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e6g2"><center id="ye6g2"></center></acronym>
<acronym id="ye6g2"><center id="ye6g2"></center></acronym>
<sup id="ye6g2"><center id="ye6g2"></center></sup>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劇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電視劇本創作室 | 招聘求職 |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acmeducations.com
重點推薦劇本
道路建設工程搞笑音樂小品《安全
銀行以服務為主題的話劇劇本《我
關愛空巢老人相關搞笑小品《夕陽
拐賣兒童小品劇本,拐賣小孩小品《
政府單位娛樂演出三句半《不平凡
高鐵系統節慶演出搞笑相聲《厲害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長途汽車服務小品劇本《祝你平安》
公司團隊勵志小品劇本《優質管理》
重陽節喜劇爆笑節目小品劇本《真情
消除貧困日脫貧小品劇本《項目脫貧
反應農村婦女素質的小品劇本《好鄰
油庫音樂劇劇本《我為祖國獻石油》
政府對疫情影響嚴重的餐飲行業扶持
世界郵政日宣傳小品劇本(小站大愛)
立家規傳家訓樹家風小品劇本《我家
文明城市創建音樂劇劇本《做文明市
中秋節晚會表演超級感人小品劇本《
適合國慶表演的洪災正能量小品劇本
關于旅游題材的搞笑小品劇本《養生
愛護牙齒小品劇本,保護牙齒搞笑小品
防汛小品劇本,洪水劇本《我是黨員》
加油站音樂劇劇本《親情加油站》
部隊退伍小品劇本,部隊歡送老兵退伍
抗疫情景劇劇本,新冠疫情護士情景劇
關于新冠疫情的劇本,疫苗接種情景劇
煤礦環保小品劇本《優質管理》
眼科醫生音樂劇劇本(醫路有你)
八一建軍節節目題材小品劇本《改革
村鎮黨委干部作風音樂劇劇本《杜絕
教師節經典幽默相聲劇本臺詞《最美
電力供電公司情景戲曲小品劇本《名
有關學生家長教師的小品《我要做英
笑到肚子疼的音樂劇本《有啥不一樣
衛生院家庭醫生簽約服務情景劇劇本
農村題材的情景劇,美麗鄉村建設情景
醫務人員音樂劇劇本《好人好夢》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電視劇本 > 歷史電視劇本 > 《纖筆一枝誰與似》第三集
 
授權級別:獨家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電視劇本-歷史電視劇本   會員:龍泉金星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21/8/7 6:42:29     最新修改:2021/8/7 8:57:28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acmeducations.com 
電視劇本名:《《纖筆一枝誰與似》第三集》
(原創劇本網)作者:佚名
中國國際劇本網電視劇本創作室專業創作各種電視劇本、電視欄目短劇劇本。 QQ:719251535
代寫小品

第 三 集

(字幕)  一九二三年秋  南京

 

3--1  南京  四牌樓  夕 (外景)

暮色將至,歸林的鳥兒在空中盤旋著,嘰嘰喳喳地叫個不停。不遠處雞鳴寺的鐘聲也不斷的在敲響……

四牌樓附近的馬路上行人稀少,路邊的房屋里散發出來微弱的燈光照在地面上……

瞿秋白匆匆地走出南京國立東南大學的校門,朝另一條馬路走去……

柯慶施從學校側門出來,追趕著:“秋白兄,去哪兒?等等……”

瞿秋白停下腳步:“怎么啦?”

(字幕):瞿秋白(原名:瞿雙,[1899—1935],中國共產黨領導人之一)

柯慶施:“秋白兄, 慢點啊……”

瞿秋白:“對不起,我要用飯去了!

柯慶施:“正好,一同去吧。我也有點餓了,我請客!

瞿秋白:“還是我出錢嗎?哈哈……”

兩人笑著并肩朝馬路盡頭走……

瞿秋白身穿一套筆挺的西裝,戴著一副眼鏡,顯得溫文爾雅。因天氣悶熱的原故,額頭上微微有汗珠。

柯慶施:“秋白兄,你今天在會上的總結發言精彩極了!

瞿秋白:“是嗎!

柯慶施:“俄國革命確定給了我們很多可以借鑒的地方!

瞿秋白:“蘇聯,現在應該叫蘇聯!

柯慶施:“對,對,蘇聯!

瞿秋白點了點頭:“我們共產黨也應該走列寧同志走的道路!

柯慶施:“我看過你從蘇聯回來后寫的幾篇關于俄國十月革命的文章,很有說服力。我們的革命也應該象俄國……哦,蘇聯那樣!

瞿秋白:“但是,中國的革命和蘇聯的革命也是有很多不同的地方!

柯慶施:“正因為如此,陳獨秀先生才請你回來領導工作的!

瞿秋白:“陳獨秀先生同我的見解也并非一致!

柯慶施:“分歧嘛,肯定是有的……就說今天的會……”

瞿秋白:“雖說參加今天這次會議的只有三十來人,但他們代表著全國十六個省三十多個地方的兩千多名社會主義青年團員!

柯慶施:“你是作為中央候補委員來列席這次會議,但你的發言就代表著中央的意見。在修改青年團的章程,改選青年團的中央領導這些問題中,你是有權利發表你的意見嘛!

瞿秋白:“我不否認,學生運動雖然取得一些成績,但是遠遠不夠的!

柯慶施:“為什么?”

瞿秋白:“這一年來青年團基本上沒有做自己獨立的青年工作,也還沒有能真正得到學生群眾,青年工人的運動更是沒有實行!

柯慶施:“對,對……”

瞿秋白:“青年?只有學生是青年嗎?農民青年、工人青年,都是青年,為什么現在只搞學生運動?特別是青年工人,我們應該把更多的青年工人吸引到咱們社會主義青年團里面來……”

柯慶施:“是啊,這次不是根據你的提議,通過了《青年工人運動決議案》和《農民運動決議案》嗎!

瞿秋白:“不僅如此,重要的是要青年團在統一戰線的政策方面與黨在思想上、行動上的完全一致!

柯慶施:“你在總結里不是提到要以共產主義的原則和國民革命的理論來教育工人、農民、學生群眾嗎!

瞿秋白:“最重要的是要以蘇聯的革命為楷!

柯慶施:“剛才,你在會議上的辯論真是精彩極了!

瞿秋白:“是嗎?我現在都感覺呼吸不暢!

柯慶施:“秋白兄,我記得你好象取了個俄文名字,什么什么夫?”

瞿秋白:“維克多·斯特拉霍夫!

柯慶施:“什么意思?”

瞿秋白:“戰勝恐懼、克服困難!

柯慶施:“聽說,在廣州,你和張國燾同志有分歧?”

瞿秋白:“不僅和張國燾同志有分歧,還和獨秀先生有分歧!

柯慶施:“為什么?”

瞿秋白:“張國燾同志片面地強調共產黨的獨立,低估國民黨的革命作用,認為共產黨員加入國民黨會導致共產黨的腐化。而獨秀先生又夸大了資產階級和國民黨的力量,輕視無產階級和共產黨的作用……”

幾個行人經過,瞿秋白停止了說話。

馬路旁一片矮小的瓦屋,屋前坐著一些人。那些人都裸著半身,赤紅的背,粗的短發,帶著與那強悍身軀極不調和的閑暇,悠然的揮著大扇,或抽著煙桿……

瞿秋白拍了拍肚子:“肚子抗議了,慶施,找個地方補充補充!

柯慶施:“行,我請客!

瞿秋白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聽口音,你怎么象個安徽人?”

柯慶施:“可不是,我就在安徽生長的!

瞿秋白:“我早先看你身材和氣色,還以為是個北方人呢!

柯慶施:“我是歙縣人!

瞿秋白:“徽州可是個好地方,一百多年前,曾經出過了個進士,叫王茂蔭!

柯慶施:“你知道王茂蔭?”

瞿秋白:“當然,馬克思的《資本論》里面,唯一提到的中國人就是他!

柯慶施搖頭:“秋白兄,你不應該從政,應該搞學術!

瞿秋白:“年少時我的志向也就是想當個學者。不過這也并不矛盾呀,有理論,還得有實踐經驗嘛!

柯慶施:“有道理……”

瞿秋白:“慶施,你祖上是做什么的?”

柯慶施:“家里曾經也有過一官半職,不過到了我父親那里就沒有了官運,他將柯氏祠堂改為新式學堂,當上了教書先生!

瞿秋白:“你父親也就成了你的先生?”

柯慶施:“是的。我十四歲離開家,去了省立二師讀書,就再沒有回去過!

瞿秋白:“你是怎么從二師出來的?”

柯慶施:“被學校勒令退學!

瞿秋白:“為什么?”

柯慶施:“理由嘛……思想誤謬……”

瞿秋白:“也是個不安分的人,哈哈……”

柯慶施:“你呢?”

瞿秋白:“彼此彼此……”

兩人走到一條很熱鬧的,有著店鋪的大街……

瞿秋白指著前面:“那邊有一家西餐館!

柯慶施:“你習慣吃西餐?”

瞿秋白:“還行吧!

柯慶施:“我可不習慣。在蘇聯,一吃西餐我心里就犯難。不過還是可以嘗嘗南京的西餐怎么樣!

瞿秋白看著周圍:“現在已是萬家燈火,你不覺得有點惆悵嗎?”

柯慶施:“什么?”

瞿秋白看了看陰沉天空:“快走吧,我想快要下雨了,連星星都被吹走了!

 

3--2  四牌樓  西餐館  晚(內景)

西餐館內,零零落落有五六張小方桌,桌上鋪了灰白色的臺布。在另一張大白木桌上上擺滿了玻璃杯。

餐館里只有兩個學生模樣的人在吃著西餐、刨冰。

瞿秋白和柯慶施選了最后的一張靠窗的桌子坐下了,然后點了西餐……

柯慶施:“我忘了,對門那家天津館的火燒很不錯!

瞿秋白:“行了,就在這吧!

柯慶施:“秋白兄,要是不來南京開會,咱倆還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見著面!

瞿秋白:“莫斯科一別,有半年多了吧!

服務員端上來炸魚、牛排、面包和一瓶紅酒。

柯慶施舉著紅酒杯:“記得你在東方大學教我們學俄文,如今啊,我連一個詞都記不住,全忘了!

瞿秋白喝了一口紅酒,笑著說:“你的心思根本就沒有在學俄文上!

柯慶施:“不過,在莫斯科最大的收獲就是見到了列寧同志,還同列寧同志握過手!

瞿秋白:“是啊,這也是件幸事!

柯慶施吃了一塊牛排:“好味道……”

瞿秋白吃了一塊面包:“還行,不錯……”

柯慶施環顧了一下餐館。這時進來幾個外國男女。

柯慶施:“秋白兄,你來過南京嗎?”

瞿秋白:“沒有,這是第一次!

柯慶施:“我也是!                                  

瞿秋白:“這南京真無味!                              

柯慶施:“是啊,找不著路,又沒有熟人,又不知道有什么好玩的地方!睅妆t酒下肚后,柯慶施有些醉意了。

瞿秋白看著柯慶施微微醉意的臉,忍不住笑了起來……

柯慶施放下手中在啃的面包:“怎么啦?你笑什么?”

瞿秋白:“沒什么,看著你的五官生來就好似是專為聽人說話的。在莫斯科就這樣!

柯慶施:“我就喜歡聽你說話!

瞿秋白:“看著這面包,我就想起在莫斯科,剛去的時候,一天就只能吃上這一個面包!

柯慶施:“那你今天就多吃一點!

瞿秋白:“差不多了!

柯慶施:“那吃完了怎么辦?”

瞿秋白:“沒有地方可去,只好回旅館睡覺吧!

瞿秋白站起了來,準備離開,柯慶施又拉著他坐下。

瞿秋白:“怎么啦?”

柯慶施突然間想起什么:“對了,我都忘了,這南京還是有一個有趣味的地方,也有可談話的人!

瞿秋白:“什么地方?”

柯慶施:“告訴你啊,你要答應去,我才說!

瞿秋白:“好吧!

柯慶施:“我有幾個女朋友……不……是我的幾個學生在南京,都是些不凡的人呵,她們懂音樂,懂文學,愛自由,她們還懂詩……”

瞿秋白忍不住大笑了:“幾個女朋友?”

柯慶施:“什么女朋友,是我的學生,真的,現在她們都在南京,我帶你去見見!

瞿秋白:“好啦,去你的吧,我祝福你,我可是失陪了,對不起,我還有事呢!

柯慶施醉眼盯著瞿秋白:“有什么事,存統他們不是去辦了嗎。你不是答應過去嗎。告訴你,她們都是些新型的女性!

瞿秋白:“新型的女性?”

柯慶施:“對,新型的女性!

瞿秋白站起身來,拍拍柯慶施的肩膀:“好吧,走吧,孩子,陪你去看看,不知道又有幾個天真的女孩子被你哄了!

“你在蘇聯沒找一個女人?”柯慶施盯著瞿秋白。

瞿秋白:“沒有!

柯慶施:“騙人……伙計,結帳……”

倆人歪歪斜斜地走出了西餐館……

 

3--3  南京街頭  晚 (外景)

從四牌樓拐進一條彎彎曲曲的小巷,巷內行人稀少,也沒有路燈,魆黑魆黑的。瞿秋白挽著柯慶施在高低不平的路上走著,極力去辨認小巷兩旁的瓦檐。

柯慶施:“秋白兄,你見過的女人多,能評價一下嗎?”

瞿秋白:“你怎么想到這個問題?”

柯慶施:“在東方大學里有高麗女人、波斯女人、印度女人、高加索女人,唯獨沒有中國女人!

瞿秋白:“法蘭西的女人多情,蘇聯的女人坦直、勇敢,而中國的女人則是溫柔!

柯慶施:“精辟……”

瞿秋白:“你說說,她們是誰?到底是什么樣子,你說了我還可以幫你!

柯慶施:“你不必問了,見了她們就知道。若是你不愿意,你對我使眼色,我站起身就走!

在成賢街內的一個又低又小的門前,柯慶施停了下來。

柯慶施上前輕輕地敲門……

“誰呀?”里面傳來一個女孩子清脆的聲音。

瞿秋白后退了一步。他朝四下一望,見附近只有很稀少的幾棟歪歪斜斜又暗又矮的房屋。

“是我呀……”柯慶施柔和地說。

“我?這個‘我’又是誰呀?”聲音就在門后。里面有幾個女孩子吃吃的笑聲。

柯慶施:“是我呀!

女孩們:“不說清楚,是不開門的!

“是我,柯老怪!笨聭c施大聲嚷嚷。

門背后的女孩子大笑起來了:“是柯老師呀,開不開門呀?”

又一陣女孩子們的笑聲。

瞿秋白笑道:“你怎么有這樣一個不雅名號!

吱一聲,門開了……

瞿秋白從屋里透出的微弱燈光可以看見進門后里面是一個大的院子,院中栽有幾棵小樹,四周有四,五個房間。住的都是女學生。

柯慶施和瞿秋白走到院子中心。屋檐下,有幾個人影走動……

“劍虹、冰之,劍虹……”柯慶施在院中親昵地喊。

“劍虹不在家!睆囊婚g房里傳來回話。

柯慶施順著聲音走進房間……

 

3--4  丁冰之和王劍虹住房  晚 (內景)

丁冰之正坐在床邊看書。

柯慶施:“冰之,就你一個人呀!

丁冰之起身:“是的,柯老師,坐吧!

瞿秋白跟著柯慶施進屋,打量著屋里。房間雖小,但也整潔。有兩張床,只是有一個床上的被褥亂成一團,微微有些顫動,一只雪白的腳尖露在外面……

瞿秋白看著忍不住暗笑……

柯慶施重復地:“怎么?就你一人?劍虹呢?”

丁冰之:“有事出去了!

柯慶施:“什么時候回來?”

丁冰之笑:“不知道。怎么?這也要向你匯報嗎?”

柯慶施:“不……劍虹不在家不打緊,我就這里坐等吧!

說著,柯慶施蹌蹌踉踉地在床邊坐下。

“哎……喲……”一聲尖叫?聭c施坐在王劍虹的腳上。

柯慶施跳起來……

被褥里傳出笑聲……

丁冰之也忍不住大笑起來……

穿著睡衣的王劍虹掀開被褥坐起來……

柯慶施也被逗笑了:“你們倆呀,總是這樣的氣我……”

瞿秋白望著王劍虹蓬松的短發,也笑起來……

“這位是誰?是同鄉?是朋友?……”王劍虹盯著瞿秋白。

丁冰之:“是同志?”

柯慶施:“冰之、劍虹。來,我給你們帶來一個朋友,介紹一下,這位是瞿先生!

丁冰之和王劍虹尊敬地:“瞿先生!

瞿秋白微笑地:“兩位小姐好!

王劍虹將煤油燈捻大,又在桌子邊拉出一張椅子來:“瞿先生,請坐!

柯慶施介紹:“瞿兄,這倆位,丁冰之、王劍虹……”

瞿秋白的目光一直盯著王劍虹,烏黑的頭發,黑得發亮,兩個圓圓的大眼睛,發著光,顯得逼人似的。

王劍虹見瞿秋白的目光一直盯著她:“你不必這樣看著我,叫我王劍虹,一個沒有上學的學生!

瞿秋白:“劍虹……好……劍虹……這名字好……”

丁冰之:“好什么?”

瞿秋白:“萬一禪關砉然破,美人如玉劍如虹!

王劍虹:“你也知道這詩?”

瞿秋白:“這是龔自珍的《夜坐》!

王劍虹:“我父親就是這樣給我改的……”

瞿秋白:“你父親的文學修養一定不錯!

王劍虹:“為什么?”

瞿秋白:“美人如玉,揮劍如虹。她就是一個完美的女人了……”

柯慶施坐在椅子上,半睡眠狀:“他父親曾經可是孫中山先生大元帥府帳下的大秘書!

王劍虹也審視著瞿秋白:“看你這一身,你的手,你的臉皮,你的眼睛,還有柯老怪這樣可愛的朋友,就知道你是一個社會主義者!

瞿秋白:“怎么?不歡迎?”

丁冰之:“既然你是柯老怪朋友,當然歡迎你來看望我們,能說幾句嗎?”

瞿秋白:“有些人的嘴是生來為打趣別人才說話,而我呢,在有些情形下,也得用嘴來幫忙,到了你們這里,卻只須用眼睛來看就行了!

丁冰之轉過頭:“柯老怪,你朋友叫什么呢?”

眾人一看,柯慶施垂著頭靠在椅子上,不做聲,睡著了……

瞿秋白:“我叫瞿秋白,目、目、佳……瞿……”

王劍虹自言自語:“瞿秋白……瞿秋白……我好象在哪里見過這名字!

柯慶施睡夢中:“不會吧,秋白兄剛從俄國回來……”

丁冰之:“對,我也好象……”

王劍虹想起什么,站起來,從床邊的一堆書中拾起一本剛買的《新青年》。

王劍虹指著雜志中的一首歌:“這首歌是你翻譯的?”

瞿秋白:“是的,怎么啦?”

王劍虹:“為什么叫《國際歌》?”

瞿秋白:“曾經有人譯為《第三國際黨的頌歌》,我覺得不太合適!

丁冰之:“那你認為呢?”

瞿秋白:“雖然,這是一首法國人寫的,但他寫出了全世界無產階級的心聲,F在不僅在法國,在世界上很多國家,包括在蘇聯,都能聽到這首歌!

丁冰之:“瞿老師,你能唱唱嗎?”

瞿秋白低聲地用法文唱起來:

“Debout! les damnés de la terre!

Debout! les for?ats de la faim!

La raison tonne en son cratère,

C\'est l\'éruption de la fin.……”

 

(字幕):“起來,沒權利的奴隸!起來,全球被壓迫的人!真理使我們最終爆發,要為權利而斗爭……”

 

隔壁的一些女生聽到歌聲也跑了進來。屋里站滿了人。

瞿秋白:“你們這是……”

王劍虹:“我們都是沒有上學的學生!

瞿秋白看見墻根邊在一個小提琴的匣子歪睡在那里。

瞿秋白:“你會拉小提琴?”

王劍虹:“不,剛開始學!

瞿秋白:“你喜歡音樂?”

王劍虹:“嗯!

丁冰之:“瞿老師,剛才那曲是你譜的嗎?”

瞿秋白:“不,那是我去俄國前聽到的。非常好聽,給人以熱血沸騰的感覺;貒,我找來了法文的詞和曲,譯成漢語,一邊彈著風琴,一邊反復地吟唱,不斷地斟酌修改,一直到順口易唱為止!

王劍虹:“瞿老師,這首歌的旋律非常豪邁和雄壯!

瞿秋白:“列寧同志稱它是“全世界無產階級的歌”!

王劍虹:“瞿老師,你還學過什么?”

瞿秋白:“我呀,學過俄語、英語、法語,研究過文學、哲學、佛學……”

“哇……”一片驚嘆的佩服聲。

王劍虹:“我們現在都非常喜歡俄國的文學!

瞿秋白:“那你們就學學俄語吧!

丁冰之:“你也喜歡俄國的文學嗎?”

瞿秋白:“當然。你們呢?讀過一些什么書?”

丁冰之:“普希金的……”

王劍虹:“托爾斯泰的……”

丁冰之:“瞿老師,你最喜歡誰?”

瞿秋白:“什么?”

丁冰之:“當然是作家呀!

瞿秋白想了想:“托爾斯泰!

王劍虹:“為什么?”

瞿秋白:“因為在他的作品中有很多對當時俄國社會現實的批判,揭露了社會的各種罪惡現象,也表達了自己的新認識,宣傳了自己的宗教思想!

王劍虹:“你對中國的現實也不滿嗎?”

瞿秋白看著王劍虹:“是的,也不滿!

丁冰之:“你也會寫文章揭露嗎?”

瞿秋白:“會的,我會!

一女孩子:“瞿老師,你剛從俄國回來,你能講講俄國女人嗎?和中國女人有什么不同?”

瞿秋白:“俄國的婦女身體很健壯,也很勇敢,也很隨意。她可以門也不敲便到你房里來了,坐在椅子上抽起煙來……”

幾個女孩子哈哈大笑……

瞿秋白:“你們讀過高爾基的散文詩《海燕》嗎?”

女孩子們搖頭。

瞿秋白:“這首詩通過在暴風雨即將來臨之際,海燕勇敢的形象描寫,歌頌了俄國無產階級革命先驅者堅強無畏的戰斗精神!

幾個女孩子靜靜地點頭……

瞿秋白輕輕地朗誦道:“在蒼茫的大海上,狂風卷集著烏云。在烏云和大海之間,海燕像黑色的閃電,在高傲的飛翔……”

丁冰之仔細打量著瞿秋白……

 

(畫外音):“這個新朋友瘦長個兒,戴一副散光眼鏡,說一口南方官話,……但很機警,當可以說一兩句俏皮話時,就不動聲色的渲染幾句,惹人高興,用不驚動人的眼光靜靜的飄過來,我和劍虹都認為他是一個出色的共產黨員……”

 

3--5 屋外  小院  夜(外景)

夜深了,小樹在微風中輕輕地擺動……

 

3--6 丁冰之和王劍虹住房  夜 (內景)

煤油燈里的油漸漸的干了,燈光慢慢小了下來……

幾個女孩子仍在靜靜地傾聽著瞿秋白的講述……

王劍虹:“瞿老師,你結婚了嗎?”

瞿秋白:“沒有!

丁冰之:“談過戀愛嗎?”

瞿秋白:“沒有!

王劍虹:“瞿老師,我們也都喜歡托爾斯泰的作品。聽說托爾斯泰生活不太幸福,他才寫出了《安娜·卡列尼娜》這樣偉大的作品!

瞿秋白笑:“正如他在開始就寫道: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丁冰之:“為什么呢?”

瞿秋白:“托爾斯泰的世界觀和思想,并不是每個人都能理解的,包括他的夫人!

王劍虹:“我認為:幸福的家庭各有各的幸福,不幸的家庭卻都是相似的!

瞿秋白驚奇地看著王劍虹……

“柯老怪呢?”不知誰問了一聲,人們這時候才想起他。

瞿秋白轉身看見柯慶施躺在旁邊睡熟了,不時的還發出鼾聲。

屋里的女孩子們都笑起來……

笑聲驚醒了柯慶施:“怎么啦?”

瞿秋白:“慶施,時候不早了,咱們該走吧!

“好,走……”柯慶施撐起身……

王劍虹站起來:“我送送你們……”

 

3--7  成賢街  夜(外景)

從后門出來,路邊是池塘和菜園,喧鬧的蟲聲……

微風吹拂,夜是顯得如此寧靜,如此清幽……

瞿秋白望著一輪明月高掛:“剛才還是陰云密布……”

柯慶施:“什么剛才?好幾個時辰了。對了,秋白兄,你們談了些什么?”

瞿秋白答非所問地:“幾個女孩子不錯,有思想!

柯慶施:“怎么樣?我說得沒錯吧!

瞿秋白:“沒錯,特別是……”

柯慶施狡黠地看著瞿秋白:“特別是誰?”

瞿秋白回頭望去,王劍虹倚在門前的樹干上,目送著他……

 

3--8  丁冰之和王劍虹住房  夜(內景)

王劍虹送走瞿秋白和柯慶施后,回到屋里。

“劍虹睡了吧,時候不早了!倍”呀浱稍诖采。

“唉,我睡不著。哎,冰之,瞿老師真會說話!蓖鮿缭谖堇镛D著。

“是嗎!倍”Я,有氣無力地應著。

王劍虹:“冰之,你說瞿老師如何?”

丁冰之:“他很聰明!

王劍虹:“是的,我還從沒見過他這樣的人。冰之,你說呢?”

“是……”丁冰之迷迷糊糊地在床上翻了一下,又睡了。

王劍虹看了看冰之,走到床前,整理著床上堆積的衣衫,自言自語地:“他很有才氣……懂藝術,懂人生……”

 

3--9  學生宿舍  小院內  日(外景)

大門外,響起敲門聲,隔壁的女孩去開門,只見門口站著一男一女。

女  孩:“先生、夫人,請問你們找誰?”

王一知:“請問,王劍虹和丁冰之是住在這兒嗎?”

女  孩:“是的,你們是?”

施存統:“我是她們的老師!

女  孩:“老師?怎么這幾天來的都是老師……”

說話間,柯慶施從施存統和王一知的后面搶先走進院來……

女  孩:“柯老師!

丁冰之和王劍虹走出房間……

柯慶施:“劍虹、冰之,今天來邀請你們去游玄武湖!

“天氣這么熱,也不早了,不去!倍”纯刺炜。

“還有什么人!蓖鮿缂鼻械貑。

“當然還有……”柯慶施賣著關子。

柯慶施走到門口做請的手勢:“有請施存統,施老師!

施存統從外進來……

柯慶施:“有請瞿秋白,瞿老師!

瞿秋白從外進來……

院里的女生們大笑起來。

柯慶施:“別急,別急嘛,還有施老師的夫人,施夫人!

王一知笑著從外進來……

丁冰之、劍虹驚奇地:“一知!”

“冰之、劍虹!蓖跻恢d奮地。

王一知和丁冰之、王劍虹親熱地擁抱在一起。

瞿秋白:“你倆怎么認識施夫人?”

王劍虹:“咱們在女子師范學校就是同學!

王一知:“冰之、劍虹,你倆怎么到南京來了?”

柯慶施:“怎么樣,去嗎?游玄武湖?”

院里的女生齊聲:“去!

又是一陣清脆的笑聲……

 

3--10  南京城門  夕 (外景)

城門口前面,一個穿黑衣服的警察望著這一群男女。

警  察:“干什么的?”

“學生。上海來的,去玄武湖!笨聭c施答。

“記住,九點半關城門”警察警告說。

瞿秋白:“知道了!

 

3--11  玄武湖邊  夕(外景)

天已漸漸地暗了下來,月亮也上來了……

柯慶施、施存統、瞿秋白走在前面……

女生們都落在后面了,她們都悠然的互相將手挽著,輕聲輕氣的哼著歌曲。

 

3--12  玄武湖上  晚 (外景)

湖面上,三只小船,三個男人各劃一只……

瞿秋白船上坐著王一知、丁冰之、王劍虹……

船只在深黑的水潭中無聲的走著……

旁邊的蘆葦在微風中刷刷著響……

 

3--13  小船上  晚(外景)

王一知:“真是個清涼暢快的夏夜!”

瞿秋白感嘆地說:“好幾年不曾領略這江南的風味了。它象酒一樣,慢慢將你酥醉去,然而你不會感到這酒的辛烈……”

王一知笑:“阿雙,你的詩性又來啦?”

王劍虹:“一知,你叫瞿老師什么?”

王一知:“阿雙呀,怎么啦?”

丁冰之和王劍虹疑惑地:“阿雙?”

瞿秋白指了指頭頂:“我有‘雙旋’,所以父母給我取的小名叫阿雙!

丁冰之和王劍虹笑得彎腰……

瞿秋白:“朋友都這樣叫我!

丁冰之:“瞿老師,我們可以這樣叫你嗎?”

瞿秋白:“你們是朋友嗎?”

丁冰之和王劍虹:“當然是啦!

瞿秋白:“那就隨你們怎么叫吧!

倆人又笑起來,小船在她們的笑聲中左右晃動……

 

3--14  玄武湖上  晚(外景)

船繞過湖心亭,走到一個橋下……

月亮搖搖蕩蕩飄在蕩漾的湖水上……

遠處的,紫金山象披了一層薄紗更顯得俏麗了。

忽然在后面的船上,悠然的響起歌聲。

歌聲雖然柔和,但微微帶點感傷的凄切。

歌畢,一陣掌聲……

“劍虹,唱一個!焙竺娴拇系目聭c施說。

王劍虹:“我,唱不好!

“沒關系,唱一個!宾那锇坠膭畹卣f。

王劍虹輕輕地哼唱《太平歌》:

“天下要太平,

勞工須團結,

萬惡財主銅錢多,

都是勞工汗和血。

誰也曉得,

為富為仁是盜賊;

誰也曉得,

推翻財主天下悅;

誰也曉得,

不做工的不該吃。

有工大家做,

有飯大家吃,

這才是共產社會太平國……”

 

歌聲在微波蕩漾的湖面傳開……

 

3--15 玄武湖邊  晚(外景)

湖邊碼頭,船停在岸邊……

丁冰之從船跳下……

船左右晃動,瞿秋白急忙用手拉住王劍虹。

上岸后,王劍虹不好意思地松開手……

 

3--16  南京城門  晚(外景)

城門口,警察不高興地喝叱:“我就知道你們這些人,我都等了快半小時了!

“對不起啊,警察先生!宾那锇准泵Φ狼。

進城門后,幾個挨了罵的人大笑起來……

 

3--17  成賢街  丁冰之和王劍虹住房  晚(景)

丁冰之、王劍虹和王一知仨人擠在一張床上。

王一知:“一年前,我們曾經也這樣睡在一起!

丁冰之將王一知的薄被掀開:“可是,你把我們拋棄了!

王劍虹:“冰之說得對,說,你這算是私奔嗎?”

王一知:“怎么,想報復我?”

王劍虹:“說說吧!

王一知:“說什么?”

丁冰之:“明知故問!

王一知:“你們是說存統?”

王劍虹:“是啊,不……,說你,你是怎么跟施老師私奔!

王一知:“劍虹,冰之……”

丁冰之:“是你追的他?”

王一知:“其實是他追的我。有幾次我去找他請教一點問題,他就把他寫的文章給我看,這一來二去的就……”

王劍虹:“難怪施老師的文章用你的名字!

丁冰之:“聽說你參加了共產黨?”

王一知:“是的,是少奇同志介紹的!

王劍虹:“就是從蘇聯回來給我們介紹蘇維埃的那個劉少奇?”

王一知:“是的。劍虹、冰之,我介紹你們加入共產黨吧!

王劍虹搖頭:“一知,講點施老師的事情吧!

丁冰之:“對,對!

王一知:“其實存統跟我說得也不是太多。只是知道他家世代務農,不過他母親娘家也算是書香門第,所以她母親對存統影響很大,后來在他舅舅的資助下,才考取浙江省立一師!

王劍虹:“他是怎樣寫出《非孝》這樣的文章?”

王一知:“我也好奇地問過他。他跟我談起了寫這篇文章的經過,在浙江一師讀書時,他母親患了眼疾,他千方百計從舅舅家里借了些錢,想替母親治病,不料想錢卻被他父親胡亂花掉了,并且還虐待他母親,不久他母親就去世了。這對他的打擊很大,于是就……”

丁冰之:“施老師就是因為寫這篇文章,離開一師的?”

王一知:“很多人認為這是妖言惑眾,甚至揚言要以忤逆罪將他告上法庭!

王劍虹:“所以,他就去了日本?”

王一知:“對。劍虹,你倆怎么想到來南京?”

王劍虹:“還不是想多讀一點書嘛!

王一知:“現在呢?現在有什么打算?”

王劍虹:“我想去南洋!

王一知:“南洋?”

王劍虹:“是的,去南洋,我爹給在南洋做校長的朋友寫了一封信,請他找幾個當教員的位子!

王一知:“冰之,你呢?你也去南洋?”

丁冰之看了看王劍虹:“是的,我和劍虹姐同做流浪天涯的人!

王一知嘆息:“天各一方,咱們什么時候才能再見?”

王劍虹:“一知……”

 

 

3--18  成賢街  小院內  日(外景)

院子里。幾個女孩討論著未來。

女孩甲:“我真住膩了這地方,我們都太閑了,閑得使人真悶,我贊成我們全找事做去!

女孩乙:“我還是想念書去!

女孩丙:“我想去學繪畫!

女孩乙:“我媽想我學音樂!

女孩丙:“我想到北京進女師大,聽說那里學費低,錄取并不嚴格!

一陣敲門聲,開門后,瞿秋白進來。

瞿秋白:“喲,你們都在呀!

“瞿老師!迸凖R聲道。

瞿秋白:“你們在干什么?我在外面就聽到你們吵吵鬧鬧的聲音!

丁冰之:“我們在討論今后做什么!

瞿秋白:“商量好了?”

王劍虹:“沒有!

瞿秋白:“你們現在都還很年輕,我給你們提個建議!

王劍虹:“什么建議?”

瞿秋白:“上海馬上要籌建上海大學。我看你們去上海讀書學習吧!

丁冰之:“上海大學?”

瞿秋白:“對。就是由原來的東南師專進行改組成立,準備工作都已經就緒了!

王劍虹:“大學能收女生嗎?”

瞿秋白:“怎么不能,現在北京大學早就女生開放了。上海的大學也會漸漸地開始招收女學生!

丁冰之:“會不會又象平民女子學校一樣?什么也沒有學成,整天參加活動!

瞿秋白:“不會的。由于右任先生出任校長。這是由國民黨和共產黨共同組建的學校,是非常正規的大學,你們在那里可以學到很多的的知識,也能接觸到很多有文學修養的人!

“瞿老師,你去嗎?”王劍虹問。

瞿秋白:“當然,學校聘請我擔任教務長兼社會學系主任!

王劍虹:“那我們也去讀社會學系!

丁冰之:“對!

瞿秋白:“看來在成為師生之前,已經成為朋友了!

 “對,咱們既是朋友,也是師生!倍”f。

    王劍虹:“瞿老師,你能教教我們俄語嗎?”

瞿秋白:“你們想學俄語?”

丁冰之:“要想學好普羅文學,就應該學習俄語!

瞿秋白:“對。要想學好無產階級的文學,就要學好俄語!

王劍虹:“能教我們嗎?”

瞿秋白:“行,我教你們。不過我希望你們去讀文學系,適合你們!

丁冰之和王劍虹起立,鞠躬:“謝謝阿雙老師……”

院子里,一陣笑聲……

 

3--19  丁冰之和王劍虹住房  晚(內景)

屋子里,丁冰之和王劍虹還在跟瞿秋白聊著。

王劍虹:“瞿老師……”

瞿秋白:“別叫瞿老師,一知不是叫我阿雙嘛,你們也可以這樣叫我!

丁冰之:“那多沒禮貌呀!

瞿秋白:“那叫秋白兄也行!

王劍虹:“秋白兄,你是怎樣去俄國的?”

瞿秋白拿出一支香煙:“你們不介意我抽煙嗎?”

丁冰之:“不……”

瞿秋白點燃香煙:“你們都知道俄國的十月革命吧!

丁冰之和王劍虹點了點頭。

瞿秋白:“俄國十月革命勝利以后,那里就成了世界關注的焦點。中國也很關注,特別是新聞界。北京《晨報》征得政府同意,公開招聘三位懂俄語的記者前往俄國采訪!

丁冰之:“你就去應聘了?”

瞿秋白:“不,那時我在外交部俄文專修館學習,差兩個月就要畢業獲得文憑、擔任外交官的職務!

王劍虹:“你放棄啦?”

瞿秋白:“是的,放棄了學習。不過不是去應聘的。是《時事新報》的一個朋友推薦我……”

丁冰之:“那就是走……”

瞿秋白:“可以這么說吧,朋友的叔叔是《晨報》的筆政!

丁冰之和王劍虹笑起來……

瞿秋白:“怎么樣?考慮好啦嗎?”

丁冰之:“考慮什么?”

瞿秋白:“讀書的事!

王劍虹:“你是說,上海大學?”

瞿秋白:“對,有什么顧慮?”

丁冰之:“會不會又象平民女子學校一樣?成天集會、游行示威……”

王劍虹:“昨天,你說上海大學是國民黨和共產黨聯合辦學。我記得,你們共產黨和國民黨好象……”

瞿秋白:“哈……,現在是國共合作,”

王劍虹直視著瞿秋白:“你們共產黨辦這學校有什么目的嗎?”

瞿秋白:“目的?”

王劍虹:“對,目的!

瞿秋白:“我們辦學的目的就是要用進步的思想和豐富的知識,武裝學生的頭腦,使他們能夠有獨立認識社會、改造社會的能力,擔負新時代所賦予的神圣使命,擔起革命的責任!

丁冰之:“革命的責任?”

瞿秋白:“對,人人不一定是詩人,做一個‘公民’卻是你理所應當的!

王劍虹:“這句話好象是……”

瞿秋白:“這是俄國詩人涅克拉索夫的詩!

丁冰之:“學校都學些什么?”

瞿秋白:“你們喜歡什么?”

王劍虹看了看丁冰之:“什么都好奇!

瞿秋白:“有兩個學院:社會科學院和文藝院!

王劍虹:“文藝院有些什么系?我們對社會科學沒有什么興趣!

瞿秋白:“文藝院準備設立八個系:中國文學系、英文系、俄文系、法文系、德文系、繪畫系,音樂系,雕刻系!

丁冰之:“瞿老師,我究竟學什么好呢?”

瞿秋白:“你嘛,你喜歡什么就去學什么,你是一個需要展翅高飛的小鳥,飛吧,飛得越高越好,越遠越好,啊,就這樣……”

王劍虹:“好,我們聽你的……秋白兄……”

一陣笑聲……

(第三集完)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劇本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原創劇本網)www.acmeducations.com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代寫小品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 代寫小品 | 編劇招聘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劇本創作 |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中文有码vs无码人妻_思思久婷婷五月综合色啪_婷婷五月中文字幕在线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