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e6g2"><center id="ye6g2"></center></acronym>
<acronym id="ye6g2"><center id="ye6g2"></center></acronym>
<sup id="ye6g2"><center id="ye6g2"></center></sup>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劇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電視劇本創作室 | 招聘求職 |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acmeducations.com
重點推薦劇本
道路建設工程搞笑音樂小品《安全
銀行以服務為主題的話劇劇本《我
關愛空巢老人相關搞笑小品《夕陽
拐賣兒童小品劇本,拐賣小孩小品《
政府單位娛樂演出三句半《不平凡
高鐵系統節慶演出搞笑相聲《厲害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長途汽車服務小品劇本《祝你平安》
公司團隊勵志小品劇本《優質管理》
重陽節喜劇爆笑節目小品劇本《真情
消除貧困日脫貧小品劇本《項目脫貧
反應農村婦女素質的小品劇本《好鄰
油庫音樂劇劇本《我為祖國獻石油》
政府對疫情影響嚴重的餐飲行業扶持
世界郵政日宣傳小品劇本(小站大愛)
立家規傳家訓樹家風小品劇本《我家
文明城市創建音樂劇劇本《做文明市
中秋節晚會表演超級感人小品劇本《
適合國慶表演的洪災正能量小品劇本
關于旅游題材的搞笑小品劇本《養生
愛護牙齒小品劇本,保護牙齒搞笑小品
防汛小品劇本,洪水劇本《我是黨員》
加油站音樂劇劇本《親情加油站》
部隊退伍小品劇本,部隊歡送老兵退伍
抗疫情景劇劇本,新冠疫情護士情景劇
關于新冠疫情的劇本,疫苗接種情景劇
煤礦環保小品劇本《優質管理》
眼科醫生音樂劇劇本(醫路有你)
八一建軍節節目題材小品劇本《改革
村鎮黨委干部作風音樂劇劇本《杜絕
教師節經典幽默相聲劇本臺詞《最美
電力供電公司情景戲曲小品劇本《名
有關學生家長教師的小品《我要做英
笑到肚子疼的音樂劇本《有啥不一樣
衛生院家庭醫生簽約服務情景劇劇本
農村題材的情景劇,美麗鄉村建設情景
醫務人員音樂劇劇本《好人好夢》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電視劇本 > 歷史電視劇本 > 《纖筆一枝誰與似》第二集
 
授權級別:獨家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電視劇本-歷史電視劇本   會員:龍泉金星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21/7/29 6:43:27     最新修改:2021/7/29 8:32:09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acmeducations.com 
電視劇本名:《《纖筆一枝誰與似》第二集》
(原創劇本網)作者:佚名
中國國際劇本網電視劇本創作室專業創作各種電視劇本、電視欄目短劇劇本。 QQ:719251535
代寫小品

第 二 集

 

(字幕):  一九二二年春   上海

 

2--1  輔德里632號A  日(景)

成都路輔德里六三二號A,一幢兩樓兩底的石庫門樓房,門口掛著“中華女界聯合會上海平民女子學!钡呐谱。

一樓是一個堆著機器的工場和一個飯廳,二樓的客廳則是教室,廂房是學生的宿舍。另外亭子間是工作部。  

 

2--2  中華女界聯合會上海平民女子學校  日(景)

            

教室里,坐著蔣偉、王劍虹、楊代誠等十幾個女生,陸續有遲到的女生走進教室,坐在后面。

蔣  偉:“老師怎么還沒有來?”

王劍虹指著剛進來的一個中年婦女:“蔣偉,你知道她是誰嗎?”                                                  

蔣偉回頭望了望,搖搖頭。                            

王劍虹低聲說:“她叫高君曼,是陳獨秀先生的夫人!

蔣偉抬頭看了一眼,又埋下頭看著一本小說……

楊代誠:“聽說高君曼曾經是陳獨秀先生的小姨子?”

王劍虹:“同父異母,她姐姐高曉嵐目不識丁,能同高君曼比嗎?”

楊代誠:“別說了,老師來了……”

施存統走進教室,站在講臺上:“同學們,今天由我來跟大家上課。我講的題目是共產主義在中國的影響……”

(字幕):施存統(又名:復亮[1899—1970],上海平民女子學校教員)

楊代誠站起來:“老師,請問你怎么稱呼?”

施存統一笑:“哦,忘了介紹,抱歉。我姓施,名存統!

“哇……”幾個女生尖叫。

楊代誠驚喜地:“你就是寫《非孝》的施存統先生?”

施存統:“你們……你們看過這篇文章?”        

蔣  偉:“沒有,但我們都知道,你能給我們講講什么是孝嗎?”

施存統:“我想,你們大概都讀過《孝經》吧!               

眾女孩子:“讀過……”

施存統:“有誰能背出一段來……”

楊代誠站起來:“仲尼居,曾子侍。子曰,先王有至德要道,以順天下,民用和睦,上下無怨,汝知之乎。曾子避席曰,參不敏,何足以知之。子曰,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復坐,吾語汝。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揚名于后世,以顯父母,孝之終也。夫孝,始于事親,中于事君,終于立身。大雅云,無念爾祖,聿修厥德……”

施存統:“好……好……。所謂孝,其涵義本身十分廣泛,有利也有弊!

楊代誠:“施老師,有一句古話叫做:百善孝為先。國人是把孝作為是最起碼的倫理道德……”

施存統:“我并不反對孝道,只是反對不平等的孝,主張平等的愛!

錢希均站起來:“施老師,你認為什么才是孝?”

(字幕):錢希均([1905—1989],初級班學生)

施存統:“我之所以寫‘非孝’是要表明以人道替代孝道的現代道德理想。經書把‘孝’定義為‘始于事親,中于事君,終于立身’的責任,‘孝’的含義因此被延伸擴展,成為一切教化的出發點和涵蓋一切的最高道德……”

楊代誠:“這難道說不對嗎?比如一個家庭,子女對父母應該孝,父母對于子女有絕對權威……”

施存統:“你是一知……”

蔣偉搶著說:“半解……”

女孩子們哄堂大笑……

楊代誠:“不過很多人都認為你寫的那篇文章是大逆不道!

施存統笑看著:“那你認為那篇文章呢?”

楊代誠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紅著臉:“我看你是最激進的反封建的吹鼓手!

施存統:“這些年來,文壇上出現了很多的文學作品,描述的親情與愛情的對抗比比皆是……”

楊代誠:“施老師,在現實生活中也是有很多的!

施存統:“你也有這樣的經歷?”

楊代誠:“有……”

施存統:“能講講嗎?”

楊代誠:“我父親雖然受過東洋高等文化教育,可是滿腦子三綱五常、男尊女卑的封建禮教思想。他就希望我找一個門當戶對的人家結婚生子,不愁吃,不愁穿,安分守己的過日子!

施存統:“你愿意嗎?”

楊代誠:“不。我不愿意。所以,我來了上海!

施存統:“你做得對,做得好。然而,有很多人卻沒有這個勇氣,最后都以向父母長輩的妥協而告終。既然當初這些敢于冒犯父輩的權威,違拗尊長的意愿的‘孝子’,到后來卻個個都屈服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下的婚姻。你們說,在這樣的環境里,若不能對抗父母的獨斷專橫,個人的幸福就會失之交臂!

楊代誠:“對!

施存統:“而為了個人的幸福,無視父母的絕對權威,就被認為是‘不孝’。所以,我們應該反對這種孝道,主張平等的愛……”

楊代誠:“施老師……”

施存統:“好了,這位同學……”

蔣偉搶著說:“她叫一知……”

施存統:“一知同學,還有什么問題,下課以后我們再討論。下面我來講講共產主義在中國的影響……”                    

女孩子們笑得彎下了腰……

 

2--3  平民女校二樓  日(內景)

王劍虹拉著蔣偉出教室,走向亭子間改成的辦公室……

兩個辦公室都關著門,王劍虹、蔣偉聽見掛有工作部字樣的房間里有說話聲,上前敲門……

“進來……”里面應道。

王劍虹拉著蔣偉進屋……                  

工作部辦公室里坐著沈澤民和秦德君。

沈澤民站起來問:“同學,你們有事?”

(字幕):沈澤民([1902—1933],沈雁冰之弟,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團中央委員)

王劍虹:“請問,會悟大姐在嗎?”

沈澤民:“李夫人外出了,你們找她有事?”

王劍虹:“我們來看看她!

沈澤民:“你們認識?”

王劍虹點頭:“是的,我在《婦女聲》做過編輯!

沈澤民笑:“哦,老革命了,坐,坐。我介紹一下,我叫沈澤民……”

王劍虹:“我是王劍虹,這是我的好朋友,叫蔣偉!

沈澤民介紹:“這位是秦德君,我們工作部的部長!

蔣偉驚訝:“部長?”

沈澤民:“怎么,不像?”

蔣  偉:“看著也就同我差不多大吧?”

沈澤民笑:“不錯,我們也都叫她丫頭部長!

秦德君看著蔣偉:“我十七,你呢?”

(字幕):秦德君([1905—1999],上海平民女子學校工作部部長)

蔣  偉:“我也十七!

秦德君老成地:“好,好,能到咱們女校來學習就說明對革命有認識!

沈澤民:“你們是在高級班還是初級班?”

王劍虹:“高級班,都要學些什么課?”

沈澤民:“高級班嘛,要學的很多,比如:語文、英文、數學、理化、經濟學、教育學、《共產主義ABC》……”

秦德君補充道:“我們這個學校是半工半讀的,所以學校還設有縫紉班和織襪班,這樣既可以解決學生的生活問題,她可以解決學校的經費問題!

沈澤民:“對,對,樓下后面的教室里,我們還有十多部織襪機器,幾部織毛巾的機器!

蔣偉感興趣:“誰教我們織襪子和織毛巾?”

秦德君:“我!

王劍虹不相信:“你?”

秦德君:“怎么,不相信。過去我在老家四川讀書時就學過!

蔣  偉:“為什么要學織襪子和織毛巾?”

沈澤民:“這叫半工半讀,既能學習一門手藝,又能用勞動來增加學校日常的開支!

門被推開了,阿金師傅進來……

阿  金:“德君,機器都安好啦!

秦德君:“能動嗎?”

阿  金:“接上電就能動了!

“喲,你們這里好熱鬧呀……”李達推門進來。

眾  人:“李主任!

李達看見王劍虹:“劍虹,你怎么在這兒?”

王劍虹:“我來找會悟大姐……”

李  達:“她有事剛出去,來,到我辦公室坐坐!

蔣偉和王劍虹跟著李達出門,走進隔壁辦公室……           

 

2--4  平民女校  李達辦公室  日(內景)                   

王劍虹:“李主任,這是我的好朋友,叫蔣偉!

李達點了點頭。

王劍虹轉身對蔣偉:“這是學校校務主任,李主任!

蔣  偉:“李主任!

李  達:“早就聽劍虹說起過你,你們在學校就一起剪去長辮,上街游行、講演、辯論。是嗎?”

蔣偉點了點頭。

李  達:“好啊,就是應該有這種反封建、爭取婦女解放的思想!

王劍虹:“蔣偉在這一點不比我差!

李  達:“蔣偉呀,我們辦這個學校的目的就是讓更多的婦女了解革命的道理。希望你能好好地學習!

蔣  偉:“是,我一定好好地學習!

李  達:“平民女校是到新社會的第一步,辦學是希望把教育與生活、勞動的結合在一起。學習新的文化知識!

蔣  偉:“是!

李  達:“如果學習上和生活上有什么困難,就來找我!

蔣偉點了點頭。

向警予推門而進:“鶴鳴兄,開會的人都到齊了……”

李  達:“好,我馬上就去!

王劍虹:“警予姐……”

向警予:“劍虹,你回來了!

蔣  偉:“九姨……”

向警予:“你是……”

蔣  偉:“我是冰之呀!

向警予:“啊,蔣偉。你也來了,好!”

李  達:“你們認識?”

向警予:“豈止認識,我和蔣偉的母親是結拜姐妹,辛亥那年,我還在她家住了一陣子!

蔣  偉:“我還記得在長沙,你送給我和弟弟兩聽牛肉罐頭!

向警予笑:“是啊,那時候在湖南省立一師,她母親同我擠在一床,把棉被留給她們姐弟倆!

蔣  偉:“這些,我都還記得!

向警予:“蔣偉,你母親還好嗎?”

蔣  偉:“好,這次能來上海,我母親做了很多工作!

向警予:“幾年不見了,過去每次回溆浦老家都會在你母親家住上幾天,現在,沒有時間回去了!

王劍虹:“我該叫你警予姐,還是叫九姨呢?”

向警予:“你和蔣偉……”

王劍虹:“我和蔣偉是同學!

李達笑:“你同蔣偉是同學,當然是叫九姨!

眾人大笑……

 

2--5  學生宿舍  日(內景)

平民女校附近,一幢房子,房間很大,可以住七八個女孩子。

蔣偉和王劍虹等人都躺在床上,楊代誠和錢希均、徐誠梅等人進來……

蔣  偉:“代誠姐,劍虹姐剛才讓我改改名字,說不象女孩子!

楊代誠:“你這名字是不象女孩子的名字!

王劍虹:“從今天起又是新的開始。告別過去,就從名字開始!

楊代誠:“她們剛才也讓我改改名字!

蔣偉笑:“那你就改改嘛。施老師不是叫你一知嘛!

王劍虹:“對,今后就叫一知吧!

楊代誠:“那姓什么呢?”

王劍虹笑:“跟著我姓王……”

錢希均:“不錯,筆劃簡單!

楊代誠:“王一知……,一知……”

蔣  偉:“劍虹姐,你說我改個什么名字?”

王劍虹想著:“要有女人味……女人味……,還是原來的字,冰之!

蔣  偉:“冰之……,姓什么?蔣冰之?”

楊代誠:“既然告別過去,就不能姓蔣!

王劍虹:“那就姓丁,最簡單。丁冰之!

徐誠梅:“還姓什么呀,現在很多人蔑視傳統的家庭意識,都廢了姓!

蔣  偉:“廢姓?”

王劍虹:“對,不如你就叫冰之……”

門外,有人敲門。錢希均開門,王會悟站在門口。

王劍虹:“會悟大姐……”

王會悟進屋:“我來看看你們,上午有事沒有來!

王劍虹:“大姐,快坐!

王會悟坐在王劍虹床邊看著屋里女孩子們:“大家在這生活還習慣嗎?”

眾女孩子:“還習慣!

王會悟看著冰之:“你是蔣偉吧!

冰之點頭:“是!

王劍虹:“現在叫冰之了!

王會悟:“這里面就你最小,過去來過上海嗎?”

冰  之:“第一次來上海,挺好奇的!

王會悟:“咱們都是從舊的家庭出來的婦女,不僅要很好學習,還要多關心社會,了解社會。除了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外,還要經常參加工人運動!

眾女孩子點頭……

 

2--6  平民女校  高級班  日(內景)

高級班,講臺上沈雁冰在上課。

沈雁冰:“同學們,從今天開始,由我給大家上英文課!

(字幕):沈雁冰(茅盾,[1896—1981],上海平民女子學校老師)

王一知:“沈先生,你為什么不教我們文學課?”

沈雁冰:“你們希望我上文學課嗎?”

冰  之:“當然啦!

沈雁冰拿出一本英文譯本:“可是有邵力子先生給你們上了。今天的英文課我們就從一部小說開始。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窮人》,有誰知道陀思妥耶夫斯基?”

王劍虹舉手:“陀思妥耶夫斯基是俄國作家……”

冰之舉手:“他著有《被侮辱與被損害的》、《罪與罰》、《白癡》,還有《卡拉馬佐夫兄弟》……”

沈雁冰:“你們看過嗎?”

幾個女孩搖頭。

沈雁冰:“陀思妥耶夫斯基善于心理的描寫和意識描寫,善于描述人物行為發生的心理活動過程!陡F人》這部作品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處女作,也是他的成名之作。他描寫了俄國社會下層人物和日常生活習俗,描述了小人物的悲慘命運和內心的痛苦。故事是這樣開始的……”

下面,女孩子們靜靜地聽著……

良久,沈雁冰醒悟,拍拍腦門:“今天是上英文課……”

眾女孩子大笑……

沈雁冰翻開書:“咱們就從主人公馬卡爾·杰武什金得知小瓦連卡遭遇不幸,成為無人關愛的孤兒開始……”

 

2--7  平民女校  日(內景)

邵力子在講課……

陳獨秀在講課……

李達在講課……

張聞天在講課……

張太雷在講課……

劉少奇在講課……

秦德君教女孩子們織襪、織毛巾……

 

2--8  上海街頭  日(外景)

游行隊伍,舉著“大力援助浦東日華紗廠工人”、“反對廠方無理開除工人”等標語。平民女子學校的學生也在其中……

平民女校女生們跟隨張秋人等去浦東紗廠講演……

平民女校女生們背著竹筒沿街為罷工的女工募捐……

平民女校女生們參加龐人銓、黃愛的追悼會……

平民女校女生們參加共產黨舉辦的馬克思誕辰紀念會……

 

2--9  平民女校  高級班  日(內景)

柯慶施走進教室……

王劍虹:“你是新來的老師?”

柯慶施:“對,我姓柯……”

(字幕):柯慶施([1902—1965],上海平民女子學校管理員)

王一知:“柯老師,今天你上課嗎?”

柯慶施擺手:“不……今天上課老師有事來不了。你們自己看看書或怎么樣都行!

冰  之:“那你給我們上課吧!

柯慶施:“不,我只是學校的管理員!

王劍虹打量著柯慶施:“柯老師,我看你年紀也就同我們差不多吧?”

柯慶施坐下來:“對,差不多。我叫柯慶施,剛從俄國回來!

眾女孩好奇地:“那你給我們講講有關俄國的一些事情吧!

柯慶施:“俄國?我是去俄國開會!

王劍虹:“那你談談對俄國的印象!

柯慶施:“印象?”

王劍虹:“是啊!

柯慶施:“算了,改天吧……”

王劍虹:“柯老師,我們可以出去嗎?”

柯慶施:“出去?上圖書館嗎?”

王一知:“還沒想好呢!

柯慶施:“出去,可以,但不要玩得太晚回來……”

教室里一遍歡騰……

柯慶施看了看教室:“今天怎么只有你們幾個人?”

冰之回過頭看著:“沒有少人啊……”

柯慶施:“王醒余呢?”

王一知:“今天好象沒有來!

柯慶施:“談情說愛去了吧!

王劍虹:“不行嗎?”

柯慶施:“也不是不行,只是……”

王一知:“柯老師,你有相好的嗎?”

柯慶施:“我……沒有……”

王劍虹:“柯老師,需要嗎?我可以給你介紹……”

柯慶施臉紅:“不用……不用……”

教室里一陣笑聲……

柯慶施一邊朝門外走一邊說:“難怪存統兄說……”

王一知:“施老師,他說什么?”

柯慶施:“你們的嘴巴能殺人!

教室里又是一陣笑聲……

 

2--10  上海街頭  電車上  日(外景)

冰之、王劍虹、王一知、錢希均、徐誠梅幾個女孩在電車上說笑著……

 

2--11  民厚里  郭沫若住處  (內景)

女孩們打聽著郁達夫的住處,在一個普通的石庫門前停下來。

冰  之:“郁達夫先生是住這嗎?”

錢希均:“應該是吧!

王一知:“你去敲門……”

冰  之:“你去……”

王劍虹:“你去……”

一陣笑聲……

冰之鼓足勇氣上前敲門,大門掩著。

幾個女孩怯生生地輕輕推門,走了進去……

進門后是個小院,正對面是堂屋。堂屋的陳設十分簡單,中央是一張四方桌,周圍是幾把椅子,郭沫若正坐在椅子上看書。

女孩們站在院中,看見是郭沫若,不知所措。

郭沫若抬頭問:“姑娘們,你們找誰?”

錢希均認出:“您是郭沫若先生?”

郭沫若:“對,我是!

(字幕):郭沫若([1892—1978],文學家  詩人)

女孩們齊聲:“您好郭先生!

王劍虹:“我們是平民女校的學生……”

郭沫若:“平民女校?……哦,你們是來找郁達夫的吧?他搬走了!

幾人不約而同地:“不,不,我們是專門來看您的……”

郭沫若笑道:“是嗎,那幾位小姐,請坐呀!

女孩們圍坐在方桌周圍……

郭沫若:“你們是……”

冰  之:“平民女校的!

郭沫若:“你們女校都學些什么?”

冰  之:“學古文、白話文、數學,還學英文……”

郭沫若:“學英文?誰教你們英文?”

錢希均:“沈雁冰先生!

郭沫若驚奇:“雁冰教能你們英文?”

王劍虹:“是啊!

郭沫若大笑,回過頭來對從屋里出來的張資平說:“資平,我看你去教他們英文得了,沈雁冰教英文?他還是得教中文……”

冰  之:“我們也希望沈雁冰先生能教文學課!

王劍虹看著張資平:“你就是寫《沖積期限化石》的張資平先生?”

張資平點了點頭:“你讀過?”

王劍虹:“是的。不過有個問題想請教兩位先生!

張資平:“小姐,請講!

冰之搶著問:“兩位先生,一位學醫,一位學地質,還有郁達夫先生當初是學經濟的,為什么都成了文人?”

張資平:“這也許就是殊途同歸吧!

眾女孩子都笑起來……

郭沫若:“你們英文學的是什么?”

王劍虹:“你想知道?”

郭沫若:“是啊!

王劍虹:“Alles Vergaengliche ist nur ein Gleichnis;das Unzulaengliche, hier wird's Ereignis;das Unbeschreibliche, hier ist's getan;das Ewigweibliche zieht uns hinan!

 

(字幕): 一切無常者 只是一虛影;不可企及者 在此事已成;不可名狀者 在此已實有;永恒之女性 領導我們走。

 

郭沫若:“這可不是……”

王劍虹:“這是你《女神之再生》引用歌德的詩。對嗎?”

郭沫若:“你們看過我的詩集?”

王劍虹:“郭先生,我們讀過你的詩集《女神》,寫得太好了!

郭沫若:“是嗎?那你們談談對這部詩的印象。

王劍虹:“想象很新奇,語言很粗獷,氣勢很磅礴,像惠特曼的詩!

錢希均:“讀了你的詩,使我們有了對理想的憧憬,對光明的追求!

冰之學著郭沫若的聲音:“愛人呀,還不回來呀?我們從春望到秋,從秋望到夏,望到水枯石爛了!愛人呀,回不回來呀?”

郭沫若笑:“這小丫頭……”

眾女孩子們都笑了……

冰之看著桌上的英文字典和稿紙:“郭先生,你在翻譯文章嗎?”

郭沫若:“是的,這是歌德的作品!

王劍虹:“書名叫什么?”

郭沫若:“《少年維特之煩惱》!

冰  之:“郭先生,講的什么內容?”

郭沫若:“一個叫的維特青年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人!

王劍虹:“有什么不該愛的人,戀愛是自由的呀!”

郭沫若笑:“他所愛的女人是訂了婚,而且又是自己朋友的未婚妻!

王劍虹:“哦……”

郭沫若:“在這場復雜的情感糾紛中,維特難以自拔,最后絕望……”

冰之看著翻譯稿:“郭先生,這怎么有這么多的日期?”

郭沫若:“歌德先生是采用日記的方式寫的,這樣使讀者有真實感!

冰之思索著點點頭……

錢希均:“希望能早一點看到這本書!

郭沫若:“快了,快了。你們會買嗎?”

王劍虹反問:“郭先生,你希望我們買嗎?”

郭沫若大笑,回過頭來對張資平說:“資平呀,雁冰的學生個個伶牙俐齒!

眾女孩子哈哈大笑……

 

2--12  學生宿舍  日(內景)

王一知坐在桌前寫文章……

王劍虹從屋外進來:“一知,在做什么?”

王一知:“寫文章!

王劍虹:“又寫文章呀?昨天我看見《覺悟》上有一篇,是你寫的?”

王一知笑:“不是……”

王劍虹:“不是署名一知嗎?”

王一知:“那是施老師寫的,用我的名字!

王劍虹盯著王一知:“施老師?你說,你是不是喜歡上了施老師?”

王一知吞吞吐吐:“沒……有……”

冰之走進來:“一知,施老師找你……”

王一知:“在哪兒……”

冰  之:“教室門口……”

王一知一遛煙地跑了出去……

冰  之:“劍虹,一知她怎么啦?”

王劍虹:“戀愛……”

冰  之:“戀愛,誰?一知和……”

王劍虹:“冰之,你真笨……”

 

2--13  平民女校教室  日(內景)

墻上貼有一張通知:“今日講授中國革命之形勢,地點:高級班!

高級班和初級班的女生二十多人坐在教室里。

冰之、王劍虹、徐誠梅和錢希均坐在一起。

冰  之:“今天誰講課,老師怎么又沒有來?”

王劍虹:“現在上這課真沒勁!

錢希均:“怎么啦?”

王劍虹:“這位老師來講一點翻譯的小說就下課了,那位老師又來講一點流行的白話詩,第三位老師又來要我們去翻一點不懂的易經和尚書。到底這有什么用?”

錢希均:“是呀,聽了幾個月的課,便仿佛感到很無聊了!

冰  之:“今天去游行,明天去講演,后天又是集會,真是無聊透了!

錢希均:“你們知道嗎,聽說李達老師要走了!

冰  之:“上哪去?”

錢希均:“好象是去湖南長沙!

冰  之:“李主任去湖南做什么?”

錢希均:“不知道!

王劍虹:“會悟大姐呢?”

錢希均:“一起去湖南吧!

王劍虹:“學校怎么辦?不辦了?”

錢希均:“不知道!

王劍虹:“那我們待在這里還有什么意思!

冰  之:“是啊,劍虹,我們怎么辦?”

王劍虹:“不知道,想想吧!

錢希均:“這幾天怎么沒見一知呢?”

王劍虹:“她呀,施老師把她叫走了,一知和施老師好上了!

錢希均:“真的?”

王劍虹:“聽說已經同居了!

錢希均:“難怪前幾天搬走了!

徐誠梅:“劍虹,昨天,我在《婦女聲》上面看見你寫的文章《節制生育與保持戀愛》,這是什么意思呀?”

王劍虹:“前些時候,會悟大姐讓我代表中華女界聯合會去接待一個從美國來的著名人口研究專家桑格夫人,她是來講學的!

冰  之:“人口研究專家?人口為什么要研究?”

王劍虹:“她主要是講婦女問題。她從美國帶來了很多有關婦女避孕的工具,還詳細介紹了這些神秘物品的使用方法!

冰  之:“避孕的工具?什么意思?”

錢希均:“你沒結過婚,不知道!

冰  之:“你結過婚,你知道……”

錢希均:“沒有……沒有……”

徐誠梅:“那你說說,你知道什么?”

幾個女孩嘻笑成一團……

李達走進教室:“你們在笑什么?”

女孩子們個個紅著臉站起來:“李主任……”

李  達:“坐,坐,你們在談什么?”

冰  之:“我們在談劍虹姐寫的文章!

李  達:“是《節制生育與保持戀愛》嗎?”

錢希均驚訝:“李主任,你看過?”

李  達:“不僅看過,還提了點建議!

冰  之:“李主任……你……建議……”

李 達:“你們都是女孩子,將來都是要結婚生子的。我就給你們講講!

女孩子們都坐了下來。

李  達:“最近,有個叫安部磯雄的日本人寫了一本書,叫《產兒限制論》。產兒限制也就是我們中國所說的節制生育,我把這本書譯成了中文,希望更多的人能夠了解節制生育的意義!

錢希均:“李主任,為什么要節制生育呢?”

李  達:“這得從一百年前說起,一位叫馬爾薩斯的英國人,提出了一個“人口論”的話題。馬爾薩斯認為,人類生存所必需的生活資料是有自然規律限制的,而人類的情欲必然導致人口增長超過生活資料的增長,使二者出現不平衡!

王劍虹:“所以,要保持平衡,就要控制人口的增長,也就是要節制生育!

李  達:“劍虹說得對。桑格夫人來華講演,引起了很多人的關注,有人贊同,當然,反對的人居多。這都是因為他們被舊的道德觀和舊的習慣所束縛,不懂得節制生育的真正意義!

女孩們點頭……

冰  之:“劍虹姐,你怎么會想到寫這篇文章的?”

王劍虹:“這也是有感而發。去年回湖南時,看見一個年齡還不到三十歲的婦女,就有了五個孩子。問她怎么生了那么多孩子,她說她男人身強體壯,在山里,還能做什么!

李  達:“現在,男人把女人當成了生孩子的機器,我們就是要改變這種舊的道德觀和習慣!

王劍虹:“李主任,聽說你要走了?”

李達嘆一氣:“是的,回湖南。有位叫毛潤之的在長沙辦了一所自修大學,邀請我去……”

冰  之:“毛潤之?我知道!

李  達:“你認識毛潤之?”

冰  之:“不,不認識。他的夫人是我同學,經常說起!

李  達:“開慧是你同學?”

冰之點了點頭……

錢希均:“李主任,你走了,誰來管理學校?”

李  達:“會有人管的,會有人管的……”

王劍虹:“李主任,今天誰給我們講課,老師怎么還沒有來?”

李  達:“他們正在開會,馬上就要開完了。等一會,剛從俄國回來的少奇同志給你們講講俄國革命……”

    

2--14  學生宿舍  晚(內景)

女孩們各自拿著書躺在床上……

一陣敲門聲,女孩們都坐起來,冰之上前開門。

柯慶施進屋,直徑坐在一張小椅子上……

冰  之:“柯老師,你又來做什么?”

柯慶施:“閑得無聊,進來坐坐。怎么,不歡迎?”

冰  之:“怎么會不歡迎呢!

柯慶施:“雖說,我不是你們的老師,可還是學校的管理員,關心關心你們的生活也是我的職責嘛!

王劍虹:“算了吧,老柯,你來除了吹吹牛皮,什么時候關心過我們?”

柯慶施笑道:“吹吹牛,也是相互了解,相互關心的一種方式嘛!

錢希均:“柯老師,你知道大伙給你取的綽號嗎?”

柯慶施:“什么?”

幾個女孩齊聲:“爛板凳……”

柯慶施:“什么意思?”

王劍虹:“說你呀,每次來咱們寢室,一坐就是半天,要把我們的椅子坐壞了,你才得走!

柯慶施笑道:“你們這群女孩子呀,怎么老拿我開玩笑呢!

王劍虹:“還有個綽號,叫柯老怪!

柯慶施:“這綽號,聽起來稍好一點!

錢希均:“柯老怪,聽說,你見過列寧同志,是嗎?”

柯慶施得意地:“是啊,是在莫斯科召開的遠東各國勞動者第一次代表大會會議上,還同列寧同志握過手。散會以后,我們還一起出門送列寧同志上了車。那手我幾天都沒舍得洗!

王劍虹:“能給我們講講俄國嗎?”

柯慶施:“少奇同志,還有其他老師上課時不是都給你們講過嘛!

王劍虹:“太少了,也不怎么詳細……”

柯慶施:“那好,有空時,我給你們講講!

冰  之:“柯老怪,你現在沒空嗎?”

柯慶施:“現在不行,等一會兒我要去參加一個會!

王劍虹:“柯老怪,施老師要結婚了嗎?”

柯慶施:“奇怪,你們怎么知道?”

冰  之:“他把我們一知都騙走了!

柯慶施:“怎么能叫騙呢,這是男女之間的感情……冰之,你是個小女孩,不跟你說這些了!

錢希均:“張秋人老師也把我們徐誠梅騙走了!

王劍虹:“柯老怪,你也是不是打算在我們這里騙走個女孩子呀!

柯慶施臉紅,站起來:“算了,算了,我說不過你們,我走……”

幾個女孩大笑……

 

2--15  上海一弄堂  (外景)

王劍虹和冰之坐在一輛人力車上,車轉彎抹角地來到一條弄堂內,停在一家石庫門前。

王劍虹上前敲門……

開門的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娘姨,一見王劍虹,便滿臉堆下笑來,仰起頭直喊:“小姐,小姐,客來咧!”

二樓窗口伸出一個頭來:“誰?”

王劍虹:“均珍,是我,淑瑤!

均  珍:“是淑瑤姐呀,快上來!

 

2--16  均珍家  日(內景)

王劍虹介紹:“這是我好朋友冰之。這是我妹均珍!

均  珍:“你好!”

冰  之:“你好!你妹?”

王劍虹:“是啊,堂妹!

均  珍:“隨便坐,不用客氣,我和淑瑤姐從小學到中學一塊兒讀書,一塊兒玩!

王劍虹打量著房間:“均珍,你這屋怎么收拾得象小姐的閨房一樣!

均  珍:“怎么,不好嗎?你們宿舍很臟嗎?”

冰  之:“不是臟,是亂!

王劍虹看著書桌上放著的信:“你在寫信?”

均  珍:“我替我父親給朋友回一封信,我父親眼睛不好!

王劍虹倒在均珍的床上,嘆了一口氣。

均  珍:“姐,怎么啦?”

王劍虹:“我有點厭倦了學校生活!

均珍問冰之:“你也這樣認為?”

冰  之:“也有同感。學了半年了,總覺得沒學到什么東西,老師還經常不在。他們忙著革命去了,哪有時間教我們的課呀!

王劍虹:“想學的學不到。我覺得還是換個學校比較好一點!

均  珍:“應該先想想學什么?”

王劍虹:“均珍,你在學什么?”

均  珍:“學繪畫!

樓下,響起娘姨的聲音:“小姐,公子來了!

王劍虹:“公子?”

均  珍:“就是曉淞!

王劍虹:“曉淞?從法國回來了?”

均  珍:“回來快半年了,常常在雜志上翻譯點小說!

王劍虹:“還是對你有點那個意思?”

均珍臉紅:“淑瑤姐……”

王劍虹:“不然怎么從四川追到上海來了!

說話間,曉淞上樓,敲了敲門。

均  珍:“進來吧!

曉淞推門而進:“喲,有客啊,失禮,失禮……”

王劍虹:“表哥……”

曉  淞:“是淑瑤啊,好幾年不見了!

王劍虹:“是啊,自從你去法國留學……”

曉淞看見冰之:“這位是……”

王劍虹:“我同學冰之!

曉  淞:“姓冰?”

王劍虹:“不,沒姓!

曉  淞:“廢姓啦?這不太好,人總得有個姓嘛。姓名姓名,有姓有名才對!

均  珍:“表哥,你剛從南京回來,是嗎?”

曉  淞:“是,怎么啦?”

王劍虹:“南京的大學怎么樣?”

曉  淞:“好啊,怎么,你們想去南京讀書?”

王劍虹:“有這打算!

均珍見曉淞手中提著一大抱東西:“你拿的是什么?”

曉淞打開,包袱里有許多畫具和顏料,還有一個極精致的畫架,配上一個三角小凳。

王劍虹笑:“真是無微不至啊!

曉  淞:“剛才你們說要去南京,南京的大學不錯,有金陵大學、南京高師、東南大學,都是很好的大學。我有個朋友在南京,你們想要去,我可以讓他幫助你們!

冰之和王劍虹若有所思地點頭……

 

2--17  上海街頭  晚(外景)

冰之和王劍虹漫步街頭……

冰  之:“劍虹姐……”

王劍虹:“嗯!

冰  之:“我們是應該考慮一下!

王劍虹:“考慮什么?”

冰  之:“去南京讀書!

王劍虹:“你也這樣想?”

冰  之:“是的。你想想,在平民女校里經常出去搞活動,學習也不正規,學不到什么東西,簡直是浪費時間!

王劍虹:“是啊。不如我們自己讀一點書。曉淞說得對,南京的大學不錯。那我們就去南京!

冰  之:“我們得想辦法弄一點錢才行!

王劍虹:“錢用光了,我們可以去當女工、當家庭教師……”

冰之點了點頭……

 

(字幕)    南京

 

2--18  南京  成賢街  學生宿舍  日(內景)

學生宿舍是又矮又小的房子,小院內,有四五個房間,住著十多個女學生。

柯慶施上前敲門,一女孩開門:“請問,先生找誰?”

柯慶施:“從上海來的王劍虹和冰之是在這住嗎?”

女孩點了點頭,對著一房間喊道:“劍虹、冰之有人找……”

丁冰之從屋里出來:“誰呀?”

柯慶施:“是我,老柯!

丁冰之驚訝:“柯老師?”

柯慶施直徑走進房間……

王劍虹坐在床邊正整理著散發:“柯老怪,你怎么知道我和冰之在這里?”

柯慶施:“一點小秘密,怎么能讓你們知道呢!

丁冰之:“柯老師,李達先生怎么樣?”

柯慶施:“李先生回湖南了,毛潤之邀請他到長沙擔任湖南自修大學學長!

王劍虹:“毛潤之?”

丁冰之:“我知道……”

柯慶施:“你認識毛潤之?”

丁冰之:“沒見過面,他愛人楊開慧是我岳云中學同學!

柯慶施點了點頭……

王劍虹:“會悟大姐也去了?”

柯慶施:“當然,夫唱婦隨嘛!

丁冰之和王劍虹笑了起來……

柯慶施:“你們倆怎么從平民女校出來也不告訴我一聲!

王劍虹:“說實話,在女校學習真正想學的沒有!

柯慶施:“在南京怎么樣?”

丁冰之:“自由自在,無拘無束!

王劍虹:“柯老怪,女,F在怎么樣?”

柯慶施:“唉,停辦了!

丁冰之:“為什么?”

柯慶施:“沒有經濟來源……”

丁冰之:“幸虧我們走了!

柯慶施看著又破又爛的房間:“你們就一直住在這兒?”

王劍虹:“剛來南京時,住在一個學生公寓,后來被公寓老板趕出來了!

柯慶施:“趕出來?為什么?”

丁冰之笑:“說我們倆不像學生!

柯慶施:“你們就租在這里?”

王劍虹:“是啊,房租還是穆濟波先生付的,穆濟波你認識的,在平民女校!

柯慶施:“你們打算讀什么學校?金陵?高師?還是東南?”

王劍虹:“我們想自己讀書,沒有進學校!

柯慶施:“那你們都做了些什么?”

丁冰之笑:“也沒什么,剛來南京時覺得要見見世面。南京是六朝古都嘛,到處看了看!

柯慶施:“去過哪些地方?”

王劍虹:“今天上雞鳴寺,明天上莫愁湖,還有玄武湖、明孝陵!

柯慶施笑:“你倆怎么就知道玩呀!

王劍虹:“柯老怪,你怎么來南京了?”

柯慶施:“來開個會!

王劍虹:“你們共產黨的事情?”

柯慶施:“是啊。怎么樣,我介紹你倆加入共產黨?”

丁冰之:“算了吧,柯老怪,我們可不愿望受束縛,就這樣自由自在的多好!

柯慶施:“你們的好朋友王一知現在就成了共產黨員!

王劍虹:“我們看不慣你們里面有些人說大話,只是夸夸其談!

柯慶施:“你們倆呀,典型的自由主義和無政府主義思想!

丁冰之:“柯老怪,一知現在怎么樣?是和施老師結婚了嗎?”

柯慶施:“是啊,過幾天,他們也會來南京!

王劍虹:“有半年多沒見面了!

柯慶施:“明天你們有事嗎?”

王劍虹:“明天……明天沒事!

柯慶施:“明天,我帶你們去靈谷寺玩玩!

丁冰之:“靈谷寺?有什么好玩的?太遠啦!

柯慶施:“那可是佛教圣地!

丁冰之:“走路?不去!

柯慶施:“那我雇一輛馬車去!

王劍虹:“那還差不多!

柯慶施:“你們倆個鬼丫頭,總是……”

丁冰之和王劍虹哈哈大笑……

(第二集完)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劇本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原創劇本網)www.acmeducations.com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代寫小品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 代寫小品 | 編劇招聘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劇本創作 |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中文有码vs无码人妻_思思久婷婷五月综合色啪_婷婷五月中文字幕在线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