的資本和財富?捎钟姓l知道,那也是禍事的根苗?世人都說善良是一種美德,可誰又知道,善良恰恰又是惡人利用的弱點呢?你看看這散魂獄關押的女子,哪一個不是國色天香?再看看古往今來,哪一個美女又有過好下場?不論天宮、人間、陰曹地府盡皆如此呀!……”

艾麗曼:“婆婆,請恕我的好奇,不知婆婆和這眾多姐妹何以都關在這散魂獄?這可是地獄中懲治罪大惡極的重犯犯人的地方呀!”

老  嫗:“我們是羅剎絲,他們都是我的弟子,也就是你說的是地獄中被懲治的重犯犯人。至于是不是罪大惡極,就得先問問你自己,你罪大惡極嗎?”

艾麗曼:“我何罪之有?罪大惡極更無從說起?”

老  嫗:“是呀?我們羅剎原來是陽間的一個古老的雅利安人部落。男性叫羅剎娑,女性叫羅剎絲。住在古印度東部。由于羅剎娑紅發,綠眼,黑臉黑身又不忌諱吃人肉,被世間稱為惡魔。天宮怕我們禍害人間,就派太白金星下凡將我們招安。集體調到陰曹地府擔任鬼警,職司鎮壓和懲罰罪人。羅剎雖然男性丑惡,女性卻貌美若仙,所以經常遭受陰曹地府上至鬼王、下至各級鬼吏的奸淫、強暴。我們不堪受此大辱,便密謀反出地府,回陽間去過自由自在的生活。誰曾想被閻羅王的密探發現,將我們集體囚禁在散魂獄,企圖讓我們的魂靈永遠消失……!

     正說間,牢門被打開,那老嫗突然住嘴,只是惡狠狠地瞪著鬼獄卒。

兩個鬼獄卒二話不說,進來將老嫗拖走.

 

8、地獄

 【畫外音】就這樣,艾麗曼和那個老婆婆在散魂獄里輪番受到各種殘酷的刑法的折磨,于是,兩人互相幫助,互相安慰,逐漸相互取得了信任,結成了友誼。

【畫面1】兩個鬼獄卒用一把大鋸,把老嫗鋸成一截一截……

【畫面2】牢房里艾麗曼把鋸開的身體一節節地對在一起,老嫗又活了過來

 

9、地獄

【畫面3】蛇窟里萬蛇抬著頭吐著信子,兩個鬼獄卒抬著艾麗曼丟進蛇窟,無數蛇爬滿艾麗曼全身……

【畫面4】牢房里,老嫗蘸著自己的口水為艾麗曼治療蛇傷……

 

10、散魂犯小牢獄

   牢門再次被打開,兩個鬼獄卒把奄奄一息的老嫗丟在地上走了。

   艾麗曼爬到老嫗身邊,將老嫗的頭枕在自己的大腿上,喊著:“婆婆,婆婆!你醒醒,你醒醒……”

 

11、散魂犯大牢獄

大牢房的女子們都趴在鐵柵欄上焦急地地喊:“首領,首領!……”有的女子竟然嗚嗚地痛哭起來。

 

12、散魂犯小牢獄

老  嫗:(慢慢睜開眼睛):“……艾麗曼,我的大限到了,你看我的雙腳已經散去了”,

艾麗曼一看,婆婆的雙腳果真不見了,正要尖叫,被老嫗制止,

老  嫗:“我的時間不多了,你扶我坐起來”

艾麗曼扶老嫗坐起來,老嫗乘艾麗曼沒有防備,抱住她的頭,猛地用前額向艾麗曼的前額磕去,只聽“咚”的一聲,艾麗曼頓時頭破血流。

艾麗曼:“婆婆你?!……”繼而一陣鉆心的痛襲來,痛的艾麗曼抱著腦袋在地上打滾,那老嫗坐在地上不動聲色地看著,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意i.

 

13、散魂犯小牢獄

鐵柵欄邊的女子們卻一起下跪,莊嚴地把頭磕在地上。

 

14、散魂犯小牢獄

過了一會,艾麗曼的疼痛感消失了,

艾麗曼(憤憤地瞪著老嫗):“婆婆,你這是何意?”

老  嫗:(勉強地笑著):“艾麗曼,你先別怨我,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羅剎絲的首領,惡名遠揚的巨瞳鬼母,我不但搶劫殺人,吃人肉,喝人血,而且我還有個特異功能,我額頭上長著一只巨大的眼睛,只要睜開看誰一眼,這個人就會在世界上永遠消失,F在我把這只巨瞳傳給了你,以后你就是他們的首領——精絕鬼母。骸

艾麗曼:“什么,巨瞳傳給了我?!”邊說邊用手去摸自己的額頭,發覺有一條細細的縫,用力睜開

【特寫】艾麗曼的額頭長出一只巨大的眼睛!艾麗曼急忙用手捂住,驚恐地尖叫起來。

老  嫗:”這只巨瞳在暗無天日的陰曹地府是毫無魔力的,但到了有陽光、月光、火光的地方將威力無窮!,我之所以傳給你,是希望你帶著這些女子們反出陰曹地府。去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否者,誰都無法逃脫我今天的命運”說到此眉頭皺了起來

 

15、散魂犯小牢獄

艾麗曼一看,老婆婆的下半身已經散去,只留上半身。

艾麗曼:“婆婆,你都沒有辦法反出地府,我又如何能夠做到?”

老  嫗:“你不是還有王母娘娘送給你的如意乾坤月光銀鋤嗎?那是藏在你的意識里的,永遠是你的!

艾麗曼:“如意乾坤月光銀鋤?”下意識地用左手一招,手中果然多了一把月色融融的銀鋤。

老  嫗:(這時,老婆婆只剩下一個腦袋):“記住,在這個弱肉強食的  

世界里,善良是毫無用處的,只有實力才是生存的唯一條件……”說完,腦袋也慢慢消失了。

艾麗曼:“婆婆!婆婆i……”

 

16、散魂犯大牢獄

    趴在地上的黑衣女子們,一起高喊:“參見精絕鬼母,”

走廊兩側牢房里也一起喊:“參見精絕鬼母!”

喊聲驚動牢獄外面的鬼獄卒,十幾個鬼獄卒沖進大牢房,用水火棍一陣亂打,邊喊:“安靜,安靜,不許喧嘩,都手抱頭蹲下,!”

 

17、散魂犯小牢獄

   幾個鬼獄卒沖進小牢房,向艾麗曼打來,。艾麗曼用銀鋤一揮,轟隆一聲巨響,整個牢房晃動起來。牢房的鐵柵欄全部斷裂,落在地上。

那十幾個鬼獄卒被一陣疾風吹倒在走廊里,被走廊兩側牢房沖出來的黑衣女子打倒。

 

18、散魂犯牢獄

眾女子們擺脫羈絆,群情激昂,一起跪拜:“參見精絕鬼母!”氣勢之雄,震撼地府,

艾麗曼:“姐妹們,巨瞳婆婆說的不錯,如果我們就這樣坐以待斃,誰也逃脫不了被散魂的下場。為今之計,只有眾姐妹齊心協力,反出陰曹地府,回陽間去創造我們自己想過的那種不受壓迫,不受凌辱,自由平等,豐衣足食的生活。不知眾姐妹可否愿意?”

 眾女子:“愿追隨精絕鬼母,謹遵軍令,反出地府,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艾麗曼:“只是我至從下地府以來就受管制,對地府情形知之甚少,不知那位姐妹知曉,還望告知,以便策劃攻略!

 

19、散魂犯牢獄

青  鸞:“稟告姐姐,在下青鸞,原為巨瞳鬼母麾下大將,曾跟隨巨瞳鬼母為鬼警,對地府情形有所了解!

艾麗曼:“哦,甚好!愿聞其詳”

青  鸞:“這陰曹地府分為十層,被十位鬼王統治著,第一位是掌生死的秦廣王,坐守生死殿。第二位是掌管十六個小地獄的楚江王,坐守冰獄殿。第三位也是掌管十六個小地獄的宋帝王,坐守火獄殿。第四位是掌管血池大地獄的五官王,坐守血池殿。第五位是掌管萬物輪回的閻羅王。坐守閻羅殿殿。.第六位是掌管大叫喚地獄的卞城王,坐守怨念殿。第七位是掌管重力地獄的泰山王,坐守泰山殿。第八位是掌管油鍋大地獄的都市王,坐守忠孝殿。第九位是掌管阿鼻地獄的平等王,坐守恐懼殿。第十位是掌管無間地獄的轉輪王。坐守善惡殿。

艾麗曼:“我等現在所處的位置在何處?”

青  鸞:“我等現在的位置處于最底層,屬無間地獄的轉輪王管轄,這

個監區分為三個牢獄,中間是我們散魂獄,左邊是怨婦獄,關押那些生前被男人拋棄而自縊身亡的怨婦們。右邊是怪蛇窟,這怪蛇原屬羅剎的一支隊伍,由巨瞳鬼母麾下的紫風妹妹指揮,我們被關押后這些怪蛇,也被集中關押在蛇窟里!

艾麗曼:“我們若反出陰曹地府,當從何處攻打方能出去?”

青  鸞:“這地府是一個巨大的隧洞,只能從最底層,一層一層打過去,渡過奈何河,從黃泉路回到陽間。

艾麗曼:“看來我們是華山天險——一條路,只有拼死一搏了,眾姐妹怕否?”

眾女子:“不怕,愿隨首領拼死搏殺,反出地府!”

艾麗曼:“好,青鸞妹妹,你帶人速去打開怨婦獄,放出那些怨婦。一起造反,以壯聲威,!”

青  鸞:“諾!”

艾麗曼:“紫風”

紫  風:“在”

艾麗曼:“你去吧怪蛇放出來,指揮它們,配合大家向前,層層進攻!”

紫  風:“諾”

艾麗曼:“其他大部隊原由誰指揮?”

紅  鶯:“我,紅鶯,指揮左隊!

綠  鵲:“我。綠鵲,指揮右隊,

艾麗曼:“好,你二人帶領大隊跟隨我左右,合力向前攻打,不得后退!”

紅鶯,綠鵲:“諾!”

艾麗曼:“行動!”說完一揮銀鋤,只聽“轟隆”一聲散魂獄緊閉的大鐵門倒塌了,黑衣女子吶喊者涌出牢獄。

 

20,散魂獄外

   散魂獄外眾多鬼獄卒大喊:“散魂獄暴動啦!,散魂獄暴動啦!”成群結隊地拿著各種兵器沖過來阻擋。

 

21、散魂犯牢獄    

艾麗曼:“看來我們是華山天險——一條路,只有拼死一搏了,眾姐妹怕否?”

眾女子:“不怕,愿隨首領拼死搏殺,反出地府!”

艾麗曼:“好,青鸞妹妹,你帶人速去打開怨婦獄,放出那些怨婦。一起造反,以壯聲威,!”

青  鸞:“諾!”

艾麗曼:“紫風”

紫  風:“在”

艾麗曼:“你去吧怪蛇放出來,指揮它們,配合大家向前,層層進攻!”

紫  風:“諾”

艾麗曼:“其他大部隊原由誰指揮?”

紅  鶯:“我,紅鶯,指揮左隊!

綠  鵲:“我。綠鵲,指揮右隊,

艾麗曼:“好,你二人帶領大隊跟隨我左右,合力向前攻打,不得后退!”

紅鶯,綠鵲:“諾!”

艾麗曼:“行動!”說完一揮銀鋤,只聽“轟隆”一聲散魂獄緊閉的大鐵門倒塌了,黑衣女子吶喊者涌出牢獄。

 

22、散魂獄外

   散魂獄外眾多鬼獄卒大喊:“散魂獄暴動啦!,散魂獄暴動啦!”成群結隊地拿著各種兵器沖過來阻擋。

 

23、散魂獄哇外

艾麗曼。開始揮動左臂,“嗡嗡”的鳳鳴聲響起,越想越大,振聾發聵,頓時空穴來風,疾猛狂烈,骨山被摧毀,骨架橫飛,血河掀起巨浪,洶涌澎湃,鬼獄卒像紙片一樣被吹走,滿天飄著骷髏,骨架、腸肚、五臟……

 

24、善惡殿

轉輪王歇斯底里地大喊:“快,調集鬼警部隊鎮壓!,再去其他殿搬取救兵,決不能讓他們沖出善惡殿!”

 

25、善惡殿外

一隊紅發綠眼,面黑如漆的羅剎娑在善惡殿通道上用盾牌筑起防御陣地,同時,弓箭手射出一排排銷魂箭,

疾風呼嘯,越刮越猛,那箭鏃沒射多遠紛紛被風吹回來。同時,無數骷髏、骨架。五臟,夾著亂七八糟的物件,劈頭蓋腦地砸過來,鬼警羅剎娑被砸的嚎叫不已。

 

26、善惡殿外通道

紫風“嗚嗚嚶嚶”地吹起一支洞簫,無數雞冠蛇昂著頭,吐著信子向鬼警部隊游走過來。

 

27、善惡殿通道

    鬼警羅剎娑見毒蛇攻過來,驚恐地尖叫著紛紛棄陣而逃,

艾麗曼大喊:“沖出去!”黑衣女子以及眾多怨婦吶喊者沖過第一道防線。

 

28、地獄通道

第二批鬼警羅剎娑沖上來組成第二道防線。這時,坐守冰獄殿的楚江王,、坐守火獄殿的宋帝王,掌管血池大地獄的五官王,一起趕來增援。宋帝王見毒蛇攻來,急忙口吐烈焰,頓時,地獄通道燃起熊熊大火直向艾麗曼和羅剎絲撲來。

那些毒蛇見了,扭頭向后逃跑,

艾麗曼輪動左臂,狂風再起,烈焰被風吹得向鬼警陣地燒過來,宋帝王急忙住嘴將火收回。

艾麗曼策動部眾再次發起沖鋒,吶喊著向第二道防線攻擊過來。

 

29、地獄通道

通道的第二道防線上掌管血池大地獄的五官王和坐守冰獄殿的楚江王對望了一眼,五官王取出一只金缽向下一扣,從金缽涌出一股血水,直向艾麗曼的部眾淹過來。同時,坐守冰獄殿的楚江王鼓起腮幫子吹出一陣極寒的冷風,血水遇寒結成冰,一步步向艾麗曼等壓過來,

 

30、地獄通道

血冰向前緊逼……黑衣女子們向后退卻,……蛇群向后亂竄……

艾麗曼大叫一聲,舉起銀鋤,用力向血冰砸去,“咔嚓嚓”一聲爆響,血冰被砸成碎塊。

艾麗曼揮動左臂,將血塊掀起漫天冰雹,向鬼警羅剎娑和鬼王們砸下來,嚇的鬼警羅剎娑和鬼王們抱頭鼠竄。

艾麗曼的部眾們,發出一陣歡呼,同時追擊過來

 

31、地獄通道

   鬼警羅剎娑和鬼王們正在逃跑,這時,掌管重力地獄的泰山王趕過來,喊了一聲:“看我的!”緊接著長袖一甩,一座鐵山從袖子里飛出,“咚”的一聲落在地獄通道中間,那鐵山越長越大,剎那間將地獄通道堵得嚴嚴實實,把艾麗曼和他的部眾們全部封死在地獄通道里

   紅鶯綠鵲帶領羅剎絲追到山下,停了下來,望著被堵住的鐵山不知所措。

   艾麗曼來到山下,說:“大家退后!”眾人退后,艾麗曼揮起銀鋤向大山砸去,大山響起“鐺鐺”的金屬聲,卻紋絲不動。又連連砸了幾次,,大山巋然不動。艾麗曼長嘆一聲:“苦也苦也,此乃一座鐵山,我們被困于此,如何是好!”

 

32、地獄通道里

頓時一種沮喪之氣在隊里漫然開來,大家垂頭喪氣地坐在地上嘆氣,艾麗曼也不知如何是好。

 

33、地獄通道里

     青鸞和紫風在地獄通道里到處找路,通道兩側都是巖石,無路可循,青鸞拾起一根鐵棍向洞頂戳去,有一處漏下土來,

青  鸞:(驚喜若狂)“姐姐,姐姐,真是天無絕人之路,天無絕人 之路呀!”

艾麗曼:“青鸞,快說,路在何處?”

青  鸞:剛才我和紫鳳都看過了,四周都是巖石,唯有洞頂一處是泥土,我們何不從哪里挖掘通洞,直去陽間“”

艾麗曼:“甚好,走,看看去!”

 

34、地獄通道里

    眾人來到青鸞所說的地方,

青  鸞:(用鐵棍搗搗洞頂):“看,就這里”

艾麗曼:“大家散開!”

等大家散開后,艾麗曼揮動銀鋤向洞頂挖去,只聽“嘩啦”一聲,洞頂落下一大堆土石,

艾麗曼;“哈哈哈哈,上蒼有眼,天不滅皇,果真是峰回路轉,絕處逢生呀!”

眾人歡呼起來:“嗷,我們得救啦!我們得救啦!”

艾麗曼:‘紅鶯,綠鵲,速速帶領大家搬石運土,青鸞紫風,隨我繼續向上挖掘!’(切光)

 

35、精絕國境內荒原   日 外

    精絕國境內的一處荒原,沙丘連綿,野草叢生,狐兔亂竄。突然,大地晃動起來,一處地皮向下塌陷,轟隆一聲,現出一個大洞,繼而,艾麗曼帶著眾鬼兵、怪蛇;一起冒出地面,一起歡呼:“人間,我們來了!

 

36、精絕國     日  外

【畫外音】“……就這樣,他們打通了陰曹地府和人間的通道,艾麗曼帶著一群羅剎絲和怨婦的魂靈來到人間。艾麗曼經歷了天堂、人間、地獄的種種磨難,再也不是那個善良、賦予同情心,有正義感,愛打抱不平的姑娘了,變成一個兇狠毒辣的大魔頭。她在尼雅河畔(民豐縣境內)建立了精絕國。由于他們來自鬼洞,就自稱鬼洞族,對內自稱精絕鬼母,對外稱自己是精絕校尉。仗著武力和魔法四處擴張挑起戰火。剿滅了周邊五六個小國,每每消滅一個小國,便把那里的婦女、兒童、老弱病殘者全部殺死,或生食,或腌制成肉干,以備冬天享用,而把青壯男子霸占為面首。成為當時西域人人談之色變的精絕鬼國,”

 第六集

 

1、散魂犯小牢獄

    不知過了多久,牢獄的門被打開了,兩個鬼獄卒用擔架抬著奄奄一息的老嫗進來,把老嫗倒在地上,拉著擔架走了,

    艾麗曼急忙爬到老嫗身邊:“婆婆,婆婆!”

老嫗沒有絲毫反應。

 

2、散魂犯大牢獄

    這時,柵欄那邊的大牢房里那兩個女子又爬了過來,

兩女子:“姐姐,婆婆她怎么樣了?”

艾麗曼(用手指試了一下老嫗的呼吸):“還活著,,恐怕不會太久了!

兩女子(“嗚嗚”地哭起來,邊哭邊說):“鬼母,鬼母,你的魂如果散了,我們這幾百個姐妹該怎么辦呀!”

這一說不打緊,整個大牢房的黑衣女子都哭起來。

 

3、散魂犯小牢獄

艾麗曼:“妹妹,這婆婆是誰?你們又是什么人?”

女子乙:“我們是羅剎,婆婆就是我們的首領!!

艾麗曼:“羅剎?羅剎是什么?”

    女子乙正要細說,女子甲推了女子乙一把,女子乙急忙住嘴。

   這時,白發婆婆突然渾身顫抖起來,囈語:“冷……冷……”

   艾麗曼急忙把白發婆婆緊緊摟在懷里……

   兩個黑衣女子對望了一眼。

 

4、散魂犯小牢獄

不知過了多久,老嫗在艾麗曼懷里睜開眼,直楞楞地看著艾麗曼,艾麗曼對白發婆婆嫣然一笑,

老 嫗:“你是誰?”

艾麗曼:“婆婆別說話,你剛受了刑!得靜養”

老  嫗:“你是誰?”

艾麗曼:“我,……我叫艾麗曼!

老  嫗:“艾麗曼?……這是散魂獄,你怎么會在這里?!”

艾麗曼:“我,……實在難以啟齒……婆婆,你們怎么被關在這里?什么是羅剎?……”

老  嫗(突然伸手掐著艾麗曼的脖子,兇狠地問):“說!誰派你來的?!”

艾麗曼(艱難地):“你……你松手,沒,沒,沒人派我……”

老  嫗:“不說,我掐死你!”

艾麗曼::“真的……真的……”

這時,牢門開了,幾個鬼獄卒從走廊向小牢房里走來,老嫗急忙松手。

艾麗曼不停地咳嗽著……

進來幾個鬼獄卒,其中一個喊道:“艾麗曼,過堂!”

艾麗曼放下白發婆婆,站起身來,被鬼獄卒押出牢房。

 

5、散魂犯大牢獄走廊

鬼獄卒押著艾麗曼經過走廊,兩側柵欄里的黑衣女子們,都向她招手,集體跺腳,發出有節奏的“咚咚”聲。

 

6、地獄

   一口大鍋里裝滿了滾燙的油,鍋下爐火正旺,兩個獄卒抬起艾麗曼,向油鍋里丟去,艾麗曼慘叫!【切光】

 

7、散魂犯小牢獄

艾麗曼慢慢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老嫗的懷里。老嫗正用舌頭在舔她手臂,奇怪的是,原被炸焦的肌膚經他一舔,竟然完好如初。

艾麗曼:(感激地):“婆婆,謝謝你……”

老  嫗:“哎,孩子,你犯了什么罪,他們竟然這樣折磨你?”

艾麗曼:“我……我……我咬斷了閻羅王孫子的舌頭……”

老  嫗:(仔細打量艾麗曼一會,自言自語)“男俊一身害,女俊一身禍呀! 你生前是何人,為何如此年輕就被下到這陰曹地府來受苦?”

艾麗曼:“我本是桃花仙子的女兒,王母娘娘的貼身侍女,因打抱不平懲治惡神闖了禍,被流放到大漠看守寶庫,又因被奸人所騙,陷入情網,丟失寶庫,以至于此!

老  嫗:“哦,難怪,難怪,常言說‘好人命不長,惡人活千年’孩子,你之所以會落得如此下場,完全是因為你長得太美,而且又太善良的緣故。是啊,女人都愿意自己有美的相貌,美的身材,認為那是上天賜的資本和財富?捎钟姓l知道,那也是禍事的根苗?世人都說善良是一種美德,可誰又知道,善良恰恰又是惡人利用的弱點呢?你看看這散魂獄關押的女子,哪一個不是國色天香?再看看古往今來,哪一個美女又有過好下場?不論天宮、人間、陰曹地府盡皆如此呀!……”

艾麗曼:“婆婆,請恕我的好奇,不知婆婆和這眾多姐妹何以都關在這散魂獄?這可是地獄中懲治罪大惡極的重犯犯人的地方呀!”

老  嫗:“我們是羅剎絲,他們都是我的弟子,也就是你說的是地獄中被懲治的重犯犯人。至于是不是罪大惡極,就得先問問你自己,你罪大惡極嗎?”

艾麗曼:“我何罪之有?罪大惡極更無從說起?”

老  嫗:“是呀?我們羅剎原來是陽間的一個古老的雅利安人部落。男性叫羅剎娑,女性叫羅剎絲。住在古印度東部。由于羅剎娑紅發,綠眼,黑臉黑身又不忌諱吃人肉,被世間稱為惡魔。天宮怕我們禍害人間,就派太白金星下凡將我們招安。集體調到陰曹地府擔任鬼警,職司鎮壓和懲罰罪人。羅剎雖然男性丑惡,女性卻貌美若仙,所以經常遭受陰曹地府上至鬼王、下至各級鬼吏的奸淫、強暴。我們不堪受此大辱,便密謀反出地府,回陽間去過自由自在的生活。誰曾想被閻羅王的密探發現,將我們集體囚禁在散魂獄,企圖讓我們的魂靈永遠消失……!

     正說間,牢門被打開,那老嫗突然住嘴,只是惡狠狠地瞪著鬼獄卒。

兩個鬼獄卒二話不說,進來將老嫗拖走.

 

8、地獄

 【畫外音】就這樣,艾麗曼和那個老婆婆在散魂獄里輪番受到各種殘酷的刑法的折磨,于是,兩人互相幫助,互相安慰,逐漸相互取得了信任,結成了友誼。

【畫面1】兩個鬼獄卒用一把大鋸,把老嫗鋸成一截一截……

【畫面2】牢房里艾麗曼把鋸開的身體一節節地對在一起,老嫗又活了過來

 

9、地獄

【畫面3】蛇窟里萬蛇抬著頭吐著信子,兩個鬼獄卒抬著艾麗曼丟進蛇窟,無數蛇爬滿艾麗曼全身……

【畫面4】牢房里,老嫗蘸著自己的口水為艾麗曼治療蛇傷……

 

10、散魂犯小牢獄

   牢門再次被打開,兩個鬼獄卒把奄奄一息的老嫗丟在地上走了。

   艾麗曼爬到老嫗身邊,將老嫗的頭枕在自己的大腿上,喊著:“婆婆,婆婆!你醒醒,你醒醒……”

 

11、散魂犯大牢獄

大牢房的女子們都趴在鐵柵欄上焦急地地喊:“首領,首領!……”有的女子竟然嗚嗚地痛哭起來。

 

12、散魂犯小牢獄

老  嫗:(慢慢睜開眼睛):“……艾麗曼,我的大限到了,你看我的雙腳已經散去了”,

艾麗曼一看,婆婆的雙腳果真不見了,正要尖叫,被老嫗制止,

老  嫗:“我的時間不多了,你扶我坐起來”

艾麗曼扶老嫗坐起來,老嫗乘艾麗曼沒有防備,抱住她的頭,猛地用前額向艾麗曼的前額磕去,只聽“咚”的一聲,艾麗曼頓時頭破血流。

艾麗曼:“婆婆你?!……”繼而一陣鉆心的痛襲來,痛的艾麗曼抱著腦袋在地上打滾,那老嫗坐在地上不動聲色地看著,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意i.

 

13、散魂犯小牢獄

鐵柵欄邊的女子們卻一起下跪,莊嚴地把頭磕在地上。

 

14、散魂犯小牢獄

過了一會,艾麗曼的疼痛感消失了,

艾麗曼(憤憤地瞪著老嫗):“婆婆,你這是何意?”

老  嫗:(勉強地笑著):“艾麗曼,你先別怨我,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羅剎絲的首領,惡名遠揚的巨瞳鬼母,我不但搶劫殺人,吃人肉,喝人血,而且我還有個特異功能,我額頭上長著一只巨大的眼睛,只要睜開看誰一眼,這個人就會在世界上永遠消失,F在我把這只巨瞳傳給了你,以后你就是他們的首領——精絕鬼母。骸

艾麗曼:“什么,巨瞳傳給了我?!”邊說邊用手去摸自己的額頭,發覺有一條細細的縫,用力睜開

【特寫】艾麗曼的額頭長出一只巨大的眼睛!艾麗曼急忙用手捂住,驚恐地尖叫起來。

老  嫗:”這只巨瞳在暗無天日的陰曹地府是毫無魔力的,但到了有陽光、月光、火光的地方將威力無窮!,我之所以傳給你,是希望你帶著這些女子們反出陰曹地府。去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否者,誰都無法逃脫我今天的命運”說到此眉頭皺了起來

 

15、散魂犯小牢獄

艾麗曼一看,老婆婆的下半身已經散去,只留上半身。

艾麗曼:“婆婆,你都沒有辦法反出地府,我又如何能夠做到?”

老  嫗:“你不是還有王母娘娘送給你的如意乾坤月光銀鋤嗎?那是藏在你的意識里的,永遠是你的!

艾麗曼:“如意乾坤月光銀鋤?”下意識地用左手一招,手中果然多了一把月色融融的銀鋤。

老  嫗:(這時,老婆婆只剩下一個腦袋):“記住,在這個弱肉強食的  

世界里,善良是毫無用處的,只有實力才是生存的唯一條件……”說完,腦袋也慢慢消失了。

艾麗曼:“婆婆!婆婆i……”

 

16、散魂犯大牢獄

    趴在地上的黑衣女子們,一起高喊:“參見精絕鬼母,”

走廊兩側牢房里也一起喊:“參見精絕鬼母!”

喊聲驚動牢獄外面的鬼獄卒,十幾個鬼獄卒沖進大牢房,用水火棍一陣亂打,邊喊:“安靜,安靜,不許喧嘩,都手抱頭蹲下,!”

 

17、散魂犯小牢獄

   幾個鬼獄卒沖進小牢房,向艾麗曼打來,。艾麗曼用銀鋤一揮,轟隆一聲巨響,整個牢房晃動起來。牢房的鐵柵欄全部斷裂,落在地上。

那十幾個鬼獄卒被一陣疾風吹倒在走廊里,被走廊兩側牢房沖出來的黑衣女子打倒。

 

18、散魂犯牢獄

眾女子們擺脫羈絆,群情激昂,一起跪拜:“參見精絕鬼母!”氣勢之雄,震撼地府,

艾麗曼:“姐妹們,巨瞳婆婆說的不錯,如果我們就這樣坐以待斃,誰也逃脫不了被散魂的下場。為今之計,只有眾姐妹齊心協力,反出陰曹地府,回陽間去創造我們自己想過的那種不受壓迫,不受凌辱,自由平等,豐衣足食的生活。不知眾姐妹可否愿意?”

 眾女子:“愿追隨精絕鬼母,謹遵軍令,反出地府,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艾麗曼:“只是我至從下地府以來就受管制,對地府情形知之甚少,不知那位姐妹知曉,還望告知,以便策劃攻略!

 

19、散魂犯牢獄

青  鸞:“稟告姐姐,在下青鸞,原為巨瞳鬼母麾下大將,曾跟隨巨瞳鬼母為鬼警,對地府情形有所了解!

艾麗曼:“哦,甚好!愿聞其詳”

青  鸞:“這陰曹地府分為十層,被十位鬼王統治著,第一位是掌生死的秦廣王,坐守生死殿。第二位是掌管十六個小地獄的楚江王,坐守冰獄殿。第三位也是掌管十六個小地獄的宋帝王,坐守火獄殿。第四位是掌管血池大地獄的五官王,坐守血池殿。第五位是掌管萬物輪回的閻羅王。坐守閻羅殿殿。.第六位是掌管大叫喚地獄的卞城王,坐守怨念殿。第七位是掌管重力地獄的泰山王,坐守泰山殿。第八位是掌管油鍋大地獄的都市王,坐守忠孝殿。第九位是掌管阿鼻地獄的平等王,坐守恐懼殿。第十位是掌管無間地獄的轉輪王。坐守善惡殿。

艾麗曼:“我等現在所處的位置在何處?”

青  鸞:“我等現在的位置處于最底層,屬無間地獄的轉輪王管轄,這

個監區分為三個牢獄,中間是我們散魂獄,左邊是怨婦獄,關押那些生前被男人拋棄而自縊身亡的怨婦們。右邊是怪蛇窟,這怪蛇原屬羅剎的一支隊伍,由巨瞳鬼母麾下的紫風妹妹指揮,我們被關押后這些怪蛇,也被集中關押在蛇窟里!

艾麗曼:“我們若反出陰曹地府,當從何處攻打方能出去?”

青  鸞:“這地府是一個巨大的隧洞,只能從最底層,一層一層打過去,渡過奈何河,從黃泉路回到陽間。

艾麗曼:“看來我們是華山天險——一條路,只有拼死一搏了,眾姐妹怕否?”

眾女子:“不怕,愿隨首領拼死搏殺,反出地府!”

艾麗曼:“好,青鸞妹妹,你帶人速去打開怨婦獄,放出那些怨婦。一起造反,以壯聲威,!”

青  鸞:“諾!”

艾麗曼:“紫風”

紫  風:“在”

艾麗曼:“你去吧怪蛇放出來,指揮它們,配合大家向前,層層進攻!”

紫  風:“諾”

艾麗曼:“其他大部隊原由誰指揮?”

紅  鶯:“我,紅鶯,指揮左隊!

綠  鵲:“我。綠鵲,指揮右隊,

艾麗曼:“好,你二人帶領大隊跟隨我左右,合力向前攻打,不得后退!”

紅鶯,綠鵲:“諾!”

艾麗曼:“行動!”說完一揮銀鋤,只聽“轟隆”一聲散魂獄緊閉的大鐵門倒塌了,黑衣女子吶喊者涌出牢獄。

 

20,散魂獄外

   散魂獄外眾多鬼獄卒大喊:“散魂獄暴動啦!,散魂獄暴動啦!”成群結隊地拿著各種兵器沖過來阻擋。

 

21、散魂犯牢獄    

艾麗曼:“看來我們是華山天險——一條路,只有拼死一搏了,眾姐妹怕否?”

眾女子:“不怕,愿隨首領拼死搏殺,反出地府!”

艾麗曼:“好,青鸞妹妹,你帶人速去打開怨婦獄,放出那些怨婦。一起造反,以壯聲威,!”

青  鸞:“諾!”

艾麗曼:“紫風”

紫  風:“在”

艾麗曼:“你去吧怪蛇放出來,指揮它們,配合大家向前,層層進攻!”

紫  風:“諾”

艾麗曼:“其他大部隊原由誰指揮?”

紅  鶯:“我,紅鶯,指揮左隊!

綠  鵲:“我。綠鵲,指揮右隊,

艾麗曼:“好,你二人帶領大隊跟隨我左右,合力向前攻打,不得后退!”

紅鶯,綠鵲:“諾!”

艾麗曼:“行動!”說完一揮銀鋤,只聽“轟隆”一聲散魂獄緊閉的大鐵門倒塌了,黑衣女子吶喊者涌出牢獄。

 

22、散魂獄外

   散魂獄外眾多鬼獄卒大喊:“散魂獄暴動啦!,散魂獄暴動啦!”成群結隊地拿著各種兵器沖過來阻擋。

 

23、散魂獄哇外

艾麗曼。開始揮動左臂,“嗡嗡”的鳳鳴聲響起,越想越大,振聾發聵,頓時空穴來風,疾猛狂烈,骨山被摧毀,骨架橫飛,血河掀起巨浪,洶涌澎湃,鬼獄卒像紙片一樣被吹走,滿天飄著骷髏,骨架、腸肚、五臟……

 

24、善惡殿

轉輪王歇斯底里地大喊:“快,調集鬼警部隊鎮壓!,再去其他殿搬取救兵,決不能讓他們沖出善惡殿!”

 

25、善惡殿外

一隊紅發綠眼,面黑如漆的羅剎娑在善惡殿通道上用盾牌筑起防御陣地,同時,弓箭手射出一排排銷魂箭,

疾風呼嘯,越刮越猛,那箭鏃沒射多遠紛紛被風吹回來。同時,無數骷髏、骨架。五臟,夾著亂七八糟的物件,劈頭蓋腦地砸過來,鬼警羅剎娑被砸的嚎叫不已。

 

26、善惡殿外通道

紫風“嗚嗚嚶嚶”地吹起一支洞簫,無數雞冠蛇昂著頭,吐著信子向鬼警部隊游走過來。

 

27、善惡殿通道

    鬼警羅剎娑見毒蛇攻過來,驚恐地尖叫著紛紛棄陣而逃,

艾麗曼大喊:“沖出去!”黑衣女子以及眾多怨婦吶喊者沖過第一道防線。

 

28、地獄通道

第二批鬼警羅剎娑沖上來組成第二道防線。這時,坐守冰獄殿的楚江王,、坐守火獄殿的宋帝王,掌管血池大地獄的五官王,一起趕來增援。宋帝王見毒蛇攻來,急忙口吐烈焰,頓時,地獄通道燃起熊熊大火直向艾麗曼和羅剎絲撲來。

那些毒蛇見了,扭頭向后逃跑,

艾麗曼輪動左臂,狂風再起,烈焰被風吹得向鬼警陣地燒過來,宋帝王急忙住嘴將火收回。

艾麗曼策動部眾再次發起沖鋒,吶喊著向第二道防線攻擊過來。

 

29、地獄通道

通道的第二道防線上掌管血池大地獄的五官王和坐守冰獄殿的楚江王對望了一眼,五官王取出一只金缽向下一扣,從金缽涌出一股血水,直向艾麗曼的部眾淹過來。同時,坐守冰獄殿的楚江王鼓起腮幫子吹出一陣極寒的冷風,血水遇寒結成冰,一步步向艾麗曼等壓過來,

 

30、地獄通道

血冰向前緊逼……黑衣女子們向后退卻,……蛇群向后亂竄……

艾麗曼大叫一聲,舉起銀鋤,用力向血冰砸去,“咔嚓嚓”一聲爆響,血冰被砸成碎塊。

艾麗曼揮動左臂,將血塊掀起漫天冰雹,向鬼警羅剎娑和鬼王們砸下來,嚇的鬼警羅剎娑和鬼王們抱頭鼠竄。

艾麗曼的部眾們,發出一陣歡呼,同時追擊過來

 

31、地獄通道

   鬼警羅剎娑和鬼王們正在逃跑,這時,掌管重力地獄的泰山王趕過來,喊了一聲:“看我的!”緊接著長袖一甩,一座鐵山從袖子里飛出,“咚”的一聲落在地獄通道中間,那鐵山越長越大,剎那間將地獄通道堵得嚴嚴實實,把艾麗曼和他的部眾們全部封死在地獄通道里

   紅鶯綠鵲帶領羅剎絲追到山下,停了下來,望著被堵住的鐵山不知所措。

   艾麗曼來到山下,說:“大家退后!”眾人退后,艾麗曼揮起銀鋤向大山砸去,大山響起“鐺鐺”的金屬聲,卻紋絲不動。又連連砸了幾次,,大山巋然不動。艾麗曼長嘆一聲:“苦也苦也,此乃一座鐵山,我們被困于此,如何是好!”

 

32、地獄通道里

頓時一種沮喪之氣在隊里漫然開來,大家垂頭喪氣地坐在地上嘆氣,艾麗曼也不知如何是好。

 

33、地獄通道里

     青鸞和紫風在地獄通道里到處找路,通道兩側都是巖石,無路可循,青鸞拾起一根鐵棍向洞頂戳去,有一處漏下土來,

青  鸞:(驚喜若狂)“姐姐,姐姐,真是天無絕人之路,天無絕人 之路呀!”

艾麗曼:“青鸞,快說,路在何處?”

青  鸞:剛才我和紫鳳都看過了,四周都是巖石,唯有洞頂一處是泥土,我們何不從哪里挖掘通洞,直去陽間“”

艾麗曼:“甚好,走,看看去!”

 

34、地獄通道里

    眾人來到青鸞所說的地方,

青  鸞:(用鐵棍搗搗洞頂):“看,就這里”

艾麗曼:“大家散開!”

等大家散開后,艾麗曼揮動銀鋤向洞頂挖去,只聽“嘩啦”一聲,洞頂落下一大堆土石,

艾麗曼;“哈哈哈哈,上蒼有眼,天不滅皇,果真是峰回路轉,絕處逢生呀!”

眾人歡呼起來:“嗷,我們得救啦!我們得救啦!”

艾麗曼:‘紅鶯,綠鵲,速速帶領大家搬石運土,青鸞紫風,隨我繼續向上挖掘!’(切光)

 

35、精絕國境內荒原   日 外

    精絕國境內的一處荒原,沙丘連綿,野草叢生,狐兔亂竄。突然,大地晃動起來,一處地皮向下塌陷,轟隆一聲,現出一個大洞,繼而,艾麗曼帶著眾鬼兵、怪蛇;一起冒出地面,一起歡呼:“人間,我們來了!

 

36、精絕國     日  外

【畫外音】“……就這樣,他們打通了陰曹地府和人間的通道,艾麗曼帶著一群羅剎絲和怨婦的魂靈來到人間。艾麗曼經歷了天堂、人間、地獄的種種磨難,再也不是那個善良、賦予同情心,有正義感,愛打抱不平的姑娘了,變成一個兇狠毒辣的大魔頭。她在尼雅河畔(民豐縣境內)建立了精絕國。由于他們來自鬼洞,就自稱鬼洞族,對內自稱精絕鬼母,對外稱自己是精絕校尉。仗著武力和魔法四處擴張挑起戰火。剿滅了周邊五六個小國,每每消滅一個小國,便把那里的婦女、兒童、老弱病殘者全部殺死,或生食,或腌制成肉干,以備冬天享用,而把青壯男子霸占為面首。成為當時西域人人談之色變的精絕鬼國,”

 第六集

 

1、散魂犯小牢獄

    不知過了多久,牢獄的門被打開了,兩個鬼獄卒用擔架抬著奄奄一息的老嫗進來,把老嫗倒在地上,拉著擔架走了,

    艾麗曼急忙爬到老嫗身邊:“婆婆,婆婆!”

老嫗沒有絲毫反應。

 

2、散魂犯大牢獄

    這時,柵欄那邊的大牢房里那兩個女子又爬了過來,

兩女子:“姐姐,婆婆她怎么樣了?”

艾麗曼(用手指試了一下老嫗的呼吸):“還活著,,恐怕不會太久了!

兩女子(“嗚嗚”地哭起來,邊哭邊說):“鬼母,鬼母,你的魂如果散了,我們這幾百個姐妹該怎么辦呀!”

這一說不打緊,整個大牢房的黑衣女子都哭起來。

 

3、散魂犯小牢獄

艾麗曼:“妹妹,這婆婆是誰?你們又是什么人?”

女子乙:“我們是羅剎,婆婆就是我們的首領!!

艾麗曼:“羅剎?羅剎是什么?”

    女子乙正要細說,女子甲推了女子乙一把,女子乙急忙住嘴。

   這時,白發婆婆突然渾身顫抖起來,囈語:“冷……冷……”

   艾麗曼急忙把白發婆婆緊緊摟在懷里……

   兩個黑衣女子對望了一眼。

 

4、散魂犯小牢獄

不知過了多久,老嫗在艾麗曼懷里睜開眼,直楞楞地看著艾麗曼,艾麗曼對白發婆婆嫣然一笑,

老 嫗:“你是誰?”

艾麗曼:“婆婆別說話,你剛受了刑!得靜養”

老  嫗:“你是誰?”

艾麗曼:“我,……我叫艾麗曼!

老  嫗:“艾麗曼?……這是散魂獄,你怎么會在這里?!”

艾麗曼:“我,……實在難以啟齒……婆婆,你們怎么被關在這里?什么是羅剎?……”

老  嫗(突然伸手掐著艾麗曼的脖子,兇狠地問):“說!誰派你來的?!”

艾麗曼(艱難地):“你……你松手,沒,沒,沒人派我……”

老  嫗:“不說,我掐死你!”

艾麗曼::“真的……真的……”

這時,牢門開了,幾個鬼獄卒從走廊向小牢房里走來,老嫗急忙松手。

艾麗曼不停地咳嗽著……

進來幾個鬼獄卒,其中一個喊道:“艾麗曼,過堂!”

艾麗曼放下白發婆婆,站起身來,被鬼獄卒押出牢房。

 

5、散魂犯大牢獄走廊

鬼獄卒押著艾麗曼經過走廊,兩側柵欄里的黑衣女子們,都向她招手,集體跺腳,發出有節奏的“咚咚”聲。

 

6、地獄

   一口大鍋里裝滿了滾燙的油,鍋下爐火正旺,兩個獄卒抬起艾麗曼,向油鍋里丟去,艾麗曼慘叫!【切光】

 

7、散魂犯小牢獄

艾麗曼慢慢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老嫗的懷里。老嫗正用舌頭在舔她手臂,奇怪的是,原被炸焦的肌膚經他一舔,竟然完好如初。

艾麗曼:(感激地):“婆婆,謝謝你……”

老  嫗:“哎,孩子,你犯了什么罪,他們竟然這樣折磨你?”

艾麗曼:“我……我……我咬斷了閻羅王孫子的舌頭……”

老  嫗:(仔細打量艾麗曼一會,自言自語)“男俊一身害,女俊一身禍呀! 你生前是何人,為何如此年輕就被下到這陰曹地府來受苦?”

艾麗曼:“我本是桃花仙子的女兒,王母娘娘的貼身侍女,因打抱不平懲治惡神闖了禍,被流放到大漠看守寶庫,又因被奸人所騙,陷入情網,丟失寶庫,以至于此!

老  嫗:“哦,難怪,難怪,常言說‘好人命不長,惡人活千年’孩子,你之所以會落得如此下場,完全是因為你長得太美,而且又太善良的緣故。是啊,女人都愿意自己有美的相貌,美的身材,認為那是上天賜的資本和財富?捎钟姓l知道,那也是禍事的根苗?世人都說善良是一種美德,可誰又知道,善良恰恰又是惡人利用的弱點呢?你看看這散魂獄關押的女子,哪一個不是國色天香?再看看古往今來,哪一個美女又有過好下場?不論天宮、人間、陰曹地府盡皆如此呀!……”

艾麗曼:“婆婆,請恕我的好奇,不知婆婆和這眾多姐妹何以都關在這散魂獄?這可是地獄中懲治罪大惡極的重犯犯人的地方呀!”

老  嫗:“我們是羅剎絲,他們都是我的弟子,也就是你說的是地獄中被懲治的重犯犯人。至于是不是罪大惡極,就得先問問你自己,你罪大惡極嗎?”

艾麗曼:“我何罪之有?罪大惡極更無從說起?”

老  嫗:“是呀?我們羅剎原來是陽間的一個古老的雅利安人部落。男性叫羅剎娑,女性叫羅剎絲。住在古印度東部。由于羅剎娑紅發,綠眼,黑臉黑身又不忌諱吃人肉,被世間稱為惡魔。天宮怕我們禍害人間,就派太白金星下凡將我們招安。集體調到陰曹地府擔任鬼警,職司鎮壓和懲罰罪人。羅剎雖然男性丑惡,女性卻貌美若仙,所以經常遭受陰曹地府上至鬼王、下至各級鬼吏的奸淫、強暴。我們不堪受此大辱,便密謀反出地府,回陽間去過自由自在的生活。誰曾想被閻羅王的密探發現,將我們集體囚禁在散魂獄,企圖讓我們的魂靈永遠消失……!

     正說間,牢門被打開,那老嫗突然住嘴,只是惡狠狠地瞪著鬼獄卒。

兩個鬼獄卒二話不說,進來將老嫗拖走.

 

8、地獄

 【畫外音】就這樣,艾麗曼和那個老婆婆在散魂獄里輪番受到各種殘酷的刑法的折磨,于是,兩人互相幫助,互相安慰,逐漸相互取得了信任,結成了友誼。

【畫面1】兩個鬼獄卒用一把大鋸,把老嫗鋸成一截一截……

【畫面2】牢房里艾麗曼把鋸開的身體一節節地對在一起,老嫗又活了過來

 

9、地獄

【畫面3】蛇窟里萬蛇抬著頭吐著信子,兩個鬼獄卒抬著艾麗曼丟進蛇窟,無數蛇爬滿艾麗曼全身……

【畫面4】牢房里,老嫗蘸著自己的口水為艾麗曼治療蛇傷……

 

10、散魂犯小牢獄

   牢門再次被打開,兩個鬼獄卒把奄奄一息的老嫗丟在地上走了。

   艾麗曼爬到老嫗身邊,將老嫗的頭枕在自己的大腿上,喊著:“婆婆,婆婆!你醒醒,你醒醒……”

 

11、散魂犯大牢獄

大牢房的女子們都趴在鐵柵欄上焦急地地喊:“首領,首領!……”有的女子竟然嗚嗚地痛哭起來。

 

12、散魂犯小牢獄

老  嫗:(慢慢睜開眼睛):“……艾麗曼,我的大限到了,你看我的雙腳已經散去了”,

艾麗曼一看,婆婆的雙腳果真不見了,正要尖叫,被老嫗制止,

老  嫗:“我的時間不多了,你扶我坐起來”

艾麗曼扶老嫗坐起來,老嫗乘艾麗曼沒有防備,抱住她的頭,猛地用前額向艾麗曼的前額磕去,只聽“咚”的一聲,艾麗曼頓時頭破血流。

艾麗曼:“婆婆你?!……”繼而一陣鉆心的痛襲來,痛的艾麗曼抱著腦袋在地上打滾,那老嫗坐在地上不動聲色地看著,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意i.

 

13、散魂犯小牢獄

鐵柵欄邊的女子們卻一起下跪,莊嚴地把頭磕在地上。

 

14、散魂犯小牢獄

過了一會,艾麗曼的疼痛感消失了,

艾麗曼(憤憤地瞪著老嫗):“婆婆,你這是何意?”

老  嫗:(勉強地笑著):“艾麗曼,你先別怨我,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羅剎絲的首領,惡名遠揚的巨瞳鬼母,我不但搶劫殺人,吃人肉,喝人血,而且我還有個特異功能,我額頭上長著一只巨大的眼睛,只要睜開看誰一眼,這個人就會在世界上永遠消失,F在我把這只巨瞳傳給了你,以后你就是他們的首領——精絕鬼母。骸

艾麗曼:“什么,巨瞳傳給了我?!”邊說邊用手去摸自己的額頭,發覺有一條細細的縫,用力睜開

【特寫】艾麗曼的額頭長出一只巨大的眼睛!艾麗曼急忙用手捂住,驚恐地尖叫起來。

老  嫗:”這只巨瞳在暗無天日的陰曹地府是毫無魔力的,但到了有陽光、月光、火光的地方將威力無窮!,我之所以傳給你,是希望你帶著這些女子們反出陰曹地府。去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否者,誰都無法逃脫我今天的命運”說到此眉頭皺了起來

 

15、散魂犯小牢獄

艾麗曼一看,老婆婆的下半身已經散去,只留上半身。

艾麗曼:“婆婆,你都沒有辦法反出地府,我又如何能夠做到?”

老  嫗:“你不是還有王母娘娘送給你的如意乾坤月光銀鋤嗎?那是藏在你的意識里的,永遠是你的!

艾麗曼:“如意乾坤月光銀鋤?”下意識地用左手一招,手中果然多了一把月色融融的銀鋤。

老  嫗:(這時,老婆婆只剩下一個腦袋):“記住,在這個弱肉強食的  

世界里,善良是毫無用處的,只有實力才是生存的唯一條件……”說完,腦袋也慢慢消失了。

艾麗曼:“婆婆!婆婆i……”

 

16、散魂犯大牢獄

    趴在地上的黑衣女子們,一起高喊:“參見精絕鬼母,”

走廊兩側牢房里也一起喊:“參見精絕鬼母!”

喊聲驚動牢獄外面的鬼獄卒,十幾個鬼獄卒沖進大牢房,用水火棍一陣亂打,邊喊:“安靜,安靜,不許喧嘩,都手抱頭蹲下,!”

 

17、散魂犯小牢獄

   幾個鬼獄卒沖進小牢房,向艾麗曼打來,。艾麗曼用銀鋤一揮,轟隆一聲巨響,整個牢房晃動起來。牢房的鐵柵欄全部斷裂,落在地上。

那十幾個鬼獄卒被一陣疾風吹倒在走廊里,被走廊兩側牢房沖出來的黑衣女子打倒。

 

18、散魂犯牢獄

眾女子們擺脫羈絆,群情激昂,一起跪拜:“參見精絕鬼母!”氣勢之雄,震撼地府,

艾麗曼:“姐妹們,巨瞳婆婆說的不錯,如果我們就這樣坐以待斃,誰也逃脫不了被散魂的下場。為今之計,只有眾姐妹齊心協力,反出陰曹地府,回陽間去創造我們自己想過的那種不受壓迫,不受凌辱,自由平等,豐衣足食的生活。不知眾姐妹可否愿意?”

 眾女子:“愿追隨精絕鬼母,謹遵軍令,反出地府,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艾麗曼:“只是我至從下地府以來就受管制,對地府情形知之甚少,不知那位姐妹知曉,還望告知,以便策劃攻略!

 

19、散魂犯牢獄

青  鸞:“稟告姐姐,在下青鸞,原為巨瞳鬼母麾下大將,曾跟隨巨瞳鬼母為鬼警,對地府情形有所了解!

艾麗曼:“哦,甚好!愿聞其詳”

青  鸞:“這陰曹地府分為十層,被十位鬼王統治著,第一位是掌生死的秦廣王,坐守生死殿。第二位是掌管十六個小地獄的楚江王,坐守冰獄殿。第三位也是掌管十六個小地獄的宋帝王,坐守火獄殿。第四位是掌管血池大地獄的五官王,坐守血池殿。第五位是掌管萬物輪回的閻羅王。坐守閻羅殿殿。.第六位是掌管大叫喚地獄的卞城王,坐守怨念殿。第七位是掌管重力地獄的泰山王,坐守泰山殿。第八位是掌管油鍋大地獄的都市王,坐守忠孝殿。第九位是掌管阿鼻地獄的平等王,坐守恐懼殿。第十位是掌管無間地獄的轉輪王。坐守善惡殿。

艾麗曼:“我等現在所處的位置在何處?”

青  鸞:“我等現在的位置處于最底層,屬無間地獄的轉輪王管轄,這

個監區分為三個牢獄,中間是我們散魂獄,左邊是怨婦獄,關押那些生前被男人拋棄而自縊身亡的怨婦們。右邊是怪蛇窟,這怪蛇原屬羅剎的一支隊伍,由巨瞳鬼母麾下的紫風妹妹指揮,我們被關押后這些怪蛇,也被集中關押在蛇窟里!

艾麗曼:“我們若反出陰曹地府,當從何處攻打方能出去?”

青  鸞:“這地府是一個巨大的隧洞,只能從最底層,一層一層打過去,渡過奈何河,從黃泉路回到陽間。

艾麗曼:“看來我們是華山天險——一條路,只有拼死一搏了,眾姐妹怕否?”

眾女子:“不怕,愿隨首領拼死搏殺,反出地府!”

艾麗曼:“好,青鸞妹妹,你帶人速去打開怨婦獄,放出那些怨婦。一起造反,以壯聲威,!”

青  鸞:“諾!”

艾麗曼:“紫風”

紫  風:“在”

艾麗曼:“你去吧怪蛇放出來,指揮它們,配合大家向前,層層進攻!”

紫  風:“諾”

艾麗曼:“其他大部隊原由誰指揮?”

紅  鶯:“我,紅鶯,指揮左隊!

綠  鵲:“我。綠鵲,指揮右隊,

艾麗曼:“好,你二人帶領大隊跟隨我左右,合力向前攻打,不得后退!”

紅鶯,綠鵲:“諾!”

艾麗曼:“行動!”說完一揮銀鋤,只聽“轟隆”一聲散魂獄緊閉的大鐵門倒塌了,黑衣女子吶喊者涌出牢獄。

 

20,散魂獄外

   散魂獄外眾多鬼獄卒大喊:“散魂獄暴動啦!,散魂獄暴動啦!”成群結隊地拿著各種兵器沖過來阻擋。

 

21、散魂犯牢獄    

艾麗曼:“看來我們是華山天險——一條路,只有拼死一搏了,眾姐妹怕否?”

眾女子:“不怕,愿隨首領拼死搏殺,反出地府!”

艾麗曼:“好,青鸞妹妹,你帶人速去打開怨婦獄,放出那些怨婦。一起造反,以壯聲威,!”

青  鸞:“諾!”

艾麗曼:“紫風”

紫  風:“在”

艾麗曼:“你去吧怪蛇放出來,指揮它們,配合大家向前,層層進攻!”

紫  風:“諾”

艾麗曼:“其他大部隊原由誰指揮?”

紅  鶯:“我,紅鶯,指揮左隊!

綠  鵲:“我。綠鵲,指揮右隊,

艾麗曼:“好,你二人帶領大隊跟隨我左右,合力向前攻打,不得后退!”

紅鶯,綠鵲:“諾!”

艾麗曼:“行動!”說完一揮銀鋤,只聽“轟隆”一聲散魂獄緊閉的大鐵門倒塌了,黑衣女子吶喊者涌出牢獄。

 

22、散魂獄外

   散魂獄外眾多鬼獄卒大喊:“散魂獄暴動啦!,散魂獄暴動啦!”成群結隊地拿著各種兵器沖過來阻擋。

 

23、散魂獄哇外

艾麗曼。開始揮動左臂,“嗡嗡”的鳳鳴聲響起,越想越大,振聾發聵,頓時空穴來風,疾猛狂烈,骨山被摧毀,骨架橫飛,血河掀起巨浪,洶涌澎湃,鬼獄卒像紙片一樣被吹走,滿天飄著骷髏,骨架、腸肚、五臟……

 

24、善惡殿

轉輪王歇斯底里地大喊:“快,調集鬼警部隊鎮壓!,再去其他殿搬取救兵,決不能讓他們沖出善惡殿!”

 

25、善惡殿外

一隊紅發綠眼,面黑如漆的羅剎娑在善惡殿通道上用盾牌筑起防御陣地,同時,弓箭手射出一排排銷魂箭,

疾風呼嘯,越刮越猛,那箭鏃沒射多遠紛紛被風吹回來。同時,無數骷髏、骨架。五臟,夾著亂七八糟的物件,劈頭蓋腦地砸過來,鬼警羅剎娑被砸的嚎叫不已。

 

26、善惡殿外通道

紫風“嗚嗚嚶嚶”地吹起一支洞簫,無數雞冠蛇昂著頭,吐著信子向鬼警部隊游走過來。

 

27、善惡殿通道

    鬼警羅剎娑見毒蛇攻過來,驚恐地尖叫著紛紛棄陣而逃,

艾麗曼大喊:“沖出去!”黑衣女子以及眾多怨婦吶喊者沖過第一道防線。

 

28、地獄通道

第二批鬼警羅剎娑沖上來組成第二道防線。這時,坐守冰獄殿的楚江王,、坐守火獄殿的宋帝王,掌管血池大地獄的五官王,一起趕來增援。宋帝王見毒蛇攻來,急忙口吐烈焰,頓時,地獄通道燃起熊熊大火直向艾麗曼和羅剎絲撲來。

那些毒蛇見了,扭頭向后逃跑,

艾麗曼輪動左臂,狂風再起,烈焰被風吹得向鬼警陣地燒過來,宋帝王急忙住嘴將火收回。

艾麗曼策動部眾再次發起沖鋒,吶喊著向第二道防線攻擊過來。

 

29、地獄通道

通道的第二道防線上掌管血池大地獄的五官王和坐守冰獄殿的楚江王對望了一眼,五官王取出一只金缽向下一扣,從金缽涌出一股血水,直向艾麗曼的部眾淹過來。同時,坐守冰獄殿的楚江王鼓起腮幫子吹出一陣極寒的冷風,血水遇寒結成冰,一步步向艾麗曼等壓過來,

 

30、地獄通道

血冰向前緊逼……黑衣女子們向后退卻,……蛇群向后亂竄……

艾麗曼大叫一聲,舉起銀鋤,用力向血冰砸去,“咔嚓嚓”一聲爆響,血冰被砸成碎塊。

艾麗曼揮動左臂,將血塊掀起漫天冰雹,向鬼警羅剎娑和鬼王們砸下來,嚇的鬼警羅剎娑和鬼王們抱頭鼠竄。

艾麗曼的部眾們,發出一陣歡呼,同時追擊過來

 

31、地獄通道

   鬼警羅剎娑和鬼王們正在逃跑,這時,掌管重力地獄的泰山王趕過來,喊了一聲:“看我的!”緊接著長袖一甩,一座鐵山從袖子里飛出,“咚”的一聲落在地獄通道中間,那鐵山越長越大,剎那間將地獄通道堵得嚴嚴實實,把艾麗曼和他的部眾們全部封死在地獄通道里

   紅鶯綠鵲帶領羅剎絲追到山下,停了下來,望著被堵住的鐵山不知所措。

   艾麗曼來到山下,說:“大家退后!”眾人退后,艾麗曼揮起銀鋤向大山砸去,大山響起“鐺鐺”的金屬聲,卻紋絲不動。又連連砸了幾次,,大山巋然不動。艾麗曼長嘆一聲:“苦也苦也,此乃一座鐵山,我們被困于此,如何是好!”

 

32、地獄通道里

頓時一種沮喪之氣在隊里漫然開來,大家垂頭喪氣地坐在地上嘆氣,艾麗曼也不知如何是好。

 

33、地獄通道里

     青鸞和紫風在地獄通道里到處找路,通道兩側都是巖石,無路可循,青鸞拾起一根鐵棍向洞頂戳去,有一處漏下土來,

青  鸞:(驚喜若狂)“姐姐,姐姐,真是天無絕人之路,天無絕人 之路呀!”

艾麗曼:“青鸞,快說,路在何處?”

青  鸞:剛才我和紫鳳都看過了,四周都是巖石,唯有洞頂一處是泥土,我們何不從哪里挖掘通洞,直去陽間“”

艾麗曼:“甚好,走,看看去!”

 

34、地獄通道里

    眾人來到青鸞所說的地方,

青  鸞:(用鐵棍搗搗洞頂):“看,就這里”

艾麗曼:“大家散開!”

等大家散開后,艾麗曼揮動銀鋤向洞頂挖去,只聽“嘩啦”一聲,洞頂落下一大堆土石,

艾麗曼;“哈哈哈哈,上蒼有眼,天不滅皇,果真是峰回路轉,絕處逢生呀!”

眾人歡呼起來:“嗷,我們得救啦!我們得救啦!”

艾麗曼:‘紅鶯,綠鵲,速速帶領大家搬石運土,青鸞紫風,隨我繼續向上挖掘!’(切光)

 

35、精絕國境內荒原   日 外

    精絕國境內的一處荒原,沙丘連綿,野草叢生,狐兔亂竄。突然,大地晃動起來,一處地皮向下塌陷,轟隆一聲,現出一個大洞,繼而,艾麗曼帶著眾鬼兵、怪蛇;一起冒出地面,一起歡呼:“人間,我們來了!

 

36、精絕國     日  外

【畫外音】“……就這樣,他們打通了陰曹地府和人間的通道,艾麗曼帶著一群羅剎絲和怨婦的魂靈來到人間。艾麗曼經歷了天堂、人間、地獄的種種磨難,再也不是那個善良、賦予同情心,有正義感,愛打抱不平的姑娘了,變成一個兇狠毒辣的大魔頭。她在尼雅河畔(民豐縣境內)建立了精絕國。由于他們來自鬼洞,就自稱鬼洞族,對內自稱精絕鬼母,對外稱自己是精絕校尉。仗著武力和魔法四處擴張挑起戰火。剿滅了周邊五六個小國,每每消滅一個小國,便把那里的婦女、兒童、老弱病殘者全部殺死,或生食,或腌制成肉干,以備冬天享用,而把青壯男子霸占為面首。成為當時西域人人談之色變的精絕鬼國,”

 第六集

 

1、散魂犯小牢獄

    不知過了多久,牢獄的門被打開了,兩個鬼獄卒用擔架抬著奄奄一息的老嫗進來,把老嫗倒在地上,拉著擔架走了,

    艾麗曼急忙爬到老嫗身邊:“婆婆,婆婆!”

老嫗沒有絲毫反應。

 

2、散魂犯大牢獄

    這時,柵欄那邊的大牢房里那兩個女子又爬了過來,

兩女子:“姐姐,婆婆她怎么樣了?”

艾麗曼(用手指試了一下老嫗的呼吸):“還活著,,恐怕不會太久了!

兩女子(“嗚嗚”地哭起來,邊哭邊說):“鬼母,鬼母,你的魂如果散了,我們這幾百個姐妹該怎么辦呀!”

這一說不打緊,整個大牢房的黑衣女子都哭起來。

 

3、散魂犯小牢獄

艾麗曼:“妹妹,這婆婆是誰?你們又是什么人?”

女子乙:“我們是羅剎,婆婆就是我們的首領!!

艾麗曼:“羅剎?羅剎是什么?”

    女子乙正要細說,女子甲推了女子乙一把,女子乙急忙住嘴。

   這時,白發婆婆突然渾身顫抖起來,囈語:“冷……冷……”

   艾麗曼急忙把白發婆婆緊緊摟在懷里……

   兩個黑衣女子對望了一眼。

 

4、散魂犯小牢獄

不知過了多久,老嫗在艾麗曼懷里睜開眼,直楞楞地看著艾麗曼,艾麗曼對白發婆婆嫣然一笑,

老 嫗:“你是誰?”

艾麗曼:“婆婆別說話,你剛受了刑!得靜養”

老  嫗:“你是誰?”

艾麗曼:“我,……我叫艾麗曼!

老  嫗:“艾麗曼?……這是散魂獄,你怎么會在這里?!”

艾麗曼:“我,……實在難以啟齒……婆婆,你們怎么被關在這里?什么是羅剎?……”

老  嫗(突然伸手掐著艾麗曼的脖子,兇狠地問):“說!誰派你來的?!”

艾麗曼(艱難地):“你……你松手,沒,沒,沒人派我……”

老  嫗:“不說,我掐死你!”

艾麗曼::“真的……真的……”

這時,牢門開了,幾個鬼獄卒從走廊向小牢房里走來,老嫗急忙松手。

艾麗曼不停地咳嗽著……

進來幾個鬼獄卒,其中一個喊道:“艾麗曼,過堂!”

艾麗曼放下白發婆婆,站起身來,被鬼獄卒押出牢房。

 

5、散魂犯大牢獄走廊

鬼獄卒押著艾麗曼經過走廊,兩側柵欄里的黑衣女子們,都向她招手,集體跺腳,發出有節奏的“咚咚”聲。

 

6、地獄

   一口大鍋里裝滿了滾燙的油,鍋下爐火正旺,兩個獄卒抬起艾麗曼,向油鍋里丟去,艾麗曼慘叫!【切光】

 

7、散魂犯小牢獄

艾麗曼慢慢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老嫗的懷里。老嫗正用舌頭在舔她手臂,奇怪的是,原被炸焦的肌膚經他一舔,竟然完好如初。

艾麗曼:(感激地):“婆婆,謝謝你……”

老  嫗:“哎,孩子,你犯了什么罪,他們竟然這樣折磨你?”

艾麗曼:“我……我……我咬斷了閻羅王孫子的舌頭……”

老  嫗:(仔細打量艾麗曼一會,自言自語)“男俊一身害,女俊一身禍呀! 你生前是何人,為何如此年輕就被下到這陰曹地府來受苦?”

艾麗曼:“我本是桃花仙子的女兒,王母娘娘的貼身侍女,因打抱不平懲治惡神闖了禍,被流放到大漠看守寶庫,又因被奸人所騙,陷入情網,丟失寶庫,以至于此!

老  嫗:“哦,難怪,難怪,常言說‘好人命不長,惡人活千年’孩子,你之所以會落得如此下場,完全是因為你長得太美,而且又太善良的緣故。是啊,女人都愿意自己有美的相貌,美的身材,認為那是上天賜的資本和財富?捎钟姓l知道,那也是禍事的根苗?世人都說善良是一種美德,可誰又知道,善良恰恰又是惡人利用的弱點呢?你看看這散魂獄關押的女子,哪一個不是國色天香?再看看古往今來,哪一個美女又有過好下場?不論天宮、人間、陰曹地府盡皆如此呀!……”

艾麗曼:“婆婆,請恕我的好奇,不知婆婆和這眾多姐妹何以都關在這散魂獄?這可是地獄中懲治罪大惡極的重犯犯人的地方呀!”

老  嫗:“我們是羅剎絲,他們都是我的弟子,也就是你說的是地獄中被懲治的重犯犯人。至于是不是罪大惡極,就得先問問你自己,你罪大惡極嗎?”

艾麗曼:“我何罪之有?罪大惡極更無從說起?”

老  嫗:“是呀?我們羅剎原來是陽間的一個古老的雅利安人部落。男性叫羅剎娑,女性叫羅剎絲。住在古印度東部。由于羅剎娑紅發,綠眼,黑臉黑身又不忌諱吃人肉,被世間稱為惡魔。天宮怕我們禍害人間,就派太白金星下凡將我們招安。集體調到陰曹地府擔任鬼警,職司鎮壓和懲罰罪人。羅剎雖然男性丑惡,女性卻貌美若仙,所以經常遭受陰曹地府上至鬼王、下至各級鬼吏的奸淫、強暴。我們不堪受此大辱,便密謀反出地府,回陽間去過自由自在的生活。誰曾想被閻羅王的密探發現,將我們集體囚禁在散魂獄,企圖讓我們的魂靈永遠消失……!

     正說間,牢門被打開,那老嫗突然住嘴,只是惡狠狠地瞪著鬼獄卒。

兩個鬼獄卒二話不說,進來將老嫗拖走.

 

8、地獄

 【畫外音】就這樣,艾麗曼和那個老婆婆在散魂獄里輪番受到各種殘酷的刑法的折磨,于是,兩人互相幫助,互相安慰,逐漸相互取得了信任,結成了友誼。

【畫面1】兩個鬼獄卒用一把大鋸,把老嫗鋸成一截一截……

【畫面2】牢房里艾麗曼把鋸開的身體一節節地對在一起,老嫗又活了過來

 

9、地獄

【畫面3】蛇窟里萬蛇抬著頭吐著信子,兩個鬼獄卒抬著艾麗曼丟進蛇窟,無數蛇爬滿艾麗曼全身……

【畫面4】牢房里,老嫗蘸著自己的口水為艾麗曼治療蛇傷……

 

10、散魂犯小牢獄

   牢門再次被打開,兩個鬼獄卒把奄奄一息的老嫗丟在地上走了。

   艾麗曼爬到老嫗身邊,將老嫗的頭枕在自己的大腿上,喊著:“婆婆,婆婆!你醒醒,你醒醒……”

 

11、散魂犯大牢獄

大牢房的女子們都趴在鐵柵欄上焦急地地喊:“首領,首領!……”有的女子竟然嗚嗚地痛哭起來。

 

12、散魂犯小牢獄

老  嫗:(慢慢睜開眼睛):“……艾麗曼,我的大限到了,你看我的雙腳已經散去了”,

艾麗曼一看,婆婆的雙腳果真不見了,正要尖叫,被老嫗制止,

老  嫗:“我的時間不多了,你扶我坐起來”

艾麗曼扶老嫗坐起來,老嫗乘艾麗曼沒有防備,抱住她的頭,猛地用前額向艾麗曼的前額磕去,只聽“咚”的一聲,艾麗曼頓時頭破血流。

艾麗曼:“婆婆你?!……”繼而一陣鉆心的痛襲來,痛的艾麗曼抱著腦袋在地上打滾,那老嫗坐在地上不動聲色地看著,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意i.

 

13、散魂犯小牢獄

鐵柵欄邊的女子們卻一起下跪,莊嚴地把頭磕在地上。

 

14、散魂犯小牢獄

過了一會,艾麗曼的疼痛感消失了,

艾麗曼(憤憤地瞪著老嫗):“婆婆,你這是何意?”

老  嫗:(勉強地笑著):“艾麗曼,你先別怨我,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羅剎絲的首領,惡名遠揚的巨瞳鬼母,我不但搶劫殺人,吃人肉,喝人血,而且我還有個特異功能,我額頭上長著一只巨大的眼睛,只要睜開看誰一眼,這個人就會在世界上永遠消失,F在我把這只巨瞳傳給了你,以后你就是他們的首領——精絕鬼母。骸

艾麗曼:“什么,巨瞳傳給了我?!”邊說邊用手去摸自己的額頭,發覺有一條細細的縫,用力睜開

【特寫】艾麗曼的額頭長出一只巨大的眼睛!艾麗曼急忙用手捂住,驚恐地尖叫起來。

老  嫗:”這只巨瞳在暗無天日的陰曹地府是毫無魔力的,但到了有陽光、月光、火光的地方將威力無窮!,我之所以傳給你,是希望你帶著這些女子們反出陰曹地府。去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否者,誰都無法逃脫我今天的命運”說到此眉頭皺了起來

 

15、散魂犯小牢獄

艾麗曼一看,老婆婆的下半身已經散去,只留上半身。

艾麗曼:“婆婆,你都沒有辦法反出地府,我又如何能夠做到?”

老  嫗:“你不是還有王母娘娘送給你的如意乾坤月光銀鋤嗎?那是藏在你的意識里的,永遠是你的!

艾麗曼:“如意乾坤月光銀鋤?”下意識地用左手一招,手中果然多了一把月色融融的銀鋤。

老  嫗:(這時,老婆婆只剩下一個腦袋):“記住,在這個弱肉強食的  

世界里,善良是毫無用處的,只有實力才是生存的唯一條件……”說完,腦袋也慢慢消失了。

艾麗曼:“婆婆!婆婆i……”

 

16、散魂犯大牢獄

    趴在地上的黑衣女子們,一起高喊:“參見精絕鬼母,”

走廊兩側牢房里也一起喊:“參見精絕鬼母!”

喊聲驚動牢獄外面的鬼獄卒,十幾個鬼獄卒沖進大牢房,用水火棍一陣亂打,邊喊:“安靜,安靜,不許喧嘩,都手抱頭蹲下,!”

 

17、散魂犯小牢獄

   幾個鬼獄卒沖進小牢房,向艾麗曼打來,。艾麗曼用銀鋤一揮,轟隆一聲巨響,整個牢房晃動起來。牢房的鐵柵欄全部斷裂,落在地上。

那十幾個鬼獄卒被一陣疾風吹倒在走廊里,被走廊兩側牢房沖出來的黑衣女子打倒。

 

18、散魂犯牢獄

眾女子們擺脫羈絆,群情激昂,一起跪拜:“參見精絕鬼母!”氣勢之雄,震撼地府,

艾麗曼:“姐妹們,巨瞳婆婆說的不錯,如果我們就這樣坐以待斃,誰也逃脫不了被散魂的下場。為今之計,只有眾姐妹齊心協力,反出陰曹地府,回陽間去創造我們自己想過的那種不受壓迫,不受凌辱,自由平等,豐衣足食的生活。不知眾姐妹可否愿意?”

 眾女子:“愿追隨精絕鬼母,謹遵軍令,反出地府,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艾麗曼:“只是我至從下地府以來就受管制,對地府情形知之甚少,不知那位姐妹知曉,還望告知,以便策劃攻略!

 

19、散魂犯牢獄

青  鸞:“稟告姐姐,在下青鸞,原為巨瞳鬼母麾下大將,曾跟隨巨瞳鬼母為鬼警,對地府情形有所了解!

艾麗曼:“哦,甚好!愿聞其詳”

青  鸞:“這陰曹地府分為十層,被十位鬼王統治著,第一位是掌生死的秦廣王,坐守生死殿。第二位是掌管十六個小地獄的楚江王,坐守冰獄殿。第三位也是掌管十六個小地獄的宋帝王,坐守火獄殿。第四位是掌管血池大地獄的五官王,坐守血池殿。第五位是掌管萬物輪回的閻羅王。坐守閻羅殿殿。.第六位是掌管大叫喚地獄的卞城王,坐守怨念殿。第七位是掌管重力地獄的泰山王,坐守泰山殿。第八位是掌管油鍋大地獄的都市王,坐守忠孝殿。第九位是掌管阿鼻地獄的平等王,坐守恐懼殿。第十位是掌管無間地獄的轉輪王。坐守善惡殿。

艾麗曼:“我等現在所處的位置在何處?”

青  鸞:“我等現在的位置處于最底層,屬無間地獄的轉輪王管轄,這

個監區分為三個牢獄,中間是我們散魂獄,左邊是怨婦獄,關押那些生前被男人拋棄而自縊身亡的怨婦們。右邊是怪蛇窟,這怪蛇原屬羅剎的一支隊伍,由巨瞳鬼母麾下的紫風妹妹指揮,我們被關押后這些怪蛇,也被集中關押在蛇窟里!

艾麗曼:“我們若反出陰曹地府,當從何處攻打方能出去?”

青  鸞:“這地府是一個巨大的隧洞,只能從最底層,一層一層打過去,渡過奈何河,從黃泉路回到陽間。

艾麗曼:“看來我們是華山天險——一條路,只有拼死一搏了,眾姐妹怕否?”

眾女子:“不怕,愿隨首領拼死搏殺,反出地府!”

艾麗曼:“好,青鸞妹妹,你帶人速去打開怨婦獄,放出那些怨婦。一起造反,以壯聲威,!”

青  鸞:“諾!”

艾麗曼:“紫風”

紫  風:“在”

艾麗曼:“你去吧怪蛇放出來,指揮它們,配合大家向前,層層進攻!”

紫  風:“諾”

艾麗曼:“其他大部隊原由誰指揮?”

紅  鶯:“我,紅鶯,指揮左隊!

綠  鵲:“我。綠鵲,指揮右隊,

艾麗曼:“好,你二人帶領大隊跟隨我左右,合力向前攻打,不得后退!”

紅鶯,綠鵲:“諾!”

艾麗曼:“行動!”說完一揮銀鋤,只聽“轟隆”一聲散魂獄緊閉的大鐵門倒塌了,黑衣女子吶喊者涌出牢獄。

 

20,散魂獄外

   散魂獄外眾多鬼獄卒大喊:“散魂獄暴動啦!,散魂獄暴動啦!”成群結隊地拿著各種兵器沖過來阻擋。

 

21、散魂犯牢獄    

艾麗曼:“看來我們是華山天險——一條路,只有拼死一搏了,眾姐妹怕否?”

眾女子:“不怕,愿隨首領拼死搏殺,反出地府!”

艾麗曼:“好,青鸞妹妹,你帶人速去打開怨婦獄,放出那些怨婦。一起造反,以壯聲威,!”

青  鸞:“諾!”

艾麗曼:“紫風”

紫  風:“在”

艾麗曼:“你去吧怪蛇放出來,指揮它們,配合大家向前,層層進攻!”

紫  風:“諾”

艾麗曼:“其他大部隊原由誰指揮?”

紅  鶯:“我,紅鶯,指揮左隊!

綠  鵲:“我。綠鵲,指揮右隊,

艾麗曼:“好,你二人帶領大隊跟隨我左右,合力向前攻打,不得后退!”

紅鶯,綠鵲:“諾!”

艾麗曼:“行動!”說完一揮銀鋤,只聽“轟隆”一聲散魂獄緊閉的大鐵門倒塌了,黑衣女子吶喊者涌出牢獄。

 

22、散魂獄外

   散魂獄外眾多鬼獄卒大喊:“散魂獄暴動啦!,散魂獄暴動啦!”成群結隊地拿著各種兵器沖過來阻擋。

 

23、散魂獄哇外

艾麗曼。開始揮動左臂,“嗡嗡”的鳳鳴聲響起,越想越大,振聾發聵,頓時空穴來風,疾猛狂烈,骨山被摧毀,骨架橫飛,血河掀起巨浪,洶涌澎湃,鬼獄卒像紙片一樣被吹走,滿天飄著骷髏,骨架、腸肚、五臟……

 

24、善惡殿

轉輪王歇斯底里地大喊:“快,調集鬼警部隊鎮壓!,再去其他殿搬取救兵,決不能讓他們沖出善惡殿!”

 

25、善惡殿外

一隊紅發綠眼,面黑如漆的羅剎娑在善惡殿通道上用盾牌筑起防御陣地,同時,弓箭手射出一排排銷魂箭,

疾風呼嘯,越刮越猛,那箭鏃沒射多遠紛紛被風吹回來。同時,無數骷髏、骨架。五臟,夾著亂七八糟的物件,劈頭蓋腦地砸過來,鬼警羅剎娑被砸的嚎叫不已。

 

26、善惡殿外通道

紫風“嗚嗚嚶嚶”地吹起一支洞簫,無數雞冠蛇昂著頭,吐著信子向鬼警部隊游走過來。

 

27、善惡殿通道

    鬼警羅剎娑見毒蛇攻過來,驚恐地尖叫著紛紛棄陣而逃,

艾麗曼大喊:“沖出去!”黑衣女子以及眾多怨婦吶喊者沖過第一道防線。

 

28、地獄通道

第二批鬼警羅剎娑沖上來組成第二道防線。這時,坐守冰獄殿的楚江王,、坐守火獄殿的宋帝王,掌管血池大地獄的五官王,一起趕來增援。宋帝王見毒蛇攻來,急忙口吐烈焰,頓時,地獄通道燃起熊熊大火直向艾麗曼和羅剎絲撲來。

那些毒蛇見了,扭頭向后逃跑,

艾麗曼輪動左臂,狂風再起,烈焰被風吹得向鬼警陣地燒過來,宋帝王急忙住嘴將火收回。

艾麗曼策動部眾再次發起沖鋒,吶喊著向第二道防線攻擊過來。

 

29、地獄通道

通道的第二道防線上掌管血池大地獄的五官王和坐守冰獄殿的楚江王對望了一眼,五官王取出一只金缽向下一扣,從金缽涌出一股血水,直向艾麗曼的部眾淹過來。同時,坐守冰獄殿的楚江王鼓起腮幫子吹出一陣極寒的冷風,血水遇寒結成冰,一步步向艾麗曼等壓過來,

 

30、地獄通道

血冰向前緊逼……黑衣女子們向后退卻,……蛇群向后亂竄……

艾麗曼大叫一聲,舉起銀鋤,用力向血冰砸去,“咔嚓嚓”一聲爆響,血冰被砸成碎塊。

艾麗曼揮動左臂,將血塊掀起漫天冰雹,向鬼警羅剎娑和鬼王們砸下來,嚇的鬼警羅剎娑和鬼王們抱頭鼠竄。

艾麗曼的部眾們,發出一陣歡呼,同時追擊過來

 

31、地獄通道

   鬼警羅剎娑和鬼王們正在逃跑,這時,掌管重力地獄的泰山王趕過來,喊了一聲:“看我的!”緊接著長袖一甩,一座鐵山從袖子里飛出,“咚”的一聲落在地獄通道中間,那鐵山越長越大,剎那間將地獄通道堵得嚴嚴實實,把艾麗曼和他的部眾們全部封死在地獄通道里

   紅鶯綠鵲帶領羅剎絲追到山下,停了下來,望著被堵住的鐵山不知所措。

   艾麗曼來到山下,說:“大家退后!”眾人退后,艾麗曼揮起銀鋤向大山砸去,大山響起“鐺鐺”的金屬聲,卻紋絲不動。又連連砸了幾次,,大山巋然不動。艾麗曼長嘆一聲:“苦也苦也,此乃一座鐵山,我們被困于此,如何是好!”

 

32、地獄通道里

頓時一種沮喪之氣在隊里漫然開來,大家垂頭喪氣地坐在地上嘆氣,艾麗曼也不知如何是好。

 

33、地獄通道里

     青鸞和紫風在地獄通道里到處找路,通道兩側都是巖石,無路可循,青鸞拾起一根鐵棍向洞頂戳去,有一處漏下土來,

青  鸞:(驚喜若狂)“姐姐,姐姐,真是天無絕人之路,天無絕人 之路呀!”

艾麗曼:“青鸞,快說,路在何處?”

青  鸞:剛才我和紫鳳都看過了,四周都是巖石,唯有洞頂一處是泥土,我們何不從哪里挖掘通洞,直去陽間“”

艾麗曼:“甚好,走,看看去!”

 

34、地獄通道里

    眾人來到青鸞所說的地方,

青  鸞:(用鐵棍搗搗洞頂):“看,就這里”

艾麗曼:“大家散開!”

等大家散開后,艾麗曼揮動銀鋤向洞頂挖去,只聽“嘩啦”一聲,洞頂落下一大堆土石,

艾麗曼;“哈哈哈哈,上蒼有眼,天不滅皇,果真是峰回路轉,絕處逢生呀!”

眾人歡呼起來:“嗷,我們得救啦!我們得救啦!”

艾麗曼:‘紅鶯,綠鵲,速速帶領大家搬石運土,青鸞紫風,隨我繼續向上挖掘!’(切光)

 

35、精絕國境內荒原   日 外

    精絕國境內的一處荒原,沙丘連綿,野草叢生,狐兔亂竄。突然,大地晃動起來,一處地皮向下塌陷,轟隆一聲,現出一個大洞,繼而,艾麗曼帶著眾鬼兵、怪蛇;一起冒出地面,一起歡呼:“人間,我們來了!

 

36、精絕國     日  外

【畫外音】“……就這樣,他們打通了陰曹地府和人間的通道,艾麗曼帶著一群羅剎絲和怨婦的魂靈來到人間。艾麗曼經歷了天堂、人間、地獄的種種磨難,再也不是那個善良、賦予同情心,有正義感,愛打抱不平的姑娘了,變成一個兇狠毒辣的大魔頭。她在尼雅河畔(民豐縣境內)建立了精絕國。由于他們來自鬼洞,就自稱鬼洞族,對內自稱精絕鬼母,對外稱自己是精絕校尉。仗著武力和魔法四處擴張挑起戰火。剿滅了周邊五六個小國,每每消滅一個小國,便把那里的婦女、兒童、老弱病殘者全部殺死,或生食,或腌制成肉干,以備冬天享用,而把青壯男子霸占為面首。成為當時西域人人談之色變的精絕鬼國,”

 第六集

 

1、散魂犯小牢獄

    不知過了多久,牢獄的門被打開了,兩個鬼獄卒用擔架抬著奄奄一息的老嫗進來,把老嫗倒在地上,拉著擔架走了,

    艾麗曼急忙爬到老嫗身邊:“婆婆,婆婆!”

老嫗沒有絲毫反應。

 

2、散魂犯大牢獄

    這時,柵欄那邊的大牢房里那兩個女子又爬了過來,

兩女子:“姐姐,婆婆她怎么樣了?”

艾麗曼(用手指試了一下老嫗的呼吸):“還活著,,恐怕不會太久了!

兩女子(“嗚嗚”地哭起來,邊哭邊說):“鬼母,鬼母,你的魂如果散了,我們這幾百個姐妹該怎么辦呀!”

這一說不打緊,整個大牢房的黑衣女子都哭起來。

 

3、散魂犯小牢獄

艾麗曼:“妹妹,這婆婆是誰?你們又是什么人?”

女子乙:“我們是羅剎,婆婆就是我們的首領!!

艾麗曼:“羅剎?羅剎是什么?”

    女子乙正要細說,女子甲推了女子乙一把,女子乙急忙住嘴。

   這時,白發婆婆突然渾身顫抖起來,囈語:“冷……冷……”

   艾麗曼急忙把白發婆婆緊緊摟在懷里……

   兩個黑衣女子對望了一眼。

 

4、散魂犯小牢獄

不知過了多久,老嫗在艾麗曼懷里睜開眼,直楞楞地看著艾麗曼,艾麗曼對白發婆婆嫣然一笑,

老 嫗:“你是誰?”

艾麗曼:“婆婆別說話,你剛受了刑!得靜養”

老  嫗:“你是誰?”

艾麗曼:“我,……我叫艾麗曼!

老  嫗:“艾麗曼?……這是散魂獄,你怎么會在這里?!”

艾麗曼:“我,……實在難以啟齒……婆婆,你們怎么被關在這里?什么是羅剎?……”

老  嫗(突然伸手掐著艾麗曼的脖子,兇狠地問):“說!誰派你來的?!”

艾麗曼(艱難地):“你……你松手,沒,沒,沒人派我……”

老  嫗:“不說,我掐死你!”

艾麗曼::“真的……真的……”

這時,牢門開了,幾個鬼獄卒從走廊向小牢房里走來,老嫗急忙松手。

艾麗曼不停地咳嗽著……

進來幾個鬼獄卒,其中一個喊道:“艾麗曼,過堂!”

艾麗曼放下白發婆婆,站起身來,被鬼獄卒押出牢房。

 

5、散魂犯大牢獄走廊

鬼獄卒押著艾麗曼經過走廊,兩側柵欄里的黑衣女子們,都向她招手,集體跺腳,發出有節奏的“咚咚”聲。

 

6、地獄

   一口大鍋里裝滿了滾燙的油,鍋下爐火正旺,兩個獄卒抬起艾麗曼,向油鍋里丟去,艾麗曼慘叫!【切光】

 

7、散魂犯小牢獄

艾麗曼慢慢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老嫗的懷里。老嫗正用舌頭在舔她手臂,奇怪的是,原被炸焦的肌膚經他一舔,竟然完好如初。

艾麗曼:(感激地):“婆婆,謝謝你……”

老  嫗:“哎,孩子,你犯了什么罪,他們竟然這樣折磨你?”

艾麗曼:“我……我……我咬斷了閻羅王孫子的舌頭……”

老  嫗:(仔細打量艾麗曼一會,自言自語)“男俊一身害,女俊一身禍呀! 你生前是何人,為何如此年輕就被下到這陰曹地府來受苦?”

艾麗曼:“我本是桃花仙子的女兒,王母娘娘的貼身侍女,因打抱不平懲治惡神闖了禍,被流放到大漠看守寶庫,又因被奸人所騙,陷入情網,丟失寶庫,以至于此!

老  嫗:“哦,難怪,難怪,常言說‘好人命不長,惡人活千年’孩子,你之所以會落得如此下場,完全是因為你長得太美,而且又太善良的緣故。是啊,女人都愿意自己有美的相貌,美的身材,認為那是上天賜的資本和財富?捎钟姓l知道,那也是禍事的根苗?世人都說善良是一種美德,可誰又知道,善良恰恰又是惡人利用的弱點呢?你看看這散魂獄關押的女子,哪一個不是國色天香?再看看古往今來,哪一個美女又有過好下場?不論天宮、人間、陰曹地府盡皆如此呀!……”

艾麗曼:“婆婆,請恕我的好奇,不知婆婆和這眾多姐妹何以都關在這散魂獄?這可是地獄中懲治罪大惡極的重犯犯人的地方呀!”

老  嫗:“我們是羅剎絲,他們都是我的弟子,也就是你說的是地獄中被懲治的重犯犯人。至于是不是罪大惡極,就得先問問你自己,你罪大惡極嗎?”

艾麗曼:“我何罪之有?罪大惡極更無從說起?”

老  嫗:“是呀?我們羅剎原來是陽間的一個古老的雅利安人部落。男性叫羅剎娑,女性叫羅剎絲。住在古印度東部。由于羅剎娑紅發,綠眼,黑臉黑身又不忌諱吃人肉,被世間稱為惡魔。天宮怕我們禍害人間,就派太白金星下凡將我們招安。集體調到陰曹地府擔任鬼警,職司鎮壓和懲罰罪人。羅剎雖然男性丑惡,女性卻貌美若仙,所以經常遭受陰曹地府上至鬼王、下至各級鬼吏的奸淫、強暴。我們不堪受此大辱,便密謀反出地府,回陽間去過自由自在的生活。誰曾想被閻羅王的密探發現,將我們集體囚禁在散魂獄,企圖讓我們的魂靈永遠消失……!

     正說間,牢門被打開,那老嫗突然住嘴,只是惡狠狠地瞪著鬼獄卒。

兩個鬼獄卒二話不說,進來將老嫗拖走.

 

8、地獄

 【畫外音】就這樣,艾麗曼和那個老婆婆在散魂獄里輪番受到各種殘酷的刑法的折磨,于是,兩人互相幫助,互相安慰,逐漸相互取得了信任,結成了友誼。

【畫面1】兩個鬼獄卒用一把大鋸,把老嫗鋸成一截一截……

【畫面2】牢房里艾麗曼把鋸開的身體一節節地對在一起,老嫗又活了過來

 

9、地獄

【畫面3】蛇窟里萬蛇抬著頭吐著信子,兩個鬼獄卒抬著艾麗曼丟進蛇窟,無數蛇爬滿艾麗曼全身……

【畫面4】牢房里,老嫗蘸著自己的口水為艾麗曼治療蛇傷……

 

10、散魂犯小牢獄

   牢門再次被打開,兩個鬼獄卒把奄奄一息的老嫗丟在地上走了。

   艾麗曼爬到老嫗身邊,將老嫗的頭枕在自己的大腿上,喊著:“婆婆,婆婆!你醒醒,你醒醒……”

 

11、散魂犯大牢獄

大牢房的女子們都趴在鐵柵欄上焦急地地喊:“首領,首領!……”有的女子竟然嗚嗚地痛哭起來。

 

12、散魂犯小牢獄

老  嫗:(慢慢睜開眼睛):“……艾麗曼,我的大限到了,你看我的雙腳已經散去了”,

艾麗曼一看,婆婆的雙腳果真不見了,正要尖叫,被老嫗制止,

老  嫗:“我的時間不多了,你扶我坐起來”

艾麗曼扶老嫗坐起來,老嫗乘艾麗曼沒有防備,抱住她的頭,猛地用前額向艾麗曼的前額磕去,只聽“咚”的一聲,艾麗曼頓時頭破血流。

艾麗曼:“婆婆你?!……”繼而一陣鉆心的痛襲來,痛的艾麗曼抱著腦袋在地上打滾,那老嫗坐在地上不動聲色地看著,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意i.

 

13、散魂犯小牢獄

鐵柵欄邊的女子們卻一起下跪,莊嚴地把頭磕在地上。

 

14、散魂犯小牢獄

過了一會,艾麗曼的疼痛感消失了,

艾麗曼(憤憤地瞪著老嫗):“婆婆,你這是何意?”

老  嫗:(勉強地笑著):“艾麗曼,你先別怨我,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羅剎絲的首領,惡名遠揚的巨瞳鬼母,我不但搶劫殺人,吃人肉,喝人血,而且我還有個特異功能,我額頭上長著一只巨大的眼睛,只要睜開看誰一眼,這個人就會在世界上永遠消失,F在我把這只巨瞳傳給了你,以后你就是他們的首領——精絕鬼母。骸

艾麗曼:“什么,巨瞳傳給了我?!”邊說邊用手去摸自己的額頭,發覺有一條細細的縫,用力睜開

【特寫】艾麗曼的額頭長出一只巨大的眼睛!艾麗曼急忙用手捂住,驚恐地尖叫起來。

老  嫗:”這只巨瞳在暗無天日的陰曹地府是毫無魔力的,但到了有陽光、月光、火光的地方將威力無窮!,我之所以傳給你,是希望你帶著這些女子們反出陰曹地府。去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否者,誰都無法逃脫我今天的命運”說到此眉頭皺了起來

 

15、散魂犯小牢獄

艾麗曼一看,老婆婆的下半身已經散去,只留上半身。

艾麗曼:“婆婆,你都沒有辦法反出地府,我又如何能夠做到?”

老  嫗:“你不是還有王母娘娘送給你的如意乾坤月光銀鋤嗎?那是藏在你的意識里的,永遠是你的!

艾麗曼:“如意乾坤月光銀鋤?”下意識地用左手一招,手中果然多了一把月色融融的銀鋤。

老  嫗:(這時,老婆婆只剩下一個腦袋):“記住,在這個弱肉強食的  

世界里,善良是毫無用處的,只有實力才是生存的唯一條件……”說完,腦袋也慢慢消失了。

艾麗曼:“婆婆!婆婆i……”

 

16、散魂犯大牢獄

    趴在地上的黑衣女子們,一起高喊:“參見精絕鬼母,”

走廊兩側牢房里也一起喊:“參見精絕鬼母!”

喊聲驚動牢獄外面的鬼獄卒,十幾個鬼獄卒沖進大牢房,用水火棍一陣亂打,邊喊:“安靜,安靜,不許喧嘩,都手抱頭蹲下,!”

 

17、散魂犯小牢獄

   幾個鬼獄卒沖進小牢房,向艾麗曼打來,。艾麗曼用銀鋤一揮,轟隆一聲巨響,整個牢房晃動起來。牢房的鐵柵欄全部斷裂,落在地上。

那十幾個鬼獄卒被一陣疾風吹倒在走廊里,被走廊兩側牢房沖出來的黑衣女子打倒。

 

18、散魂犯牢獄

眾女子們擺脫羈絆,群情激昂,一起跪拜:“參見精絕鬼母!”氣勢之雄,震撼地府,

艾麗曼:“姐妹們,巨瞳婆婆說的不錯,如果我們就這樣坐以待斃,誰也逃脫不了被散魂的下場。為今之計,只有眾姐妹齊心協力,反出陰曹地府,回陽間去創造我們自己想過的那種不受壓迫,不受凌辱,自由平等,豐衣足食的生活。不知眾姐妹可否愿意?”

 眾女子:“愿追隨精絕鬼母,謹遵軍令,反出地府,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艾麗曼:“只是我至從下地府以來就受管制,對地府情形知之甚少,不知那位姐妹知曉,還望告知,以便策劃攻略!

 

19、散魂犯牢獄

青  鸞:“稟告姐姐,在下青鸞,原為巨瞳鬼母麾下大將,曾跟隨巨瞳鬼母為鬼警,對地府情形有所了解!

艾麗曼:“哦,甚好!愿聞其詳”

青  鸞:“這陰曹地府分為十層,被十位鬼王統治著,第一位是掌生死的秦廣王,坐守生死殿。第二位是掌管十六個小地獄的楚江王,坐守冰獄殿。第三位也是掌管十六個小地獄的宋帝王,坐守火獄殿。第四位是掌管血池大地獄的五官王,坐守血池殿。第五位是掌管萬物輪回的閻羅王。坐守閻羅殿殿。.第六位是掌管大叫喚地獄的卞城王,坐守怨念殿。第七位是掌管重力地獄的泰山王,坐守泰山殿。第八位是掌管油鍋大地獄的都市王,坐守忠孝殿。第九位是掌管阿鼻地獄的平等王,坐守恐懼殿。第十位是掌管無間地獄的轉輪王。坐守善惡殿。

艾麗曼:“我等現在所處的位置在何處?”

青  鸞:“我等現在的位置處于最底層,屬無間地獄的轉輪王管轄,這

個監區分為三個牢獄,中間是我們散魂獄,左邊是怨婦獄,關押那些生前被男人拋棄而自縊身亡的怨婦們。右邊是怪蛇窟,這怪蛇原屬羅剎的一支隊伍,由巨瞳鬼母麾下的紫風妹妹指揮,我們被關押后這些怪蛇,也被集中關押在蛇窟里!

艾麗曼:“我們若反出陰曹地府,當從何處攻打方能出去?”

青  鸞:“這地府是一個巨大的隧洞,只能從最底層,一層一層打過去,渡過奈何河,從黃泉路回到陽間。

艾麗曼:“看來我們是華山天險——一條路,只有拼死一搏了,眾姐妹怕否?”

眾女子:“不怕,愿隨首領拼死搏殺,反出地府!”

艾麗曼:“好,青鸞妹妹,你帶人速去打開怨婦獄,放出那些怨婦。一起造反,以壯聲威,!”

青  鸞:“諾!”

艾麗曼:“紫風”

紫  風:“在”

艾麗曼:“你去吧怪蛇放出來,指揮它們,配合大家向前,層層進攻!”

紫  風:“諾”

艾麗曼:“其他大部隊原由誰指揮?”

紅  鶯:“我,紅鶯,指揮左隊!

綠  鵲:“我。綠鵲,指揮右隊,

艾麗曼:“好,你二人帶領大隊跟隨我左右,合力向前攻打,不得后退!”

紅鶯,綠鵲:“諾!”

艾麗曼:“行動!”說完一揮銀鋤,只聽“轟隆”一聲散魂獄緊閉的大鐵門倒塌了,黑衣女子吶喊者涌出牢獄。

 

20,散魂獄外

   散魂獄外眾多鬼獄卒大喊:“散魂獄暴動啦!,散魂獄暴動啦!”成群結隊地拿著各種兵器沖過來阻擋。

 

21、散魂犯牢獄    

艾麗曼:“看來我們是華山天險——一條路,只有拼死一搏了,眾姐妹怕否?”

眾女子:“不怕,愿隨首領拼死搏殺,反出地府!”

艾麗曼:“好,青鸞妹妹,你帶人速去打開怨婦獄,放出那些怨婦。一起造反,以壯聲威,!”

青  鸞:“諾!”

艾麗曼:“紫風”

紫  風:“在”

艾麗曼:“你去吧怪蛇放出來,指揮它們,配合大家向前,層層進攻!”

紫  風:“諾”

艾麗曼:“其他大部隊原由誰指揮?”

紅  鶯:“我,紅鶯,指揮左隊!

綠  鵲:“我。綠鵲,指揮右隊,

艾麗曼:“好,你二人帶領大隊跟隨我左右,合力向前攻打,不得后退!”

紅鶯,綠鵲:“諾!”

艾麗曼:“行動!”說完一揮銀鋤,只聽“轟隆”一聲散魂獄緊閉的大鐵門倒塌了,黑衣女子吶喊者涌出牢獄。

 

22、散魂獄外

   散魂獄外眾多鬼獄卒大喊:“散魂獄暴動啦!,散魂獄暴動啦!”成群結隊地拿著各種兵器沖過來阻擋。

 

23、散魂獄哇外

艾麗曼。開始揮動左臂,“嗡嗡”的鳳鳴聲響起,越想越大,振聾發聵,頓時空穴來風,疾猛狂烈,骨山被摧毀,骨架橫飛,血河掀起巨浪,洶涌澎湃,鬼獄卒像紙片一樣被吹走,滿天飄著骷髏,骨架、腸肚、五臟……

 

24、善惡殿

轉輪王歇斯底里地大喊:“快,調集鬼警部隊鎮壓!,再去其他殿搬取救兵,決不能讓他們沖出善惡殿!”

 

25、善惡殿外

一隊紅發綠眼,面黑如漆的羅剎娑在善惡殿通道上用盾牌筑起防御陣地,同時,弓箭手射出一排排銷魂箭,

疾風呼嘯,越刮越猛,那箭鏃沒射多遠紛紛被風吹回來。同時,無數骷髏、骨架。五臟,夾著亂七八糟的物件,劈頭蓋腦地砸過來,鬼警羅剎娑被砸的嚎叫不已。

 

26、善惡殿外通道

紫風“嗚嗚嚶嚶”地吹起一支洞簫,無數雞冠蛇昂著頭,吐著信子向鬼警部隊游走過來。

 

27、善惡殿通道

    鬼警羅剎娑見毒蛇攻過來,驚恐地尖叫著紛紛棄陣而逃,

艾麗曼大喊:“沖出去!”黑衣女子以及眾多怨婦吶喊者沖過第一道防線。

 

28、地獄通道

第二批鬼警羅剎娑沖上來組成第二道防線。這時,坐守冰獄殿的楚江王,、坐守火獄殿的宋帝王,掌管血池大地獄的五官王,一起趕來增援。宋帝王見毒蛇攻來,急忙口吐烈焰,頓時,地獄通道燃起熊熊大火直向艾麗曼和羅剎絲撲來。

那些毒蛇見了,扭頭向后逃跑,

艾麗曼輪動左臂,狂風再起,烈焰被風吹得向鬼警陣地燒過來,宋帝王急忙住嘴將火收回。

艾麗曼策動部眾再次發起沖鋒,吶喊著向第二道防線攻擊過來。

 

29、地獄通道

通道的第二道防線上掌管血池大地獄的五官王和坐守冰獄殿的楚江王對望了一眼,五官王取出一只金缽向下一扣,從金缽涌出一股血水,直向艾麗曼的部眾淹過來。同時,坐守冰獄殿的楚江王鼓起腮幫子吹出一陣極寒的冷風,血水遇寒結成冰,一步步向艾麗曼等壓過來,

 

30、地獄通道

血冰向前緊逼……黑衣女子們向后退卻,……蛇群向后亂竄……

艾麗曼大叫一聲,舉起銀鋤,用力向血冰砸去,“咔嚓嚓”一聲爆響,血冰被砸成碎塊。

艾麗曼揮動左臂,將血塊掀起漫天冰雹,向鬼警羅剎娑和鬼王們砸下來,嚇的鬼警羅剎娑和鬼王們抱頭鼠竄。

艾麗曼的部眾們,發出一陣歡呼,同時追擊過來

 

31、地獄通道

   鬼警羅剎娑和鬼王們正在逃跑,這時,掌管重力地獄的泰山王趕過來,喊了一聲:“看我的!”緊接著長袖一甩,一座鐵山從袖子里飛出,“咚”的一聲落在地獄通道中間,那鐵山越長越大,剎那間將地獄通道堵得嚴嚴實實,把艾麗曼和他的部眾們全部封死在地獄通道里

   紅鶯綠鵲帶領羅剎絲追到山下,停了下來,望著被堵住的鐵山不知所措。

   艾麗曼來到山下,說:“大家退后!”眾人退后,艾麗曼揮起銀鋤向大山砸去,大山響起“鐺鐺”的金屬聲,卻紋絲不動。又連連砸了幾次,,大山巋然不動。艾麗曼長嘆一聲:“苦也苦也,此乃一座鐵山,我們被困于此,如何是好!”

 

32、地獄通道里

頓時一種沮喪之氣在隊里漫然開來,大家垂頭喪氣地坐在地上嘆氣,艾麗曼也不知如何是好。

 

33、地獄通道里

     青鸞和紫風在地獄通道里到處找路,通道兩側都是巖石,無路可循,青鸞拾起一根鐵棍向洞頂戳去,有一處漏下土來,

青  鸞:(驚喜若狂)“姐姐,姐姐,真是天無絕人之路,天無絕人 之路呀!”

艾麗曼:“青鸞,快說,路在何處?”

青  鸞:剛才我和紫鳳都看過了,四周都是巖石,唯有洞頂一處是泥土,我們何不從哪里挖掘通洞,直去陽間“”

艾麗曼:“甚好,走,看看去!”

 

34、地獄通道里

    眾人來到青鸞所說的地方,

青  鸞:(用鐵棍搗搗洞頂):“看,就這里”

艾麗曼:“大家散開!”

等大家散開后,艾麗曼揮動銀鋤向洞頂挖去,只聽“嘩啦”一聲,洞頂落下一大堆土石,

艾麗曼;“哈哈哈哈,上蒼有眼,天不滅皇,果真是峰回路轉,絕處逢生呀!”

眾人歡呼起來:“嗷,我們得救啦!我們得救啦!”

艾麗曼:‘紅鶯,綠鵲,速速帶領大家搬石運土,青鸞紫風,隨我繼續向上挖掘!’(切光)

 

35、精絕國境內荒原   日 外

    精絕國境內的一處荒原,沙丘連綿,野草叢生,狐兔亂竄。突然,大地晃動起來,一處地皮向下塌陷,轟隆一聲,現出一個大洞,繼而,艾麗曼帶著眾鬼兵、怪蛇;一起冒出地面,一起歡呼:“人間,我們來了!

 

36、精絕國     日  外

【畫外音】“……就這樣,他們打通了陰曹地府和人間的通道,艾麗曼帶著一群羅剎絲和怨婦的魂靈來到人間。艾麗曼經歷了天堂、人間、地獄的種種磨難,再也不是那個善良、賦予同情心,有正義感,愛打抱不平的姑娘了,變成一個兇狠毒辣的大魔頭。她在尼雅河畔(民豐縣境內)建立了精絕國。由于他們來自鬼洞,就自稱鬼洞族,對內自稱精絕鬼母,對外稱自己是精絕校尉。仗著武力和魔法四處擴張挑起戰火。剿滅了周邊五六個小國,每每消滅一個小國,便把那里的婦女、兒童、老弱病殘者全部殺死,或生食,或腌制成肉干,以備冬天享用,而把青壯男子霸占為面首。成為當時西域人人談之色變的精絕鬼國,”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劇本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原創劇本網)www.acmeducations.com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代寫小品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 代寫小品 | 編劇招聘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劇本創作 |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中文有码vs无码人妻_思思久婷婷五月综合色啪_婷婷五月中文字幕在线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