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e6g2"><center id="ye6g2"></center></acronym>
<acronym id="ye6g2"><center id="ye6g2"></center></acronym>
<sup id="ye6g2"><center id="ye6g2"></center></sup>
招聘網站編輯、軟文新聞稿寫手、主持人、禮儀接待服務員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劇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戲曲劇本創作室 | 編劇經紀 | 招聘求職|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acmeducations.com
代寫年會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劇本
環境整治宣傳相關配樂詩朗誦《人
部隊現代化相關題材搞笑小品《老
抗洪搶險小品劇本,抗洪題材小品《
公安民警網絡警察辦案小品劇本《
疫情防控期間的心理疏導劇本《我
同學會搞笑小品,同學會小品劇本《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關于旅游題材的搞笑小品劇本《養生
愛護牙齒小品劇本,保護牙齒搞笑小品
防汛小品劇本,洪水劇本《我是黨員》
加油站音樂劇劇本《親情加油站》
部隊退伍小品劇本,部隊歡送老兵退伍
抗疫情景劇劇本,新冠疫情護士情景劇
關于新冠疫情的劇本,疫苗接種情景劇
煤礦環保小品劇本《優質管理》
眼科醫生音樂劇劇本(醫路有你)
八一建軍節節目題材小品劇本《改革
村鎮黨委干部作風音樂劇劇本《杜絕
教師節經典幽默相聲劇本臺詞《最美
電力供電公司情景戲曲小品劇本《名
有關學生家長教師的小品《我要做英
笑到肚子疼的音樂劇本《有啥不一樣
衛生院家庭醫生簽約服務情景劇劇本
農村題材的情景劇,美麗鄉村建設情景
醫務人員音樂劇劇本《好人好夢》
家庭矛盾小品劇本《我家有本難念的
燃氣安全檢查知識宣傳教育小品《燃
鐵路感人的情景小品劇表演劇本(光榮
公司企業資助貧困學生感人情景小品
入黨動機小品劇本,關于入黨的小品劇
公安局小品劇本,以警察為題材的小品
2021年最火的幽默爆笑小品劇本《新
部隊團慶小品,八一擁軍優屬小品《改
孝敬親人超感動小品劇本《我的外婆
我的爸爸小品,父親小品劇本《為鄉村
關于現代抗日的搞笑教育小品劇本(保
地鐵項目部黨建小品劇本《地鐵情緣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戲曲劇本 > 京劇劇本 > 赤伶
中國國際劇本網戲曲劇本頻道www.acmeducations.com/xiqu 中國最大的戲劇戲曲劇本創作交易門戶網站
 
授權級別:獨家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戲曲劇本-京劇劇本   會員:聞喜666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21/7/16 12:46:30     最新修改:2021/7/17 13:53:45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acmeducations.com 
戲曲劇本名:《赤伶》
(原創劇本網)作者:聞喜
專業創作小品、相聲、戲曲劇本。 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第一幕冤家相聚

【時間:1937年夏,周二的晚上。

【地點:北平,慶余班。

【場景:華燈初上,慶余班水牌上,“程宴之”和“程妙云”六個字發著暖黃的光。

【幕啟:座無虛席的戲臺前,“咿咿呀呀”的唱戲聲響起。

【程宴之、程妙云緩緩而上。

【兩束定點光打在程宴之、程妙云身上,二人水袖一卷,臺下傳來觀眾的吆喝聲:“桃花雙旦!桃花雙旦!”

程宴之(感慨地)各位觀眾老爺,我是程宴之。

程妙云 我是程妙云。

程宴之(唱)我倆本是尊貴兒女,

家道中落四處羈旅。

程妙云(悲哀地)可憐我倆落魄至此!一門七口人,慘遭日本兵燒殺搶掠!

(唱)父母親人接連慘死,

只留我和弟弟茍活于世。

求親告友難有飽食,

幸得班主收養做師。

程宴之 班主張明收養我倆,傳以技藝,苦練數年,這才有了如今的名氣。

(合)

咱不怨這世道何等涼薄,

只嘆戲子命比紙!

觀眾 桃花雙旦!桃花扇!快點開場!

程妙云(歡喜地)各位莫急,今日我和弟弟反串一回,他飾演《桃花扇》李香君一角,我飾演侯方域一角兒,諸位請看!

【燈光漸亮,二人會意地一笑。

程妙云(唱)

乍暖風煙滿江鄉,

花里行廚攜著玉缸。 

笛聲吹亂客中腸, 

莫過烏衣巷,

是別姓人家新畫梁。

程宴之(唱)
香夢回,

才褪紅鴛被。 

重點檀唇胭脂膩,

匆匆挽個拋家髻。 

這春愁怎替,

那新詞且記。

程妙云(唱)

金粉未消亡,

聞得六朝香。 

滿天涯煙草斷人腸, 

怕催花信緊。

風風雨雨, 

誤了春光。

(合)

匆匆忘卻仙模樣, 

春宵花月休成謊。

良緣到手難推讓,

準備著身赴高唐。 

【兩人唱畢,全場喝彩。旁邊有人將寶石和大洋扔上臺。

【溫如言上,二人嚇得后退一步,扇子都掉在地上。

溫如言(撿起扇子)二位,我又不是洪水猛獸,何必這么害怕呢!

(對程宴之)

呀!這位妹妹,長得好生秀氣。

(唱)佳人如玉美如畫,

看得我心里眼里都是花!

【臺下傳來一片哄笑聲。

(畫外音)這可是溫家的大公子,每次來聽戲,一擲千金哪!真有錢!

溫如言(唱)一擲千金為紅顏,

不料惹得紅顏她心生厭!

一顰一笑讓人心心念念,

富家公子也要臉面!

程宴之(奪過扇子)您要臉嗎?戲還沒唱完,您怎么自個兒走上來,演上戲了呢?

(畫外音)不過就是個戲子,居然還敢跟溫大少爺叫板,是嫌錢太多嗎?

程宴之(唱)莫笑戲子人猖狂,

當是爾等太放蕩。

都說我風流靈巧好模樣,

卻在這名利場中瞎窮忙!

溫如言(冷笑)既知自己身在名利場中,也該拿點待客的氣量出來!

(唱)人都說戲子無情又無義,

收花收錢還不給我口蜜!

程宴之(唱)賣戲賣藝不賣笑,

溫如言(對唱)要花要錢不要臉!

程宴之(氣惱)呸!你送的花,還有臭錢,我都給扔了!哼,人都說溫大少爺儒雅風流,可每隔幾天,便來羞辱我等一番,這可是世家氣度?我可聽說您的母親也是一位戲子呢!

溫如言(怔。┠恪阍趺粗?

程宴之(嘲諷地)溫大少爺的母親也是戲子,真是與有榮焉!

【溫如言聽到這話,嬉笑的神色頓時收住,滿臉怒氣地瞪著程宴之。

【程妙云拉住弟弟,恭敬地看向溫如言。

程宴之 行行行,我閉嘴就是了。

程妙云(討好地)溫大少爺,我弟弟不懂事,您家大業大的,想來也不會跟我們這種小人物一般見識。

【溫如言看了一眼程妙云,呵呵一笑。

程妙云(尷尬地)溫大少爺,您可別這樣看著我。

溫如言(嘲諷地)給你們幾分顏色,到真開起染房來了!

程妙云(裝作害怕地)我哪敢?溫如言 敢不敢的,誰知道呢?我問你,我給你們送了一個星期的花,你們怎么都不收下呢?是嫌我溫家的身份配不上慶余班嗎?還是單單瞧不上我這個人?

【臺下一片嘩然,響起“嘖嘖嘖”的感概聲。

【溫如言覺得臉上掛不住,言辭更加激烈。

溫如言 古來三教九流,戲子是最卑賤的行業,這人呢,要有自知之明,我給你臉,你就要著。我不給你臉,你也要求著我給你臉,知道嗎?

【程宴之將姐姐拉到身后,冷笑著看著溫如言。

程宴之 溫大少爺喜歡看桃花扇嗎?

溫如言(奇怪地看了程宴之一眼)自然!不然也不會來這。

程宴之 我看溫大少爺也只是葉公好龍,徒慕虛名而已。溫如言 你把話說清楚!

程宴之(唱)李香君身為下賤,

愛國之心天地可鑒!

追隨者日夜念念,

后人愛慕只恨無緣一見。

柳如是勸夫君以死殉國,

不與懦夫走卒同為墮落!

這些人雖然下賤,但有一身氣節?芍汶m然家有富貴,卻腹內草莽,只是個俗人而已!

溫如言(唱)氣節值得幾個錢?

尚不能換一套翡翠頭面!

心比天高命比紙薄,我倒要看看,是你的氣節厲害,還是我的拳頭厲害!        

【溫如言揪起程宴之的衣領,打了他一巴掌。

【程妙云松開他倆,程宴之也想還給溫如言一巴掌,卻被程妙云死死拉住。

程妙云 程宴之!你不要胡鬧了,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溫如言(松了松手腕)唱戲嘛,確實挺重要的!

【旁邊傳來一陣笑聲,姜過上。

姜過(微笑地)溫大少爺您來了,我是慶余班的管水鍋,您還記得我嗎?

溫如言(不屑地)哦,是你呀。姜過 溫大少爺,您可是咱慶余班的貴人,對了,您送了一周的花,雙旦哪,他不是不領情,是覺得自己配不上您那么好的花。

【溫如言倨傲地抬起頭。溫如言 我就說嘛,不過是個唱戲的,哪來那么大氣性!

程宴之 誰稀罕?

程妙云 程宴之,你再說我真不理你了!

程宴之 不說就不說!

【姜過松了一口氣,擦了把汗。

姜過(討好地)這慶余班呀,多虧您的支持,你是貴客,當然要好好對待,要不,去后臺喝杯茶水?

溫如言 你可比他識趣多了!算了,本少爺也累了,就給你個面子吧,走,喝杯茶!

【姜過樂不可支地彎腰撿著臺上的珠寶大洋,然后朝臺下鞠了個躬。

姜過(面向觀眾) 各位,幾天咱們就演到這里了,感謝各位的大力支持!

(畫外音)什么嘛!算了算了,溫家的,惹不起!

姜過 感謝各位的捧場!

【二程鞠躬,謝畢觀眾,徐徐退場,下。管水鍋姜過跟著溫如言離場,下。

【燈光漸漸暗下去。  

 

 

第二幕大鬧戲班

【時間:前幕唱戲結束后。

【地點:戲班后臺。

【場景:后臺人來人往,二程坐在梳妝臺前卸妝。紅木桌上的西洋自鳴鐘走到十二點,叫了三聲。

【幕啟:急促的腳步聲響起,有人低聲咒罵了兩句“不識抬舉的”。

【溫如言和二程上。

【二程坐在一旁卸妝,溫如言坐在一旁喝茶,仔細看這箱子上搭著的戲服,像想起了什么似的。

溫如言 喂,唱戲的,過幾天我祖母要過壽誕,你們給我去唱戲!

【程宴之將耳環拍在桌子上,站起身。

程宴之 姓溫的,我們叫你一聲少爺,也是給你臉,我雖然是抄唱戲的,也有名字,程宴之,程妙云,你能不能放尊重點?

溫如言 我想說就說,用得著誰允許嗎?

程妙云 溫大少爺,您消消氣。

(唱)都說溫家百年世家,

公子也該溫文爾雅。

好生商量不說氣話,

慶余班諸人都樂得開花!

溫如言(唱)世家公子煩躁難以言說,

小小戲子莫要啰嗦這多!

(煩躁地)就算有什么事也輪不到你來管,我只問你們一句,半月后,我祖母慶生,你們來不來唱戲?

【程宴之盯著溫如言看了半晌,突然“哦”了一聲。

程宴之(反應過來)哦,我知道了,聽人說,今天是你母親的忌日,你母親也是戲子,是和人私奔,丟下了你,卻不料慘死。你心里氣憤,就拿我們撒氣,對不對?

【溫如言“嗖”地起身,摔了茶杯。

溫如言(生氣地)你從哪里聽來的?

程宴之 從哪里聽來不重要,重要的是這是事實!

【溫如言氣得笑了,連說幾聲“好”,后退幾步,看到箱子上的戲服,將其扯壞,又潑了一些墨水在扇子上。

【程宴之沖過去,卻沒來得及阻攔。

程宴之(唱)世家公子好沒風度,

作甚扯壞這戲服布!

你瘋了!有事就說事,干什么拿戲服出氣?

【溫如言盯著他看了會,突然冷笑兩聲。

溫如言(唱)人生如戲戲如人生,

小小戲子慣會逞能。

莫不是在戲班把共黨等,

 借著戲服日日把消息更?

【程宴之被說中,又不肯承認,氣得跺腳。

程宴之(唱)你莫要血口噴人!

溫如言(唱)就怕戲子不肯認!

程妙云(唱)溫家公子實在過分!

溫如言(唱)我也不知戲子敢如此橫! 

程宴之(唱)哪比少爺你心腸冷!       

【程宴之大怒,想揍溫如言一頓,但被程妙云攔下。

程妙云(嘆氣)明日也要唱戲,戲服扯壞了,慶余班的招牌可就砸了!

程宴之 姐,你別怕,我來想辦法。

程妙云 能有什么辦法?

【程宴之冷靜下來,剪去壞掉的部分戲服,用上妝的筆在上面畫了許多桃花,還重新用顏料在扇子上作畫。

程妙云(驚嘆)呀,戲服和扇子上畫桃花,你真厲害,明日一定會博得滿堂彩!

程宴之 姐姐,沒有啦!

【溫如言十分驚訝,但不肯夸贊,又酸不溜秋地罵了幾句。

溫如言 什么破玩意兒!上不得臺面!

【程宴之懶得理他,只顧和姐姐說話。

【姜過端著茶水點心上,見氣氛尷尬,趕緊向溫如言賠罪。

姜過 溫大少爺,您一來,小地都蓬蓽生輝了!

溫如言(氣笑了)別貧嘴!

【姜過看向二程,好心開解。

姜過(小聲)這可是財神爺,你們別跟錢過不去!

程宴之 可你看他那樣兒,我看了就有氣!沒打他都算好的了!

【程妙云把程宴之拉到一旁。

程妙云 你剛剛聽溫如言說沒,他說我們用戲服傳遞消息。

程宴之 哎,他估計就隨口一說。

程妙云 他雖然是隨口一說,但我們確實需要傳遞消息!不如就借著壽誕,來一出聲東擊西?

程宴之 可行嗎?

程妙云 壽誕上人多,我們可以魚目混珠,比在戲班容易些。所以不能和他鬧僵,你以后還是對他態度好點,行嗎?

程宴之(不耐煩地)好吧,都是為了組織,不然我才不想理睬這紈绔子弟!

程妙云 也不必卑躬屈膝的,不然你轉變太大,也會惹人懷疑。待會就說是我勸的,語氣稍微好一點,也不必太好。

程宴之 姐姐,還是你想得周到。

【程宴之十分不情愿地走到溫如言身旁。

程宴之(小聲地)對不起,溫大少爺。

溫如言(皺眉)什么,我沒聽清。

程宴之(唱)溫大少爺心胸闊,

莫把前事心里落。

溫如言(唱)我這少爺心胸窄,

你又如何應付來?

程宴之(唱)那我端茶倒水賠罪,

請求你原諒這一回。

溫如言(唱)看你態度還算好,

 我便不再與你鬧。

【程宴之給溫如言端茶倒水,溫如言哼了一聲,接過喝了。

溫如言 那壽誕的事情?

程宴之 溫大少爺都說了,我們自然會去。

【程妙云為溫如言添茶,微微一笑。

溫如言(得意地)這才對嘛!哈哈哈哈!

【姜過和程妙云也跟著笑了起來,三人停止笑后,又傳來一陣渾厚的笑聲。

【鳥居龍藏上。

溫如言(驚訝地)鳥居龍藏教授!你怎么來了?

鳥居龍藏(溫和地)我去你家,你祖母說你在這兒,我就來了,看來你還沒忘記我這個忘年交!

溫如言(回憶地)這怎么能忘記呢?當年我孤身一人在日本留學,差點被人害死,多虧您出手相救,不然我哪有命在這里聽戲?

鳥居龍藏(擺擺手)都是過去的事情了,不必再提。

(對二程)二位的表演非常精彩,我擅自進入后臺,多有得罪了。

姜過 不得罪!不得罪!

鳥居龍藏  言君,對待藝術家,還是要尊重些,我剛剛在外面都聽到了,實在是有些失禮!

溫如言(低下頭)知道了教授。

程宴之(感嘆地)教授,您可真厲害!

程妙云 教授可不是一般人啊。

【程宴之指了指溫如言。

鳥居龍藏(唱)方才鬧劇皆誤會,

想必言君很懊悔。

程宴之(唱)教授實在太客氣,

請受我這一虛禮。

【程宴之微微躬身,鳥居龍藏也鞠了一躬。

鳥居龍藏  我十分愛慕中國戲曲,只恨不能日日前來。對了,我有一套戲服和桃花扇,想送給二位。

程妙云(震驚)初次見面,這太貴重了!

程宴之(唱)我很喜歡,但無功不受祿,您還是收回去吧。

溫如言 既然給你,你就收著,哪來那么多規矩!

鳥居龍藏  言君的意思,是你們值得這戲服和桃花扇,還請收下吧。

姜過 那就多謝教授了!

二程(感激地)多謝教授了。

鳥居龍藏  我也不能逗留太久,就走了。

溫如言 教授,我送送您。

鳥居龍藏  好。

【溫如言下,二程卸妝完畢,下。姜過抬著箱子,二程跟在后面,下。

 

 

第三幕恭請賀壽

【時間:前幕兩天后的一個中午。

【地點:溫如言家的花園。

【場景:綠色的草坪上,擺放著西洋桌椅,桌子上擺放著三層茶點。

【幕啟:仆人端起咖啡,放到桌子上。

【溫如言和祖母溫然上。

祖母(生氣)都說了,你這個脾氣要改一改,居然去大鬧戲班!

溫如言(委屈)不就是個戲子嗎?我可是溫家的大少爺,能拿我怎么樣!

【溫然戳了戳他的額頭,溫如言呼痛。

溫如言 痛痛痛!

溫然(唱)百年世家自有風度,

莫學戲子朝朝暮暮。

若是你這般糊涂,

商界名流笑你不清不楚。

和戲子吵鬧起來,說出去多少商界名流要笑你,丟的是溫家的臉知道嗎?

溫如言(唱)祖母莫要真動氣,

孫兒自有真禮儀。

只怪戲子牙尖嘴利,

惹得我屢屢著急!

我當時也沒想那么多,就是想給你請來二程,好好地賀壽嘛!他們不肯,我就……哎!

溫然(唱)祖母年老心不老,

各項事務要操勞。

乖乖吾孫心很好,

進退有度更是寶。

溫如言(唱)孫兒此番已知錯,

日后不會再墮落。

溫然 你也別哄我,我知道,你父親是被日本人殺死的,你臉上雖然不表現,可是心里是恨的。

溫如言 我沒有!

溫然(嘆氣)如今我老了,溫以后還是要靠你來發揚的。你看現在日本人進駐北平,不停地打擊實體企業,溫家的生意也不好做了。你這般敗壞溫家名聲,豈不是給了那些人可乘之機,又要在報紙上亂說一氣?

溫如言 好了,祖母,我以后會注意的。您也別太擔心,你一定能長命百十歲!溫家……溫家也一定不會倒的!

溫然 說不準呢,如今這局勢是越來越動蕩,日本人爭奪碼頭所有權,實體企業一家接一家倒閉,北平有好些大腕都已經搬走了。

溫如言 哎,祖母你不要想那么多了,呀,就好好想想你的八十大壽要怎么過!

溫然 你呀!

【溫然捏了捏溫如言的鼻子。

溫然 對了,日本的中臣由我司令,你要記得請他來,不然到時候他他知道我們沒請他,臉面上過不去,也不好辦。

溫如言 日本人也要請嗎?

溫然 現在局勢復雜,能不得罪人就不得罪八千。

溫如言 好,一切都聽祖母的!

溫然 我要午睡了,你等會去下請柬吧。

溫如言 嗯。

【溫如言扶著溫然下。

 

 

第四幕賀壽入牢

【時間:前幕半月后,上午。

【地點:溫如言家。

【場景:壽誕上觥籌交錯,壽桃、蛋糕和甜點應有盡有,路兩邊拉著“祝賀溫然老夫人八十大壽”的橫幅。

【幕啟:人們你一句我一句地祝賀溫然老夫人“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程宴之、程妙云、溫然和眾位嘉賓上。

【二程在臺下,小聲密語。

程宴之 終于等到壽誕這天了,等唱完戲,人群混亂,我就潛入后花園,將情報交給組織。

程妙云 好,等會我掩護你,就說你身體不舒服,下去休息了。

【二程正說著話,見溫然老夫人來了,立即笑臉相迎。

程妙云 恭祝老夫人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程宴之 恭祝老夫人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

溫然 二位可真是會說話,前些日我那不成器的孫子多有得罪,可別放在心上。

程妙云 怎么會呢?令公子只是玩笑,我們不會當真的。

溫然 那就好,今日可要辛苦了。

程妙云 應該的。

【溫然塞給二程一個大紅包,二程收下,謝過溫然,然后離開,準備上臺。

【中臣由我上,看見溫然,也過來打聲招呼。

中臣由我  老夫人,多日不見,還是這般精神!

溫然 幾日不見,司令看起來更年輕了,是有什么好事嗎?

中臣由我  前些日子抓捕了一批共產黨,當然高興了,不過還沒問出情報……

溫然 司令能抓到人,已經很能干啦!

中臣由我 哈哈哈哈哈,今日演唱的是哪一出?

溫然 貴妃醉酒。

中臣由我:那我可要好好看看!

【二程看見中臣由我,不由得有些緊張,聽見他談論共產黨,心里更加慌亂,對視一眼。

【戲幕開場,程宴之并未演唱《貴妃醉酒》,而是唱成了《霸王別姬》。

程宴之 如今勢孤力弱,堅守不戰,四處求援。倘若救兵到來,我軍恐難取勝。為此,須派一能人詐降項羽,誘他出戰。為臣在九里山設下十面埋伏,項羽可滅也!

程妙云(小聲)糟了!

【中臣由我一拍桌子,大喝一聲。

中臣由我(唱)日本司令中臣由我在此,

爾等難道有貓膩?

到處張望不在意,

難道與共黨謀奸計?

莫不成……你們是共黨,所以看到我害怕?這才唱錯了曲目?

程妙云(唱)司令大人太威嚴,

見了難免生忌憚。

程宴之(唱)不是故意唱錯曲,

也不是故意把眾人愚。

程妙云 司令大人見諒,這幾日準備壽誕,太過疲憊,所以失誤了。

中臣由我在二程身邊走了一圈,二程停下。

中臣由我 是嗎?聽人說你們的父母是被日本人殺死的,會不會記恨日本人呢?

程宴之(壓抑地)當然……不會!

中臣由我 也許是因為記恨,所以勾結共黨,想要傳遞消息?

程妙云 瞧您說的,我們就是一唱戲的,哪敢哪?

中臣由我 等我查探一番,就知道你們敢不敢了。

(對手下)來人!現場的每個人都要搜身,如果發現和共產黨有關的東西,就地槍斃!

【溫如言覺得日本人太囂張了,想要出言維護。

溫如言 司令……

中臣由我(不耐煩)什么事?

溫然 下去!

(對中臣由我微笑)沒什么事,就是問您需不要幫忙。

中臣由我 不需要。

【中臣由我在一旁盤查,溫然小聲勸解溫言。

溫然 不要和日本人作對,不然溫家沒有好下場。

溫如言 可他們太過分了,這里是溫家,是中國,不是日本!

溫然 趕緊給我閉嘴,不然我就不認你這個孫子了。

溫如言(暗恨卻不得不忍耐)祖母……好,我不說了。

【中臣由我盤問一圈,并未發現任何不妥,讓手下抓住二程,押下去,二程下。

中臣由我(轉為笑臉,面向來賓)如今地下黨活躍得很,這兩位指不定就是他們的人,所以帶回去細細查問。各位,請自便吧。

(畫外音)這樣啊,剛剛嚇死了我了!

【中臣由我走到溫然面前,向溫然道歉。

中臣由我  如今共產黨實在猖獗,我也是沒辦法,老夫人不要見怪啊。

溫然 司令辦事,自有道理,我不會在意的。

中臣由我  那就好。

【中臣由我帶著日本兵,下。

【溫如言生氣地跑進屋子,祖母跟過去,下。

 

 

第五幕險象迭生

【時間:前幕三日后,下午。

【地點:日本軍牢房。

【場景:牢房陰暗潮濕,墻面斑駁掉灰,地上還有干涸的血跡。

【幕啟:有人用蹩腳的中國話問道:“還不肯招認嗎?往死里打!”

【溫如言、程宴之、程妙云和牢頭上。

溫言遞給牢頭幾枚大洋。

牢頭(數著大洋)快點!

溫如言(不滿地)催什么催!

【牢頭打開牢門,溫如言進去。二程看到溫如言來了,很是吃驚。

程宴之 你怎么來了?

【溫如言看見他們滿身的血污,臉上還有好幾道鞭子印記,十分愧疚,沉吟半晌終于開口。

溫如言 對不起,如果不是我逼你們賀壽,你們也不會入獄。

程妙云(吃驚地看了眼溫如言) 這不怪你,日本人多疑,也沒法子的事。

溫如言 姜過來找我,求我救你們出去,可是我找了很多人,他們都害怕跟日本人結仇……哎,縱然我溫家百年世家,也沒有辦法!

【程宴之從未看過這樣的溫如言,不由得有些感動。

程宴之(唱)感君大義牢中探,

我等不想你為難。

溫如言(唱)(生氣)你這是什么話?我溫如言雖然紈绔,但也不至于害怕日本人到這個地步!

(唱)今日知戲子高義,

往昔不該屢懷疑。

有心為你把幫手覓,

無奈其他人皆為利!

【溫如言的眼睛紅了,一拳頭捶在墻上。

溫如言 你們的母親是被日本人殺的,我的父親……也是死在日本人手下!你們恨日本人,我也恨!

程妙云(吃驚)什么?溫少,你……

程宴之(恨恨地)哎,日本人真不是東西!

溫如言(轉過身)其實我挺佩服你們的,敢和日本人叫板,但我不能。如果有什么能幫到你的地方,我一定幫!

【二程互看一眼。

程妙云 溫少,我們不知道能不能出去,慶余班可能也會被我們連累。我身上也沒什么值錢的東西,只有一塊表,你幫我拿去城西的當鋪,找一個瘦高個兒當了,把錢交給班主張明。

程宴之(愣了下,趕緊附和)是啊,班主養我們一場不容易,你就幫我們這個忙吧。

溫如言 錢的事,我會處理的,溫家還養得起一個戲班子。

程妙云 不,溫大少爺,你的錢是你的,我們的心意是我們的,請你一定要按照我說的,拿去當了,求求你了!

程宴之 是啊,就算我們死了,也會感念你的恩情。

溫如言 好,我就幫你們這個忙,從此我們就是朋友了。

程宴之 朋友?

溫如言 怎么,你還瞧不起我?

程宴之 不敢不敢!

程妙云 表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溫如言覺得奇怪,但還是點點頭,離開了,下。

【半日后,鳥居龍藏上。

牢頭(打開房門)你們可以出去了!径唐婀值乜粗晤^,仿佛他說了什么夢話一般?吹接铀麄兊镍B居龍藏教授后,好像才明白了怎么回事。程宴之(跑過去)教授!程妙云 教授,這到底怎么回事?我們怎么被放出來了?鳥居龍藏(唱)言君四方仗義疏財,

我有寶物四處發賣。

二人齊心協力不敢言敗,

這才救你二位出來!

不過,最重要的,是你們在獄中,但是情報還是走漏了,這足以說明不是你們,所以司令就放人了。

程宴之(唱)溫大公子可有事?

鳥居龍藏(唱)活蹦亂跳能做事。

程妙云 這次可多虧溫如言和教授了!弟弟,以后你可得對溫少好點!

程宴之 只要他不招我,我絕對不惹他!

【三人笑著,走出牢房,下。

(畫外音)日本兵報告:“情報已泄露!”緊接著是一陣憤怒的“八嘎呀路”。

 

 

第六幕狼煙北平

【時間:1927年7月26日,晚上。

【地點:慶余班戲臺處。

【場景:幾聲槍響驚醒了午睡的小兒,遠處傳來幾聲嬰兒的啼哭。慶余班戲臺處滿目狼藉,桌椅板凳倒了一地。

【幕啟:有人喊著“日本人來了”,也有人喊著“救命啊”。

【中臣由我、程宴之和程妙云上。

【四個日本兵舉著刺刀跟在中臣由我身后,中臣由我仔細打量著二程。

中臣由我(皮笑肉不笑地)如今北平局勢日益嚴峻,日軍將要占領北平,二位還是識時務的好,給我乖乖唱一出桃花扇。否則我就不敢保證,這槍會不會以不聽我使喚,打錯人了。

程宴之(被刺激到了,指著中臣由我)卑鄙!這是中國,不是日本!你以為你想怎么樣就怎么樣嗎?

【一日本兵刺刀指著程宴之“哇啦哇啦”地叫著,程宴之絲毫不退,中臣由我示意日本兵把刺刀放下。

中臣由我(微笑)日本是個美麗發達的國家。

程宴之 那你為何要來中國,好好呆在日本不好嗎?

中臣由我(嗤笑一聲)不是日本,也會是其他的國家,你為什么這么生氣呢?

程宴之 你這是歪理!侵略者就是侵略者,不管是誰,都是侵略者!

中臣由我 真是可愛的青年!

(唱)中國落后才會被人欺負,

八國聯軍已奪取它幸福。

程宴之(唱)強詞奪理一把好手,

只待來日地獄鬼把你扣!

中臣由我 如今多少人虎視眈眈中國?

(唱)多我日本大國一個不多,

少我帝國鐵蹄一個不少!

程宴之(唱)豺狼之心皇天后土可見,

卑鄙嘴臉我看豬狗都嫌。

中臣由我 弱肉強食本是生存法則,

識時務者便給我把腰折!

某日本兵 識相的,趕緊低頭,不然司令心情不好了,可不要后悔!

程宴之(唱)中華兒女護國從來無悔,

誰敢侵略必定有去無回!

程宴之(憤怒地)中國人都是有血性的,即便是戲子,也絕不會向日本人低頭!

中臣由我(不怒反笑)好一個有去無回!那今天我們看看誰有去無回!

程妙云(把程宴之拉到身后)司令,我弟弟還小,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他一般見識。

【中臣由我遞給日本兵一個眼神,日本兵把程妙云拉過來。

程妙云(大喊)放開我!

【程宴之撲上去,被中臣由我一腳踹到在地。

【班主張明上,他嚇得顫抖不止,緊緊抱住程宴之,不讓他撲上去。

張明(哆嗦著腿)不要腦袋發熱!氣節值幾個錢?我要是要氣節,這慶余班早就餓死了!

【程宴之聽了渾身發抖,連連指著班主,說著說著就落下淚來。

程宴之 班主,我們唱的那么多戲,難道都是假的嗎?屈原愛國,跳江而死。蘇武出使,數年不歸。文天祥愛國,不計生死。這些英雄故事,都是你從小教給我的!

張明(搖頭)你怎么倔得跟頭牛似的,時勢造英雄,如今時勢變了,英雄自然也要變!

【張明抱住中臣由我的腿,苦苦哀求。

張明(低聲下氣地)司令大人啊,慶余班對皇軍可是忠心耿耿的啊,您不要因為這兩個人,就遷怒到我們身上!

【中臣由我摸了摸張明的頭。

中臣由我 乖,舔干凈我的鞋子,我就饒了其他人。

程宴之(尖叫)不要!班主!

【張明諂媚地一笑,低下頭,舔干凈了中臣由我的鞋子。

中臣由我 哈哈哈哈哈,滾吧!

【張明連連哈腰,連滾帶爬,退到一旁。

中臣由我 宴之君,我只是要你唱個戲,你怎么就是不肯呢?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到底肯不肯!

【中臣由我睜大眼睛,居高臨下地盯著程宴之,程宴之抬頭,噴了中臣由我一臉唾沫。

程宴之(得意地)哈哈哈哈,不唱!

【中臣由我冷笑一聲,日本兵掏出刺刀,就要向程宴之刺去,程妙云大喊不要,掙脫束縛,護在弟弟身前,被刺刀刺穿心臟,流血倒下。

程宴之(驚愕地)姐!

【程妙云捂著被刺的地方,拼著最后一口氣交代后事。

程妙云(虛弱地)宴之,你一定要活下去,哪怕是給日本人唱戲,也要活著!活著,才有希望……

程宴之(痛哭流涕)姐!不要!不要死!

【程妙云瞳孔發散,眉頭緊皺,唇角流出鮮血。

程妙云(唱)你看城枕著江水滔滔,

鸚鵡洲闊,

黃鶴樓高,

雞犬寂寥,

人煙慘淡,

市井蕭條。

都只把豺狼喂飽,

好江城畫破圖拋。

滿耳呼號,

鼙鼓聲雄,

鐵馬嘶驕。

【程妙云看著衣架上掛著的戲服,微笑著死去,程宴之如同野獸一般地痛哭起來。

程宴之(死盯著中臣由我)畜生,我要殺了你!

【程宴之想要掙脫,卻被日本兵牢牢抓住。

【中臣由我抓過張明,臉上露出志得意滿的笑容。

中臣由我(語氣陰森地)班主,如果宴之君不給我唱戲,那慶余班的人,也別想活了哦。

【中臣由我將張明扔到程宴之腳下,張明爬過去,抱住程宴之的腿。

張明(懇求地)宴之啊,你姐姐已經死了,但你還有慶余班啊,我好歹從小將你養大,你小時候發高燒,我花了那么多錢,連養老的錢都掏出來了。你是個孝順孩子,可不能沒良心!

程宴之(回憶地)班主,我知道的,可是……

張明(趁熱打鐵,流下兩滴眼淚)我知道你心里苦,但是你姐姐也要你好好活著,你就給日本人唱回戲吧,我求求你了!你不能讓慶余班的人,都給你陪葬!

【張明不住地額頭,頭上滲出鮮血。

【程宴之露出痛苦的表情。

程宴之(思慮再三)好,我給你唱戲,還不成嗎?

中臣由我(得意地)早這樣不就好了嗎,你姐姐也不用死了。放開他吧。

【日本兵松開程宴之,他撲到姐姐的尸體上。

程宴之(悲痛地)姐姐,是我不好,對不起。

【中臣由我十分滿意,下。程宴之抱著姐姐的尸體,張明跟在他身后,同下。

 

 

第七幕血濺戲班

【時間:1927年7月29日,上午。

【地點:慶余班戲臺處。

【場景:北平街頭,人們倉皇逃竄,日本人將慶余班戲臺圍了個水泄不通。

【幕啟:幕后伴唱:

眼看他樓塌了,

這青苔碧瓦堆,

俺曾睡風流覺,

將五十年興亡看飽……

【程宴之穿著一身華麗的戲服,緩緩而上,中臣由我帶著一群日本兵上,坐下看戲。

中臣由我(微笑地)宴之君這副扮相可真好看啊,你是我見過最好看的戲子了,今天的表演可別讓我失望啊。

程宴之(裝作恭敬地)當然,司令大人的吩咐,我一定遵從。

【程宴之水袖起舞,扮的是李香君,唱的卻是蘇昆生的詞,完全勾住了中臣由我的注意力。

程宴之(唱)俺曾見金陵玉殿鶯啼曉,

秦淮水榭花開早,

誰知道容易冰消,

眼看他起朱樓,

眼看他宴賓客,

眼看他樓塌了,

這青苔碧瓦堆,

俺曾睡風流覺,

將五十年興亡看飽,

那烏衣巷不姓王,

莫愁湖鬼夜哭,

鳳凰臺棲梟鳥,

殘山夢最真,

舊境丟難掉,

不信這輿圖換稿

謅一套哀江南,

放悲聲唱到老。

中臣由我(盡力壓制憤怒)你以為我不知桃花扇嗎?這明明是蘇昆生的詞,不是李香君,宴之君,你作何解釋?

【程宴之冷哼一聲,吐了口唾沫,噴到中臣由我的臉上。

中臣由我(一拍桌子)好個不識抬舉的戲子!八嘎呀路!

程宴之(咬牙切齒地)小日本鬼子,奪我河山,殺我親姐,此仇不共戴天。我是這世間最卑賤的戲子,但我也要讓你看看,這戲子能做多大的事!

【戲臺周圍起了火,濃煙四起。

中臣由我  你不想活了?真是螳臂當車,不自量力!來人!給我斃了他!

【火勢越來越大,門窗緊閉,一群日本兵跑過來。

某日本兵(焦急地)司令,火勢太大了,還是趕緊撤退吧,不然我們都會被燒死的!

中臣由我  不行……咳咳咳!此子不除,又不能為我所用,必為大患!

【濃煙越來越多,中臣由我看不清四周,胡亂地開了幾槍。

某日本兵(著急地)司令,快走!火勢這么大,程宴之一定會被燒死的,不必臟了您的手!

中臣由我  便宜他了!

【手下拉著中臣由我離開,破窗而出,下。

【溫如言上,從后臺鉆出,拉走程宴之。

溫如言(東張西望)宴之,快跟我走!我們離開北平!

【程宴之后退幾步,沖著空無一人的臺下,大喊大叫。

程宴之(一聲凄厲的哭喚)不!我不走!我要他們給我姐姐陪葬!

【溫如言無奈地搖頭,打暈了程宴之,將他拖走,二人下。

【燈暗。數秒后燈復微光,幽暗明滅,昏昏慘慘。

 

 

尾聲赤伶驚夢

【時間:1937年7月29日,中午。

【地點:程妙云的墓碑前。

【場景:荒地野墳中,立著一塊墓碑,上面刻著“吾姐程妙云之墓”七個字。

【幕啟:幽黑的天幕映出慘白的“1937年7月29日,日軍占領北平”。

【程宴之、溫如言上。兩束定點光分別打在程宴之和溫如言身上,程宴之穿著戲服,跪在墓碑前,重重地磕了三個響頭。

程宴之(神色凄惶地)姐姐,沒了你,戲班散了,家也散了,如今我該怎么辦?

溫如言(扶住他的肩膀)你從北平逃出來這些天,粒米未進。我想姐姐在地下,也不想看到你這般傷心!

【程宴之撇開溫如言的手。

程宴之(憤怒自責地)都是我!都是我!要不是為了我,姐姐也不會死!

(唱)可憐姐姐一生為國,

卻落得臨死受磋磨。

溫如言(唱)日本過錯非你錯,

誰能料到起起落落?

(不忍地)哎,你別這么說,若是你姐姐看到了,該多傷心!

【程宴之低頭,看著身上的戲服,突然像瘋了一般將戲服脫了,扔在地上。

溫如言(吃驚地)你干什么?這可是你最喜愛的戲服!

程宴之(悲傷地)什么戲服?哈哈哈哈哈!這戲唱不起來啦!

【程宴之站起來,大笑幾聲,步履踉蹌,沒站穩跌坐在地上。

程宴之 如今日本人攻進北平,什么都沒有了,都沒有了。

【程宴之哭得暈厥過去,溫如言拿出一個水杯,喂他一點水喝,程宴之慢慢轉醒。

程宴之(悲哀至極,又笑又哭)組織的人都被抓了,我也聯絡不上他們。姐姐,我對不起你!

溫如言(深感感動)對不起,以前我看輕戲子,是多么狹隘!你比我這個公子哥,更有骨氣!

程宴之 可我只是個卑微的戲子,我的骨氣,什么用都沒有!

溫如言 你別這么說,要不是你們托我傳遞的消息,北平現在死的人更多。你姐姐是為了國家,為了人民而死,她的死重于泰山,會被人民銘記的!

【溫如言跪在墓前,重重地磕了三個響頭。

程宴之(驚訝地)溫大少爺,你……你知道那塊表是給共產黨的了?

溫如言(堅定地)早就知道了,以前我是頂瞧不起戲子,如今我很佩服你們,能夠為了這個國家,付出自己的生命,這一點,已經比許許多多的人高貴了!

程宴之(羞愧地)溫大少爺,您別這么說,我們受不起……

溫如言(握住程宴之的手)我說你受得起就受得起!你姐姐也是一樣!我溫如言,除了跪過祖母外,還沒跪過其他的人,你姐姐就是一個!

程宴之(流淚)如果姐姐知道,溫少爺這么做,一定很感謝你,可惜,她看不到了,如果,活下來的是姐姐,而不是我,那該多好!

溫如言(激動地)你要知道,我們的敵人是日本人!是日本人殺了我們的同胞,殺了你姐姐!

我想,如果是你姐姐,她也會為你悲傷,但悲傷過后,她會振作起來,而不是只知道哭,她會為你,為這個國家報仇!

【程宴之沉默不語,溫柔地摸著姐姐的墓碑,站起來。

程宴之(唱)你看中原豺虎亂如麻,

都窺伺龍樓鳳闕帝王家,

正騰騰殺氣,

這軍糧又早缺乏。

【溫如言雙眼含淚,站起身來

溫如言(唱)同生死共患難相依為命,

你們待香君就好比自己的親生。

我一生受折磨吞聲飲恨,

我必定拼萬死把恨海填平。

溫如言(慷慨激昂地)宴之,你下定決心了嗎?要不要和我一起坐船逃走去南京?那里有很多的共產黨,我們或許可以聯絡到組織。

【程宴之將戲服疊放整齊,放在墓前。

程宴之  亂世浮萍忍看烽火燃山河,

(唱)位卑未敢忘憂國,

哪怕無人知我。

溫如言  好一個無人知我!

【程宴之看著遠方,神色哀慟。燈光漸亮。

程宴之 走吧。

【燈光暗,二人齊下。

【燈光漸亮。

【地點:南京某處茶館。

【場景:茶館里有人磕著瓜子,有人喝茶,有人正在小聲議論。

【幕啟:一胖一瘦女人上。

胖女人(惋惜地)誒,你聽說沒有,前兩天來了個慶余班,唱的戲極好!可惜走了,哎!

瘦女人(害怕地看了看四周)哎,你快別說了!中臣由我司令到處緝拿姓程的,他哪里還敢出來唱戲哦?

胖女人(眼睛睜大)也是,我聽說啊,姓程的加入共產黨了……

【瘦女人捂住胖女人的嘴。

瘦女人(惶恐地)快別說了,不想活了啊你?

【瘦女人拉著胖女人離開,路過街邊,看到一個穿桃花戲服的乞丐,衣服已經很破了,瘦得手上看不見一點肉,瘦女人給了他一塊大洋,和胖女人匆匆離開。乞丐看著女人離去的方向,幽幽唱了一句:無人知我啊……

【幕后伴唱:

亂世浮萍忍看烽火燃山河,

位卑未敢忘憂國,

哪怕無人知我……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劇本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原創劇本網)www.acmeducations.com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專門為各演員、藝術團、演藝公司、政府部門、單位活動、企業慶典、公司年會提供創作各種小品、相聲、話劇、舞臺劇、戲曲、音樂劇、情景劇、快板、三句半、啞劇、雙簧劇本。聯系電話:18022171126 聯系QQ:819391276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專業代寫戲曲劇本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 代寫小品 | 編劇招聘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劇本創作 |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中文有码vs无码人妻_思思久婷婷五月综合色啪_婷婷五月中文字幕在线 {$UserData} {$CompanyData}